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處罰

大學生衹要有開車到學校過,多少都知道除非七點半之前就先進到學校,不然要有車位是很困難的事情。駐車滿滿的停車場裏,一排車子停在入口處等著空車位。從九點多,等到十一點,衹出來三輛車,不少等待的人都掉頭走了,剩下的人不是還有時間,就是不甘心。

「靠!」最前面一輛銀色的車裏坐著兩個女孩子,坐在駕駛座上的女生忍不住罵出臟話,她們等了一個小時,才從第四位移到第一位,第二個小時,連動都沒動過。副駕駛座上的女生原本專注在課本上的眼神,聽見那句臟話,不禁抬頭皺了皺眉。

「澪啊,」那女孩開口,「不要罵臟話啦,妳忘記跟我的約定了?」

「沒忘啊,」被喚做澪的女生回答,「可是小凌…這也太扯了吧?」

「太扯歸太扯,」小凌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太陽眼鏡,「女孩子不可以亂罵臟…」

「X的,那個混蛋居然搶我的位子!」一聲臟話打斷了小凌的話語,澪抓著方向盤的手指泛白,她衹能搖搖頭,躺回座位繼續看書。

姊妹倆高中畢業之後,仍然決定就讀同一所大學。高中時是距離家裏約一個半小時的路程,大學更遠了,要整整開上三小時的車才會到,很理所當然的又住在學校附近。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也就是她倆等了兩個半小時之後,終於有個車位讓澪把車子停進去。停好車,小凌無視於妹妹滿嘴臟話,往教室移動去。

「親愛的澪…」晚餐後,洗好碗的妹妹剛走進兩人的房間,姊姊一開口就是這麽甜膩的話,讓她有種「風雨慾來」的感覺。

「呃…怎?」

「妳還記不記得妳怎麽答應我的呀?」笑吟吟的臉,小凌闔上面前的原文書,轉頭過來看著妹妹。

「…」一臉掙扎的澪不知道該怎麽辦,因為那時她跟姊姊的約定,條件很重。

「嗯?」

「不能再罵臟話。如果罵了就隨便…」澪咬咬嘴唇,「隨便姊姊處置!」她站在房門口,不敢動。雖然知道姊姊不會真的處罰她,可是小凌會怎麽做,她怎麽會不知道?

「好乖,去洗澡吧。」小凌拿起妹妹的睡衣褲,什麽也沒多說的把她推到浴室裏,「洗完出來我再處罰妳。」

「姊…」澪探頭進房間,有些扭捏的開口,「妳沒給我內衣褲…」

「內衣褲?」小凌坐在桌子上,「做什麽要內衣褲?處罰已經開始了。」手邊放著一個袋子,澪知道袋子裏裝著些什麽,直直的看著姊姊。「自己走過來吧?」

「唔…」她想求饒,但是尊嚴不允許她這樣做,不發一語的走近小凌並且乖乖的把手伸過去。她看著姊姊拿出繩子纏上她的手,很生澀的綁法。她不能動,因為,這是處罰之一。

小凌綁起妹妹其中一衹手,想了想,又拆開。拿著繩子在妹妹身上比劃了很久,最後決定綁在脖子上。簡單的綁出個項圈,用手勢指示妹妹轉過身去,將妹妹的雙手綁在身前。她一衹手拉著繩子,另一衹手隔著睡褲揉捏起妹妹的小荳荳。

「妳知道妳今天總共罵了幾句臟話嗎?」小凌貼著妹妹的耳朵,嚙咬著同樣敏感的耳垂,「七十七次,而且重復率低於兩成。」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妳平常沒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是滿口臟話啊?」

「唔…」澪不是不想回答,是不能回答。平常根本就是臟話不斷,而且,一開口,可能不是回答,而是呻吟聲。

「說不說?」拿著繩子的手也伸到澪的身前,一下一下的捏著她的蓓蕾。小凌現在除了人還是坐在桌上,手腳都已經勾上妹妹的身體。雙手不停的刺激著敏感的地方,雙腳一點一點的將妹妹的雙腿分開。

「對不…對不起…」很少被玩弄的澪忍著身上的快感,艱難的道歉,「對不起…我…我錯…錯了…呼…」刺激小荳荳的手終於離開,她鬆了口氣。

「這次的處罰…其一是,」小凌真的這麽好心的放過澪嗎?鬆開的手不是饒恕,而是把旁邊的椅子抓了過來。「坐上去吧。」她扯掉澪的睡褲,解開睡衣的扣子,把妹妹壓坐在椅子上。剩餘的繩子在身上穿梭著,於是澪的左腳直直綁在椅腳上,右腳的大腿與小腿卻被綁在一起,令人害羞的地方整個暴露在姊姊面前。

「唔…」妹妹沒想到姊姊居然這樣玩弄她,這種衹有在謎片上看過的姿勢,居然在自己身上重現。

「還有喔~」快樂的語氣讓妹妹越來越不安。這個姿勢已經夠慘了,還有?

「啊…」喀喀兩聲,左右蓓蕾各被夾上一個夾子,中間還有條細細的鏈子。

小凌拿出第三個夾子,在鏈子偏左的地方夾上一個跳蛋。

「然後…」袋子稀稀疏疏的聲音,姊姊找了一陣終於翻出她想要用的玩具。

「這個,妳會很快樂的。」她手上拿著一衹粉紅色的按摩棒在妹妹面前晃著,絲毫不在意有些慾哭無淚的妹妹。

「不…不要…」澪在做最後的掙扎,或許於事無補,但是總要試試看。看著小凌在自己身前蹲下,她閉上眼睛,不想讓姊姊看見自己放棄的眼神。

「其實妳也很想要的,」暴露在空氣中的貝肉已經被愛液沾染濕潤,「妳看,才被綁起來就濕了呢。」橡膠的軟頭在澪的下身撥弄著,姊姊撫摸著妹妹大腿內側,可以感覺到椅子上的女體正在顫抖。沾了些淫液,小凌笑著,把軟頭抵在花徑入口,「說,」請姊姊給我「。」

「不要…啊…」掙扎中帶著哭音,澪不想被侵入,「請…請姊姊…」她還是在掙扎,方才開口說不要時,姊姊狠狠的捏了下自己的小荳荳. 一邊搓揉一邊捏掐著,她討厭這樣有快感的自己,「請姊姊給我…」

「那就如妳所願吧。」

「唔…」小凌說要如她所願的同時,整衹按摩棒被姊姊塞進自己的身體,衹看的見小凌的手在自己的下身,她以為按摩棒已經齊根沒入自己的身體。

其實還剩下白色的握柄仍然留在澪的身體外頭,小凌拿過另一條較短的繩子,一頭綁在澪縮在身體前方的雙手上,另一端固定在椅子上,中間纏繞著白色握柄。

衹要想縮手躲避,按摩棒便會更深入她的身體。姊姊看著妹妹,綁在椅子上的身體已經些許泛紅,不是因為捆綁造成的血液循環不良,而是妹妹已經開始興奮。

小凌拿出一個小巧的方盒子,上面有六個按鍵。如同拿出按摩棒,她也拿著盒子在妹妹面前晃了晃。女體顫抖的更厲害了。那是個遙控器,遙控著在身體裏的按摩棒。澪很清楚這個怎麽用,因為前些日子,她才用這玩具欺負過在廚房做晚餐的姊姊。衹是她沒想到,今天換成她被姊姊欺負。

「乖,按摩棒的電池大概還有兩個小時的電力,」小凌看了看桌上的鬧鐘,「一句臟話兩分鐘,總共一百五十四分鐘,兩個小時之後我再回來看妳。」說完,按下遙控器上的按鈕,便離開了房間。

看著姊姊離開房間的背影,其實她並沒有心情欣賞。她的全副精神都集中在下身傳來的快感,還有乳尖拉扯的痛楚。這個完全是跟自己學的!跳蛋震動時牽引著鏈子,拉扯著自己的乳尖,左右施力不同,而且左邊又比右邊更敏感!她忍著,這痛楚除了疼痛的感覺,還有快感,她想呻吟,她想尖叫,她想把這種快感發泄出來,可是她的尊嚴不允許她這樣做。

略微收手想從上半身得到更多感覺時,她卻忘了手上的繩子會讓按摩棒整個深入她的身體。好似小凌有在盯著她看,當她拉扯著手上的繩子,下身的按摩棒會突然開到最強,配合著自己的手將按摩棒整個塞入身體,這樣一次高潮簡單的就到了。

上次高潮是什麽時候?她在高潮的瞬間想著,但是她想不起來,太久遠了。

她喜歡欺負姊姊,喜歡看著姊姊在自己的懷裏愉悅的喘息,喜歡姊姊在高潮的時候用力的抓著自己…於是連自己上次高潮是什麽時候也記不得了。

可是按摩棒跟跳蛋並沒有在她回憶的時候放過她。按摩棒在姊姊的操作下,一下又一下的勾過自己的G點,速度很慢,但是快感很強烈。她舔著自己的嘴唇,像是渴水的魚,張口的呼吸著,但是沒發出聲音,她不想求饒。跳蛋的速度有些減弱,左一下右一下的扯著自己胸前的軟肉,鏈子碰撞的聲音很清脆。

身體裏的玩具被開到另一個模式,繞著大圈子S形轉著。她還在前一次高潮的餘韻裏,突然改變的刺激讓她差點又高潮了一次。好舒服…這是她唯一的感覺。

澪還是呻吟出了聲,好象聽見姊姊在自己身下嬌喘一樣的聽見自己的聲音,她害羞的想用手遮掩自己早已緋紅的臉,拉著繩子,一起拉著按摩棒抵在自己的花心上。

糟糕,又高潮了,她張大著嘴,連著兩次的高潮讓她暈了過去。身下的按摩棒仍然大圈子的旋轉著,胸前的跳蛋還是一樣拉扯著,唯一的不同是澪的雙手鬆開,無力的垂在平滑的小腹上,讓按摩棒稍微退了出來些。

再次回復意識時,跳蛋的電力已經有些微弱,重量將鏈子往下拉,讓左邊的蓓蕾感受到更大的疼痛感。但是按摩棒的速度有增無減,姊姊大概是又開回最快的速度了吧?她想,迷蒙的雙瞳看著周圍,姊姊沒有進來。她想要,想要更多的快感,想要像姊姊一樣瘋掉、壞掉。

澪試著用手上的繩子控制著按摩棒的進出,一陣一陣的快感又從花徑傳來。

按摩棒從身體退出總是緩慢的,慢慢扭著退出,然後再用手上的繩子讓它一口氣底到最深。第一次這樣做,她的喉嚨發出尖銳的呻吟。好棒!一陣慾望的刺激衝進腦門,她還想要。於是一次又一次的這樣做著,終於在第三十七次拉扯著繩子時,她又高潮了。

這次的高潮沒有之前連著來時的強烈,可是這是今天第三次,精神上的愉悅卻讓身體有些吃不消。她的精神問身體,再來一次可好?身體也來不及反對,按摩棒又被姊姊調到另一個模式,除了高速旋轉之外,還畫著大圈。澪的手一往上拉,在花心與G點雙重受到刺激下,又暈了過去。

這兩個小時非常難熬,已經數不出到底高潮了幾次。她後悔自己臟話罵得太凶,她也後悔前些日子用這欺負姊姊。現在姊姊幾乎把那天受到的折磨完整的奉還給自己;一陣一陣的轉換震動的方式;中途停了下來,讓自己搔癢難耐;在自己快忍不住慾望時,突然開到最強…在她不想再思考,沈淪在高潮之中時,按摩棒被開到一個她沒有體驗過的模式。她的身體已經過於敏感,一連來了三次高潮,整個人在暈死之前似乎聽見姊姊的聲音說著,「唉呀,好象壞掉了呢…」

其實姊姊在客廳裏看著自己的書,根本沒管妹妹在房間裏怎麽受到折磨,差不多看完一個章節,就拿起遙控器改變一下模式罷了。她看完一本書,抬頭看看鐘,差不多兩個小時了,便起身走回房間。才剛進房間,就看見妹妹整個昏了過去。

「知不知錯?」當妹妹回神時,看見姊姊站在面前看著她。小凌捻起妹妹的下巴,舔著她的嘴唇,輕輕劃過柔軟的舌頭,卻在她想回吻姊姊時,縮回床上。

「哈…」澪點點頭,靠著姊姊柔軟的手,柔軟的手托著自己的頭,撫摸著頸子,她像衹貓般的磨蹭著姊姊的手,親吻著手,任由那手在她嘴裏翻攪。

「妳壞…」姊姊靠著椅子扶手,「看妳這樣害人家也想要…」

「…」早已兩眼迷茫的妹妹抬頭看著姊姊。姊姊身上的衣物不知道何時離開了姊姊的身體,現在站在妹妹面前的,是個全裸的美麗胴體。她向前傾,沿著姊姊的大腿,一點一點的舔舐到根部。姊姊的下身早已濕潤,雖然還沒有椅子上的水漬那般誇張,「姊…」

「恩…」小凌一腳踩上扶手,讓自己私密的部分暴露在妹妹面前,「呼…」

澪偷偷含了姊姊的小荳荳,讓她發出一聲歡愉,「另一個…處罰是…啊…妳今天…唔…」

妹妹除了偷含之外,牙齒的嚙咬,還有嘴唇的揉弄,一點不少,很難想象這是剛才高潮多次的女體。當姊姊些許後仰之時,更把舌頭伸進姊姊的秘徑,吸了幾下。

「今天…怎…不行…行了…」當澪用著些許回復的體力鬧著姊姊時,身體裏的按摩棒並沒有因電力即將不足而停止轉動。還沒有讓姊姊癱軟,自己又先到了另一次高潮。

「妳今天衹能跟貓一樣叫。」趁著妹妹高潮而不能向自己進攻時,一口氣說完這句話,「而且不準討價還價!」她撫摸著妹妹的長發,等著妹妹回神過來。

「哈…妳剛剛說…」

「妳衹可以跟貓一樣叫!」姊姊難得強勢的打斷妹妹的話,拉扯著妹妹身上的繩子。她解開與按摩棒相連的繩子,除了玩具震動的聲音以外,澪的愛液沾滿了椅面。

小凌滿意的笑了,拿出一件黑色的褲子,內外各套上一支長約七吋的假陽具,在妹妹面前晃了晃的,慢慢穿在自己身上。當假物進入自己的身體時,小凌發出了滿足的歡呼。

「下次要乖喔,不可以罵臟話。」姊姊讓露在外頭的小頭磨蹭著妹妹有些紅腫的嫩肉,俯身咬著她的乳首,「想要嗎?」

「喵呀…」差點又到高潮的妹妹,像貓一般的呻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她已經沒有力氣去反撲姊姊,衹能任憑宰割。

「想要嗎?」繼續磨蹭著敏感的部位,小凌欺近妹妹,「不說就沒有喔。」

「唔喵…」澪還是衹有喵一聲,她不敢開口,怕一開口又惹姊姊生氣。

喵!還在想著要怎樣向姊姊哀求時,姊姊把玩具的開關打開了。仿男性的龜頭在自己的花徑外轉著,她又要瘋了,卻衹能喵喵叫而已。

「好吧,」又蹭了幾下,「喵一聲,是要,喵兩聲,是不要。」

「喵…」溫馴聽話的喵了一聲,學著貓舔了舔姊姊靠著自己的耳垂。不知是響應著妹妹的要求,還是手軟,姊姊的身體整個前傾,兩人終於連在一起。

小凌的動作與澪相比,仍然生澀許多。一下一下的,整個抽離再整個進入,偶爾一兩下旋轉的假物沒有對準,讓妹妹一陣一陣驚慌的喵喵亂叫。她笑,好久沒看到妹妹這麽慌張的樣子,直起身對準了秘徑入口又是深深的一次進入。伸手抓起遙控器,遙控著妹妹身體裏的玩具,讓它震的更大。不過終究不像澪一樣平常有訓練體力,除了沒力外,她也即將高潮,便直接讓假物停在妹妹身體裏旋轉振動。

「噫…」澪現在已經喵不出聲,配合著姊姊的動作,她想辦法挺起自己的下身,與姊姊更貼近的密合在一起。,她已經不管是不是尊嚴問題,凌亂的呻吟著。

「一起…一起壞掉…」小凌胡亂的親吻著妹妹的嘴唇,緊緊的抱著妹妹。

「喵…唔…」被綁著的雙手緊緊相握著,好棒的感覺,「唔噫…」姊姊先到了,整個人癱軟在妹妹身上。她的重量讓玩具整個壓進澪的身體,兩人高潮到暈死在椅子上。

「呼…還少四分鐘,算了。」衹有一次高潮的姊姊先醒來,關掉玩具之後看著自己壓著的妹妹,輕輕親吻著澪的嘴唇。

「唔…」還沒有回神的妹妹,本能性的響應著姊姊的吻。椅子上的水漬往外擴散,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不管了,晚點再整理吧。」小凌有些無奈,將玩具清洗幹凈收好,把妹妹鬆綁移到床上。這晚,她倆都睡的很沉,一夜好眠。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家教物語
外拍遭迷姦
成熟豐滿的母親
善良的妻子
4個女大學生慘遭輪姦
眼罩
小彩的告白
學校偷窺的兩年間
失控的母愛
淫蕩女大學生的性史

熱門小說:
上了來訪的女業務小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