快起床了!死宅男!」陰暗的寢室突然綻放一線光芒,窗外的豔陽似乎已過午後,讓人感到發燙。

「唉悠……幹嘛吵我……」我揉了揉眼睛,勉強抬起了頭,但不到片刻又窩回床上。

「你別太過份喔,已經曠課半天了,再這樣我一定要跟媽告狀!」

「唔……妳很煩耶,別吵我睡覺……」腦袋裡還沈沈欲睡地頭痛不已,沒睡跑的感覺讓人火大,對著老妹吼了幾句之後,用棉被蓋住頭,繼續補充我三天沒睡飽的回籠覺。

「還有你!這好吃懶做的傢伙……跑來我們家做什麼?」老妹氣似乎還沒消,轉頭揪起埋首線上遊戲的損友賴皮龜,大聲地怒斥著。

「歐歐……我的耳朵……輕點……好好……饒命啊……阿宅你妹發火了啦!」戴著耳機的賴皮龜,嘴裡誇張地四處哀嚎,就在老妹的脅迫下,兩人死命把我挖下床。

「哼!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蹺課,要是再被我抓到一次,我就把你們電腦通通摔下樓去!」老妹作勢要把賴皮龜的電腦摔下樓去,只見這沒出息的傢伙差點沒跪在地上磕頭認錯。

「你煩不煩啊!有空就去交個男朋友,別閒著沒事盡跟妳老哥過不去嗎?」受不了耳旁不斷嘮叨的騷擾,被人打斷睡意的我,忍不住就快跟老妹槓了起來。

「哼!不管你了啦!兩個只知道整天打GAME的死宅男……等媽媽回來你就知道!」不服氣的老妹撂下狠話之後,原本幫我準備好的便當竟又塞進冰箱裡,臉上滿是怒容地用力甩門,忿忿地離去。

「臭女人……管我跟管兒子一樣……」

「唉呦,你也別這麼說,有這麼關心你的妹妹真該偷笑了,真是一點都看不出來你們是雙胞兄妹呢,個性天差地遠,而且長相一個美若天仙,一個……」賴皮龜露出一副遐想的滿足表情,嘴巴裡的口水都快滴了下來。

「死烏龜,你再說下去,小心我把你的闇法師給賣了。」

「切!你的狂戰士也是我練的耶,你要是敢盜我帳號,我就把你的裝備也賣光光,哈哈,看是你自宮比較慘,還是我重練比較雖!」很顯然,死色龜只吃我妹那一套,對我可是連半點『敬意』也沒有。

這個整天窩在我們家的賴皮龜,名字叫歸仁雄,我的好友、死黨兼同學,原本是小時候的鄰居,自從高中分到同一班之後,成天就喜歡把我們家當網咖一樣膩在這裡。

他帶著一副深框眼鏡,身材又矮又瘦,像個皮包骨一樣容易被欺負,同學們只管他叫賴皮雄,而且封號十多年如一日,可見其嘴皮功力,而我從小管他叫小龜也習慣了,便一直沿用下去。

由於他們家是做遠洋生意的,母親很早就跟人跑了,老爸好像也有三、四年沒見過面,倒是手頭的生活費很寬裕,總是買得起最高檔地筆電往我這裡跑。

至於我們家的環境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從小我跟妹妹就沒見過生父,母親的職業又是空姐,整天飛來飛去,而且好像也沒什麼親戚,一直以來家裡好像都是妹妹在照料這個家。

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魏宇宅,十七歲,是個無所事事、一事無成的高中生,自認是個自閉的米蟲,如果可以給我足夠的糧食與存款,也許我可以一輩子都不要步出家門。

尤其是賴皮龜害我迷上網遊之後,這種情況變得有更加嚴重的趨向,而在我名字裡因為又有個宅字,套上最近新興的名詞後,害我始終跟『宅男』兩字脫離不了關係。

「啊!糟糕……我想起來了,我老爸好像今天要回國,只顧著打你的U級神裝,竟然把財務部長送錢時間也給忘了,你看!都是你害的。」死小龜明明自己沈迷著打他自己要的裝備,竟然還把罪責歸咎在我身上。

「哈,不過老爸難得回來也算是個好理由,這樣明天的小考我就有藉口唬嚨過去了,嘿嘿,不好意思,我先走啦!」死小龜一面跟我抬槓,一面還把冰箱裡的便當給挖出來微波,自個吃乾抹淨之後,便拍拍屁股走人。

「哼,死傢伙!你的筆電忘了帶走啦!」原本正打算開啟我桌上電腦,卻發覺小龜的筆電仍然開著,於是便一屁股坐上去,看看他目前練的角色等級如何。

就這樣,我空著肚皮忍不住又上線打了一陣,本來想整理裝備資料,哪知道才跟了兩個團打裝,不覺又到了傍晚時分。

我抬頭看了一眼時鐘,已經接近九點鐘,再過半小時妹妹的補習課就會結束,未免又是一陣嘮叨,我覺得先去找點東西來吃。

「奇怪,這是什麼東西?螢幕壞了麼?」就在即將轉身之時,螢幕上的人物竟然變成像馬賽克一樣,而且整個竟是糊成一團,似乎是顯卡運算出錯誤,整個人體模型就像液態金屬般地扭曲變形。

「怎麼不會動?嗶@$#!(三字經消音中),這不是十幾萬的高檔電腦麼?怎麼才買沒多久就當機了?」臉上仍然有些睡意的我,大發脾氣地用地拍打這輕薄精緻的高檔東西,反正東西又不是我買的,壞了自然會有人掏錢修理。

「嗶嗶……嘟……」才拍不了幾下,正面螢幕前竟然黑掉一大片,不過中央的人物模組依舊存在,而且液態的模樣是持續噁心地蠕動著。

「嗶……嗶……身份確認中……」就在詭異的金屬人下方,突然浮現出更讓人莫名其妙的幾個字。

「身份:PASS」

「年齡:PASS」

我是一名15歲的少女,跟哥哥和父母同住,本來生活還算幸福美滿。

但半年前,我哥哥大學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還弄到神經緊張,有時更會夜半夢遊。

最初聽到「夢遊」這名詞時,真的有點害怕,因為在電視電影裡經常看到夢游拿著刀子殺人的情節,但經過醫生的解釋後,我們才知道實情並非如戲劇裡那樣誇張。

詳細情形,我也不甚理解,總之我哥哥的病情尚屬輕微,應該不會做出傷人的事來。最重要的是,碰到他夢遊時,不要拍醒他,他夢遊完後,便自然會回到睡眠狀態,而當他睡醒後,也不會記得夢遊時做過什麼事來。

可是他夢遊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所以最終還是出事了。

事情是這樣的︰

大約5個月前的一個深夜,我在睡夢中感到尿意,便下床上洗手間。因為太急和太困了,一進入洗手間,我連門也忘記上鎖,只是把門關上,便匆匆忙忙脫去下裳,一屁股坐在馬桶上把尿放出來。

剛尿完,廁所門忽然給打開,我抬頭一看,原來是哥哥。

(哇..)

我差點就喊了出來,但及時用手把口摀住,因為我看到哥哥的眼睛緊閉著,我知道他正在夢遊,為怕驚醒他,所以不敢發出聲音來。

他一進來,便來到馬桶前,這時我才想到他也是進來尿尿的。

我想站起來迴避也來不及了,他站的位置太貼近馬桶,現在站起來,一定會碰到他,我只好繼續坐著,靜觀其變。

當然,當時也沒有空間給我穿回褲子,只好聽任下體繼續暴露著,還好哥哥的眼睛一直在閉著,什麼也看不到,否則便尷尬死了。

第一次看男人小便,居然是面對面的看著。原來男人小便跟女人一樣,都是要張開兩腿的。而他把腿張開時,我也得把腿張得更開,以免我們四條腿碰在一起。

這個大腿張開的姿勢,令我陰道口的兩片肉瓣也給掰開,我隱約感到陰道裡有陣陣涼意。雖然沒其他人看到,不過在自己親生哥哥面前擺出如此不堪入目的姿勢,還是會讓我覺得面紅耳熱。

跟著,不用說,哥哥當然是拉下褲頭,把陽具掏出來放尿。

我見他有所動作時,又是給嚇了一跳,連忙用手掩面,不敢去看。我只希望他的尿柱射正水坑,不要把尿濺到我身上。(因為平時他跟爸爸小便後,馬桶邊緣和旁邊地下都沾滿黃黃的尿跡,可能男人尿完都會把地方弄成這樣吧。)

我巴不得哥哥快點尿完離去。可是等了一會,仍然全無動靜,沒有我所期待的水聲。我忍不住從指縫偷看,不得了,只見哥哥用手不停地把陽具套弄,原來他在打炮!他居然在親生妹妹面前打炮!

雖說他正在夢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啥,不過我還是有點惱怒。

(好,你要打炮給我看,我就看看你們男人是的怎麼打炮的,也看看你的老二有啥了不起。)

在搗氣和好奇的心態下,我乾脆把掩著面的手放下,堂而煌之地看著哥哥打炮。

哥哥的那話兒很長,他的一個手掌也不能把它完全的握住,豬肝色的龜頭在虎口處伸了出來,細看之下,脹卜卜的龜頭尖端有一個像嘴唇的東東,中間有個小孔,那大概就是男人放尿的地方吧。

我又用手掌和手指給比一比,哥哥的那話兒差不多有5寸長、1寸粗,龜頭部分更加有寸半粗。回想到自己的狹小陰道,如果我將來的老公的那話兒也是這樣又粗又長的話,那我不給插死才怪!

正想得出神,冷不防哥哥高潮到來,白色的精液從龜頭尖端噴射而出,直射到我面上,我想掩面已來不及,然後他還繼續做著套弄的動作,精液源源射出,我感到私處一暖,原來他把精液也射到我的下體。

慘!我兩腿大大的張開,私處無遮無掩,結果給射個正著。

我連忙伸手去拿廁紙,好死不死,哥哥射完精後,也伸手去拿廁紙,結果我們的手碰在一起,我想縮手已來不及。他抓住我的手腕,把我的手拉到他的下身前。

我抬頭看看,見哥哥還沒醒來,所以也不敢跟他角力,只好把手放軟。

原來哥哥把我的手當做廁紙,他把我的手背和掌心來回的拭擦著他的老二。

雖然已經軟了下來,但哥哥的那話兒少說也還有4寸長,而且我的手還感覺到它的溫熱。

抹了一會,他終於放下我的手,拉拉抽水掣,然後便穿回褲子離去。

雖然身上好幾處地方都沾上了哥哥的穢液,不過我早給嚇得魂不附體,哪敢還在廁所多作逗留?於是我也匆匆穿回褲子離去,回到睡房才小心地抹去身上的穢液。

當我要抹下身時,才發現先前在慌忙間忘了穿回內褲,只穿了睡褲便跑回睡房。於是我把全身抹乾淨後,便回到廁所,想把內褲取回。

來到廁所門口,見木門虛掩,燈還亮著,我正在想︰一定是我剛才忘記關燈了。一邊想,一邊順手把門推開,不料哥哥原來在裡頭,還把我的內褲放在鼻子旁嗅著。

我以為他又再夢遊,但他轉過頭來,我見他雙眼打開著,眼中還閃出妖異的光芒…分明就是已經醒過來。

我們四眼交投。我想把內褲取回,又怕會造成更大的尷尬。我想,不如就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

我想轉身離開,但剛轉過身,哥哥卻從後把我攔腰抱著,其中一隻手掌從我睡衣下擺伸進去,隔著乳罩搓捏我的乳房。

「哥…你想要幹什麼…」我覺得不對頭,但為免吵醒爸爸媽媽,我還是盡量把嗓子壓低。

「沒什麼…剛才不小心弄髒了你的下身,所以想幫你清潔一下,不然你會懷孕的…」他一邊說,一邊把另一隻從我褲頭伸進去,用手中那被搓成一團的內褲,摩擦著我的私處。

不是說,夢遊的人在醒來後,會記不起夢遊時所做過的事情來嗎?為什麼哥哥會知道他曾經把他的東西射到我的下體來?

但我已沒空去細想這個問題了,因為哥哥正在用我那柔軟的絲質內褲輕揉著我的陰道口,把我弄得趐趐癢癢的,而我的乳尖,也給他另一隻手挑逗得發硬起來了。

不過我的理性也給他剛才的說話喚醒…對了,這幾天是危險期,如果不徹底把私處的精液清洗,那搞不好還是會有懷孕的機會。

已管不了哥哥對我的輕薄,我只想從他的纏擾掙脫開來,衝進廁所洗澡,但沒有成功。我只好口頭上警告他,如果他再不放手,我便要大聲叫喊了。

哥哥聽罷,把手從我睡褲裡抽出來,我以為他是要放過我了,殊不知他是要把手中的內褲塞進我口裡,使我叫不出聲來,我的兩隻手腕,也隨即給他的手緊緊的抓在一起,無法動彈,想把口裡的內褲拿出來也不行。

然後哥哥把我從廁所門口拖出大廳,還朝著他睡房的方向前進。

我知道事情不是鬧著玩的。我更加努力地掙扎,但我越掙扎,哥哥卻越把我箍得緊,在我的屁股貼著他的下身時,我還可以感覺到他的下體又再硬起來,不禁大吃一驚。

想不到才剛發洩過、幾分鐘前還軟綿綿的男性器官,現在又在昂首勃起,而我也終於給推倒在他的床上,這樣我不是危險極了麼?

哥哥還把我按在床上,他繼續用一隻手緊扣著我的雙腕,另一隻手則轉到我下身來,抓住我的褲頭,想把我的睡褲扯下來。我雙腳亂踢,雖然成功阻止他把我的褲子褪下,但在混亂中,褲子卻給撕爛了,我登時感到大腿一陣涼意。

哥哥乘機從我的褲子撕下一條布條,把我雙腕綁在床頭的一條木柱上,這樣他便有兩隻手來對付我的下身了。

想到那勃起時長五寸、粗一寸的男性器官時,我更加的著急,急得連眼淚也流了出來,我在心裡哀求哥哥放過我,但他不為所動,反而把我的睡褲脫下,還把我的雙腿張開。我猛地搖頭,但最終哥哥還是把他的陽具插進了我的下體。

「妹頭,剛才你的小手把我的老二弄得很難受,所以你定要幫我解決一下,不過我會慢慢來的,一定不會把你弄痛…」

雖然哥哥的插入動作很緩慢,但因為他那話兒..尤其是他的龜頭..實在太粗大了,我仍然感到下身傳來陣陣的撕裂痛楚。而在他進行抽送的動作時,我更是痛得差點便昏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哥哥再一次到達了高潮,不過今次他的陽具卻在我陰道裡射精,迫我全數接收了他的精子。

為了讓自己接受這個令人無法接受的殘酷事實,我安慰自己說︰哥哥一定是一時衝動,控制不了自己,才對我做出這種無恥的事來。

我見他發洩過後,爬起身來,他的上身來到我的胸前,我以為他是要解開縛著我的繩子。誰知他原來還未滿足,他解開我睡衣胸前的鈕扣、拉高我的奶罩,用手把玩我的乳房,又用嘴吻我的粉頸和臉頰。

雖然大腿盡頭痛得發麻,但哥哥對我上身的侵犯,卻令我感到陣陣的快感。如果這個撫慰我身軀的人,是我心愛的男人,那該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可惜實際上,這個男人卻是一名禽獸不如的兄長。他的撫摸與熱吻,不是源於男女之間的純真愛情,而是為了滿足他個人的獸慾。

令我感到羞恥的是,我的肉體竟然對這種既貪婪又淫邪的挑逗產生了不自願的興奮,我恨思春期少女的身體,居然是如斯不堪一擊。

滿足了手足之慾後,哥哥的下體又回過氣來,把我再一次蹂躪。這一次,他沒有剛才那麼溫柔了,他狠狠的把陽具插進我體內,也狠狠的把陽具在我體內抽插,本來已經發痛的地方,給他陽具無情的摩擦,更讓我最終痛得昏了過去。

當甦醒過來時,我早已給抱回到我的床上。我感覺到下體疼痛得要死,雖然灌滿陰道的精液正倒流出來,把大腿盡頭弄得又冷又濕,但我也不得不休息好一會,才勉強能夠下床到廁所洗澡。

我狠狠的洗擦著全身,尤其是下體,我狠狠的用海棉把下體擦乾淨,又不顧痛楚,把紅腫了的陰唇大大的掰開,好讓強勁的花灑水柱把體內的男人穢液衝出來。

當然,我也哭了一場,還想過要怎樣面對這件不幸的事情。要告訴父母嗎?要報警嗎?人家會不會相信我呢?他們會怎麼看待我呢?會不會跟我說些難堪的說話呢?

「你這個女生真不要臉,要搞也跑遠些去搞嘛,居然在家跟親生哥哥搞在一起,真冤孽羅!」

「你說你哥哥強姦你,那麼詳細情形是怎樣的呢?他的陰莖進入了多少?你覺得痛嗎?有在你陰道裡射精沒?他的陰莖在你體內抽送的時候,你有快感嗎?在這以前,你還是處女嗎?你有沒有跟其他男生發生過性關係呢…」

「跟據你哥哥的供詞,你當時沒把內褲穿在身上,還把內褲放在廁所的衣架上來引誘他…」

忘記過去比面對將來要來得容易,那不如就當做沒事發生過,當發了一場噩夢便算了吧。

誰知這種息事寧人的做法卻做成更嚴重的後果。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和妹妹的錯愛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迷姦雙胞妹妹
雪白的屁股
與舅嫂的回憶
豔韻的妹妹
淫蕩十五歲
兄妹情深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