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雲回到家就把窗簾拉好,重新鋪好床躺在床上等待著。

今天星期六,兩個女兒今天要回家了,一個星期沒見面,想必她們的屁眼也與他的老二一樣饑渴了吧。

雙胞胎女兒林兒與君兒自從十二歲就與他玩肛交的玩意。到讀這該死的住讀高中已四五年了。

不過,誰教女兒讀書這麼好呢!一個禮拜沒碰她們了,今天一定刺激。

門響了,他閉眼裝睡。忽然他的老二被一把抓住。

哎唷他痛的跳了起來。兩個身材輕盈,曲線優美的少女站在床邊。其中的一個正抓著他的老二在揉搓。

君兒,你怎麼這麼粗魯。他抱怨道。

爸爸,你想不想我們?

想!不然這裡怎麼會這麼粗?

那是想我們的奶子跟屁眼吧?

難道你們不想這根大棒棒?

君兒一面跟父親斗嘴一面解爸爸的褲子,而林兒已經開始脫裙子了。林兒邊脫邊說道:爸爸,我們學校裡今天沒水洗澡。你要麼先讓我們洗澡,要麼先給我們舔干淨屁眼。你選那樣?

范雲幾下脫光衣服:給自己女兒舔屁眼又沒什麼大不了的。林兒你先來。

林兒上床把屁股對著父親的臉:回來前我剛大便過,你還舔嗎?

他一把把女兒的屁股拉到臉前伸出舌頭就往中間的菊花狀的小洞裡舔去。

一會兒,林兒就發出陶醉的呻吟。

後面的君兒也赤裸著把他的老二放進嘴裡。

玩了一會他收起舌頭,站起身讓女兒們跪下撅起屁股讓他玩弄。兩個又白又圓一模一樣的緊一模一樣的滑爽一模一樣的細膩一模一樣的誘人的十六歲的少女的屁股呈現在他的眼前。

他愛撫著兩個屁股,屁股中兩個圓圓的屁眼,下面的一絲細縫是少女的陰道,雖然他還不敢戳進陰道裡,但有兩個屁眼已夠他玩的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兒,這麼嬌嫩的身體怎麼會任他玩弄?

他扒開林兒的屁眼就想往裡戳。林兒卻捂住屁股:爸爸,你先戳妹妹的好嗎?

他有點迷惑:怎麼你不想嗎?

一個禮拜,當然想。不過我跟妹妹打過賭,如果你肯為我舔屁眼,就算我輸了,就先讓她戳。

他笑了,把老二頂在君兒的肛門口,然後把兩個手指戳進林兒的屁眼:那我就先戳君兒的屁眼,手指戳你。

腰一用勁玉莖頂入二女兒的屁眼。老二在緊緊的屁眼裡進出,他一手抱住君兒的細腰,另一手邊愛撫林兒的屁股邊用兩根手指不停地戳入女兒的屁眼。

女兒們發出陣陣滿足的呻吟。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棒兒在君兒的屁眼中進出,每次進入時,君兒的屁股都往後頂過來,屁眼上的菊花瓣都被帶入裡面,而一陣緊緊的擠壓就從玉莖的頭部滑向根部,而前面則感到肛門裡肌膚的滑爽與緊抱,而抽出時那菊花則被帶了出來,那圈肛門口的擠壓仿佛要把他的精華擠干似的。一進一出間給他無窮的快感。

不僅如此,君兒的渾圓的屁股與纖細的腰肢一前一後,一上一下陣陣臀波起伏,又給他帶來視覺上的享受。而邊上林兒卻雙手撐床屁股高翹隨著他在屁股上的撫摸與屁眼裡的揉動輕輕的呻吟搖動,一對乳房微微搖晃,誘人不禁想在上面咬一口。

而在大女兒屁眼裡的手指則清晰地可以感覺到肛門裡肌肉的收縮與開放以及裡面皮膚的細膩。他興奮地想:臀波乳浪,今生何求。

一會,他又換了戳林兒的屁眼。君兒卻不甘讓父親摸屁股,起身背對父親坐在林兒的屁股上把父親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來,爸爸摸我的奶子。

范雲下面戳大女兒的屁眼享受著肛交的快樂,上面摸二女兒的一對渾園的乳房簡直不知魂飛何處。他邊親君兒的面頰邊說:我不知前世修的什麼福,今生有你們著一對好女兒陪著我,讓我這麼快樂!

君兒是嗯嗯的享受,林兒卻在下面接口:……嗯……當然……是我們……孝順啦……不然,哪家的……女兒會跟自己……的爸爸……玩性游戲……不過,要不是……你壞……在我們……小時候……就騙了我們……今天我們才不會……讓你玩……

他揉搓著大女兒的屁股小女兒的乳房問:那你們今天後悔嗎?

兩個女兒齊聲回答:不後悔!在這一聲回答中他把一股精液射進了林兒的屁眼深處。

叁個人摟抱在一起,彼此相互吻著,親著,撫摸著。整個房間充滿著愛意。兩個女兒一邊一個緊貼在父親身上用乳房揉搓著爸爸的胸膛,並把兩條大腿夾著爸爸的大腿。

他忽然感到大腿上女兒的兩腿根部毛茸茸的,伸手一摸,原來女兒們的穴上已經開始長毛了。

他笑道:你們長毛了。君兒伸手也摸了摸父親的棒兒:我們這兒跟你一樣有毛了。

林兒接口道:爸爸,我們長大了。你什麼時候跟我們戳穴,玩真正的性交?

他一下子有點口吃:我們玩的也很勁了,戳屁眼你們不是也很快樂嗎?何必一定要戳破呢?

君兒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穴上:這是不一樣的,戳了我們的膜,就表示你是真正的愛我們,肯對我們負責。

林兒道:我們知道你是怕亂倫。不過我們是真心相愛。要別人不知道,我們一家叁口自己的事管別人什麼事。

君兒接了口:我們姐妹倆渾身上下都給你玩過了,不但屁眼連嘴巴你都用這個東西戳進去過了。一個穴你還猶豫什麼?

你們倆將來都要結婚的,如果給你們的丈夫發現你們不是處女。那我豈不是害了你們。

雙胞胎異口同聲地笑了:我們除了穴,還有什麼是處女?況且現在誰還在乎處女不處女,連我們學校裡的同學都偷偷的在做愛。

他搖頭道:真不象話,這麼小就干這種事。

林兒伸手刮刮他的臉:你在我們十二歲不就戳我們的屁眼嗎?還好意思說人。

他好苦笑著搖頭,轉了話題:你們倆誰去做晚飯?難道我們就餓著玩嗎?

林兒跳下床穿好衣服:我吧。誰讓我今天打賭輸了呢。你們倆可要忍著點,別到晚上真正玩的時候沒力氣玩了。

君兒伸手把父親的玉莖握在手中揉搓玩弄。他一邊摸著君兒的乳房和屁股一邊問:

君兒,你們在學校裡想不想戳屁眼啊?

君兒笑了:當然想。

那怎麼辦呢?

君兒把屁股朝爸爸的頭部移了移讓父親可以摸得方便一點說:開始是自己用手指戳。可是又不過瘾。後來,我跟姐姐睡到一張床上,她來戳我,我來戳她。才算解了一點渴。

他用力捏住女兒的奶子,又用手指媾進女兒的屁眼:真可憐,爸爸今天一定好好補償你們。君兒把大腿叉開放到父親的嘴邊:爸爸你好好為我舔舔這裡,就算補償我了

晚上吃好晚飯,唯一穿衣服的林兒,洗好碗筷燒了一浴缸的水,自己先洗好澡,出來時和范雲又粘在一塊。

君兒說:我洗好了,你們誰去洗?

父親拉了拉二女兒:我們一起去洗好嗎?

君兒一搖頭:不,你等會,我先替林洗。君兒洗澡時他就來脫林兒的衣服。

林兒順從地讓他脫去上衣,剝下褲子然後在乳房上又摸又吻。他的手順勢從小腹滑向陰部,在那芳草萋萋的部位揉搓探幽。到君兒從浴室出來,林兒的處女洞裡已是春潮泛濫。

在父親洗澡時君兒悄聲問道:姐姐,你看今天是否有可能讓爸爸跟我們戳穴?

林兒很有把握的說:看來沒什麼困難。就是爸爸再不敢,我也有辦法讓他就范。等會這樣……

商量完,兩個女孩得意地笑了出來。他正好出來:你們笑什麼?說給我聽聽。

林兒笑道:我們在商量怎麼在今天把你弄得死去活來。

不勝歡迎。來,誰先讓我戳屁眼?

君兒朝天躺下把兩腿用手拉到胸口蜷曲著,讓整個陰部朝天∶來,爸爸,你這樣戳我。

他一看,女兒的陰部便完全全的暴露在眼前∶小腹下漲鼓鼓的陰阜上幾根黑色的陰毛亂蓬蓬的,下面是一粒紅紅的陰蒂,大陰唇微微裂開,俗稱穴的陰戶若隱若現,最下面就是她們經常使用的圓圓的被一圈紅色皺褶包圍的屁眼了。

他先在女兒的穴上撫摸了一會扒開屁眼把玉莖頂在上面說∶我的二女兒可夠淫蕩的,全身可以玩的地方都露在上面了。

說著一下子就把自己的玉莖戳入了女兒的小小的屁眼裡。

屁眼裡仍舊是那麼的緊,那麼的滑爽。女兒在父親的抽插中發出快樂的呻吟。一會兒,林兒把他的陽具從妹妹的屁眼中拔了出來,並把父親推倒,分開腿,扒開自己的屁眼,把爸爸的陽具插了進去。

粗粗的肉棒在嬌嫩的洞眼裡磨擦著,他看著自己的棒兒,在女兒的屁眼裡被吞入吐出,女兒背對著自己,少女的屁股異常動人。

雖然是戳屁眼看不見整個兩半圓丘,但如果是戳布就一定可以邊玩邊欣賞整個屁股了。

林兒開始改變方式了,不再是單純把他的肉棍夾在屁眼裡上下抽動,而是每次都把他的棒兒抽離屁眼,再坐下去。他的棒兒的感覺拭從頭往下擠壓下去再由根往上擠壓出來。

他興奮的呻吟著,享受著肛交中最舒服的一刻。

忽然,他感到龜頭一緊,進入了一個潮濕而緊迫的洞中。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感到龜頭穿過了一道薄膜進入了一個陌生而又似曾相識的洞裡。原來林兒趁他戳屁眼戳的魂飛天外時把他的肉棒戳入了自己的穴裡。

林兒,你……想必是剛戳破處女膜很疼,林兒沒有出聲。轉頭看看正在偷笑的君兒,他明白陷入兩個女兒的圈套裡了。

慢慢地抬起身子,玉莖仍然緊緊地插在她的陰道裡,帶著女兒的身子跪在他身前。他艱難地抽出玉莖,處女緊緊的花房給他的感覺確實與屁眼不同。

掰開女兒的兩瓣屁股,圓圓的屁眼下面嫩紅的陰唇中微微張開了一條縫隙,從中一道血絲流了出來。扒開陰唇,他憐惜地愛撫著∶何苦你們要受這罪?

林兒呻吟著說:你剛戳我們屁眼時,我們不也很疼嗎?要快樂嘛!不吃點苦怎麼行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