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1980生,2000年大專畢業。家父名從政(諧音),是真資格的特一級廚師,現於本地一機關內招任廚師長(兼職某酒店行政總廚),師公更是建國後巴蜀之地首批被評為國家一級並編入某廚師教科書的超級牛人(廚師行業),我畢業後因自小耳濡目染,便子承父業,學起了廚師。

2003年,學藝數年後應一年長哥們之邀,替他充起了門面,做了他那裡的灶上大廚(當時還未拿到廚師等級證明)。這老哥姓郭,73年生,為人大氣豪爽,家中開有一小廠,錢不缺,缺的是生意上的歷練。平日裡大家下班後吃吃喝喝,感情莫逆,說到這有一范姓小哥不得不提,78年生,他是當時我們餐廳的吧台收銀,兼大堂經理,(這人確實很花,據說在某酒吧上班時,天天都要找個MM陪到睡)日子一長也就和我稱兄道弟了。

我和范哥每天在餐廳裡忙,出去玩的時間也少,說實話店子裡的MM是不少,不錯的也有幾個,可確實不好意思下手。可當時剛和女朋友分了手,那方面的需求也是剛剛的,有時候還是覺得憋得難受。做了3、4個月,餐廳業績很不錯,碰到大酒席(婚、喪、壽、聚)我都會找父親藝成出師的徒弟來幫忙,郭哥很少來店上,看這倆小兄弟做事蠻認真負責的,店裡的事基本都交給我倆整(一般的廚師和大堂都會有矛盾的),他當他的甩手掌櫃去了,不過經常夜裡帶咱倆去喝夜啤酒、唱唱歌,也算犒勞我們把。

有次就咱們三人時喝酒時,他對我倆說:「老弟,這段時間忙壞你們了,哥哥記到起的,有時間了晚上帶幾個小妹到餐廳來吃飯,吃完飯了大家就自由發揮一下。』還對我倆擠眉弄眼的,可惜我和范哥沒將這事放心上,自然以為他是喝高了。

記得那天剛冬至,店裡服務員們吃完羊肉大餐下班回去了,我和范哥沒什麼娛樂節目,就洗洗睡了(因守夜的老大爺病了,我和范哥倆單身漢只能在店上小住守夜),大概11點多吧,店外汽車轟鳴,嘈雜起來,我和范哥驚了覺。店裡的電話響了,郭哥在電話裡大叫:「大家起來開耍了,還睡錘子覺啊』,我倆面面相窺,這老哥又喝飄了吧。

有幾次老郭喝癱了,帶一大幫子哥們兄弟來店上吃點宵夜。所以那晚也沒在意,穿著小褲衩就去開捲簾門(那時候火氣大,冬天都是穿褲衩),打開捲簾門,首先入目的並不是老郭和那幫子哥們兄弟,而是一位長髮飄飄的女子,當時我就驚了,來不及細看,忙不迭的回包間叫起范哥穿好衣服(整了一席夢思、板凳搭的簡易小床),老郭進來包間後就對我倆說:「耗仔(我名字裡有個昊字),趕緊弄幾個好菜,老哥今晚可把MM給你們帶來了,吃不吃的下去,看你們自己的囉!』,一聽這話老范和我都激動的熱淚盈眶,這老哥,好人啊!

洗、切、配、炒,按老郭的意思要整一桌470元的標配大餐,實說我在廚房裡聽著外面的說笑聲心裡很不爽,耶,你老哥和范哥去陪MM們說話了,到時候給我剩下的都是黃花菜了,帶著點不爽我運刀如飛、揮鏟狂插,一個小時就做好了一桌子菜(我能不急麼),叫范哥端出去,范哥一進來就對我說:「耗仔,今晚有戲,幾個MM開始可能都喝得差不多了,加把勁,絕對能拿下。』我一聽幾個MM,好像剛剛晃眼一看就2、3個女孩子吧,問范哥:「長的咋樣,有漂亮的不?

沒有的話那個長頭髮的給我留到起。』(因開門時第一眼看到那個長髮女孩的條子很不錯,沒開大燈沒看清楚)范哥看我兩眼,『小伙子眼光可以塞,裡頭就那個長髮女孩最水。』我一聽急了:「那一定給我留到起哈!』范哥應了聲,端著菜出去了。

弄完菜,我迫不及待的到了翠微居(包間名),進門一看6女3男(加我4男),再仔細的看看一桌的MM們,不錯,按我們的話來說,除了其中的那個帶著牛仔帽的假小子,其它幾個確實都很水,再鎖定那個長髮妹妹,可能開始那場酒喝得多,俏臉緋紅,正和其中一個女孩子說笑呢,大概聽見開門聲,向我看來,總算看見正臉了,真是杏面桃腮,顏如渥丹,雙眸剪水,巧笑倩兮,我一下看愣了,這顆白菜絕對是極品嘛,旁邊一女孩吃吃笑了,『昊哥,發啥子呆嘛,過來坐到起,小婕(那個長髮女孩叫小婕)旁邊的位子就是給你留到起的。』

說完就笑起來了,這個女孩我認識,名靜,在一起喝過多次酒,和同桌的老趙正在熱戀,性格開朗大方,是個不錯的女孩子。想了下我往老郭看去,他對我點點頭、眨眨眼,我一下就懂起了,感情這極品白菜還真是單身。我應聲走過去,坐在了小婕旁邊的空位上,偷眼看去,佳人一襲粉衫,在微紅的燈光之下確實是人比花嬌,當時我心裡就想,『別是老郭啃了的菜吧。』

收回目光,再左右一望,范哥正和一個子嬌小、卷髮、瓜子臉的女孩說說笑笑的(後文以小佳為名),行啊,這花貨行動迅速。坐我左側的是一短髮女孩(後文以肖妹為名),她饒有興趣的向我看來,說:「大廚師,就差你了,你不來大家都不能開吃啊。』

我笑笑,『別,我就一小廚子,那有那個面子。』我向郭哥打個招呼:「郭哥這是你不對哈,咋能讓這麼多妹妹等我,餓到起了我可擔待不起。』說完,一看自己面前,耶,紅酒都給我整滿起了,當下端起酒杯,「我向各位美女賠罪了,自罰三杯。」

嘿嘿,別的不說,單我這酒量和我師公都有的一比(師公最多能喝2斤白),當下豪氣干雲扯了三杯,接下來就是給桌上的MM自我介紹,倒酒、敬酒,最後才敬到小婕,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你手藝蠻不錯嘛,人也挺豪氣,這杯我和你乾了!」

一仰一口扯了一杯。看著他玉嫩潔白的頸項,我心想這不是我豪氣啊,這可是喝酒壯膽來的,必須要喝得微醺我才啥話都敢說(大家都是這樣的吧)。

喝得半晌氣氛起來了,擺開了,酒酒一下肚家壩,膽子也慢慢大起來,席間郭哥講了不少葷笑話,這些MM居然沒一個怯場的,我和小婕也熟絡了起來,肖妹還主動跟我喝了幾杯,說我做菜的技術不錯,紅酒都喝下去了4、5瓶,膽子也大多了,我說:「做菜不是我的專長,我在其它方面的技術更是精專的很。」

肖妹一聽就吃吃的笑,還和我眉來眼去,劃了一陣酒拳。可惜當時我主要還是想引起婕的注意,趁著靜WC出去的時候,我跟出去好好的請教了一番,靜很認真的跟我說,你要是只想玩玩就找肖妹,小婕可是有來頭的。我一聽,奇了,追問之下,才知道婕的哥哥是我們當地當時刑警大隊的大隊長,我詫了,「那婕咋和你們玩到一起了?」靜就沒細說了。回到桌上,喝到2點半,期間另一個女孩子和假小子喝得來不起了,找了個包間睡去了,後來才知這倆居然是同同,強忍住了去偷窺這二位顛鸞倒鳳時具體操作過程的念頭,在肖妹和小婕中間,我也是喝得有了五分醉意了。靜和小趙回家HAPPY去了,老郭、肖妹也喝高了,各開一間雅間睡去了。不過我總覺得肖妹絕對沒醉,我看她根本沒問題,剛剛才和我眉來眼去的,我上個WC回來,她就醉了睡去了,莫非…!

范哥和小佳居然越擺越精神,我直到那一刻才仔細看了下小佳,樣貌還算不錯,特別的是有種騷媚的氣質,身材很好,前凸後翹、嬌小玲瓏,難怪和范哥這花貨打的火熱。期間我到也想過摸到肖妹的雅間裡去,但確實捨不得放棄了婕這顆極品大白菜,何況和婕也是聊得漸入佳境了,MM們一開始本就喝了不少,現在恐怕早已過量了,我對婕是越看越喜歡,又喝得一陣子,婕說要去WC,我看她喝的很多了,就自告奮勇陪著她去了,WC外,婕停下來背對著我說:「今晚我陪你一起,好麼!」我當時正從後面欣賞著婕的姣好身段(婕身高170左右吧,雖然胸沒小佳那麼堅挺豐滿,不過絕對是美臀佳人一名,穿著牛仔褲、修身粉色薄毛衣,更是顯得腰細、腿長、臀豐,婀娜有姿),一聽婕說這話,我必須承認當時我懵了一下,這來的太突然了吧,我確實還沒做好思想準備!

婕轉過身,我定定看著她那一雙水濛濛的眼,當時就那麼水到渠成了,吻上她小嘴時,我還在暈著呢!激動之下,一下抱起了她(忘介紹了,我身高177,不帥、陽剛,學廚3年,抱桶、簸鍋有那麼一把力氣,記得當時腹肌練出7塊吧),她蠻輕,托著臀瓣,將她抵靠在冰涼的牆壁上時,我感覺到了她身體的繃緊,平視著她,眼中沒有慌亂,反而被我看到了激情、期待、猶豫,我卻毫不猶豫的吻了下去,她的小嘴冰冰,丁香涼涼,帶著些許紅酒的香澀,吻到癡纏處,她的柔荑環上了我的脖項,我卻用粗實的手掌托住她,輕揉著她的臀瓣,閉上眼,嗅到的儘是幽麝之味,綿長清馨。

唇分,一絲瑩光亮起,數月不知情事滋味的我真的陶醉了,佳人急促喘息幾下,靠在我肩膊之上,輕輕耳語:「昊哥,你身體好結實哦。」我更是氣血沸騰,雙掌將她托的更高,隔著那薄薄的毛衣,找尋那哺乳之地,她媚眼如絲,星眸半閉,緊緊抱著我,感受著她胸前的綿軟,禁慾數月的我下身怒起,微微將她身體下挫,頂住了她柔嫩的禁區之地,在她耳邊喘息道:「婕,我們去雅間內好麼?」

我竟是再不滿足於此刻的廝磨了,她看著我,突地吃吃嬌笑起來「小佳是我的好姐妹,我可不想她有事。」我這下才反映過來,原來是小佳的朋友,難怪婕會和老郭這人玩到一起來。「范哥他們還在喝,我們怎麼能玩失蹤呢?」婕頓了頓又說:「有個人很像你,不過他沒你這麼有陽剛氣,也沒你身體這麼結實。」

回到雅間時,小佳臉紅耳赤的快滴血了,范哥也賊眉鼠眼的向我打眼色,我就知道這花貨絕對二更天了,於是思忖一下對小佳說:「時間不早了,要休息會不?」「好啊,不過小婕要和我在一起。」范哥出聲了「去雅竹居吧,我們有個小鋪睡8個人也沒問題。」我看了眼婕,婕拉著小佳站起來說:「我實在不行了,小佳我們睡去了。」我忙跟上並對范哥問「有把握拿下小佳不?」范哥對我眨眨眼,進了雅竹居。

床確實不小,席夢思是老郭拿來的2MX2M的大床墊,我們下面墊著板凳,木板,床上用品一應俱全,不過棉被卻有兩床,什麼原因呢?范哥採花的時候太追求快感,裸身上陣,一不小心被尖銳濕疣纏上了,否則我倒不介意和他同用一床棉被。

小佳跳上床,使勁蹦躂了兩下,滿意了,拉著小婕上去了,本來範哥與我就是睡下後起來的,婕看看倆棉被「昊哥,那床是你的?我睡你的被窩。」我激動了拉著婕就鑽進我的小窩了,小佳呆了一下,笑了起來「好啊,你們倆個老實交代哦。」范哥打蛇隨棍上,抱著小佳也進了自己的被窩,小佳大概還是很興奮,找著小婕說了很久話,我怒了,「范哥,你個棒槌,再不抓緊天都亮球了。」某次一起起床放水時我如是說。

不知范哥使了啥手段,回去後小佳老實了,和范錘子在被窩裡嘀咕了一陣,就傳出窸窸窣窣的吮吸、哼哼聲。

我卻是早在被窩裡釋放了自己的凶器,它已經漲到了極點,感覺小腹都隱隱作痛了,只有抱著婕,時不時用它在婕的大腿上蹭一蹭,黑暗中看不到婕的表情,只能感覺到她在微微低低的輕喘,可如此一來我更加興奮,漲的也是愈發難受起來,聽著一旁被窩裡的窸窣聲,我大著膽子在黑暗中吻上了婕的唇,婕的雙唇主動和我糾纏起來,用力吮吸著婕的香津,我感覺自己飄起來了,雙腿夾著婕的大腿將凶器用力的頂在了她大腿內側靠上處,她低低的唔了一聲,突然大家一下都安靜了,接著小佳放肆的笑了起來,沒兩聲就嘎然而止了,婕用力在我背上擰了一下,接著就聽到隔壁被窩中更大的嗚嗚聲傳來,我實在是獸血沸騰,不管不顧了,猛的抱著婕一個翻身,壓了上去,她扭動了兩下表示抗議,誰知在扭動中我調整著姿勢讓自己的凶器找到了一個更好的位置,我喘息出聲,輕輕聳動起來,雖然還隔著數層布料,我卻能感覺到婕那裡的溫熱柔軟,支起上身,騰出那只閒的發慌的右手,鑽進了婕的牛仔褲,漠視了她的小內內以及那低低的抗議聲,摸到了那光潔的左臀瓣,在這銷魂一刻我居然回憶起我上任女朋友的臀部皮膚有很多小籽,絕沒有婕這樣光潔、細緻、滑嫩,揉捏一陣,婕終是唔唔出聲,我側臥起來,左手將那礙事的粉色修身毛衣、棉質內衣翻了上去,黑暗中看不見胸衣的樣式色澤,但我就是莫名的激動起來,湊上婕的胸前,深深嗅了一下,說不出的感覺,淡淡幽幽的體味,這一刻我血液中深藏的獸欲甦醒了,只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野性的力量,粗野的將婕的胸衣抬高,終於我的唇印在了那柔嫩的高聳之上,我大力的吮吸著那挺立的櫻桃,耳中傳來婕嗚咽在胸腔內的聲音,右手更是往臀瓣的深處探索而去,突然婕抱緊了我的頭,像用盡了全身力氣往她的胸前按去,只因我的右手終於滑過了嫩菊,來到了花瓣之外,濕濕滑滑,我的中指在花瓣口打著圈圈,猶豫著是否要突破入內,粗糙的中指摩挲下,婕忽的全身緊繃盡力將柔嫩的花瓣湊了上來,然我的手指卻退縮了,但口中卻是猛然用力吸住了婕的櫻桃,婕輕抖兩下,放鬆了下來,柔荑卻沒有絲毫放鬆的緊緊環抱著我,抽出右手,中指上濕滑一片,停止了對胸部的侵襲,此刻只想品嚐這蘭麝花液,放入口中,細細回味,每一女子的麝液總是不同,我很想分辨出這究竟有那幾味。

黑暗中雖然無法看見,但我就是知道,她正定定的注視著我,傾聽這如天籟般的吮吸之音。

一隻冰涼略帶顫抖的小手撫上了青筋暴起、柔中帶鋼的龐然,輕揉慢撫,如同對待稀世珍玩般,「不能停下哦!」我悄然耳語,婕輕點螓首,緊握了一下龐然。我們已經忘了身在何處,只知道不停向對方索取,婕的下身再無它物,褲被褪到腿彎,指尖終於觸碰到粉色珍珠,每揉捻一下,龐然就會被婕緊握一下,慢慢的,我們配合的越來越默契,婕的喘息又急促起來,突然間頑皮手指向下輕滑,沒入花徑內,婕嬌軀抖顫,花徑中嫩肉一改懶散姿態居然聯合起來抵禦這侵入的不明之物,它們緊緊包裹住了這長形柱體,用著屬於自己的方式將它推了出去,可還未等它們散開來,柱體再次襲來,婕覺得自己開始浮浮沉沉了,不要停下來,她心中的吶喊如此強烈。

婕失去矜持的向壓在她身上的男子索吻,初一碰觸已緊緊吮住不肯放開,她放開了已發燙,緊挺的龐然,玉手環住這壞男人的肩膊,微分雙腿,露出通向緊窒花徑的便捷之路。唇分,耳語:「昊,輕點,我好久沒有過了。」男人沒回話,只是重又吻上她冰涼的唇,粗糙大手滑入了光潔的小腹之下,摩挲著將麝液塗滿在整個盛開的花瓣,抽出手將剩餘麝液塗在了龐然之巔,輕輕伏起、下壓,毫無窒礙的深入花徑內,男子緊繃發顫的肌肉,在這一刻終於鬆懈下來,從龐然嬌嫩結合處傳來絲滑、柔嫩、緊握的質感,男人發狂般粗野的聳動起來,花徑中麝液源源,婕在低呼中恍惚高高飄起,緊抱男人壯實手臂,雙腿合攏再合攏,怕自己終會覆滅。

男人在酣暢淋漓聳動中只覺花徑內吸吮幅度大增,內壁摩挲感越來越強,頃刻婕繃直雙腿,腳趾緊緊繃起,香唇吮的男人差點窒息,心中憤憤,不待她平息下來,便又翻起滔天之浪,大開大合間,婕摟住我腰,壓抑的低低嗚咽,我湊在她耳邊笑語「還要我輕點麼?」

聽到這話,她合上雙腿狠狠夾住身下龐然,我低笑兩聲繼續恍然未覺般進出不休,大手則探下去,順著流淌的麝液摸上了光潔美臀,輕探菊門,她瘙癢難耐,咬住我肩,我在心中低歎,不能褻玩如此豐臀實為最大之憾事,正思忖間,突覺一細嫩小手探入龐然嬌嫩結合處,環住了龐然猛的收緊,害我一陣哆嗦差點噴洩而出,嗔怪的收攏捏著婕臀瓣的大手,我用力揉捏幾下,心下念想幾月不知情事滋味,怎能如此草草結束,誰知婕更加狂野起來,主動在我身下搖聳著胯部,雙手環我更用力了,我猛然反應過來婕雙手環著我,龐然上的小手那來的,腦中靈光一閃,小佳,一定是她,一陣莫名快感襲來,我加速聳動起來,感覺小佳的手越握越緊,數十下後小手一探更握住了龐然根部的囊袋,一陣擠揉,我腰脊一麻終於噴薄而出,小佳玉手卻不鬆懈繼續套弄直到最後一滴漿液流入火熱花徑中,才鬆開離去。

龐然在花徑中享受著脈動的餘韻,這一刻我和婕沉默了,只有心跳聲,急喘聲久久不息。

伏在婕耳邊,等著她從高峰落下後,低低詢問,是否安全期,婕笑語低言,「要你負責哦。」

我一聽心下一鬆,若不是安全期只怕她不會有心情與我開玩笑了吧,又待片刻我才講:「好像小佳手伸過界了。」婕沒吭聲,沉默一下說「陪我去WC清理一下吧。」我一下激動起來對她耳語道:「我要好好欣賞下你的身體哦,特別是那豐滿大屁股。」身下結合處一陣緊縮,她居然又有感覺了。

想必大家都知道男人23歲時,別說是一夜4,5次,連續做個2,3次都沒問題的,就是容易疲軟而已。當我厚著臉皮陪婕從WC出來時,婕已經是羞不自勝了,剛剛這個色傢伙可是將她由頭至腳看了個仔細,連那幽黑小谷也是仔細欣賞了良久。我心中讚歎,這顆極品大白菜真TM的白啊,怎麼說呢?膚如凝脂,顏如舜華,盈盈一握的小腰肢差點讓我把持不住在WC中將她就地正法。此時路過一雅間門前,我突地摟住她「我們倆去這雅間好不,說說話,范哥和小佳也不希望我們現在去打擾他們吧!」婕沒說什麼同意了。

進去雅間後,我打開小燈、空調,對婕張開臂彎,她就像只乖巧小兔般瑟縮在我懷中了。

「怎麼會想和我在一起呢?」我問,婕搖頭不語只是看著我,在她眼中居然能看到幾許柔情,「難道你把我當做其它那個誰了麼?」避開我審視的目光,我心中突然來氣了,扳過她的頭,我狠狠吻上她的唇,沒有憐惜、溫柔,只是粗暴闖入攝取,她也不做任何抗拒,良久,我突地嘗到一絲澀味,大驚,唇分,看著她低泣,歎息一聲,我起身便走,她從後抱住我「別走,我不要你走!」

轉身看著她,我心中那點堅硬融化了,俯身摟住她「算了,我不問、你也別說,好不好!」她點點頭,看著她梨花帶淚嬌俏的樣子,我把持不住深深吻了下去,丁香主動迎合上來,好像在以這種方式道歉,我手臂用力,將她深深環了起來,心也不老實了,「婕,我還想要你」她不語,只是更癡纏起來,兩具年輕身體更加激烈的燃燒起來。

當我褪下她身上最後的一點布料時,我再忍受不住的壓抑的慾望,向著花徑舔舐而去,她察覺了我的意圖,將雙腿曲起,不讓我輕易碰觸這美麗的花園,粗糙、有力的大手分開了白玉般的雙腿,略帶乾澀的唇霸道的印上了濕滑花瓣,嬌吟聲聲傳來,讓我更是如癡如醉,用盡全身力氣吸吮下去,少頃,少女猛然坐起,將我口中津液盡數求索而去,生疏的褪下我的褲頭,居然就這樣含住了我的龐然,律動中看著龐然在她檀口中進出,感覺到她的生澀,我再不能忍受的退出,分開,龐然頂住了花徑,我仔細看著她,要將她每個表情深深烙印於腦海,下一刻龐然沒入了溫熱中,深深沒入,婕雙腿環上男人的腰,滿足的深吸口氣,「我們在一起,好麼?」

婕輕語,男人只是以行動表達出了自己的願望,當她弓起身子傾伏於桌上迎接我從後深深插入時,「我們一定會在一起的!」男人如是說。

看著身下龐然在花徑內進進出出,帶起花瓣的一次次翻合,我只想一直這樣下去,永不停息,是的這一刻我如願以償將這女人的豐臀褻玩,潔白的玉色晃花了我的眼,玉色中一抹嫣紅更是讓人不能自己。婕仰頭,青絲飛散開來,豐臀重重的絞挫著進出不休的龐然,嗚咽聲聲傳出,年輕的軀體顫抖,這樣羞人的姿勢,壞男人還重重捏上自己跳騰的小兔,一股股妙不可言的電流從小腹散逸開來,她聽到了身後男人嘶啞的低吼聲時,自己強烈的快感也降臨了。

當我將龐然從花徑退出時,乳白色的混合漿液流了出來,婕的身體輕抖「你是個壞傢伙,說好只聊天的,怎麼又欺負我。」我嘿然自得一笑:「這可是比聊天更高一級的交流方式!」婕低低笑了起來,扭動幾下腰肢「快給我弄乾淨,壞傢伙!」看著大白兔跳騰的嬌態,我嚥了嚥唾沫,NND,這個妖精,老子差點又雄起了。

雅間內,婕靠在我懷裡「你不許去撩撥小佳哦?」我說「咋個不許呢?」,「以後你會知道的。」她輕吻下我臉「看你和肖妹眉來眼去的,咋個最後還是厚著臉皮來糾纏我呢?」我問:「相信一見鍾情不!」「不相信」我無語了,又纏綿一陣,我笑著說「我們回去看看,范哥和小佳咋樣了?」其實我心中還是蠻怕范哥真把小佳拿下,畢竟他是有濕疣神器護體的人,要真個嗯嗯了,那不是害了多好一棵菜麼?

回到雅竹居,居然聽到高高低低的鼾聲,原來兩傢伙早已進入夢鄉了,和婕攜手上床,對望一眼笑了起來,這倆傢伙那用我們來操心啊,與婕低低耳語一陣,居然越說越有精神,我知道自己的酒勁快要過去了,婕低低的有一搭沒一搭和我聊著,漸漸沒了聲息,都睡著了,我卻是精神越來越好,就是口乾(喝酒後遺症,特別是白的都是這樣),想了想,起床到大廳去倒茶水,喝完回來時卻看見肖妹站在走廊上向我招手,「耶,肖妹,還沒睡著說?」邊說邊走到肖妹面前,誰知道她卻一把將我扯到她睡覺的那個雅間裡去了。

雅間裡我急了:「搞啥子嘛!拉拉扯扯的。」「那你咋個啷個久不來找我吶?」

我一下傻眼了「啥,找你搞啥子?」「想搞啥就搞啥撒!我都等你半天了。」我暈了下,今天出門沒看黃歷說,走桃花了咩!還沒回過神,肖妹就纏到我身上來了,「我日,莫亂摸,我和小婕在一起了哈!」肖妹頓了一下子,卻更瘋狂的摸上來了,泥菩薩也有三分火氣撒,老子一狠,抓到肖妹的屁股就是兩把,沒有半點捨不得,抓的她低呼兩聲。「莫這樣,我沒法和你好了,我和小婕已經在一起了!」

我把已經兩個字咬的很重,肖妹放開手,仔細看看我,「你難道不是喜歡我的麼?你咋個一下又和小婕走到一起了呢?」

「我本來就是喜歡小婕嘛」「那小婕呢?」「她睡了,好了,我也回去睡了,你也早點睡哈!」說完我就想出去了,誰知肖妹搶前兩步,把門反撇了,「昊哥,那你現在陪陪我嘛!」

我腦殼都大了半圈,MD這女的這麼騷的說,弄起來當炮友(炮友一詞貌似是99年網吧大面積興起後發展出來的吧,同時代的80後大概都知道)還是不錯的,不過目前有了小婕,我暫時還沒想發展炮友的嘛。我笑著說:「肖妹,狗日酒喝多了發騷了說!」

誰知肖妹一下就欺身上來抱著我說「就是,你要不要我嘛?」我震精了,難怪小靜說,想玩玩就找肖妹,不要和小婕那個,她玩不起的。不過這肖妹也太直接了點吧,搞的一點泡妞的氛圍都沒有。肖妹許是見我猶豫了,問:「你和小婕那個了?」

我點點頭,沒回話,她說「那你也和我那個一下,比比我和她誰好!放心,以後我不得來糾纏你。」MD,我一下慾火狂升,這丫也太騷了吧,老子也算御女數十了,就沒碰到過丫這麼直接的主,猶豫了下,心裡面天人交戰,才和小婕確定了關係,貌似不該這麼做,可惜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仔細打量下肖妹,個不高,只有165左右吧,小麥膚色,面容姣好,穿著件灰色長毛衣,胸前豐盈突起,身線嬌嬈,腰肢纖細,下身豐滿,穿著當時流行的皮質黑短裙,腳蹬長筒皮靴,算是比較標準的時髦S型MM,我心動了,說:「想清楚哦,我有小婕了,和你不會有結果的!」

誰知肖妹更牛氣「那個要和你有結果,只是和你玩玩,看你蠻順眼的,以後見面只是陌生人。」我一聽這話,說不心動是假的,聽她說完,我就壓了上去,抱著她就是一陣狂吻,唇舌相交時發現她嘴裡還有點淡淡的煙草味,大手一陣摸索伸進了毛衣裡,隔著胸衣揉捏起來,確實比小婕大,柔軟中帶著點點彈力,我大力的搓揉起來,她吃吃笑起來,說「你和小婕才那個了,她沒滿足到你麼?這麼粗暴的弄人家!」

我嘿嘿一笑:「你難道不喜歡粗暴點麼?」手上愈加用力了幾分,探到胸衣裡面,觸摸到溫軟的豐盈椒乳,兩顆大大的葡萄成了我重點照顧的對象,她低吟出聲,媚眼半閉,一下將我推坐到凳上,我坐直翻高她的衣物,看著彈跳而出的肉球,我重重吸了口氣,大嘴印上去,吸住了她喉間飄逸而出的呻吟,她忽的輕歎一聲,抱住我的大頭,不讓我看見她此刻臉上的神情。

將肖妹皮質短裙推到腰間,我兩隻大手托住了肉質豐滿的臀部輕搓慢揉,嘴中仍在吸吮葡萄的甘美汁液,她愈發狂亂起來,身子向後仰去,雙手緊摟我肩,下體蹭動不休,我嘿然一笑「怎麼,急不可耐了。」她翻翻白眼,起身將褲襪褪下,「我是怕小婕醒了找不到某人,總要出問題。」聽她這麼一說,我也醒悟過來,必須得速戰速決,我褪下長褲,硬挺龐然搖頭晃腦的鑽了出來,她看看小家伙,「耶,精神頭還不錯的嘛!姐姐好好照顧下你哦」

小傢伙身長17公分,粗細適中,聽了這話愈發堅挺了起來,「哼哼,還不知道是誰照顧誰呢?」我不由分說的將她背過身去,壓到趴在板凳上,扒開肥嫩臀瓣,看見了一朵紫色花瓣,(這丫確實做太多了)分開花瓣一抹淡粉花水露出,刺激著男人淫慾節節攀高,湊上唇去輕輕舔舐,鼻腔中傳入一股淡淡腥臊之氣,她身體忽的繃緊,躲避著我狡猾的唇舌,「不要舔那裡,這幾天有點炎症,還沒好全呢!」MD,這貨不是有啥比范哥更牛B的神功護體吧,我有點心虛,扳過她的身子,看著她問:「不是什麼淋病,梅毒,尖銳濕疣吧?」

她臉色鐵青,「我淋你一臉哦,老娘咋會有哪些亂七八糟的病!老娘只是有點,」她頓了頓,「你管球我那麼多的,愛弄就弄,不弄算求。」

我心中大定,大概是啥難言之隱吧,只要不是什麼牛B護體神功,我就不怕了,我嘿嘿賠罪「肖妹莫生氣,哥哥給你賠罪了!」兩根手指悄悄沒入花徑,她低呼「你討厭,偷襲人家」我不說話,繼續摳弄紫色花瓣,想要盡快弄出花液,只因下體龐然已然迫不及待了。

唇舌分離,肖妹緩緩搖動腰肢套坐下來,紫色花瓣微分,粉色花徑包緊了緊盯天地結合處男人的龐然,看著男人專注的眼神,忽的她有點害羞起來。看著自己的堅挺慢慢沒入粉嫩花徑,此刻我只想在這花徑內痛快馳聘一番,我將她腿彎掛在臂膊之上,她深深吸氣,如此姿勢,龐然全然沒入花徑,就連花蕊深處也隱隱作痛,我長吸口氣,站立起來,堅挺更加粗漲,快走兩步讓她的背靠上了冰冷堅硬的牆壁,她難以自制的低呼呻吟,雙手抱緊我脖項,花徑猛烈抽搐,我下體開始抽聳、挺動起來,感受著她因身體懸空愈發收緊的腔道,情慾燃燒的愈加猛烈了,嗯嗯之聲從她喉間逸出,下體結合處汁液飛濺,我能感覺她的溫怡包圍了我的堅挺,繼續猛挺數下,她摟緊我,激烈抽搐,如此強烈的反應讓首次經歷的我更是癡魔一般,大開大合勇猛無鑄,她終攀上高峰。

肖妹睜開如絲媚眼,主動送上香舌,吱唔一陣,急喘著說「昊哥,你也太猛了吧,小婕受的了?」一聽這話,我不樂意了,「MLGBD女人沒有受不了的,你不是很舒坦麼?」肖妹顫聲道:「我那裡面都有點火燒火辣的了!來點溫柔的好不?」我沒吭聲,吭哧吭哧站著又弄了數十下,將她放到了鋪著一次性塑料桌布的餐桌上,翻個身後,握住堅挺滑入幽谷,深深進入花蕊,她仰頭驚呼「太深了,昊哥,不要這樣弄,我受不了了。」我邪邪一笑,「丫的你就是該要這麼弄。」

她扭動豐臀想要逃離,反而增加了幾分異樣情趣,我抓緊隆臀,深深刺入,她摀住自己的小嘴,怕呻吟逸出,我越發覺的如肖妹這般騷浪的也算是極品了,俯身下去,吻住她小嘴,品嚐津津香液,律動一陣,肖妹臀部用力扭挫,我低語:「肖妹,我不行了,要到了。」肖妹吱唔有聲,赫然低叫「給我啊,給我啊!」

花徑緊咬堅挺,律動的感覺透過皮膚、血肉傳到我堅挺之巔,我只覺得大腿隱隱發麻,腰眼處激流湧動,終是嘶吼出聲,一股股的津液噴薄而出,肖妹被我緊緊環住,隆臀向後狠挫幾下,將我噴出漿液一滴不剩的吸入花蕊。

半晌,我回過神來,輕拍幾下下身緊頂著我的豐臀,笑道:「肖妹,今天老哥遭你洗白了,一點存貨都沒了!對了,沒帶套有啥問題不?」肖妹不語仍在品味堅挺上傳入花徑內的脈動快感,我輕吻下她的肩頸:「我回去了,有事可以給我打電話,想我也可以給我打電話!」肖妹哼哼兩聲算是應了,起身帶出堅挺,我清晰看到肖妹嬌軀微微抽搐,「嘿嘿,這麼敏感說!」她白我一眼「快去陪你的婕妹妹吧,老娘累了要就寢了!」搖搖頭,我穿好衣褲,帶上門。誰也不知我和她今後居然還會有糾纏不清的交集。

鑽入被窩,婕朦朧中四肢纏了上來,低低問,「去那了!」我回:「上了個WC,喝了點水。」她將我摟的更緊了,我環著她,「睡吧,你都睡二覺了,我還沒閉眼呢!」她低嗯一聲,在我懷中翻動幾下沉沉睡去。輕吻懷中佳人嬌顏,閉上眼時,我滿足的呼口氣,今天,過的還真不錯……

本人現於川內某酒店工作,二灶廚師,不知還得多久才爬的上一灶,呵呵,此節寫到這告一段落,小弟初次寫H文,構思良久,有些情節因時日已久只能記起7、8成,但保證本文絕對原創,沒有抄襲任何情節、文字,都是我親身所歷,寫作功力不足希望MeiMuTieBa各位看官多多海涵!!!以後或許會繼續將自己的H事寫成H文,望大家多多指正!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