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3》這款網絡遊戲相信大家大多聽說過,我是傳奇3的老玩家,公服出現脫機外掛以後我和一起的朋友都退出服務器去玩別的遊戲了,因為脫機外掛太變態了,甚至不用啟動傳奇3的客戶端就可以掛機練級。記得開始玩傳奇3的時候正在上大三,事情也比較多,一直到最後退出公服也沒玩出什麼名堂。所以之後出了傳奇3的私服,我有事沒事也進去殺殺BOSS,打打架娛樂一下。

2004年對於網游界來說是極其重要的一年,因為暴雪公司開發的網游《魔獸世界》在中國大陸地區開始內測了。當時魔獸世界的人氣無人能及。我在06年和朋友合夥開辦了一家美服魔獸的打金工作室,效益還不錯,月均收入1W元左右。幹了一年半,美服行情不行了,我們的上級收購方上海IGE公司虧損了很多,欠了全國很多工作室的錢,也包括我的工作室在內,就這樣我們的工作室也關閉了。我當時比較迷茫,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工作,從工作室搬出來到外面租了間房子,樓下有間網吧,我從他們那裡拉了一根線到我房子,一個月才50塊,相當便宜,還能看他們網吧的服務器電影和客戶存檔裡面的A片,值!每天餓了就打電話叫外賣,困了倒床上就睡,睡醒就看電影,玩遊戲。由於當時卡裡還有6位數的存款,也沒著急想著去工作賺錢。

從初秋一直這樣渾渾噩噩的過到初冬11月份的某天,我正在瀏覽一個網站,不知道點了什麼彈出來了一個廣告,說的是一個新開的傳奇3的私服正在內測,送一大堆東西。感覺挺不錯的,我就下載了登錄器進去玩了。選了個戰士職業(方便殺人),穿上系統內測贈送的頂級裝備就去道館倉庫旁邊找人殺了。

傳奇3一般沒事打架的都在倉庫邊上那塊開闊地進行,我過去的時候看到三個戰士正在追著一個叫」小不點「的女法師殺。咱這麼大一個男人不能跟著再欺負一個法師吧。沒猶豫,我就組了她加入了戰團。女法師一見來了個幫手,手底下火牆扔的滿地都是,我在外圍游鬥,很快的在我們默契的配合下殺跑了那三個人。

那女法師走過來用她手裡的武器敲了敲我,(這是傳奇這款遊戲的特點之一,用武器敲敲對方表示問好。)

「謝謝」她邊敲邊對我說道。

「不客氣,舉手之勞。你PK的技術不錯嘛!」我回復道。

她哈哈一笑:「來了個戰士,心裡有底氣了咯!」。

我們就這樣聊了半個鐘頭,他問我公測玩什麼職業,我回答可能玩法師,畢竟法師好練級,她神秘的對我說:

「你公測要是玩法師那我給你介紹個老婆吧!他公測玩道士,你們剛好配合。」

「好啊!她叫什麼名字?」我心裡竊喜,救美還能給自己救出個老婆來,不錯!(這裡要說下,傳奇3中,兩個異性玩家可以結婚,結婚後可以戴結婚戒指,鼠標雙擊戒指可以瞬間就移動到配偶的身邊。這在練級,殺BOSS的時候都很有用。)

「你電腦裡有YY嗎?進*****頻道。」小不點說道。

我已最快的速度在網上下載了YY語音軟件,安裝註冊後進了小不點說的頻道。

語音交流就是方便,很快的我就瞭解到小不點是上海人,她要給我介紹的老婆也是上海的,聲音很甜美,她和小不點用上海方言聊天我一句都聽不懂。小不點自己有個老公跟她一起玩,她這個朋友讓她拉到這個新開的私服裡,還沒找到老公。

「好了好了,我去和老公私聊了,你們先培養培養感情。哈哈!」小不點俏皮的說完就和她老公去別的房間私聊去了。

氣氛有點兒尷尬,畢竟剛剛認識,沒什麼交集,也不知道該聊什麼話題。

「明天公測,你想好你的遊戲ID了嗎?」我試著從遊戲聊起。

「不知道哦!到時隨便起一個吧!」她的聲音很輕柔,聽起來像是個小家碧玉型的女孩。

「哦,我玩法師,ID就叫「牛仔褲」吧!」

「那我乾脆配合下你的ID,我叫「超短裙」吧!」她想了想,回答我道。

我勒個去,這一對夫妻號的名字還挺順口的嘛! 對她起這樣的ID我非常滿意。我們接著這個話題一直聊到了晚上12點多,她告訴我自己和我同歲,不過已經結婚了,老公是跑船的,一年365天有300天都不在家。他是家庭主婦,平常沒事情做就上網玩遊戲。我們約了明天晚上吃完晚飯就上YY,等8點服務器開始公測就進服練級。說完就各自下線睡覺了。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起床,洗刷完畢後下樓採購了一大堆吃喝的東西。我准備好好在這個私服玩玩,更何況還有美女一起玩,給我當老婆。下午又強迫自己睡了一覺,一直睡到5點多才起來,下樓匆匆吃了點東西就上YY了。剛進頻道我就看到一個女馬甲,ID叫「超短裙」。我知道是她,也把自己的ID改成了「牛仔褲」。小不點取笑的說我們昨天交流的不錯,這麼快就已經把夫妻ID起好了。

一直等到8點鐘,服務器終於開啟了,我和她也進入了遊戲,各自建立了人物,約好了遊戲裡碰頭的地點就開始練級了。和她一起練級我才發現,原來她是個傳奇高手,走位,拉怪都能看出來。

「老公,你去引左邊的怪,然後在拐角殺,我把右邊的引到你的攻擊範圍裡。」

「老公退後,別扛怪殺。現在還沒大範圍的群攻技能,等級又低,太費紅藥了!」

「老公你真笨啊!怎麼又掛了?快用結婚戒指飛過來!」

「…………」

整個晚上,我都是在她的指揮下殺怪練級的。玩到5點多的時候我們都有點困了,小不點和他老公沒到12點就退出遊戲了,YY裡就我們兩個人了。

「我們下線休息吧!練了一晚上,我有點兒困!」她聲音聽起來懶洋洋的。

「好的!確實有點累了!」我拿起一罐啤酒,狠狠地灌了一口說道。

「我一會兒吃點兒東西就睡了,大概要到下午4點左右才能起床!」她說道。

「我差不多,那我們就下午4點上線練級好了!」我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道。

「你不用非4點上線,你要是起來早了先自己玩嘛!」

「我怕自己一個人被怪虐……」

「服你了,真笨!那就下午4點YY見吧!我睡了,你也睡吧!」

「嗯嗯!一起睡……一起睡……」

「佔我便宜啊你!不說了,我下啦!晚安!」

「嘿嘿,晚安!」

就這樣,我們在一起玩的很開心。整個瑪法大陸都留下了我們歡快的笑語聲,我們平常一起上線練級,一起殺BOSS,一起打架,玩累了一起跑到海邊用錢在沙灘上擺「心」、擺「love」。我知道了她叫X瑩,她老公常年不在身邊,她只能通過玩遊戲來打法時間,她有時候很羨慕別的夫妻,不管日子過的如何,起碼能天天在一起。我平常也和她開些成人之間的小玩笑,她都是嘻哈一笑而過,我問她如果有需要了怎麼解決,她說:找你唄!我無語……「鞭」長莫及啊!

有一天朋友過生日,我喝的有點多,12點多才回到房間,小不點已經下線了,YY裡只有她一個人在。我喝了口水,搖了搖有點發暈的腦袋,對著麥說到:

「老婆,我來了!」

「你還知道來啊?怎麼到現在才來呀?」她的語氣聽起來明顯不善。

「別提了,朋友過生日,喝的有點兒多,這會兒還沒醒酒呢!」我趕緊解釋。

「哦!那你還能玩遊戲嗎?不如今天給你放假好了,我們聊會兒天就睡覺!」在得知我不是無故曠工後,她很溫柔的對我說道。

「你真是個合格的老婆,會心疼人!我們視頻聊天吧?」我藉著酒,提出了一直想提的要求。

「那好吧!你上QQ發視頻給我。」她跟乾脆的就答應了。

我手忙腳亂的收拾了下自己,登陸了QQ,找到了她的頭像,發送了視頻請求。在視頻接通的時候,我也不清楚是什麼感覺,有點期待,又帶點兒緊張。當視頻框裡出現她臉的霎那,我就呆住了。這是一張多麼美的臉龐啊!圓圓的臉蛋,小巧的鼻頭,兩個眼睛很大,但卻不是那種無神的眼睛。小嘴巴微微翹起,非常可愛,頭髮是小S那種髮型,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迷上她了。

「你真漂亮啊!你老公真有眼光啊!」我由衷的嫉妒上了她男人。

「你是在誇你有眼光?還是在誇我漂亮呢?」視頻裡她眨了眨眼睛,俏皮的問。

「拜託!我是說你漂亮,水手有眼光!」水手是我對他男人的稱呼。

「我不是也天天喊你老公麼?怎麼?你不要我了啊?」

「受不了!受不了!你個小妖精。小不點說你胸好大,我還不信來著,現在看起來你起碼有31C」我盯著她的胸目測了一下大小。

「32D,謝謝!」她笑了下,糾正了我錯誤的判斷。

「不是吧!?你不會是吹呢吧?那我豈不是一手抓不完?」我驚呼道。

「老公,今天是聖誕節,我送你個禮物吧!」她突然對我說道。

「好啊!你要送我什麼禮物?」我才想起今天是聖誕節。

她什麼也沒說,撩了下頭髮,慢慢的解開了睡衣的紐扣。頓時,一團雪白的乳溝呈現在了我的面前,托起那團雪白粉嫩的是一件黑色的蕾絲胸罩。我的腦袋「嗡」的一下,目瞪口呆的看著她,艱難的吞了口口水。

「老公,你看有沒有32D啊?」她邊說邊褪去了身上的睡衣。

我什麼也沒說,又吞下了口口水。

只見她雙手慢慢從肚腹處攀上了那團飽滿,隔著胸罩揉捏了下自己的胸部。嘴裡「嗯」了聲,我的心不由自主的糾了下,輕點哦!可別揉暴了!

「老公,想不想摸一下呀?」她繼續挑逗著我。

「把罩罩飛掉用手摸,我好喜歡你的胸。」我直言不諱的對她提出要求。

「那一會你要給我看看你有沒有反應。」她的手繞到背後,解開了胸罩的卡口,又隔著胸罩輕揉了下胸,然後才慢慢的從肩膀上褪下了胸罩的肩帶。整個胸部完全暴露了出來。

「嗯…..」她一邊揉捏自己的美胸,同時嘴裡發出嬌喘聲。我知道她「嗯」這一下是在挑逗我,我也很配合的吞嚥下了第三口口水。

「老婆,我要吃你的咪咪頭。」我的手摸了把褲襠,這小妖精,真會惹禍。看來一會兒得放飛機了。

「老公,嗯…摸我…」她好像也有點兒感覺了,雙眼微微閉起,一隻手順著乳房慢慢的滑向脖頸,又從脖頸滑向了乳房…..

「老公,給我看看你有反應沒?好不好?」她的聲音輕的幾乎聽不到。

我已經精蟲上腦了,再藉著酒勁也沒多想,就拉下了自己的睡褲。只留下了被高高頂起來的內褲站在了電腦前。

「哈哈,把內褲支的好高。老公,我們視頻做愛吧!」她站了起來,也脫下了自己的睡褲,露出了黑色的蕾絲小褲頭。

「怎麼視頻做愛啊?我沒玩過。」我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就是我自慰給你看,你打飛機給我看。」她脫掉了睡褲,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嗯!我先看看你底下濕了沒?視頻頭拉近點。」

緊接著,視頻一陣晃動,然後慢慢的對準了她的雙腿間那幽深的神秘地。

「雙腿翹起來,用手愛撫下。」我盡量控制節奏,做到不猴急。她也很配合的按我說的做了,兩腿搭在椅子扶手上,細長的小手順著肚臍直接探進了內褲裡面,輕柔並有節奏的上下搓動,伴隨著一陣陣嬌喘聲,我的內褲也滑落到了地上,露出了我的堅挺。

「好粗壯啊!老公,想要放進來麼?」看我脫掉了內褲,她也抬起了屁股,將內褲從雙腿間褪到了腳底。她的陰毛很濃密,我聽說女性陰毛越濃密,性慾越高。不知道有沒有科學根據,不過我知道,她現在是真的上頭了。

接下來她用手在陰戶上摩擦了會兒,我已經看到有淫水流了出來。沾著淫水,她的中指順著陰戶,滑到陰蒂上,指尖畫著圈圈刺激著陰蒂,一聲聲呻吟聲從她嘴裡發出刺激著我的堅挺。聽著她動情的呻吟,看這他嬌媚的身姿,我的手也套上了自己的陰莖……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起床。躺在床上回想著昨晚她雙指插進陰道裡的情景,小弟弟很不爭氣的再一次有了反應。迅速的搖了搖頭,下床用冷水洗了把臉,穿戴整齊後下樓去館子點了2個小菜,就著瓶啤酒吃完了。摸了摸鼓脹的肚皮,心滿意足的上樓回到了房間,打開電腦上YY一看,她還沒來,和小不點隨便扯了幾句就自己打怪練級去了。剛進遊戲買好藥,一個女道士就突然出現在了我身邊,一看ID「超短裙」。

「你在線的啊?怎麼沒上YY?」我只能打字對她說。

「這不想給你驚喜嘛!發現我不在線,你有沒有感到一絲絲失落啊?」

「你還別說,真有點失落,好像心裡什麼東西被抽走了一樣。完蛋,我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女人。」

「嘿嘿,證明我的魅力還是不錯的嘛!」

「誰要說你沒魅力,男的說肯定是瞎子。女的說那就是嫉妒!」

「少貧嘴了!我上YY,我們去練級。」

我們兩個一路殺怪,所向披靡,還打了幾個BOSS,小收穫了一把。一直玩到深夜2、3點鐘,我們又一次遠程做愛了。

沒過幾天,08年元旦就到了,我在TB花了100多塊買了2套透明情趣內衣郵寄給了她。一套紫色,一套黑色。她收到的時候給我打來電話說很高興收到新年禮物,她已經好久沒有嘗到收到禮物的那種驚喜了。聽到她開心的笑語,我心裡也美滋滋的。一切彷彿注定,冥冥中自有天意。在1月11號的清早,我接到了當時跟我合伙開工作室的朋友的電話。他告訴我說全國好多工作室都在QQ群裡約定14號到上海IGE公司去討要貨款,我們的錢大概有兩萬多,他家裡有事走不開。問我能不能去一趟上海,我當即就答應了。掛上電話,我既興奮又緊張的給她打了電話,告訴了她這件事。興奮的是去上海就能見到她,那OOXX應該是要的了。緊張的是怕她不答應見我,畢竟網絡上再熟,真刀真槍的就是另外一碼事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她聽說後,很驚喜的問我是不是真的,別開玩笑。我發誓詛咒的說了一通,電話裡她開心的說訂好車票就通知她,她去接我。

第二天晚上9點鐘,我踏上了從西安發往上海的列車。睡了一覺醒來車已經過了南京,馬上就到無錫了,過了無錫就是上海。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的感覺,只知道當時很激動,我第一次見網友,看過網上很多見網友的帖子,想不到自己也有去見網友的一天。

11點多的時候,火車停了下來,終點站上海,到了!我提著旅行包衝出了站台,撥通了她的電話,電話裡她告訴我說本來想要接我,但卻沒有勇氣在人多的地方見我,感覺怪怪的,讓我直接打車去XX路(忘了…只記得從車站打車過去用了50多塊)的如家酒店,她已經訂好了客房,我取笑她孤男寡女的就有勇氣在賓館見我。在車站外面不遠我打到了一輛出租車。不得不說,上海的出租車就是比西安的規範,統一制服,師傅也很客氣。在西安火車站想打輛車比登天還難,打到了也是黑車,胡亂收費的那種。我將她電話裡描述的地點告訴了師傅,很快就到目的地了。我下車的時候看到對面有家麥當勞(也可能是肯德基),就去買了2份吃的。在這種事上,我還是比較細心的。

當我站在如家酒店40X房間門口的時候,做了兩個深呼吸,平復了下心情。用微微發顫的手按下了門鈴……

門開了,她穿了件女式豎槓長袖襯衣,下面是條牛仔褲,臉上畫著淡淡的素妝,和視頻中的她比起來,現實中她微微發胖,168cm的身高加上她說過的110斤體重看起來很勻稱,配上小S式的髮型看起來別有一番知性女生的味道。單看外表,誰能相信她竟然和一個網友視頻做過愛呢?我閃身進了房間,說實在的,我也有點緊張+羞澀。她看我進來了,飛快的關上了門,一溜煙鑽進被窩裡去了。

我走進房間放眼一看,如家酒店的大床房,不錯,躺上面一定很舒服,我心裡竊喜。一邊脫外套、換鞋,一邊沒話找話的對她說:

「上海也挺冷啊!我一直以為上海靠近廣州等地,應該不是很冷的。多虧穿羽絨服了,不然得凍死。」

「嗯,上海很冷的。前幾天新聞報道外灘凍死了個乞丐。」她坐在床上,背靠著床頭,手裡拿著空調遙控,將溫度調到了最高。

「12點了,你還沒吃東西吧?我在樓下買的,我們一起吃。我好餓。」我沒空關注那個凍死的乞丐大哥,將大衣掛在衣架上,從旅行包裡拿出裝有麥當勞的食品袋,坐在床邊,將一包雞翅膀遞給了她。

我們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很快的,氣氛不在是那麼尷尬了,她的話也慢慢多了起來。她飯量很小,只吃了2隻雞翅膀,1隻雞腿就說飽了。我草草的吃完,簡單洗漱了一下,坐到了她身邊。她的小手攀上了我的肩膀說:

「坐了16、7個小時的火車,累了吧?我給你捏捏肩,解解乏。」

我感受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在我肩上拿捏,全身酸痛的感覺一掃而空。我想起了她在視頻中放浪的身形,頓時呼吸急促了起來,猛的轉過身去一把抱住了她豐滿的身體,將她壓在床上。

她沒有防備,嚶嚀一聲,雙手從肩上順勢抱住了我的脖子,臉上泛起了異樣的潮紅。我從她身下抽出右手,隔著她的小襯衣撫摸著她的雙峰。好像沒穿內衣,我能隱隱摸到她圓潤的乳頭。她眼睛微閉,揚起頭,小嘴微張,一條滑潤的小舌直接探進了我的嘴裡,我貪婪的品嚐著她嘴裡的香甜。她輕輕的哼了一聲,柔膩的鼻音聽的我血脈憤張,右手加大了揉捏她乳房的力度。

她的雙手從我脖子後繞到我身前,再從身前一路滑到小腹,輕輕一拉就拉開了我的褲鏈,細長的小手掏了進去,隔著內褲撫摸我的小弟弟。我雙手從她的脖頸處開始向下,一粒一粒的解開了她襯衣的紐扣。天吶!她竟然穿著我送給她的那件紫色的情趣內衣,怪不得我剛開始以為她沒穿內衣呢。我迫不及待又脫掉了她的牛仔褲,果然,她下面穿的正是那紫色的丁字褲。

「老公,你喜歡我穿這套內衣給你看嗎?」她看著我,右手非常妖嬈的從胸前撫過。

「喜歡!喜歡!我要你的身體!」我的慾火一下就被她點燃到了極點。

她輕柔的幫我褪去了身上的衣褲,我已經忍耐不住的將她壓在了我的身下,從她的脖子處開始,一寸寸的向下親吻,她扭動著腰肢,極力的配合我,雙手緊緊的將我的頭按在她兩團堅挺的乳房上。我的手在她的下面輕柔的撫摸,我清楚的感覺到她的身體在微微發顫。

食指一撥,丁字褲輕易的就被我撩開了,露出了那一片幽深。她的下面已經濕了,我用中指順著她的陰道口慢慢的插了進去,她呻吟了一聲。我隔著內衣上的薄紗輕輕咬了下她的乳頭,她的乳頭很粉嫩,幾乎看不出乳暈,是我喜歡的那種。我的中指開始慢慢的抽插攪動,拇指順著陰道口找到陰蒂,按壓、磨蹭著,她的身體扭動的更厲害了,情慾已經完全被挑逗了出來,嘴裡發出銷魂的嗯嗯聲。我的舌頭轉著圓圈,從她的乳房一直舔舐到小腹,最後舔向她的陰蒂。

她躺在床上,享受著我的愛撫,嘴裡喃喃的說著:「老公,好舒服!」

我一邊吸吮著她的陰蒂,又將中指也插進了她的陰道裡,兩根指頭抽插著,她雙手撫上自己的乳房,也再揉搓著。我趴到她的身下,分開她的雙腿,將頭埋進了她的雙腿之間。舌頭舔舐著她的陰唇,吸吮著她的陰蒂,不時的將舌頭捲起,插進她的陰道裡面。她被我搞的嬌喘連連,腰像水蛇一樣扭動著,沒多久就小高潮了。她坐起爬到我的身上,滑潤的小舌舔過我的乳頭,胸部,小腹。直奔我的陰莖而去。先是用舌尖小心的觸碰了幾下龜頭,然後順著陰莖根向上滑動,當再次舔到龜頭的時候,她張嘴輕柔的將整個陰莖含進了嘴裡。我打了一個哆嗦,好爽的口活。她時而深吸睪丸,時而用舌頭打著轉轉,時而一個深喉。再她的吞吐之間,我的小弟弟血管暴起,堅如鋼鐵。

就在快要堅持不住射出去的時候,我猛的將她拉到身前,讓她騎在我身上。她屁股微微抬起,用手扶著我的堅硬,對準了她的幽深慢慢的坐了下去。「嗯~~」的一聲,整個陰莖完全的進入了她的身體。她的陰道口不是很緊,我只感覺到陰莖好像進入了一個溫暖濕潤的洞穴,全身的毛孔好像都張了開來。她的雙手按在我的胸口,屁股在不停的扭動,我扶住她的屁股,抬起、放下、再抬起、再放下……盡量保持一秒進出一次的頻率。

慢慢地,她好像也適應了,不用我用手扶著她自己抬起屁股再慢慢坐了下去。我的雙手得以解放,撫上了她的堅挺,大力的揉捏著。她嬌喘不斷,嘴裡哼哼的呻吟著。她坐了一會兒就累的趴到了我身上,我翻身將她按在床上,扶起她的屁股,讓她的花蕾對著我的陰莖,從後面插進陰道。前幾下只插到一半就拔出來了,然後再猛的插到底,同時再攪動一下。然後再插幾下一半深度,再猛插到底,如此反覆,九淺一深。她陰道裡流出的水把我的陰毛都淋濕了,下面的床單像尿床一樣,濕了一大片。

「老公,嗯~~使勁要我,啊~~好舒服啊!」她嘴裡的呻吟聲夾雜著喃喃的話語。

我被她的叫床聲也刺激的夠嗆,將論壇裡TX們的九淺一深大法也棄之腦後不顧,雙手抓住她小蛇腰,猛烈的抽插了起來。我的大腿根和她的屁股一次次的撞擊著,發出「啪」「啪」的清脆聲音,她的陰道一次次的收緊,我感到了一種禁錮的感覺,一股熱熱的愛液從她的小穴中噴了出來。緊接著,她的雙腿夾起,整個身體向上一挺,口裡深深的「嗯~~」了一聲,然後重重的趴在了床上,身體蜷曲著,她高潮了!

稍微休息了會兒,我將她輕輕翻起,腿微微分開,兩個小腿搭在我的肩上。

「老公,我剛剛高潮了,好舒服。」她的手抓住我的腰,眼神迷離。

「我也舒服,我們再來次高潮。」我將陰莖在她的陰道口來回的摩擦,她的呻吟聲又響了起來。

她的下面已經氾濫了,我的陰莖很容易就插了進去,陰道裡依然火熱,我抬起她的屁股,這樣我的陰莖能更深的插入小穴裡,她的呻吟聲也隨著我抽插的節奏越來越猛烈。

在我猛烈的、次次衝擊直頂她花心的撞擊之下,我也感覺要射了。這時她猛的坐起抱住了我,屁股在我的陰莖上來回摩擦,我知道她又快來了,趕緊彎腰將她抱著放平在床上,屁股賣力的又抽插了幾下,再她刺激的叫床聲中,我射在了她體內。

我們互相擁著對方,她緊緊地抱著吻著我。我雙手撫摸著她的身體,讓她慢慢的從高潮中回落。我們就這樣互相親吻,撫摸了很久,直到沉沉睡去……

我一覺睡醒,她早已經醒來了,穿著另一套黑色的情趣內衣躺在我懷裡看電視。我慢慢的扳過她的肩頭,趴到她身上,給了她深深的一個吻,她雙手動情的環著我的腰,我坦言對她的思念,她也說挺喜歡我,願意做我的紅顏知己。我的胸抵著她的乳房,感受著她的堅挺飽滿,下身再一次的翹了起來。她笑了笑,將我從她身上推開,然後性感的小嘴尋著我的堅硬就舔了過去……

又是一番雲雨,雨過天晴之後我們一起衝了下澡,穿戴整齊之後一看窗外,已經是華燈初上,夜幕已經降臨。我要求去逛逛上海最繁華的南京路,她欣然答應。我們打車到了目的地,先找了家餐館解決了五臟廟,然後她拉著我的手,我們像一對情侶一樣穿行在繁華的南京路各種賣場間。一直從8點逛到11點多,我們才回到酒店,我有點累了,洗漱完畢就和她相擁著說著悄悄話入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了,她頭枕著我的臂彎,蜷縮在我懷裡睡的正甜。我輕輕的抽出手臂,躡手躡腳的下床去洗漱,今天和QQ群裡的一幫人約好了去IGE要賬的。我留了字條給她,一個人就出去和群裡的人碰頭去了。

中午她打來電話說她回了趟家,問我幾點完事,她去酒店等我。我事情辦的不順利,IGE現在是地主家也沒有餘糧,有一個夥計說欠了他們十幾萬都要不到。我一看我這才兩萬,算了,這一行又不受法律保護,想狀告也找不到門。和一群做工作室的同行一起吃了個飯,我就匆匆走了,錢是要不來了,可還有美人在等我呢。

回到酒店,她已經在等著我了,我問她吃過飯沒,她說在家吃過了就過來了。我擁著她坐到床上,跟她說了IGE的事情經過。她問既然事情已經辦完了,我什麼時候回去西安,我告訴她最遲18號就得到西安,因為19號我一個非常要好的哥們結婚,我不能重色輕友不參加他的婚禮。

剩下的幾天我們白天一起逛遍上海的各個景點。東方明珠、外灘、豫園、朱家角等等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晚上我們在一起瘋狂的做愛,我們用遍各種姿勢,說著甜膩的情話,好像一對正在熱戀中的情侶一樣,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覺得很幸福。

17號我們早早的起床,因為昨天我訂了回西安的車票,是最晚出發的一班,晚上6點半從上海出發。今天將是我們在一起的最後一天了。我拉著她又去了南京路,給她買了1個包包,一件女式小襯衣,一件大衣。一共花了3600多塊,她不要,我拉著她的手說就當留個念想。

回到酒店她扔掉手裡的東西就撲進了我懷裡,緊緊的抱著我,好久都不鬆手。我們忘情的做愛,我愛撫她的每一寸肌膚,她親吻著我的身體,我們抱在一起交合,時間彷彿在那一刻停止,一切都變得不重要,整個世界就好像只剩下我們兩個人。我在那一刻明白了,自己已經無可自拔的愛上了她。

回到西安後,我們雖然還是和以前一樣玩遊戲,視頻聊天,但我一直壓抑著自己對她的思念,強迫自己別去想她。

又過了半個多月,她打電話過來說她的水手男人出海回來了,而且還換了工作崗位,再也不用出海,可以天天陪在她身邊了,話裡我聽出了她的另一層意思。突然心裡莫名的感到一陣輕鬆,掛了電話,我給她發了條短信:

「瑩,你是我至今最愛的女人,沒有之一。有緣見!」

沒多久,她就回復了短信給我。

「老公,你永遠是我的老公!跟你在一起的5天,是我至今過的最開心的幾天。有緣見!」

苦澀的笑了笑,我刪除了有關她的所有聯繫方式……

10年的某一天,在QQ上遇到了小不點,她告訴我說瑩生了個小寶寶,男孩,很可愛。她還傳了一張瑩和孩子的照片給我,照片上她笑的很開心。我忽然在照片最底部發現了一行字:XX羽百天紀念照。我的眼睛瞬間就濕潤了,因為我的名字裡就有個「羽」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和傣族少婦的一夜情
在屏東念讀大學間的一夜情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我和老婆最好的閨蜜的ONS
麗晶美女
英語老師的洞房花燭夜
超色的護士網友
上海夫妻三人行前後
搞上了18歲的表妹和26歲的表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