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琪和我是在念大學的時候認識的,最後我們結婚開始工作,她是一位學校老師,我是一個會計員,我們的性生活相當平淡,平淡而且無聊,只有男上女下的傳統姿勢,我曾經試圖說服她在性生活上有些突破,或者至少告訴我她的性幻想,但是她總是看起來毫無興趣的樣子。

我們姞婚三年後,我們才發現我們一直沒有小孩的原因,是因為我不孕,貝琪相當沮喪,她很想要小孩,我也很傷心,因為我也很想有個小孩,就因為如此,我開始有了幻想她和別的男人上床,讓她懷孕的念頭,一個男人給了她我所不能給她的,一個孩子。

我從來沒有勇氣告訴她我的幻想,雖然這個念頭越來越強烈,每一次當我們看到夫妻帶著他們的小孩,我就可以看到她臉上那種痛苦和渴望的表情,甚至有時還看得出來她恨我不能生育的神情。

她不會隱藏她的情緒,她心中對我的失望,我可是瞭如指掌。

有一天晚上,我們兩人都喝了不少酒,我告訴她我的幻想,我告訴她我幻想她被別的男人受孕,生了一個健康的寶寶,而我看著她和別的男人性交,因為生孩子對我們而言相當重要,所以我得在一旁看著,就像我透過那個男人讓她受孕一樣。

她用力摑了我一記耳光,然後又摑了一記

『你怎麼可以把我想成一個婊子!』她尖叫,並邊用拳頭一直捶著我的胸口:『我是你的妻子,你這個不能生的混蛋!』

她哭倒在我懷裡,但是不久之後恢復了平靜,她說她知道這不是我的錯,因為她也和我一樣想要個孩子。

我把我的全部精力投入工作,我們的婚姻關係快速地惡化,她常常用身體不適的理由拒絕性交,而我也懶得去打擾她,我們兩人在床上非常冷漠,對這段婚姻,我越來越不安了。

後來,公司辦了一個雞尾酒會,因為我們的主管將被調到其它地區去了,有三個人被開除,也就是說,多了三個空缺等人遞補,威廉先生,公司的老闆,想辦個聚會見見我們所有的人,我猜他一定是想看看我們,再決定誰有機會陞官。

貝琪說她太累了,不想去參加,但是我堅持要她去,因為這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我們公司喜歡用一些有家室的人,員工的妻子,是我們公司文化中重要的一部份,在那個酒會上,貝琪漸漸放鬆了自己,並且也玩得越來越開心,在我們發現我不能生育之前,她一直是個很開朗的女孩。

我們在酒會上待了兩個小時之後,我發現貝琪不在我身邊,我看到她正在角落和威廉先生談話,於是我改和別人繼續聊天,當我再次找貝琪時,她不見了,而威廉先生也不見了。

突然之間,我開始懷疑,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是一起離開的嗎?我還來不及細想,我的上司就抓住我,要我見見一個新同事,我表面上和他們愉快地談著,但是我的心卻早已飄到九霄雲外了,接著有一隻手包住我的手臂,那是貝琪。

『親愛的,我們回家吧。』她說道

她明亮的大眼閃動著光芒,使我想起剛遇上她的情形,現在的她相當興奮,她的指甲幾乎掐進我的手臂裡,於是我向我的同事們道別,走到門口,威廉先生看著我們離開,我們一上車,我想和她說話,但是她說她現在不想說話,她躺在座位上睡著了,一直睡到我們回家。

『你和威廉先生聊得很愉快嗎?』我問道,一邊脫下外衣

貝琪聽到我的問題很明顯地有點不安,不過她脫衣服的時候,臀部扭動得比平常誇張,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回事。

『對啊。你怎麼不告訴我你要陞官了?』

『我不知道我要陞官了,有謠予說我會升職,但是我還沒收到正式通知。』

『呃,你的確是他們考慮陞遷的人選之一,』貝琪說道

我坐在床上,貝琪此時脫得只剩下一件內褲了,我知道她想要做愛,因為平常她是不會脫去胸罩的,她帶著頑皮的笑容坐在我身邊,那種頑皮,又有點野的笑容。

『再告訴我一次你的性幻想,』他說道

我嚇了一跳,我想不到她會要我再說一次。

『哪一個?』我問道,裝做聽不懂她的意思

她在我的腿上捏了一把:『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要你和別的男人性交,我要他讓你懷孕,我要在旁邊看,或者你和他性交之後,回來告訴我一切。』我一口氣說完,聲音有些顫抖,汗水由我的額頭滴下。

『現在該你告訴我你的性幻想了,』我說道

貝琪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她的性幻想,我知道今天晚上並不尋常,她一定會告訴我,她用迷人的眼光看著我,又長又翹的睫毛真是美極了。

『我的嗎?我的性幻想和你的差不多,不過我希望是強壯的男人,有時候我要你在現場看,有時候我在和他性交完後,再告訴你一切經過,他是怎麼幹我,他的陽具有多大、多長、多粗、多硬,我都會告訴你,他可以盡情幹我,然後讓我懷孕。』

她靠在我身上,手指在我的腿上劃來劃去

『還有,他讓我做他的情婦,把我訓練得非常淫蕩,我要做他淫蕩的情婦,完全讓他控制我,讓我沉醉在性的世界裡,無論他要我做什麼,我都會照辦。』

『你為什麼以前都不告訴我?』

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站起來走到我面前,雙手叉著腰,將下半身往前頂

『我知道怎麼讓你升職,』她說道

『什麼?』

『威廉先生要我,他想要幹我。』

我打了個冷顫,我知道現在貝琪很興奮,我從來沒看過她這麼興奮,即使在我們蜜月的時候也沒看過,他的乳頭已經硬起來了,她陰戶部份的內褲也有一塊愛液弄濕的痕跡,她閃爍的目光一再地說明她想要做什麼。

『我要和他做愛,我要他搞我,我要做他的性奴隸,你也會喜歡的,巴比,對不對?你也喜歡你可愛的老婆和你的老闆上床,讓你升職是嗎?想想看,巴比,你的老闆在我的雙腿之間幹我,用力地幹我,然後他熱熱的精液,射進我被他蹂躪的陰戶,他的精子和我的卵子結合,讓我懷孕,你喜歡這樣子,對不對?』

我的老二早就硬起來了,她伸手往我的褲子裡一探,我就不爭氣地射了

『噢,巴比,你已經興奮起來了,你射在內褲裡了,我要你再硬起來,然後射在我裡面,巴比,我要一邊告訴你我的幻想,一邊讓你射在我裡面。』

我馬上又硬了起來,貝琪脫去她的內褲,塞向我的臉,讓我聞她愛液的香味。她躺在床上,把我拉到她的雙腿之間,我們深情地看著彼此,接著我開始慢慢地抽送。

『我所幻想的人是威廉先生,他要我照著他的話做,如果我照辦,他就會讓你升職,如果我不照辦,你就會被開除,我別無選擇,但是如果我能做出選擇的話,我會讓他搞,我會要他做我孩子的爸爸,所以,我會讓他幹我,懷他的孩子,他的老二好大,好大,而且非常硬,他插我的小穴,好爽,好爽。』

現在的貝琪滿頭是汗,她的指甲陷在我的背裡,她的腿緊緊地盤住我,我們的吸呼紊亂,我一直控制自己不要再這麼快射精。

『然後他把我翻過身去,搞我的屁眼,他一點也不溫柔,一口氣就把他的大雞巴插進來,我痛得大叫,但是馬上就開始覺得很舒服,就和幹我的小穴一樣的舒服,接著我高潮了,咦!巴比,我知道你快射了,快射吧,巴比,射到我裡面,一邊幻想你的老婆被你的老闆幹,一邊射精,幻想我的裡面有他的精液!』

貝琪尖叫而且開始顫抖,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老二從來沒有硬得這麼久過,於是我射了…

當我們兩人平靜下來後,貝琪溫柔地對我說:『我想實現我的夢想,我要和你的老闆上床,我要生他的孩子,如果他願意的話,我願做他的性奴隸。』

她下了床,我聽到她走到客廳去打電話,當她回到臥房後,我問她去做什麼?

『我打電話給威廉先生,明天早上他會和你解釋的,現在睡覺吧。』

她靠在我身邊,我難以入睡,我的心中五味雜陳,我真的很想她生個孩子,那天晚上,她睡著後臀部向著我,我偷偷地把我的老二由後面插進她的陰戶,她輕輕地呻吟:『就是這樣,巴比,我正夢到和威廉先生做愛,太好了,就這樣幹我吧!』

第二天一大早,威廉先生叫我去他的辦公室

『我知道昨天酒會之後,你和你的老婆回家聊了很久,巴比,』他說道

『是的。』

他的目光冷峻,面無表情地看著我,我很驚訝我居然一點也不害怕

『你瞭解多少?巴伯?』

『我老婆想和你發生關係。』

『就這樣而已?』

『不,你還要讓她懷孕。』

他的嘴角立刻浮起了一絲小小的笑容,他的目光稍微軟化了些。

『你不會介意嗎?』

『不,我不介意。』

『事情還不止是這樣,巴伯,我向你解說整個基本規則,首先,我會升你的職,給你不錯的待遇。』

『謝謝你,威廉先生』我答道,他點點頭

『我希望你的老婆照我的吩咐做,包括她的舉止和穿著,我會在任何我想要的時間、地點搞她,附加一點,我會要她在我的朋友面前表演,所以,不止是只有我一個人幹她,巴伯,你聽懂了嗎?』

『威廉先生,我可以坐下嗎?』

『當然可以,要喝點東西嗎?』

『不用了,只是…』

『我瞭解,巴伯,我只是要你事先瞭解會發生什麼事,到時候不要太緊張了。』

『是的。』

『我和她的交往也許是幾個禮拜,也許是一輩子,我知道你們兩個沒有經常行房?』

『是的,一個月大概只有兩次。』

他大笑,他並不是那種邪惡的笑,他笑的意思好像是我居然沒讓我漂亮的老婆好好服待我。

『這下子有你的好處了,巴伯,你會大大增加性生活的次數,她會每天晚上和你性交,用她的陰道和嘴,至於後門,那是給我用的。』

『當然好,』我說道

『任何晚上她沒有滿足你,第二天早上你來告訴我,我要懲罰她,如果她沒有滿足你,或是其它的因素,我會好好懲罰她,事實上,只要我覺得需要,我就會好好折磨她。』

當我想起我的老闆虐待我的貝琪時,我的老二就硬得像個石頭一樣,我想知道他會怎麼做。

『至於你,你還是把她當你的妻子對待她,愛她、關心她,她需要別人的關愛,特別是她懷孕和生產的時候,我希望你做我孩子們的好父親,巴伯,我是認真的。』

『孩子們?』

『沒錯,是孩子們,我希望她生三個到五個孩子,其中至少兩個是我的,你懂不懂我的意思,巴伯?我會確定讓她生我幾個孩子,但是起碼有一個是別人的小孩。』

『是的,我懂了,我和貝琪都希望有許多小孩。』

『哦,那你們不會失望的。』他從他的位置上站起來,走到我的身邊坐下。

『她告訴過我你的性幻想,有時候我會讓你看的,但是大部份時間,我還是讓她自己告訴你整個過程,我確定她一定會告訴你一些很精彩的故事,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了。』

很好,我今天下午三點,會帶你老婆出去,她會和我一起渡過這個週末。』

我不知道說什麼,最後我說:『那…祝你們有個愉快的週末。』

他大笑道:『我會的,巴比。』

那天下午三點,我的腦中一片混亂,心中一直想著這個時候我的老婆上要上我老闆的車,讓他幹上一個週末,心中還一直浮現威廉先生幹我老婆的畫面,而我的老二也硬得要命。

那天晚上我自慰了兩次,一邊自慰一邊想著貝琪和威廉先生,星期六是一個漫長的日子,當門鈴響起時,我正將錄影帶放進錄影機裡,門外站的是一個年輕的好孩,她沒有化太濃的妝,穿著非常緊又非常短的裙子,長得相當漂亮。

『你是巴比?』她問道

『是的,你是…?』

『我叫芬妮,威廉先生要我來的,我是你的升職禮物。』

芬妮非常專業,她整個晚上和我渡過,一直讓我享受著性的樂趣,在她離開之前,我一共發洩了四次,不過她不是我老婆,她不是貝琪。

貝琪是在星期日的晚上六點回家的,她一幅精疲力盡的樣子,一進門就給我一個又熱、又長的吻。

『你想要聽整個經過嗎?』

『要!』我答道,我的老二已經在我的褲子裡站起來了

『我得洗個熱水澡,跟我過來吧,我會告訴你的。』

我跟著她走進浴室,她打開水龍頭開始脫衣服,當她轉過身來,我嚇了一大跳,她的胸部上都是一塊一塊的烏青,我仔細地端詳,發現她的身上其它部份也有不少烏青,接著,我更震驚了!

『你喜歡我把毛剃掉嗎?』貝琪問道,她的陰毛竟然全剃掉了,使她的陰戶看起來又光滑又柔嫩。

『怎麼了?』

『你看,我的陰核上釘了一個環,是威廉先生要我裝的,你要不要摸摸看?』

我摸了摸那個小小的鐵環,她立刻開始顫抖和喘氣。

『它會加倍刺激我的陰核…』她呻吟道,一邊慢慢地,慢慢地跌坐在浴缸裡,一邊呻吟邊享受著熱水的滋潤。

『芬妮怎麼樣?』她問道

『他告訴你了?』

『沒錯,我想威廉先生安排得很好。』

『芬妮很棒,她吹喇叭吹得很棒。』我故意這麼說,因為貝琪從來沒幫我口交過。貝琪聞言大笑。

『我確定我這個星期六吹的喇叭比她還要多得多,巴比,請你給我一點水和阿司匹靈。』

我把藥和水遞給她,她吃了藥後又躺回浴缸。

『準備好要聽故事了嗎?』她問道

當她要水的時候,我的老二就硬起來了。

『我早就準備好了。』我說道

『他三點的時候來接我,我們先去一家商店,他買了一些新的衣服給我,一些非常暴露的衣服,那些衣服暴露的程度,你連想都沒有想過,待會兒我會穿給你看,我換上那些新衣服後,他帶我去一家很棒的餐廳,之後我們又跳舞,等我們到他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了,他帶我去他的臥室,我們一邊親吻,一邊脫去對方的衣服,然後,他讓我躺下來,他的陽具好大,巴比,那簡直大得可怕,我好怕我無法讓他整支插進來,讓我得到他的整根陽具,當他插進來的時候,天哪!巴比,我從來沒有整個陰戶被塞得這麼滿的感覺,那實在太舒服了。』

她睜開眼看著我,我正隔著我的褲子摸著我的雞巴,她溫柔地微笑。

『他吩咐我要滿足你的所有需要,要我幫你吹喇叭嗎?』她問道

『要!』我幾乎叫了出來

『好,那過來吧。』

我脫下我的褲子走到浴缸邊,貝琪撐起上半身,張嘴含住我的陰莖,我實在是太興奮了,她幾乎是剛含住我的龜頭,我就射了精,貝琪像個淫婦似的把我的精液吞下去,她真的變成一個淫婦,接著她又若無其事地躺回了浴缸。

『他一直幹到我再也沒有陰精可以射了,巴比,他真的很厲害,我從來沒有這麼高潮過,我的意思是,他幹我幹得失去了知覺,但是他還可以一直不射精,他可以控制自己什麼時候射精!然後我感覺他的手放到我的屁股上,他的手指摸著我屁眼。』

『你在做什麼?』我問他

『我現在要幹你的後門,先讓你準備一下。』

『不要,我不要你搞那邊。』我說道

他邪惡地對我一笑:『事實上,我還希望你拚命抵抗,強姦你的屁眼比你自己送上來給我幹還有趣,不過,用強姦的方式會讓你比較痛,我建議你還是閉上嘴,乖乖聽話翻過身去。』

我又勃起了,但是貝琪的眼睛閉著,她的手輕輕地摸著她那已經硬得像石頭一樣的乳頭,她開始燃燒她的慾火了。

『不!』我說道:『你不可以搞我的屁眼。』

其實我們兩個都知道,我希望他攻擊我,強姦我的屁眼,我不知道床墊下預備著皮繩,他把我翻過身,讓我臉朝下,雙臂張開綁在床上。

『你這個爛屄,現在求我幹你的屁眼!』

『不要,』我說道,我想知道他會怎麼做,他把手伸到我的身體下面,把我抬起一點,捏住我的胸部,他非常用力,我真的好痛好痛,他好像要捏扁我的奶,不過我還是拒絕他。

『求求你住手,』我哭著求他,但是他捏得更用力了,他真的想把我的胸部扯下來,我實在受不了了。

『幹我的屁股,求求你,幹我的屁股,我求你。』

『他大聲叫我抬起屁股,我感覺他的手撥開我的屁股,他巨大的陰莖抵住我沒有開發過的屁眼,一口氣就把整根陰莖插了進去,我的天哪,我真是痛得快死了,巴比,我覺得我快被撕成兩半了,我不停地尖叫,想把他推開,但是他的手緊緊地抓住我的屁股,而且我的手又被綁了起來,根本沒有辦法,直到我的屁眼慢慢地習慣被撐開後,疼痛漸漸地消失,於是威廉先生開始抽送,我也開始覺得很舒服,很快地,我開始求他不要停下來,哦,我真的開始由衷地求他,巴比,他幹我屁眼時,讓我洩了兩次。

她滿足地歎了口氣,再度張開眼睛看著我,她看到我的老二又硬了起來,對我溫柔一笑。

『別擔心,改天我也會讓你玩我的屁眼試試。』她說道

『不,貝琪,威廉先生告訴我,我不准玩你那裡,這是他專用的。』

『那好吧,我尊重你的意思,』她說道

貝琪站起身開始擦乾身體,貝琪從來沒有在我面前洗澡,當然我更沒看過她擦乾身體的動作,我仔細地看著她的胴體,發現她的臀部上有清楚的指印,那是威廉先生用力留下的痕跡。

『接著發生了什麼?』我問道,她對我得意地笑了笑,知道我已經沉醉在她的故事裡了。

『他射在我屁眼裡之後,我們一起去洗澡,我幫他吹喇叭,直到他再度站了起來,又幹了我一次,最後,他抱著我睡覺。』

貝琪抱著我,熱情地吻我,我嘗到她口中我的精液的味道。

你現在要打我一炮,還是要聽完故事?』她問道

『打炮。』

我們上了床,貝琪躺在床上,用非常淫蕩的眼神看著我,用手抓著自己的足踝,慢慢張開她的腿,我從來沒看她這麼做過,我跪在她的雙腿之間,把我的雞巴插了進去,她濕得要命,她的腿緊緊地盤住我,直到我射精,從頭到尾根本沒做多久。

『你有高潮嗎?』我問她,她溫柔地吻了我。

『巴比,我可能再也無法由你的身上得到快感了,不過我喜歡你舔我,我也喜歡威廉先生的大肉棒,他讓我一次又一次地高潮,巴比,請你舔我好嗎?你高潮了,我也想要高潮。』

我到她的雙腿間,輕輕地舔她的陰戶,吞下她的愛液和我的精液,直到她開始高潮,她平復下來後,又繼續說她的故事。

『星期天,我陪他去打高爾夫球,我和威廉先生以及他的朋友安諾一起坐在高爾夫球車上,車子很小,我們三個人擠在一起,安諾先生把他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看了看威廉先生,他對我使了個眼色,讓安諾先生任意摸我的身體,在他們打到十七洞之前,他摸得我高潮。』

貝琪一直盯著我,注意我的反應,我聽她的故事聽得十分入迷

『星期六晚上,威廉先生指定我穿一套衣服,你要不要看我穿那件衣服?』

『我很想看看。』我答道

她跳了起來打開她的衣櫥,拿出黑色的吊襪帶和黑色的絲襪,黑色的五吋高跟鞋,鞋子的皮帶纏在她的足踝上,和一件非常緊非常短的黑色迷你緊身短裙,那件衣服她穿上之後,使她的胸部看起來更大,腰看起來更細,整個人就像個妓女,一個高級妓女。

『你喜歡這件衣服嗎?』她問道

『喜歡!』

『你仔細看我坐下來的時候。』

她坐了下來,那件衣服實在太短了,短得遮不住她的陰戶,她的陰毛已經刮掉了,而她也沒穿內褲,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陰唇。

『覺得如何,巴比?』我看起來像個妓女?我告訴過你我要做他的性奴隸,』她每次說要做威廉先生的性奴隸時,都會越來越興奮

『快繼續說你的故事,』我說道,她對我輕輕一笑。

『我們今天晚上要做什麼?』我問道

『安諾先生會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飯,然後我們三個回來這裡大幹一場。』

我開始興奮起來了,我以前從來沒有和兩個男人一起上床,要服從他這個命令,我真的覺得很刺激,我們在另一家很棒的餐廳用餐,在吃飯的時候,他們兩個不停地摸我的大腿,噢…,巴比,有一次他們把我的裙子拉起來,同時各插一隻手指進我的穴裡,我馬上到了高潮,就在那間餐廳裡,兩個男人用手指插我讓我高潮!

當我們回到家,安諾先生吻我、脫我的衣服,接著威廉先生再加入,你知道我沒有同時和兩個男人做過,我他們一個插我的屁眼,另一個用我的小穴,之後一個射在我嘴裡,另一個射在我陰道裡,然後我再把他們兩人的雞巴舔乾淨,我一共高潮了十五次,最後他們讓我在客房的床上精疲力盡地昏睡。

她俏皮地一笑

『你已經射了兩次了,還想再一次嗎?』

『噢,當然要,』我大笑

『要從後面來嗎?』貝琪說道,於是我從後面幹她,這一次我確定她有一次高潮了。

『接下來呢?』

貝琪已經精疲力盡,意識已經不清了

『嗯?』

『星期六晚上之後呢?』

『噢,星期天,我再一次用我的嘴和陰戶為他們服務,然後我小睡了一會兒,之後威廉先生叫醒我,說我有個任務,那就是要我去裝個鐵環,我們到了紋身的地方,紋身師傅說可以打麻醉劑,以減輕疼痛,但是威廉先生說不用了,他要我感覺整個過程。

『那我們得先把她綁起來。』紋身師傅說道

他們把我綁在桌上,把我的內褲脫去,張開我的腿,我感覺到那個紋身師傅用一個鉤子鉤住我的陰核,然後『啵』的一聲,那個環就裝好了,我痛得快昏了過去,他們給我一點阿司匹靈,我那裡直到現在還在痛。

貝琪虛弱地笑了笑

『巴比,我好想睡,』她說完轉過身去,我馬上聽到她輕輕的鼾聲。

那個星期一直平安無事,最大的改變是我每天晚上都和貝琪做愛,每次做愛都和以往一成不變的性交大異其趣,非常的剌激、非常的過癮,每次我們都做到再也沒有力氣為止,當然,我每天晚上都舔她的陰戶,因為我非常清楚,光憑我的老二是無法讓她高潮的。

星期三,她去美容院,貝琪的頭髮齊肩,而且一向都是直髮,一邊的耳朵也各戴了一隻耳環,但是當她回來的時候,我嚇了一跳,因為她徹底改變了她的外型,她把頭髮剪短了,而且染上金黃色,又燙了起來,一邊的耳朵上各多戴了五隻耳環。

星期四的晚上,她說道:『我今天晚上不要和你做愛,我知道你會去告訴威廉先生,我想看看他會怎麼對付我。』

我氣得要命,我想要用強姦的方式對待她,也許她喜歡被強姦,但是她仍不肯就範,她想知道威廉先生會怎麼懲罰她,她如願了!

當我告訴威廉先生這件事的時候,他馬上撥電話去學校給貝琪,叫她下課之後盡快到他的辦公室來,大概是四點左右,威廉先生撥內線電話給我,要我去他的辦公室,我過去的時候,貝琪已經在威廉先生辦公室外的會客室坐著了,接著我們兩人一起走進威廉先生的辦公室。

她站在威廉先生的桌前時,身體還有些微微的發抖

威廉先生一言不發地從桌子後走向貝琪,動手脫她的衣服,貝琪平常上課的時候,都始終穿著保守的衣服,其它時候才會穿得像個妓女一樣,威廉先生把貝琪剝了個精光。

接著威廉先生拿出一條很粗的皮帶綁住貝琪的手腕,貝琪沒有抵抗,事實上,她喜歡被人家這樣對待,我看到愛液由她的陰戶中流出,也聞到她愛液的氣味。

當威廉先生綁好她的手,再把那條皮帶往下拉,綁住她的腿,然後把貝琪按在他的辦公桌上,讓貝琪臉朝下伏在桌上,貝琪的手腳都被綁住,根本動彈不得。

貝琪開始有點怕了,她求威廉先生不要傷害她,威廉先生向我眨眨眼,很明顯地,貝琪很喜歡我們這麼對她,最後,威廉先生對她說

『貝琪,我不會原諒你的,我要你每天晚上都滿足你的老公,他告訴我,你昨天晚上故意違反我的命令,想看看我會怎麼做,對不對?』

『是的,』她平靜地回答

威廉先生拿出一條小皮帶,皮帶的中間有一個球,他把球塞進貝琪口中,再把皮帶綁在貝琪的後腦,我看見貝琪眼中滿是恐慌,當威廉先生拿出一條軟樹枝時,貝琪的臉上出現了害怕的表情,那根樹枝常約有四尺長而且非常地軟。

『貝琪,你是奴隸,我是你的主人,巴比是你的丈夫,你要隨時服從我們的命令,我現在要你牢牢記住。』

威廉先生將樹枝往她的身上揮去,她的背部一直到大腿立刻出現了幾道明顯的紅色條紋,其中大部份集中在她的臀部和大腿上,她的嘴裡雖然塞了東西,但是我還是可以聽到她的尖叫聲,那樹枝不停地揮向她的身上,紅色的條紋也應聲出現在每一個樹枝經過的地方。

當威廉先生停下手後,他命令我:『現在去幹她,巴比。』

我早就勃起了,我跳起來掏出我的老二,站在貝琪身後就幹了進去,當我一插進去,貝琪就高潮了,我真的很高興能再次光用我的老二滿足她,於是我插了幾下後就射在裡面,威廉先生脫下他的褲子,他的陽具真的比我的大得多,大得可怕,他插進貝琪濕透了的陰戶沾滿了潤滑液,然後拔出來,一口氣插進貝琪的屁眼裡,貝琪慘叫一聲了過去,威廉先生停止動作,從他的上衣口袋拿了一瓶嗅鹽出來,他的陰莖還一直插在貝琪的屁眼裡,他把那瓶嗅鹽放在貝琪的鼻前,當貝琪慢慢地甦醒過來,他又猛力地幹貝琪的屁眼,直到兩人都達到了高潮。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