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兒今年剛滿18歲,對於愛情她充滿了幻想與憧憬。有一天在補習班,她遇見了一個讓她心動的男生紹傑,紹傑是個19歲的大學生,多金又帥氣,滿足了可兒初嘗戀愛滋味的幻想。

每次約會結束,紹傑都會給可兒一樣價值不菲的禮物,對於父母經商的紹傑來說,這些是小兒科,但卻足夠打動可兒純潔情豆初開的心。紹傑有時會帶可兒回家中別墅看電視、玩遊戲機,對於紹傑的父母及哥哥都不陌生。

這天約會完,紹傑提議一起回別墅,可兒如往常一般無異議,誰知卻是少女夢碎的開始。

到了別墅,紹傑領著可兒進房間,可兒見紹傑的哥哥紹華也在裡面,客氣的點點頭打招呼,轉身看向紹傑想問他哥怎在這?卻見紹傑關起門並上了鎖。

就在可兒還未會意過來時,已發現自己從身後被人抱住,紹華正從可兒背後抱住她把她往床上拖過去,而紹傑只是默默的看著。

「傑,你這個女友真正,我早就等不及嘗嘗了。」紹華一面說,一面拿道具手銬銬住可兒,讓她雙手無法掙扎,紹傑則是壓住可兒雙腿,不讓她有機會傷到紹華。

可兒哀求著:「傑,救我,就算要我,你也該是我的第一個,不是他啊!」

「呦!原來還沒開苞的啊?真是太好了!傑,你才開過,這次該我了!」

可兒似懂非懂華的話,只是一直向傑求救著,傑沒有理會可兒的哀求,反而開始動手脫起可兒的衣服。

「嘖嘖,皮膚真白啊!就不知奶頭是不是粉紅色的?」

像是回答華的問題一樣,傑已掀開可兒的上衣,解開她的白色胸罩,一對小巧可愛的白乳蹦出來,粉紅色的乳頭因接觸到冷空氣,微凸了起來。

「啾~~啾~~啾~~」華等不及地撲上去,張口咬住了左邊的粉紅,又吸又輕啃著,一手抓住右邊的奶子,時而輕撫時而用力地揉捏著。

看著可兒在華的身下楚楚可憐的樣子,傑忽然興奮起來,解開了皮帶扣子拉下拉鏈,傑掏出開始硬起來的男根,一手捏開可兒的口,一邊將他塞了進去。

未曾有過經驗的可兒,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被兩個男生這樣強壓著上下齊手,心裡只有恐懼,但是她發出的「嗚嗚」叫聲,只是更刺激了兩個熱血沸騰的男生。

傑挺著腰讓自己的雞巴在可兒的櫻桃小嘴裡慢慢抽送變大,華早已從可兒的嫩乳移到了兩腿之間,他粗魯地扯下可兒的裙子,用力地拉下可兒的小白內褲,華覺得自己快要窒息,目不轉睛地盯著可兒白皙兩腿間黑色的神秘三角地帶。

因為華用膝蓋頂開了可兒緊夾的雙腿,在卷卷黑叢林之下的粉嫩小肉若隱若現,華伸手拉開可兒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腿上,少女未經人事的洞穴就這麼的現在華的眼前。

摸著可兒的小陰蒂、撥開嬌嫩的陰唇,粉紅色的小洞穴像是在呼喚著華的進入,「傑你快好了沒?」華邊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邊問傑。

「再等一下,我快出來了!」在華探索可兒的身體時,傑早已在可兒的嘴中抽送了許久,傑用力地頂,可兒只覺得喉嚨被插得好痛,快要窒息。

只聽傑「啊……啊……啊……」的喊著,可兒覺得一股熱流灌入,她想嘔卻嘔不出來,又不願吞下去,一時間沒了空氣。「咳!咳!咳……」可兒邊咳邊想吐出來,傑卻惡狠狠的說:「吞下去!」可兒一邊流淚,一邊害怕地吞下了傑射在口裡的精液。

「嘿嘿嘿!可兒啊可兒,華哥哥要來幫你開苞囉!」也不給可兒有喘息的機會,華吻住可兒的嘴又咬又啃又吸吮著,舌頭不時在可兒的嘴裡翻動著。

可兒一面搖頭一面掙扎,華生氣地用雙手大力捏揉可兒的嫩乳,只聽可兒吸氣慘叫了一聲,「你乖乖聽我哥的話吧,不然他可是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哦!」傑一邊說一邊拿出了V8。

「傑,你等等要好好拍我貫穿她時的表情哦!」

「不……不要拍,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可兒哀求著。

「你管他拍不拍的,管好你的小穴被我插得爽不爽就是了。」

可兒感覺華的大龜頭抵著自己的下體來回磨擦著,只覺得那大根一直在變大變硬,又熱又燙的。華撥開可兒的陰唇,讓她的粉紅洞清楚可見,龜頭抵在洞口處,看著小小的嫩穴好似含不下自己的大雞巴似的,華知道又一個處女洞要被自己頂開了,心裡真是未幹先爽。

傑的鏡頭停在可兒驚恐的小臉上,只聽華問:「可兒,你是處女嗎?快回答我!」

可兒害怕的顫抖的說:「是。」

「是什麼?回答完整點!」

「嗚……我是處女,請你不要……不要……」

「不要什麼啊?說啊?不會說嗎?我教你!說『不要幹我,不要插我,不要用大雞巴操我的處女穴』。」

「快說!快說!說得好說不定華放你一馬。」傑在旁邊敲著邊鼓。

可兒閉著眼,咬著牙說:「求求你,不要……不要幹我,不要插我,不要用大雞巴操我的處女穴。嗚~~」

華撫摸著可兒的頭說:「乖女孩,你真是聽話,可惜我無法照辦!」一面說著,大雞巴一面挺進可兒的嫩穴,只聽見「啊!」的一聲慘叫,進入的龜頭明顯感受到有東西正在壓迫,阻擋著他的進入,抬頭望向可兒,只見她緊閉雙眼,咬著嘴唇,忍受著痛苦。

可兒只覺得身下被一龐大的異物撐開,痛苦難耐。華一面享受著可兒痛苦的表情,一面再猛力一挺,可兒只覺得原本已進入穴內的龜頭部份再加深入了,這時華感到穴裡有一樣東西一下子就被戳破貫通了,只見可兒原本痛苦的臉,顯得更加痛苦。

「啊!!!!!!!好……痛……快出去!出去!!!!!」

不顧可兒的叫喊,華的大肉棒繼續再往前推進,只覺得肉棒被嫩穴緊緊地包裹住,好軟好舒服。可兒覺得自己快要死掉了,被大根撐開之後又被狠狠地戳進去。

小穴被又粗又熱的巨大肉棒填滿,讓可兒無法忽略自己的第一次完全地被眼前這個男人佔有了,想要掙脫這根肉棒,誰知才一動卻引得華更猛烈的抽動。只見他一點都不憐惜身下的女孩是第一次,大雞巴整只沒入洞內,抽出再狠狠地插到底、再抽出……一直來回地進入。如此的不溫柔弄慘了可兒,讓她一直慘叫連連,但這樣的叫聲聽在華的耳裡,卻是悅耳得讓他的獸慾得到滿足。

雖然才射過不久,但是看哥哥抽插著可兒,她的嫩乳不停地晃動,傑又硬起來了:「哥,快點,我也要!」

「急什麼?我還沒爽夠耶!」

「嘿!你開了一個洞還可以開另一個啊!這個洞讓給我啦!」

正在承受極大痛苦的可兒,聽見兄弟倆的對話,驚慌的說:「不要了!不要了!」但是華已抱起可兒,一面下床一面抱著她用力插著。

傑伸了伸懶腰躺上了床:「華,快把她抱回來吧!」

可兒只見傑舒服的躺在床上,扶著再度堅硬的男根一柱擎天的模樣,而華依依不捨地離開可兒的嫩穴,把她轉過身抱向傑,可兒早已被操得七葷八素,無法掙扎,只覺得華的肉棒才離開,傑的肉棒隨即直挺入洞,可兒整個人伏在傑的身上,軟綿綿的任傑擺弄。

傑一面插著肉穴,一面享受嫩乳在身上的磨蹭,舒服極了!華看著傑舒服的模樣,一時不爽,伸指就往可兒的菊花插入,「啊!!!!!!!!!!!」可兒大聲的慘叫著,但她痛苦的表情只有傑享受得到。

華不顧可兒的叫聲,繼續插進、拔出,插進,拔出,「你現在就叫,等下我的雞巴插進去,你更有得叫了。」華幸災樂禍的說著。

可兒只單純的想要擺脫後面那個洞裡的手指,卻沒想到無意中扭動的小蠻腰更刺激了傑用力地往上挺著,前後兩穴都在受著刺激,可兒開始漸漸無意識地呻吟著,但她無力的呻吟,聽在兩兄弟的耳裡,卻成了動人催情的音樂。

掰開可兒的小屁股,華硬是將雞巴擠了進去,這次可兒不僅尖叫,更是挺起了腰不停用力地扭動著,她瘋狂地扭著想擺脫後面帶來那撕裂般的疼痛,但是這樣的反應卻讓傑和華更興奮。

傑用力地捏起可兒的乳房,一口咬下去,另一手用力地捏揉;華用力地挺進可兒的肛門,一面抽插一面不時用力拍打可兒的屁股。三人都陷入了瘋狂,只是可兒是瘋狂的疼痛著,其它兩人卻是極度瘋狂的享受著。

時間對可兒來說好像靜止了一般,除了疼痛還是疼痛,不知何時才停止。因為緊張驚恐,可兒完全沒有因為性愛帶來的歡愉,她心中只巴望一切早點結束。

可兒從下午放學被傑帶回家,一直到傑幫她穿好衣服、帶她上車送她回家,至少有五、六個小時之久,華和傑並沒有因為各自逞了獸慾之後就停歇,在等待體力回復的時候,他們用按摩棒、跳蛋等不同的道具讓可兒的小穴一直是被攻擊的,而可兒的呻吟、嬌喘、求饒讓他們樂此不疲地逗弄著她。

此外華還與可兒擺出不同的姿勢要傑幫他們拍照,並拍了許多可兒的裸照和小穴的特寫照。

當可兒被送到家時,她害怕得什麼都不敢說,向家人打了招呼就匆匆的回房了。

隔了幾天傑打電話給可兒,電話中不斷的道歉,雖然可兒身心受到打擊,但仍禁不起傑的哀求原諒了他。

這天放學後傑來接可兒,他默默地開著車帶可兒來到一家汽車旅館,可兒有點害怕,但傑保證不會做出讓她害怕的事。

進了房間後,可兒好奇地東張西望著,傑關上房門從背後環抱著可兒,對著她小巧的耳朵呵氣舔吻,可兒先是全身緊繃的害怕著,但隨著傑的擁抱與溫柔的吻,她慢慢地放鬆下來。

傑邊吻著可兒邊帶她走到床前,像抱新娘一樣的將她抱起輕輕的放在床上,自己也上了床。看著身下的可兒,傑忽然後悔那天讓華嘗了她的處女穴,畢竟這可是他花了幾個月時間追到的人,誰知卻讓華先嘗了鮮,傑決定要讓可兒心甘情願地臣服於他的身下。

可兒躺在床上看著傑俯視自己,不知他要做什麼,心裡有點不安,只見傑的臉忽然放大,然後可兒感覺到傑的吻從她的額頭落下,接著眉毛、眼睛、鼻子、臉頰……最後印在粉紅的雙唇。傑吻著可兒,從輕輕的到開始有點侵略性的,到很狂野的,直到可兒的粉唇變得紅腫,在傑的身下喘息著。

傑繼續著他的吻之旅,沿著脖子親下去,輕啃可兒的香肩鎖骨,一手解開可兒的扣子,撥開她的衣服,伸到她的背後解開了胸罩。傑的吻隨著衣服的離開,來到了可兒的胸前,粉嫩的小乳頭被傑含在嘴裡,他的舌頭靈巧的舔弄著小巧的粉紅,手也不放過另一邊輕輕揉搓可兒的奶子。

因為傑溫柔的動作讓可兒忘了緊張,他的一舉一動像是在可兒身上點了火,可兒覺得渾身酥麻,想要更多,卻不知怎麼辦,她不知所措地扭動著身體。

發現了可兒的變化,傑也不急,從雙乳繼續親下去,拉開可兒裙子的拉煉、脫掉礙事的布塊,隨著吻過了腰間、下腹,傑邊吻邊將可兒的小內褲褪下,將頭埋在可兒的雙腿間,舔著可兒大腿的內側。

因著傑的吻帶來的悸動,可兒忘了夾緊雙腿,傑輕易地拉開她的腿,讓她粉嫩的陰部再現眼前。傑用舌尖尋找著可兒的陰蒂,輕舔著用齒輕磨著,「唔……啊……嗯……」隨著小陰蒂充血腫起,可兒的呻吟也從小變大。

傑繼續努力地舔著可兒的陰部,舌頭從上到下、從下到上的舔著,淫水緩緩地開始從可兒的陰道滲出。

傑不慌不忙的吸吮著,受到這樣溫柔的刺激,可兒不停地扭動著下身,好舒服,好想要更多。可兒好想有東西能進到她的小穴裡填滿那股空虛,她扯著埋在自己雙腿間傑的頭髮,無助地看著傑帶著深刻的慾望,玩女無數的傑豈會不知可兒已經很想要了,但他要可兒求他。

看著可兒,傑慢條斯理地脫著衣服,可兒因為他的嘴的離開,空虛感更大,下意識地喊:「傑~~」

「可兒北鼻,怎麼啦?」

「我……我……」

伸手摸向可兒的陰部,傑用手指挖了點可兒的淫水,說:「你看,可兒好濕了耶!告訴我,你想要嗎?」

「嗯~~我……我……我要……」

「要什麼呢?說出來我就給你。」

可兒哀怨地望著傑,這樣的眼神更是勾人。

「快說嘛!可兒是想要傑的大肉棒嗎?」

「對!可兒想要傑的大肉棒!」

「要我的大肉棒做什麼呢?」

「我……我……我要傑的大肉棒……插……插……插進來。」

可兒害羞的說著,但傑卻不想就這麼輕易給她:「真的想要嗎?那你自己把腿張開,用指頭撥開你的陰唇,我要看到你想我插的小穴。」

可兒被空虛包圍,只想傑快點進來,她大大的張開雙腿,用手指撥開了自己的陰唇,對著傑說:「快來嘛!」

傑跪在可兒的腿間,用大雞巴磨擦著可兒的陰蒂和洞口:「你想要,那自己握住它插進去。」

感受著在洞外的大雞巴,可兒只想快點被填滿,聽著傑的指示,她握住傑的雞巴自己的穴口迎了上去。「啊~~啊……啊……進去了!」當傑的大雞巴撐開的陰道插入時,可兒不自禁的喊著。

傑一心想要可兒變成自己的性奴,一點也不急著在可兒裡面抽送。慢慢的磨擦無法滿足可兒的渴望,可兒又用乞求的眼光看著傑。

「怎麼啦?你想要我的大肉棒,現在已經在你的小穴裡囉!」

「我……可是,我……我……」可兒雖然被華、傑操弄了許多次,但因為無關情慾,她一點也不懂自己現在想要的是什麼。

傑當然知道純真的可兒想要什麼,仍然故意慢慢地磨著:「想要我的雞巴動快一點嗎?」

「嗯!我想要!」

「求我啊!求我用我的大雞巴操你,讓你舒服、讓你滿足,說你願意做我的小奴。」

「我……我……我……」傑用力一頂可兒,可兒好想這樣被頂著,不再矜持了:「傑,主人,可兒願做你的小奴,求你用你的大雞巴操我幹我、頂我嘛!」

「乖女孩,讓主人好好地疼你吧!」傑邊說邊開始抽插,雖然霸氣卻不失溫柔地進攻著,在經驗豐富的傑身下,可兒初嘗性愛的熱潮。

傑的溫柔策略,成功地讓可兒從不懂人事的女孩變成想要男人的嬌娃。

自從和傑在汽車旅館一起銷魂後,可兒更離不開傑了,但傑這個老手卻欲擒故縱,沒有常常和可兒聯絡,這使可兒的心更掛念著傑,就算不見面她也每天都打電話給傑。而見面的時候,無論傑要求在哪做,可兒都竭力地迎合,車裡、公廁、電影院、KTV、MTV、學校大樓的樓頂、公園的無人角落……傑像在測試可兒的極限,但初嘗愛情及性愛的可兒為了傑,全都配合著。

有一天,可兒接到一通電話,是個叫小艷的女孩打來的,她說自己是傑的女朋友,交往已經一年多了,叫可兒不要一直纏著傑。可兒聽得心碎了,瘋狂地想找到傑聽他的解釋,卻怎麼都找不到傑。

過了幾天,傑打電話給可兒,說小艷和他不是情侶,而是有過節,所以對可兒說那些話想破壞他們的感情。可兒天真的相信了傑,打完電話之後傑載著可兒上陽明山,在夜光下可兒再次被傑征服。

一天夜裡,可兒接到小艷的電話,電話的另一端傳來求救的聲音,小艷說她被華載到無人的山上,華和他的朋友輪姦了她,拿走了她的衣物令她無法自己下山,她哀求可兒去救她。

心地善良的可兒聽了便偷偷的溜出家門,叫了車朝小艷說的山上去。到了小艷說的地點,只見小艷躲在遠處的草叢裡,可兒走過去,見到草叢中的女生完全赤裸、滿身紅印,回過頭可兒想找出租車司機幫忙,卻發現出租車竟正在開走。

她想跑過去叫住出租車,卻聽見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嘿嘿嘿……看是誰來啦?可兒耶!想不想我這個你的頭一個男人啊?我可是想你的緊穴想得都脹痛啦!」不知華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可兒好害怕、好害怕,卻不知道怎麼辦?華的身後還站著五個男生,有高有矮、有胖有瘦。

「你們看,我就說這個傻丫頭會來救小艷吧,這下大家可以繼續爽了!」

「不……不要……不要過來!」可兒害怕地對著朝她走過來的華喊著,但這樣微弱的叫聲一點威脅性都沒有。

華一把抱住可兒,一手大力抓著她的翹臀捏著:「我想死你了,你怎麼都沒想我這個幫你開苞的男人呢?竟然和傑在外面玩,以為我就找不到你嗎?多虧了這個笨女人來家裡和傑吵架,剛好可以讓我當餌利用。」可兒什麼都聽不進去,只害怕的顫抖著。

「嗚~~嗚~~嗚~~」順著聲音望去,可兒見到小艷正被其它的男生玩弄著,身下兩個穴都被插如,三支肉棒輪流戳著小艷的嘴,使她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羨慕嗎?這麼多個伺候她一個,等我的雞巴和你的小穴敘舊之後,他們也會這樣讓你爽翻天的。」一面說著,華已經扯掉了可兒的上衣,雖然掙扎著,褲子也被解開剝下。

華一手伸進可兒的內褲裡摸了一把,就一指戳進了可兒的嫩穴來回抽插著。可兒的身體已經和之前剛被開苞時不同了,那時未經人事只知痛,但經過傑的調教開發,她的身體對任何的調情都會有反應,即使在這樣可怕又不願的情況下,華的手指仍然讓可兒的小穴濕了。

「呦~~原來可兒口是心非呦!上面的小嘴說不要不要,下面的小嘴卻已經濕囉!」身後那群男生哈哈的笑著。

有個男的說:「不要害羞啊!女人會想她的第一個男人是正常的。」

「對啊!對啊!華你這次就溫柔點,這樣她就會向你要不停啦!」

「是啊!身下這個小艷就是這樣,第一次哭得死去活來,現在不給她,她自己都會騎上來了。」

可兒聽著他們的對話只覺得昏眩,她不想要自己的身體被控制著,用力地扭動身體掙扎著想擺脫華的掌握。

「笨女孩,你怎麼學不乖的呢?他們都叫我要溫柔的對你耶!可是你這麼努力地想逃開我,讓我很生氣!我要懲罰你!」

華一把推倒可兒在草叢鋪的帆布上,用力地扯下她的內褲,一面壓著可兒,一面解開自己的褲子,放出已經腫脹的肉棒:「既然你敬酒不吃,我就讓你吃罰酒!」

掰開可兒的雙腿,華提起肉棒就往可兒的嫩穴插進,「啊~~好舒服!又嫩又軟、又暖又緊的小穴,我真想念啊!」

一面在可兒陰道裡抽插,華一面對可兒說著淫穢的話,雙手也沒閒著,不時地搓揉可兒的奶子和陰蒂。受到這樣的刺激,意料之外的可兒竟然感到興奮,呼吸急促了起來,脹紅著的臉透露出享受,嘴裡洩出的不再是「不要」,而是不成句的「嗯……啊……」呻吟。

華很滿意可兒的反應,不再猛攻反倒溫柔了起來,可兒忘了週遭的情形、忘了身上這個男人是奪走她初次的男人,扭動著小蠻腰,只想穴裡被填滿被磨擦、被滿足。

「可兒,喜歡我這樣幹你嗎?」

「嗚~~喜歡……啊……好喜歡……」

「說,『親親華老公,我愛你,我的小穴是你的』。」

「唔……啊~~啊……親親華老公,我愛你,我的小穴是你的!」

「寶貝,說大聲點,是誰的雞巴在幹著你的騷穴啊?」

「是華,華老公的大雞巴在幹著我的騷穴!」可兒忘情地喊著。因著華純熟的技巧,可兒覺得好舒服。

「那跟我的朋友們說,我操你操得爽不爽啊?喜不喜歡被我插呀?」

「華操得我好爽!我好喜歡被華插!啊~~用力!啊……啊……」被大雞巴充滿著,可兒忘卻了一切,享受著身體的快感。

「華哥,她這騷樣讓我忍不住了啦!」在一旁讓小艷含著雞巴的男生喊著。

「來啊!可兒的屁眼給你玩!」

「不!不要!那裡不要!」雖然傑一直在調教著可兒,但傑對屁眼沒興趣,所以可兒的記憶只停在被華撕裂的時候。

不容可兒抗議,華換了個姿勢,使得可兒趴在華的身上,翹臀就這麼高高的朝著華的朋友。「強,快來吧!」強一面摸著可兒柔軟的身體,一面用手指摸著可兒的屁眼。

「嗚~~不要!那裡不要啊!」

不管可兒的叫喊,強只是專心地摸著可兒。忽然,「啊!」可兒叫了一聲,原來強竟然舔起了可兒的屁眼。這樣的新刺激讓可兒忘了害怕,隨著強溫柔的舔著,可兒竟然有了快感,屁眼開始微微的收縮起來。

見到可兒的反應,強也不急,用手指慢慢地在屁眼劃圈,然後慢慢地戳了進去。可兒原本以為會像第一次那樣的疼痛,誰知除了不適之外竟不會痛。身下的華刺激著可兒的乳頭和嫩穴,屁眼又被強玩弄著,可兒覺得又羞又好舒服。

強的手指在裡面抽插了一陣之後,覺得差不多了,提起大屌抵著可兒的屁眼說:「我要進去了,好好地享受吧!喝!」

大屌的插入讓可兒覺得窒息,雙洞被兩根屌刺激著,可兒忘情地浪叫起來。「看來你還真享受啊!」華欣賞著可兒的表情、享受著她嫩穴的緊夾,覺得舒服極了。

另一個男生走過來說:「我要驗收傑調教她口交的成績。」

可兒睜眼一看,只見一個瘦高的男生挺著又長又粗的雞巴對著她。他的雞巴比傑的要長要粗,可兒有點擔心自己含不住,男生也不管可兒願不願意,捏著她鼻子就把雞巴往她嘴裡塞,就這樣兩個女生各自被三個男生抽插著。

男生們插完小艷的換插可兒,插完可兒的換玩小艷……中間休息的時候,男生們還不准她們休息,叫她們用69的姿勢彼此互舔,或是一面親嘴、一面互捏奶、一面磨擦著下體。然後等男生休息夠了,又再繼續輪流著,直到每個人都插過了可兒、小艷不知幾回。

可兒以為這樣被輪姦,自己應該會很痛苦,誰知不同尺寸的肉棒、不同的男人、不同的技巧,帶給她不同的刺激和享受。此外,可兒也發現自己喜歡和小艷的接觸,她會想像男生那樣的抽插小艷,喜歡小艷在自己身下的嬌喘求饒。

在天亮前,男生把她們兩個女生各自送回家。可兒的人生也自這夜起改變,她開始和女生交往,尋找清純的處女,強暴地奪走她們的第一次之後,又溫柔地讓她們離不開她。

對於追求她的男生,可兒從不拒絕,她玩弄他們的感情、欺騙他們的錢財,卻不讓他們得到她的身體她的心。因為在那夜之後,可兒才從小艷得知,原來傑和華是一樣的,他們兄弟結交女生,互相幫忙輪姦帶到家裡的女孩,然後覺得好的,就進行調教,有的帶去給喜歡幼齒的長輩享用、有的帶去給朋友們輪姦。這是他們兄弟和朋友間的遊戲,而可兒和小艷只是遊戲裡的玩具。

除了被華、傑的朋友操之外,小艷還被他們父子三人輪姦過,想要擺脫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帶新的女孩去給他們享用。可兒帶給他們一個暗戀傑許久的學妹,用她的處女之身換來自己和小艷的自由,從此以後可兒只遊戲人間,一切非關愛情。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