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辦公室和巖谷瘋狂的做完愛之後,又被帶到賓館。進了房間就馬上被剝光,帶進浴室。先是巖谷坐在椅子上,貴子則跪在他的腳邊。身體中還殘留著高潮過後的激情餘韻,但這樣裸露相見,依舊讓貴子覺得羞愧難耐。

「喂!這裡不只用手,還要用你的櫻桃小口呢!」

當貴子的手來到巖谷的下體時,不意巖谷這樣說道。此時隱藏在已經發白的陰毛下的雞巴,雖然已經垂下頭,但仍然充著血氣色不錯。

貴子依言捧起雞巴洗淨後,戰戰兢兢的將嘴湊過去,從龜頭開始含進嘴裡。巖谷不禁顫抖一下,隨著貴子細心的舔弄,雞巴又再度昂起首來;剛才在辦公室雖然已經達到高潮,但此時貴子體內竟又重新燃起新的慾望來。

貴子感覺害怕起來,雖是塗了春藥,但最可怕的是性感的自我覺醒。為了滿足巖谷,貴子強忍著努力的討好,話雖如此,在不斷用力吸吮之下,挑起本身不能自制的慾火。原來在口腔的內部,不論舌頭、上顎都呈現極為敏感的狀態,此時口腔中尚未達到的高潮,在雞巴的刺激之下再度燃起。

「嗚。。嗚。。」

貴子的頭一面上下滑動,一面自喉頭發出呻吟,隨著抽送,快感流遍全身,興奮感從體內深處升起,雖然在口中進行,但貴子卻覺得如同接受男人的愛撫般的亢奮。

「好了!可以了!」

巖谷終於叫停,貴子口中壓抑著呻吟般的歎息。接著輪到貴子坐在椅子上,而巖谷貴子她的面前,當貴子白嫩的胴體全被泡沫包住時,巖谷命令道:「把腳打開!」

「拜託!我們上床再說吧!」貴子羞得低下頭來。

「可。。可是。。」

的確,雖然貴子的下身緊繃,但體內早已被挑起熾熱的慾火,雖然如此,在這燈火通明下在男人的面前打開雙腿,仍然有些遲疑,更何況對方是這麼一個禿頭令人厭惡的男人。

「還不快點!」貴子被催促著,只好放棄掙扎,緩緩打開了雙腿。

「等我說好才停!」

巖谷瞪大眼睛,凝視著向左右分開的修長雙腿,雖不是第一次看到,但貴子這般具有知性而且胴體又是如此迷人的美女仍然使巖谷心跳加速。貴子表情愈來愈痛苦,此時已經張到快九十度了。

「求求你!」

「還不夠!」巖谷一會看著貴子的表情,一會凝視著下體,語氣強硬。

「啊。。啊。。」

「好了,就這樣別動!」

這時貴子的雙腿已經打開一百二十度以上,私處整個呈現在巖谷面前。

「這兒還沒洗呢!」巖谷說著手滑向陰毛處,接著撫向陰唇。

「啊。。喔。。」雖然是輕輕的撫弄,卻使貴子發出了呻吟。

「嘿!早已濕透了哩!瞧,你的私處這麼濕了!」巖谷用手只撐開陰唇,故意在裡面搔弄。

「喔。。啊。。」貴子雙手掩面。巖谷一手繼續往裡面探,另一手揉著充滿泡沫的乳房。

「啊。。啊。。」

貴子的體內像被什麼打到一般不住地抖著,開始發出喜悅的聲音。在如此燈火通明的室內,如此大膽的姿勢,接受男人盡情愛撫讓貴子清清楚楚地看見自己淫蕩的表情,更加難以忍受。(乾脆忘掉一切禮節,就這樣沈迷下去吧!)

好幾次抵抗不了這種誘惑,如剛才在樓梯間、辦公室裡,貴子都曾放鬆自己盡情享受,然而畢竟長年的教養不是輕易可以拋去的。

「把手拿開!」

貴子戰戰兢兢的把手從臉上拿開,巖谷煙臭滿嘴的唇立刻蓋上貴子半開的櫻唇,在極度的官能刺激下,連巖谷的吻也變得甜美起來。隨著巖谷每一次吸吮,更加提升了體內的慾望。

其實男女性交並不一定是愛的表現,只有接吻才能真正傳達愛意,而貴子早是巖谷愛慕已久的女人,能吻上這麼一個高貴、美麗的女人當然巖谷全身知覺都亢奮起來。

吸了上唇,在吮下唇,更從口中吸出舌頭用力吸吮,長長的吻讓巖谷感受到如同強暴了貴子般的興奮。貴子強忍住要喊叫出來的衝動,這麼長的吻快叫人窒息,更何況是這麼污穢的深吻,但不容忽視的是那一陣陣傳來的快感。

(快停下來呀!)貴子在心中不斷地叫喊,此時巖谷的手仍然繼續愛撫乳房,四根手指在陰唇附近又擦又揉、又進又出的。

「啊。。啊。。啊。。」

不知不覺貴子的舌頭隨著巖谷的轉動,上下嘴唇重重的壓了下來。(怎麼會。。)意識逐漸朦朧起來,貴子的意志已經被情慾奪走了!

「啊。。喔。。」貴子一面發出呻吟,一邊更積極的回吻過去,同時被交互揉捏的乳房,更加堅挺向上,巖谷柔軟無骨的手指,愛撫跨下幾乎快要呈現一百八十度的腳。

貴子出了浴室來到房間正中的椅子坐下,這個椅子不同於一般的椅子,中間被挖空,只有一小部份可坐,貴子的雙手很快的被反綁,兩腳向左右分開,足踝被皮帶固定。

「感覺怎麼樣啊?」

「為什麼要把我綁起來?」

「這樣才能控制你呀!」

貴子心想不是都任由你擺佈了嗎?眼神不悅的看著巖谷。

「有時候女人會出其不意的興起反抗的念頭,就像現在!」

說完回過頭對著臥室說:「讓你久等了。請過來吧!」

就像叫喚似的,走出來一個男人,貴子一看嚇了一跳,原來是在樓梯間被強迫口交的那個男子。

「好像你們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巖谷有些嘲弄的說。

「不過我還是介紹一下。這位是公司的大客戶,芳本先生,雖年輕但非常能幹,而這位是以前的社長秘書,寺田貴子。」

「早就聽說貴公司的前任秘書是個大美人,真是名不虛傳!」芳本雙眼直盯著貴子,貴子羞愧不已。

「嘿!在美男子面前還是會害羞呀!」巖谷調侃的說著。

「真卑鄙,我們不是說好了嗎?」貴子皺著眉頭瞪著巖谷道。

「還不都是為了錢,只好讓他參加了!」

「卑鄙!」

「都這要模樣了,還有什麼好怨的!」

「。。。」貴子紅著臉,無奈地低下頭。

「放輕鬆,否則待會兒會有你好受的。」巖谷說著把椅子旁邊的手轉了一下。

「呀!」椅子整個向後倒下。

「你。。你做什麼?」

「讓你爽個夠,別亂動!」

椅子向後倒下呈現九十度,變成了床,仰躺雖比坐著舒服,但自己的眼睛卻看不見了下體,由於椅面被挖空,就像躺在婦產科的診療台上,屁股整個暴露得出來。兩個男人的眼睛不必刻意偷看,就很清楚地看到陰毛下麵粉嫩的陰唇。

「怎麼樣?大美人的陰戶風光!」芳本眼睛連眨也不眨的看著。

「真是太棒了,無可言比的性感!」

「來吧!請慢慢的享用,我只用上半身就好了!」

巖谷識趣的繞到另一邊,芳本一邊吞著口水,一邊撫摸著向左右分開的大腿內側。

「啊。。啊。。」貴子立刻發出反應,在這樣的角度,貴子更加的敏感。

「拜託!幫我解開繩子!」貴子羞紅著臉哀求著。

「別害臊了,馬上你就會爽得飛上天,來吧!我們三個一起快活!」巖谷說著彎下身把嘴蓋上貴子的嘴唇。

「不要!」貴子很快的避開。

巖谷不慌不忙得說:「算了!反正你也跑不掉!」

說完開始從貴子的粉頸一路往耳朵、嘴巴吻去,此時下體最敏感的部份已經被芳本的手指和舌頭佔領。芳本原以為女人的性器是很污穢的部位,但一看到貴子白似雪、粉似花的陰純和大腿早已目眩神迷,不能控制了。先是把嘴唇印在半開的陰唇上。

「嗚。。」突然貴子的下體輕輕的顫抖的,混合著肥皂和女體體臭的氣味刺激芳本全身的感官,舌頭再由陰唇的下方往上舔。

「啊。。」貴子發出呻吟,只是來回舔了兩三次,貴子的身體隨著輕抖,不斷地流出淫水。(不要!)貴子愕然於自己的敏感,拚命地想擺脫。但芳本的手指卻像在嘲笑貴子般輕輕地揉著,把裂縫更加擴大,用舌頭舔向內側小小的門扉。

「啊。。嗚。。」

貴子在甜美的官能刺激之下,不斷湧出新的淫汁,芳本更用中指整個伸進裂縫中,並且揉開內側的花瓣,就好像一層層剝掉貴子的羞恥感。芳本一面吸著滴下來的淫水,一面用嘴按住整個陰唇用力的吸吮。

「啊。。嗚。。」

貴子下體不由自主的挺向芳本,而芳本本身也即將進入朦朧的狀態,接著舌尖再向性感的陰蒂滑去。

「啊。。啊。。」

陰蒂早已被淫水浸濕透,直直的挺立著,芳本永鼻尖頂著,再將舌頭滑進開口。

「啊。。」

貴子下體起了一陣痙攣,舌尖的愛撫閉手指和按摩器更能觸及女人最敏銳的性感地帶。貴子已經完全的墜入貪婪的深淵。

「受不了了吧!」巖谷在貴子的耳邊挑逗著,一邊用手捏住突出在繩子外的乳頭。

「來吧!我再用舌頭為你服務。」

貴子在感官的刺激下,突然忘卻理性,對著巖谷的嘴唇正要吻下去,突然間又再度清醒的叫著:「不。。不要!」

「別勉強自己,眼睛是不會騙人的呀!來嘛!」巖谷揶揄著,吻著乳頭。

「好吧!只好讓你再常常這個!」巖谷拿出兩隻人工雞巴。

「嘿!這個你一定喜歡!」

貴子愣住了,這兩支比先前貞操帶上的還要大一圈,連血管都做上去的假雞巴,被巖谷拿著摩擦著貴子的臉頰,巖谷隨後把春藥塗上去。遞給芳本粗的一根。

「這個進得去嗎?」芳本看著貴子的陰道有點懷疑。

「嘿!別擔心,剛開始會緊一點,馬上就會習慣了,而且我們若不讓她習慣大的可不行呀!哈。。」

「哈。。。。。原來如此!」

兩個人好像在談著什麼秘密交換著詭異的眼神,芳本把假雞巴抵著濕潤的陰道,和那處處可憐的陰唇相比,實在大得可以。正當芳本用力慢慢的插下去時,陰唇竟真的吸了進去。

「啊。。。。。」

貴子發出呻吟身子大大後仰,雖然不至於疼痛,但仍有些不適,隨著雞巴的抵達體內最內部後,慢慢地抽動時。。。。。

「啊。。。。。啊。。。。。」

在強烈衝擊的快感下,貴子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雖然有人說不一定大才好,但那是不實的,越是大越有滿足感,抽動時摩擦著陰唇的強得也越大,當然滋味也不同。

「啊。。。。啊。。。。。。。」貴子的理性完全被巨大的雞巴所抹滅。

「真不是蓋的!」巖谷看著也難置信起來。

「就這樣讓她結束吧!」芳本也陶醉在自己的征服感中,操縱著巨大的雞巴。

「不!還是你用你的雞巴讓她升天吧!不過要先從後面的洞玩一玩。」

「對!」芳本有點可惜地抽出巨物,拿起較小的雞巴抵住陰道後面的洞口。

「啊。。。。」雖然小但仍比一般男性的雞巴還要大,一旦插進後面的屁眼。。。。

「啊。。。。」

塗了春藥的假雞巴傳來一陣搔癢,貴子體內傳來一陣直達腦門的快感,此時剛才的龐然巨物又再次進入了前面的陰道口。

「啊。。。。。啊。。。。。」

貴子完全喪失理性,拚命的挺出下體去迎接巨物,芳本相互抽送雙手中大小兩個雞巴,而巖谷仍仔細的揉捏著巨大乳房。

「來!快吻我,我讓你爽!」貴子完全自動的迎上巖谷的唇,用力地吸吮著。

「喂!我要玩真的了!」

「隨便!」

「高貴的女秘書竟然色得可以!」

「還說呢!都是你害的!」貴子妖媚地瞪著巖谷,嫵媚得直讓巖谷不能自持。

「不過,我可沒有料到你會這麼愛搞呢,看這麼地濕,你原本就是個騷貨!」

巖谷故意露骨的說著下流的話刺激著貴子。

「來!快說真話,否則不饒你!」

「嗚。。。真討厭!」貴子半怒半嗔的瞪著巖谷,然後輕聲道:

「貴子喜歡,好喜歡做愛!」

「真的?」

「是呀!太喜歡了!」

「想搞嗎?」

「嗯!快點!快進來呀!」貴子被慾念催促著發自內心地哀求著。

「馬上就來了,我們兩個一起伺候你!」

在貴子兩旁,巖谷和芳本脫下褲子站著。

「我先上!」巖谷說把自己怒張的雞巴塞進貴子的口中。

「喔!哦。。。。。。哦。。。。。。」

貴子含著雞巴立刻一股甜蜜的快感直衝腦門,幾令陶醉得麻痺了!貴子被如火燒般的慾念驅使著忘我地舔弄著,,用力吞食著幾乎深進喉嚨。

「輪到你了!」

巖谷抽出雞巴,對面的芳本立刻把自己的雞巴也塞進貴子的口中,畢竟年輕,芳本的雞巴硬度更大,讓貴子一面呻吟一面含在口中。

此時貴子深刻體會到做愛不一定雙方要有愛情,只要激起官能刺激誰都可以是做愛的對象,畢竟雖然純粹、直接的就是男的想進入女的裡面,而女的渴望接受男的到自己體內,就是要挑選做愛的對象反而是不純的事情。

貴子一面交互舔著、含著巖谷和芳本的雞巴,一面想著這樣的事情,事實上現在的貴子早已不在乎對手是誰了,只要是強壯、堅挺的男性雞巴就可以,而且希望能更久更深地一直舔、一直含下去。

「喂!想要誰的雞巴呀?」巖谷問道。

「隨便啦!快點就好!」貴子喘息著說道。

「這可不行,要說清楚點,來!再嘗一嚇!」

巖谷說完再度把自己的雞巴塞進貴子的口中,貴子舔了幾下,再換成芳本的,貴子體內的慾望更為高漲。

「怎麼?可以決定了吧!」貴子面前兩個雞巴直挺挺立著。

「哦。。。。。。哦。。。。。」

貴子左右舔著,快感已經侵入大腦深處,男人們更用雞巴不斷地碰著貴子的鼻尖、下顎,且輕輕地拍打著臉,貴子從內心永起了渴求。

「快呀!選誰的雞巴呀!」

「哦!」貴子不再遲疑,看向芳本。

「芳本!快。。。。。快來呀。。。。。」貴子充滿色慾的聲音和表情讓芳本直吞口水。

「啊。。。。。當然!太榮幸了!我這就來!」說完看了巖谷一眼。

「對不起!我先上了!」

「快請,今夜就是招待你這位貴賓!」

芳本把沾滿唾液的雞巴對準貴子粉紅色的裂縫,插了進去,一時間芳本似乎覺得自己馬上就完完了,趕緊拚命的忍著。

抽動一旦開始,貴子忍不住從口中洩出歡愉的呻吟,雖然比剛才的假雞巴小了很多,但是因為它是真正的男性雞巴,有自然的熱度,因此更能激起體內的慾望和快感。(啊。。。。。受不了了。。。。。)貴子此時才明白,自己其實是多麼愛男人的這根東西,盡情地迎接上去,只希望一直被抽插一直放在裡面。

這時巖谷把自己的雞巴塞進了貴子的口中。一人從下面攻擊,一人從上面,同時被兩個男人夾擊的貴子也覺得萬分地淫蕩,全身異樣的灼熱。貴子感到頭昏目眩,雖然如此卻捨不得要任何一方停止。

「啊。。。。哦。。。。。」

我住貴子的細腰激烈抽動的芳本口中發出叫聲,強烈的快感所引起的顫抖貫穿四肢,抽插的雞巴湧出熱熱的液體,此時貴子感覺到肉體幾乎融化的高潮襲來。

「呀。。。。。。啊。。。。。。喔。。。。」

巖谷也同時爆發了,貴子體內同時被兩個男人注入了熱滾滾的精液,當兩個人的雞巴抽離時,貴子仍舊沈醉在高潮的餘韻中,歡喜地飲泣著。

貴子走出了洗澡間,坐在化妝台前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一幕幕情景,此時電話響了,另一頭傳來幸田的聲音。

「我是幸田!」

「呀!」貴子訝異在這段時間內沒有想到幸田。

「好久不見,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見你,今晚方便嗎?」

貴子拿著話筒想起前一陣子和幸田出遊,在最後一刻幸田失敗而返的事情,貴子想著或許應該在給他一次機會。

「不曉得是什麼事情?」

「電話中不方便說,總之很重要,我自己花了好長的時間才做下決定!」

「那。。。。。」此時門鈴響了。

「怎麼樣?」

「我今晚沒有空呀!」

「那。。。。。明晚吧!」

「好吧!」

「我明天再打電話給你!」

「再見!」貴子放下話筒,走向大門。大田帶著貴子來到咖啡屋與巖谷會面。

「今天怎麼樣呀?有沒有想我們呀?」巖谷色瞇瞇的瞧著貴子。

「把這個到廁所去換上!」巖谷遞給貴子一個紙袋。

「這是貞操帶的鑰匙,去打開,然後穿上紙袋內的衣服。」

「你們打算作什麼?」貴子不解的問道。

「待會兒芳本會來,上回多虧你才和芳本做上生意,這回還要靠你了!」

貴子起身到廁所換上一件胸口挖得超低,而且背後露到腰際的黑色迷你連身裙,更凸顯貴子傲人的身材。

「哇!真是太迷人了!」巖谷和大田連連發出驚呼!

「這回芳本該滿足了吧!」走出咖啡廳,三人坐上計程車。

「聽好,這是最重要的一刻,不管如何都要取悅芳本,要是芳本不滿意,我們也不會放過你的!」

巖谷和大田坐在貴子的兩旁,巖谷威脅地說。

「你婆婆大概還不知道你的事,不想暴露的話,就乖乖地聽話。」

「我知道了啦!」貴子提高聲音回答。

「這我就放心了!」

下了車,大田先走了。巖谷拉著貴子進了一間俱樂部。這是一間可以吃飯、跳舞的夜間俱樂部。巖谷和貴子找了一張桌子坐下不久,芳本帶著兩個高大的黑人走來。

「讓你們久等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公司的主任彼得,那位是他的朋友威爾先生。」

芳本再把貴子和巖谷介紹了一下。

「這位是我的秘書貴子小姐,今晚負責招待你們!」

兩個黑人不禁對看了一眼道:

「哇!太棒了,你好!貴子小姐!」

以流暢的日文打著招呼,同時伸出漆黑的雙手握向貴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