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去湖北的一個城市,外面飄著大學,本來預計要4天才能把事情辦完,提前買了4天後的車票,誰知道第一天上午就事情全辦完了,閒的蛋都疼。

下午一個人坐在賓館裡,穿著內衣也不覺得冷,因為這邊的暖氣非常足,我買了一大堆的水果坐著看電視,無聊啊,坐起來上上網,一上網我就有個習慣,看A片,昨晚掛了一夜的機,看了一下,一共下了28部A片,媽的,一個一個的看,很興奮,但兄弟我沒有打手槍的習慣。

一直看到快晚上9點的時候,肚子才覺得有點餓,就穿上衣服跑了出去覓食,走出賓館,那個寒冷啊,打車去了一家餐館三菜一湯,吃完一看時間都10點了,難道回去繼續看片,本來下午都已經看得我燥熱難當了,再看的話,會流鼻血的。我想在外面逛逛,冷靜下來再回去,上了一輛的士,跟司機說到好玩一點的地方,大約20分鐘後司機說到了,我下了車,往路邊一看,我日啊,全是洗頭房,操,看來司機室誤解我了,既然來了,就沿街走走,初步估計又200多家,政府怎麼都不管管,我正納悶,在霓虹燈籠罩下的哪些妖嬈的髮廊妹開始向我招手了,一開始我真的是不為所動,畢竟在外地,情況不是很熟,搞不好要出事,走了大約10分鐘後,聽到一女的喊我「大哥,這邊新來的妹妹,價格優惠得很」

我聞聲望過去,一面色煞白的媽咪向我招手,我再看看周圍,人煙稀少,再看看裡面,果然有幾個長腿妹妹,也許是看到了這點,我就閃進門。

「150一炮,300全活」

「這還價格優惠」我看著旁邊的妹妹,果然很不錯,看年紀最多20歲,5個妹妹都不錯,其中有2個特別有味,一個還紮著馬尾辮,清純的不行,另一個燙著波浪小卷,戴了副小黑框眼睛,胸部超級大,都快把衣服撐破了。

「看老闆是有錢人,還在乎這點錢啊」

這跟有錢沒錢沒有關係,兄弟我再有錢也要討價還價,再說,在這個事情上討價還價還是一種樂趣。

於是我回答「我有錢還到這裡,有錢我就去會館了」,我看看表,也不早了,還不如包個到賓館痛痛快快的玩,反正明天又沒鳥事,我於是就問「包夜多少」

「400,一分不能少,還要包打的的費用」

我在開始猶豫,猶豫面前這2個妹妹要哪個好,想了半天,我嘗試的問了一下,「我要2個有優惠嗎」

媽咪頓時來了精神:「果然是真男人啊,2個就750吧」

老子可不受這一套,誇我也沒有用,「700,其它費用都免談,愛去不去」

她頓了一下,就成交了。

幹這種事情,其實前奏是最刺激的,前奏包括尋找妹妹,討價還價已經後面道賓館的洗澡之類的,這個也許大家有同感。

拉著兩小妹出門攔了出租車直奔賓館,大約離賓館還有300米的樣子,我就叫停車了,這裡和眾狼說一聲,這個步驟不能少,我把賓館名和房間號告訴了兩位小妹,然後我先走,叫她們在3分鐘後走,她們兩夜必須要隔3分鐘走,出門在外,安全第一,這事情被抓,後果很嚴重。

我進了房間,脫去外套,打開電腦,泡了三杯熱茶等候她們,說老實話,我是第一次雙飛,腿有點發顫,各位見笑。

不一會兒,聽到了敲門聲,我開了門,是眼鏡妹(其實就是個空框子),我摟著她的小蠻腰進了房間,一進房間就先親了一口,很香,摸了一下奶子,很不錯。等辮子小妹來了,我們才開始聊天了。

辮子妹叫王娟,19歲,眼鏡妹叫吳惠君,21歲,不知道是不是真名,我就不管了。

我問她們「玩過雙飛沒」

她們都搖頭,說是第一次,包括包夜也很少,一般髮廊都是快餐比較多。

大家喝著茶看著電視聊天,長夜漫漫,先溝通感情再玩,不急。

一般在聊天的時候,最好不要坐在一起,要是坐在一起,你會情不自禁的動手,或者被她們動手,很容易就開始了,我說過等待的心情總比得到的心情好多了,我要享受這個等待的過程。

「做多長時間了?」

「我2個月了,她比我時間長一些」眼鏡妹指著辮子妹說,辮子妹撇了她一眼,好想有點不滿。

靠,難道這個長得很淫蕩的眼鏡妹說的是真,竟然還是剛做,而且比那個年紀小的要幼稚一些,真是人不可貌相。

「知道雙飛怎麼做嗎」

她們搖搖頭,辮子妹說,我試過2個男人一起的,沒有試過2個女的一個男的。

我很驚訝,果然驗證了我剛才的猜想。

大約聊了1個小時,聊的我下面都挺得難受了,我才說一起洗個澡吧。

她們說要一個一個的洗,我早就料到了,我說你們先洗吧,水不是很熱,你們兩個最好一起洗,要不沒有熱水了(其實這是我瞎說的,四星的賓館怎麼會沒熱水呢)

她們對看了一下,臉有點紅,但還是點了點頭,媽的,看來這雙飛有點難搞了。

她們竟然不在外面脫衣服,跑到衛生間去脫,這引起了我很強的性趣。

當聽到裡面想起水聲,我就飛快的脫光衣服,推開門跑了進去,裡面煙霧繚繞,當她們看見我進去的時候,還大聲的喊,我罵了一句:操,喊個雞雞的,把公安喊來就高興了,她們這才安靜下來。

兩具白白美女肉體就展現在面前,算是我見過的比較精緻的了,辮子妹的奶子有點小,奶頭有點黑,眼鏡妹真是極品,超大的波,乳暈都是紅紅的,皮膚連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搞的我都不敢碰,怕碰壞了,至於下面一團黑,看不清楚。

我走過去,就握住眼鏡妹的波晃了晃,她說「不要在這裡,等一下啊」

怎麼可能聽你的,我想怎麼搞就怎麼搞,於是我開始舔她的乳頭,不時還輕咬一下,搞得乳頭一會兒就硬了,我故意丟下辮子妹妹不管,讓她看著,我抱著眼鏡妹摩擦,真是享受啊,特光滑的皮膚,搞得我很想立馬就插進去,我還是挺住了,一直還提醒時間還早。我就放開了她,她們開始適應我了,於是幫我抹上沐浴露開始給洗澡,一直洗到我下面的雞巴,在上面揉搓套弄,實在是爽得不行,渾身都顫抖,我趕緊拿開眼鏡妹的手,她害羞的看了一下我,又點下頭去,幫我洗別的地方,她那嘴唇真是好看,有點厚,但是很紅潤,一張一合的,真想叫她給我包裹一下。

再看辮子妹,一個笑瞇瞇的看著我們,哪能讓你這麼輕鬆,於是我拉她過來,並按住她的頭讓她蹲下,把雞巴往她嘴裡塞,她說不行,現在不行,還沒有我不行的事情,我就強行塞進她嘴裡,開始她咬緊牙不鬆口,我就撓她癢,她就鬆口了,猛然感到雞巴一熱,就插了進去,開始給我舔起來,我同時摸著眼鏡妹的大奶子,哎,人生之爽莫過於此,看下面的辮子妹這麼放得開,眼鏡妹也開始進入狀態,任由我把玩著奶子,我的手漸漸向下去,撫摸著她的腰,她的屁股,好嫩,直到她的小穴口,我才停住了,猛然一扣,手指就滑了進去,她也喊看一聲「啊」,哈哈,我笑的不行了,她下面不知道是沐浴液還是流出來的淫水很滑,我抽出手在鼻子上聞了一下,沒有異味,也沒有沐浴液的味道,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沐浴液,也可以初步肯定的是她還算健康。

我推開辮子妹,按下眼鏡妹,把雞巴往她口中塞,她推了我一下,用沐浴液洗我的雞巴,再用水沖了,才含了進去,還挺講衛生的。

辮子妹感到有點委屈,蹲在旁邊看這我的雞巴在同伴的口中進進出出,我叫他給我搞個毒龍,她不搞,自己擦了身子就出去了,我繼續讓眼鏡妹給我口交,最後噴發了,直接按住頭射在口中才拔出來,她不斷的咳嗽吐出精液,用哀怨的眼光看著我,我也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走出浴室,看到辮子妹一個人在看電視,我就過去哄她了,一會兒氛圍才開始活躍起來,眼鏡妹也不因為剛才被強射而耿耿於懷了,三個人躺著看電視,左邊是辮子妹右邊是眼鏡妹,兩手各抱一個,有說有笑的。

休息了良久,我開始操她們了,學A片裡讓她們兩趴在床沿,準備換著插,但是她們死活不肯,非要換套才行,我日啊,哪裡那麼多套換來換去的,就是有,插幾下就換,還不搞的我性冷淡了。

好歹說都不行,於是只能一個一個的來,先幹眼鏡妹,分開眼鏡妹的大腿,先看一下逼,她沒有很特出的陰唇,就一道縫的那種,外面有點白,掰開裡面是粉紅的肉芽,一點其他的顏色都沒有,真是正啊,用手扣了一下,就有絲一樣的水拉了出來,媽的,這麼乾淨,要是不戴套都好,算了,我還是安全起見,迅速戴了套,她自己分開逼,我就插了進去,一點都不憐香惜玉的,一插到底,其實對她們真的沒有必要疼愛的,本來這就是個交易,她喊疼,說實話,當時我覺得我有點變態,感覺有點像強姦一樣,很有快感,我粗魯的插著,並且用力捏著奶子。

旁邊的辮子妹像死了似的不說話也不動,這就失去了雙飛的意義了,我就叫她摸眼鏡妹的奶子,她傻乎乎的摸著,另一隻手摸著自己的小奶子,媽的,我暗暗罵道,白搞雙飛了。

我瘋狂的抽插著,忽然感到沉浸在陰道裡的雞巴越來越舒服,抽查的感覺也和剛才不一樣,怎麼回事,我也懶得去想,越插越快,眼鏡妹抖快死了似的,連呻吟的聲音都沒有了,只在呼呼的喘氣,最後還是射了,本想拿出來,去掉套子射在旁邊辮子妹臉上的,但是來不及了,就射了,我放在 裡面過了好久,才拔了出來,一看,嚇一跳,套子只剩下個圈套在雞巴根部了,怪不得剛才那麼爽,感覺忽然不同了,原來做的太猛烈,套子破了,全射進去了,她坐起來就飛快的跑向衛生間,旁邊的辮子妹好像幸災樂禍似的,面露微笑,靠,老子一會兒日死你,讓你笑。

大概半個小時,眼鏡妹才從衛生間出來,哭喪著臉說:人家是安全期,好煩啊

說完又跑過來,翻開我雞巴仔細看著,我說:你幹什麼?

「我要看一下乾淨不乾淨!」她回答

老子還沒嫌棄你呢,你到來看我了,不過再一想,她越是這樣,我就越是覺得她比較乾淨,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

大概到了凌晨2點多,兩個妹妹都睡著了,我握著她的奶子也睡了好長時間,精力又恢復了,掀開被子,看著兩具胴體,真是吸引人啊,拉開辮子妹的腿,看她的小逼,有點灰色,兩個陰唇外翻,加上毛黑多,顯得有點亂,我把手指慢慢插進去,扣著,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又閉上眼了,媽的,這麼懶,看我不操死你。

我把雞巴強行往她嘴裡塞,不讓,非要我帶套,我說剛才在衛生間怎麼讓了,她說你剛在她裡面插過沒有洗。

靠,她還記得,沒有辦法,我也懶得洗,就帶了套插進她的嘴裡,她在下面,我在上面插著,她嗚嗚嗚的發出聲音,等我硬的不行了,就直接拉開的腿,掰開逼插進去了,因為雞巴上有她的唾沫,雖然她的淫水比較少,但是還是比較順利的插進去,開始瘋幹起來,旁邊的眼鏡妹像死豬一樣睡著,估計剛才被我幹累了,不知道我正在幹辮子妹,好機會啊,我拔出雞巴爬到眼鏡妹身上,分開兩腿,她忽然醒了,問我「你幹什麼?還做?」

我說「明擺著啊」

「我摸摸。你帶套沒」她摸了一下,就不說什麼了。默認了,真是傻啊,我同時也暗暗覺得辮子妹很陰險,也不提醒她一下,要是在平時肯定要求我換套的,不可能像A片裡那樣,插完這個繼續插那個,還不換套。

因為有辮子妹的淫水,我也很順利的插進了眼鏡妹的嫩逼裡,抽查,無休止的抽查,大概20分鐘,有了射意,我又拔了出來,準備換人,但是這時候辮子妹不答應了,要求我換套,我心想,你真壞啊,平時還姐妹呢,你的液體可以進入別人的逼裡,還不讓別人進入你的逼裡,雖然她看起來也比較乾淨,主要沒有味道,也沒紅腫之類的,在她的堅持之下,我還是換了個套子幹她,幹她的時候,我非常粗暴,趴在她身上不斷扭動,狠狠的壓著,我可是90公斤的人啊,下面狂頂送著,最後受不了了,拔了出來,對準她的臉猛射,射完,我還用手幫她抹了抹。

現在想想,這700塊很值得,超出了我雙飛的想像,大家覺得值不值?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