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3歲,在廣州一間外資保險公司公司幹翻譯工作。我半年前結婚,老公是一間公司的電腦主管,是我的同學,由激情到平淡,我的婚姻就這樣一天一天的延續下去。

「老公,公司派我到海南島去培訓一個月,半度假性質,你一起去吧?」

我說。「你自己去吧,我沒空。」老公說。其實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他肯定沒假跟我過海南的了。於是,我收拾好行裝後,跟老公大幹了一個晚上,把他搾乾以後,翌日早上坐上南方航空公司班機,直飛海島。

大凡女孩子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特別是去旅遊,一般她都會穿得性感一些的,原因是外面沒人認識自己,不怕人議論,不信你可以去調查一下。我這次也不例外,將平時上班的套裝摔掉,穿上上班不許穿的無領無袖的超短裙,心裡有一股解放的感覺,何況走在街上,這麼多男女向自己行注目禮,感到自己的魅力沒法當,胸脯也不由得挺高了一點。

噢,忘了介紹一下自己,我身高169CM ,體重55KG,腰細臀圓,老公常說我像港姐邱淑貞,雖然已結婚半年,但乳房依然高聳,就算不戴胸圍也不會下垂,乳頭雖然被老公經常吸吮,大了一點,但還是鮮紅色的,老公說這更性感。

下了飛機,熱帶的氣息拍面而來,這是八月的海南島。紅男綠女,一個個穿得輕便透氣,空氣中透著一點點色情的氣息,特別在海邊的旅遊區,這令我有一點點出位的衝動。

到了三亞市公司位於海邊的旅遊區的培訓中心,安頓下來,其他國內分公司培訓的人也陸續到了。說是培訓,其實主要是來渡假,星期一、三、五每天培訓三小時,其餘時間公司組織活動或自由活動。很快我們二十幾人就互相認識了,和我同住一間房的是上海分公司的李萍,一個剛大學畢業的女孩,二十歲,第一個晚上我們就成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

第二天下午,上完培訓課後時間還早,離開飯還有近兩個小時,萍提議去海邊游泳,或者走走也行,她取出泳衣想走進洗手間換,我笑著說︰「都是女的,怕什麼!」我站起來,取出遊泳衣,就開始脫下連衣裙,萍卻臉紅紅的,不敢動手。我大方的面對著她解下胸圍,讓自己高聳的乳胸驕傲的對著她,萍趕忙低下頭不敢望我,開始除衣服,但偷偷的看了我的胸幾次。

我不忙穿泳衣,只看著她脫衣,這是我第一次有心將自己的胸和別的女孩相比。萍的胸不大,但乳尖翹翹的好可愛,好性感,兩粒乳蒂小小的,粉紅色。

我說︰「好性感哦,還沒拍拖吧?不知哪個男孩有福了。」萍搖搖頭,沒出聲,穿上一件兩件頭的泳衣。

我的泳衣是白色一件頭的,但很性感,就像賽車女郎的泳裝,包住秘處的布條細細的,剛能蓋住,不小心一邊的大陰唇可能跑出來,而背面腰部以上全裸,只是用一條布帶綁在脖子上,沒有罩杯,老公買給我時說明不能拿去游泳,只是在家裡穿著取悅他,我從沒穿過,現在乳房大了,有點不合身,從腋下看過去,可以看到我裸露的乳房邊緣。

萍說︰「紅姐,你好白喔,我怎麼這麼黑呢?」我笑了︰「傻妹,你結婚後也有這麼白的,我以前也是這麼黑,結婚後有老公滋潤,皮膚細膩了,自然就白啦。」阿萍點點頭,說「走吧!」我再套上一件無袖連衣裙,就拉著她的手走出賓館,走到海邊。

海邊好多人,大部份都在游泳和衝浪,好多女孩子穿三點式,把身材表露無遺,我感到自己落後了。阿萍說︰「下水啦」,就拉著我要衝下去,我說︰「這麼大浪,我不大會游泳,怕被浪捲走的。」她說︰「不怕,我們在邊一點的地方玩。」我猶豫了一下,終於脫下連衣裙,用拖鞋壓著,走下海邊。

剛一下水,一個大浪打來,我全身連頭濕透。老天!我的泳裝一濕水,竟變透明了,兩個乳房貼著衣服突現出來,連乳頭和乳暈的紅色都能看到,我一陣驚慌,趕忙蹲到水裡,但一個大浪又迫使我站起來,我注意到已經有人發現我的狼狽樣了,幾個男人向我看來,岸上還有人拿著一個攝錄機對著我。我趕緊雙手抱胸,爬上岸,拿著連衣裙就套上去。我對阿萍說︰「阿萍,我在岸上陪你,你慢慢玩。」

濕漉漉的泳衣貼在身上很不好受,我站起來,打算回賓館換衣服,阿萍叫住我,不讓我走,我只好不走,走到一棵樹邊坐下。西邊的太陽斜斜照著,暖和的風吹進我的雙腿深處,癢癢的,就像老公的手輕拂,我一衝動,看看四周沒人,就把泳衣的帶子解開,從腿下拉出泳衣。現在,我除了一件超短的連衣裙,裡面就空空如也。呵呵在樹幹上,將大腿分開,讓熱風吹進我的陰部,現在,如果有人走近我,他一定能看到一個漂亮女人那豐滿的陰部,還有從寬大的無袖連衣裙袖口中看到的雪白的乳房。我幻想著被人偷窺的樣子,居然有一股熱熱的快感,從陰部擴散出來。我不禁用手探進去,竟摸到一股熱熱滑滑的水!

這時,一對穿泳衣的情侶手拉手走過,我故意裝看望其他地方,但偷偷注意他們,我看到那男的視線投過來,落進了我的大腿深處,他震了一下,似乎不相信,又更仔細的看了一下,他終於看清了,眼睛噴出火,游泳褲下急劇隆起。

一直很遠,他還不斷回頭。我的水流濕了屁股下的連衣裙。

阿萍上岸了,她看到我手裡的泳衣,怔了一下,冷不防拉高我的裙擺,我光脫脫的下身露了出來,我打了她的手一下,她趕緊放下。她伸了伸舌頭︰「你沒穿內衣?!」我說︰「別作聲,和我一起回賓館。」

一路無事,我們回到房間。我把泳衣一扔︰「該死的東西,害我出醜!」

阿萍笑著說︰「姐姐好性感喔,不知引死多少男人。」又拉高我的裙子︰「快來看哦,一個光屁股的美女!」我不甘示弱,雙手拉住她的泳褲,剎的一下拉下她的泳褲,讓她毛絨絨的下體曝光。她羞的趕緊拉住褲子走進洗手間,不過沒關門,背對我脫下衣服。

「我也要洗,一起吧!」我說,走進去也脫了衣服,拿過花灑,幫她噴水擦背,她沒反對,也大方的幫我擦洗,這是我第一次和一個成年女孩子一起洗澡。

她托起我的乳房,輕輕地清洗按摸,我居然有快感!我雙手捧起她的雙乳,輕輕捏弄,並時不時的捏捏乳頭,她臉紅的厲害,雙眼微閉,身軀微微抖動,看的出她在享受。我又用手輕輕摸她的下面,發覺她有滑滑的液體流出,引動一個未經人事的女孩的性慾,是一種莫明的快感,各位已婚女仕,有沒有這種快感?

洗完澡,我們裸體躺在各自的床上,她的快感顯然還沒有過去。我赤身走過去,雙手按住她的腿,說︰「讓我檢查你是不是處女?」她沒出聲,我輕輕的撥開她緊閉的大陰唇,又輕輕分開兩片小陰唇,我看到她已經不是處女,但奇怪的是她的陰蒂很大,突出大陰唇之外,閃閃發亮,我輕輕的按了一下,她立刻全身一抖,一聲輕吟。

她說︰「大姐,你也讓我看看嘛?」我依言躺下,她倒爬在我身上,雙手撥開大陰唇,說︰「姐姐,我好羨慕你喔!小妹妹沒什麼毛,只有淡淡的幾條,又豐滿,像個饅頭高高隆起。你看我,毛又多,又不豐滿,難看死了。」她用指肚按了按我的陰蒂,我一陣趐麻,肌肉一收縮,一股熱熱的淫水湧出,陰部頓時氾濫。她用手指在上面來去,說︰「好一個淫蕩的美女哦!」我不甘示弱,也撥開她的兩片陰唇,輕揉她的大陰蒂,很快,一顆黃豆大的陰蒂頭勃了出來,晶亮晶亮的,陰肉一抽一抽的,曲徑慢慢的洞開了,一大滴鼻涕一樣的水,從洞裡流出,慢慢的滴下來,拉成一條透明的絲線,掉在我的鼻子上,我用舌頭一舔,鹹鹹腥腥的,我說︰「哎呀,哪位小姐賣鹹魚喔?」

她肉緊地把陰戶往我的手指上湊,我把中指插進去,輕輕的抽插起來,帶出一股一股的水,我的整隻手都粘滑滑的。她的陰道一吸一放,一鬆一緊的,吸住我的手指,真的好玩極了。而她,趴在我的身上,把我的陰唇撥開,輕輕的往裡吹氣,搞得我騷癢難當,我拚命的把下身弓起,往她的嘴上湊,但她像有意捉弄我,總是避開,我慾火越來越高漲,淫水一陣陣的流出。

突然,她猛地吸住我的陰蒂,用牙齒輕輕的咬住,一咬一放,又用舌頭括我的小陰唇,我快樂得輕哼起來,她更加賣力啦。10來分鐘後,我花心處一陣趐麻,一股閃電般的快感,從中心向四周擴散,一股精水噴射而出。我終於停止了扭動腰部。而萍也噴出了騷水,從我身上滾下來,趴在床上喘氣。

這時同伴敲門叫開飯了,我倆才分別找出衣服穿上,小萍居然就把連衣裙套上去,裡面什麼也不穿,幸好連衣裙的料子較厚,也比較保守,從外面看只能看到淡淡的兩點突出,不仔細還看不到。我沒有帶這麼保守的衣服,就打算穿上內衣,可小萍不依,一定要兩人一樣。我說︰「看不出你這個小鬼頭比我還放得開呢!」就依了她的話,不穿內衣了。可我的超短裙太薄,穿上後兩點畢露,下面毛不多,還不算太顯眼,就是太貼肉了,屁股的輪廓顯露無遺。我說︰「不行,你看,太露了。」她調皮地用三個手指隔著衣服捏了捏我的乳頭,說︰「好漂亮的加州紅提子噢!你再加一件外套吧?」我點點頭,那出一件無袖上衣穿上,下擺綁在腰間,但不扣鈕扣,剛好蓋住雙乳。

我們來到餐廳,小萍坐在我身邊,檯布剛好垂下蓋住鄰台的視線。小萍這小妮子很壞,她把手放在我的腿上,有意把我的超短裙往上拉,讓我的下體裸露出來。好在我們坐在靠牆的角落,後面沒人,不然就慘了。我緊靠著台坐,不讓我身旁的同事發覺,小萍不斷的用眼角瞟我,陰陰的笑,我也覺的很刺激,又開始冒水了。

吃完晚飯,小萍說要到海邊走走,我倆牽住手來到海邊,踏在軟綿綿的沙灘上,我追著小萍打,她笑著扭頭跑,一頭栽倒在沙堆上,我壓在她身上,把裙子反上去,讓她光溜溜的屁股暴露在夕陽中,她趕緊轉過身來,坐正身子,把裙子往下壓,但曲起雙腿,讓多毛的小穴正對著我,粉紅的肉縫濕亮亮的,看的我一陣心動。我也曲起雙腿坐在她的對面。讓她也欣賞我的饅頭。四條腿圍成一圈,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們在談心呢!小萍伸手把我的外衣除下,我們靜靜的互相欣賞。

我暗暗心驚,難道我是同性戀者?但我也很享受男人,我的老公就不斷使我享受到性高潮。我看著小萍嬌媚的臉,她是同性戀麼?

下篇將回憶我在海南和一個老外──我的培訓老師,一個60歲男人的交往。

想不到姐姐的旅遊經歷居然入選文學圖書館,首先謝謝冥府居士的轉碼和排版,另外小小大男人兄指出姐姐描寫泳衣的地方和他的《讓女友暴露吧》有雷同的地方,姐姐找出來看了看,確實是。但姐姐確實沒有抄襲的念頭,姐姐確實也有這樣的一件泳衣,請小小大男人兄原諒,姐姐很佩服小小大男人兄,希望能有機會結識小小大男人兄。

姐姐打字很慢,另外寫自己的親身經歷,只有等老公不在身邊的時候才能寫以免讓他知道,各位如有興趣,就耐心的等一下好嗎?

不幸的是小萍突然接到公司的電話,趕回公司,我的「同性戀」也隨之結束了。但我的裸露狂一發不可收拾,只要有機會,我就不穿胸圍和內褲,享受被偷窺的快感。我的原則是安全為前提,在危險的地方我決不會引人犯罪,以免禍及自己。而裸露的指導思想是無意的走光,這樣才能引起對方的慾望,自己則不能讓對方有肉體的接觸,讓他看得到而吃不到。

有時我會穿一件低胸的T 恤,不戴胸圍就去打檯球,讓對手從我的領子裡偷看,而我裝著不知道,但下體激動得不斷淌水呢。

有一次黃昏,我穿著一套短袖的足球衣來到沙灘,這是一套荷蘭國家隊的隊服,是有一年荷蘭隊來廣州比賽我和老公買來捧場的,裡面沒有穿內衣,但球褲本身有內褲,我只是沒胸圍而已。

一群男孩,有五、六個,在打沙灘排球,我要求加入,他們答應了,原來他們是海南大學的學生,週末來三亞玩,我們分成兩隊,拉起球網,開始對打。

他們有意讓我,不把球扣向我,但我很主動去撲救和扣球,讓我沒戴胸圍的胖奶在球衣裡上下跳動。

很快,他們就發覺我沒戴胸圍,視線開始有意沒意的投向我的胸脯,我一本正經地彎腰等接發球,衣服垂下,胸部全暴露出來。我偷偷低頭看一下自己,老天,連乳頭乳葷都一覽無遺。

對手看得眼都定了,常常忘了救球,而我裝著不知道走光,還有意無意的拉衣服抖掉沙子,讓他們看得更爽快!我的下體因被偷窺而濕潤了,沾滿了沙子,一些沙子還走進縫裡。淫水不斷冒出。

天黑了,我回到賓館,忍不住用手抽插了小妹妹一番。

一個月很快就過去,培訓就要結束了,總公司在培訓結束前組織我們進行一次離島露營。時間為兩天一夜。

早上,我們的游輪經過三小時的航行,在一個無名的小島外停住了,這是一個未經開發的小島,無人居住,也無淡水,但有樹木,沙灘也平緩漂亮。主持人宣佈在島上紮營,游水後到遊艇上洗澡,可以在島上帳篷裡過夜,也可以回遊艇上過夜,白天是游水燒烤和自由活動,晚上是營火晚會。

我們一行三十多人,六女二十四男很快就紮好帳篷,插好太陽傘,放好沙灘椅等。有的人迫不及待的換衣服下水,也有的(包括我們六個女的)第一時間去撿貝殼,留回家作紀念。

六個女的,我最年輕,其他的都生過孩子,最老的張姨有四十多歲了。

換上泳衣後,我的身材最好,但她們都不差,所以她們全都穿上三點式,小伍肚皮上有刨腹產的疤,穿上三點式一點都不好看。我不打算下水,又穿上那件一件頭的泳裝,就是前文提過,一下水就透明的那一件,泳衣裡面還是沒穿內衣。

新鮮感一過,人們三三兩兩的跑回樹蔭下,有的在打麻將,有的曬太陽,有的將網床掛在樹上,躺上去午睡。我們幾個女的,有兩個去了打麻將,我和其餘的在一棵大葉榕下的沙灘椅上「曬太陽」。我不敢曬太陽,老公說,女孩子,就是要白白嫩嫩的,古銅色的皮膚,和男人有什麼區別?

這裡離男人們比較遠,我們每人一張沙灘床,趴在上面,互相搽太陽油,大概都結了婚,我們都比較放的開,話題不離男人和老公。除了張姨,小伍和林路都把泳衣的背帶解開,趴在沙灘床上,從側面可以看到一部份壓扁的乳房。我的乳房比較豐滿,泳衣又性感,一趴下,兩個乳房就擠出來。

張姨盯住一個剛剛從水裡爬上來的人說︰「這麼大的一包,鬼佬的東西真可怕!」

我一看,原來她在說我們的培訓老師Wade(韋德)。他是英國人,60多歲,現擔任總公司財務顧問,據說退休前是英國政府部門的經濟師。他穿著一條兩邊綁帶的三角泳褲,泳褲裡鼓鼓囊囊的一大包,胸前到腹下都是枯草一樣的毛髮,估計一直連到泳褲裡。

小伍笑著說︰「張姨,你看他身上的老人斑!就算你剝光了對著他,他都提不了頭了!」她停了一下,吞了一下口水,說︰「不過的確利害,後生時一定插死不少鬼妹。」

林路說︰「那不一定,鬼妹有鬼妹的尺碼,如果插你,那肯定插死了,鬼妹很大食的。」

小伍笑了︰「那你不大食了?」

我看著Wade,和我老公暗暗比了一下,我老公軟的情況下,可能只有一半大小。心頭有了一股異樣的感覺,很希望看看它勃起的情形。

太陽西斜了,暖風輕吹,很多人都下水了,張姨她們也要去游泳,我說我不去了,我到處逛逛。其實我想大解,我慢慢的走向島東邊的小山丘,那裡有一片矮灌木林,我想到那裡解決。

我看了看後面,沒人注意我,大家都玩的好開心。

到了小山丘,灌木林有半個人高,有半個籃球場寬。我繞到灌木林後面,找了一塊乾淨的石頭,蹲下來準備大解。由於我穿的是一件頭的泳衣,不能只脫下褲子,只好解開脖子上的繫帶把整件泳衣往下拉,才能拉下褲子,褲子拉到了腿彎,整件泳衣都團在膝蓋上,我的上半身就裸露在空氣裡,兩隻雪白的乳房被風一吹,乳頭立刻就硬了起來。我一邊拉,一邊雙手捧起雙乳,輕輕地捏著,看著乳房透明皮膚下的血管,我感到血液在流動,我還沒老呢,這乳房已經有十多天沒經別人撫摩了,後天,她們就會在我老公的大手下變圓變扁了,而小妹妹就不用自己的手指解決了。想到老公的陽具再過兩天就在裡面熱熱的抽動,小妹妹開始流口水了。

突然,我聽到小灌木林的對面有腳步聲,我大吃一驚,想站起來拉上衣服,但已經來不及了,我如果這時站起,他一定看到我系衣服的。我只好抱住衣服,用手紙擦了擦屁股,蹲著不動。

那人來到灌木林前,停止了腳步。我透過灌木林的空隙,看不到那人的臉,但看到了那人的下半身,毛茸茸的,一條兩邊繫帶的泳褲,包著鼓鼓囊囊的一包東西。原來他是Wade!

只見他解開一邊的繫帶,把褲子一拉到腿上,那包東西原形畢露!兩個雞蛋大的睪丸上,一條近20CM長的陽物軟軟垂下,粗如兒臂!包皮翻轉,外露的龜頭如半隻雞蛋,毛髮果然連著陰毛。只見他一手扶著那東西,嘩嘩的在拉尿,裝睪丸的袋子長長垂下,又緩緩拉起,睪丸亦隨之上升和下降。

好一會兒他才拉完尿,綁好帶子,我也鬆了一口氣。突然,他快步繞過灌木叢,向我藏身的地方走來!我來不及多想,弓起腰就轉身把帶子往脖子上系,他已經來到我背面,一弓腰就抱住我,兩手摀住我的雙乳,說︰「噢,珍,東方美人,我注意你很久了。」

我趕緊把他毛茸茸的大手往外推,說︰「No,請不要!」他一鬆手,竟從我脅下穿過泳衣,直接包住我的雙乳!用掌心揉搓起來,下體的那包東西,熱熱的緊貼我的屁股,胸前的體毛,磨擦著我光裸的背。

我被他偷襲了敏感部位,雙乳在他熱手的揉搓下產生了快感!兩手使不出力推他,他趁機吻上我的耳垂和脖子,我漸漸軟了下來。他手口不停,繼續攻擊,我終於整個軟倒下來,身子往地上坐,他一看我停止了反抗,就抱起我放到一塊平整的沙地上,沙地鋪滿了枯葉。我仰面平躺在地上,他跪在我的身邊,隔住衣服撫摩我的全身,用嘴從我的耳垂和額頭開始,由上往下親。

也許太久沒有做了,我的慾火很快就被點燃了,泳衣下的雙乳很快就膨脹起來,敏感了很多,下面的妹妹開始濕潤。

但他不急不慢,只是隔住衣服撫摩和親吻,我忍不住扭動了起來,他這才輕輕的解開了帶子,把泳衣慢慢往下拉,嘴沒閒住,隨衣服解開的地方往下吻,我感覺到衣服離開了我的乳房,他的嘴也吻上來了。突然,他一下子含住了我的乳頭,用舌頭輕輕的括著乳頭的四周和乳葷,我不禁「啊」的一聲叫了起來。他跪在我身邊,雙手輕捏我的雙乳,吃了左邊吃右邊。接住,他的舌頭往下,劃過腹部,在我深深的臍窩裡流連了一會,慢慢滑向我最神秘的深處。

隨住衣服的拉開,我感覺到他熱熱的氣息開始侵襲那深處。舌頭滑過長著稀疏陰毛的恥丘,輕敲著兩扇豐滿的大門,大門早就充血緊閉,但熱騰騰的淫水,卻不斷從門縫中滲出,他的舌頭輕撥,滑進大門,輕掃勃起的小紅豆,頓時,我的洪水噴湧而出,呻吟不絕。他更唧唧有聲,輕掃重吸,又用牙輕咬小紅豆,舌頭伸進深處攪動,還插進一個中指輕插。我頓時處在飛翔的邊緣,雙手把他的頭往裡按,腰部拚命往上典。他更賣力,又再插進一個手指。

在漲滿中,我的洪水噴射而出,我大叫一聲,到高潮了,雙腿伸的筆直。

他口不停,全吸進嘴裡;手不停,用一個手指緩插,但不再吸吮我敏感到極點的紅豆。舌頭一轉,舔到了我剛排完便的屎眼!那是老公從來不會光顧的地方,一股骯髒感夾集著快感湧出來。

我說︰「不,髒!」但他舔得津津有味。很快,我的慾火又燃燒起來了。

他這時跨上來,頭對著小妹妹,和我六九相對,那包東西就在我的鼻尖上摩擦。我隔著褲子摸著它,然後把兩邊的繫帶拉開,那包東西就在我的臉上擦來擦去,但那肉棍子居然還軟軟的,我兩手都幾乎握不過來,我用兩手搓它,但他卻像一條死蛇。

他說︰「用你的嘴,寶貝,他能令你快活,讓你欲仙欲死!」

我把它的雞蛋頭放進嘴裡,用舌頭舔它的冠狀溝,又吻遍兩個蛋蛋和繫帶,它果然硬了起來,但不像我老公,硬了後會變長,它只是硬了,不變長。硬度也不夠,不能樹起到90度!但應該能插進陰道裡。

他舔我、我舔他,我的慾火不斷高漲。而他,硬度基本不變,我下體空虛得要命,憑他的手指,已經不能止癢,我說︰「插進來,我很難受。」

他聽了,爬起來,把我的泳衣墊在我屁股底下,分開我的兩腿,跪著把陰莖頭在我一塌糊塗的小妹妹上摩擦。擦了一會兒,我忍不住了,伸手拉住它就往裡送,一股漲滿的感覺,往身體深處推進,但它不夠硬,進了一點就彎了,我雙手握住它,一點點擠進我濕滑的陰道,終於,它全根而沒!

我的天,原來女人的陰道有這麼深,為什麼我老公插我時,我也感到他能插到花心呢?

Wade開始抽插,他不緊不慢的動著,而陰莖也隨著抽插硬了起來,我從沒有試過這麼漲滿的快感,甚至漲到有點痛,但Wade是個採花老手,他運用那棍子,幾下深、一下淺,或左撥右撩,將我一下一下推向頂峰,我的浪叫聲在四周飄蕩。

渾身大汗,雙手在有力的揉搓我的豐乳。

大約抽送了幾百下,他抽出陰莖,將我反過身來,由後插入,他抽出來時我看到它已經完全勃起,青筋畢露,沾滿了我乳白色的淫水,龜頭大了好多。

陰莖從後面一插而盡,這又是另一種快感,它一下一下的頂住我的花心,我兩腿站住,頭玩到地上,Wade緊貼著我的屁股,雙手大力的搓捏我的乳房,又騰出手來搓捏我的小紅豆。在他上下的進攻下,我大叫了一聲︰「我死了!」又到了另一次高潮,跪了下來。

而他卻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進攻,很快,我又來了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強烈。最後,Wade的陰莖在我的體內跳了幾下,他就停了下來,我沒有感覺到有精液熱辣辣的衝擊,我們一起趴倒在地上,他的陰莖很快變軟,被我的小妹妹擠了出來,我體內的液體也熱熱的流出來,但我沒有力氣去清理,我還軟軟的沉浸在快感的餘韻裡。

Wade躺在我的身邊,摟著我,一隻手輕輕的撫摩我的雙乳,我那充血膨大了近三分之一的雙乳,在他的撫摩下慢慢消退下來。

半小時後,我說︰「你先走,天就要黑了,不要讓人猜疑。」他親了我的雙乳一下,穿上泳褲,從山後走了。

我躺在地上,依然讓自己一絲不掛。這是我第一次連續幾次高潮,現在就算有人來看到,我也不在乎,這感覺太妙了。這個60多歲、全身老人斑的鬼佬,居然還能挺槍作戰!鬼佬真不簡單。

兩天後我回到廣州,現在我是一個更成熟的少婦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日月斬
意外的一天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