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好興奮,興奮得真快受不了。一進入屋,老婆阿美剛一打開客廳的電燈,我就從後一把抱住她,又硬又脹的老二往她的屁股溝裡猛挺,一隻手快速地揉著她飽滿的胸部,另一隻把她的頭往後一扭,嘴巴對著她的香唇用力吻下去。

太爽了。雖然我們都還穿著衣服,但老二頂著軟軟的屁股肉的舒服感覺,還是一陣陣傳過來。阿美的胸部是她的最大驕傲,三十四D,美麗的梨形,堅挺飽滿,現在隔著她薄薄的上衣用力模揉,就好像摸著一團溫熱的棉花團。

我的嘴和老婆的嘴緊緊吻在一起,老婆的口內又濕又滑,兩人的舌頭相互攪拌,我吻到自己滿嘴的酒味,和老婆唾液的微香,那種感覺就好像老二已經插進老婆的美穴中一樣。

我上面用力吻著,下面則用力猛頂,按住老婆乳房的那隻手,這時也很快向下伸,一把撩起老婆的迷你裙(幹!老婆就是喜歡穿這種超短的迷你裙,讓我看了,不想幹她都不行),摳向老婆的屁股底溝,一下子就模到濕濕的三角褲底。我用力摳了幾下,老婆發出幾聲淫叫,但因為嘴巴被我吻得死緊,只能聽得見她「哦……哦……哦……」的淫聲浪語。

我等不及了,一把拉下她的三角褲,讓她露出光光的下部,同時用手猛地往她的陰部一摳,馬上摳到滿滿的一把淫水,看來她也跟我同樣興奮。

在我還從背後抱著她,並且一手扶著她的頭,讓她回頭和我親吻的情況下,我單手解開腰上的皮帶,讓長褲落下,並且再拉下內褲,然後用腳把長褲和內褲一起踢到一旁,露出早已昂然挺立的陰莖。

接著,我把她的左腿往上一擡,讓她的小穴外張,我怒漲的老二立即往她穴內一送,一根紅熱的陰莖插進春潮淫淫的溫暖小洞內,又緊又暖的嫩肉緊緊包住我的陰莖,舒服得讓我呼出一口大氣,老婆更是狠狠地哼了一聲。

結婚好幾年,夫妻兩人早已經幹出默契來,只要興趣一來,我們通常就是這樣隨地就幹起來。老婆跟我一樣衝動,稍加調情,她的小穴就會淫水滿溢,讓我的陰莖一插就進,然後就是瘋狂的大肆抽插,老婆則是縱情相迎,兩人幹得不亦樂乎。

今晚去參加老婆專科同學安妮的結婚喜宴,氣氛很好,同桌的還有老婆的另一位同學小莉和她的先生小高,大家都談得很開心,我多喝了幾杯,弄得心情很HIGH。

離開喜宴的飯店,在開車回家途中,我早已性趣大發,一隻手扶著方向盤,一隻手伸向旁座的老婆,偷襲老婆的胸部,惹得老婆嬌笑連連,但也一再警告我要小心開車。

好幾次,只要一停在紅燈前,我就一把將老婆摟過來,和她深情地接吻。老婆的反應也很好,她陶醉地閉起眼睛,喉中還發出「哦哦」聲,甚至還把手伸向我下部,摸到我硬梆梆的老二時,她忍不住說:「哥,你好硬哦!」刺激得我真想停車,當場就幹她個痛快。

好不容易回到家裡,老二也終於順利插進老婆的小穴內,我開始用力抽插起來。這時候,我同時佔據了老婆上下兩個洞,兩個洞同樣濕潤溫暖,那種感覺好像同時在幹兩個女人。

這樣幹了約十分鐘,雖然夠刺激,但總是有點不順。於是,我放開老婆,飛快剝下她的短裙、上衣和奶罩,她那完美的胴體馬上赤裸裸地呈現在我面前。老婆也沒閒著,在我剝她衣物的同時,也解除了我全身上下的衣物。

來不及上床了,我抱著她往地板上一躺,緊緊壓著她,怒漲的老二一刻也沒浪費,馬上再度插進她的小穴中,並且瘋狂地插了起來。

老婆一直到現在才有機會出聲,興奮的她,立即驚天動地的叫起床來。

「哎喲,大雞巴哥哥,你怎麼那麼興奮,一進門就幹了起來……哦!哦……哦……用力幹,大力插,哦,哦……連給我喘氣的機會也沒有……哎喲,又頂進來了,到底了……呀……快被你幹死了……哦,哦……」

聽到她如此淫聲浪語,再加上酒氣這時衝上腦來,我簡直像瘋了一樣,硬挺的大雞巴毫不留情地向著老婆穴內猛幹,一下比一下重,讓我覺得自己實在神勇無比。同時,兩手也用力猛搓老婆的那雙大奶。

老婆這下可真的爽歪了,臉上紅潮如彩霞,一面喘氣,一面叫個不停:「哎呀!哥呀,幹死我了……哦……哦……」

就這樣狂插猛幹了好一陣子,我突然覺得老二一陣酸麻,再也頂不住了,我伸手緊緊抱住老婆,同時用力吻著老婆,下面則使盡全力往老婆小穴內一頂,只覺得已經頂到老婆的穴底了,我就用力頂著,一動也不動。

老婆也感覺到了,她幾乎陷於瘋狂狀態,雙手也緊緊摟著我,屁股則拼命向上擡,嫩嫩的穴肉緊緊頂著我漲得快要爆炸的陰莖,「哦……哦……哦……」從她的喉嚨裡傳來斷斷續續的呻吟。

終於,我爆炸了,累積了幾天的濃濃精液一下子射出,我痛快的繃緊全身肌肉,並且感覺到陰莖猛然抽搐了一下。

老婆的反應更是激烈,她死命地摟緊我,指甲深深陷入我背部肌肉。她穴內的嫩肉也跟著一陣緊縮,把我的陰莖包得更緊。她同時使盡全力吻了我一下,然後,她的唇離開我的嘴巴,緊接著,發出一聲高潮後的叫聲:「哦……死了……被哥給幹死了……」

高潮過後,我們兩人還緊緊抱在一起,躺在客廳地板上。

過了好一會兒,老婆輕輕推開我,翻個身子,爬到我身上。她含情脈脈地吻著我,豐滿的雙乳貼在我胸前。老婆伸手到下面,輕輕摸著沾滿我自己精液和她的淫水的陰莖,又開始用手輕輕套弄起來。

雖然剛剛才大戰完畢,但看到渾身赤裸的老婆趴在自己身上,美麗的雙乳貼著自己,她那柔軟的小手又在輕輕撥弄我的陰莖,剛剛軟下去的陰莖不禁又慢慢硬了起來。

老婆這時樂得又紅了臉,她春情燙漾地說:「哦……大雞巴哥,你今天真的好強,一進門就把妹妹幹得爽死了……哎喲……又硬起來了呢……討厭……不行啦……真要幹死妹妹呀……不行啦,會把妹妹幹死的……」

看到老婆這樣的媚態,我不禁又躍躍欲試了。

誰知道,老婆這時突然對我眨眨眼,狡黠地對我笑著說:「其實,你今晚這麼興奮,並不全是為了我,對不對?你是看到小高的老婆小莉的騷樣子,很想狠狠幹她一頓,所以,一回到家裡就抓住我猛幹起來。其實,你在幹我的時候,心裡有一部份是想著正在幹小莉,是不是?」

聽到老婆這麼一說,我不禁愣住了。但我只呆了一下下,馬上就恢復鎮靜,並且嬉皮笑臉地對老婆說:「是嗎?是那樣子嗎?那妳呢?妳還好意思笑我?妳剛才也夠騷了,但也並不是完全為了我,對不對?妳還不是在酒席上跟小莉的老公打情罵俏的?妳才真想被她老公大幹一場呢?還敢笑我?」

說完,我兩手扶著老婆的屁股,用力往上一提,讓老婆的屁股暫時離開我下面,連帶地也使我那根再度硬起來的大雞巴脫離老婆小手的掌握,接著,我屁股往上一挺,再把老婆屁股往下一帶,「滋」的一聲,大雞巴不偏不倚地再度插入老婆那淫水橫流的蜜穴中。

我先用力往上猛頂,讓龜頭著實頂住蜜穴的肉壁幾秒鐘,然後,我把老婆屁股往上提,接著,再往下帶,就這樣上提、下帶地,老實不客氣地使出我的「倒澆蠟燭」絕招,確實確實地幹了起來。

「哎喲!不來了,你又幹人家了……哦……哦……哦……頂到小穴頭了……哎喲……要死了……真要死了……人家才說你一句……你就老羞成怒……哎喲!又頂到了……你說人家騷……哦……說人家喜歡被人幹……才沒有啦……哦……哦……人家只喜歡被哥哥一個人幹……幹死妹妹吧……哦……妹妹是哥哥的……哦……哦……」

真是受不了,竟然有這樣騷的老婆,我前輩子一定是燒了數不盡的好香,今天才能如此幹得盡興。看到老婆在上頭劇烈晃動著,一頭長髮飛揚,秀臉飛紅,胸前兩顆巨乳上上搖擺,乳波驚人,讓我又愛又憐。

因為是第二次再幹,而且酒意還未全消,所以,這一次幹了十幾分鐘還沒有射精的感覺,但看到老婆在上面這樣子劇烈地騎著我,也實在很累,於是憐惜心油然而生。我放開老婆的屁股,兩手往上一摟,用力把老婆上身往下一拉,讓她緊貼在我胸前。

我熱情地和她接吻,疼惜地說:「妹妹,趴在哥哥身上休息一下,我暫時不把雞巴拔出來,等一下再幹。」

老婆紅著臉,吻著我的唇。每一次,她那肉肉、濕濕的唇貼著我的唇,讓我覺得就好像她的兩片陰唇緊貼著我的唇。

她笑著說:「你想幹小莉?這其實不能怪你,小莉是我那一票高中死黨中最騷的,當年不知迷倒多少男孩子。幾年不見,現在樣子更騷了,難怪你看得很睛都直了。如果不是有那麼多人在場,我看你呀,當場就上了。大色鬼!」

老婆一語道破我心中的淫念,讓我尷尬不已,不過,結婚這麼多年,老婆早就知道我有這個好色的毛病,尤其最喜歡別人的老婆。所以,尷尬歸尷尬,我還是「嘿,嘿」笑了兩聲,屁股往上擡了一擡,老二快速地在老婆小穴內連插了兩下,夾著淫水,發出「噗噗」聲。

冷不防遭到突擊,老婆笑著罵了我一句:「哥,討厭啦,偷襲人家,要死了呀,說到你心坎裡了吧,瞧你那麼樂。」

也難怪我樂。今晚我們夫婦進入喜宴會場時,馬上就吸引了眾人的眼光。當然,我知道,大家的眼光都是落在老婆阿美身上。老婆今天穿的是一條超短的迷你裙,是那種黑色皮裙,把老婆的屁股裹得緊緊的,裙下是一雙修長的玉腿,黑絲襪,黑色的高跟鞋,這樣的打扮,讓她走起路來,臀波搖擺,彷彿連內褲也看得見,真是迷死人。

說到她的上半身,那更精彩了。她外面穿著是一件短短的紅色小皮衣,和下面的黑裙正好形成強烈對比,而且紅皮衣超級貼身,正好把她的豐滿胸部和纖細的小蠻腰襯托出來。小小紅皮衣裡面是件絲質白襯衫,老婆從第三個鈕扣扣起,上兩個鈕扣未扣,露出雪白的酥胸和乳溝。尤其是那道乳溝,因為緊身的小皮衣和襯衫的強烈擠壓她的豪乳,而顯得極深。

黑皮裙、紅皮衣、白襯衫、黑褲襪、黑色高跟鞋,這樣醒目的打扮,把她的曼妙身材表露無遺。尤其是走起路來,緊繃的臀部左右搖動,豐滿的胸部則上下晃動,好像隨時會掙脫束縛,奪衫而出,他媽的,太迷人了。

臨出門前,看到她這種打扮,讓我看得雙眼差點噴火,一把摟住她,把她抱得緊緊的,而她也嬌媚地緊靠在我胸前,仰起頭來,嬌聲地說:「哥,喜歡我這樣打扮嗎?」

我捧起她的臉,深情地吻著她。吻著,吻著,我開始衝動起來,兩手順勢摸到她的屁股,胯下堅硬的老二往前頂。老婆趕緊推開我,紅著臉說:「哎呀,不行啦!哥,快走吧,快來不及了!」

到了喜宴會場的飯店,我美麗的老婆果然引起大家的注目,讓我深感光榮。

「阿美!」突然傳來這樣的呼喚聲。我和老婆轉過頭去,我眼睛再度一亮。

老婆阿美已經很亮麗了,而這時出現在我們面前的這個女人也同樣出色。跟老婆的短裙相反,這女人穿著及地的長長黑色禮服,充份展露出修長、曲線玲瓏的美妙身材,禮服下襬是開高叉,露出她纖細的小腿,和一部份豐腴、白晰的大腿,而禮服上面的胸口則開得很低,可看到很大部份的豐滿雙乳。她是一頭長長的秀髮,整個給人一種神祕、秀氣的美感,不同於一頭短髮和勁裝的老婆阿美所展現的狂野美艷感覺。

「好呀,死小莉!是妳!」老婆高興地大叫,上前一把抓住那位麗人的手。兩人拉著手,高興地抱在一起,又說又笑的,把我和那位美人身旁那位瘦高個子的男士拋在一邊。

兩位美人相互介紹了一下。原來,老婆阿美、小莉和今晚的新娘子安妮是專科時的同班死黨。但三人從學校畢業後,就各分東西,再也沒有連絡。小莉回到她家鄉高雄工作,老婆阿美和安妮則在台北就業。老婆和小莉兩人久未見面,這下子一見面,馬上講個不停,直到入席時,兩人還兀自講個不停,因此也就沒有注意到我們落坐的位置。

按照道理,應該是夫妻坐在一起,也就是說,我本來應該坐在阿美身邊,但我卻故意搶在小莉身邊坐下,而且在我坐下後,我們那一桌只剩下老婆阿美身旁的那個位置,所以小莉的先生小高只好在阿美身邊坐下。如此一來就變成阿美和小莉坐在中間,我們兩位男士則分別坐在她們兩人旁邊,只是我們並沒有坐在自己老婆身邊,反而是坐在對方妻子的旁邊。

阿美和小莉並沒有注意到這種情形,兩人還是低著頭聊個不停,一直到上菜之後,兩人才擡起頭來,也才發現這種情況。阿美先是斜著頭看了我一眼,微微露出驚訝的神情,但接著,她又轉過頭看看她旁邊的小高,臉上卻露出淺淺的微笑。小莉則是側著臉,對著我微微一笑。

小莉這一笑,讓我更是心花怒放。說實在的,那晚的菜色究竟好不好,我根本沒注意,我鼻中只聞到小莉身上傳來的高級香水味道,兩眼則不時偷瞄她胸前偉大的雙峰,和深深的乳溝。

更要命的是,小莉還會不時地向我靠過來,而且,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有好幾次,她和阿美談得太高興,惹得她笑得花枝亂顫,全身竟往我這邊一靠,那種肉碰肉的感覺真好,害我真想伸手往她的腰上一摟。

同時,我也發現到,老婆阿美那邊的情況也和我類似,她老是往她身邊的小高靠過去,也常常有意無意地對著小高拋媚眼,看來她對小高印象滿不錯的。而小高也一臉陶醉的神情,顯然也跟我一樣,難逃別人漂亮老婆的親蜜攻勢鄉小高這傢夥可真有艷福。特別是老婆的超短迷你裙,在坐下後,幾乎可以看到她的內褲了。

妙的是,小莉在發現我幾次在注意老婆那邊的情況後,反而更親熱地向我靠得更近,也頻頻向我拋媚眼,大有和阿美一較長短的意思。

酒席的氣氛很熱鬧,我們兩夫婦都很High,不停地向對方敬酒。等到酒席進行到一半時,大家都有幾分醉意了。阿美和小莉臉上都紅紅的,眼波蕩漾,更顯嬌媚動人,動作也越來越大膽。小莉好幾次偷偷在桌底下將手放在我大腿上,並且用指尖輕輕劃過,像觸電般的感覺傳來,幹!我的老二馬上硬了起來,被緊緊包在褲子裡,實在很難過,偏偏小莉又在這時候轉過頭來,故意朝我淫淫媚笑,害得我精蟲上衝大腦,真想一把將她按倒在地,當場幹她個天昏地暗。

再看看老婆阿美,她也顯然同樣春情發作,嬌態十足。我還注意到,她的一隻手也放在桌底下,而且正在上下移動,小高也跟我一樣露出快要忍不住的陶醉表情。媽的,搞不好,老婆正在撫摸他的老二呢!

這時,新娘安妮和新郎前來敬酒。安妮看到兩位好同學,高興得擠到她們兩人當中,熱烈地敬起酒來。我站在一旁居高臨下,眼中看到的是三位美人,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比一個性感,而且個個都是一對豪乳,峰峰相連,乳溝深深,看得我差點就要大噴鼻血。

酒席結束,大家在酒店門口道別時,我已經性趣高到快要控制不住了。

想到這兒,淫興再起,我用力抱著老婆,翻轉過來,再度把老婆壓在下面。剛剛一直浸在老婆小穴淫水中的老二,因為得到短暫的休息,這時變得更硬更有力。於是,我老實不客氣地用力幹了起來。老二開始一下緊接一下地,快速而有力在老婆那滿是淫液的美穴中抽插。

老婆立即感受到我老二的強大威力,樂得她又叫個不停:「哦,哥哥,好老公……你好硬好夠力……哦,太好了……用力……幹死妹妹了……哦……又幹進來了……」

我實在插得太爽了。硬硬的老二在老婆那淫水漣漣的美穴裡插進拉出的,不斷發出「噗吱、噗吱」聲音。由於阿美的小穴很緊,老二在拔出時,把她的穴肉也連帶拉了出來,那種紮實的感覺,好像是一張小嘴緊含著老二不放,差點把我的精液也拉了出來。老二在拔出到將近穴口時,我再猛力插入,一下子就頂到阿美的穴底,龜頭著實地碰著穴內的嫩肉,每頂一下,老婆就張開嘴發出一聲「哎喲」,並且渾身抖了一下,把我抱得緊緊的。

看著老婆在我老二的威力下,被幹得嬌喘連連,淫聲不斷,一副十足陶醉的模樣,讓我感到男性無比的快感和尊嚴。

幹著,幹著,我突然想起今晚酒席上的小莉,她的風情萬種和騷模樣,以及她的小手放在我大腿上的那種觸電感覺,讓我不知不覺的把下面的老婆幻想成是小莉。

不知道小莉幹起來會是什麼味道?會像老婆這麼風騷迎合嗎?不管了,就先把老婆當成是小莉,好好幹一場。

『小莉,我要幹死妳!』我一面在心裡如此想著,一面更加用力地去幹著老婆,想像成小莉正被我幹得哇哇叫呢!

老婆被我更用力的一波攻勢幹得簡直要飛上了天:「哦……好老公……好哥哥……親愛的哥哥……你太會幹了……啊……快把妹妹幹死了……哦……對……用力頂……不要拔那麼快嘛……哦……又插進來了……」

老婆在我下面被幹得狼狽不堪,但顯然也是樂翻了。她的反應也跟我一樣熱烈,熱烈得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這讓我突然起了疑心,搞不好,老婆也跟我一樣,幻想著現在正在幹她的,正是小莉的先生小高。看她今晚在酒席上和小高眉來眼去,這是很有可能的。

不過,不管了,就當她真的想著小高,反正我也想著小莉,大家扯平了,最重要的是現在實在幹得太爽。

我收拾起胡思亂想的心思,再度專心打起老婆的「洞」來。先是一抽一插,再來就是用九淺一深的插法,最初是緩緩的九次抽插,插得不深,也抽得不很出來,但在九次淺淺的抽插,讓老婆覺得並未覺得很盡興,而心癢癢時,我卻突然用力狠狠地、深深地向前一插。

在前九次淺淺的抽插時,我的大雞巴一次又一次地在老婆緊密的小穴裡來來回回,刮動她的穴肉,老婆舒服地一次跟一次的隨著我的抽插動作,發出「哦,哦,哦」聲,等到九淺之後的那一次用力一插時,她馬上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大叫:「呀!」接著就是歇斯底里似的淫叫聲:「壞死了……討厭的哥哥……愛人家的味口……插得人家快受不了……又那麼用力插……小穴都被你插破了。」

好美的一個夫妻淫蕩之夜。

一個星期後的星期五,我在公司加班到晚上七點,臨下班前,突然接到老婆打來的電話:「老公,我現在在福華飯店中庭,和一位朋友在一起,你過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飯。」

我很快趕到福華,令我喜出望外的是,老婆所說的那位朋友,赫然是──小莉!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