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平時是很端莊純真,叫她穿一些暴露的衣服都不可能,那裡可以凌辱她呢?只能等她醉酒的時候,失去理性的保護,就能夠對她胡作非為了。

先不說我女友,就隨便拿我網友Akuma為例,他也是像我這樣喜歡凌辱女友暴露女友的男生,所以我們談得很投契。他的女友和我女友也差不多,平時是那種又漂亮又純真可愛的女生,就像個鄰家小女孩那樣,但如果喝醉了之後,她就會做出平時不敢表現出來的行為。

Akuma還很專業地分析她女友酒醉,可分為四種程度,最基本的是,當喝了一些酒之後,他女友就會變得有點雀躍,和平時斯文害羞的性格有點不同。如果再多喝一些,就變得很喜歡說話,和隨便一個陌生男人也可以講一通。如果再灌她多喝幾杯,嘿嘿,她就會有點放蕩起來。

有一次,Akuma還趁她醉到這種程度的時候,叫她把內褲脫掉,露個屁股給別人看,她也竟然照做不誤!如果再灌她兩杯酒,就是酒醉的最高程度,她就會昏睡過去,怎麼叫也叫不醒她,如果真的給男人弄上床,也大概不會知道吧?而且還有一點,就是酒醒之後,他女友會完全忘記酒醉時的情形。

就是這樣,Akuma和女友也有很多使人心跳噴鼻血的經歷,他也在把那些經歷寫下來。等他發表出來的時候,我們這些好色的男人就有眼福了,希望他的大作能早日面世。

說回我女友酒醉的情況,和Akuma分析的過程差不多,只是每次都有些不同的反應,所以我不能總結歸納成為「定理」。我只知道女友是屬於那種快醉快醒的類型,她喝得不多就醉了,但過了兩三小時就醒過來,但也是會把酒醉時發生的事情忘掉,只留下一些模糊的記憶。但在醉酒的時候,往往做出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來。

那次是上個月的事情,春天季節,我一個不小心就傷風感冒了,最麻煩是有點發燒,我去看了醫生,吃了一些藥,頭腦有點混混沌沌,不太清楚。吃完中午就倒在床上睡了。

到了六點多,手提電話把我吵醒了,是女友少霞的聲音,我迷迷糊糊聽她說完,才知道原來今晚要去一個為我女友的一個好朋友阿仁餞行,我也認識阿仁,他是我女友中學的同學,現在全家要去加拿大,加上我要讓少霞有面子,所以還是支撐起身體,決定去一趟。

那晚我們到了郊區一家風味小餐廳裡替阿仁餞行,阿仁生得矮小,沒什麼女生緣,來餞行的朋友全部都是男生,只有我女友是女生。阿仁在中學的時候,常常給同學欺負,連女生也欺負他,我女友最同情他,所以他也對我女友特別好。

我們吃完飯,大家就喝起酒來,我病得昏昏沉沉的,根本喝不了酒,只喝一杯,就像昏死了過去。我女友也知道我病了,當有人要「乾杯」時,她都替我婉拒,但那些男生那裡肯放過我,有個男生說:「你男友就一定要喝,不喝也行,你替他喝吧!」

就這樣在吵吵鬧鬧中,我女友已替我喝了好幾杯,那些男生似乎存心要灌她那樣,一直叫她喝,當然囉,我女友是那席飯桌上唯一的女生,她還生得這麼漂亮,那天還穿著一件連衣短裙,可愛極了,那些男生其實有意無意都想親近她,連阿仁也沒替她擋酒。

我其實不太清楚發生什麼,只覺得那小餐廳很悶熱,加上別桌有人在吸煙,空氣很污濁,我頭腦都不清醒。我女友最初還懂得拒絕說不喝,到後來竟然說:「別小看我,我還能喝,我一點也沒醉……」我就知道她是醉了,才會這樣胡言亂語。

到了後來,他們講起阿仁以前中學的糗事,有的男生說他曾經進錯了女生廁所,結果被兩個女生抓住,還說要剪掉他的小弟弟;又有的男生說他暗戀一個女生,結果被那女生的男友知道了,毒打了一頓。越說越興奮,然後都起哄來。

突然有人對我女友說:「輪到你說阿仁一件糗事。」

我女友笑著說:「那時候他坐在我前面一排座位上,笨手笨腳的,整天把橡皮擦、原子筆都掉到地上去,然後手忙腳亂地滿地撿東西。」

其他人都哇哈笑了起來,阿仁有點不好意思。

「別這麼快笑,我還沒說完呢。」我女友說:「有一次我見他又掉了三角尺和圓規,他就低頭下去撿,撿了很久還沒撿上來,我覺得要幫他一下,剛要彎下去問他要不要我幫忙,竟然發現他低著頭,沒在撿東西,而是在偷看我的裙底,害我忙夾著兩腿。」

阿仁那些朋友全都嘩然,原來這傢伙中學時偷看我女友裙底春光!不過其實也沒什麼奇怪,因為我自己中學的時候也喜歡偷看女生的內褲,相信很多男生都喜歡做這種小動作。不過奇怪的是,女友會把這種事講出來,她看來是醉了。

那些男生故意戲弄阿仁,說:「原來是個偷窺狂,那少霞的內褲是什麼顏色的?」弄得阿仁很不好意思。我女友說:「那時我都是穿白色的,其實女生內褲有什麼好看?真不明白。」

突然有個男生對我女友說:「下星期阿仁就要去加拿大,你就再讓他看一次裙底,讓他死得瞑目。」阿仁叫了起來:「你說什麼的,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其他人都大笑起來。

我女友嘻嘻笑著說:「喜歡看就給你看,其實也沒什麼好看。」我心撲通撲通地跳著,真想不到女友會這麼回答,這是醉酒的影響吧,但這裡可是餐廳呢,我們鄰桌還有幾個吸煙的大漢,聽到她這麼說也轉過頭來。

我女友坐過去阿仁身邊的椅子上,就把短裙掀了起來,然後張開大腿,把她那件通花淡藍色的內褲秀給阿仁看,我看到自己女友兩條可愛的大腿全都露了出來,差一點噴出鼻血來。阿仁有點不好意思,卻又貪婪地看著。其他男生叫嚷起來:「喂喂喂,不公平,只給阿仁看,我們看不見,過來我們這邊……」

我女友紅著臉,醉迷迷地一個接一接坐過去他們身邊,張開兩腿給他們逐個看,酒醉的力量實在太可怕了,把我女友這麼純真可愛的女生都變得淫蕩起來。

好不容易我女友走了一圈,才擠過來我身邊那男生的旁邊,又是同樣動作,把那寬鬆的短裙拉起來,然後張大兩條大腿,這時連我也能看到我女友的藍色內褲,那薄薄的內褲中間好像有點濕濕的,幹,我女友可能給這麼多男生看了,自己也動情起來。

直到半夜十二點,我們才胡鬧完,當我和女友走出餐廳時,兩個腳都有點發軟,阿仁和那些老朋友都作鳥獸散。我們本來也可以搭公車再轉車就可以回到家裡,但看自己半昏半迷,女友半醉半醒,我們還是乘坐計程車最安全,於是我們互相扶持走向遠處的計程車站。

突然我們身後有兩個男人嘿嘿笑著,搶先走到我們面前,原來是剛才鄰桌的吸煙男人,其中一個說:「哇塞,小妹妹,剛才你秀內褲給那些男生看,我們可看不清楚,可不可以秀給我們看看?」

我正想罵他們,怎知女友竟然醉迷迷地對他們說:「好,就給你們看一下,只是一下,再看不清楚就沒辦法。」說完真的拉起短裙,真的很快給他們看一眼內褲,我的心撲通撲通直跳,真想不到女友竟然肯讓陌生男人看內褲!

另一個男人不滿地說:「不夠,不夠,太快了,看不清楚。」

我拉一下女友,以為女友會害怕跟我一起逃走,但女友卻蹶著嘴巴說:「這樣還看不清楚,那你們自己來吧!」我想她的意思是叫那兩個男人自己去看自己的身體,但她說出這種錯誤「那你們自己來吧」的句子。

兩個陌生人「哈哈」笑著對我說:「是你女友自己叫我們來看她,別怪我們噢!」說完其中一個就把她的短裙拉了上來,她那短裙是寬鬆洋娃娃式的那種,那男人可真過份,一拉起來就直拉到她腋下,我女友立即全身胴體都露了出來,不但小內褲露出來,連乳罩也露了出來,最美的是她那很有曲線的胴體都暴露出來,那兩個男人不禁地「嘩啦」一聲。

我女友這時才有點害怕,說一聲「不行」,就想掙開他們準備逃跑,但那個男人卻拉著她的裙子不放,還被他揪了過去,那男人趁機用手扣著她的小內褲,一下子拉了下來,我女友兩個圓鼓鼓的嫩屁股露了出來,我看得差一點沒噴出鼻血來,正想要怎麼辦,我女友已經「啊」地叫了一聲,那裡還是餐廳外面,那兩個男人看到不能硬來,就放開我女友,匆匆跑開了。

我和女友來到計程車等候站的時候,她已經整理好衣衫,但酒力已經全散發出來,她開始昏昏沉沉起來,等到計程車來到時,她已經昏昏欲睡了,是我把她推上計程車的。

那個計程車司機四五十歲,粗粗壯壯的,見到我們要上車,卻急急忙忙想開走,不載我們,幸好我硬站出去路面上,才把他截了下來。

我和女友坐在後座,女友就傾倒依在我身上,不到兩分鐘就呼呼睡了。幹,這次大壞,我女友醉得睡去,那就是說明她很醉,我也頭昏腦脹,想起到家的時候還要抱她回家,我可就慘了。不過我沒想太多,因為我也迷迷糊糊睡去了。

我覺得計程車拐了幾個彎,就在我租住的那樓下停了下來,那條街本來是修理汽車的小商店,當計程車到達的時候,我想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四周又靜又黑,好像一條死街那樣,幸好有幾盞昏黃的街燈照著路面。

車子停下來之後司機說:「喂,到了!」

我也知道已經到家了,但全身又酸又軟,頭腦昏昏欲睡,本來想叫司機稍等一下,等我清醒一會兒才讓我們下車,可是喉嚨仍然很痛,根本發出不聲音來,想掙扎起來,仍是全身乏力。

我瞇著眼睛,稍微眇倚在我身上的女友,她還是像上車時候那樣,醉得迷迷糊糊,一陣陣的酒氣連著她身上散發的香氣,吸進鼻子裡,倒變成一種很誘人令人想入非非少女香甜的味道,她均勻地呼吸著,我知道她正醉得香甜,也睡得香甜。

「幹你娘的臭雞邁!」那司機好像有點發怒,自言自語地罵出粗話來:「不知道偶最近怎麼帶衰,走歹運,又碰到這種醉昏昏不給錢的臭小子!」他走下車來,嘴吧不停地說:「幹他娘的,乾脆把他們拖下來,扔到街邊算了。」

我正掙扎不起來,聽他這麼說倒是安心,也乾脆等他把我們拖下車去,我們再慢慢爬上樓吧,起碼他沒說要把我們先打死,然後扔到水溝裡。

司機嘴巴老是不停地碎碎念著:「幹他娘的,這一程又是白做了,不知道最近走什麼衰運……」說著說著,就打開我們後座的車門,他是從我女友那邊打開的,因為他是靠右邊停車。他嘴吧裡繼續碎碎念:「來,下車吧,兩個臭小子,我今晚碰到你們算是倒霉,我就把你們扔在這裡……」

我心裡覺得這個司機有點好笑,但當然沒笑出來,頭昏腦脹,喉嚨又痛,怎麼可以笑出來?

那司機伯伯拉起我女友纖秀的玉臂,拉了兩下,竟然拉不動,因為我女友整個上身都歪著倚在我身上,那裡可拉得動?那好笑的司機又碎碎念:「幹你媽的臭騷貨,我拉也拉不動,真是倒十世霉……」

司機看拉我女友的手臂沒用,卻看到她雙腿卻是歪向門邊,就伸手去拉我女友的右腿,我本來也沒覺得有什麼問題,給他這麼一拉,哇塞,我女友整條玉腿都露了出來,短裙只能遮一半的大腿,但司機伯伯這樣拉起我女友的右腿,她兩腿不就大大地分開嗎?這樣短裙那裡可以遮蓋得住?可以推斷,從司機那邊看過來,我女友整條內褲都給他看得一清二楚!

果然司機伯伯也呆了一下,眼睛都瞪大起來,就沒再碎碎念,而是輕輕放下我女友的右腿,反而拍拍她問:「小姐,車子已經到了,快出來吧!」

我女友醉得像頭死豬那樣,我這時心裡卻有異樣的想法:如果我不理他,他會不會再看看我女友那誘人的內褲呢?

司機伯伯見我們沒有反應,又把我女友的右腿先拉起來,然後把她的左腿也拉起來,然後向外拉。哦,原來這司機還是想把我們扔到街邊算了,好像並沒有特地想要偷看我女友的內褲。

司機伯伯拉兩三下之後,我女友的身子已經移出三分一,就是兩腿都給他拉到車外去,我心撲通撲通的跳著,嘿嘿,這一下子他不想看我女友的內褲都不行了,原來給他拉這兩三下,我女友的短裙貼在座位上沒動,下身卻給拉出去,結果是那短裙全都捲到她的纖腰上面來。

我瞇著眼睛,街燈和車上昏昏的小燈下,我女友兩條赤條條細嫩嫩的大腿全都露了出來,又美又誘人,而那小小的絲質三角褲,胯間部份還可以透視裡面黑黑的柔毛,我自己這樣看雞巴都不禁脹大起來,更何況是個司機伯伯,別看他有四、五十歲,但腰間那陽物也是碩碩地隆起來,把褲子撐起一大塊。

我女友卻仍然香甜地睡著,幹她娘的,自己兩條光滑的大腿和誘人的內褲都給這個不相識的司機伯伯看得一清二楚,還完全不知道。

我看到司機伯伯雙手有點發顫,不知道是害怕還是興奮,他把我女友雙腿放下,剛好兩腿都伸在車外,他吞了幾口口水,把頭伸進車廂裡,看看我,我當然也在「睡」呢!我裝睡的能力好高呢,全身不動,眼也不眨。

他深吸了一口氣,把我女友的左腿向外移開一點,我女友的胯下便張開了,他的左手慢慢移向我女友兩腿之間,我心中一動:他想搞我女友的小穴!我心裡竟然暗暗叫好,但也一邊替他緊張著。他的手停在空氣中十幾秒,就輕輕在我女友內褲上黑毛毛的地方按下去……

呼呼呼,我女友沒有反應,司機也沒剛才那麼緊張,他的中指往下移去,慢慢的,我女友仍然呼吸均勻,繼續醉生夢死。幹,那裡有女生這麼淫蕩,自己的小穴任其他男人淫弄,也沒什麼反應?

司機伯伯的手指在我女友的兩腿之間停了下來,然後突然用力一按,我女友立即「哦」一聲,全身一顫。我嚇了一跳,這司機傢伙簡直是膽生毛,這樣作弄我女友,弄醒她怎麼辦?可是我女友沒醒來,轉個頭過去,又是迷迷地睡著。

這一下子司機伯伯可樂透了,自言自語說:「幹,今天倒是碰上好運,這麼漂亮的女生竟然醉成這樣,天助我也……」又是一大段聽不清楚的言語。

他一邊說著,一邊又用手指再次朝我女友兩腿之間擠下去,我女友又是「哦……嗯……哼……」。這次他的膽子更大,剛才這麼弄她都沒醒來,這次不如多摸幾下,於是就在她內褲胯間摸了起來。

我女友在醉夢中受到這種刺激,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頭稍稍擺動著,小嘴和鼻孔裡輕輕嗯著,嗯著,發出一種低沉誘人的呻吟聲,兩腿光溜溜的玉腿在那色迷迷的司機伯伯面前輕輕擺動著,不要說是這種色色的伯伯,就算是平時謙謙君子碰到這種美色,也可能把持不住。

司機伯伯更高興,我覺得他已經很興奮,額上的青筋都浮現出來,嘴裡仍然自言自語:「操她奶奶的臭雞邁,真是又漂亮又淫蕩,今晚實在色星高照……」

說著說著,他的手指可一點也沒空閒,就在我女友胯間的嫩肉上撫摸,摸了一會兒,又得寸進尺,手指扣在內褲的胯間邊緣,就從右邊拉扯到左邊。哇呀!我女友的陰毛全都露了出來,幹他娘的,在我這邊的角度只是看到女友的輕柔的陰毛,但司機伯伯那邊一定連我女友的小穴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看到他兩眼都有點發紅,貪婪地盯著我女友的嫩穴,臉色好像有點發狠,右手手指就往我女友兩腿間擠了進去。

「嗯……噢!」我女友這次低聲地叫了出來,全身顫動起來,兩腿也縮了一下,嚇得我心裡撲撲跳,司機伯伯也忙縮回手,他好像給我女友的叫聲嚇一跳,她剛才那聲雖然不大聲,但在寂靜的街上還是覺得有點刺耳。

司機呆呆站在車門外,等了一分鐘,見我女友又是沒動,又很香甜地進入醉夢裡,他才舒了一口氣。我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友又是直挺挺地躺在這計程車後座座位上,她那件連衣短裙已經在剛才身體扭動的時候捲到肚子上,肚子以下的胴體除了那件被掀開的內褲之外,全部赤條條地展露在司機面前。我心裡焦急著,不是為女友這麼暴露而焦急,而是希望這個好色伯伯好好凌辱一下我這可愛的女友。

但司機伯伯好像還擔心什麼,把我女友的兩腿一抱,往車廂裡推進來,關上車間。我有點失望,這個司機伯伯是好色,但沒膽。

司機伯伯回到司機位子上,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剛才這麼好的機會,他都白白放棄,真可惜。我那種凌辱女友的心理不太滿足,心想,難得女友醉薰薰成這樣,起碼也要讓她那兩個我引以為傲的大奶子暴露給這好色的司機看看嘛!於是我偷偷伸手到我女友的背後,把她的乳罩解開,又把她那件連衣裙再拉上來一點,嘿嘿,我這樣做,等一下這司機來拖我女友下車時,一定能看到我女友那對又圓又嫩的大奶子,說不定還趁機摸她兩下,哇哈哈,真爽!(哇哈哈兄,是不是很爽?)

司機老兄突然開動了計程車,我正有點疑惑,幸好他老是自言自語,說出他心裡的計劃出來:「在這大街小巷裡不能胡亂來……找一個好地方再來……」他說話是給自己聽的,所以不是很大聲,我只能聽到一些重點,聽不到全句。

計程車慢慢向前走,看到有一個小巷子,剛有一個車子的位置,這裡白天就是那些修車小公司侵地的車房,他就一下子把車倒退進這被非法改裝的小車房裡去。裡面就黑洞洞,但藉著車房外的微光,還是能看到周圍的環境:有少量修車工具,然後就是牆上地上有一些柴油機油的污漬。

幹他娘的,這裡果然是比較隱敝。這個好色司機伯伯匆匆下車,又再打開我女友那邊的後座車門,把我女友的兩條光滑滑的大腿又再拉了出車外,然後把她攔腰抱了起來。我女友很容易抱起來,因為她嫩腰纖細,體態又輕盈,所以就給這司機抱出車外,走到車後面,放她放在車後廂蓋的上面。

計程車後面的紅燈亮著,那是停車時的指示,現在黑暗裡卻照亮著我女友的身體,我女友在紅光下更顯得嫵媚,她趴在車蓋上,身上的連衣裙又垂了下去,我剛才想暴露她乳房的計劃沒有實現。

但當那司機走到我女友的後面時,我的心自然而然興奮得直跳不已,我知道女友一定會被重重地凌辱一番,我作為她的男友,卻眼巴巴地看著她被這好色的司機伯伯凌辱,而沒有去阻止,會不會過份了一點?

司機伯伯再次把我女友的短裙掀到她的纖腰上,然後把她那件小內褲拉了下去。我心裡其實有些掙扎,雖然我很想看到女友被凌辱,但每次都有種心疼的感覺,這麼又可愛又清純又漂亮的女友,她身上每一寸誘人的肌膚都應該是屬於我的,被這種像禽獸的其他男人凌辱,實在有種說不出的痛苦,但這種痛苦又恰恰使我心底裡升起無名的興奮,而且散遍全身每個細胞。

司機伯伯掏出了他的雞巴,幹,真不小呢!我還以為他這年紀應該是不太能幹,但那雞巴卻使我完全改觀,又粗又壯又黑又長,上面還有交錯老盤樹根,比我那根還要粗壯,在紅燈映照下顯得更加醜惡。

他走向我女友的身後,我這個角度沒法看見他的動作,但我知道,我女友的小穴這時一定是濕潤潤的,因為她是個很敏感的女生,剛才給這好色伯伯又摸又挖,應該是濕了耶。

我的心撲通撲通跳著,等待著女友被這好色司機姦淫的時刻來到。我女友那時還是乖乖地趴在車尾蓋上,雙目緊閉,一臉醉紅,一點也不知道有人快要對她動粗。那司機在她身後把她兩條嫩白大腿分開了,然後手又在她胯下摸弄,我女友臉頰泛紅,全身一抖一抖,鼻孔裡發出「哼嗯哼嗯」的呻吟聲。不一會兒,我就聽到「唧唧唧」的淫水磨擦聲,我猜得不錯,女友實在很敏感,隨便一個男人摸弄她幾下,她小穴的淫汁就汩汩地流出來。

我見到司機的熊腰狠狠朝我女友的後面戳了一下,我女友「啊呀!」嬌叫一聲,全身在車蓋上震抖了一下,像觸電那樣,我聽到「撲滋」一聲,哇靠!我女友的小穴已經被那好色的司機操了進去,那司機還繼續挺進去,很難想像他那條黑又粗大的雞巴怎麼塞進我女友的那溫軟濕滑的小肉洞裡去。我女友那肉穴可是很緊窄的,不過也很有彈性的,一定是緊緊包著那司機的雞巴,怪不得他滿臉享受的樣子,幹!我可夠賤,這麼喜歡自己養個女友任人享用!

因為女友趴在車尾蓋上,我只能看到她上半身,下半身只能看到她那屁股很有彈性的,司機的粗腰狠狠往她屁股撞下去,她的屁股又把他彈出來,和我女友做愛,從後面幹她,簡直是雙重享受。

司機最初只是抱著我女友的纖腰,使勁地朝她兩股之間直幹,幹得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身體開始一扭一扭地配合他的衝刺。這時司機就開始留意她的上半身,看到她連衣短裙身後的拉鏈,一下子就拉了下去,我女友那光滑的玉背全都露了出來,他就把裙子往兩邊拉開,然後就向她雙肩剝了下去,幹他娘的,簡直是像在剝著鮮嫩的玉筍那樣,我女友美妙的胴體就從那裙子裡給剝了出來。司機把裙子連她的乳罩一起往下一拉,拉到她的纖腰上,這時我女友整個上身全都露了出來,兩個大大的奶子無力地貼在車蓋上。

司機見摸不到我女友那對可愛又堅挺的奶子,所以就把她整個人反轉過來,讓她躺在車蓋上,這時我就看到女友那兩個奶子在空氣中按著司機抽插她的動作而抖動著。司機摸了兩下,就開始毫不憐香惜玉地捏弄著,把她兩個酥軟的奶子捏得快要變形。幹他娘的,幹我女友還不夠,還要這麼玩弄她?

司機還覺得不足夠,伏下身去舔吮她那兩顆殷紅的乳尖,然後就在她乳頭上輕輕咬嚙著,我女友那兩顆乳頭真是很鮮嫩的,那裡經得起這麼淫弄,她已經忍不住低聲淫叫起來,不過這種淫叫聲卻是叫床聲,什麼男人聽見都會想跟她上床大幹一場。

司機把我女友的兩條修長玉腿抬起來,然後粗大的肉腰就朝著她胯間直衝過去,他上下活動著臀部,把粗硬的大雞巴一進一出地椿搗著她那滋潤的小肉洞,我女友被他姦得高潮迭起,小肉洞裡應該更是淫液浪汁橫溢,發出「撲滋……唧滋……嘖嘖嘖……」的聲音,幹得她全身扭動,秀髮全散亂在車蓋上。

幹她娘的,我女友被男人幹成這樣,還仍在醉夢裡?我剛想到這裡,突然女友好像悠悠轉醒了,她嘴裡「呵嗯呵嗯」地浪叫著,還夾雜著不太清楚的聲音:「……不要再弄……你是誰……啊啊……」

我還以為這司機看到我女友醒來,一定嚇得落荒而逃,但他卻是更亢奮,對我那個給他幹得欲仙欲死的女友說:「我是誰有什麼關係,反正你這欠幹的臭婊子就想給我免費又操又幹……」幹,我女友白白給他幹了,他還要罵她!

我女友吃力地說:「……求你不要再弄……你真快要把我弄死……」但說沒說完又是「呵哎呵啊」地叫了起來,看來她的小肉穴又再次給那粗壯的司機操爽了,所以還叫聲也變調了:「……啊……你的懶交好厲害……快要插破我的小雞邁……我不行了……」

那司機聽她這麼說,更興奮起來,又是瘋狂地騎在她的小腹上猛力抽插四、五十下,弄得我女友淫聲大作,都聽不清楚她在叫什麼,好像是「幹死我吧」、「捅破我的雞邁」、「你插得很深」……之類,反正平時和我上床時的那些淫蕩的用語全都嚷了出來。

司機到底已經是四、五十歲的伯伯,這時也氣喘吁吁,開始有點吃力,挺著粗腰,把肉棍向她肉穴的深處一挺,然後又橫衝直撞起來,這下子,我女友被他玩得如癡如醉,雙腿亂顫,然後這個好色伯伯全身僵了一下,然後軟了下來。我女友卻仍在車蓋上扭著小蠻腰,咬著嘴唇叫著:「我還不行……我還上不去……再…‥再捅我兩下……」

幹!真想不到女友還人家這樣強姦之後,還因為不能上高潮而叫男人再幹她兩下,真是淫賤極了,與平時她那種斯文純真的型像差太遠了。

司司呼呼呼地喘著粗氣,把軟趴趴的雞巴從我女友的小穴裡抽出來,上面還沾著黏黏的精液,他說:「我完蛋了,真想不到你這臭婊子性慾這麼強,把你男友扶回家,再搞一遍吧!」

我女友就是這樣,剛才酒醉像爛泥,現在卻醒了一大半,她穿好衣服,司機又把車子開到我租住寓所的樓下,然後女友叫醒我一起下車,她還付了計程車的錢,司機少收了五十塊,對我女友說:「這算是我給你的小費。」說完就開車走了。幹他娘的,我女友被男人開銷一次才五十塊?真的比那些站在街邊四、五十歲的老妓女還不如!

我和女友上了樓,我仍然頭痛喉嚨痛,昏昏沉沉,而且還要裝著什麼也不知道,所以就任由我女友扶我上樓。我們開門進屋的時候,把房東何春輝吵醒了,不過他也沒罵我們,他一直對我們很好,對我女友就更特別的好。

我一進房就倒在床上又頭沉沉地睡了過去,女友好像就去洗澡,她確實也要洗洗澡,剛才給計程車司機大幹一通,全身都是淫汁精液味。但我在半睡半醒間覺得她好像去洗澡已經很久。

於是我忍著頭痛,踉踉蹡蹡地走出房門,已經聽到浴室裡傳來一陣陣男歡女愛的聲音,我一看房東的房子,裡面只有他老婆何太太睡得像豬一樣,哇靠,不會吧?我女友回到家裡又被房東操幹一番?

我躡手躡腳走到浴室外,把耳朵貼在浴室門上,各位網友,我也不必細說了吧?裡面已經淫聲大作,我真擔心我那看起來有點嬌弱的女友,一晚之內給兩個大男人這樣姦淫,會不會被幹死?她的小肉穴會不會被幹破?

我聽見那房東淫笑著說:「少霞,我幹得你爽不爽?會不會比剛才幹你的那個司機還爽?」什麼?我女友竟然把剛才她被計程車司機強姦的事告訴房東?

我女友氣急嬌喘著說:「……你幹得最爽……剛才那司機幹我一半……我還沒高潮……他就軟了下來……你不要像他那樣……要肏就把我肏翻天……」接著就一陣子「啪啪啪」肉和肉拍打的淫聲,我女友又被幹得胡言亂語,還對房東叫老公,我在外面聽得臉紅耳熱,雞巴差一點刺破褲子。

我女友好像已經被房東弄上了高潮,淫叫著:「啊……哎呀……你實在太強了……插得太深……快把我小雞邁插破……你大支懶交把我子宮都快弄破……」她應該還是有點醉,所以淫叫得特別放蕩,敢說出這種話來。

房東嘿咻嘿咻急喘著說:「嘿嘿,我就是要頂開你子宮才射精,我老婆這麼多年都沒生過孩子,你就替我生一個。我就把全部ㄒㄠ(指精液)都射進你子宮裡,幹大你的肚子!」

我女友被他這麼羞辱,但可能她已經被帶上高潮,所以都顧不得什麼矜持,一邊呻吟著一邊說:「……不要……你不要把我肚子幹大……人家還沒結婚……就給你弄大肚子……怎麼向男友交代……」

話沒說完,我就聽到「滋滋唧唧」的聲音,幹他娘的,房東射精了!我女友叫了起來:「……好燙,好燙喔,幹得我好爽呀……這下子真的會把人家肚子弄大……人家還沒過危險期……」

哇靠,我真的出了一身冷汗,好端端一個女友,如果某一天肚子突然大了起來,還是給其他男人搞大的,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真不得了,我女友這麼一醉,竟然一晚被其他男人連續強姦兩次,還不知道會不會給別人搞大肚子。

翌日早上,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可愛的女友出現在我面前,她是那麼可愛純真,還露出甜美的笑容和白淨淨整齊的牙齒,真的和昨晚那種淫猥不堪的情形聯想起來。

我發現額頭上放著一個冰袋,女友溫柔地說:「非,你昨晚發高燒了,整晚胡言亂語,嚇死我了。今天不要去上班,我也不去上課,好好照顧你。」說完已經拿來濕濕的毛巾,替我擦起臉。

我的記憶真的有點迷亂,難道昨晚只是我發燒時胡亂幻想的事情嗎?幹,頭很痛,想不了那麼多。各位網友,以後要灌醉女友,可要想清楚,不然會後悔不及。

好吧,終於把這件事講完了,我的雞巴也硬得很痛,要去解決一下,各位大哥大大也休息吧。BYE!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情迷咖啡室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醉母癡兒中秋夜
美艷廚娘姐姐無奈與舅舅們周旋
室友的大奶女友
人生性事之岳母
看更伯伯強姦我
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桃花源記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