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的地方是一個三線城市,這裡不像中國的大城市那麼喧囂,也沒有什麼燈紅酒綠的生活。當然民風也比較淳樸,平常大家的消遣就是打打麻將、撲克,吃個糕點喝個茶。年輕點就泡泡吧(酒吧也就是一兩間,而且很破舊),進一下桌球館。所以正是這種氛圍,我父母就和傳統的父母一樣,對我非常嚴格,不准早戀,學習成績要好。可是人總有叛逆的時候,我chuyi的時候和班上的一個女生在一起,經常寫信什麼的。結果有一天給他們發現了,他們馬上打電話把那個女生罵哭了。從那以後,我開始很多時間都宅在家裡。

過不久家裡買了台電腦,接上才剛開始有的寬帶。我慢慢發現網絡上有很多「兒童不宜」的東西,加上那時候正是shaonian發育的時期,我開始喜歡上瀏覽色情網站。特別是圖片中那些穿著絲襪的裸體日本女生,總能讓我不知不覺地摸摸褲襠。有一天,不知道在哪裡下載了一個視頻,畫面正是一個男的騎在一個穿著肉絲的女身上一直動。我看得心臟好像就要跳出來,手放在褲襠上也摩擦地越來越快。突然間我屁股一緊,感覺輕漂漂的,同時小弟弟好像有東西尿出來。我馬上跑去洗手間,看到像鼻涕一樣的東西粘在內褲和小弟弟。從那時候才發現這是手淫,從此幾乎每個星期都看一次片讓自己爽一下。

這樣的狀況持續了一年左右,有一天我父母告訴我表姐過幾天要住在我家裡,因為她要上來縣城讀大專。說起表姐,我那時的印象並不深刻,只知道她和她爸媽都是住在農村裡,就小學時候去過兩三躺。那時不懂事,和她睡在同一張床也不知道什麼是什麼。就是這樣過了兩天,我放學回家,發現樓下站了個女生。上樓前瞥了她正面一眼,不能說非常漂亮但比一般人耐看。

上了樓梯,拿出鑰匙開門,我聞到媽媽煮菜傳出來的香味。我肯定是媽媽最拿手的鹵鴨,同時聽到媽媽說:「兒子,你回來啦。有沒有看到你表姐啊?」我問:「表姐?表姐在哪裡?」

這時我突然想到樓下那位女生,於是問媽媽:「表姐是不是長頭髮,眼睛大大,穿得比較樸素?」「是呀。你在哪裡看到的?」「就在樓下。」「那你還不趕快下去幫她提行李!!」「好吧。」

我心裡有點不耐煩,不過正好可以近距離觀察一下我傳說中的表姐。「你是XXX嬸嬸的女兒嗎?」我衝到樓下,看到她正準備提行李走。她回過頭說:「是啊。請問你是?」「我就是XXX,你的表弟。」看來相隔太久了,大家都認不出對方的模樣。她接著說:「我坐村巴過來的時候,把你家的地址搞丟了,我記得是這附近,但忘記了具體哪棟樓

。我正要過去那邊小賣部打個電話,你就來了。「這時候,我才發現表姐長得很精緻,加上一頭烏黑的頭髮,而且說話的時候總是微笑著。我眼睛向下掃了一下,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表姐的腿上穿著絲襪,再配上今天的連衣裙,我小弟弟馬上站了起來。」表弟,你還好嗎?「

「哦,哦,對啊,我幫你提行李上去。」

我恍過神來,一邊提著行李上樓一邊笑著說:「今後我來照顧你啊。」估計暈過了頭,我直接衝出了口。「你說什麼?」

「啊,沒什麼,我說以後有表姐來照顧我,生活無憂了。」「你小子想得美了,聽你媽說你成績還不賴,等你下次拿好成績,表姐自然會獎勵你。」「真的?」

……你一句,我一句,慢慢地第一天,我們似乎已經開始熟絡起來。

吃飯的時候,我問表姐:「表姐,你有男朋友嗎?」表姐臉紅了起來。媽媽馬上接過話來:「你怎麼能這樣問你表姐呢?她是來唸書的,哪像你整天想著拍拖。」被媽媽機關鎗一輪掃射之後,我低下頭來吃飯,餘光瞄到表姐臉蛋還是紅紅的,甚是可愛。心想:「估計表姐還是處女,不然不會這麼害羞,哈哈。」

就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個月,有天我約好和朋友去打球,騎車騎到一半發現沒帶校園卡,於是回家拿。我輕手輕腳地經過表姐的房門,當時以為她在學習,不想打擾她。突然聽到急促的呼吸聲,仔細一聽原來是女人的呻吟聲,而且還是從表姐的房間傳來的。我走到陽台從表姐房間玻璃窗的縫隙看看究竟什麼回事,眼前的一幕讓我既興奮又突然。

只見表姐右手隔著白色的小內褲撫摸著自己的陰部,左手伸進衣服輕輕地揉乳房,閉著眼睛,感覺很享受。我也忍不住了,握著自己的弟弟手淫起來。隨著表姐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我手也加快了速度,估計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場景,我很快就射了。我趕快用紙巾擦了擦,心裡想看看表姐自慰的表情。於是我把鑰匙故意扔在地板上發出很大的聲音,這時表姐可能突然發現屋子裡還有人,我聽到床動了幾下的聲音,然後門開了。

我表姐走出來,一身睡衣的打扮,暈紅暈紅的臉,聲音有點抖地說:「表弟,你不是去打球嗎?」

「我忘帶卡了,回來拿,你在學習嗎?我聽到房裡好像有點聲音。」我故意問她。

她很緊張地說:「我在學習啊,可能你聽錯了隔壁的吧。」我眼看打球時間快到了,也不打算揭穿她,心想:「表姐,原來你也是有需要的,正好看看哪天咱倆一起來。」於是留下一臉驚呆的表姐打球去了。

自此以後,每次發覺表姐房間有動靜,我都會準時恭候在她的房門外面,享受這盛宴。然而命運總會捉弄人,終於有一次,當我正要萬精奔騰之時,表姐的房門突然打開了。現在想想那個場景特別尷尬,本來堅硬的大弟弟頓時軟趴了下來,表姐拿著水杯一動不動:「你,你,你在幹什麼?」原來表姐只是在房間裡看電視,剛好電視劇上有床戲那一幕。「我,我,沒有做什麼,剛好那裡癢,抓抓而已。」我剛說完,表姐突然用手抓了我弟弟一下,笑著說:「小表弟不老實啊。」就打水去了。不抓不知道,一抓我馬上感覺那裡一熱,剛才還被嚇得軟趴趴而現在是直挺的。

怕表姐回來看見,我跑回自己的房間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可是哪裡有這麼容易,第一次被女人摸,而且還是表姐,只是感覺那裡越來越硬了。「表弟,我現在出去一趟,你自己看家啊。」之後就聽到屋外大門關上的聲音。突然我腦袋蹦出一個邪惡的點子:拿表姐的內衣來解決一下需要。我來回確定了屋子確實沒有其它人之後,我偷偷溜進了表姐的房間。

果然,少女的房間總是充滿著讓人性幻想的味道,難以用言語來表達。我稍微觀察了一下房間,枕頭旁邊擺了一個差不多正常人高的公仔,看來這個年紀的女生總是要有一個這樣的娃娃。被子折得很整齊,睡衣也用衣架掛起來,一切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樣。突然間我發現了衣櫃的抽屜縫那裡有些肉色的東西夾住了。

我小心翼翼地打開它,一雙肉色的絲襪呈現在眼前。

我很緊張,很興奮,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近距離可以看到女生穿過的絲襪。我輕輕地拿起來,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下,那味道很香,而且應該是表姐的體香。

這絲襪的手感,真的很舒服,順著摸到腳尖處,是全透的。我不禁想像著表姐那天剛來我家,那雙纖細的玉腿外裹著薄薄的絲襪,慢慢地我小弟弟開始又不老實起來。我把肉絲擺在一旁,繼續尋找獵物。那個抽屜都是放著表姐貼身的衣物,除了剛才那雙肉絲,我還找到了黑絲連褲襪,更讓我驚奇的是肉色和黑色的吊帶長統襪。想不到表姐除了平時喜歡自慰,還喜歡穿絲襪。

我把肉絲套在

堅硬的弟弟上,左手來回活塞運動,右手繼續伸往抽屜深處。基本上那些都是小可愛,有些有小花,我仔細看了看胸罩的尺寸,大概有36C,平常從表姐的穿著還真看不出來。大概翻過了一遍之後,我小弟弟也膨脹地受不了了。我讓肉絲緊緊地纏繞著陰莖龜頭,摩擦動作越來越快,感覺就像表姐在用她的腳幫我足交。

快到射的時候,我還是把絲襪拿掉了,不敢射在上面,生怕被表姐發現。用紙巾擦乾淨小弟弟之後,我把拿出來的東西都放回抽屜原位。

剛打開房門要出去,想不到表姐就站在門外。我心想:怎麼我今天這麼倒霉,一天能被捉到兩次,看到要想個借口瞞過去。「表姐,不好了,剛才我看見一隻蟑螂爬進你房間去了。可是我進去找不到,不知道走了沒有?」「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在裡面做什麼。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那天我和你媽媽去親戚家喝喜酒,你老是盯著我的腿看。原來你是這種人,等下你媽回來,我會告訴她。」

「……」我頓時啞口無言。

「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你能什麼什麼我。」那會兒我明白表姐的意思,她想我滿足一下她的性需求。不過,我裝作聽不懂,忙問:「什麼?」

表姐臉紅了起來,非常小聲:「就是那個什麼……」還沒等表姐說完,我把嘴巴湊了上去。可能表姐想不到事情來得這麼快,剛才還說想要,現在卻下意識地用手把推開。可是一個女生力氣怎麼夠男生來呢,我抱著表姐,湊到她耳朵說:「表姐,其實我也沒經驗,可是我會呵護著你的。」我感覺表姐的臉蛋更燙了,我們倆體溫也隨著荷爾蒙分泌不斷上升。

我看表姐好像放鬆了一點,我把舌頭伸進她嘴巴裡。她一開始還是用力閉起嘴巴,慢慢地禁受不住,嘴巴一開一合,嘗試著用舌尖來碰觸。我於是加緊了攻勢,雙手在表姐後背游動。表姐呼吸聲也開始喘起來,舌頭也控制不住和我的舌頭糾纏起來。我終於完完全全地感受到表姐那軟軟濕濕的舌頭,加上口水混合著,那感覺美妙極了。那天表姐也是穿著連衣裙,我左手順著背下去捉了她屁股一把。

「討厭。」

表姐細聲地說。我更興奮了,也更大膽,雙手開始揉起她的屁股。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問表姐:「進房間好嗎?」「嗯,進我的。」表姐回答。我公主抱起了表姐,看見她閉起了雙眼,感覺很享受。我想:不知道表姐還是不是處女呢。

我用腳把門關上,輕輕地放下表姐,那模樣就像公主正等待著王子來親吻一樣。接著我壓在表姐身上,開始從額頭吻到頸部,特別是吻到耳朵後面,表姐喘氣聲特別急促。我邊吻邊隔著衣服揉起乳房來,「嗯,嗯,啊,啊……」表姐開始呻吟起來。於是我把手伸進衣服裡面,把表姐的胸罩向上推,捏了一下乳蒂,表姐興奮地大聲喊了一下。跟著我一隻手一直在摩擦她的乳蒂,另一隻手就揉乳房。乳房很軟,手感很好,充血的乳蒂隔著連衣裙甚是誘惑。我把連衣裙後面的拉鏈拉開,直接幫表姐把衣服脫了。

這時候,表姐的乳房頂著胸罩,下面穿的是小小的內褲,我順勢把她胸罩也脫了。可能表姐看到她快脫光光了,於是也開始害羞地脫起我的衣服。我脫到只剩內褲,已經受不了把表姐按下去用力吸吮起她的乳房,用靈活的舌頭不斷去刺激乳蒂,同時右手伸到她的內褲摩擦起來,她的淫水已經把內褲弄濕了。

這時候,表姐也主動用手去撫摸我的大弟弟。我把她的內褲褪了下來,一開始她還本能地推了推我,結果我還是把她脫了。我拿起來聞了聞,淫水的騷味只能讓我更興奮。我掰開她的陰唇一點點,好讓我可以舔陰蒂和裡面。她興奮在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髒……嗯……啊……」。

一會估計也輪到我享受了,我脫掉了內褲,把弟弟放到表姐的嘴巴。可是她的嘴巴死活也不肯打開,我於是問她:「不口交也可以,能不能穿上絲襪幫我足交?」「我就知道你這小子有這愛好。」表姐去剛才那抽屜找上一雙肉色連褲襪,在我面前穿了起來。見到這畫面,我弟弟直挺地快要指向天上去了。肉絲包著表姐小小的腳指頭,加上她剛從外面回來,腳上有點汗,那味道夾雜著。「表姐,我快受不了了。」我馬上躺了下來說。表姐坐在我兩腿之間,曲起雙腿,用腳側和腳掌摩擦我的龜頭,我抬起頭也能剛好看到她的陰部。果然足交和用絲襪手淫的感覺就不一樣。弟弟變得更堅挺了,我覺得是時候了。

我慢慢地坐起來,表姐也意識到我想要做什麼了,很自覺地躺了下去。我沒有把她的絲襪脫了,直接在陰部那裡撕開了。

「你要賠我哦。」

「表姐,我肯定賠你,而且隨時隨地都陪你。」

「就會耍嘴皮子。」

我挪了挪,把弟弟放在B前,先摩擦幾下,看濕地差不多了,我慢慢地挺了進去,裡面很暖水水的。隨著我的進入,我看見表姐的表情有點痛苦。我湊到她臉前:「我輕點。」「嗯。」我慢慢地抽插了幾下,聽到表姐開始呻吟起來,於是我加快了頻率。

「啊……嗯……哦……」

每次我插到最深處,表姐都會叫一聲。慢慢地,她的腳用力地環著我的腰,說:「用力……嗯……很粗……快……」我估計表姐快要高潮了,抽插地更猛了。

突然我感覺到她陰道一縮,身體隨之震了幾震,表姐高潮了。之後我換了後進式,一邊用弟弟猛烈撞擊她的B,一邊雙手伸到前面去抓乳房。過了一會,我們又換了女上式,我讓她把腳伸到我面前。我含著穿著絲襪的腳指頭,手摸著大腿,同時每次等表姐B下來的時候,我用力一頂,每次都能頂得她大叫舒服。很快表姐又來了一次高潮,她索性趴在了我身上,我抱著她親吻起來。同時慢慢翻轉過來,回到正常體位。由於表姐來了兩次高潮,看來是我爽的時候了。我加快了速度。

「好大……嗯……」

「啊……受不了……不行了」

「插我……表……姐……獎勵……你」

「我想射在裡面」

「行……嗯……安全……期……啊」

「快……」

「好粗……

緊接著,我插得更快更猛了。我對表姐說:「我們一起來吧!」我再次感覺到粗壯的弟弟被陰道緊緊地一夾,這一次忍不住了,我射在裡面。表姐很享受地說:「好燙,好多,爽死我了。」一會兒,我把弟弟拔了出來,發現並沒有落紅,心想:這更好,我以後可以肆無忌憚地幹你了,不用感到愧疚。

後面的一段日子,我和表姐都過著神仙的生活,基本上每個星期六一炮。趕到爸媽出差的時候,我們晚上更是睡在同一張床。

到了表姐找到別的城市的工作,我們這樣的生活才告一段落。聽媽媽說她現在找到男朋友,快要結婚了。可是我知道我們大家還是很想念那時候的日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訕後直接上
超辣的乾姐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強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願望錯誤實現後的生活
我的夢想我的愛
換妻之警花
我和同學媽媽真摯的愛情
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
小孟的新婚選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