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有奇怪且不為人知的奇妙經驗….

原以為我只是一般人,自懂事以來也從來沒懷疑過這點,直到那一天…..

「忠一班饒盈芳饒老師,會客室有您訪客…..忠一班饒盈芳老師,請至會客室…」

「搞什麼,中午時間會是誰….討厭….」

為了準備學期測驗的試卷,連中午休息時間都得邊吃午飯邊找資料,這下半路又殺出一個程咬金來,我沒好氣的蓋上便當盒,嘴裡不禁嘀咕。

「該不會又是那個神精病家長會長…..」

步出導師室,腳上高跟鞋在地板上發出咯、咯的聲響。

「好像是姓周來著…?不…不對,好像姓張…」

在樓梯上階下階的地方,擺著一張整肅儀容的鏡子,我駐首望著自己。今年二十九了,自從來到這個高職學校算算也邁入第五個年頭,每天周旋學生與校方之間,當初的一股熱忱早已消失殆盡,除了上課下課還是上課下課。

「唉…連交個男朋友的時間都沒有…..」

其實我算是個美女,雖然胭脂為施,五官仍顯得相當娟秀,以七三比例的身段來說我應該去當模特兒的,當初若不是爸爸服務於公職,礙於書香世家的包袱…..

我仔細的打量自己,全身上下腿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地方,可惜我是個授業解惑的老師,如果穿上迷你裙,渾圓充滿彈性的臀部加上苗條的玉腿,相信能迷倒不少男人,加上白皙的皮膚….為何這樣的女人會沒有男朋友呢…….

我不祇一次為這件事生氣,要怪就怪這個令人喘不過氣的工作,規定『女老師穿著要樸素,化妝不得過度』,什麼叫做過度?連擦個口紅都被指指點點,如果不是………………啊……糟了!

「唉呀!會客室……!」

我急忙停止自怨自艾,加快腳步往會客室走去。

會客室裡,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約莫40出頭,西裝畢挺。

「很抱歉,我來晚了。」

這男人微微領首。我選擇位於他左手邊的位置坐下。

「請問你是…..?」

我這才注意到他綁著馬尾,髮色泛黃,對於中年男人這樣的裝扮,直覺告訴我他應該是從事跟藝術相關的工作。

藝術工作….聽起來挺浪漫的。

「妳是饒老師?」

「是的。」

「不好意思打擾妳休息時間,我是金耀明的父親。」

他遞來一張名片。上面印著『心靈科學研究委員會』會長的頭銜。

金照輝….父子的名字都有些許銅臭味。

「原來是金先生,今天來拜訪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

金耀明向來是品學兼優的學生,一般會造訪學校的家長都是因為學生犯了不小的錯,至於這個班上的模範生….印象中卻沒什麼偏差行為,這使我有些不明所以。

「您別誤會,犬子在學業成績上一直都教我放心,只是近來….呃….這件事說來真難為情」

「金先生您請直說無妨。」

「好…好吧!我就直說好了…..事實上前幾天我在他抽屜找到這個東西。」

他稍遲疑,緩緩從西裝口袋拿出一個小牛皮紙袋。

「這是…..」

「饒老師妳打開來看沒關係。」

這裡頭會是什麼?會不會是小孩子惡作劇用的假蜥蜴、假蟑螂之類的東西……想起來有些毛毛的,但在這男人面前我可不願被看成膽小鬼。

「啊……這是…….」

那是我找了很久的項鍊,心狀琥珀上雕砌花紋,細工別緻外還鑲數顆碎鑽。

「原來我也覺得除了別緻外,這項鍊並沒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直到前幾天我經過耀明的房間,看他對這東西念念有詞…..所以…..」

「念念有詞?」

「是的。」

「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呃….這….」

「金先生我很好奇,請你務必告訴我。」

他猶豫一會兒,自手中拿走項鍊,思量片刻,頭低得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那好吧!饒老師妳不介意我就照實說,他就像這樣做….」

金先生抬起右手臂拎著項鍊晃動起來,琥珀色的心形項鍊左右搖擺著,他的姿態優雅從容,我對他這舉動感到狐疑,不禁注視他的動作。

「饒老師….妳看清楚這項鍊…..」

「呃….好….好的…………..」

「這墜子很美……美得讓妳忘記壓力…….忘記束縛…….」

「………………」

「天慢慢黑了起來…..妳很快就會感到疲累….」

「………………」

「妳將進入妳的潛意識裡…忘記現在的妳……」

「………………」

「妳現在很想睡了,等妳睡著以後我就是妳的主人…….妳的主人…..」

「………………」

「………………」

「啪!」

良久,我才發現自己光著身子泡在浴缸裡,水都冷了,剛才不禁想起中午的事怎麼腦袋卻一片空白?隱約記得他拿起項鍊…..接下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客廳的電話再度響起,我得趕快離開浴缸,現在可不是生病的時候。

「喂。」

「………………」

「喂,找哪位?」

「是我。」

「你…你是誰?」

「我是妳的主人。」

「神…神經病!無聊!」

『啪』的一聲,我狠狠地掛上電話。

「神經病!這麼晚還有這麼無聊的人。」

我沒好氣的打開冰箱,想喝瓶啤酒消消火。

「鈴…….鈴…….鈴…….鈴…….」

「這下又是誰?」

「喂。」

「………….」

「找誰?」

「妳這不乖的女孩,竟敢掛主人的電話。」

「你……你是誰?」

「………….」

在這幽靜的夜晚,這通電話讓我聽起來毛骨悚然。

「喂!你再不說話我要掛電話了!」

「啪!」

「………….」「嘿嘿…..饒老師,現在妳穿著什麼!」

「是…是浴袍。」

「很好,我要妳慢慢解開腰帶…..」

我的手不聽使喚的喪失自主,腰帶落下,裡頭白皙的胴體若隱若現。

「現在,告訴我妳的奶子好看嗎?」

「是…很美。」

「混帳,要用形容的方式說出來!」

「我的胸部很豐滿很有彈性,乳暈是淡紅色的,皮膚白嫩…..」

「不行!我要妳充滿淫蕩性感的口吻說出來!」

「是…是的….我的奶子堅挺的很,乳頭慢慢硬了起來….啊….好軟…」

我的右手托起左乳,指甲深深地陷入乳房。

「很好,把浴袍脫了。」

「好……脫下了……」

「饒老師,妳的毛黑嗎?」

「我的穴毛又濃又密,黑黑的很濃密。」

「把手伸到陰戶吧!」

我有點熱起來,左手很熟悉的摸向花蕊。

「啊…..已經濕了。」

「嘿嘿….果然沒看錯人,饒老師妳果真騷在骨子裡啊!」

彷彿墜身五里霧中,心中泛起很溫暖很舒服的感覺,下體漸漸起了異樣的變化。

「告訴我,妳會用手指挖弄那裡吧!」

「是…..我很願意…..嗯….喔…..」

手指很適切的觸及陰戶敏感突起的部位,那裡燃起了一團火。

「妳濕了嗎?」

「喔….是…是的…很濕了…..」

我說了令人難為情的事。

「可以了,停止吧!我們還有明天呢!」

話筒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眼前景象突然一片清晰,我望著自己裸露的身體,無法解釋為何手指會插進下體,還有床單上濕漉的痕跡,猶如做了一場夢…..

沒錯,一定是這樣,只有這樣才可以解釋眼前種種奇怪的現象。

「真討厭,我一定做了那種夢……」

下午昏昏沈沈的上完三節課,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

「啊…..好累…..」

打個哈欠不顧一切的往床上倒去。正想好好的睡個覺電話鈴聲響起。

「喂,盈芳嗎?」

「喔,郁姿是妳呀。」

「我們明天晚上在家裡聚會,妳來不來?」

「明天期中考,晚上還要上輔導課,我抽不出身。」

「來嘛!我老公特地找了幾個男的,都蠻帥的哦!」

「這….我再看看好了,明天給妳電話。」

「好吧!好好考慮一下喔!」

天啊!明天週末人家都逍遙去了,我還得上輔導課,馬上就要期末考現在哪有那個美國時間去玩。再說我那班學生進度落後一截,好學生沒幾個,現在的孩子都愛玩的很…..

卸下衣服我需要洗個舒服的熱水澡,一張白色紙箋自口袋落下。彎腰拾起,斗大的『心靈科學研究委員會』字樣映入眼簾。那個金先生看起來挺斯文的,真是人不可貌相,外表看來一點也不像會是從事這行業的人…….

翌日,期中考的日子,我捧著一堆試卷走進教室,學生們紛紛就位板起嚴肅的臉孔。

「班長,把考卷發下去。」

座位間隱約傳來一陣偷笑的聲音。

「笑什麼?這次考試平均分數不及格的人,每週六留下上輔導課!」

教室裡又是一陣模糊而刻意忍住笑的聲音。我想起昨晚那不可解釋的情景,深怕是自己的幻覺,這使我不安。學生都低著頭奮筆中,諾大的教室彷彿掉下一根針都可清晰聽見般的安靜。

我在座位間走道巡視,一邊小心高跟鞋的聲響,不知覺來到最後一排。那個斯文似曾相識的面孔吸引住我…..是金耀明。

這學生的學習成績總是名列前茅,每次考試都是第一個交卷,但是他現在的模樣讓我擔心。

「金同學,你怎麼不快點答題?」

我俯身輕聲的問他,被中斷發呆的他抬起頭來。

「老師,我都不會。」

「都…都不會?」

「是啊!這些試題課本上都沒有。」

不會吧!模範生都答不出來的問題…..我得瞧瞧….

「這…..這是….三年級的考卷…….!!」

瞬間,我發現所有的同學都望著我。這真是令人尷尬的想要死掉,一定是急忙中把考卷拿錯了。

「呃….老…老師拿錯考卷了….對…對不起….班長把考卷收回來,我去拿正確的。」

我一定漲紅到脖子了。心裡既懊惱既生氣,我怎麼會這樣心不在焉的。不行,我得振作起來。

班長把收齊的試卷交回來,眼神透著一抹捉狹的眼神。

我不敢再多留一秒鐘,挺起勇氣走向門口…..

「啪!」

「……………」

我好像被定住了,腳底黏在地板上,那種墜入五里霧的飄渺感又再度侵襲我。

「啊….老師不動了….」

「真的耶!真的不動了!!」

「好厲害,好神奇喔!」

「我還以為不可能的…..哇….老師好像睡著了….」

「哪有睡著?她眼睛還睜開的呀!」

我彷彿聽到學生在鼓譟。

「各位同學不要吵,你們想不想看魔術表演啊?」

背後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暖很熟悉。

「好,你們想不想看老師像A片裡的女人那樣呀?」

「騙人!老師才不會哩!」

「好哇!快點啊!」

「真的嗎?」

四周的氣氛很熱,我不怎麼明白原因,感覺有人靠近我。

「老師,請妳坐到講桌上。」

講桌……我好想坐在那上面。對了….就是這裡。

「嘻嘻….你們看老師不是都聽我的嗎?」

「哇塞………..」

「真的耶…….」

「老師張開腿,大家等著看妳的內褲是什麼顏色的呢!」

雙腿宛如受到牽引,短裙被撐開,不僅內褲的顏色清晰可見,連蕾絲樣式都一覽無遺。

「喔….原來老師喜歡這種淺綠色的內褲。」

「中間還有點黑黑的。」

「半透明的哩!」

「大家圍過來看老師露出的那裡。」

無數對充滿好奇、貪婪、饑渴的眼神全都投射在私處,我覺得被融化。

「老師把衣服脫下來吧!」

「不..不對,要慢慢的。」

「就是這樣,先解開鈕扣吧!」

我把一個一個的鈕扣逐一解開,對於即將裸露的胸部莫名的想馬上被看見。

乳峰自襯衫裡蹦出,淺綠色的胸罩裹著雪白的乳房。

「老師妳很喜歡這裡被看吧?」

「是的,我喜歡把奶子呈現在別人眼前。」

「太好了,今天妳會跟我們每個人性交吧!」

「嗯…我想要你們粗暴的進入老師的身體……」

我想不起來一直跟我說話的學生到底叫什麼名字…..

身體好像更柔軟起來,我可以感覺罩杯裡的乳頭開始變硬。

「現在可以把胸罩解開了。」

我極端的渴望暴露,即使一絲不掛也會讓我更高興。

「終…終於看到老師的胸部了….」

「好…好漂亮的奶子耶…..」

「真不敢相信…..」

這些話似乎是最好的讚美。

「老師妳真美,阿順幫她把內褲也脫下吧!」

叫阿順的學生有一張娃娃臉,我對他沒有任何印象。

他不熟練的褪下我的內褲,動作的同時眼睛不時看著雙乳,我想他應該很想吸允粉紅色的乳頭也許他對母親的乳房也這麼遐想吧!我注視他的動作,豔麗黑絨般的恥毛已經毫無遮攔的赤裸。

學生再度一陣喧譁,有幾個大膽的蹲在雙腿之間直直地盯著那裡,這使我羞愧難當。

「平時威嚴的老師,沒想到這裡也茂盛異常,你們看都濕了。」

「哇….老師夢寐以求的陰唇,現在看得一清二楚的。」

「嗯….好香,老師連這裡都是香的。」

這些小鬼灼熱的眼神,讓我覺得淫亂,花蕊深處像抉堤的河流,透明黏稠的蜜汁不斷從那裡湧出。

「啊…我受不了了…」

其中一個學生解開拉鍊,對著我雪白鮮嫩的胴體自瀆起來。其他的人也紛紛亮出自己的寶貝,週遭有濃烈的尿酸味道蔓延,靠近身旁的還把龜頭放在大腿磨擦著。

「太棒了,這節課我們就讓平日嚴格的美麗老師,好好的變成玩物吧!」

熟悉的聲音帶些輕蔑口吻說著。像是一道命令般,學生們開始觸摸我,瞬間全身上下有許多手掌覆蓋,原本凌亂的上衣和裙子,被來自四面八方的力量扯下,無法分辨是誰的手玩弄我的乳房,或是粗魯的把陰莖頂入我的口腔。

頓時,教室裡女老師赤裸的身體,成了所有學生玩弄的目標,我完全不想抵抗,潛意識中希望被欺凌強姦的快感,侵蝕全身的官能。

我瞇起眼睛,眼前有數張臉晃動,雙唇被緊緊的貼住,稚嫩的呼吸彿過臉龐,來自雙乳輕微的疼痛激起乳腺的酥麻感。

「老師,讓我第一個跟妳性交吧!」

我似乎聽見有人這麼說,接著陰道內的肉壁感到被撐開。

「喔…好舒服…老師我終於進入妳這裡了…」

「真…真緊…老師雖然不是處女……」

我很想大叫:〈快動啊!狠狠的抽送,我會感激你的…〉無奈有支腥騷的陽具塞住嘴巴,發不出半點聲。

「阿茂!要動屁股啊!」

「阿茂,沒想到被你搶先一步了!我排第二個哦!」

「好,阿國我排你後面。」

「你們看老師好像很舒服!」

〈好極了,穴內的東西動起來了。〉

〈喔…有點痛..太..太粗魯了…慢…慢一點〉

〈啊..就是這樣…很..很硬啊…..〉

「老..老師…裡面好暖啊….喔….」

「啊….太舒服了…啊啊……….」

〈討..討厭,有熱燙的東西射進來了。〉

「阿茂你真沒用,走開換我來。」

逐漸萎縮的陰莖拔了出去,另一支澎漲的硬物衝進生殖器裡。

「唔..唔…喔….嗯..哼….」

「看!老師叫出聲了。」

「這…這個婊子…平日兇巴巴的…現在肏爛妳…」

胸部上正在吸允乳頭的臉龐擋住他的臉,他的手扶起我的屁股,插得很深。

〈喔…哼…很..很會玩哪…喔…真..真要命….我會發瘋啊….〉

〈啊啊…頂到..子宮..了…..〉

「阿國你快點!後面還有很多人耶。」

「別..別鬼叫…就…就快了….啊啊….」

〈不..不要…不要那麼快射….喔….〉

「我射..射了…」

〈過…過份….我還….唔唔…〉

口腔裡同時也注入一股濃烈的液體,多的我無法喝下去,有部份從嘴角滲出。

更有人握住我的左手,讓我摸著充血的海綿體,熱燙粗大的程度使我的手顯得瘦小。

〈快..快進來吧….求求你們….〉

〈喔…對了…用力點…啊…..〉

「老師的那裡好濕啊!」

「大胖你別太猛,講桌會垮呀!」

我覺得天旋地轉,雙腿被用力的張開,這支肥大的物體使我有些吃不消。

〈啊…塞滿滿的….我快死了….喔….〉

〈這傢伙…啊….喔….不..不行了….〉

噹…噹….噹….噹……矇朧中下課的鐘聲響起…..

我緩緩地抬起頭,只見午後的陽光斜斜的照射進來,剎那覺得刺眼,這…這裡是那裡?

「咦!我怎麼在教室裡睡著了?」

學生有的不在位子上,對..對了,今天是期中考,是學期測驗的日子。

「真糟糕,我居然睡著了。」

昨晚睡得不安穩,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睡著,剛才訓導主任不知道有沒有看到….

「老師!」

「什..什麼事?」

「考卷可以交了嗎?」

「呃…可…可以,寫完的同學交到老師這來。」

學生們把考卷一一的交上,一會兒功夫教室只剩我一人。

「該死,我這幾天怎麼搞的,還有好幾堂測驗,腦袋還昏昏沉沉的。」

收拾好考卷,我急忙奔回導師室。

「饒老師。」

糟了,是訓導主任。

「呃..是..有什麼事嗎?」

這全校有名的老色狼左顧右盼一會兒,靠近耳旁低聲的說:

「饒老師,妳的…妳的襯衫沒扣好…」

「啊!」

我低頭一看,前排兩個扣子扣錯孔,裡頭的春光乍現,乳溝看得一清二楚,頓時使我羞愧的滿臉通紅。

「對..對不起!」

「呵…呵…蠻豐滿的嘛!」

老色狼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的乳房,慢慢轉身走出導師室。

讓他一說,我覺得渾身都不對勁了起來,下體隱隱地也有些酸麻。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