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候的荒唐事兒,就不說了。說說畢業之後的兩個人,兩件事吧!

那一屆,我們物理系總共有40多名學生,畢業後基本上都到各個學校教書了。和我一塊兒分到當地那所技校教書的總共有5個,兩男三女。另外還有兩個化學系的女孩子,畢業之後也到了技校教書。

畢業之後的條件一般,我們幾個人全部住在一棟老宿舍樓裡,那種老式的筒子樓。不過好在是房間比較多,一個人能分到一間。我住在頂頭的一間,和我隔壁的是化學系的,我們姑且叫她小谷吧,在遠處是我們物理系的一個女孩子,我們叫她小夢吧。事情是真的,名字是假的,要真是用真名字,哪天她們上網搜索到這篇文章,那還不剁了我。

小夢是我們班的,自然比較熟。但一來二往,和小谷也熟悉了起來。我上學時候對小谷就瞭解一二,福建人,皮膚白皙,個頭小巧,算是比較瘋的那種。平時我們在一起吃飯,也是口無遮攔,什麼都敢說。有時候大夥兒說個葷段子,她會很高興的接茬,甚至給接著講一個。

我記得很清楚,有一次吃飯,喝到高興,為了證明一個道理,她舉個例子,說你們知道嗎,有個大作家說的,屌毛比眉毛出來得晚,但比眉毛長,是吧,所以說呢,年輕人比老頭子也不差哪去。權威並不一定都是年老的。有時候大家喝酒,高興了,玩遊戲,她和我在一起拍手玩「誰淫蕩啊我淫蕩,誰淫蕩啊你淫蕩」,引得大廳裡的很多人側目。

那時候都比較年輕,喝多的機會也很多。有一年夏天,大夥兒晚上練攤兒,喝啤酒,喝得五迷三道,暈暈乎乎。小谷也喝多了,坐在凳子上都快起不來了,渾身軟綿綿的。我倆坐鄰座,大家都喝多了,本來路邊上燈光就很暗,我就把手放在她大腿上,她也不反抗,偶爾還會把手放在我的手上。夏天,她穿著一條牛仔短裙,大腿汗津津的,又濕又滑。我用手在她腿上來回撫摸,有幾下故意朝裡面探,她便用手擋住我的手。我只好繼續在她的大腿上撫摸。

中間又喝了很多,我那天大概得喝五六瓶吧,小谷也喝了得四五瓶。喝完了,大夥兒喝五邀六地回家了。小谷那時候已經站不太穩了,其他幾個傢夥負責送那幾個女孩子,我和小谷勾肩搭背地回來,她用雙手摟住我的脖子,我則用手背攬住她的肩膀,一步一步朝筒子樓那裡走去。我的左手從前面攬住她的另一側肩膀,她的兩個乳房便頂住了我的手臂,軟軟綿綿的。

我忍不住,回手在上面抓了一把,小谷推了我一下,說剛才喝酒的時候你就不老實,你想幹嘛!我說靠你說我能幹嘛!我也不是故意的。小谷嘿嘿笑了,說早就看出來你小子圖謀不軌了。我今天是喝多了,但還沒完全迷糊呢!手一點都不老實,摸什麼摸啊!

說著我倆就簇擁著進了她的宿舍,我回手把門帶上了。唉,沒法比,女孩子的宿舍就是乾淨漂亮。四處香噴噴的,不像我的宿舍又髒又亂,到處都是髒衣服。有幾次小谷去我宿舍還沒進去呢就捂鼻子,說太髒了。中間還給我洗過好幾次衣服。我腦子也確實衝動,摟著小谷就倒在了她的床上,埋頭就親她的臉。

小谷也沒反對,可能已經感覺到了我要這麼做了吧!伸手抱住我的頭,開始回吻我。她的嘴唇很甜,濕濕的,使我馬上興致勃發。我伸手到她T恤裡摸她,從後面解開她的胸罩,拎了出來,放到邊上。她的兩個乳房並不很大,非常柔軟,握在手心裡感覺好極了。

她開始氣喘起來。把手伸到我的大褲衩子裡,摸我的股溝。我倆側躺,她開始把手伸到我的雞雞上,攥住,一把一把地摸。我把手向下伸到她的牛仔裙上,三下五除二給她脫了個精光,把自己的大褲衩子也給脫了。翻身壓了上去。

看得出來小谷很有經驗,拿著我的雞雞,對準陰道,示意我進來。我往下摸了一把,她下面已經潮濕成了一大片了。我使勁一挺,雞雞順利地進去了一半,不由自主哼了一聲。小谷也非常享受,緊緊摟住我的屁股,自己往上湊,嘴裡還哼哼唧唧地發出些聲音。

我說,感覺怎麼樣小谷?小谷小聲說,幹我,爽!快!她閉著雙眼,滿面汗水,性感極了。我感覺我像進了蒸籠一樣,因為我倆進來也忘了開電扇和窗戶,夏天的房間熱得要命。這會兒什麼也顧不上了,幹吧!

我一下一下地抽插,小谷哼哼唧唧地在下面迎著。過了會兒,放開了我的屁股,兩手攤在床上,似乎渾身的勁頭都用盡了。只有嘴裡還在呻吟個不停,偶爾還夾雜著我操你媽逼,你把我操死了,我操,爽死了之類的髒話。

聽她這些話更讓我興奮,仿彿一片秋甜曠野的蒿草被點燃了一樣,更加賣力地幹她。過了一會兒,小谷渾身抽搐起來,呻吟聲更大了,我趕緊捂上她的嘴,生怕隔壁給聽到。她高潮了,帶動著我的情緒,我用最快速度插了幾下,精液噴射而出,全部射到了她的陰道裡。再也無法動彈。累死我了。

在她身上趴了得足足有十分鐘,小谷慢慢清醒過來,把我推到一邊,自己站起身來。可能是身上太軟,馬上又坐到了床上。她的陰道被我幹得太厲害,已經不在閉合,兩個大陰唇外露著。她的陰毛並不很多,陰唇和皮膚黑白分明。

媽逼的,髒死了。她嘟囔著,沒想到她這麼愛說髒話。也沒洗澡,又射進去了,怎麼辦啊!我連忙說,累死我了,我等會兒下去給你買毓婷吧!小谷說,那好吧,你等會兒下去吧,我來收拾一下房間,床單被子看來都得換了!

從那之後,我和小谷隔三差五便會幹上一仗,非常和諧。

我和小夢的故事和小谷有關係。也是有一次喝多了,很多人,小夢朦朧著雙眼,湊到我耳朵邊上,說你這人太狠了吧,和小谷也收斂著點兒,上次喝多了你倆沒把宿舍樓給掀翻了!我說有這回事兒嗎?我很純潔的!小夢說你死去吧,小谷還給我說過一次呢,受你瘋起來人都受不了!

我說小谷還給你說這啊!小夢說我和小谷倆無話不談,你們那點事兒我什麼不知道啊!我衝著小夢微笑了一下,故意捏了一下她的手。小夢啪用手在我手上打了一下。那時候我知道我上小夢只是早晚的事情了。

沒多久,一個五一勞動節長假,宿舍裡沒幾個人,都出去了。我正好要趕一個活動的策劃方案,就沒出去。沒多久有人敲門,我一看是小夢,說你怎麼沒和他們一塊兒出去玩兒,小夢說我才懶得去呢,累得要死。你中午怎麼吃?我說吃方便麵吧,小夢說那有什麼好吃的,等會兒我來你這裡做飯咱們在一起吃吧!我說好的。小夢的手藝還真不錯,把我剩的土豆、西蘭花等等搜集了一下,做了三四道小菜。倆人又喝了半斤白酒。

酒足飯飽,幹什麼去啊!宿舍連個電視都沒有。倆人收拾完了就坐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說小夢怎麼著,咱幹點什麼吧?小夢說你想幹什麼?我說不相幹什麼啊,溫飽思淫慾啊!小夢說你死去吧,找你的小谷思淫慾去吧,我才不陪你玩呢!我說您別介啊,她是她,你是你,幹嘛非提她啊!說完我過去便拉起了她的手。小夢看了看我,歎了口氣,說這大白天的,還真是很無聊。

我一聽她這麼說,也樂了。衝動一來,什麼事情都順理成章了。我翻身把小夢壓在身下,開始吻她,倆人開始互摸。小夢問我,你這裡有避孕套沒有?我說有,還是上次小谷買的呢!小夢說那就行,我這幾天不是安全期,別中標了!我說沒問題,幹後還有毓婷呢!

小夢說死你的頭,你們男人爽完了,受罪的是我們女人!說著說著,倆人就脫光了衣服,我的雞巴就湊到了她的陰道前。我趴在她的身上幹了三四分鐘,小夢說換個姿勢吧,你壓得我有點難受,剛才喝了點酒,本來就有點氣喘!

於是我躺在那裡,她騎在我身上。沒想到小夢非常喜歡這種女上位,馬上找到了感覺,哼哼啊啊地,跟騎馬似的,在我身上動個不停。我說你還挺會找感覺啊!小夢說我就喜歡這種在上面的感覺,不喜歡在下面!我說隨你了,只要讓我幹你,怎麼著都行!

小夢又說了一遍死你個頭去吧!幹了一會兒,小夢說我不行了,開始趴在我身上,瘋狂地動,我從下面開始頂,小夢嗓子裡啊啊兩聲,趴在了我的身上,高潮了。可能是喝了點酒的緣故,我雖然非常爽快,但還沒射。等小夢翻過來勁,我把她放在身下,又幹了一兩百下,才射了出來。小夢也有一次高潮了。

之後我和小夢也幹了很多次,但從來沒有和小谷、小夢三個人在一起幹過,雖然我很想這麼做。直到後來我娶了媳婦,她倆都嫁了人,也不在那個筒子樓住了,辭職的辭職,離開的離開,這些緣分才徹底完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印尼女傭
公司制服
與女同事的偷情
雪白的屁股
地鐵邂逅的48歲熟女姐姐
淫魔父子
把女同事請到家裡來
猛幹外地美女同事
人妻趙天雲專賣店再度被凌辱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