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女友珊,長的雖不是很漂亮,但也不錯,可愛的臉蛋,158的身材,還算勻稱,從長相看能看出是那種愛玩的人。

一天中午,同事抱怨著來找我,說和他女友分手了,大概是因為女朋友脾氣不好,整天吵架,而且女朋友比較瘋,經常和男孩出去玩,實在忍受不了就分手了。在這期間,一個接一個的電話不斷,基本就是吵架,大概的意思我也沒細聽。之後的有一段時間,他倆基本都在吵吵鬧鬧中過了兩個星期左右,就真的分手了。起初,朋友跟我說他女朋友和他分手後,找了好幾個身邊的朋友,大概就是勸架,讓他們再和好,但我那朋友堅持分手,所有就徹底的散了。

一天中午,我正閒著無聊,電話突然響了,一看是珊,我還心想:分都分了,這女的怎麼這麼墨跡,難道又來找我說和,我是真懶得管。接起電話:喂,找誰呀?

珊:找你

我:找我,你是誰啊

珊:不是吧,才幾天就把我忘了,是不是連我電話都刪了啊

其實我是裝呢,是因為我實在不想管他們的事

我:哦,你是珊啊,我沒刪你電話,就是在忙,也沒看誰的電話就接了

珊:找借口吧,我和濤分手了,是不是連你也不想理我了(我那朋友叫濤)

我:怎麼會啊,我真忙呢。

珊:忙,就知道忙,人家分手了,也沒見你打個電話安慰我一下啊

我當時確實有點無語,心想,跟你又沒那麼深交情,況且和我朋友分手了,我不安慰我朋友沒事安慰你幹嘛,當時本想趕緊對付兩句掛了電話,誰知她又向我哭訴,又說心理難受之類的,我實在聽的煩,就說:行了,我理解你,有時間我好好安慰你好嗎?本來是應酬她的話,誰知道她當真了,就說:好,那你忙吧,忙完了來我這好嗎,我真的希望你能安慰我一下,畢竟你是他朋友,我就是解不開心裡的結,就想找個瞭解我和他的人,認認真真的和我說說,我也希望能把她忘掉。

我答應她後就掛了電話,心想,你自己就是個騷貨,還在我這裝純,裝個屁啊,等跟你說時再揭你老底,看你還能說什麼。

其實我本來也沒想去找她安慰她,誰知道第二天中午,電話又來了。

我:喂

珊:你還忙嗎

我:忙,最近公司事多

珊:行,我知道了,你就這樣,根本不當回事,昨天是應付我呢是吧

我:沒有,我有時間一定找你,好好跟你說說,真的

珊:既然你說真的,現在就來吧,我真的好難受,只不過想找個人訴苦。

她跟我墨跡了老半天,最後我一看,躲也躲不過了,算了,就今天吧,於是答應她去找她。開車到了樓下,上樓,還沒等我敲門,門就開了,進門後她說:我一直在等著你呢,如果你今天再騙我,我也不會和你做朋友了。我一聽,她還挺較真的,就說:答應你了就不會騙你。進屋,屋裡收拾的挺乾淨的,我覺得她到不像是她所說的那般潦倒無助的樣子。

坐在沙發上就說:你說吧,我聽聽你的想法,她拿了瓶水,從廚房朝我走來。進門時我還沒仔細看她穿的什麼,現在剛剛看見,一條短裙,很短的,坐在沙發上基本就曝光的那種,上面穿了個黑色吊帶,但是,仔細看好像她連內衣都沒穿。我心裡想:騷貨就是騷貨,穿的都騷的無比,居然連內衣都沒穿,她那個不大不小的胸部被外衣包裹出完美的形狀。

她把水放到桌子上跟我說先喝點水,然後她開始說她們分手的經過,說什麼濤總是沒事打電話查她崗,甚至半夜也打,她生氣,所以就和她吵架,然後才分手的,但她一直捨不得濤,我心想,就你騷成這樣,濤要是放心才怪呢。好像被她看穿我在想什麼一樣,她突然說:你是不是聽別人說我比較浪,覺得這事怪我自己。

我慌張的說:不是不是,我沒聽人家那麼說你

本來我還想揭她老底,結果被她這麼一問,我居然不知道說什麼了,總不能說你本來就騷的可以,分就分了吧,要真這樣說,她非得撓我不行。

珊:我知道有人在外面這麼說我,但他們根本不知道我的為人,就算我和哪個男孩出去玩,我也不會胡來的,我喜歡的是濤,心裡只有他,怎麼能那麼做呢。

說話時,她的腿叉的比較大,我心想,看你這腿叉的,肯定是被人操多了,還裝純。結果尷尬的事來了,她發現我在看她的腿,然後就問我:是不是我不好看,無法抓住濤的心?

我趕緊說:當然不是,你看你的腿這麼勻稱,身材也好,濤應該知足。

結果,居然是丫給我下的套

她接著說:看起來你把我看的夠全的

我頓時臉紅的像蘋果,無言以對

跟讓我意外的是她居然說:你好好看吧,我覺得你比濤好,連你都說我好,我對自己的身體還是比較有自信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其他的讓濤不喜歡了。

我當時已經處在暈的狀態了,結果胡亂的接了一句:其他的什麼呀?

媽的,說完我就後悔了,又中她套了,她是在套我話呢。真他媽的騷還跟我裝純,有本事就拿出套來呀,我心一橫,反正都被她套這麼多次了,有本事就讓我戴上套呵呵死你。

她果然沒安好心說怕是因為濤嫌她床上功夫不行才和她分手的。

我心想,我又沒幹過你,我哪知道你床上功夫行不行啊。這騷丫頭果然猜到我心裡想的,接著就問我:你要不要試試看我行不行,如果覺得行,就一定幫她把濤說回來還和她好,我心想,真他媽的濺,還帶這樣的呢,看起來丫是真想把我套住,聽她的,但仔細一想,去你媽的吧,等玩完了你老子就說你功夫不行,管她呢,先幹了她再說。我剛要說話,她的舌頭已經伸進了我的嘴裡,把我的嘴堵個嚴嚴實實的,誰知道她是真想和濤好還是缺男人了,還挺主動的。我倆的舌頭在一起交纏著,騷貨就是騷貨,她的舌頭就像會轉圈一樣,舔遍了我嘴裡的每一個角落。

我把她抱起,騎在我的腿上,雙手沒去抱她,順著她的大腿滑進了她本來就裸露的大腿根部,一摸才發現,她穿的內褲居然是兩邊繫帶的那種,操,這不正是我喜歡的嗎。我並不著急的解她內褲,而是撫摸她光滑的大腿,時不時掐一下,她呻吟著,對著我的脖子出氣,嘴裡嘟囔著:我果然沒看錯你,你居然這麼會撫摸人家,人家下面癢癢的了,好難受。

我也不管她說什麼,從脖子一路舔到胸口,用牙把她的吊帶扯下,露出兩個迷人的胸,沒想到她這個騷貨的胸這麼漂亮,不大的乳暈,小巧的乳頭。軟軟的,彈性十足,摸上去爽死了,我一手揉她的胸,一口一下含住另一個胸,就這樣,一邊揉一邊吸。她嘴裡也在說著騷話:啊,好舒服,好久沒這麼舒服了。聽她這麼一說,我突然停止了一切動作,看著她,她像嚇著了似地問:怎麼了?

我說:你自己說,你是不是騷貨。然後她撒嬌的說:好哥哥,我是騷貨,人家要,快點嗎。然後我將她的短裙向上翻起到她腰間,開始用一根手指在她那條縫隙中摩擦,頓時停止後又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所刺激,我明顯感覺到她下面一熱,噴出一股熱熱的水來。

她咒罵到:討厭,你弄死人家了,你太會弄了。她叉開雙腿,跨坐在我腿上,雙臂纏著我的脖子,我的左手繼續在下面摩擦著,右手退去她上身的吊帶,她雙臂一用力,將我摟在她的胸前,用兩個乳房摩擦著我的臉,隨著我左手在她下面的摩擦,有頻率的晃動著乳房,此時我的小弟弟已經高漲。

她用手摸了一下,說:好大啊,我還沒見過像你這麼大的呢,我幫你把褲子脫了,讓我看看你的弟弟。這還用她麻煩,我兩下將自己脫了各精光,她跪在地上,我一挺,雞雞就頂到了她的鼻子,她瞇著雙眼,淫蕩的笑著說:好大啊,我要好好嘗嘗你這根大雞雞的味道。

珊張開她那櫻桃般的小嘴,將我的雞雞含了進去,雞雞在進入她嘴裡的時候,快感由龜頭傳遍全身,像進入一個溫暖的洞穴,一下又大了很多,她無法整根吞進又大又長的雞雞,只能含住三分之二,舌頭纏繞著雞雞,使勁的吸著,吸了一會,吐出來對我說,好大啊,從沒吃過這麼大的雞雞,爽死了,然後又吞進去吸,並用舌頭掃過我的馬眼,那觸電般的快感簡直爽死了,心裡想,這騷妞的功夫這麼好,怎麼我那朋友就和她分手了呢。我見她吸的差不多,就一把把她抱起,扔到床上,用手去脫她的短裙和內褲,當我的手摸到她內褲時,天吶,本來就不大的內褲已經被淫水濕透了。

於是我便不那麼著急的脫她內褲,改用69式,我在下,讓她騎上,我張開口隔著她的內褲開始舔她的桃園,結果她被我這麼一舔,居然渾身顫抖的從蜜穴裡又湧出一股淫水,看著她下面的樣子,淫水已經透過她的內褲呈小溪似地流出,我用嘴接住蜜汁,張大口一下含住她整個下面開始吸,她在我上面呻吟著說:哥哥,好舒服,爽死我了,我從沒這麼爽過,從來沒有人給我口交過。

我一聽,停下來問:你騷成這樣,難道就沒人舔過你嗎?她說:是啊,每次想讓男人舔,可其他男人太自私,從不給舔。我笑著說:呵呵,你的口上功夫這麼舒服,男人當然只想享受了。她捶著我說:討厭,既然你給我舔,那我就讓你嘗嘗我的絕活—深喉。我的媽呀,原來這小妞還會深喉,我答應了。只見她使勁張大她的嘴,往我的雞雞上套過來,然後盡量的整根吞進我的雞雞,當我的雞雞插入到她嘴裡更深的地方時,那感覺簡直比插蜜穴還爽,而且,她居然還能用喉嚨夾我的雞雞,害的我差點精關失守。

我趕緊把她推開,劈開她的雙腿,將雞雞對準她的洞口,慢慢的磨,磨的她叫苦連天,哀求道:好哥哥,求你快插進來吧,人家裡面癢死了,快點。她越是叫我越不著急插她,讓她好好痛苦一下,看她雙眼迷離的,那騷樣真叫人受不了,我把雞雞頂在她洞口,然後跟她說話,先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趁她說話時,腰一使勁,突然一下,整根雞雞結結實實的插進了她的陰道裡,她啊的大叫一聲,頓時眼角掉出了眼淚來了,然後罵道:你想插死我呀,我還沒被這麼大的雞雞插過,疼死人家了。我安慰道:好,那哥哥慢慢來,好好安慰你啊。

我心想,非得插死你這個騷貨不成,叫你整天跟我這裝清純。我調整好姿勢後,開始九淺一深的插起來,她微閉這雙眼,享受著:啊啊啊~哦哦~舒~服~死~了,你的大~雞雞~插的~人~家~好舒服,快,插死我,啊。她在我身下哦哦啊啊玩命的浪叫,頓時一種成就感由心而生。

我突然想起A片裡有一個姿勢,停下來問:有一個姿勢,很爽的,是我跟A片裡學的,想試試嗎?誰知道她說:原來你也這麼騷,真想讓你永遠操我。我心想,永遠操你,開什麼玩笑,偶爾操操你還行。二話不說把她拉到床邊,先把雞雞插進去,她嘴裡一直叫舒服,爽。

然後讓她用手從我的脖子上抱住我,我雙手從她膝蓋下面抱住她,雙臂一用力,走,頓時,她整個人被我懸空的抱起,剛抱起時雞雞滑出了陰道一點,當她整個人都被我抱起後,重力的作用使她身體向下,一下子重重的被我的雞雞一插到底,她大叫起來:啊啊啊~~~~~爽死了,好爽啊。

然後她的雙腿掛在我的手臂上,我的雞雞每往前頂一下,她就想被拴在繩子上一樣,向後被我頂起,然後又掉回來,只聽她一直狂叫:哦~哦~哦~哦~幹死我了,我服了,幹死我了,幹死我了,啊,全身都沒力氣了。

就這樣,幹了百十下,我倆身上的汗水就像瀑布一樣往下流,她下面的淫水也越來越多,似乎她陰道的尺寸已經適合了我的大雞雞,我把她放回床上,準備調整姿勢重新插入,當雞雞拔出的一剎那,她的陰道居然還有一種吸力,吸了我雞雞一下,說真的,真是爽的無與倫比。

她躺在床上,上氣不接下氣的說:我還從沒~這麼~爽過呢,你快~插死人家~了。我說,別急,我剛開始有感覺,她頓時瞪大眼睛,好像不敢相信,好像有些許的害怕,說:不要啊,我怕被你幹死了。我管她呢,插到這會難道還不讓老子插了不成,也不管她,把她一翻身,趴在床上,掰開她的屁股,露出蜜穴,對準了就插,本來我的雞雞就大,她的陰道也稍微有點緊,再加上現在是閉著雙腿,我這一插,說實話,自己都感覺到一絲疼痛,但她的浪水太多,只要龜頭一進入陰道,便能整根很順利的插入。她深吸一口氣,說:哥哥,你要溫柔點哦,人家爽,很爽,但逼逼都快被你插腫了。

我說,放心,我會很疼你的。其實我心裡想:我會讓你很疼的,哈哈。

雙手把她的胳膊放到前面,就像投降一樣,這樣,她就無法使上力氣掙扎,只能任我隨意的插了。我按住她的胳膊,瘋狂的插了起來,她啊啊啊的痛苦的叫了起來,但到底是痛苦,還是舒服,我也不知道,幾百個回合下來後,我看她基本已經不行了,趴在那一動不動,喘著氣,於是我把她翻過身來,她瞇著眼睛問:哥哥,你射了嗎?我說沒有呢。

頓時她的眼睛像鈴鐺般大小,也許真是被我嚇到了,趕緊說:哥哥,你插的我疼死了,我給你吸出來好嗎?

我說不好,我就要你下面那嘴給我吸出來,她委屈的我~我~我,還沒等她說出來,我一把將她推倒,劈開雙腿,對準陰道就插了進去,她大聲的叫了起來,這次我可以確定,她是痛苦的叫,她的大小陰唇已經紅腫了,陰蒂也充血的一直露在外面,這時我安慰她道:寶貝,別急,我快射了,我用我最拿手的姿勢射給你哦,她勉強的說好。

然後我將她雙腿並上,雙手使勁抱住她的腿,這樣最好發力,然後稍微抬起屁股,以飛一樣的速度瘋狂的攻擊她的小穴,她哪享受過這樣的速度,連話都說不出來,只有啊啊的叫,然後快感傳遍我的全身,腦袋一麻,成千上完的精子直奔她的花心深處射去。射完後,我拔出雞雞,看她一動不動的躺在那,喘著粗氣,已經快不行了。看著我的精液從她的陰道慢慢流出,陰道口充滿著白色的泡沫,哈哈,那種成就感,沒法說了。

過了許久,她才說話:哥哥,你真快把我幹死了,我從沒這麼舒服過,也從沒被幹的這麼痛苦過,你看人家的逼逼都被你幹腫了,你說,怎麼補償我吧。

我當時就急了:嘿,你還敢要補償,是你功夫不行被我幹成這樣,還管我要補償,行,那我就補償你再幹你一次。嚇的她趕忙跑到床的角落裡用被子蓋住身體,同時說:不要啊,人家已經很舒服了,再幹會死的。

我笑著說:呵呵,既然你的床上功夫不行,那就別讓我給你和濤說和,是你留不住他的。

她說:哥哥,我跟你說個小秘密,其實濤不行,幹不了兩下就完了,人家連感覺都沒有他就射了,他滿足不了我。

我:哦,原來這樣你才在外面搞別的男人的吧。

她瞇著眼,笑而不答,其實我知道她是因為這個。

珊:哥哥,說實話,我從來沒被你這麼大的雞雞插過,所以下面被插腫了,估計多插幾次就不會疼了,一定會更爽。

我: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再插一回,好啊,來吧。我掏出雞雞就向她過去。其實我是嚇她的,她被我嚇的又把被子裹得更嚴了。

珊:哥哥,我不讓你給我倆說和了,不過你能不能讓我經常吃你的雞雞啊。

我心想,操,好歹哥們也有女朋友了,不可能讓你這賤貨當我女朋友的。於是對她說:你當我女朋友是不可能的,不過你想要時我可以來插你。

珊:呵呵,就是炮友唄。

我:對,只能當炮友。

珊:好啊,有你這麼個大雞雞的炮友,我也不會再想其他的了,哈哈哈哈,她淫笑著。

我穿好衣服,準備走,她撲上來吻我,捨不得我走。

我對她說:我的雞雞又硬了,再讓哥哥插一次啊。嚇的她慌忙的推開我說:哥哥,你快走吧,別折磨人家了,等人家的逼逼好了隨你怎麼插都行。就這樣,我離開了她家,心想:這趟說和真不白跑,說回來了一個炮友,哈哈哈哈大笑著開車走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夜色中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