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城市規劃我們工廠搬遷到郊外,我和老婆只好在郊外租房住。房東有個女兒,叫謝莉,24歲,長的一雙豪乳,纖細的腰枝,園挺的豐臀,嬌媚動人。在房東的要求下,我幫她弄進了廠裡上班,跟我當學徒。房東一家高興的不得了,把我們兩口子當一家人看。

一次,老婆上夜班,天氣熱,我只穿了條短褲,在家上網瀏覽成人網站。

「好哇!師父,你在看黃色網站!」突然我的徒弟謝莉闖了進來,原來她老公回老家了,她閒著無聊,來找我聊天。我又忘了鎖門。

「你……我……」我一時無語,看見謝莉穿了一件肉色絲質吊帶睡裙,且沒有穿胸罩,兩顆乳頭清晰可見,我那早已蠢蠢欲動的小弟騰地勃起「我沒有……」

「還說沒有?你看你……醜不醜?」她竟然指了指我的小弟。

其實我早就垂涎於她的美色和惹火身材了,我一把將她拉入懷裡:「小丫頭,不害羞,看我怎麼教訓你!」摸著絲質吊帶睡裙,更加激起了我的慾望,我堅硬的弟弟頂著她肥大圓潤的屁股,一隻胳膊緊緊地按壓著她碩大而富有彈性的乳房。

「我怎麼不害羞啦?」謝莉在我懷裡像征地掙扎著。屁股說不清楚是掙扎還著離開在我的小弟弟還是用力頂了頂。

「你看你,內衣也不穿……想勾引師父?」

「瞎說!我怎麼沒穿?」我知道她沒穿胸罩,但穿了丁字褲,但我故意撫摩著她她肥大圓潤的屁股說:「哪裡穿了呀?,怎麼摸不到呀?……」我在她耳邊似吻非吻地呵氣,弄的謝莉方寸大亂。我將她推倒到床上說:「我看看你究竟穿了沒有?」

當我撩開她的睡衣時,果然是件T字性感內褲,看得我雙眼發直。白色透明的細細的一條內褲緊陷在雪白股溝中,形成美麗的景象,窄布遮不住整個陰戶,左邊陰唇露出一些,兩旁儘是包掩不住的陰毛,宣示著主人的性感,我的徒弟謝莉臀部高聳地趴在床上,極具挑逗的褻衣,使我不能自持,我趴在她背上,用堅硬的弟弟頂著褻衣包裹的肥碩的陰戶,一隻手從揉捏著絲絨一般光滑細軟的肌膚,一隻手從下面握住了她高聳的雙乳。她尖叫一聲,並用陰戶在我的弟弟上摩擦。

「不要……不要……師父……」她嬌滴滴地聲音反而促使我更加大力的揉捏撫弄。我用掌心托在她乳房的下方,十指向上扣住乳峰尖端,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正好夾住她逐漸堅挺的乳頭。一會兒按下去,一會兒抓住扯起來,一會兒左右抖動,一會兒揉麵團一樣揉搓。最後更是用指間夾住她的乳頭,微微挑搓起來。謝莉面色也越來越紅,而且身子也不再扭擺得這麼厲害,只是被我刺激得一跳一跳的。她的口中不再叫喚,轉而吐露出嚶嚀的細細嬌喘,身子軟化下來。

「師父……我癢……受不了……」她隨著我的搓弄,渾身酥軟下來。

「哪裡癢……我的騷徒弟?」我將手移到她的下體,想脫下了的蕾絲內褲。

「不要!」她輕聲抗議。伸出一隻手去保護她豐滿肥碩的陰戶,突然一把抓住我火燒般勃起的巨大肉棒,「好大、好硬啊!」謝莉居然把我的狼牙棒捏了一下,我順勢握住她白嫩小巧的手,不讓她脫離我的弟弟,她乖巧地套弄起來,把我的狼牙棒搞得更為膨脹,簡直就像要脹裂開來一樣。我則將她的裙子挽到其腰間,露出雪白粉嫩股腿,小心將狼牙棒尖端對準她柔軟的花園密部。

「不要!」謝莉搖晃著腦袋。

我緩慢而堅定地將狼牙棒向上頂去。

「嗯,你……你……」她雖然渾身酥軟無力,此刻仍然拚命向上躲避。

我巨大的龜頭隔著薄薄的蕾絲內褲,擠開了謝莉細細的蜜穴唇瓣,開始刮擦著她多汁的甬道肉壁,逐漸深入。她完全無力了,失去了躲避的能力,那種肉棒填塞的刺激讓她酥麻顫抖。謝莉渾身哆嗦,連著蜜穴內部都哆嗦起來。

「嘻嘻,你看,騷徒弟你的內褲都弄濕了呢。」

「沒有。」她隨著我的搓弄,喘息著、下體顫抖著。我伸手將她的陰蒂扣在手指間,揉捏起來。

「啊!不要……」劇烈的刺激讓她渾身都震顫起來。「師父,你不要弄……啊!啊……我受不了的……啊……啊!」

謝莉渾身都在發顫,情難自禁的扭動嬌軀,淫水一股一股的蔓延流淌。她猛地啜泣起來,身子軟軟癱倒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我將她翻過來。

「不……不要……嗯……啊……不要……」她的聲音愈來愈細。可是,我卻吻住她她的嘴唇。她緊閉著雙唇抗拒,我則不斷的用舌頭企圖把它頂開,隨著我手指的捻動,她下面的淫水已經汩汩的流了出來,雙唇也放鬆,我順勢將舌頭伸進她嘴裡。

「嗯……嗯……嗯……滋……滋……嗯……」

謝莉放棄抵抗了,任由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翻攪,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過去的舌頭。我狂烈的吻著她,一手搓著她的乳房,一手外撥弄她的小妹妹。我一直吻到她開始扭動起來,雙腿絞來絞去,使勁的夾著的手,彷彿不讓我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我進去,而淫水一直不斷的流出來,濕了陰毛。謝莉將恥骨前端,陰蒂頂在我的小腹下部,用力研磨,而且恥骨聯合處不斷小範圍高強度扭擺著,雖然幅度不大,但是獲得的快感卻非常強烈,謝莉已經放棄了抵抗開始在享受。

「不要再動了,師父,不……不要……」,她口裡拒絕著,但下體卻在我巨大的龜頭上磨裟著,我用龜頭在露出她的洞口攪動。

「謝莉,師父的乖徒弟,騷徒弟,師父早就想幹你了,只是沒有機會。即然今天你自己送上門,就讓師父了切心願吧!」說完我拉著謝莉猛力向下一扯,同時下體向上猛烈一頂。謝莉「啊」的一聲慘叫,同時身子跳起來,但是因為我雄壯帶鉤的狼牙棒還從內部控制著她,所以剛剛彈起來的身子又重重地落回來。我隨之向上一頂,很巧妙很暢快地頂到她的花心正中。她又是「啊」的叫起來,身子也有了融化般柔軟下來的感覺,我感覺她的渾身都柔軟無骨般依附在我身上。

謝莉的甬道是這麼的緊湊,以至於我都感受得到不同尋常的肌肉收縮壓迫。看著她小心翼翼地上下調整身體,閉著雙眼滿臉迷醉的小模樣,我忽然猛力向上一頂。一頂就就完全貫穿頂到花心!一頂就擊潰了她的控制!一頂就將她擊倒!

我從下往上,發起了連串的攻擊,令她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謝莉乾脆牢牢抱扣住我的脖子,放鬆了下體,任由我狼牙棒對她肉蒲花園無情摧殘。她除了抱在我身上放聲淫叫喘息以外,再也不能做反抗了。她的蜜穴甬道緊湊狹小,受到一種恍若撕裂的快感,讓她軟化下來,猶如肉糜一般癱軟。淫叫聲低緩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嚶嚀的喘息聲,完全抗拒不了猶如潮水滾湧而來的快感。謝莉的身子在微微顫抖,很明顯我一番狂猛的衝刺促使她達到了高潮。她已然無力抗拒我的擺佈,只能喘息著癡迷地注視著我,腰肢微微顫抖,顯然剛才高潮的餘韻仍然存留。我的狼牙棒又一次擠開她窄小的蜜唇,深深地夯了進去。她渾身一震,腰肢向前面一挺,臀部向後一縮。

「啊!好刺激,師父,你真的太強大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連番重錘夯擊讓謝莉再次難以自如說話,只能淫聲叫喚來抒發心中痕癢快感。我一邊衝刺,一雙手掌箕張,扣在她柔軟雙峰上。她搖晃起了腰肢,帶動我不由自主開始猛烈衝刺起來。非常強烈得吮吸和夾緊從她的甬道中傳過來,我雙手扶在她臀部上,連環撞擊,開始我的招牌動作:每秒抽插頻率高達4-6次的抽插。而且每次插入攻擊的角度都有細微的不同,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或旋轉過抖動或攪拌。如此這般,謝莉再次被我搞得瘋狂起來,雙手無力的揮舞,似乎己經完全失去了控制。我故意抽出狼牙棒,只用巨大的龜頭在她的陰道口微微地有點插入的樣子,謝莉不由自主的收縮著恥骨、臀部的肌肉,並發力向上翹起臀部希望我能真正插入。

「師父,你……你……到底……啊啊……啊啊!你在折磨我呀!師父,我受不了……快點插……插深點……求你……」

謝莉還沒有說完一句話,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扎進了她洪水氾濫的肉蒲花園。潤滑的雨露令我抽插的動作伴隨著「撲哧撲哧撲哧」的聲音,給這單調的動作增添了異樣情趣。連環快速的攻擊讓謝莉陷入狂亂狀態,搖晃著腦袋,發瘋地扭動起腰肢,前後左右地晃動著,希望能從各個角度給她帶來更爽的刺激。她力量很大,狂野的搖啊搖。而且甬道中傳來劇烈收縮,她的收縮很特別,先是在內部收縮一下,然後又在蜜穴唇瓣內側收縮一下。而我的抽插正好配上她的收縮,每次都被她箍在了龜頭冠狀溝附近,被夾緊的感覺快美難言。

「哦……哦……師父,我來了,來了,要來了……」謝莉浪叫著直起了身子,更加用力的收縮著內部。我的狼牙棒插入她整個緊湊的甬道,加倍地撐開,更深地貫穿。她無法忍受那種過於猛烈的撐開,搖晃著小小腦袋,長髮在腦後飛舞起來,一連串無法遏制的嬌吟從口中冒出。

「師父,你的好大,好粗……嗯……嗯……好硬、好熱……嗯……嗯……好漲……受不了……嗯……嗯……嗯……好強壯啊!」謝莉張開嘴慘叫,但是被我巨大狼牙棒的夯擊打得氣流不暢,聲音一下子嘶啞了。

「喔……喔……喔……」謝莉不停扭動著屁股,「真舒服……喔喔……喔喔……」謝莉高潮來了,淫穴緊緊的夾著雞巴。

「謝莉……師父我要……我要射了……喔……喔……喔……」本想插多數下便拉出雞巴射精,但謝莉緊緊用手抱著我的腰嬌吟「啊……師父……別離開……射裡面……喔……我要師父……射進裡面……喔……喔……」

我聽到謝莉這樣說,我更加興奮,加快插多數下,於是咆哮著將滾燙岩漿噴射入她的淫穴。

良久,謝莉才從巨大的快感中回過神來:「我是不是太敏感了?師父,我剛才完全酥掉了,你太強了,我從來沒有碰到這麼猛烈的攻擊,你的下體會轉彎,老是追著我的快感地帶打擊,師父,我從來沒有這麼高潮過。」

「是嗎?你的小穴真緊啊!身材真好!奶子真大!」我的兩手不規矩的分別在謝莉的乳房和陰戶摸來摸去。

「是嗎?師父你喜歡嗎?」謝莉乾脆扯下了吊帶說「我的胸夠大嗎?」聽到謝莉這麼說,我就親了她的乳房一下。

「你把我奶頭弄起來了……你真厲害,真雄偉啊,這個寶貝!好粗、好大呀!」說著謝莉用手輕輕撫摩著我的肉棒,肉棒在它可愛的又白又嫩的小手的刺激下,慢慢又硬了起來。

我將她的陰蒂扣在手指間,揉捏起來。謝莉又慢慢的呻吟起來。

「你又流了水!又想了吧?」我把濕漉漉手掌送到她眼前。「真騷啊!」

她雙手握成拳敲打著我的胸膛:「師父,你好壞啊?!……才沒有……人家癢嘛!人家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

謝莉用雙手捧住我的肉棒,然後用舌頭仔細地舔弄。用雙唇夾住我的龜頭,用舌尖頂在馬眼處鑽研。我感覺一種被倒灌的刺激從馬眼處傳來。嘩!想不到這靦腆羞澀的小妞居然還有這麼一招,隨著她香舌清顫,在我那細密的內部微微蠕動著,非常刺激,非常敏感。

「爽……謝莉,你的嘴巴真是太性感了……啊……爽……舒服……太舒服了……真……舒服……爽死……了」

我半躺露出擎天一柱。我伸手過去「啊!不要……」我把手伸到交合的地方掏了一把,滿手都是淫水。

謝莉眼神閃爍著躲避,「啊……啊……啊啊……癢……人家又要了……啊啊……啊啊!」劇烈的刺激讓她渾身都震顫起來。

「啊……師父……我要……又要……」說著謝莉忍不住跨開雙腿,手抓住我的大雞巴對準嫩穴坐下去,『滋』一聲大雞巴順著淫水全根沒入騷穴,謝莉滿足的出了口氣,聳動白嫩的肥臀上下套弄著我的大雞巴。

「不要動,我來……」她晃動屁股,就迫不及待地套弄著,但是身子卻失去控制地扭擺起來,交合部位發出地糜爛聲音,身體內部潮水般湧流的快感,讓她難以矜持起來。她克制著「恩恩」叫喚。

「喔……師父……你好厲害喔……」我感受到謝莉體內一潮一潮湧流出來的淫液,隨著淫液猶如潮水般出來,她甬道內部也在猛烈收縮,猶如長蛇蜿蜒一般從內部不停的收縮到蜜穴開口,緊緊箍住我的肉棒。

「放開點,乖徒弟!你想叫就叫吧,師父喜歡聽你叫喚」謝莉在我的胯上連續套弄了數百下。「嗯,嗯,我覺得好敏感好敏感,好酸軟好酸軟,真的太刺激了,嗯,嗯,嗯,啊,啊,師父,你來……日……我……好不好?」

謝莉渾身震顫著,呻吟已經變成了嬌美的啜泣,翻下身來躺在床上,露出肉蒲花園,翹起蘭花指撫摸著自己的飽滿猶如饅頭的陰埠。如此迷人淫蕩的場面,怎能不讓我激動萬分。我側躺下來,拉著她的小手去握我的小弟弟。她輕輕的叫了一聲,「啊……啊……嗯……啊……癢……癢……」她舒服的忍不住發出呻吟,並開始套弄我的小弟弟。

「好師父,你快點上啊……!……恩……恩……啊……癢……好癢……好……受不了……」謝莉撒嬌地叫起床來。她的花蕊已充分展開,肌肉也已放鬆,淫水充滿了陰埠,可以展開激烈攻勢了!於是我扶好她的臀部,開始用力抽插。

謝莉再次失去理智的淫叫起來,她在模糊中喊到:「用力……你……要……出來……師……師父……嗯……嗯……啊啊……」。她的後面甬道似乎比起我老婆的來還要緊湊,但是同樣被我無敵狼牙棒開墾得路路暢通。我將狼牙棒從她體內退出,但是稍微轉了一個角度,突然蛇深地插入她緊緊收縮的花芯,謝莉發出意識模糊的叫聲,隨著有節奏向後頂……紅嫩的陰唇嫩肉隨著的抽乾快速的翻進翻出,每次將陽具抽出時,就又有一大堆淫水流出。把兩人結合之處弄得到處黏糊糊的。雪白的大乳房也隨著激烈的活塞運動不停的抖動。

「啊……啊師父啊……用力啊……插……插……快啊……啊啊啊……啊啊……用力……插死我……插!啊……好酸……好癢……又好麻……受不了……師父,插死我……插爛我的騷穴!喔!好爽啊!很久沒有這麼舒服過了。」謝莉不停扭動著屁股,不斷說出這種淫蕩的挑逗話,使我覺得非常興奮。

「喔……師父……喔……不要停……不要停……喔……頂到……頂到子宮了啊……喔……我要……我要洩了……喔喔……喔喔……」我粗魯的抓住謝莉那對不停搖晃的碩大乳房,更激烈的頂上去……「好深呀……好漲、好爽……刺到子宮口了……天啊,師父,還有半截沒進呢……你的好硬、好粗……好舒服呀……」由於淫水過多,又有些空氣跑進陰戶,一時之間,隨著謝莉雪白大屁股的起落,響起了噗唧噗唧的水聲,我越搖越起勁、越推越猛、越來越進入!

激烈的抽插結果令她芳雪白的身體染成一片粉紅色,我們倆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謝莉已經陶醉並沉溺在這淫海裡,完全沒注意到我的已經插入進了盡頭,並還在她陰道裡邊鑽動扭轉著。她瘋狂的猛搖晃著身軀,由其是她那蛇一般的細腰,更加的扭個不停,嘴裡大聲哀喊叫著:「師父,好舒服……好像插到底了呢……」

我抱著她兩條豐滿白皙的大腿,瘋狂的抽插著她的小浪穴,房間裡又響起了「撲哧……撲哧……」的肏穴聲。謝莉也淫蕩的向上迎接著我陰莖的插入,並媚眼如絲的盯著我。看著謝莉美麗淫蕩的容顏,我激動得快要爆炸,我把她的雙腿壓在她的胸膛上,趴在她身上,飛快的聳動著我的屁股,陰莖猶如飛梭般的插著她的小穴,每次都頂在她的花心上。

謝莉真是個多水的女人,隨著我陰莖的抽插,淫水被陰莖象擠牛奶般的擠了出來,沿著屁股溝流在床上,這樣大約抽查了一百多下,我的龜頭一陣陣發麻,不由得加快了插入的速度,謝莉知道我快要射精了,突然停止抖著的臀部說:「師父,我要讓你更爽!我要你從後面幹我……這樣更深……」說著謝莉翻過來趴在床上。

「快幹我,用力的……幹我!!!幹死我……,啊……,喔……,幹死我吧。」我發狂的猛抽猛插。謝莉的陰唇隨著陰莖的進進出出,也翻進翻出的做著重複的變形運動。

「天啊……好美呀……我要射了……,」

「我也要洩了……」

「我們一起洩吧!」由於猛烈的刺激竟然使謝莉射起了陰精。終於我的龜頭一陣跳動,大量的精液急射而出,滾燙的濃精燙得謝莉「啊……啊……」亂叫,射精後的我無力的趴在謝莉豐滿的肉體上,大口大口的喘著起。

謝莉愛憐的用手摸去我額頭上的汗水,然後座起身,我軟下來的陰莖隨著她的淫水滑了出來。我低下頭,看著謝莉發紅的陰唇,她陰唇上佔滿的淫水,在燈光下閃閃發光,她的陰道口還沒有完全的關閉,能看見我乳白色的精液正從謝莉那紅色的小洞中流出來。

謝莉抬手打了我屁股一下說:「壞師父,還沒看夠嗎?色狼」。我又抱著我的徒弟謝莉親起來,謝莉的舌頭又軟又濕,親起來感覺好極了。我吻她那對香噴噴又汗濕不已的大乳房,謝莉者用力頂住我不讓肉棒讓出來。謝莉感到我的陰莖還硬硬的插在她的陰道中,她用手抱住我的脖子,用她俏麗的臉龐摩擦著我的臉讚歎的說:「師父,你真厲害,以後我還要……」

自從那次之後,只要是沒人,謝莉就不穿內衣褲或者穿無檔內褲、無檔褲襪,任何地方都成了我們師徒倆的性愛場所。臥室、浴室、書房、床、書桌、沙發、廚房、地板上、汽車裡、野外、車間裡,都留下我倆做愛後流出的斑斑痕跡……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