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沒有回家了學校的學習太忙,為了考研究生,我連春節都沒有回家,在學校複習,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拿到了研究生的通知書,這還是我們附近唯一的一個研究生的,想想爸爸媽媽一定很高興也會很自豪的。

打車回家的時候,看著窗外的景色,家鄉有了好大的變化啊,多了好多的花草,家鄉美了,是不是家鄉的人也越來越漂亮了呢!

沒有告訴爸爸媽媽我回來的消息,我想給爸爸媽媽一個驚喜,歡喜地走上六樓,輕輕用鑰匙打開門,可是讓我失望了,家裡沒有人,爸爸媽媽都不在。把東西放好到我的房間,躺在床上想著爸爸媽媽可以去哪裡。

已經一年沒有看見我親愛的爸爸媽媽了,他們是不是很好呢?現在已經晚上七點多了,他們能去哪裡呢?隨手拿起放在我床邊桌子上的影集,翻看著,這裡都是我們家的照片,從我可以和媽媽做愛開始,我都會在生日的時候照很多的相片。其中有媽媽給我口交的,我操媽媽騷屄,我操媽媽肛門,還有我和爸爸一前一後操媽媽,更有我和我的同學一起操媽媽的照片,那時候我生日總是很快樂,而且我也越來越喜歡看媽媽被別人操的樣子,好像我操媽媽已經不能滿足媽媽一樣。

我的生日是八月八號,就在高考以後,因為我的成績很好,考上大學是沒有問題的,我那年的生日過的最熱烈的,好像是為了送我,我的好多朋友都來了。那次生日幾乎是一個操屄聚會,我一邊操別人的媽媽,一邊看著媽媽被別人操,那中感覺真的很奇妙。

翻著翻著,我的眼睛落在後邊的很多照片上,上邊有爸爸媽媽抱著一對嬰兒的照片,尤其是一張,媽媽抱著一個男嬰,用嘴吸著男嬰的小陰莖,而張健在後邊操著我媽媽,旁邊是爸爸,爸爸的舌頭舔著一個女嬰的陰部,下邊是曹玉梅給爸爸口交。這是怎麼回事呢?爸爸媽媽從來沒有提起過關於嬰兒的事情啊?而且明顯和張家有關係。

我關上門,走到三樓,敲張家的門,誰知道,也許是因為夏天吧,張家的門並沒有關,輕輕一敲居然開了。我輕輕走進去,聽到的卻是男子和女子性交的聲音。

張健和張強哥倆一定又在操他們的媽媽曹玉梅了,我上大學以前他們哥倆就喜歡一起操他們的媽媽,雖然張健已經結婚了,可是他還是喜歡操媽媽,而我的嫂子宋英更多的被張健和張強的爸爸張大華「享用」,家鄉的人都不會忘本,不會因為「娶了妻子忘了媽」的。

人就在客廳,四個赤裸裸的女人和六個赤裸裸的男人:曹玉梅坐在閻春立的莖上給一個嬰兒餵奶,狄鳳琴跪在地板上,身下是張大華,後邊是張健,給我爸爸口交,閻超在用力的用他的陰莖摩擦著宋英的陰道,而張強正在從後邊用力的操著我媽媽的騷屄。

好像我的突然來到驚動了所有的人。尤其是我的爸爸媽媽,他們沒有想到我居然出現在家裡,雖然不是我們的家,可是卻依然有著甜蜜,媽媽驚聲道:「哎呀,大龍回來了!」媽媽想起來,可是張強沒有給她這個機會,因為張強的陰莖依然在媽媽的體內抽動。

媽媽還是擺脫了張強,走到了我的身邊,媽媽的臉紅了,因為我這個兒子剛進門就看到了一個不是我也不是我爸爸的人在操著她,即使這在家鄉已經不是什麼了,可是還是不好的,因為媽媽並沒有為了我保留她的騷屄,只讓我一個人操,從某種意義上,女子的陰道是給爸爸、老公和兒子長的,女人的陰道是最應該讓這三個人操的。
也許是我回來了打破了一種氣氛,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坐在客廳裡,只是沒有人穿衣服而已。

我坐在爸爸和媽媽的身邊了,媽媽親熱地看著我,問我在大學的日子,畢竟已經有一年沒有回家了,當我說出我已經考上研究生的時候,讚美的聲音從四處響起,這時候,不光我光彩,爸爸媽媽也很驕傲的。

這時候我把注意力集中到那兩個嬰兒身上,我走過去,看著曹玉梅大嬸抱著的孩子,那是一個女孩,特別的漂亮,也許是因為吃了奶了,孩子已經睡著了。

曹玉梅看到我很注意也很喜歡這個孩子,道:「來,大龍,看看你的小妹妹!」

我驚訝道:「不是吧,大嬸,你都快五十了,還生下這麼可愛的女孩啊,看來我大叔很厲害啊!」說著我看著張大華。

我話音剛落,好多人都笑了,爸爸馬上糾正道:「大龍,那邊的男孩才是你大叔厲害的結果呢,這個你要問是張健和張強到底是誰厲害了,哈哈!」

我驚訝地看了一下大家,又看著曹玉梅,曹玉梅臉紅著說:「這個女孩是那兩個小畜生的,小英(宋英)生的才是你大叔的種!」

我道:「不是吧,媽媽生的孩子是兒子的種,兒媳婦生的是老公公的種啊,你們太厲害了,有創意啊!」大家都開心的笑了,弄的宋英很不好意思。

雖然家鄉亂倫做愛很多,可是都很小心,一般沒有孩子,即使也想要一個愛的結晶,可是畢竟害怕血緣過近而出現什麼意外,說要孩子的很多,可是真的要的卻不多,不過畢竟別的樓有啊,可是我們的樓卻沒有一個,現在終於也有了。

我摸摸女孩子的臉,孩子真的是越看越漂亮,我抱怨道:「媽媽,我打了那麼多的電話,你怎麼也不告訴我這個好消息啊,看著孩子多可愛啊,對了,好像這兩個孩子差不多大啊!」

張健走過來,道:「還不是我爸,希望兩個孩子一起出生,我們哥倆就努力,一天保證操媽媽兩次,使勁往騷屄裡灌精液,怎麼樣,我女兒可愛吧。」

這時張強起來抗議了:「別鬧了,你的精液都射到媽媽的嘴裡和**裡了,都是我使勁射到媽媽騷屄了,女兒是我的!

我笑道:「好了,不就是想操親生的女兒嗎?孩子這麼小你們就開始爭了啊!」

曹玉梅道:「大龍,你可不知道,那一段時間多虧你爸你媽了,我們倆都懷孕了,什麼都幹不了,都是你爸爸媽媽幫忙,幹這幹那的,為了這兩個孩子,怕出現畸形啊,一個星期一檢查了,都是你爸爸和媽媽幫著忙裡忙外的,出生的時候更是緊張的不行了!」

我看著媽媽,媽媽的臉上有著一些歡喜的笑容,這時候張強和閻超走到了媽媽的身邊,張強道:「是啊是啊,多虧有你媽媽了,大哥,你不知道,後來為了保證嬰兒,我們不能操我媽和嫂子了,就是操,你媽了,我們爺三個操,你媽,你媽媽從來不拒絕我們,想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我大媽可好了!」

我道:「我操!你們爺三個操我媽媽啊?」

張強道:「那有什麼了,有一次是我們爺三個加上我大伯你爸還是閻超五個人一起操呢!操了一晚上,是吧!」

閻超道:「是啊是啊,從來都沒有操過那麼爽過,後來我還湊五個人一起操我媽媽呢!」

我看著媽媽,媽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顯然媽媽喜歡讓五個人操。

張強和閻超開始對媽媽下手了,曹玉梅從褲子裡把我的陰莖掏了出來,用手套動道:「你媽的騷屄就那樣,你回來應該讓你媽媽也生個兒子,以免你不在家她的騷屄癢癢,對了,生龍鳳胎,女兒好讓你操!」

一切都像火藥一樣,只要一點點火苗就可以一發大的爆炸,大家又開始了新的性愛快樂。

我並沒有停留在曹玉梅的身邊,我回來了媽媽的身邊,張強和閻超也知趣的離開了媽媽,我和媽媽到了沙發上,媽媽躺在沙發上,我躺在媽媽的身上,親熱地和媽媽接吻,媽媽的舌頭在我的嘴裡挑動著,我的手握著媽媽一對稍稍有些下墜的乳房。

雖然房間裡有四個女人,雖然宋英才22歲,可是還是我媽媽的乳房最漂亮,很大卻依然保持一些的堅挺。我向下,親吻著媽媽的乳房,將媽媽的乳頭含在嘴裡,用牙齒輕輕地咬著媽媽的有些漲起的乳頭,媽媽的身體開始有些抖動,我知道媽媽喜歡我這樣對她。

我繼續向下,到了媽媽的腹部,用舌尖舔了一會媽媽的肚臍,媽媽開始受不了了,用手把我的頭向下按,我知道,媽媽是想讓我喝「接風酒」了!

我到了媽媽的陰部,媽媽的陰部陰毛很多,而且很黑的,而這次好像比以前更黑也更多了,我分開了濃密的陰毛,找到了生我給我快樂的陰部,我把頭埋在媽媽的裂縫中,用舌頭探著媽媽的陰道,對媽媽的這部分器官,我再熟悉不過了,從我十四歲第一次用舌頭扣開了媽媽的陰道,我的陰莖幾乎每一天都拜訪這裡。

雖然媽媽的年紀是越來越大,可是我卻越來越喜歡這裡。媽媽的陰道已經流出水來,我貪婪的吸食,好像這是媽媽給我準備的晚餐。

我吸食了好久,開始的時候媽媽在我的挑逗下開始有了反應,發出了一些有些讓人消魂的聲音,可是過了一會卻沒有了,我抬起頭,發現閻超在媽媽的面前,媽媽正在買力地幫他口交,好像要把他的陰莖吞下一樣,媽媽是那麼用力,每一次都吸的特別深,把閻超的陰莖吸到了根部,偶爾還吐出來,用舌頭在閻超的紅紅的龜頭上舔著。

我的心一下子興奮起來了,剛才有一個人在操我媽媽的騷屄,現在媽媽給另外的一個男人口交,那是什麼樣的快感呢?我起身,將我已經勃起的陰莖插如了生我的陰道。

當我插入的時候,媽媽的身體抽動了一下,把閻超的陰莖吐出來了,道:「來,好兒子,一年沒有進來了,快給媽媽!」

閻超並沒有等媽媽把話說完,就又把他的陰莖插出了媽媽的嘴裡。

我用力的抽動了,好像要把這一年沒有用的力氣都用上,我抬頭看著周圍的人,張健張強和張大華爺三個開始一起操狄鳳琴了,狄鳳琴給張大華口交,張強操狄鳳琴的騷屄,張健好像偏愛肛交,不但操他媽媽的屄,也操狄鳳琴的屄,顯然這爺三個要把狄鳳琴操死,每一個人都那麼用力。

爸爸在享受著宋英的口交,宋英嫂子的嘴很小,幾乎不能把爸爸的陰莖咬住,而曹玉梅在爸爸的後邊,用舌頭舔爸爸的雞巴,一對婆媳為爸爸服務,誰說婆媳關係不好呢?而閻春立在後邊用力的操著宋英,也許年紀大的人都喜歡年紀小一些的人,畢竟這裡宋英是22歲的小少婦。

狄鳳琴把張大華的陰莖吐出來,對閻超道:「兒子,他們爺三個在操,你媽呢,你快給媽媽報仇啊!」

張大華又把陰莖插到了狄鳳琴的嘴裡,道:「好,我們爺三個不操死你!張健,張強,用力,操死這個騷屄啊!」

隨著張大華的口令,爺三個開始「一、二、一」一起用力,狠狠地操著狄鳳琴,好在狄鳳琴的身體很好,很結實。

在本樓,我喜歡的女人中就有狄鳳琴,也許是因為媽媽長的很健壯豐滿吧,我就是喜歡有些胖結實的女人,狄鳳琴也是如此的女人,曾經我和閻超一起做他的媽媽,當然我的媽媽也參加了,我用力的操著他媽媽,而他也用力操著我的媽媽。

狄鳳琴知道如何夾緊她的屄,這我不得不承認,她可以把她的陰道夾地很緊,我感覺甚至比十二歲的王月的小屄還要緊,比我媽媽的緊好多的。

閻超好像看到了他媽媽吃虧了,離開了我的媽媽,走到了曹玉梅的身後,把已經被我媽媽吸的硬棒棒的陰莖狠狠地插到曹玉梅的屄裡,並用力的抽動了,曹玉梅的身體裡終於有了一個男人的寶貝,她開始更加買力的舔著我爸爸的**,張健看到閻超開始報復了,他當然不會讓了,他把他的陰莖抽了出來,向下了一些,隨著張強的陰莖,一起插入了狄鳳琴的陰道,兩根陰莖一起插入了她的陰道,狄鳳琴的身體一陣抖動,向後拍著張健的腿,是想讓張健不要這樣,把陰莖抽出去,可是張健並沒有,我真驚訝,看著兩根陰莖都進入狄鳳琴的騷屄中,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吃」的下的。

我起來,讓媽媽起來,我喜歡用小狗式,媽媽知道,就趴在地上,我坐在媽媽的腰間,而陰莖在媽媽的陰道裡,來來回回地抽動,媽媽慢慢向前走。

我小聲問道:「媽媽,他們五個是怎麼操屄的?」

媽媽道:「張強在前頭,閻超在下邊,張健在後邊,我再給你爸和張大華打手槍!」

我一下子來了興趣,道:「五個雞巴好吃吧!」

媽媽道:「沒有兒子的好吃!」

我起來,因為張大華爺三個已經收手了,狄鳳琴已經受不了了,爺三個就離開了狄鳳琴,而走到了我的媽媽身邊,好像他們爺三個知道我的心思一樣。

媽媽被放在沙發上,躺在那裡,張大華在媽媽的雙腿之間,開始用力抽動了,好像沒有什麼調情,就是想在媽媽的身體裡發洩出在狄鳳琴身上沒有洩出來的慾望,媽媽受到了很強烈的撞擊,乳房開始隨著身體的擺動而擺動。

我讓狄鳳琴在媽媽的身邊,依然用小狗式,看著媽媽被又一個男人操著。

很快,張大華離開了媽媽的身體,張健馬上接上了,張大華到了媽媽的嘴邊,媽媽一口含住了他的陰莖,買力的吸食,不多時,張大華在媽媽的嘴裡射精了,媽媽把他的精液全部嚥下了。

張大華看著我,大聲道:「所有人的精液都射到唐影(我媽媽的名字)的嘴裡啊,只有大龍射到她騷屄裡,讓她給大龍生個女兒啊。」我很激動,因為張大華大叔可以這麼為我著想。

之後,張健下來了,射到我媽媽嘴裡,張強繼續,然後是閻超,爸爸,閻春立,最後是我,他們都把精液射到了媽媽的嘴了,我想媽媽一定一天都不用吃飯了。

在我用力操媽媽騷屄的時候,總有一個人配合我,操媽媽的嘴和**,因為他們知道我喜歡看著媽媽被別人操,而且更喜歡媽媽別很多人操。

終於,閻超又在媽媽的嘴裡射出精液,閻春立也在媽媽的屄裡射出了精液,一對父子一起操我的媽媽,我興奮不已,終於也在媽媽的騷屄裡射出了我的精液。

不知道媽媽是不是可以給我生一個女兒,我也可以操我自己的女兒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