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轉眼就過去了10年。人生的太多經歷慢慢都成了一段一段的回憶。有時自己就想這麼多年都有什麼值得自己去回憶那。最後當你把這一段一段的小影片連在一起的時候。你才發現原來記憶的深處還有個她,是你最難忘的人。

故事就從我20歲那年開始吧。因為我的學習不好。早早就參加了工作,在一家工廠裡做了個普通的工人,因為年齡小所以和車間的同事並不是太合的來。到是有幾個女同事對我不錯。(這段就不多說了。在工廠有過一些艷事,有時間我在寫這篇吧)因為做的不開心,後來還是不幹回家了。在家呆了1個月。正好有朋友說要去深圳打工問我去不,我一想反正我也沒什麼事,而且還沒去過深圳那,我家是內蒙古的一個縣級市,離深圳可遠著了。

也就是在電視上看過這座大城市罷了。當時按耐不住那種出去闖闖的心情。在家2天就上了南下的火車。

經過了4天5夜的車上生活終於來到了深圳。而且因為我們來時是先聯繫好了工作才來的,所以還有人來接我們去住的地方。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順利。叫我不僅想到美好的未來。休息了3天我們正式上崗了,這時我才知道。我的工作就是發發廣告傳單什麼的。沒什麼別的活。到有的是自己的時間了。

後來老闆把我和一個廣東湛江的女孩和一個也是我們內蒙古家鄉那邊的老鄉分到了一起去了深圳蛇口地區負責賣保健藥和做廣告。其實我的工作最少,就是發發傳單,剩下就都是我的老鄉大軍的事了,而廣東妹阿妹就負責在藥店賣保健藥。白天她不在我們住的地方,就我和大軍,因為天氣熱,一天要洗好幾次澡。因為阿妹不在家我們就可以光穿個短褲在床上一躺。那叫一個爽啊。後來我們大家都熟悉起來了。有時阿妹中午回來。

我和大軍也不多穿衣服了。漫漫的阿妹中午沖了涼水澡也不像一開始那樣都穿整齊了才出來。

沒事的時候我們3個也會開個小玩笑什麼的熱鬧熱鬧。日子就這樣過去了4- 6個月。因為我們3的個業績還不錯老闆就一直沒把我們分開。後來我們3個都被調到了高州。在那給我們租了個一室一廳的小樓層。沒辦法臥室就給了我們的女同志了。我和大軍都在客廳的一個大床上將就著住下了。

人的感情應該都是在交往中加深的。我們也一樣。因為我比他倆小2歲。所以看起來他們倆的話要比我的多一些,真正的故事才從這裡開始。

一天我因為回來的晚。所以沒敢大聲叫他們,怕吵醒大軍。就自己用鑰匙悄悄的開了門。可是床上沒有人。我想這小子不知道跑那去了。呵呵。等他回來有他好看的了。就在我走到床邊上的時候我聽見啊妹的房間裡有人說話。我就站住了。在仔細一聽。

就聽見啊妹說:「疼……你輕點……不可以摸那裡的了……你不是說就親親嘛……恩……啊。不要了……一會小楊回來了。」

(小楊就是我了。呵呵)

就在這時聽見大軍說:「沒事,他可能去夜市了」

啊妹說:「不嘛。叫他看見怎麼辦」

大軍說:「怕什麼都是成年人了,看見也不能說什麼的。求你了,啊妹。就叫我插一次吧。老是親親多沒意思啊」

啊妹說:「你就是不知道滿足!!!!!!!」

大軍說:「你這麼好。我看了就想要。我怎麼能滿足啊!求你了。快給我吧」

啊妹妹:「你啊……啊……毛都叫你拽掉了,你輕點。」

大軍說:「你的毛真多。我看了這麼多的a片,也沒看見那個女的有你的毛的一半多。真是性感。呵呵」

啊妹說:「滾!!!!!!!!」

我的天啊。我真是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叫我碰見。我真想馬上出去了。可是我的腿卻不聽我的。我心裡想,我怎麼才能看見屋裡的樣子。又想我的走。別叫他們發現了。最後我還是從門上面的小窗戶看見了裡面的一幕。我的血那才叫一個沸騰啊。雞吧馬上就是一個立正。褲子都撐起來了。就見啊妹趴在床上。大軍正在扒她的褲子。阿妹上半身都已經光了。2個大乳房被壓扁了。鼓出半個邊。阿妹的2個大乳房真的不小。

我想用2個手捧著應該正好吧。呵呵大軍邊扒著她的褲子邊親著她的屁股。搞的阿妹直呻吟。「啊……恩……好癢啊……不要親那裡了啊……啊」

因為我在他們的後面上方。正好看的清楚。當阿妹的身上什麼都沒有了的時候。我看見了她的毛都長到了屁股溝裡去了。女人還真是不長見有這麼多陰毛的那。其實那時我還真不知道女人應該長多少毛那。呵呵我看過的a片在那時候還是有限的。多數還都是3級片。現在這場景叫我怎麼能受的了啊。

這時。大軍也脫了自己的衣服趴在了阿妹的身上。舔著她的脖子。手卻扣在了她的陰部。

「啊……叫你輕點了,你沒聽到啊。」大軍馬上就呵呵的笑了起來。說:「你的b裡水都成河了。還和我裝。」

阿妹說:「要你管!!!!!就是不叫你草,怎麼地吧」

大軍說:「不叫我草叫小楊草啊。???????」

阿妹說:「我就是想讓小楊草。我願意。」

我聽到這裡腦袋都快不好使了。我也想草你啊。阿妹。我的雞吧都快爆了。真想插到你那個紅紅黑黑的陰道裡感覺下溫暖啊。

這時就聽大軍說:「你是騷b啊。比你小的你都要。」

阿妹說:「我喜歡。我願意。有機會我就是要讓他草。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你管我那」

大軍說:「好。那就叫他來。我們倆一起草你好不好。」

阿妹……無聲了。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可我真想她說;好啊。來一起草我啊。

不知道有多少時間。安靜了。靜的都可以聽見我的心跳。

「你不怕我真的和小楊睡覺嗎?」阿妹說到;「我怎麼知道你想不想啊!!呵呵要是你想我無所謂啊。你又不想做我女朋友。」大軍說:

又是安靜……

「好。有機會你看我和他好不。阿妹到好像有點堵氣是的說到。」

大軍一聽說到:「那今天我就的先插了你的騷b。」

這事就看見大軍。把阿妹的兩條腿分的開開的。然後把著自己的雞吧。插向了阿妹的黑b。

「啊……好疼……你帶個套啊!!!!!!不可以的……」

聽著有點亂。我迷迷糊糊的就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了。抓這自己的雞吧開始了手淫。

屋裡。大軍還在一下一下有力的頂著阿妹的肉穴。撲哧……撲哧……

「恩……恩啊啊啊啊啊……深點……在深點了啊……」

「草你媽了個逼的。在深老子的蛋蛋都進去了啊。」大軍喘著粗氣說到。

又是一下有力的衝撞。阿妹啊的一聲。就看見她光張著嘴就是沒聲了。然後突然的抱著大軍緊緊的不放。「草你媽的。你想勒死我啊。抱這麼緊我怎麼草了」。

大軍是個和我一樣的早不上學的人。所以有點粗。愛罵人。這時候我看他是更愛罵人了。有情調嘛我想阿妹應該是高潮了。要不不應該這麼抱他的。

大軍說:「怎麼了?你高潮了啊。是不是我草的你好舒服啊。要是舒服就叫出來。我就他嗎的愛聽女人叫床。哈哈」

阿妹緩了口氣說到:「好久沒做了。真舒服。不知道小楊有沒有你厲害啊」

「草的了。你還真想要他草你啊。要是想。那就等他回來。我去叫他給你屁眼也開個苞。我想他應該還是處男吧。呵呵正好開你的後庭花。呵呵」

阿妹等了一會說「不把他嚇跑才怪那。我還真沒和2個男人一起做過那。不知道什麼樣。

大軍說;「好 .等會他回來看看有沒機會吧。」大軍又插了有個5分鐘。就嚎叫著趴在了阿妹的身上不動了。我一看我的出去會了。把地上的精液搽了下。就清清的出了門。

我又回來了。就好像什麼都不知道是的。

邊開門邊叫到;「大軍。你們吃飯了嗎。我都餓了。哎。你小子去那了。」急急的走向了阿妹的房間。我不想給他們穿衣服的時間。好來個捉姦在床。看他們怎麼辦。我一推開門。就聽阿妹「啊……」的大叫著抱住了兩個大乳房。然後看著我。站在那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的樣子。而大軍一個手捂著自己的雞吧。一個手拽著短褲瞪著我。說「你小子。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啊!

我一看。趕快就好像才緩過神似的。一楞。說到:「我……我以為你和妹姐都不在家那。那想到你們倆……那個我……我……我……」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剛才腦袋裡一閃就有了這個「捉姦」的想法。可是現在真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迷糊啊阿妹這時還捂著兩個乳房。楞在那。而她的下面就那麼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濕濕的,陰毛都貼在恥骨上。還有白色的東西從她的小穴裡順著大腿慢慢的流出來。真的好淫穢。而我的小弟弟就在這時。慢慢的立了起來。大短褲就像是挺起了個「大帳篷」是的。

「啊……你……你還看……」

這時阿妹又忙分出個手去捂她的小穴。可是她的右面的乳房就像氣球似的彈了幾下。晾在了我的眼前。阿妹一看又趕快去捂那個乳房。然後蹲在了地上。她是想蹲下我就看不到她的乳房,還可以當住身體了,可是她忘了,我在她的前面,一蹲下,正好叫我看見她的小穴。而且還是那種分開,可以看見裡面嫩肉的那種。(因為女孩蹲下就像是尿尿那樣,你在前面肯定看的更清楚。如果沒見過的兄弟,可以叫你的老婆或女朋友給你做個示範。就知道了。呵呵)

一切說來話長,實際也就是幾秒的事。這時我一看不能在這狂吃豆腐了。趕快摀住了自己的眼睛說到:「妹姐。對不起。我什麼都沒看見啊。真的。我真沒看見。」

「還說沒看見。都叫你看沒了。還不快出去」阿妹叫到「哦。對,我出去……我出去」我轉身就跑。阿妹看我出去了。馬上站起來找衣服。而我這時又跑了回來。她嚇了一跳。說:「啊……你怎麼又回來了啊?」

我說:「我沒關門。我想幫你把門關上啊」

這時大軍說話了:「你小子就是想在看看你妹姐的屁股吧?哈哈哈」

「滾。你個流氓」阿妹抬腿踹在了大軍的屁股上。

「哈哈。哈哈。我是流氓你就是淫女」

「你……」

我關上了門。可我的心還是跳的厲害。真想去摸摸阿妹的身體啊!

不一會大軍從屋裡走了出來,嘿嘿的笑著。

說到:「你行啊。這豆腐都叫你吃到家了。看來的叫你妹姐教教你怎麼和沒穿衣服的女人相處了啊」

「你怎麼不去死啊」阿妹臉紅紅的走出了臥室。坐在了我的床上。我們都保持著沉默。誰也不知道應該先說什麼。最後還是大軍先說話了「哎,都想什麼那。這裡就我們3個。有什麼就說吧。又不是小孩子」

阿妹看著我:「你有女朋友嗎?」

「現在沒有」

「原來那?」

「算有過吧」

「什麼叫算有過啊」

「我也不知道那個算不算女朋友。我們沒有像你倆那樣做過」

「你……誰問你這個了……」

「那你是問我什麼啊……」

大軍哈哈的又笑了說:「看你倆。就好像是在相親似的。有那麼難受嗎?」

「有話就直說吧。今天這事你也看見了。我和阿妹就是各有各的需要。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也別和老闆說就可以了。你說吧可以不?」

「我……我……要是老闆問了怎麼辦?」

「那也不能說啊,他原來不是說了嗎。怕有麻煩。要是叫他知道了。就的把咱們3個調開了。工作就不好幹了」

「哦。我不說」

「我可不大相信你。老闆要是問你,我看你懸。撒個慌都撒不明白。」

「要不我們倆玩也帶你個吧。到時候都是一條船上的人了,就安全了。呵呵」

「你個流氓」阿妹瞪著大軍。

「你個浪貨」大軍笑嘻嘻的說到。

「你不是也想要小楊和咱們一起玩嘛。既然看見了,就挑明了說吧。怕什麼。他答應咱們現在就上床。不答應嘛!嘿嘿……嘿嘿……」

我和阿妹一起看著大軍。看著他那個賊樣。不知道他要說什麼。

「什麼啊」阿妹問到。

「嘿嘿……殺人滅口……毀屍滅跡……不就沒人知道了。!!!!!!!!」

「我草……」我罵到「殺你個頭。神經病啊你」阿妹笑著,然後拿了本身邊的書就在大軍的頭上開砸。

我一看。趕快上啊。我也開砸。

我們3個又打到了一起。笑著打著。好像把剛才的事都忘了似的。

不知道多少時間3人都累了。就都躺在那,喘著氣誰也不動。可是不一會就發現不對了。原來是我和大軍的中間躺著阿妹。而大軍的腿壓著阿妹的腿。我的手按著的正是阿妹的一個軟軟的半個乳房。她的領子也都蹭開了。我向下一看正好可以隱約的看見她大半個乳房和暗紅色的乳頭。我的雞巴一下又立了起來。如果不立起來還好。這一立起來正好頂在阿妹的腰上。阿妹以為是我的手就去抓。

「哦……」

抓個滿手,「啊……」她一下又縮了回去。

我也趕快把手和屁股向後縮。「對不起……對不起……」

大軍一下跳了起來說到:「都躺在1個床上了。還有什麼對不起的了。」

「說吧。你想我們3個好好的過日子,還是叫我出手滅口啊」

「啊……不滅了……不滅了……」

可是大軍還是叫我和阿妹按在床上又是一頓暴打。

可是緩過氣的大軍突然抱住了我和阿妹,把我倆按在了一起,又拿著我的手按在了阿妹的那個大乳房上。哈哈的笑著說:「我們來個3p吧」

我楞在那。手還按著個軟軟的「肉包」。

阿妹抱著我卻沒有說話。看著我。慢慢的吻向了我的嘴。

好香好軟也好熱情。我們倆的嘴就那樣的在一起使勁的吸著咬著。我的手開始在她的豪乳上捏啊揉啊。我真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表達我的熱情了。阿妹喘著粗氣。呻吟著。手卻去拽我的褲子和衣服。我也再拽她的衣服和乳罩。當我們倆都不動的時候。我們已經都一絲不掛了。我又一次進距離的可以看到這個和我在一個房子裡住了半年多卻頭一回大家都沒穿衣服時的樣子了。

真的好興奮。我的眼裡這時就只有這個可以讓我順便享受的肉體。而阿妹的眼睛卻看著我的雞吧。(後來我才明白,她為什麼看我的肉棒會有那樣的表情了。原來我的雞吧。不是那中太長的。應該和大多數狼友們的差不多。不一樣的是我的有點粗。快和阿妹的手脖子一樣了。所以她才有那樣的表情。)

「草的了。天生就是個玩女人的貨啊。不硬還沒看出你有這麼粗那!」大軍做在床邊的小桌子上說到。

「你怎麼不出去。還在那看上了。靠」

「暈了啊。哦,你現在可以和阿妹草b了。就開始攆我了啊。我是說你可以和她玩。可是也沒說就你倆自己不帶我啊」。

「好,我先去裡屋歇會。一會我再來和你們玩」說著話大軍走進了裡屋。

現在就我們倆了。我慢慢的抱著阿妹躺在了床上。親著她的脖子。耳朵。還有乳頭。阿妹紅著臉抓著我的頭髮按在她的兩乳之間。啊……恩……對就是那樣。吸我的奶子……使勁……啊……」我一邊吸著這對又大又白的奶子。一邊手順著她的肚子摸向了她的陰部。

好濕啊。有好多水。粘粘的。滑滑的真好玩。阿妹被我這樣一摸。整個人都弓了起來。「啊……好舒服……弟弟……你真會玩啊……摸的我好舒服……啊……恩……啊……對就是這樣……使勁啊……扣我,扣我的裡面,我的裡面好癢啊……裡面……裡面……啊……要死了……要死了……不行了……我死了……啊……給我,給我你的雞吧……弟弟……給我……親弟弟……親老公……草我……求你草我啊……」

我馬上趴了上去。捏著雞吧就向她的小b裡插去。「啊……錯了……等等……好疼啊……啊」

原來是我一下沒插進去。是太急了。到不是我不會。其實我原來在上班的時候也和女同事做過。就是次數不多而已。

「呵呵。小孩子。小處男啊。叫姐姐教你怎麼插女人吧。剛才看你那麼會玩女人我還以為你不是處男那。可是現在看你插b,一看就不會。」說著她就抓著我的雞吧對準了她的陰道口說「來,就是這,這才是女人的桃花洞,你們男人要的逍遙窟,慢點啊你的雞吧真粗。比大軍的都粗。小小年紀怎麼這麼粗啊」

我說到:「妹姐。你喜歡粗的啊?還是別的什麼樣的?」然後慢慢的把我的龜頭一點一點插進了她的肉洞裡。看著自己的雞吧一點一點的淹沒在這個女人的水連洞裡。真的好爽啊。血一下都衝到了大腦裡和下面的龜頭裡。那感覺真是沒的說。「啊……好漲啊……撐裂了啊!……啊……不要動。叫姐緩緩氣。」「啊……恩……真舒服……沒想到就是這樣光插在裡面也可以這樣舒服啊……」「姐喜歡你這樣的。好舒服。你可以慢慢的動下了。」

說真的我都快射了。叫我不動可是她裡面卻像是有個小嘴似的,一吸一吸的。忽緊忽鬆。那叫一個難受啊。我低下了頭看了看我們倆的陰毛都貼在了一起。「現在你是我的女人了嗎?我草了你就可以做你的男人了吧」「是的。啊……恩……恩……我是你的了。……你想怎麼玩就可以怎麼玩的女人了。我的小老公……草我……使勁草我……我要你的雞吧都在我的小逼了。」

「我怎麼玩你都不生氣嘛,嘿嘿。」

「是啊。你想怎麼玩都可以」

「那我一會要插你的屁眼!!!」

「什麼。你瘋了……在那看的……啊啊啊啊……快點……頂我啊……我快到了……快……啊……啊……媽呀……我被插死了啊……死了啊……」又是那樣的來抱我。就像抱著大軍那樣緊緊的抱著。我早就知道她會來抱我。我一下按住了她的雙手。沒抱到我卻抱到了她自己的兩個大奶子。「啊……啊……不行了……我會死的……不要了……我要死了……」我依然沒停。因為我也要快射了。我還真沒草過癮那。可是我也控制不了自己。滿腦子就是想著。我要插這個女人。使勁的插。插到她滿足。插到我想要的那種快感。

熱血這時沸騰到了極點。兵分兩路一股沖暈了我的大腦,一股衝進了我的陰莖。強而有力的快感。隨著射精時的那種節奏。一下一下的把我的子孫都注入了阿妹的子宮裡。我把下身死死的頂在她的陰道口。不叫我的精液流出一點。高潮的餘韻還沒有全過去。我用兩隻手使勁的握著阿妹的兩個大奶子。而她的身體卻一抖一抖的痙攣著。喘著粗氣。我慢慢的趴在了她的身體上。阿妹還是那樣的抖著。我說:「妹姐。你沒事吧。妹姐?」

「要死啊你。叫你停會你不聽還按著我。你會搞死我的。」

「嘿嘿。舒服不」

「嗯,好久沒這樣爽過了」

「妹姐,你的奶子真大啊還這麼好玩。」

「你個衰仔。現在都叫你玩邊了,才知道我好啊,哼」

「還說我,你不是也得著了!」

「我得什麼了?都叫你免費草了。還我得了」

「你怎麼沒得啊。我把我這麼多年留的精華都射到了你的身體裡,還說沒得」

「你還說那,你怎麼都射到我身體裡了啊。懷孕了看你怎麼辦」

「呵呵。」我沒敢說。打了唄「別拔出來。在抱我一會好嗎?」

我能說不好嗎。叫我天天插裡都可以啊。

時間停止了嗎。我還在雲端享受著那種,不可對人言的幸福時。大軍卻從裡屋走了出來。

「真是厲害啊。你看你把你妹姐搞的。都快昏迷了吧?叫我看看她的小b是不是叫你插爛了啊。」

「呀!都快腫了啊。還不快下來,我好幫她上點藥,嘿嘿」

「好累啊」我從妹姐的身上翻了下來。當我的小弟弟從妹姐的肉穴裡拔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一股白白的精液冒了個泡泡,還帶著「啵」的一聲流了出來。

「嘿嘿,阿妹今天真是幸福了啊。這幾年沒吃到的」精華「今天算吃飽了吧。好了。現在該我了吧。叫你個小騷b叫的我又硬了。還別說阿妹叫床的聲音就是好聽!!!」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饒了我吧。大軍。我累了。我的腰都不能動了啊。」阿妹懶懶的撐起了上半身。兩個山東大饅頭似的奶子,晃在我們倆個好久沒吃葷了的大男人面前。那叫個誘惑啊。我和大軍的眼睛一下都盯在了那個要命的地方。我的雞吧一下又緩了過來。

「很快的。我就一會就可以。現在憋的難受。就叫我插下吧。嘿嘿。我完事就去給你做好吃的去。求你了。」大軍苦著臉。裝的就像死了媽似的可憐樣。我和阿妹一下都叫他給逗樂了。大軍看見阿妹樂了。也不等阿妹答應就撲了上去。

因為我也歇了好長時間了。當然要上去籌個熱鬧了啊。大軍趴在阿妹的雙腿之間,像狗似的買命的舔那個還留有著我的精液的肉穴。……啊……不要了……我會死的了……啊……嗚……嗚……」才說了一句話。啊啊呻吟的聲音就叫我用嘴堵住了。我想還是嘴乾淨點。呵呵。下面叫大軍去收拾吧!!!!!

「嗚……嗚……呀啊……」大軍看來真是憋完了。舔了一會就提槍上了戰場。大開大鑿,真是不給阿妹一點喘息的機會。而我最喜歡的還是按著兩個大奶子,吸著咬著。玩的不亦樂乎!大軍草了有個56分鐘就慢了下來。說到「兄弟。玩過女人的後庭嗎?」

「沒有」

「想試試不」

「好嗎」

「嘿嘿,看你妹姐都快幸福的找不到北了,有什麼不行的。」

我看了看妹姐,她真的完全陶醉在了我和大軍的上下齊攻,波浪似的的一波一波高潮中,迷迷糊糊中也沒反對。我想反正我剛才也問過她,可以不可以玩她的後庭,現在有機會當然不應該錯過了啊!

「好,我試試。」

大軍把他那個濕粼粼的雞吧抽了出來,然後躺在床上,叫我把阿妹抱到他身上,阿妹掙扎著不幹,可是看著她那種還有點嚮往的眼神,我就知道其實阿妹並不是完全反對我插她的肛門。就在半推半就中,阿妹還是爬上了大軍的肚皮。大軍把著他的雞吧對準了阿妹的小肉穴插了進去。

「你跪在我腿中間,可以上了,嘿嘿。」大軍淫笑著向我使了個眼色。

我扶著雞吧向阿妹那個沒有開發過的處肛插去。「啊……慢點,疼死了啊……啊……不行。快拔出來……不要了……裂開了啊……啊……啊好疼啊……求你了……好弟弟……你停下來吧……啊……我用嘴……我用嘴給你吸好嗎……真的……我的嘴比屁眼厲害多了啊啊啊……啊啊啊」

日了,我才進去了個頭,她就受不了了。鬱悶啊。就在我不知道進退的時候,大軍說到是不是太乾了啊?對啊。草的了。我怎麼忘了啊!我一下把雞吧拔了出來,然後在阿妹的下面摸了點淫水摸在上面。就又插了上去。「等等……不要了……親弟弟……你就饒了妹姐吧……好疼啊……我給你吹蕭吧。我嘴上的功夫你還沒試過那。一定叫你滿意的……啊……啊……等等……啊……」我沒聽她的,其實不是我不憐香惜玉,而是我就想要了她的「處」。她怎麼說現在也是我的女人了,雖然就半個,我也的比大軍強點啊。阿妹前面的「處」肯定不是大軍開的。
嘴就更不可能是我們開的了。但現在看來。她的後庭就必須是我的了。我又試了試,比剛才強點,進去了個龜頭。阿妹就又受不了了啊。

沒法抽插,怎麼辦,我那個急啊。太緊了。夾的我沒抽插就快射了。「不行……真的不行……要不你在搞濕點。……啊……」阿妹求著我。我一想也是,不濕點夾這麼緊我插不了幾下肯定射啊。就在這時我的大腦裡靈光一閃。她的淫水不行,不夠滑,我可以找點滑的東西啊,我東張西望的找著可以做潤滑的東西。

大軍卻急了「兄弟。你快點行不。我的雞吧快泡爛了。」

「啊……疼啊」

阿妹一聽不願意了,使勁咬了大軍一口。「你以為我願意啊。不要臉的東西。有能耐你走啊。我叫你插裡面就是給你面子了。你還那麼多事。」

「嘿嘿,沒有啊,我就是急嘛,嘿嘿,我錯了,我不對。你叫我插你的b,就是我一生的幸福,好了吧。」

「別吵,別吵,我找東西做潤滑劑那。用什麼啊?」

「草,吐口吐沫不就的了,呵呵。」大軍自以為是的說到。

「有了,哈哈。我想到了。」我跑到了廚房,拎著一大壺,「金龍魚色拉油」跑了回來,「有這個就不疼了,嘻嘻。」

咚……

大軍列著嘴,看著我。而阿妹卻完全趴在了大軍的身上!!!!!!!

「文化人會武術,誰也擋不住!!!」大軍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我說到。

「這也叫有文化啊。一個小學畢業,一個初中畢業」阿妹不服氣的說到。

「呵呵,怎麼的吧。就算我是初中畢業,我也比你這個上了幾天的大學生強啊!」我美孜孜的笑著。

「你那比我強了?」

我舉著「金龍魚」說到「我就是比你強啊。我想到用這個叫你不疼了,你想到了嗎?嘿嘿」

她倆又一起暈在那無語了。

我那叫個高興啊!。馬上倒了點色拉油到我的手心裡。抹在阿妹的後庭上。又倒了點抹在我的雞吧上。真不一樣啊。那叫一個爽。幾乎沒怎麼費力。當我的男根全都插進了阿妹的肉體裡時,那種男人特有的征服感,叫我真的飄飄然了啊。

阿妹張著的大嘴。喘著粗氣。「……啊……」

我緩了緩,看妹姐的肛肌有點放鬆了下來。「我可以動動了嗎?妹姐。你的後庭花叫我開了。你現在是我的了。哈哈」

「恩……好難受……啊……好漲啊……草我吧……我是你們倆的性奴隸……草我……快……我要……主人……我要……」

插都插了,當然要盡力了啊。我買力的抽插著。原來肛交和性交還真是不一樣。

插了有10來分鐘,大軍就射了。而阿妹還陶醉在兩個大肉棒同時進出她身體是那那中快感中,「……啊……恩……媽呀……舒服……好舒服……弟弟……使勁啊……求你了……草我……我要……」

可是太緊了,我受不了啊。尤其阿妹那種叫床的聲音,真的太叫男人受不了了。(因為我的文化不高。說真的,床上的描寫。我不擅長,大家就的靠自己去想像阿妹那種,叫人可以酥到骨頭裡的媚叫。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沒再遇到個有阿妹叫床叫的那麼可以讓男人亢奮的聲音了,自己去感受吧,嘿嘿)

我射了,都射在了她的後庭裡。直到我真的沒什麼好射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說真的,不到2個小時我都已經射了3回了,再射出來的都不多了,可是那種征服感還是叫我無比的嚮往。

這就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3p和肛交。也是我比較難忘的經歷。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