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婷在所大學讀大三,她165厘米的身高,窈窕迷人的身材再配以嬌好純情的面容,使她成為了學校裡當之無愧的校花,可玉婷性格比較內向、文靜,無數追求她的男生都知難而退。

今年難熬的暑假又來了,玉婷的父母說帶她回老家去過暑假。玉婷的老家在一個很偏僻、窮困的小山村,玉婷已經十幾年沒有回去過了,可那裡風景秀美、山巒疊翠,倒是一個避暑的好地方。在城市裡生長生活的女孩,對農村的生活倒是非常的好奇,因此玉婷立刻答應了。

當玉婷和她父母坐了十幾個鐘頭的長途客車,又走了好長一段路之後,終於到了玉婷爺爺家所在的村子。這個村子離小鎮都很遠,剛通上水電不久,是個典型的赤貧村,幾乎所有的房子都還是破舊的土磚房,只有一棟二層的樓房鶴立雞群,聽玉婷爸爸解釋那是村長的家。

聽說來了個城裡姑娘,不少人都特地跑到玉婷爺爺家來看新鮮。一看之下個個都目瞪口呆,和他們每天見的鄉里妹子不同,玉婷身材性感豐滿,上面穿了件無袖白色緊身衣,因為天氣熱所以這件衣服很薄,玉婷高聳的兩隻乳房把這件又薄又小的衣服撐的鼓鼓的,那個無肩帶的文胸都隱約可見.

玉婷自然能感覺到從這些人眼裡射出的淫邪的光,可玉婷也早就習慣了這種眼神,反而內心深處對自己的身材更加驕傲了。玉婷的父母卻突然接到電話,說有急事要他們馬上回去,他們只有把玉婷交給她爺爺照顧,連夜趕了回去。

玉婷坐了一天的車,早就累了,天氣又熱,她雖然穿的很少,可連內衣都已經被汗水浸透了。玉婷的爺爺60多了,人看起來倒很硬朗,熱情的招呼玉婷:「閨女!—天熱!—快去洗個澡吧!—好好休息!—」

玉婷從背包裡拿出換洗的胸罩和三角褲,走進了浴室。說是浴室,也沒有淋浴,只有把一個裝了溫水的盆子,放在牆上的架子上,用手淋著洗了。「這個浴室聽說還是爺爺自己用木板蓋的,當然不是很嚴縫,可有風吹進來,挺涼快的!」玉婷暗暗的想。

玉婷把手伸到背後,解開了胸罩的扣子,又脫掉了內褲。把溫水澆到自己身上,溫熱的水從她飽滿的雙峰流下,流經她平滑的小腹,雙腿間迷人的小森林,直到她那雙修長的大腿上。玉婷在自己的乳房上塗抹上香皂,輕輕的揉擠起來—-突然玉婷覺得木板房外好像有聲音,忙喝問:「誰?」可等她慌忙穿好衣服出來,卻一個人都沒看見。

正在這時,爺爺村的村支書,一個快40的中年男人,村民都叫他黃狼,意思是說他是條色狼。黃狼笑瞇瞇的對玉婷說村長想見見她,玉婷也沒提防他,就連忙跟他去了。

村長的家就是這個像座碉堡的小洋樓,說它像碉堡因為它只有一個大鐵門,連個窗戶都沒有,裡面就算發地震,外面都不知道。

玉婷剛一進門,這座鐵門就在她身後緊緊關上了!屋裡倒是很亮,一張大床,幾張桌椅,陳設很簡單。桌子旁坐了3個男人,看年紀有2個30多,另一個50多,看長相個個都又醜又惡,只有身邊這個村支書慈眉善目一點,玉婷偷偷的想。

這時那個年紀最大的老頭站了起來,對玉婷說:「你就是那個城裡來的姑娘?我叫王霸,是這個村的村長,他們幾個都是我的手下。」玉婷連忙也甜甜的笑著說:「王村長您好!我叫玉婷,您找我來有什麼事?」說著坐到王霸身邊的椅子上,王霸笑著說:「也沒啥事!只是你爺爺修房子找我借了5000塊錢,一直都沒還給我,所以找你來商量商量。」玉婷笑了:「我還在上大學,那裡有哪麼多錢還給您呀?」王霸說:「沒錢也好商量!還有一個辦法,不知你願不願意?」玉婷連忙問:「什麼辦法呀?」王霸淫笑著:「只要你肯脫光衣服讓老子操一次,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哈哈!」

玉婷這才發現屋裡就只有她和這幾個男人,鐵門緊鎖,自己來的慌亂,濕塔塔的緊身衣就像是透明的,裡面的胸罩都一覽無餘,幾個男人的眼睛都色咪咪的在自己的胸部掃瞄著。村長見玉婷不說話,又拋出一疊照片,玉婷一看,竟然是剛才自己洗澡時被人拍的裸照。玉婷只有屈服了。

「別害羞呀,小騷貨,我會讓你爽到家的,嘿嘿。」王霸的手突然伸進了玉婷的奶罩裡捏弄著玉婷的乳頭。王霸淫笑著:「你的腰細,奶子又那麼大,是不是讓男人吸了才這樣啊,他有沒有吃到過你的奶水啊!小騷貨,等會看老子戳爛你的賤逼!。」王霸用下流的話侮辱著玉婷,這樣才能讓王霸有更大的快感。玉婷的乳頭讓王霸捏得好疼,扭動著上身,玉婷的意志徹底垮了。玉婷的文胸被撕下,王霸的一雙大手緊緊的握住了玉婷嫩筍般的玉乳,玉婷的乳房感受著王霸的粗糙的手的觸感,被王霸的手抓的變形。

「奶子真嫩呀,讓老子嘗嘗。」王霸的嘴含住玉婷的乳頭吸吮著,一隻手繼續揉捏著另一個乳房,一股電流從玉婷體內穿過。玉婷的雙手手無力地放在王霸的肩上,象徵性地推著。王霸的舌頭開始快速的撥弄玉婷乳房頂上的兩個小玉珠,再用牙齒輕輕的咬。

「不要!—-嗯—–別這樣!—-求—求你們!—-放了我!—–不要!—-嗚嗚!–」

王霸興奮的兩個手同時捏著玉婷堅挺的一對肥乳,像是在搓弄兩個大麵團。王霸的一隻魔爪向下游移到玉婷的小腹,撕掉玉婷的超短裙,鑽進玉婷的內褲。王霸的手摸著玉婷的陰部,開始用手指挑逗玉婷的陰核,玉婷的身子被王霸弄的劇烈扭動著,一股暖流已經從下體裡流出來。

「你他媽的讓男人操過你的逼了吧?」王霸的手繼續動著,有一隻手指已經插進了玉婷的陰道,緩緩的抽動著。「真滑,真嫩,真濕啊。哈哈。」

王霸突然把玉婷猛地推倒在床上,把玉婷的小內褲用力的向下脫:「快點!把屁股抬起來!」玉婷只有乖乖的照做。

「快點!把腿張開!快!小騷貨!」玉婷在他們的威逼之下,只有含淚張開自己兩條修長的大腿,玉婷的兩片大陰唇比大腿內側皮膚的顏色略深一些,大陰唇的兩側長了一些黑毛,越向那條肉縫延伸,陰毛就越少。他們都看的是血脈噴張,房間裡都是男人野獸般的踹息,王霸淫惡的笑著,用兩隻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分別拈住玉婷的左右兩片大陰唇,用力向兩邊翻開!玉婷發育的很成熟的女性性器,被王霸完全翻開,女生最神秘的下體就這樣赤裸裸的暴露在這幾個惡霸村幹部面前。

王霸脫掉褲子趴在玉婷兩腿之間,玉婷的陰部被王霸硬硬的發燙龜頭頂著。「喜歡挨操吧?」王霸淫穢的說著,握著勃起的雞巴在玉婷陰唇上摩擦著。

「你的逼好嫩、好滑啊,嘿嘿。」玉婷的身子軟得像一團棉花,等著讓王霸壓,讓王霸揉捏,讓王霸插入。「有水了,不錯啊,嘿嘿。」王霸的雞巴對淮玉婷的豆粒大小的陰道口,用力插了進去,玉婷像是被撕裂了,那裡像是被塞進了一個啤酒瓶。王霸來回抽插著,踹息的也聲音越來越粗。王霸,人長的瘦,可王霸的那根雞巴卻是幾個男人裡面最粗的。玉婷一眼看見了他青莖暴露的粗大雞巴。玉婷雖然從電視裡看過男生的陰莖,這時卻突然看到這麼粗大的一根,頓時嚇的尖叫起來!

「—-你的—你的—怎麼這麼大!—不要!—–我會死的!—-求你了!—-請你別!—–」

「小婊子!今天就是要你死!—看我不幹死你!!-」他淫邪的怪笑著,把他脹硬的亮晶晶的大龜頭頂在了玉婷的陰唇縫裡,玉婷本能的一邊尖叫,一邊扭動屁股,想擺脫他大雞巴的蹂躪,想不到她扭動的身體正好讓她濕漉漉的下體和她粗大的雞巴充分的摩擦,他以逸待勞,用右手握著大雞巴頂在玉婷的陰唇裡面,淫笑著低頭看著玉婷扭動著的玉體和自己巨大陽具的摩擦。只幾分鐘,玉婷就累的氣喘吁吁,香汗淋漓,像一灘爛泥一樣癱軟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了。玉婷本能的扭動和掙扎不光不能幫自己什麼,反而讓自己柔嫩的陰唇和他鐵硬的龜頭充分的摩擦,給他帶來了一陣陣的快感.

他用右手扶著自己20厘米長的粗大雞巴,把乒乓球大小的龜頭對淮了玉婷的小洞口,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鐵硬的大龜頭頓時擠進去了5厘米。

玉婷只覺得陰道口好像被脹裂的疼,「不要!—–請你!—請—別——不要!!–啊!—–好疼—-不—-不要呀!—-」

王霸邪笑著,看著自己的龜頭把玉婷豆粒大小的陰道口脹的大開,玉婷痛苦的尖叫讓他獸性大發,他只覺得玉婷溫暖濕潤的陰道口緊緊包住他的脹硬的龜頭,一陣陣的性快感從龜頭傳來,王霸屁股向後一退,趁玉婷鬆口氣的一剎那,再猛挺腰部,一根粗大的陽具狠狠的戳進玉婷的陰道深處,玉婷被王霸戳的差點昏過去,陰道裡火辣辣的疼,又酸又脹的難受。

「不要!—-嗯!—–不要嘛!—–疼!—疼死—疼死了!—-啊!—-別!—–停—下–」

王霸色咪咪的看著自己興奮的青筋暴露的陽具被他戳進去了一大半,玉婷的陰道就好像一根細細的橡皮套子,緊緊的包住他火熱的大雞巴,一股股白色的淫水正從雞巴和陰道口的結合處滲出來,他的雞巴興奮的發抖,哪還管身下這個性感玉女的死活,他再一用力,在玉婷的慘叫聲裡把20厘米長的大雞巴整個的插了進去!

他這才把眼光從玉婷淫糜的下體移到她的臉上,王霸下意識的看了看鐘,已經過去了20分鐘,床邊是玉婷被撕爛的內衣褲,床上是一個陰道裡戳著他大雞巴的美女。

玉婷的眉頭緊皺,牙關緊咬,努力忍住不發出呻吟,她也發現自己越叫,王霸就幹的越狠,可來自陰道裡那脹滿的感覺,又好難過,不叫出來就更難受了!

王霸從玉婷的臉上讀出了這些隱秘的信息,下體隨之開始了動作。他三淺一深的緩緩幹了起來,粗糙的陽具摩擦著玉婷嬌嫩的陰道壁,一陣陣摩擦的快感從玉婷的陰道裡傳遍全身,玉婷緊咬的牙齒鬆開了,迷人的叫聲隨之在房間裡響起:「—–別!—-別這樣!—-好難受!—嗯!-嗯——嗯!——-不要!—-不要了!—–」

王霸趴在玉婷的身上,抱著玉婷香汗淋漓的玉體,玉婷脹大的乳房緊緊貼著他,他一邊吻著玉婷,腰部不停的前後聳動,繼續著三淺一深的幹法,床前後的搖,一直搖了15分鐘。玉婷也從中感到了從沒有過的感覺,可她發現他喘氣越來越粗重,說的話也越來越不堪入耳:「小騷貨!老子幹的你爽不爽!小婊子!看我不戳死你!我戳!—戳!」

王霸越來越興奮了,這樣的動作已經不能滿足他的獸慾,他猛地爬起身,用力翻開玉婷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低頭看著雞巴對玉婷的狠狠姦淫,他開始每一下都用盡全力,20厘米的雞巴一戳到底,頂到玉婷的陰道盡頭,在王霸的鐵棒的瘋狂動作下,床都發出嘎吱嘎吱的大響,其中還夾雜著玉婷聲嘶力竭的慘叫聲。在他這根大淫棍的攻擊下,玉婷的陰道裡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滋潤著玉婷嬌嫩的陰道壁,在王霸的猛戳之下,發出「撲赤—撲赤」的水響。這些淫聲讓他更加的興奮,他扶著玉婷的腰,不知疲倦的抽插。玉婷無力的躺著,只覺得全身被他頂的前後不停的聳動,兩隻乳房也跟著前後的搖,一甩一甩的扯的乳根好難受。

玉婷很快發現王霸的眼光也集中到了自己的兩個乳房上,玉婷驚恐的看著他把手伸了過來,抓住了自己活活跳跳的兩個奶子,開始了又一遍的蹂躪。這一次他好像一個野獸一樣的狠狠揉搓自己飽滿的奶子,好像想把它揉爛似的,白嫩的乳房很快被他揉得紅腫脹大,顯得更加的性感了。

王霸的雞巴也沒有閒著,他一邊用手玩弄玉婷的兩個肥乳,一邊用腰力把雞巴狠戳,鐵硬的龜頭邊沿刮著玉婷陰道壁上的嫩肉,黃豆粒大小的陰道口也被他粗大的陰莖脹得有個雞蛋般大小,每一次他抽出雞巴就帶著大小陰唇一起向外翻開,還帶出玉婷流出的白色濃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玉婷已經被他幹的半死不活,床上是她一頭零亂的長髮,有的還搭在她汗濕了的乳房上。他則像一隻發情的野牛,把玉婷這樣一個清純的玉女按在床上野蠻的蹂躪,玉婷的陰道先天比大多數女生細、短,這一下被王霸啤酒瓶粗細的雞巴脹的直叫「不要進去!—求求你!—嗚嗚!—-好疼!—脹—-好脹!—啊!—脹破了!–」

「很脹吧!爽不爽!——小婊子!—-叫得再大點聲!—–老子脹死你!—-我幹!–我幹!—–幹死你個騷逼!——-」

「啊!—-不要!—–救救我!——-嗯!—–快點-停下!—–不要了!—-陰道-啊!–快脹破了!—」

在王霸特粗的陽具一陣陣的瘋狂攻擊下,玉婷已經語無倫次了,心理上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這從她的一些生理變化上可以看出來-她原本被另外一個男人強行拉的「八」字大開的雙腿,已經癱軟了,那個男人鬆了手,玉婷還是大張著腿,少女兩腿間迷人的陰唇,淫蕩的翻開著,陰道口脹的大大套在王霸的青筋暴露的巨根上,彷彿是一張小嘴,隨著王霸雞巴的進出,一開一合—-

玉婷被王霸強行幹了這麼久,慢慢的有了感覺,每當王霸的雞巴插進來的時候,玉婷開始輕擺纖腰,屁股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王霸。

「小賤貨!是不是幹的很爽呀!」玉婷的這些細微變化,哪能逃過王霸的眼睛,王霸淫笑著,讓其他幾個男人看著自己怎麼樣在姦淫這個清純玉女。

村支書黃狼他們能清楚的看見玉婷的大小陰唇已經被王霸幹的翻了過來,淫水流的屁股上、床單上都是,黃狼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城裡來的女孩的小肉洞可以脹的這麼大,正被村長的一根醜陋的陽具狠狠的幹著。更要命的是,玉婷竟然開始迎合王霸的插入,一股股的白漿像泉水一樣湧出,糊滿了王霸酒瓶粗細的肉莖。

王霸屁股快速的前後擺動,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莖深深的戳進玉婷的下體裡面,隨著淫水的增多,王霸幹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陣陣強烈的性快感從王霸的雞巴擴散到全身,玉婷則嬌柔的在王霸身下喘著氣。王霸低頭看著自己雞巴姦淫玉婷的樣子,這讓王霸更加的興奮。只見一根黑乎乎的肉棒從玉婷紅嫩的兩片蚌肉中間快速的插入,玉婷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王霸的巨根插到哪裡,玉婷哪裡就微微鼓起,要不是王霸眼尖還真看不出來,王霸興奮的叫著:「小婊子!你他媽的身材真棒!—-小肚子這麼平–,老子的雞巴插到哪裡都看得出來!」

王霸這一叫,黃狼他們也圍過來看,他們褲襠裡的那玩藝立刻興奮的暴起!

「村長你幹快點!我忍不住了!—這小鈕長的真棒!」

「村長的那玩意兒還真夠粗的,不怕脹死了這小鈕,哈哈哈!」

在同夥的淫笑聲中,王霸幹的更猛了,玉婷無助地喘息著,低聲呻吟著,王霸喘氣的聲音象發了情的公牛。王霸的雞巴撞擊著玉婷的陰部,發出淫穢的聲音。玉婷只能被動地讓王霸操,讓王霸發洩。不知又過了多久,王霸爬在玉婷身上緊緊摟住她,加快了撞擊的力度和速度,然後低聲叫了一聲,更用力地插進玉婷的陰道。玉婷能感覺到王霸的雞巴的抖動和抽搐,一股熱流射入了陰道深處,玉婷也繃緊了身子,打了個寒戰,柔弱地叫著,喘息著。

王霸邪笑著對黃狼說:「媽的!老子還從沒玩過這麼夠勁的鈕!–他媽的爽死了!—–你上吧!—小心別太用力—–別把她操死了!—老子還想再操她幾遍!—哈哈」

黃狼「嘿嘿」的淫笑著走到床邊,脫光了自己的衣褲,露出了毛茸茸的肌肉發達的身體,他胯間的粗大雞巴因為興奮過度脹的又黑又紫,高高的翹著,好像一門黑乎乎的重炮!玉婷已經是一絲不掛的癱軟在床上,兩隻白嫩高聳的玉乳,被王霸揉搓的紅腫漲大,乳頭就像兩粒紅紅的葡萄,她兩條大腿本能的夾緊,光滑平坦的小腹上、玉柱似的大腿上糊滿男人射出的白色精液,讓她裸露的身體更加刺激著黃狼的原始獸慾。

黃狼一把抱起玉婷不足100斤的嬌軀,把玉婷放在地上,玉婷被王霸狠操了1個多小時,兩條腿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一下子跪在了地毯上,黃狼淫邪的笑著:「小騷貨!今天老子讓你想叫都叫不出來!—哈哈!」

說著黃狼用手握著自己那根巨炮,向玉婷臉上伸去,玉婷睜大了一雙妙目,還不明白他想幹什麼。黃狼狠狠的說:「小婊子!快把嘴張開!–快點!」玉婷看見他男性的器官正在興奮的抖動,並且在向自己的嘴靠近,這才明白他想——-玉婷拚命的搖動腦袋,可她怎麼是黃狼的對手,黃狼用力抱住玉婷的小腦袋,強行把她的嘴按在了自己的龜頭上。玉婷還是第一次這麼接近男性的陽具,只覺得嘴上一熱,睜眼一看卻見到了一根黑乎乎油亮的肉莖,玉婷本能的驚呼「啊」,可她嘴一張,黃狼那根騷棍就一下子戳進了玉婷的小嘴裡面。

玉婷的嘴裡被她的龜頭脹的滿滿的,真是想叫都叫不出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黃狼滿意的低下頭,看著玉婷緊顰的眉頭,白皙的臉上泛起一抹暈紅,她的小嘴被迫張得大大的,在她紅嫩的嘴唇裡面快速進出的是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紫黑色的陽具和玉婷白嫩嬌美的臉形成鮮明的對比,讓他看的愈發的興奮難耐!

其他幾個男人興奮的看著村支書黃狼把玉婷的頭按在兩腿間,腰部向前不停的猛挺,他那根粗醜的雞巴在玉婷的小嘴裡快速的抽動,頂的她全身前後不停的擺動—–

黃狼只覺得自己的那個大龜頭被玉婷溫熱的小嘴緊緊包住,裡面真是又濕潤又光滑,比在陰道裡抽插更有一番心理上的滿足感。大約抽插了兩百下,玉婷的小嘴已經不能滿足黃狼的雞巴了,黃狼現在更需要生理上的巨大滿足和發洩。他鬆開玉婷的腦袋,玉婷已經快喘不過起來了,「快!—-小騷貨!—-手撐在桌子上!—-屁股對著我!—–快點!—-對!—就這樣!—-你他的媽的身材真好!—–」

玉婷被迫腳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旁邊的桌子上,黃狼淫笑著:「小騷貨的口技真不錯!–舔的老子的雞巴好爽!—-現在老子讓你的屁股爽個底朝天!–哈哈!–讓他們也在旁邊瞧瞧你的騷樣!」

黃狼的兩隻大手從玉婷光滑的背上慢慢摸下來,玉婷S形的身材從背後看是那麼的讓人衝動,摸到玉婷白嫩圓滑的屁股,黃狼壞笑著:「霸爺!–你他媽的怎麼那麼用力的捏這小鈕的屁股!?—-他媽的上面都有你抓的手印了!–」

「嘿嘿!—我他媽也忍不住!—-幹的太爽了!——我沒戳她的屁眼已經算她走運了!」王霸在一旁淫褻的笑罵著.

黃狼欣賞完了身前這個一絲不掛的美女,真刀真槍的強姦就要開始了!王霸他們在旁邊淫惡的看著這一幕在眼前上演。一根烏黑油亮的巨炮在玉婷豐滿的白臀後面徐徐升起,「炮口」對淮了玉婷的下體,慢慢的頂了上去,在黃狼的雞巴和玉婷的陰唇接觸的一剎那,玉婷的身體開始微微的發抖。可女生嬌弱的樣子更會激起這幫禽獸的慾望,果然那根巨陽向後一縮,突然向前猛進,在玉婷的慘叫聲裡,黃狼巨大的雞巴全部戳了進去。

玉婷的陰道再次被男性的陽具脹的滿滿的,而那根陽具好像沒有任何感覺似的仍舊不停的一進、一退、一伸、一縮—-玉婷很快就站不住了,黃狼用他肌肉發達的雙臂牢牢摟住玉婷的小蠻腰,讓他衝擊的時候,玉婷豐滿臀部上的肉能盡量和自己的小腹貼緊。

玉婷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線讓這個男人為之瘋狂。黃狼的蠻力是這麼的大,每一次他的小腹和玉婷屁股的撞擊都會發出清脆的「啪啪」聲,而他深入玉婷體內的陽具更是在裡面幹出「撲赤—撲赤!」的水響。

「我操!—我操!—-操爛你的騷逼!—–小婊子!—-騷貨!—–叫呀!—-哈哈!–」在黃狼的吼叫聲中,玉婷已經越來越沒有力氣了,只能趴在桌子上,屁股翹著,被動的讓身後這個男人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滿足這個野獸瘋狂的慾望。

過了好一會,玉婷感到黃狼戳的速度越來越快,陰道裡的陽具也開始有了微微的抖動。黃狼用盡全力的狂操這樣一個美女,很快也有了飄飄欲仙的感覺。他伸手緊緊抓著玉婷肥臀上的肉,全速的挺進!又狠狠的戳了玉婷100多下,玉婷的屁股都被他硬梆梆的小腹撞紅了一片,在桌子「嘎吱!—嘎吱!」的噪音中,黃狼終於發射了,從他的「大炮」裡面噴射出一股滾熱的精液,燙的玉婷淫水一陣陣的順著大腿根流下來。

黃狼姦淫玉婷的場面,讓王霸的兩個30多歲的副手看的是血脈噴張,他們的粗大雞巴早已經脹的鐵一般硬了。好不容易等到黃狼滿足的射了精,他們兩個興奮的爬上床,把玉婷翻了個身,一個男人搶先一步從玉婷的屁股後面猛的插了進去。

另一個性性的罵道:「媽的!你這個臭小子,動作這麼快!」他只有無奈的挺起自己那根雞巴,抱住玉婷千嬌百媚的小腦袋,從玉婷的嘴裡戳了進去。

小小的房間裡頓時上演了極其淫糜的一幕:一個細腰、翹臀、長腿的美女趴在床上,屁股後面不停進出的是一個男人粗如酒瓶的陽具,她的小腦袋被另一個男人牢牢抱住,嘴裡插著那個男人醜陋的雞巴。房間裡兩個男人野獸般的吼叫聲此起彼伏,其中還夾雜著女生模糊不清的「嗚嗚」聲,和床劇烈搖晃發出的摩擦聲。

王霸和黃狼在旁邊淫笑看這兩個禽獸輪姦玉婷的一幕,玉婷的聲嘶力竭的哭叫聲不斷傳到他們耳朵裡。玉婷雙手按在床上趴著,屁股淫蕩的撅著,一個壯漢則是站在床下抱緊了玉婷的臀部加速幹她。玉婷豐腴的兩片白臀被十隻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他一邊幹著,一邊用兩隻手揉捏著玉婷前後亂晃的乳房。他只要一低頭看見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玉婷陰戶的超長陽具。正在抽送的陽具上沾滿玉婷體內的淫水,被塞滿的紅嫩陰戶還不斷流出水。

眼前的這番景象,就好像一個東北的老農用風箱生火做飯,把風箱裡的那根長長的木棒緩緩抽出來,再用力插進去。只不過現在這個「風箱」變成了一個165公分,有著高聳乳房的長腿美女,「風箱」的洞變成了這個裸女的陰道,而那根長木棍則是他30厘米的肉莖!他興奮的喘著氣,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著玉婷肉嫩的陰道壁和他粗糙雞巴摩擦的快感,同時耳邊響起玉婷淫浪的哼叫。

玉婷不斷的叫床聲讓他的雞巴又暴漲了幾厘米,他一用力,感覺龜頭頂到了陰道的盡頭,玉婷好像觸電了似的,猛地左右搖動她圓滑的屁股:「不要!—-不要!—-饒–饒了我!–頂到頭了!—–別!—-別再進了!—-啊!—–停!—-」

玉婷突然的扭動讓他爽的差點射出來,他連忙摟住玉婷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著:「小婊子!—-陰道這麼短!—–是不是頂到子宮口了!—看老子戳爛你的小騷逼!—我戳!」

玉婷嬌柔無力的扭動掙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獸慾,「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爛洞!」他一邊惡狠狠的嚎叫,一邊把雞巴慢慢向後退出來,玉婷陰道裡冒出的白漿順著他的長長的雞巴淌下來,滴落在床單上。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頂,一整根雞巴頓時全都沒入玉婷體內,龜頭凶狠的撞擊著玉婷的子宮口,玉婷已經不是在呻吟,而是聲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饒了我..請不要!—-」

玉婷的尖叫聲中夾雜著他的淫笑,玉婷像一匹裸體的母馬般跪在床上,手撐著床,珠圓玉潤的兩片白臀,正對著那幾個惡霸,他正在放肆的把毒蛇樣的粗丑陽具緩緩從玉婷的陰道裡抽出來,每一次都帶著陰道口紅嫩的肉跟著外翻,接下來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兩片大小陰唇又被他的雞巴猛的塞進去,玉婷被他幹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來越多,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流到床上。

好一會之後,他感到玉婷的子宮口已經越來越鬆了,再一次猛力的挺進,他的大龜頭終於戳進了玉婷的子宮裡,玉婷小小的子宮本能的收縮緊緊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龜頭。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直到半個多鐘頭後,玉婷屁股後面的男人終於忍不住一瀉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從玉婷的陰道裡抽出雞巴,一股白色濃漿全噴灑在玉婷光滑的背脊和渾圓的屁股上。隨後另一個男人也在玉婷的嘴裡射了精,玉婷頓時滿臉都是他射出的葬物,而這兩個男人還在不斷發出滿足的無恥的淫笑。

王霸、黃狼他們四個惡漢在玉婷苗條性感的胴體上發洩完了獸慾,玉婷已經被他們幹的奄奄一息,癱軟在床上,兩個飽滿的乳房被他們的大手揉搓的紅腫脹大,越發性感的向上挺起,她白嫩光滑的大腿上、平滑的小腹上、高聳的乳房上糊滿了這幾個惡霸射出的葬物,粘乎乎的白色漿液有的順著大腿流到床單上,有的正在從玉婷兩片肥厚的陰唇縫裡向外冒——

村長王霸「嘿嘿」的淫笑著說:「你們他媽的幾個真夠狠的!把這個小鈕都操成了這樣!

不怕戳爛了她的小嫩洞!哈哈」

黃狼邪笑著說,「這個鈕的奶子又大,腰也細。媽的!最要命的是屁股長這麼翹!看得老子就想從她屁股後面狂操她!城裡來的小鈕就是夠勁!」

王霸哈哈壞笑著,對他的兩個手下說:「來!把這個鈕抬到二樓的浴室裡去,讓老子給她洗個澡!嘿嘿!」

那兩個壯漢應了一聲,抬起玉婷,上了二樓。二樓有一個很寬敞的浴室,中間是個寬大的特製浴缸,幾乎可以同時容下5個人在裡面洗澡。那兩個壯漢把玉婷輕輕的放進浴缸裡,王霸和黃狼這時也上來了,他們同時盯住了浴缸裡的玉婷—-玉婷仰面躺在浴缸裡,牆上昏黃的燈光照在她一絲不掛的迷人裸體上,被操的半死不活的她胸部還在上下激烈的起伏,兩條修長的玉腿則本能的緊緊併攏,雖然她的陰唇都被他們扒開來看過,可這時王霸他們的心裡又燃起一股慾火,隨之王霸和黃狼胯下粗大的雞巴再次暴起,青筋暴露的陽具惡狠狠的對淮了浴池裡玉婷凸凹有致的嬌軀!

王霸和黃狼同時跨進浴池裡,王霸打開了噴頭,一股溫熱的水流射了出來,噴在了玉婷堅挺的乳房上、大腿上、屁股上—-玉婷慢慢的隨之清醒過來,睜眼一看,發現自己正躺在浴池裡,在眼前晃動的竟是兩個男人粗黑的大雞巴!

玉婷嚇的尖叫起來:「不要啊!—-救命!—-求求你們!—放–放了我—–」

玉婷的叫聲更加刺激了這幾個男人的獸慾,浴室裡男人粗重的喘息聲越來越重,黃狼跪在玉婷旁邊,已經忍不住伸出手,一手一個,把玉婷兩個飽滿的乳房抓在手裡,開始玩命的揉搓!玉婷立刻觸電似的尖叫起來:「別!—-啊!—-不要!!—–求求你!—-不要!」黃狼喘著氣:「小婊子!—老子揉爛你的奶子!—-騷貨!奶子長這大!被幾個男人玩過!–」玉婷拚命左右搖動腦袋,哭叫著:「沒有!—不要了!—–難受死了!—-不!—」玉婷的一頭烏黑長髮已經濕透了,散亂的粘在她白皙的臉上、頸上、胸上,凌亂的長髮更顯出她裸體的迷人,黃狼興奮的更加用力的揉捏玉婷兩個大肉包子似的肥奶。

玉婷的呻吟和嬌喘大大刺激了村長王霸,他本已脹的鐵硬的雞巴又興奮的暴漲了兩寸,他迫不及待的抓住玉婷的膝蓋,用力向兩旁一分,玉婷雖然想把腿夾緊,可她哪是王霸的對手,兩條玉柱般的大腿被王霸強行分開,女生神秘的陰部完全暴露在王霸眼前:玉婷被他們四個男人輪番操過的下體,兩片大陰唇還有點充血,所以沒有完全閉攏,中間還留有一條細縫,她濃密的陰毛被水打濕,都粘在大陰唇兩片,不能再保護她最嬌嫩的這一部分肌膚。

王霸無心多看,跪在玉婷兩腿間,左手按住玉婷的大腿根部,不讓她掙扎,右手則握住自己的雞巴,頂在了玉婷的兩片大陰唇上,好像在上下搜尋什麼。可以想像得到,他正在給自己的大陽具找尋玉婷的陰道口,很快只見他把腰部向前一挺,玉婷幾乎同時發出「噢—–恩!—-啊!不要!–」的慘叫和呻吟,他的雞巴已經完全插進了玉婷的陰道裡。他的騷棍已經被玉婷的淫水泡的更加的粗大硬挺,這一次王霸沒有三淺一深的抽插,每一次插入都又快又狠!只見他按住玉婷的細腰,不讓玉婷的裸體在浴缸裡因為他的猛戳而前後滑動,他粗壯的腰身前後有力的擺動,帶動他那根粗大的雞巴,在玉婷嬌嫩的陰道裡凶悍的狂抽猛戳!

玉婷只覺得好像有根電鑽正在自己的下體裡瘋狂的前後抽動,每一下都插的又深又有力,玉婷本能的扭動細腰和屁股,呻吟著:「嗯!—-不要!—輕—輕一點!啊!—-饒了—」

「啊!—–快插穿了!—-停!—-不要!—-停下!—–」玉婷嬌媚的叫聲隨著王霸雞巴抽插的速度和力量時高時低,聽的王霸更加的興奮,一邊不停的狂操,一邊猛吼著:「小騷貨!—-看老子不戳爛你的騷逼!——小賤貨!—是不是很爽呀!—你叫啊!—-小騷貨!—老子戳死你!—–戳!—」

只見在這個大浴缸裡,一個赤條條的裸體美女仰面躺著,一個男人正在不停揉捏女孩的兩個大奶子,另一個男人正一邊吼叫著,一邊像個火車頭似的用雞巴兇猛的撞擊著這個女孩,女孩聲嘶力竭的叫聲在這個浴室裡迴盪著。可跪在她兩腿間的這個男人還在不知疲倦的前後挺動腰部,把那根黑乎乎的粗大肉莖整根戳進女孩的下體裡面,只見女孩和男人的下體結合處,一股股白色的粘液不停從陰道裡流出,突然女孩「噢—-」的叫了一聲,腰部和屁股猛的向上抬起,隨後全身都癱軟了,像灘爛泥似的倒在浴缸裡面,那些白色的粘液突然增多了,泉水般從陰道口裡面湧出。

王霸淫笑著低頭看著玉婷的下體,他知道玉婷在他雞巴的兇猛攻擊下,已經達到了高潮,他緩緩從玉婷的下體裡抽出雞巴。只見這根烏黑的肉莖上沾滿了玉婷白色的淫水,在玉婷的陰道裡瘋插了這麼久,他竟然還沒有射精,一根雞巴還在興奮的勃動!王霸把已經無力掙扎的玉婷翻了個身,讓玉婷手臂撐在浴缸底,屁股對著自己,玉婷已經無力反抗,任由王霸把自己擺成最讓男人興奮的姿勢,王霸把手放在玉婷渾圓的屁股上,用力抓著她結實有彈性的屁股,「小騷貨!—屁股長這麼翹!老子早就想從屁股後面操你了!」

說著,他把龜頭對淮了玉婷的陰道口,屁股向前一挺,再一次把那根巨大的肉棍戳進玉婷的陰道裡面!這種姿勢最能激起男人的獸性,何況趴在面前的還是像玉婷這樣有著S形曲線的美女。王霸發了瘋似的在玉婷屁股後面狂戳,猛吼著:「噢!—-爽!—小婊子!—-老子戳死你!——噢!—-媽的好爽!—–小騷貨!—-老子戳!–戳!—-」

「不要!—啊!——救命!—–快停!—-不要啊!——啊!———」玉婷痛苦的仰起頭,像一匹母馬似的嘶喊著。王霸在玉婷屁股後面踹著粗氣,兩手掐著她屁股上的肉,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正在怎樣的姦淫身前的這個女孩。他的肉莖好像是鐵做的似的,在玉婷陰道裡不停的前後抽動,一進一退,一進一退——

玉婷一邊哭叫,一邊哀求:「不要了!—啊!—求求你!—-不要了!—-啊!」

王霸一邊喘氣,一邊淫笑:「小騷貨!—老子今天讓你的屁股爽翻天!—爽不爽!–」

他大腹便便的肚子一次次撞擊著玉婷翹起的屁股,每當玉婷渾圓的屁股和他的小腹撞擊時,玉婷都忍不住發出一聲「噢—-」的呻吟,玉婷的這種叫聲讓王霸更加的興奮,他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衝擊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饒了我..請不要!—-」

玉婷的尖叫聲中夾雜著他的淫笑,玉婷像一匹裸體的母馬般跪在浴池裡,手撐著浴缸底,珠圓玉潤的白臀,正對著王霸,他正在放肆的把一根黑色巨蟒似的粗丑陽具緩緩從玉婷的陰道裡抽出來,每一次都帶著陰道口紅嫩的肉跟著外翻,接下來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兩片大小陰唇又被他的雞巴猛的塞進去,玉婷被他幹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來越多,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流到浴缸裡。

在他粗暴的衝擊下,玉婷只覺得好像有一個火車頭在屁股後面不停的撞擊著自己,陰道裡火辣辣的疼,全身酸軟,兩條玉臂再也支撐不住上身的重量了,終於手一軟,上半身軟倒在浴缸裡,兩個飽滿的乳房被擠壓的變了形,可王霸正在興頭上,他才不管身前這個玉女的死活,只是一個勁的把自己那根肉莖凶悍的戳進去,再戳進去!玉婷上半身軟了,屁股顯得翹的更高了,給王霸的視覺刺激更大了,他只覺得自己的肉棍好像被一個小橡皮套子緊緊包住了,又溫暖、又濕潤、又緊繃,每一次龜頭和玉婷陰道壁上的嫩肉的刮擦,都帶給他的雞巴一陣酥麻感,王霸舒服的吼叫著:「小婊子!—你的逼好滑啊!—-戳的老子爽死了!—老子操死你!—–噢!—-爽!」一邊叫,一邊不停的狂戳,他每向前頂一次,玉婷全身都被他撞的向前一衝,圓滑的屁股被他的肚子撞出「啪啪」的響聲。

時間過去了半個小時,浴室裡這種肉與肉撞擊的「啪啪」聲,還有女生的性器被戳的「撲赤–撲赤—」的水響聲一直不絕。王霸的雞巴畢竟不是鐵的,他終於快要忍不住了,玉婷嬌嫩的陰道壁上的肉和他鐵硬的龜頭劇烈的摩擦,一陣陣的快感從他的雞巴傳遍全身,還有身前趴著的這個美女嘴裡發出的「嗯!–不要!—啊–」的呻吟聲刺激著他,他的雞巴突然一陣抽搐,王霸緊緊抱住玉婷豐滿的臀部,把雞巴深深戳進玉婷的陰道深處,一股滾燙的液體深深射進玉婷的陰道裡,很快一股混濁的白漿從玉婷和王霸性器的結合處流出,也分不清是玉婷流出的淫水,還是王霸剛剛射出的葬物。王霸緊緊抱住玉婷的屁股,讓自己的雞巴在玉婷的陰道裡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滿足的抽出那根大肉莖。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上錯廁所遇MM
安慰心情不好的女同學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校長吃肉,我喝湯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強奸大學實習生
我實在忍不住了
上錯廁所找對女友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