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在這幾年中,幾乎每次都要光臨網友自創的激點文學成人小說,它已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在這裡看到了很多很多非常優秀的文章,我所認為的優秀文章的第一標準就是要真實。

本人最不喜歡看的就是那種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瞎遍一氣的,裡面什麼和自己的母親、妹妹、舅媽、阿姨等等做愛的,而「哦哦」「啊啊」的叫聲佔了一大部分,這樣的東西不但難看,還很長,讓人一看就沒胃口。所以我從不看這樣的文章,我特別喜歡看那種描寫作者自己真實經歷,尤其是關於嫖妓、和中年婦女一夜情的文章,哪怕它很短,不用什麼優美華麗的辭藻,就平鋪直敘,我都覺的看了很過癮。

不瞞大家說,有些朋友寫的關於找小姐和日中年婦女的文章,我都看了幾十遍了,看了過後還是令人熱血沸騰。在這裡,我要感謝那些把自己真實經歷分享給大家的網友。為了感謝大家的好文章,我今天給大家說說我以前的幾次摸野雞的真實經歷,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繼續看下去,沒興趣的也不勉強。

高考結束後,我得到了某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為了購置上學的東西,我去了XXX城,在城裡閒逛了一圈後,我沒有先買東西,心想反正時間還早,不如去看會錄像消遣消遣,於是我去了XXXXX錄像廳,錄像廳在2樓,我在一樓的樓梯口子上買了一張2元的票就上去了。

由於2樓的面積比較大,有很多小廳,看錄像的人不是很多,有好幾個是空的,只有一個有電影的聲音,我一時不知道是哪個廳在放,就打算到處看一看,在向左邊看的時候,看見一個女人坐在一根凳子上吃瓜子,她同時也看到了我,並向我招了招手,對我說:「來這邊嘛!」我知道那女人是個野雞,這是我同學告訴我的,說有些野雞專在錄像廳讓人摸給人打手槍,有是還可以幹她。我由於還沒找到錄像廳在哪裡,也沒理會她,轉過頭去找別的地方。

不一會找到了地方,我走了進去,雖然是8月的晴天,但剛進裡面是什麼都看不見的漆黑一片(大凡去過錄像廳的朋友可能都有經驗吧),於是我站著看了會就找了個靠門口的地方坐下。錄像放的是一部陳小春演的一個神偷的片子,借著投影屏幕發出的光我看了看錄像廳,能容納大概40多人的廳裡面有稀稀拉拉的20多個人左右,全是男人,老頭居多,我的前面有3個人,右邊有1個。剛坐下不到一分鐘,門開了,進來一個女人,我抬頭一看,就是剛才招呼我的那個女人,她在門口站了幾秒鐘,然後就直接的在我坐的沙發的旁邊緊靠著我坐了下來,我心一下狂跳了起來,說實話,根據我同學給我講的經驗,這個野雞找上了我這個從來沒碰過女人的處男了。

她坐下後,把頭挨近了我的頭,輕聲對我說:「耍不耍?」我沒有心思看錄像了,不目光全部投在了她身上,這個野雞30歲左右,馬尾小辮子,面部的皮膚不是很好,上面穿著淡綠色的緊身短袖T血,下身穿的是一條超短牛仔短褲,長相很一般。

但就是這樣的女人對於我這個沒碰過女人的處男來說已是心潮澎湃了,我聽了她的話後,心跳加速,雞吧也開始充血了(想必處男們都有這樣的經驗吧),便問她:「咋個耍嘛?」她看我回話了,就又小聲的對我說:「來我給你說嘛,有大耍和小耍,大耍就是打炮(做愛),大耍20塊,小耍就是摸,隨便你摸,小耍10塊。你想怎麼耍嘛?」我掏出錢包看了一下,正好有張10元的零票,她也看到了,就對我說:「小耍一下嘛!」

我點了點頭,她四周看了一下,說:「我們到前面去耍,前面人少。」

說完就站了起來,向前邊的沙發上走去,我想也是,我的周圍都有人,還有在門口,進出的人都看的到,這樣的話太不爽了,與是也站了起來,跟她走了過去,那個女人在前邊的第三排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我挨著她坐在了她的坐邊靠牆壁的地方。

等我坐下來後,她就把我的右手來起來從她的背上繞過去,我這樣剛好摟著她,我的心砰地一下又加快了跳動速度,自己生平第一次這樣接近地摟著個女人,不用說有多激動和高興,口乾舌燥的。她放下我的手後,就把自己的緊身衣推了上去,但還是遮住了乳房,然後把乳罩推開了,把我的雙手拉過去放在了她的2個乳房上,我知道是該我享受的時候了,我左右是分別按在了她的左右乳房上,這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乳房啊,於是我就在她的雙乳上揉搓起來,她的乳房不大與不小,有點扁,還有點下垂,但乳頭很大,我揉了一會,就用手指縫夾她的乳頭,有時還用拇指和食指捏大乳頭,由於我是第一次摸女人,又是在這麼多人的錄像廳裡,我還是很不自在的,害怕後面的人看到,所以我一邊摸她,一邊把目光放在了屏幕上,但什麼也沒看進去,我也沒看到她當時的表情是怎樣的。

摸了一會我就覺得光這樣沒什麼意思了,就把左手向下移動,摸她的腹部,她的肚子上的肉很多也很鬆,估計是生過小孩的。她看我這樣,知道我要摸她的下邊,就趕緊把超短牛仔褲解開,來下了拉鏈,我把左手順著她的小腹伸進了她的下面,開始摸到了很多毛,我在向下,摸到了一個有點潮濕的地方,很溫暖,也很柔軟,柔軟的想豆腐一樣,這就是我第一次摸女人陰部的感覺,太爽了,說不出來的爽。摸了一會又在她的小豆上揉了10幾下,就進一步的用我的左手中指順著插進了她的陰道,很容易就全部插了進去,裡面也很潮濕,更溫暖。我左手輕輕的來回在她的陰道裡扣來扣去,右手也不停地捏著她的右乳頭,和她靠的更近了。

同時我把目光從屏幕上移開了,向後看了一下,不看不要緊,一看下了一跳,由於大家的目光都是朝前的,所以我覺得都好像在看我們一樣,況且裡面只有這一個女人,還有在錄像廳裡呆久了,適應了裡面的環境後,看什麼和白天沒什麼二樣,所以我心頭就有點不好意思了,不知道為什麼把手從她的身上拿了下來(後來想起來有點太膽小了),我無意識地對她說了聲:「好多人哦!」她看我把手放開了,對我說:「不要怕嘛!那就讓我來給你弄嘛。」

我點了點頭,她就把我的拉鏈拉開,把手伸進我的內褲,掏出我剛才還很硬但由於有點緊張而稍微軟了點的雞吧,用右手握住看了一下,由於我的包皮過長,那時還不能翻開,只能看的到一小部分的龜頭,可能是由於這個,她抬頭問我:「咋個這樣呢?弄不弄的出來水?」

雖然我的包皮很長,但我以前還是經常打手槍的,所以我點了點頭,說:「弄得出來。」於是她就用右手握著我的雞吧上下套弄起來,她套弄的速度很快,比我平時打手槍的時候快的多,我感到不是很舒服,但這是第一次讓女人給我弄,我就背靠在沙發上讓她擺佈我的雞吧,同時還把面朝向屏幕,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在她快速的套弄下,我的雞吧變的很硬了,沒過2、3分鐘,我就感覺到我要射了,可能是老經驗了,她也感覺到了,一邊看著我的雞吧一邊說:「要出來了。」過了10多秒鐘,一陣強烈的快感衝向了我的龜頭,我出來了,只見一股右長又白的水拄噴向了前排的沙發背,由於是第一次這樣弄,我射了很多又很濃的精液。

她看我射完了後,輕輕揉捏了幾下我的雞吧,然後從荷包裡掏出幾張衛生紙,幫我把雞吧上和掉在褲子上的精液擦乾淨,再把我有點軟了的雞吧放進去,拉上拉鏈,問我:「舒不舒服?」由於剛出來,心跳快的難受,又有一種極度的空虛,我點了點頭,拿了10塊錢給她。她接過錢,把乳罩放了下來,將錢折疊好放進了乳罩中,檢查了一下,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拉上了褲子的拉鏈扣上扣子,站起來對我說了句:「那我走了哦。」我點點頭,她就走了,離開了錄像廳。

我也沒看一會錄像就低頭離開了這裡,去買我的東西去了!

後來的一段時間裡,我幾乎每天都要回想這一段經歷,然後不停的打手槍。這個誠實、善良、不向其他小姐一樣奸詐狡猾的野雞成了我好長時間的手淫意淫的對象。上面講的是我摸第一個雞的經歷,裡面沒有什麼特別精彩的地方,沒有有些朋友期盼的和美女做愛的場面,但它確確實實是我的真實經歷,可能讓朋友們失望了,但我想也有些朋友也有和我一樣的經歷吧,因為全國都可能有類似的錄像廳。

下面我要寫的還是摸野雞的事,過程肯定和大家每天都要吃飯一樣的大同小異,但相信大家每天吃的東西都不一樣吧。雖然都是摸,但不同的對象、不同的地點、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方式都會帶來不同的感受吧,對於女人和性這樣令人嚮往的東西,相信大家都不會因為重複而討厭,我的經歷雖然不怎麼精彩,但我個人覺得它觸及了我的心靈而又那麼的真實,所以我還是斗膽把它們寫出來供那些有興趣的朋友們欣賞。大三結束了,我回家過完了暑假,在去學校的頭天,我又去了XXX城市,這次我是奔這裡的野雞而來的,第一次的經歷過了3年了,記憶尤新,但感覺模糊了。

我找到了原來的那家錄像廳,但好像還沒開門,於是我順著那條街道走了幾百米,找到了個叫YYYYY的錄像廳,依然用2元買了張票,上了2樓,收票的是個35左右的老女人,一看就是老闆娘,我給了票,然後就去了旁邊的廳裡。YYYYY有4個廳,我去了每個廳看了下,有2個在放錄像,2個是空的,我來回的在有人的2個廳裡走了幾圈,目的是看看有沒有女人,由於沒仔細看,再加上剛進去視線沒適應,沒發現有女的,我有點失望。

但一想:反正來的來了,既來之,則安之,等會看會三級片也不錯。於是就進了一個廳,找了個最後一排坐了下來。沒一會,令我激動的一幕發生了,在看錄像的時候我發現第一排有個女人,身材好像很嬌小。由於我還不敢肯定她是雞,於是隔著很遠看著她的一舉移動。

我看到她就坐在屏幕下不到1米的地方,左邊還坐個男人,那女的根本沒看屏幕,而是向左側著臉,目光朝她左邊的男人的下面看著,身體還不停的快速的抖動,我知道,她是個野雞,正在努力的給那個男的打手槍,我很興奮,心中想,沒白來,等下就摸她,於是我繼續看錄像,不一會,右發現一個女人在不遠的地方問其他的人耍不耍,但這個女的很老,估計有40左右了,而且還有點瘦,胸部也不挺,我沒打算摸她。過了幾分鐘後,剛才那個女的好像已經幫那男的弄出來了,就離開了座位,向後走來,一邊走一邊整理衣服。

我有點激動了,哪知她好像根本沒再拉客的意思,看都沒看周圍的人,逕直走出了後門,我當時很失望。後來才知道由於剛被摸了,需要休息一下,她去廁所洗手。不過在她走過我旁邊的時候,我模糊的看到了她的胸部比較挺,於是我就坐在那裡等待,等她再次來這個廳拉客。

但過了好幾分鐘,沒見女人來,我想可能是這裡的人都被她問過的了,她又沒看到有其他的人來,所以暫時不會來這個廳。我坐不住了,就起來走向另一個廳,走在拐角的地方,看見剛才的那2個女人在和老闆娘坐這聊天(像這樣在錄象廳里拉客的野雞,一般是和老闆是很熟的,老闆和她們沒什麼直接的關係,但可能野雞們還是要給少量的錢給老闆,老闆才會讓她們在這裡做的)。

我來到的另外那個廳,找了個單人沙發坐下,馬上那個女的就來了,直接走向我,站在我的左邊,彎下腰,把頭靠近我的頭,對我說:「耍不耍?」雖然我有第一次的經驗,知道怎麼耍,但我還是裝著不懂地輕聲問她:「咋個耍嘛?」她說:「這裡人多,我們出去,我給你說。」

於是她就先走了出去,在門口等我。不知緊張、害怕還是什麼原因的,我沒有立即離開座位跟她去,她看我沒動,就在門口對我招手,提高了點聲音對我說:「出來嘛,出來。」

她叫了幾次,我就站起來向她走了過去,同時我也開到了好幾個人在看我。她帶我走了幾步,來到一個窗邊,由於剛才說了,這裡比較大,人也不多,所以顯得很僻靜,她再問我:「耍不耍嘛?」我看了一下四周,說:「人有點多,在哪裡耍?」「那我們去那個廳嘛」說著她指著剛才她幫別人弄的那個廳,說「到那個廳的前面去,沒人看得到,要不要得?」我看了一下,剛才那個廳好像有2個門,她指的就是前門,要是在前邊耍的話,很可能有人走前門,就會被看見,我說:「那個前面可以進人啊。」「沒得事,我把門反瑣就行了。」

我還是搖了搖頭,指著剛才看到的一個空廳,對她說:「那個廳裡沒人,去那裡嘛。」不知她有什麼顧慮,說:「不去那裡耍。」

過了幾秒又對我說:「要不我們去那個小包廂嘛,沒有人。」

說完就帶我走了幾部,進了一個很小的房間,房間小的只能容納5、6個人,裡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她把門關上(房門不能反鎖),說:「就在這裡耍,要不要得?」

我點了點頭。她於是就問我:「大耍還是小耍?」這個小房間光線很好,就像在外面一樣,我所以有機會認真仔細的打量她了,這個女的27、28左右的樣子,1米5左右,身材很嬌小,臉上的皮膚很不好,有很多雀斑,上身黑白相間的緊身長袖衣,下面穿著條不長不短的黑紗裙,腿不怎麼粗,除了臉上可能是被太陽曬黑的外,其他地方的皮膚都還比較白嫩,最讓我高興的是她的胸部很不錯,不是很大,但也不小,很圓,在緊身衣的襯托下看起來很飽滿,這讓我激動不已。我問她:「我不曉得咋個耍,你說一下。」

她說:「小耍10塊,小耍就摸;大耍就是打炮,大耍要好幾十哦。」「打炮要幾十嘛?」

「你要打炮啊?要打的話,老闆有房間,要給老闆10塊錢,所以打炮要幾十。」

說實話,我不想和這些野雞打炮,怕染上病,也就沒再問打炮的事了,於是說:「算了,不打炮,那小耍怎麼耍?」「小耍就是摸,我們兩個抱到摸,反正這個包廂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點了下頭,說:「那就小耍嘛。」我掏出錢包,看了下,沒10塊的,最小的就20,她看了,說:「等下我還要找10塊給你啊,現在我身上沒帶錢,等我下,我去拿10塊好找你。」

於是打開門就出去了。可能是她們怕被搶、勒索或者是被公安抓住,一般是不會帶錢在身上的。不一會她就回來了,把門關上,把我拉到門後面,我倆面對面,她把上衣推了起來,沒帶乳罩,讓兩隻飽滿挺立的雪白乳房露了出來,對我說:「來嘛。」看到這一切,心情那個激動無法形容,這樣與個女人單獨相處,怎麼不叫人興奮呢?雞吧一下就硬了起來。

沒再猶豫,雙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開是狂摸起來,這是我第二次摸了,她的乳房確實很爽,飽滿,很有彈性,乳頭也不是很大,我揉摸幾下乳房,再捏幾下乳頭,很過癮。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身上有點汗濕,還有點發涼,可能是剛才給別人弄的時候運動太快出了點汗。

摸了幾分鐘乳房,我就想摸她的下面了,我於是把她的黑紗裙撈上,看到她穿的是一條紅色的內褲,我一激動,就想把她的內褲脫下來,反正這裡沒人,想看一下我還從未見我的女人的陰部,但她馬上拉住了內褲不讓我脫,對我說:「不要脫下來了,等下要是被人逮到不好辦。」

我就停了下來,沒再脫了。於是我在外面隔著內褲摸了幾下她的陰部,然後把右手伸了進去,她沒什麼毛,估計是為了方便而修剪了的吧,我開始輕揉她的外陰,沒一會,我又將中指插了進去,裡面很濕潤、柔軟、溫暖,哪知她馬上阻止我,對我說:「不要弄進去了。」

同時她將身子向後彎了一下,好讓我的手從她的陰道裡出來,我只好將中指抽了出來。我是不喜歡強求別人幹什麼的,本人性格內向溫和,信奉「強扭的瓜不甜」,再說可能她認為站著用手插進去不舒服。我就將手放在了她的陰唇上,揉了幾下,再找到了她的豆豆,用力揉了幾下,她有點抖動,我問她:「這個是啥子?」她可能知道我是明知故問,反問我:「你說呢?」

我沒再說話了,繼續摸下面。由於她不讓我摸進去,我也沒什麼心思再摸她的下面了,就又開始摸她的很爽的乳房,玩了會,我對她說:「我親下你的奶奶(乳房)哈。」她也沒反對,於是我就低下頭,用嘴含住她的右乳頭,允吸了幾下就放開了,主要是我覺得她的乳房被人摸過,別人用摸了她下面的手再摸她的乳頭,這樣很不乾淨。然後我就將她抱住,雙手把她的裙子撈起來摸了一會屁股,她的屁股不大,還比較有彈性,摸了會就把手鬆開了。她看我鬆開了手,知道我摸的差不多了,就對我說:「來我給你耍嘛。」

不容分說拉開我的拉鏈,掏出我早已硬了的雞吧,雖然我的雞吧包皮還是和原來一樣長,但她沒說什麼,低彎著身子,握著我的雞吧說:「我們朝著牆耍嘛,等下免得射到我的身上,不好看。」於是就讓我面朝門邊的牆壁,她就開始幫我套弄起來。當時我就在想,我就在門口邊讓女人給我弄雞吧,門又不能反鎖,要是有人把門推開,可能有點不爽哦,但還好這裡人不多,都在看錄像,可能沒有人來這種小房間吧,除非其他的雞,即使來了也不會有什麼的,再加上當時正興奮(色膽包天嘛),所以也就無所謂了,站在那裡盡情的享受女人的服務。她盯這我的雞吧,用手不快不慢地隔著包皮擼動我的龜頭和冠溝部位,由於沒上次那個雞弄的那麼快,又只有我們兩人,我沒什麼顧慮,所以感到很舒服。

不一會,我感到快要出來了,女人就是女人,她看我快來了,就「恩、恩、恩、」的呻吟,她可能是想讓我出的快點,這一招真管用,我被突如其來的叫聲給有點不適應了,心中一陣蕩漾,心跳的更快了,沒等她叫一會,我感到全身一緊,一陣強烈的快感傳遍了我的全身,相被電麻了一下一樣,下身和雞吧向前一挺,一大股精液噴了出來,射到的前面的牆上,她看我射了,就停止了呻吟,又擼了幾下我的雞吧,讓我的精液射完,然後就從身上背的個小黑包了扯了點紙給我,說:「拿去擦乾淨哈。」我接過紙,自己擦完丟了。

我將20給她,她找了我10快,放到小包裡,把衣服放下來,再整理了一下,對我說:「我走了哈。」就推開門離開了。

我也出去了,經歷過剛才的狂激後,我的心有點茫然、空虛和失落,進如了事後的不應期,對剛才所做的事有點後悔,我不是我做了什麼,想必很多朋友在完了過後都有相同的感受吧。

但我也沒離開錄像廳,我找到了洗手間,小便了一下,洗了洗手,在出來的時候碰到了那個女人,她也正在甩手上剛洗過留下的水,她看了我一下,我馬上低下頭離開了。我又來到了那個廳,打算坐下來看看錄像,調整下心情和情緒,不一會,另一個老雞就來到我旁邊,拉著我的肩膀,對我說:「耍不耍?」我搖了搖頭,她沒停止,說:「和我耍一下嘛,走嘛。」

「你都和她耍了,陪我耍一下嘛,好不好嘛,走嘛。」可能是她的生意不好,也可能是那個雞給她說過我和她耍過。但我還是搖了搖頭,何況我正在經歷每個男人射後都要經歷的不應期。她看我不答應,就離開了,在門口還向我招招手「走嘛,來嘛」看我沒反應,就說:「和她耍都不和我耍。」然後又咕隆了幾句,我沒聽清楚,估計是罵我的吧,就走了。

看了10幾分鐘錄像,我就離開了YYYYYY錄像廳。下來在街上走了一會,看看表,中午12點多了,由於剛才過分的激動後心臟的不舒服(可能我有點心臟病吧),我感覺胃也有點不適,也許是有點餓了,但沒什麼食慾,於是我就買了杯珍珠奶茶,邊喝邊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了會。

沒過多久,一切都恢復了原樣,身體和心理都感到很舒服了,於是又想起了剛才的那一幕,回想那些細節,感到有些遺憾,我覺得我好像沒摸夠一樣,有好多東西以前想到的但沒做到,可能是平時幻想的時候想的很多很周全,如何如何摸,怎樣怎樣柔,但到了現場一激動就都不知所措了。

於是我又有了在摸一次的打算,我走向了XXXXX錄像廳,門開了,我買票上去,XXXXX依然只有一個廳在放,而且人很少,只有3個人在看,可能都去吃午飯去了吧,畢竟錄像又不能當飯吃。

我坐在後排,裡面的光線很亮,後門又是開的,向在外面一樣,什麼都看的見,人少嘛,大家沒什麼要求,不管什麼光線的影響。我剛進去,裡我坐的位置不遠的地方就有個37、38左右的女人從一個男的旁邊站了起來,估計剛完事,那女的整理了衣服,看樣子有點肥,然後就出去了。我看了一下,裡面加我剛好4個人,前面2個男的,後面一個剛才和野雞玩的。我就看起了錄像,是一部美國的大片。沒過多久,後面的那

個男的就走了,女的不一會也來到我的旁邊,對我說:「出來嘛,我給你說。」我看了看她,說:「幹什麼嘛?」「出來嘛,出來說。」我就起身走了出去,跟她走,她帶我到了走廊盡頭的一個廳,裡面沒放錄像,只有長木椅和爛沙發,她指著中間的一個沙發對我說:「來坐到這裡來,坐到說。」我走過去坐了,她在我的右邊坐下,排了排我的手,說:「打不打炮嘛?」我就近仔細觀察起她來,這個雞比較老,有點醜,身體很龐大,臉也很大,還畫了眉毛,塗了口紅,我有點反感,說實話,我不想和她耍,就隨便問了句:「打炮好多錢嘛?」

「哎呀,給40嘛。」暈倒,還要40,我就站了起來,她看了馬上把我拉住坐下,說:「30嘛,要不要得?」我搖了搖頭,說:「算了嘛,不打炮。」「那20,行不行?20不少了,來嘛,來打炮,就在這裡打,我今天才回來,前幾天病了回家了。」我一聽「病」字,就更加有點反感了,不想在耍了,但問了她一句:「什麼病哦?」「沒什麼病,就感冒了,來嘛,打炮嘛。」我起身離開了,有去繼續看錄像。

看了會,我就去找廁所小便一下,但沒找到,就到樓梯口上去問老闆娘,老板娘正在和她的母親、2歲多的兒子吃飯,那個女的正坐在旁邊逗小孩玩,我問老闆娘廁所在哪,那個女人就很熱情的幫我指了下,我方便了回來繼續看錄像。這時,錄像廳裡只有我一個人了,外面太陽很大,很多人都在午休了吧,很安靜。

我依然坐在最後一排,錄像廳裡有點悶熱,廳裡有個掉扇在轉動。過了會,那個女的又來了,她直接走向了掉扇的下面坐下,把腳放在了前面的沙發被上,看起了錄像。在她從我面前走過的時候,我仔細看了一下她的前面和背影,她穿條有點老土的泥土色的剛過膝的裙子,上身是小黃花黃底子的緊身衣,胸部還比較挺,腰看起來比較粗,肉多,屁股也比較大,這正是我喜歡的,心中剛才的那點反感都跑到了九宵雲外去了,心想,只要她再招呼我,我就摸她一次。果真沒過幾分鐘,她就把頭仰過來,對我說:「耍不耍嘛,來在這裡來嘛。」

我點點頭站起來向她走了過去,她就把腳放了下去,讓我進去靠裡坐到她的右邊。「打不打炮嘛,20塊,打嘛。」

她對我說。我搖搖頭,說:「我不想打炮。」

「那就小耍一下嘛,小耍只要10快,隨便摸。」「好嘛,小耍嘛。」她就把我的手拉起放到她的雙乳上,照樣,我開始狂摸起來,她的乳房還比較大,但沒剛才摸的那個雞的舒服,我用力的揉搓,突然感到她的乳房裡面有個硬的結,我不知道是什麼,也沒問她,摸乳的興趣也就減了一大半,我想她的乳腺可能出了點問題吧,於是再捏了幾下乳頭就轉移了目標。

我直接將右手從她的裙子下面伸進內褲裡,她的內褲是白色的,她也沒什麼毛,裡面也非常的潮濕溫暖,我直接揉了一會豆豆,就左手摟著她的背,右手中指用力的插了進去,她也配合的下身向前一挺,我感覺到中指被她狠狠的夾著,能感覺到她陰道壁上的皺紋,扣了一會,我就將手拿了出來,她於是對我說:「等下,我把內褲脫了,你好摸些。」

然後就站了起來,撈起裙子,把內褲脫在了膝蓋下面,她脫的是後我看到了她的屁股,雖然很大,但有點黑,不知道是作的太多還是我沒仔細看,這與我在A片和三級片裡看到的大白屁股很不相同,我的興趣又減了下去,沒在摸她的下面,對她說:「快把內褲弄上來,別人看到不好。」於是她就照做了。

她看我沒摸她了,就說:「來我給你弄。」掏出我硬硬的雞吧,用手套弄起來,她套的很慢,正和我意,她邊弄邊把頭低下來,仔細看了看我的雞吧,稍微用了點力把我的包皮推開了些,露出了點龜頭,然後用舌尖輕輕舔了幾下,我當時感覺一陣說不出的舒服,由於我的龜頭一直被包著,所以很敏感,特別是向這樣用舌頭直接刺激,我輕哼了一聲。她舔了幾下就停了下來,右手握住雞吧,抬頭問我:「打不打炮嘛,走到那邊去打炮嘛,20塊又不貴。」我說:「不打炮。」

她看我不幹,右手就又較快的擼動起來,說:「那我就用手幫你弄。」我想光用手沒什麼意思,剛才她都用嘴舔了我的雞吧了,於是就對她說:「你用嘴巴幫我弄嘛。」她說:「那加10塊,我給你親出來。剛才前面那個學生,他也沒打炮,我給他親出來,給了我30。」

20塊正是我的打算,我點了點頭。她對我說:「到最後一排去哈,我用嘴巴幫你弄。」我當時搞不懂,為什麼要到門口邊最後一排去弄,但一想到有女人要用口幫我弄,激動不已,反正沒人,可能現在也沒什麼人來,就沒說什麼雞吧也沒放進褲子跟她到了最後一排,我們換了個位置,她靠裡在我的右邊,我們倆坐下後她就將頭趴在我的胯上,將我的雞吧吃在了嘴裡,開始快速的上下運動起來,我有說不出的興奮和激動,想不到我也有今天,有女人用嘴幫我這樣弄。但說實話,我除了興奮激動引起的一點快感外,沒什麼特別舒服的。

一方面,我的包皮長,龜頭沒露出來,有點隔靴捎癢的感覺,大家可想而知;另一方面,這個女人的技巧很不好,可以說沒什麼技巧,只知道一味的上下運動,沒再用什麼舌頭舔,牙齒帶上帶下的刮的我的雞吧有點疼。但即便是這樣,我也抑制不住激動,用手抓住她的頭髮用力的拉上和按下的運動,她沒什麼反對,反而配合著發出「恩、恩、恩」的悶哼,我更加激動了。

過了2分鐘左右,可能她有點累了,把頭抬起來,再用手快速的套弄起來,我感到快不行了,可能要出來了,但她沒發現,我馬上對她說:「我要出來了,快用嘴巴來。」她看我這麼急,也沒用嘴來,還是繼續的用手弄,可能是不相信我這麼快吧。我又說:「要出來了,快。」

她看我這樣就停止了擼動,把我的包皮拉上去包住整個龜頭,還剩了長長的一段,捏住我的雞吧,捏了幾下,我想這可能是她總結的防止早射的方法吧。然後她就又將我的雞吧放在嘴裡做起了快速運動,大概10多秒後,輕微的疼痛中有一陣快感傳向了我的大腦,我出來了,我知道我出的很少,幾乎沒有什麼,可能是剛才才射了,再加上她這樣的刺激,我早洩了。

她感覺到我的雞吧有東西流了出來,吸了幾下後就朝地上很很的吐了幾口口水。然後把我的雞吧放進我的褲子,對我說:「紙呢?」

我還沉浸在剛才的興奮中,雞吧的疼痛的不適加打了,所以沒反應過來,以為她要紙擦嘴巴,就說:「沒紙。」

剛說出來就反應過來了,就拿出張50的對她說:「找我30嘛。」她看了,起來去拿了30過來給了我,我再將50給她。

我繼續看錄像,這裡還是沒人來。她出去放了錢後就又來到電扇下面,依舊把腳放在前面的沙發背上,看起了錄像,還對我說了句:「來我旁邊坐到看嘛,有電扇吹起涼快些。」我沒有去,一會就離開了,依然帶著空虛、失落、後悔,還有被她牙齒刮得後還不舒服了好幾個小時的雞吧,離開了XXXXX錄像廳,離開了XXX城市。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和傣族少婦的一夜情
在屏東念讀大學間的一夜情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我和老婆最好的閨蜜的ONS
麗晶美女
英語老師的洞房花燭夜
超色的護士網友
上海夫妻三人行前後
搞上了18歲的表妹和26歲的表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