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秀來到周家,接待她的卻是周傑,他笑著對她說道:「我太太剛出去…」

「那麼…我等一會兒再過來。」思穎轉身要走。

「別客氣嘛!她吩咐你稍等一下,馬上就回來的。」周傑熱情的挽留。

玉秀在客廳坐下來,她不知做什麼好,像木頭人一樣低頭不做聲。

周傑露出溫柔的笑容說:「我去給你沖茶。」

「啊!不敢勞煩你了,還是我自己來吧,不過…也許沒有你太太的好手勢。」

「你沖的一定比我老婆的好!」

「你真會開玩笑!」

「我是說真的,上次在到你家時喝過你沖的茶呀!」

玉秀沒有回答,拿茶包放在茶杯裡倒進開水,從衣袖露出的雪白手臂,看在周傑心裡一陣子蕩漾。

玉秀沖好了茶,也給周傑沖了一杯,周傑看著她喝茶,自己並沒有喝。

玉秀喝下茶,立刻覺得臉頰發燒,想要站起來時,身體竟搖擺不穩了,周傑的健壯手臂把她抱住。

「別這樣,請放開我吧。」玉秀扭動身體。

周傑把她摟在懷中,令她聞到男人的味道。

「你把這衣服脫了吧。」周傑在玉秀的耳邊俏俏的說。

「不能這樣的,我要回去了。」玉秀掙扎著,意識要拉開男人,其實卻抱住男人。

這一下使周傑感到驚訝,想不到他在茶葉裡所混的迷幻藥會那麼利害。

玉秀的嬌軀搖晃著,變成軟骨美人。

「你不舒服嗎?躺下來休息一下吧。」

「不,我老公會罵的。」

「呵呵!你老公在這時也已經跟別的女人在玩了!來!我替你解脫吧。」他解開她的衣服,她衣領凌亂,露出美麗的肌膚,看起來更美了。

周傑已經無法忍耐,向吸血殭屍般啜在她細膩的脖子上親吻。

玉秀祇是輕微抗拒,她的眼神已經迷茫了。

「坐下來吧。」周傑把玉秀推坐餐椅上,動作顯然粗暴,玉秀卻軟軟的任他擺弄。

「周先生,我是在做夢嗎?」

「不錯,現在我們要做一個很浪漫的綺夢。」

「不!我好怕,我要回家。」

周傑把手伸入玉秀的衣服裡,女人的肌膚好像有吸力,令他愛不釋手。

他撫摸到微微出汗的胸部,乳房飽滿,乳尖向上翹起,用手指壓下去時柔軟而有彈性,一放開立刻恢復挺拔。

小小的乳頭凹陷著,埋沒在豐滿的奶肉裡,卻被周傑拉出來揉搓,慢慢使它勃硬。

「把腿分開吧!」周傑把手伸入玉秀的裙子裡面。

裙內的空間顯得很溫暖,大腿盡處像發燒一樣熱,於是他就停留在那裡撫摸。

「不要這樣,我不敢!」玉秀軟弱無力的說。

周傑的手繼續向裙子裡侵入,他突然緊張的呆住。原來裡面沒有內褲!在大腿根的深處沒有摸到應該有的布料,甚至毛髮,他摸到的是一個光滑的陰戶。

周傑的手還是第一次有這樣意外的感觸。那裡的皮膚已經完全濕潤,輕易的摸到肉門。那是又柔軟又溫熱。周傑吞下回水,在玉秀的陰唇上撫摸揉搓。

「不能這樣的,放開我吧!」

玉秀以為自己在拚命的哀求,可是她的聲音根本軟弱無力。

周傑更得意的進行著,他雖然曾經和許多年輕淫蕩的女郎玩過,可是和文雅賢淑的少婦這樣拉開衣服,撫摸沒有穿內褲的下體還是第一次。

為什麼不穿內褲,你分明要誘惑我!」周傑興奮得無理擇問。

「我…我剛在沖洗,思穎說有…急事!」玉秀像做錯事的小女孩。

「哼!錯了就要受罰!」周傑的手指在緊窄的肉洞裡挖弄,他覺得濕潤的程度愈來愈濃,她慢慢抬起玉秀一對非常白嫩的美腿。

玉秀雖然發出聲音,但不能成話,周傑跪坐在她面前,把她的腿放在自已的肩上,豐滿的大腿完全暴露在燈光下,周傑凝視她大腿盡處,欣賞美女動人的陰戶。

玉秀沒有陰毛,肉縫上的邊緣儘是緋紅,雙腿完全分開時,更看清楚濕潤的肉縫,色澤要比思穎鮮艷動人。

周傑用手指分開白晰的大陰唇,裡面出現鮮美的嫩肉,她的陰核是比較大的一種,周傑立刻把嘴唇壓在陰唇上,他仔細的舔舐每一個部位。

陰唇很滑很有彈性,陰蒂被他的雙唇一夾一啜,越舔越勃硬了。

「好癢啊!」玉秀渾身抖顫。

「感覺很好吧!這樣會更好一些。」他吃奶似的用嘴唇溫柔的把陰核啜吮,另一隻手伸入衣領裡撫摸著兩隻滑美可愛的乳房。

任何女人被摸到陰核都會有反應。玉秀也不例外,她開始不停的扭動屁股。

「哎呀!你這樣搞,人家連心裡都癢了。」思穎閉上了眼睛。

「你老公有這樣給你服務過嗎?」

「我不會讓他做,好羞人的。」

「所以,你永遠都不知道性交的樂趣。真正的夫妻一定要做各種方面的嘗試。」

「可能我太不懂事了。」玉秀不敢睜開眼睛。

「對!現在一切應該聽我的!」周傑站起來,輕輕撫摸她光滑的背脊。

「但是…也不要讓我太難為情嘛!」玉秀趁逝把臉藏到男人懷裡。

「你的最大缺點是什麼事都怕羞!連夫妻房事都會感到難為情,真該讓我好好的教馴你!」他是一面呵撫她,一面說話。

「用嘴含住」周傑已經脫去褲子,他的肉棒硬硬,昂首向著她。

「不要!那是小便的…」玉秀眼皮稍開,趕緊又閉上。

「快含著!」周傑已經把龜頭硬撐開玉秀的櫻唇,觸及她的貝齒。

「不…」玉秀要出聲拒絕,但小嘴一張,龜頭已經滑過她的嘴唇,她說不出話,祇能把它輕輕咬住,怕它再往喉嚨處鑽。

周傑也沒有再為難她,卻促狹的把漲硬的龜頭往她的挺俏的鼻樑上敲打。

「好了!你不要亂動。」他讓她用雙手向後扶住椅背,同時用他自己的雙腿調節自己下半身的高度,然後捉住她的腳踝,撕開雙腿,把挺直的陰莖對正迷人肉洞正中央。

龜頭已經擠入半開的桃紅肉洞,感覺是柔軟而溫暖。

周傑哼了一聲,挺起下半身用力向前挺進,龜頭隨著輕微的吱吱的聲響,慢慢消失在玉秀陰道口,窄小的肉洞被推開,周傑的陰莖終於整條進入玉秀的肉體。

周傑用全身的細胞都在激活,他在享受插入時的美感。

思穎雙腿被制,兩手必須支撐自己的身體以免滑跌,所以她這時祇有乖乖挨插,而其實她也已經被男人逗得心慌意亂,她需要男人填塞她由性慾引起的空虛。

兩性器官的磨擦感非常強烈,玉秀已被磨出性慾,但她沒有什麼表示。

「我要把這個女人的假面具取下來!」周傑腦子裡思量著,繼續慢慢抽插。

讓女人坐在椅子上從前面插入雖然不是第一次,但今天的對象是他朝思暮想的人,所以他特別興奮。

玉秀的陰道裡已經很濕,周傑也感受到女人肉身震顫的反應,但玉秀的七情上面就是沒有表示出來。

「你還沒有感到舒服嗎了?」因為太平靜,周傑也不禁有點兒懷疑。

玉秀的表情正在變化,本來閉著的眼睛,慢慢睜開,又趕緊閉合。

「你出聲叫啊!不要忍耐嘛!」周傑用鼓勵的口吻說:「我已經舒服了,你的身體真是太美妙,令我好爽了!」

他把肉棒深深插入,直擦過玉秀的子宮頸,向裡頭頂進去。

玉秀終於發出低沉的哼聲,周傑得到鼓勵後,有節奏地抽插起來。

玉秀肉洞的漸漸產生強烈的快感,這時候周傑也已經出現要射精的衝動,所以他也顧不得玉秀的反應了。

椅子發出傾軋使的聲響,這對狂歡男女彼此額頭上都冒出汗珠,肉體也互相摩擦。

玉秀呼吸急促,手腳微微顫抖。

「這樣插好不好呢?應該舒服吧!這樣磨又好不好呢?」周傑使出一切性技。

「啊…太好了!你每一下都刮到我的陰蒂。」玉秀開始述說出自己的快感。

「對啦!就是這樣!你感覺舒服就大聲的叫出來。」周傑壓緊椅子繼續猛烈活動,玉秀的肉洞裡已經完全濕潤,可以順暢抽插了。

周傑本來是不希望匆忙的和玉秀性交,他很想先和她赤裸的在床上分享喜悅,可是現在他已經欲罷不能!

他這樣想:反正自己的肉棒已經插入玉秀的陰戶裡,還是先滿足一次再說了。

「我玩得好不好?」她吻了她鼻尖一下。

玉秀這次很清楚的回答:「好!很好!你再來吧!用力的動,往深處插!」

「我也很好,但是已經快要射出來了。」

周傑咬緊自己的嘴唇,慢慢把陰莖深深插入,然後猛力拔出,他覺得拔出時的一剎那,龜頭的凹溝勾住陰肉時最有快感。

「啊!不要拔出來!就那樣,就剛才那樣吧!」

「好吧!又插到底啦!」

不久後,周傑到達高潮。玉秀也緊接著達到高潮的頂點。

「啊!我要死了!你弄死我了!」

周傑和玉秀恥部緊緊貼住,他的屁股反覆出現「酒渦」,陰莖像注射器的針頭,往玉秀的軟肉注射精液。

玉秀突然想起對方不是自己的丈夫,但為時已遲,她已經感覺肉洞裡的一道熱流。

一種大勢已去的念頭,她乖乖的任男人在她的陰道發洩,周傑結束時,玉秀還忘形的呻叫:「啊!好燙…我…死了!」

「我已經洩精了,這次先到此為止吧!」周傑將他的精液深深的射入玉秀的肉洞,他把她從椅子上扶下來,倆人相摟著坐在地上休息。

而在玉秀和周傑開始之前,大鵬和思穎已在小房間裡幽會。

這次思穎身上連浴巾也沒有,全身赤裸的直接仰臥在床上。

「快上來吧!」思穎雙手撫摸自己的乳房扭動屁股,在柔和燈光下,思穎的裸體充滿野性美,當她扭動大腿時,三角形的草叢地帶也隨時改變形狀。

大鵬迫不急待的脫去衣服,他的陰莖已經蠢蠢欲動。

「哇!真棒。」思穎聲音滋潤:「今天我要好好疼愛你的大傢伙。」

「還要玩69式嗎?」大鵬問,因為上次思穎這樣要求,他認為她特別喜歡。

但思穎搖頭:「不,今晚是用正常姿勢。」

思穎也要求平凡的姿勢,大鵬雖感到有點兒意外,但他還沒有真正和思穎性交過,一切都對他都非常刺激。

大鵬躺在思穎身邊,思穎立刻熱烈的擁抱大鵬:「今晚我們要好好享受一下。」

「好,來吧。」大鵬和思穎熱烈接吻,用舌頭頂開她的嘴唇伸進去。

她的唾液很香,像是嚼過香口膠,涎沫源源湧出,大鵬一面舔她的嘴唇,或把她的舌頭吸出來,或把自己的舌頭塞給她,一面撫摸她的乳房和腋下。

思穎好像怕癢似的扭動身體,小腹不停地在大鵬的下體上摩擦。

大鵬的肉棒已經挺直,所以妨礙倆人身體的接觸,於是思穎把肉棒夾在大腿中間,她的大腿很柔軟,大鵬有好像被嫩肉包圍的感覺。

大鵬撫摸思穎的乳房,豐滿的幾乎不能容納在他的手掌,乳頭堅硬的突出。大鵬用手捻弄乳頭,或用手掌抓握奶房。

「噢!你好會討女人開心哦!」思穎發出陶醉的浪叫,突然推開大鵬,翻身俯臥在床上,昂起渾圓的大白屁股。

「來吧,從後面幹我!」思穎回頭微微張開眼睛含笑看著男人。

「狗仔式」大鵬驚喜若狂,玉秀已不肯再玩,思穎卻主動昂臀待插。

思穎從她的雙腿間伸出手兒掂著男人的龜頭帶路,大鵬覺得他進入一個很緊的小肉穴,抽插肉棒時,和思穎充滿彈性的臀肉發生拍擊,大鵬覺得非常舒服。

「怎麼樣,很好玩吧!」思穎露出俏皮的笑容。

「你不用動也行,我反方向給你弄吧。」思穎的白屁股開始款擺迎湊。

「哇!太好了,繼續來吧!」

思穎渾身似乎有使不盡的氣力!

「啊!太緊了!快受不了啦!」大鵬全身是汗,為著忍耐快感,他咬牙切齒,肉棒也已達到爆漿的邊緣。

「噢!不要弄了!這樣我會射出來。」

「你就射吧,上次是射在我的嘴裡,今次是屁眼。」

「什麼?」大鵬仔細一看,才知道他的陰莖果然插在思穎的肛門裡,由於他不停的抽送,她的直腸已經有一小截翻了出來。

「啊!真是!你不會有快感呀!這就是你要疼愛我的方法嗎?」

「你太太根本想不到這種方法吧?」

「她那裡肯,不過…還是讓我插進你的陰道裡去吧,我想讓你也舒服一下。」

「這次還不要,聽話啦…快點弄完吧!」

大鵬忍不住開始射精,他全身劇烈的抽搐,思穎的兩隻肥奶被震動得互相撞擊。

完事後,思穎悄悄爬起來,她熄了燈,把門打開一縫望出去。

「啊!看到了!」聽到思穎嚥下唾液的聲音,大鵬也好奇地湊過去。

原來玉秀就在餐廳,衣服已經完全凌亂,頭髮披散亂,從領口還能看到那雪白的乳房,她粉腿高抬,光潔無毛的下體暴露無餘。

「啊!」思穎發出感歎的聲音。

大鵬沒有說話,可是覺得全身像被火燒一樣熱起來。

「她一定是穿著衣服被男人弄乾的!」大鵬在心裡這樣想,他見到玉秀的臉上露出陶醉的忘我狀態,但他不知道是藥物的作用。

「你會不會妒嫉?」思穎望著大鵬低聲發問。

大鵬用火一般的眼光看著妻子這種從來沒見過的性感模樣,他五臟六腑都在翻滾,好像根本沒有聽到思穎在說話。

「啊!還在繼續!」思穎身不由已的抱住大鵬,原來周傑正在脫下玉秀的衣服。

大鵬突然下床,他想開門衝出去。

「等一下,你不能這樣。」思穎輕輕關上門,把大鵬緊緊抱住。

「他還要對我老婆做什麼事!」

「你不能這樣魯莽!先看清楚再說。」思穎悄悄的再把門打開。

「你看!玉秀的陰道口淌出精液,我肯定剛才她已經被我老公幹過了,反正…不弄也弄過了,別理她,我們也開始吧!不要輸給他們。」思穎充血的眼睛看著大鵬。

大鵬祇是咬牙切齒的發出哼聲,這時他眼睜睜看著妻子被脫得一絲不掛,她坐在地下,裸體斜靠在坐在餐椅上男人毛茸茸的大腿,她的小嘴被塞著軟化了的陰莖,而周傑的大手也正垂下去,抓捏著玉秀白嫩的奶房。

玉秀的陰戶還在抽搐,大鵬清楚的見到精液隨著她的抽搐從妻子的陰道口擠出來。

大鵬彷彿聽到從餐廳不斷的傳來玉秀充滿性感的哼聲,聽起來又好像她有生以來才是第一次知道什麼是魚水之歡。

「玉秀和我弄的時候,從來沒有發出這種聲音。」大鵬氣憤的掩上門,他激動得緊緊抓住思穎的肩膀。

「來吧!這一次我讓你真正插入,因為你太太也一定給我老公幹過了。」

「原來你一直沒有給我插進陰道是因為…」

思穎點了點頭說:「不錯,但…現在插進來吧,你氣憤的話,就幹死我吧!」

大鵬的確有點兒發狂了,他狠狠捉住思穎的腳掌,用力撕開健美的的大腿。

他的陰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猛然勃起,雄赳赳的指著對面的女人。

「你真行,太好了。」思穎抬起屁股作迎接的姿勢。

這時候,大鵬一句話也沒說就狠狠地把肉棒插入她的陰道裡。

「噢!」思穎小嘴一張,驟然受到這突而奇來的入侵,她不禁肉身一震。

和思穎赤裸的擁抱已經是第三次,但真正把陰莖插入她的私處還是第一次,前兩次思穎都巧妙的避開真正的交媾,祇讓大鵬把慾望發洩。

大鵬本來還認為是有意的玩弄,佩服她是性戲的高手,但這次親眼看到丈夫讓玉秀變成淫蕩的姿態,他不經意的萌生了報復的意念,然而思穎卻很情願讓他姦淫。

「啊,真緊,已經進來了,你的東西真厲害!」開始插入時,思穎就發出幾乎像誇大的媚叫聲音。大鵬也抬起上身看著插入女人肉洞裡的下體。

思穎的陰毛待別多,陰唇的四周也很茂密,所以要用手指撥開才能看清楚。他的肉棒也非常勇猛,頂開濕淋淋的陰唇進入的樣子,確實很壯觀。

她的肉洞溫柔的包圍陰莖,那種感覺和玉秀的完全不同。玉秀經常是放鬆地任他抽插,但思穎是肉緊地迎湊他的侵入,所以他覺得思穎比玉秀不知好過多少倍。

大鵬用力插入,思穎很快的就發出哼聲:「真好!用力頂吧!你真粗…好舒服!」

「你不用動得那麼厲害,會掉出來的。」

「可是,我沒有辦法不動,實在太爽了!」

「我也舒服,你那裡面真柔軟,又好像在啜我!」

「深深的插進去吧!用力的頂,把我幹死啦!」

大鵬不等她說完就扭動屁股插入到最深的地方,然後歎了口氣說:「全進去了。」

「我知道,我感覺很充實,你把我填滿了,此刻我完全屬於你了!」

「太好了!」大鵬很感動的壓在思穎的身上親吻。

思穎也響應,倆人互相貪婪的吸吮對方的舌頭,離開時發出輕脆的聲響,然後她和他互望,同時露出會心的微笑。

大鵬吸吮著思穎的乳頭,豐滿的乳房隨著思穎的動作像木瓜一樣晃動,勃起的乳頭像熟透了的葡萄,他貪婪的用舌頭舔舐,再含在嘴裡吸吮。

在插入的情形下吸吮乳頭,給了思穎強烈的刺激,她的陰道隨著那種性的衝動而產生抽搐,就像一張嬰兒嘴巴似的吮吸著插在裡面的肉棒。

「還要,還要吻我的乳房。」思穎幾乎忘我的浪叫,屁股猛烈顛波,大鵬的陰莖幾乎被她從陰道裡甩脫。

「靜一點好不好?會傳到外面去啦!」受不了思穎的呻叫,大鵬終於停下來。

「聽到有什麼關係?他們不是也在做這種事嗎?啊!又掉出來了!好極了!乳頭癢癢的,我下面也酥酥麻麻。好舒服哦!」思穎繼續浪叫,根本不把他的提醒放在心上。

「摸我的屁眼。」思穎突然提出奇妙的要求:「把手指插進去!」

大鵬覺得新奇,一隻手慢慢從她背後從尾骨向屁股溝摸過去,手指碰到肛門,就在那裡揉搓,慢慢的插入一個指頭。

思穎的淫浪聲更大,全身就像波浪一樣擺動。

「死啦!我要死啦!你把我插死吧!」思穎兩條嫩白的手臂緊緊抱住男人,好像呼吸都困難的樣子。

這時候大鵬也開始興奮,他緊緊閉著眼睛,把一切精神集中在下腹部,從身體湧出的快感像波浪一樣擴散。

他覺得很熱,全身都很熱。下腹部也騷癢,可是那種感覺真舒服。

大鵬終於忍不住說:「我快要射了!」

「好哇!我也要和你一起洩身了!」

「哦!啊!」大鵬的手臂開始顫抖,同時開始猛烈噴射。思穎感受到他在射精時,自己也立刻產生飄舞在空中的幻覺。

「太好了!我知道你射進來來啦!」

兩個人的身體在一起揉搓著,不停的發出哼聲…

在餐廳裡,玉秀的腦子有一段時間好像空白,直到感覺屁股很涼才醒過來。

她用失神的表情仰望著天花板,然後向四周環視。

「哎呀!這裡是周先生的家裡!」她突然恢復正常意識,急忙站起來整理衣服。

房間裡祇有她一個人,慢慢的,終於能完整的回憶過去的一切情形。

她被思穎叫來周家,喝自己沖的茶以後,意識就開始迷幻,以後的事情就像做夢一樣,但她清楚記得自己的雙腿光溜溜的舉在半空…

於是,她想到剛才自己的身上發生過很嚴重的事,她已經被姦淫,而那男人是思穎的丈夫周傑,但她又記起周傑把陰莖插入她的肉體後令她產生非常甜美的快感和興奮,她清楚的記得自己還爽得大聲呻叫出來。

認真又老實的玉秀,精神正在崩潰,她驚慌的想穿好衣服,可是找不到自己乾淨的衣服,她的衣服完全是皺紋,到處是污跡。還有一股強烈的味道。

她也是過來人,很快就知道那是精液的味道,周傑的精液沾滿她貼身的內衣。

她不禁低頭望向自己的下體…

完了!肉桃兒似的陰戶已經有點兒紅腫,粉紅色的肉縫正溢出男人的精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情迷咖啡室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李太太紅杏出牆記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惑兒子的寡婦
讓人思念的人妻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