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準備去A市出差,我愛人要我去看看我的小姨子麗英。其實,她不說我也會去的,我這次出差的一半目的就是想去看看她。

麗英是我愛人同父異母的妹妹。她剛剛七歲時,她媽媽就只身跑到美國去了。

因為她背叛了我岳父,卷走了他幾百萬美元,使我岳父的工廠差點倒閉,所以我岳父和我的岳母(麗媛的母親)都非常恨她,找不著她,也就把這種恨轉到了小麗英身上。只有我愛人麗媛對她比較好,但麗英個性極強,管她稍嚴厲點,就會激烈反抗,所以她倆的關系也不是很親。

只有我這個姐夫對她有求必應,管她的時候也極為委婉,所以她比較听我的話,對我也最信任。

我岳父和岳母去世後,只把遺產的一少部分留給了麗英,而且在她25歲之前由麗媛代管。

麗英花錢很厲害,麗媛總是限制她,倆人時常為此發生爭吵,這時她就會找我要錢。只要不太過份的要求,我都會盡量滿足她。

在我的鼓勵和輔導下,前年麗英考上了北京外國語學院。

她每個月給我打幾次電話,去年竟說她要結婚了,要麗媛把父親留的遺產提前給她,麗媛怕她亂花錢,極力反對,麗英就說了幾句過份的話,氣得麗媛把她應得的遺產全給了她,並說與她斷絕關系,再也不管她了。

我了解麗英,她的決定即使錯了,她也不會改的。我也不想過多干涉她的個人生活,只能祝她一切順利了。

 

 

 

 

 

 

 

當我來到麗英家門口的時候,我幾乎沒能認出那個站在路邊,手里抱著小孩子的少婦就是麗英。

她變化太大了,以前那個機靈可愛,有時還很調皮、還時常使壞的淘氣的小姑娘已變成了一個艷麗性感,身材惹火的少婦。

我以前很喜歡麗英,但那是一種兄妹之愛。

以前與她在一起,即使她穿著短裙坐在我的腿上,我的雞巴也沒有硬過。

但看著現在的她,我的雞巴竟然有了反應。我趕緊振作一下,說道,這麼快就有孩子了,你怎麼也不打個電話告訴我。

她嘆了一口氣,本來不想要孩子的,被那個該死的給騙了。

麗英把我讓到了房間里,令我吃驚的是,竟然只是個一室帶個小廚房和一個小洗手間的居室。

“怎麼你住這麼小的房子?”我知道岳父給她留的錢有二百多萬呢。

她說道︰“都是你害了我。”

我鄂然,“怎麼是我害的?”

麗英無奈地給我講了她的婚姻。

她說,我對你的感情你不是不知道。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總不能跟姐姐搶丈夫吧。上大學後,追我的男生能有一個加強連,但我心一點都沒動。

後來有一天開全校大會,我們新當選的學生會主席的演講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為他不僅演講得好,我覺得他長得非常象你,氣質也很像你。然後,我就主動結識了他,三個月後我們偷偷結了婚。

我們發奮努力,提前一年畢了業。那時想得很好,準備干一場大事業。我從姐姐那把父親留給我的錢都要了回來。開始時炒股票,賺了不少,他在別人的攛弄下又開起了公司,一共開了幾次公司,一次比一次賠得慘,結果是血本無歸。

現在我們只剩下剛結婚時買的那個小別墅了。

“那為什麼現在不在別墅住?你丈夫呢?”我問道。

“幾次生意失敗後,他就徹底失去了自信,也徹底絕望了,他無法接受賠光了二百多萬的現實。他開始酗酒,整天喝得爛醉,最近又染上了毒癮,天天找我要錢吸毒。我打他,把他綁起來也沒用。(我知道,麗英以前練過跆拳道)我送他進了戒毒所,可回來沒幾天又開始吸。我就與他離了婚。可他還總鬧,要錢。

我就把別墅租了出去。再說我手頭也沒幾個錢了,租出去每月還能有兩千塊錢的房租費。“麗英說著,眼楮里出現了淚花。

我听了也有些黯然。

麗英馬上察覺了,擦了下眼淚說道︰“看我,說了這麼多不愉快的事情,讓你也跟著難過。其實,也就在你面前我會這樣,我從末在別人面前說過這些事。”

麗英走到我跟前,胸部幾乎踫到了我的臉上,這在以前是她平常的動作,但現在大了許多的雙乳真叫我吃不消。我只有盡量作著深呼吸。

麗英動情地說︰“你知道嗎?姐夫,我只所以沒跨掉,全是因為你。我媽媽來找過我,要給我一百萬美元,讓我把支票給撕了,把她罵跑了。她這麼多年不管我,讓我受了那麼多苦,我不會原諒她的。姐姐讓我給徹底得罪了,她不會原諒我的,我也不會去求她。我想我要是真有過不下去那天,我就去找你,你一定會管我的,是嗎?”

“當然。”我握住了麗英修長的小手,十分肯定地對她說,我當然會管,我始終把你當作親妹妹的。

這時響起了開門的聲音,進來一個手里拎許多東西的姑娘。

她抬起頭看見了我,說道︰“這就是姐夫吧?”

她的聲音是那麼好听,她的面部是那麼的純潔,與麗英的性感,嬌媚的美不一樣,完全是另一種清純的美麗動人。

麗英介紹說,這是我的同學,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叫張雪純,她是來給我們做晚餐的。

我立即站起來,伸手要接過她手里的東西。可她害羞地說︰“你們坐吧,我去做飯。”一路小跑地進了廚房。

麗英神秘地湊進我的耳朵,幾呼要咬在了我的耳朵上,口中吹氣如蘭,讓我心里癢癢的,雞巴又硬了起來,她說︰“雪純漂亮嗎?知道嗎?她是我的媳婦。”

“什麼?”我小聲地驚叫一聲,“她怎麼會是你媳婦?”

“你不相信?我告訴你是這樣的。”

原來,因為雪純長得太美,追她的人特別多,讓她不勝其煩。麗英也非常喜歡她,便充當起了護花使者,經常把不要臉的追花者扁一頓。後來有個長得很帥,又有才華的同學來追她,麗英也覺得這個男孩不錯,便決定讓他們相處。但要那個男的發誓,決不變心。雪純與那個男孩處得非常好,幾乎算是訂婚了。可臨到畢業時,有個省長的女兒也看上了他,便許以極為優越的條件,那個男孩最後還是“痛苦”地變了心。麗英知道後把他打得鼻青臉腫。

雪純也非常傷心,決心再也不找男人了。麗英離婚後對雪純說,我們倆結婚吧,你做我的妻子。雪純卻說,好,咱倆結婚,但我得當丈夫。就這樣她倆半真半假地成了夫妻。但究竟誰是妻子,誰是丈夫現在也沒弄清。

 

 

 

 

 

 

 

雪純的手藝很好,一會就做好了八個菜,味道也相當不錯。還拿出了幾瓶各種各樣的酒,什麼白酒,果酒,啤酒,還有洋酒。麗英能喝酒我是知道的,再加上我倆多年未見,便盡情喝了起來。

雪純只是喝了點果酒,我們也沒太勸她。

我看家里這麼整潔,心想一定是雪純收拾的,因為麗英是不擅長做家務的。

我就開玩笑說︰“我看哪,如果你倆真要結婚,只能是麗英做丈夫,雪純當妻子。”

雪純听了羞得不行,臉紅紅的,可愛極了,我真想上去親她一口。

她匆匆地吃了幾口飯,就說晚上要加班,上班去了。

麗英說︰“雪純太內向了,又那麼漂亮,很多男人都想打她的主意,真叫人擔心。姐夫,讓她到你那工作吧,但你不準監守自盜。”

“那可難說,這麼可人的姑娘,別的男人會動心,我更會動心的。”借著酒勁,我倆說話都有些放開了。

這時孩子哭了起來,麗英趕緊抱了起來,說是該喂奶了,掀起衣服就要喂。

我說︰“不行,你喝了那麼多酒,孩子吃你的奶會醉的。”

麗英想想也對,就起身給孩子沖了點奶粉。

我看看表,已經晚上快十點鐘了,我們整整喝了三個小時,就說︰“我該走了。”

麗英不高興地說︰“上哪去,就在這里住了。”

“怎麼住,只有一張床,一張兩人坐的沙發,難道你要我在沙發上坐一夜嗎?”

“姐夫,咱倆又不是沒在一張床上住過,現在你又封建起來了。”

的確,從前麗英經常鑽到我被窩里,甚至和麗媛我們三個人一起睡。但那時,麗媛和我只把她當成調皮的小姑娘,根本沒把她當成真正的女人。即使我倆在一起洗澡時,我也沒把她當成個女人。但今天不同了,我的雞巴總是硬硬的,如果在一張床上,我肯定會受不了的。

我說︰“麗英,我還有點事,再說人家已經給我訂了賓館,我明天還會來看你的。”

麗英堅定地說︰“不行,這麼晚走我不放心。姐夫,听話,今晚住這吧。你要怕擠,我睡沙發好了。”

看到麗英的眼里既十分堅定又有幾分肯求之色,我便不再堅持了。

麗英見我決定留下來,象個小孩子樣立刻高興了起來,說我去給你放洗澡水去。

累了一天,我舒服地洗了個澡。這時,麗英卻走了進來,慌得我急忙把雞巴掩蓋了起來。

麗英促俠地笑著說︰“吆!跟我還害羞,我也不是沒見過。別害怕,我給你送衣服。這都是新的,沒人穿過。”

麗英走出去後,我覺得自己特別狼狽。要知道,我也是個獵艷高手,在女人面前何曾害羞過,今天卻處處落在了下風。關鍵是我始終不想與當作親妹妹的麗英發生什麼關系。

以前麗英也經常跟我開玩笑,還經常惡作劇,對我使壞。我一點也不生氣,反而更加喜歡她。但現在她的一顰一笑卻風情萬種,叫我有些情不自禁。

洗完澡,穿上浴衣,非常合適,知道這是專門為我新買的,心里十分感動。

我不知道與麗英會發生什麼,我倆之間,主動權總是掌握在她手中,我也只能順其自然了。

坐在床上看著出浴的美人,真是一種享受。她穿著吊帶睡衣,露著如脂的肩臂,妖媚無比,不可方物。我想也許有了小孩之後把她骨子里的媚氣都激發出來的吧。

我曾見過麗英母親的照片,剛剛十八歲就媚氣逼人,那也許也是生了孩子的緣故吧。

麗英走到床邊,把兩個大枕頭堅起來,讓我靠在上面,然後輕輕地偎依在我的身上。我的心竟少有地跳了起來。

“姐夫,從我結婚後,我覺得你跟我疏遠了許多。”

我說︰“不是這樣的,你已經是大姑娘了,我不能還拿你當不懂事的小姑娘對待,但我心里始終當你比親妹妹還親。”

“我也知道姐夫當我是親妹妹,這一點既讓我高興,又讓我不高興。”

“為什麼?”

“因為,我看到你對別的女人比親妹妹還親,你經常跟你的小情人又摟又抱,可對我只是很輕很輕地親一下臉頰,或輕輕地抱一下。”

“那不一樣,哥哥對妹妹怎麼能象情人那樣呢。”

這時,麗英坐了起來,拿起床邊的毛巾伸進懷里擦了起來。

我問︰“怎麼了?”

“還不是你,不讓我喂孩子,現在都脹了出來。”

我說︰“那你快去擠出來吧。”

麗英眼楮一轉,壞壞地一笑,“我不,我要你給我吸出來。”

“什麼?不行,不行,都那麼大了,還總是胡鬧。”

其實,要是換了別的女子,我要是不討厭她的話,我不會介意的。我真不知道人奶是什麼滋味呢。可吸小姨子的奶,實在是不好意思。

麗英立刻變了臉,露出悲威的表情,眼淚在眼框上掛著,說道︰“我知道,你是嫌我才不願意的。”

我明知道,她的表情是假的,以前她也常用這招對付我。她知道我看不得女子的眼淚,何況是心愛的妹妹。

我立即投降,說︰“好吧,但要是咬下來你可別怪我。”

“你敢!”她立刻轉泣為笑,還是那種壞壞促俠的笑。坐到了我身邊,把我的頭枕到了她的腿上,然後把睡裙的吊帶放了下來,露出了兩個圓潤的乳房。

麗英的雙乳並不很大,卻十分勻稱。紅紅的乳頭,甚是好看。真想雙手上去,好好撫摸撫摸。

麗英象奶嬰兒一樣,慢慢地把一個乳頭送到了我的口里。

事情這樣了,我也不再客氣,輕輕的含住了乳頭。麗英呻吟了一下,我看了她一眼便吸了起來。隨著我的吸吮,麗英的身體也在不斷地顫抖。我加大了吸吮的力度,麗英的身體劇烈地抖動一下,舒了一口氣,然後無力地靠在了床上。我知道,她肯定是泄了。

這時,我掌握了主動,也壞壞地笑著問她︰“還要不要吸?”

麗英喘了口氣,說︰“當然要吸。但這個姿勢太累了,這回我躺下,你爬在我身上吸。”

我也不想那麼多了,怕壓著她,我側著身子,她卻不讓,要我壓在她身上。

吸著她的鮮嫩的乳汁,感受麗英身子的顫抖,等我吸完時,我感覺到緊貼在我小腹的麗英的嫩旁里涌出了一股熱流。她又泄了。

我問︰“還脹嗎?”

“不脹了。我的奶好吃嗎?”

“好吃。”

“什麼味道?”

“有點甜,有點咸,還有點腥。你可以自己嘗嘗嘛。”

“哪有自己吃自己奶的。”

“那有什麼。還沒有哥哥吃妹妹奶,姐夫吃小姨子奶的,這不也吃了。”

“我以後不給你當妹妹,也不當小姨子了。”

“那當什麼?”

“我給你當小媽媽。你吃了我的奶,你就是我的小兒子了。快叫我小媽媽。”

我剛想反駁她,她臉上馬上露出了肯求的表情。我也馬上投降。

“好好好,叫你小媽媽。”

“小兒子!”

“小媽媽!”

我倆緊緊地擁在了一起。辱舌也交織在一起,忘情的親吻了起來。

麗英的手穿過我的睡衣,握住了我硬了一天的雞巴。然後幫我除去了睡衣,坐了起來,移到雞巴的旁邊,用她那縴嫩的小手套弄起雞巴來,然後又用她的小口把雞巴含了進去。讓我舒服的差點泄了出來。

她停了一下,對我認真地說︰“姐夫,我可從來沒對別人這樣做過。我以前的丈夫要我這樣做,還叫我給揍了一頓。”

我連忙說︰“知道,知道。”我也忍不住了。搬過麗英的雙腿,想與她來個69式。

不曾想,麗英猛地掙脫了我的手。大聲說︰“不!不!不!”

我十分意外,不明白她為什麼會有這麼樣的反應。忙說︰“對不起,麗英,我不該侵犯你。”

麗英轉過身,覆在我身上,眼里還含著淚。我知道,這是真的眼淚。

她說道︰“好哥哥,你別誤會,我不是不讓你踫我,而是我覺得我已經不是處女了,不配給你了。都怪你,我以前要給你,你就是不要。”

我明白原委後,誠懇地說︰“麗英,看著我,我永遠也不會嫌你的。你要那麼說,我也有許多女人,更配不上你了。”

“那不一樣的。好哥哥,就讓我用嘴幫你吸出來吧。”

“不行!”我堅定地說,“今天你得听我的。”

我一下吻住了麗英小口,吸著她甘甜的小舌,痛吻著她,吻得麗英透不氣來。

然後,再往下吻著她白皙的脖頸、紅潤的雙乳、不盈一握的小蠻腰,再褪去了她的睡裙,待要脫去她的內褲時,卻發現她內褲帶不是松緊帶,而是一種很結實的細繩,卡在了腰上,脫不下。看來她早有準備。

麗英這時有了點力氣,見我脫不下來,又壞壞地勝利地笑了起來。

我環目一掃,一下看到了桌上放著一把水果刀。然後,一下從床上躍了過去,又在半秒鐘躍了回來,跨坐在麗英的身上,在麗英沒有反映過來時割斷了她的小內褲。

麗英眼淚又流了下來,“哥哥,求求你,別踫那個該死的男人踫過的地方。”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尖叫了一聲,因為我已經吻在了她的小啾上。來不及仔細欣賞她嬌嫩的小啾,便把各種舌功使了出來︰吸、舔、吮、輕咬。

麗英立即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嘴里在不斷地呻吟,身體在不斷地擺動。她甜甜又咸咸的淫水一股股地流到了我的口里。

覺得差不多了,便端起了長雞巴,慢慢地進了麗英的小啾里。我低吼一聲,全都了進去,然後慢慢地起來,俯下身看看麗英的反應。

她呻吟聲大了起來,感動地摟住我的頭。

“哥哥,謝謝你不嫌我,我真高興。你還記得不,以前你有個女朋友因為不是處女,你就不要她了。所以我特別害怕,特別自卑,又很矛盾,既想跟你親近,又怕你嫌我。”

“你還記得那件事呢!其實我不是嫌她不是處女,而是因為她有男朋友,她嫌貧愛富,我早就不想要她了,只是找了個借口,說她不是處女,也是想羞辱她一下。你怎麼能跟自己聯系起來呢,記住,哥哥永遠愛你,你要是不再結婚的話,哥哥永遠照顧你,懂嗎?”

麗英點頭應著,身體也向上使勁回應我的沖擊。

她顫抖一下,緊緊地接住我,嘴里說︰“哥哥,快,快,使勁。”

我一笑問她︰“快快干什麼呀?”

麗英嬌羞不已。

“你真壞,你真壞。”

“快告訴哥哥,快什麼?”

麗英知道我要讓她說什麼。害羞地把小嘴湊近我的耳朵,小聲說︰“哥哥快我,使勁小妹妹的小啾鵒。”

我立刻興奮了起來,加大了腰部的力量,快速的起來。

“好妹妹,爽不爽?”

“啊!啊!爽,哥哥,姐夫,小爸爸,小兒子,你得小媽媽爽死了。小妹妹恨不得死在哥哥的跨下。”

我也激動起來,嘴里叫著︰“好妹妹,好小姨子,小媽媽,小兒子要死你。”

麗英也來了力氣,竟一下翻了過來,騎在了我身上,用盡全力上下起落著。

我興奮了一天,早就要暴了,但我在等著她一起達到高潮,所以我忍著,看她也快要到了,一下又把她翻下去,狠狠地又了一百多下,然後一泄如注。

我的陽精燙著麗英的旁心,麗英涌出的陰精也燙著我的雞巴頭。

我們緊緊抱在了一起。

過了好一陣,麗英被我壓得喘不過氣來,動了一下,我抬頭吻了一下她紅紅的小唇,然後,讓她爬在了我身上。

麗英嘆了一口氣,說︰“姐姐知道了會很生氣的。”

我笑著說︰“別擔心,等我把你接回去,我們住在一起。”然後,帖著她耳朵小聲說,“我要把你姐妹倆一起.”

麗英臉紅了一下,“還一起,姐姐不得打死我呀。”

我看她確實有些擔心,便認真地說︰“姐姐一定會接受你的,不信咱倆現在給她打電話。”

麗英吃驚地看著我,“姐夫真這麼想嗎?”

我知道她不信,便拿起了床邊的電話,撥通了麗媛的號碼。麗英不敢相信地張著嘴,吃驚地望著我。

“喂,姐姐嗎?”(因為麗媛比我大一歲,又總是象姐姐那樣關心我管我,所以我總是叫她姐姐)

“啊,是阿瞳呀,你怎麼才給我打電話。我正想給你打電話呢,又怕你說我總是婆婆媽媽的。”

“是我忙忘了,別生氣了,我很好。我現在麗英家呢。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麗英丈夫染上了毒癮,她們已經離婚了。我想把麗英和孩子接回來和我們一起住,你同不同意?”

“這事還用問我,她要願意的話,當然可以。”

“你不恨她嗎,你原諒她了嗎?”

“以前說的都是氣話,我現在都有些後悔呢。倒是我希望她能原諒我,其實我倆雖不是一個媽生的,但我始終當她是我親妹妹的。”

“謝謝姐姐,我也替麗英謝謝你。但還有一件事,你得原諒我,我才能告訴你。”

“好了,什麼事我不能原諒你,快說吧。”

“姐姐,請原諒我,我現在和麗英睡在一個被窩里。”

“這有什麼,你們倆也不是沒睡過。”

“不僅僅睡在一個被窩里,我的雞巴還插在她的小啾里,你能原諒我嗎?”

姐姐並沒有驚奇,沉默了一下,說︰“我早料到會有這一天的,以前你們就總在一起洗澡,她還總說要嫁給你。”姐姐還笑了起來,說道,“阿瞳你記不記得,以前,她一跟我打架,就說要把我的丈夫搶走。為了氣我,還跑到咱倆中間睡,不讓我踫你,這回她可如願以常了。”

麗英馬上接過了電話,哭著說︰“姐姐,都是我不好,不懂事,請你原諒我,我不會搶你的丈夫的。”

“好了,麗英,我沒有怪你,我歡迎你回來,他女朋友那麼多,你回來幫我看著點他。你倆的關系我不會介意的。你回來,咱們仨個還睡一個床。”

(其實剛開始時麗媛發現我外面有情人時,氣得快發瘋了。後來在一個高人教了我一種法術,在我與女人袤精時,我強大的意念咒語一起射進女方的旁蚤,女方就不吃醋了,非常會對我絕對忠誠,當然這需要相當的功夫,為此我禁欲一年,別的事也全都放下,終于在師傅的幫助下練成了。第一拿麗媛試,第二天便在她辦公室勾引她的秘書,結果,麗媛不但不吃醋了,還把她的漂亮可愛的小秘書讓我帶家里玩,還讓我們睡在一個被窩里。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怕身邊的女人吃醋,也不怕她們不忠誠了。所以我今天敢給她打電話。此中經過,容後再詳述)

這時,我在下面動了起來,麗英難以控制地呻吟了起來,臉上肯求我別動。

可我更加來了勁。麗英的聲音也大了起來,想說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麗媛在電話那面說道︰“麗英你再叫,我也快受不了了,快回來吧。好了,我掛線了。”

麗英也放下電話,心情好了許多。恨恨地對我說︰“你敢整我,看我收拾你。”

說著,在上面用力套了起來,還往向不同方向使著勁。弄得我舒爽無比。

我倆正得起勁的時候,房門開了,雪純驚慌地走了進來。抬頭看到這麼香艷的場面,驚呆在那里。

麗英知道是雪純進來了,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也沒回頭看,嘴里只是說︰“不是讓你在宿舍住一宿嗎?”

但我看清了雪純滿臉淚水,衣服還撕破了。我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趕緊讓麗英停了來。

麗英回頭看到雪純這個樣子,大吃一驚,也沒顧得穿衣服就跳下了床,摟住了滿臉傷心、驚慌和震驚的雪純,連問發生了什麼事。

可麗英一跳下去,我30多公分長的雞巴卻直挺挺地露了出來,這使雪純更加吃驚,呆呆地說不出話來了。

麗英光著美妙的身子,見雪純發呆,便把她抱了起來,放在了我旁邊,讓她躺下,可雪純還在盯著我的雞巴呆呆地看。

麗英回過神,對我說︰“還不快把你那壞東西收起來。”

我才慌忙隨手抓起旁邊麗英的睡裙蓋在了上面。

麗英給雪純潔倒了杯熱水讓她喝了,雪純才緩過神,撲在麗英身上痛哭了起來。

原來,平常雪純都是住在麗英這里的,麗英想留我住,所以讓雪純先到他們報社的宿舍去住幾天。不想,她們主任知道了這件事情,把那個宿舍的另外兩個女工作人員打發出差去了,還配了一把宿舍的鑰匙,晚上偷偷把門打開,脫光了衣服想要強奸雪純。但他不知道,麗英經常對雪純進行防暴教育和防暴訓練。

所以雪純見只有自己一個人睡覺,心里很害怕,只是和衣而臥,還把麗英給他的小瓦斯罐和一把水果刀放在了手邊。

色狼在解她衣服時,雪純驚醒了。色狼馬上用手堵住了她的嘴。由于平時的訓練,雪純反射性地拿起了瓦斯罐對著色狼的臉噴了一下,又抄起水果刀朝色狼的下體捅了一刀。色狼慘叫了兩聲,松開了手。雪純朝門口逃去,但門已被反鎖,在雪純開鎖時,色狼又追了上來,抓住了她的雙肩。雪純向後飛踢了一腳,(開反鎖門和前飛腳、後飛腳都是經過千百次訓練的)雪純才得以逃脫。她本能地向麗英這里跑來,進了門才想起我今晚住在這里,又看到這麼香艷的一幕,所以她又怕,又慌,又震驚。

麗英听完後,氣得站了起來,就要去收拾那個壞蛋。我擋住了麗英,對雪純說︰“你想怎樣懲罰那個壞蛋?”

雪純看著光著身子的我羞得低下了頭,說︰“我不知道。”

麗英生氣地說︰“當然是千刀萬刮。哥哥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沒等我說話,雪純卻問麗英,“她不是你姐夫嗎?怎麼現在又叫起了哥哥。”

麗英噗吃樂了,說道︰“傻丫頭,他不僅是我姐夫,還是我哥哥,以後還是我丈夫呢。這個以後再跟你說。先說說你想怎樣懲罰他。”

我說︰“這個事既可以公了,也可以私了,既可以讓他賠一大筆錢,也可以讓他身上少一樣東西,當然你想讓他千刀萬刮的話也可以。”

“你有那麼大能耐?”

“當然有,不信可以試試。”

麗英撫摸著懷里的雪純,眼楮征詢著她的意見。

雪純心地十分善良,說︰“算了,反正他也沒佔什麼便宜。”她羞澀地說,“他的那個東西可能讓我割壞了。”

“不行,那可不行,你這不是縱容壞人嗎。”麗英堅決反對說。

我說道︰“這樣吧,先了解一下他受傷的情況,如果他傷得很重,就只讓他賠一大筆錢,如果他傷得很輕就讓他少一根手指頭,再賠一大筆錢。你們看怎麼樣?”

麗英表示同意,雪純卻說︰“割手指頭太慘忍了。”

我說︰“不割手指頭,讓他坐十年牢也行。”

“那就坐五年吧。”

麗英使勁掐了雪純一下說︰“你竟為壞蛋求情。”

雪純立刻慘叫了一聲。麗英很心痛她,又趕緊給她揉了起來。

我看著好笑,說︰“這事我作主了。”說著拿起了電話,撥通了我私人秘書的電話,對她說道︰“是我,你馬上給李老黑掛個電話,讓他給我回個電話。”

李老黑是黑道人物,他曾想勒索我,讓我給收拾了,但我沒太為難他,讓他以後只準黑吃黑,或去勒索那些發不義之財的人,他還挺听話,從此認我做了大哥,我有什麼不方便的事都是他給我辦。他有什麼難事,只要不是做壞事,我也幫他擺平過好幾次,所以他十分听我的話。

放下電話沒幾分鐘,李老黑的電話就來了,“大哥,什麼事?這麼晚還打電話。”

“你拿筆記一下。”我就把色狼的工作單位、職務和姓名告訴了他。

“他想強奸一個女子,結果反被打傷了,你去了解一下,他傷的情況。然後看他有多少錢,拿出95%作為賠償,再讓他蹲五年大牢。他要是認罪態度不好,他再割他一根手指。”

“好,大哥,你放心,我盡快給你辦明明白白的。”

放下電話,兩個女孩都吃驚地看著我。

“哥哥,你是什麼人哪?怎麼像黑社會似的。”

我笑笑說︰“哥哥不是黑社會的,但黑社會害怕我。我是讓黑社會去干點好事。好了,才下半夜二點鐘,我們再睡會吧。”

雪純看了看我倆,說︰“你倆睡吧,我在沙發上坐一會就行了。”

麗英點著她好看的鼻子說,傻孩子,听我的安排。然後拽她進了洗手間幫她洗澡去了。還回頭問我,“要不要一起洗。”

雪純一下揪住了她的耳朵,把她拖進了洗手間。

看著兩個可愛的女孩子,我搖了搖頭。

十分種後,兩個美人穿著浴衣走了出來。她們兩個都是千里挑一,萬里挑一的大美女,這時再穿著漂亮的睡衣走出來,實在讓我心動不已,雞巴又硬了起來。

好在我早已穿上了睡衣,才不至于太出丑。我也進洗手間沖洗了一下。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和妹妹的錯愛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迷姦雙胞妹妹
雪白的屁股
與舅嫂的回憶
豔韻的妹妹
淫蕩十五歲
兄妹情深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