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月是個還在讀大學的女孩,自從半年前她認識了她的主人,就傾心於SM,並心甘情願的做了主人的寵物。每週週末,月月都會在主人家度過那消魂的兩天三夜。

週五放學後,月月同往常一樣來到主人家。「主人,我回來了。月月想死主人了。」

月月找遍各個房間都沒看到主人的影子,看來主人還沒回來。月月有些失望,她來到衣櫃前,櫃門虛掩。

「主人說,小母狗是不應該穿衣服的。」月月輕聲說道。

她慢慢脫掉身上的衣服。然後把脫下來的衣服疊好放進衣櫃。又從衣櫃裡取出這幾天要穿的裝備。月月仔細檢查了一遍堆在地下的裝備,確定沒有漏掉什麼後用力把櫃門關上。櫃門裝有暗鎖,關上後除非主人用鑰匙打開,否則別想再拿出任何東西。而月月如果沒有穿齊裝備,就會被主人嚴厲的懲罰。

「開始吧,像以前主人教我的那樣。」月月紅著臉:「本周的快樂時光開始了!首先是這條人造尾巴,每隻狗狗都有尾巴,我也不能例外。」

人造尾巴的前端是肛塞型按摩棒,可以卡在肛門裡使尾巴不能輕易被拔出來,還可以通過不停的震盪使佩帶者產生強烈的快感。後面是毛茸茸的假尾巴。月月拿起那條人造尾巴仔細看了看,今天主人似乎專門選了個大號的,按摩棒的直徑要比平時用的大一圈。

月月無奈的搖搖頭,她先把按摩棒的頭勉強含進嘴裡用唾液潤滑,然後咬著牙忍著疼把按摩棒一點點塞進自己的肛門。

「好疼!」月月流出幾滴眼淚,按摩棒總算順利的塞進肛門卡在肛門內側。

月月打開開關,按摩棒在她肛門裡快速震動起來,體外的尾巴隨之輕微擺動。

「恩……」月月低聲呻吟著。她知道,開關一旦打開,除非電池沒電或者主人用遙控器關掉否則按摩棒是不會停下的。月月像只母狗一樣趴在地上,小穴濕潤起來。月月忍著快感又拿起一顆跳蛋塞進自己的小穴,打開開關。小穴受到跳蛋和從肛門裡按摩棒傳來的雙重刺激,快感源源不斷。月月的呻吟聲更大了,小穴成了名副其實的水簾洞。月月用手指沾了些淫水送進嘴裡,仔細品嚐自己淫水的味道,滿意的點點頭。

裝完尾巴和跳蛋,月月又拿起一個項圈,項圈的正面刻著「狗奴」字樣,背面寫著她的名字「月月」。上面還掛著個鈴鐺,稍微動動鈴鐺就會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月月熟練的把項圈帶在脖子上,用小掛鎖鎖住。然後跪在地上,讓項圈上的鐵鏈從她乳溝垂下。她閉上眼睛,感受著鐵鏈的冰冷和下體的快感。直到鐵鏈有了她的體溫才睜開眼睛。小穴流出的淫水已經在地上形成一個小水窪。月月的臉微紅著「我怎麼會喜歡這個?」她搖搖頭,鈴鐺叮叮噹噹的響起來。

月月又拿起下一件要裝備的工具。這是個能限制她行動,使她只能跪著或爬行的工具,叫束縛鏈。束縛鏈的中間是一個鐵環,向四方分出四條很短的鐵鏈,用來鎖住她的四肢。鎖腳的鐵鏈分為兩部分,前面鎖在膝蓋處,後面鎖在腳腕上。

鎖好後她每條腿都呈V 型,迫使她爬行時只能用手和膝蓋支撐身體。月月簡直愛死這件工具,它不但可以最大限度的限制月月的自由,而且每次爬行後膝蓋都會又酸又疼,月月愛死那種感覺了。

鎖好束縛鏈後,月月又拿起剩下的兩個跳蛋用膠布粘在自己的乳頭處,打開跳蛋的開關。月月低頭用舌頭把小穴下的那灘淫水舔進嘴裡,然後咬住骨頭型口塞,把口塞的帶子拉到腦後鎖緊。

現在的月月嘴裡叼著肉骨頭,身後拖著毛茸茸的尾巴在地上爬行,看起來更像只母狗。她艱難的爬到門口,把項圈上鐵鏈的另一頭鎖在門口的鞋架上。她現在要做的只是趴在門口等主人回來。因為所有的鑰匙都在主人身上,如果主人不回來,她就只能一直帶著這些裝備被鎖在門口的鞋架旁了。

月月四肢蜷縮趴在地上,忍受著強烈的快感昏昏沉沉的度過了幾個小時。

終於,她聽見熟悉的腳步聲,主人回來了。月月勉強爬起來,跪在地上,低著頭只敢看主人的鞋。

主人笑著看著她,先用鑰匙打開口塞的鎖,把肉骨頭從她嘴裡拿出來。

月月嚥下幾口唾液,潤了潤自己的嗓子。「主人!汪!汪汪!汪汪!」月月輕輕的叫了幾聲。

「真乖,月月,等了很久了吧。」主人邊脫鞋邊問。

「汪!」月月清脆的叫了一聲。這是主人和她的約定,當主人問那種可以用是否來回答的問題時,月月叫一聲表示是,叫兩聲表示不是。主人滿意的拍了拍月月的頭。

月月把頭低下去,鼻子湊到主人的腳旁,貪婪的嗅著主人襪子的味道。

主人笑著問:「小母狗,主人的腳臭不臭呀?」

「汪汪!」月月叫了兩聲。主人狠狠的在月月屁股上打了幾巴掌:「小母狗,你什麼時候學會說謊了?再問你一次,你要如實回答。」

月月很委屈的叫了一聲「汪!」事實上,主人的腳的確很臭,不過月月已經習慣了這種味道,所以在她看來那是一種享受。

主人滿意的點點頭:「小母狗,把主人的拖鞋叼來。」

月月聽話的用嘴把拖鞋從鞋架上叼下來放到主人腳旁。主人穿上拖鞋打開鎖在鞋架上的鐵鏈,牽著月月向客廳走去。

到了客廳,主人做在沙發上,月月蹲到主人腳旁,又把鼻子湊進主人的腳聞主人襪子的味道。

主人吩咐:「月月,幫主人把襪子脫掉吧。」

「汪!」月月爬起來答應一聲,用牙齒咬著襪尖慢慢把主人的襪子拉下來。

接著,她又跪到主人面前:「主人,月月來幫你洗腳吧!」

主人微微點點頭。

月月趕緊低下頭,伸出舌頭賣力的在主人腳上舔起來。最後還把主人的腳指頭一個一個含在嘴裡吮吸乾淨。然後意由為盡的跪在主人腳邊用舌頭舔著嘴唇。

主人拉緊鏈子,狠狠的踢了月月一腳:「小母狗,你偷懶呀。怎麼不給主人擦清潔液。」

月月這才想起來,她再次爬到主人腳旁,改成蹲姿,將陰部貼在主人一隻腳的腳面上來回摩擦,讓自己的淫水沾到主人的腳面上,接著又換另一隻腳。然後她趴在地上,陰部對著主人,讓主人用腳掌蹭她的陰部,將腳趾伸進她的洞洞。

直到主人的腳掌和腳趾上也沾滿她的淫水,月月才重新爬到主人腳邊再次伸出舌頭把主人的腳舔了一遍,將主人腳上沾的淫水舔了個精光。月月知道,主人很喜歡這樣玩她的淫穴,主人把沾淫水的過程叫擦清潔液,把月月用舌頭舔的過程叫做洗腳。月月也很喜歡被主人這麼玩,她在家的時候每天最少會這樣幫主人洗一次腳。

「主人!」月月仰起頭撒嬌的對主人說:「月月想要了,你看月月流了這麼多水水……」

主人笑了笑:「小母狗,主人還沒有吃飯呢,等吃完飯再滿足你吧。」

主人把月月抱到懷裡,月月趴在主人懷裡搖動著身體,撒嬌的說:「不要,主人,月月受不了了。請主人先享用月月的身體吧,求您了。」

「好吧,看來今天主人只能餓著了。」主人苦笑著搖搖頭。

主人把月月抱進臥室,仰面朝天放在床上。然後把她束縛鏈手上剩餘的鐵鏈鎖在床頭。又從她陰道裡拿出那顆沾滿淫水的跳蛋,乳頭上粘著的那兩顆也被取下來。由於束縛鏈的緣故,月月的雙手被鎖在床頭連帶使她的雙腿蜷縮膝蓋朝天,她感覺很不舒服。但是當主人的大肉棒插入她的淫穴後,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就被快感淹沒了。

「啊!主人,汪汪汪汪,主人,汪汪,小狗狗好舒服呀。啊,主人,求求你,插死狗狗吧,汪汪……」月月邊呻吟邊汪汪的叫著。

主人沒答話,只顧低頭只顧猛幹月月的騷穴,手慢慢從月月的腰部移到她的雙乳上用力揉捏,直到精液噴撒在月月的陰道裡才停手。

月月緊閉雙眼,小嘴微張喘著粗氣,渾身香汗淋漓。主人趴到月月的身上。

輕輕親著月月的臉。「看來今天只能被鎖成這樣睡了。」月月心裡想。

她的乳房被主人的胸膛壓扁,主人軟了的肉棒還塞在她的陰道裡。月月她很喜歡這種姿勢,她和主人是如此貼近,簡直和主人融為了一體。她可以聞到主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男人的汗味,而她現在只有聞著主人的汗味才會睡的安穩。

第二天早上,月月在強烈的便意中醒來。從昨晚到現在她都還沒排泄過。肛塞按摩棒的電池由於電量不足只是微微震盪著。

主人趴在她的身上睡的很香。

月月扭動幾下身子,除了鐵鏈和項圈的鈴鐺發出清脆的響聲之外沒有什麼效果。月月用舌頭舔著主人的臉輕聲的叫著「主人,主人……」她期盼主人快點醒來。

主人抬起頭睡眼朦朧的看著月月問:「怎麼了?小狗狗」

「狗狗想要便便。」月月臉紅紅的回答。

「哦。」主人從月月身上爬起來,卻沒去開她手銬的鎖,而是伏下身子,把嘴湊到月月的乳房前,用舌頭舔她的乳房,用牙齒輕輕咬住月月的乳頭向上拉。

弄的月月舒服的低聲呻吟著,下面的洞洞又濕潤起來。弄了一會,主人把大肉棒對準月月的洞洞,用力插進去。像昨晚那樣狠狠的幹月月的淫穴。

「嗯,嗯,啊,啊……」月月被鎖在床頭的雙手握成拳頭,淫叫著,不停扭動自己的身子,享受著主人帶給她的快感。主人將濃密的精液射在她的陰道深處,又趴回到月月身上親吻她的小嘴。

月月一邊和主人接吻,一邊斷斷續續的說:「主人……求求你……

讓月月懷孕吧。月月……想給……主人生只小母狗……一起供主人玩樂。「

主人把月月摟到懷裡「好乖乖,那主人今後就更頻繁的性愛,要你給主人生隻小母狗玩。」

「嗯!」月月幸福的笑著,主動去親主人的嘴,還把舌頭伸進主人的嘴裡要主人品嚐。

主人又歇了會,才打開月月手銬的鎖,把她抱下床放在地上,牽她去陽台。

那是月月的專用廁所,月月的大小便都在那解決。陽台沒被封起來,如果有人稍微留意一下,就會看到陽台上的情況。

月月很喜歡那種既怕被人看到又想被人看到的矛盾心理。記得第一次被主人強行帶到陽台排泄時,月月說什麼也不肯進陽台。直到主人威脅說如果她不聽話就把她這樣趕出屋外她才屈服。

現在,她已經能很坦然的被主人牽去那裡排泄了。到了陽台,月月主動蹲在馬桶上。主人把人造尾巴拔掉後,她的大便就噴射出來。過了一會,月月紅著臉低聲對主人說:「主人,狗狗排泄完了。」

主人走過去,用廁紙幫她擦乾淨屁股,沖水。然後問她:「要不要小便?」

月月點點頭:「汪!」

主人拍拍她的腦袋:「那就快點吧。」

月月向前爬了爬,然後像狗狗一樣伸起一條腿,陰部射出一道水柱,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落進馬桶。這個動作月月練了很久,為了練好這個,她不知道挨了主人多少鞭子。

排泄完,主人帶月月去浴室,把她放進空浴缸,用水管沖刷她的身體,冰冷的水柱把她的全身沖的通紅。主人還故意把水管對準月月的陰部噴,月月很想躲避卻又不敢,只能蹲在那忍著,嘴裡不斷發出尖叫聲和淫叫聲。

主人把她的身體洗乾淨後,又拿灌腸器給她灌腸,清理身體內部。主人每次向月月肛門裡灌進500CC 清水,直到月月排泄出來的也是清水才停止,今天一共灌了六次。主人滿意的點點頭「嗯,現在內外都乾淨了。」然後用毛巾幫月月擦乾身體,把一條新的人造尾巴塞進她的肛門打開開關。然後牽她去飯廳。

主人把月月鎖在飯桌下,自己簡單做了些飯菜,把飯菜混在一起倒在月月身旁的盤子裡,另一些放在桌子上自己享用。月月趴在地上只用嘴把盆裡的飯菜吃光,然後用舌頭舔乾淨掛在臉上的飯粒,抬起頭望著主人,一副沒有吃飽的樣子。

「沒有吃飽?」主人低頭看著她。

「汪!」月月叫了一聲。

「那來吃主人的棒棒吧!」主人指了指自己的大肉棒。

「汪!」月月撲過來,把主人的肉棒含進嘴裡,幫主人口交。主人吃完飯的同時她也把主人精液都吸出來了。月月把主人的精液統統吞進肚子,又用舌頭幫主人清理乾淨龜頭。然後跪在地上,一副意由為盡的樣子。

「小騷狗!」主人罵了一句,然後把三個跳蛋扔在地上「像昨天那樣帶好。」

月月順從的揀起跳蛋,將一個塞進陰道。另兩個用膠布粘在乳房上,打開開關。「啊!」強烈的快感使她倒在地上左右翻滾。

主人用腳踩住她的乳房,嚴厲的說「小賤狗,快點起來,你看你像什麼樣子。」

「對不起,主人。」月月趕緊忍著快感恢復跪姿。

主人給月月帶上骨頭型的口塞,把她牽到狗籠旁,示意月月爬進去。月月順從的爬進狗籠子蜷縮著身子趴在裡面。主人關好籠門用小鎖鎖住,對月月說:「乖狗狗,主人去購物,你乖乖在家等我。」

月月點點頭。主人把按摩棒和跳蛋的速度調到最大,然後出去了。「嗚……」

月月咬著骨頭不能叫出來,但是強烈的震動瞬間要她達到了高潮,而高潮過後就是無盡的折磨。月月蜷縮在籠子裡,享受著按摩棒和跳蛋帶給她的快感和痛苦,她感覺自己一會升上了天堂一會又落進了地獄。她的意識漸漸模糊,最後昏迷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月月在又一次強烈的高潮中醒來。她看看外面,已經是黃昏了。「我已經昏睡了一整天?」月月感覺下體處濕濕的。原來她在昏迷中被按摩棒和跳蛋搞到失禁。月月痛苦的搖搖頭,她很想活動活動身體,可籠子實在太小了,她一動也不能動。「主人,求求你快點回來吧。」月月默默的祈禱,按摩棒和跳蛋依舊不停帶她在天堂與地獄之間徘徊。

主人終於回來了,月月用哀求的眼光看著主人。主人看了看她下體的那灘水,笑著打開籠子,把月月牽出來。

「被搞到失禁?」主人問。

月月害羞的點點頭。主人將月月嘴上的骨頭口塞拿出來。「狗狗,餓了麼?」

主人問。

「汪!」月月叫了一聲,她的手腳在不停顫抖:「主人,求求你把按摩棒和跳蛋關了吧,小狗狗已經被搞了一天,快受不了了。」

「好吧。」主人把月月陰道和乳房的跳蛋關掉拿出來,又把肛門裡的按摩棒也關掉。

「謝謝主人!」月月感激的快哭了。然後主人把月月牽去浴室,用水管幫她沖洗沾滿尿水的陰部。

「恩……」月月輕輕的叫著,閉著眼睛感受著水流衝擊陰部帶給她的快感。

陰部沖洗乾淨後主人又把她牽回客廳,在她的盤子裡放了些狗餅乾。月月低下頭去吃那些狗餅乾。吃完以後,她舔了舔嘴唇,主動爬到主人腳下聞主人襪子的味道,然後用嘴幫主人把襪子脫掉,用舌頭和陰部幫主人洗腳。

主人一邊享受一邊對月月說:「月月,今天晚上帶你出去散步吧。」

月月停了下來,驚恐的望著主人:「不要,主人,求求您,雖然是晚上,可還是會有很多人的,月月怕。」

「你是怕被人認出來麼?不用怕,給你帶上這個面具,別人就認不出你了。」

主人拿出個面具給月月看,這個面具可以鎖在頭上把月月的臉全遮起來。

月月不再說話,紅著臉低下頭繼續幫主人洗腳。其實她的內心也很渴望被人看到自己做狗的樣子。

晚上六點多,主人把面具鎖在月月頭上,又把鎖在腳踝和膝蓋間的鐵鏈放開。

牽著月月去散步。

路上,所有人都用詫異的眼光望著他們,但更多的男人卻投來羨慕和嫉妒的眼光。雖然這次主人只開了按摩棒的開關,可月月卻感覺到自己的淫水在不停流出來滴在地上。起先她不敢看路上的行人,只是低著頭跟著主人爬。後來她發現周圍的景物很熟悉,於是抬起頭望望四周,這裡竟然是學校的附近,主人要把她牽到學校去。月月猶豫了一下,想停下來。可是主人卻狠狠的拉了一下項圈,強行拉她繼續前進。

終於,月月被主人牽進了校園。來到操場上。很快,操場上圍滿了人,多數是男生。大家都好奇的看著她。月月看到那麼多同學校友,嚇的忙把頭低下去,生怕有人認出她來。

「月月,換成蹲姿,雙腿分開,手舉在胸前,把你迷人的洞洞露出來給大家瞧瞧。」

月月感覺到臉在發燒,可還是按主人的吩咐做了,在這麼多同學面前露出濕的一塌糊塗的洞洞,真是羞死人了。可現在越害羞月月越覺得刺激,越刺激就越有快感。月月的手腳又開始抖起來。

主人看了看月月,輕聲問:「想要了麼?」

月月點點頭。

主人給了月月一個耳光「怎麼出來就忘記規矩了?」

「汪!」月月叫了一聲。

主人滿意的點點頭,在眾人羨慕的目光里拉開自己的拉練,把大肉棒拿出來塞進月月的嘴裡。情慾已經使月月失去了自我,她開始不顧一切的舔、吮吸主人的肉棒。在她看來,那是最美味的食品。過了一會,主人把濃濃的精液射在月月的嘴裡並命令她吃下去。然後牽著她向女生寢室樓走去。

在女寢樓前,月月看到她同寢的小蘭剛外出回來。

月月想躲在主人身後,主人蹲下來輕聲問她:「是你的室友?」

月月害羞的點點頭:「汪!」

「去幫她舔鞋!」主人微笑著站起來,放開手裡的鐵鏈。

月月順從的爬到小蘭身邊,伸出舌頭舔小蘭的紅色高跟鞋。

小蘭剛開始很詫異,可馬上就鎮定下來,還蹲下去輕輕拍著月月的頭說:「好狗狗,幫我舔乾淨點。」

主人趁機走過去和小蘭搭訕。這時,月月的另兩個同寢優優和美倩在窗前看到也跑下樓來,三個人圍著月月又摸又捏,輪流讓月月幫她們舔鞋。

「這是你的狗?」優優問主人。

主人點點頭。

「她真漂亮!」優優讚美到。

「而且很乖很聽話呢!」小蘭補充道。

突然,美倩說:「你們發現沒有,她的身材特別像月月。月月,你們看,她項圈上的名字也和月月一樣呀。」

三個女孩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蹲在月月旁邊仔細研究開來。月月聽了美倩的話,嚇得一動都不敢動,生怕被她們發現自己就是月月。她羞的無地自容,很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你能不能把她的面具拿下來給我們看看她的真面目呀?」

小蘭問主人。

主人搖搖頭:「不行,你們喜歡這隻狗狗麼?」主人問她們三個。

她們三個點點頭,齊聲回答:「喜歡!」

「那我邀請你們三個明天去我家,我們一起訓練這隻母狗吧。」主人把一張名片遞給小蘭。

「好,我們一定去。」小蘭回答:「小母狗,明天見。到時候給你帶肉骨頭吃。」小蘭說完就和優優,美倩上樓去了。

主人看了看手錶,快要八點了。於是牽著月月回家去了。

回到家裡,主人重新把月月腳踝和膝蓋的鎖鏈鎖上,然後把月月的面具摘下來。月月跪在主人面前:「主人,明天真的要讓小蘭她們來調教我麼?」

主人點點頭:「怎麼?月月不喜歡麼?」

「不是……只是……只是……月月怕!」

主人把月月抱在懷裡:「有主人在你身邊,不用怕的。」

月月點點頭,親暱的伸出舌頭舔主人的臉。

主人揉捏著月月的乳房,把月月的舌頭吸進自己嘴裡慢慢品嚐。品嚐了好一會,主人才把月月的舌頭放開:「月月,今天要怎麼睡?」

「恩……主人,昨天您趴在我身上睡,今天我可不可以趴在您身上睡呀?」

「可以的。」主人說著把月月抱上床去。然後自己脫光衣服仰面躺在床上。

月月先用嘴含住主人的大肉棒把它舔硬。然後自己爬到主人的身上,把洞洞對準主人的大肉棒,慢慢坐下去。然後上下動著身體,淫叫著。直到主人的精液射在她的陰道裡,月月才癱軟的倒下去,趴在主人身上。主人軟了的肉棒卻沒從月月的陰道裡拔出來,月月用被手銬鎖著的手抱住主人的脖子,將自己的乳房緊貼在主人的胸膛上壓扁。又把鼻子貼在主人的胸膛上聞著主人身上的汗味,不一會就睡著了。

第二天上午,主人醒來後又把月月的淫穴狠狠幹了一次,然後兩個人相擁著昏昏沉沉睡到中午。

主人的手機響了,是小蘭打來的,詢問主人怎麼去他家裡。主人告訴他們半個小時以後開車去學校接她們三個。掛掉電話,主人把月月牽去清洗,然後要她排泄。最後給她帶上面具關進籠子。

「小母狗,乖乖等主人接你的室友們回來。」

「汪!」月月不情願的叫了一聲。

一個小時後,主人帶著小蘭、優優和美倩回到了家。一進屋,三個女孩就跑到籠子前圍著月月大呼小叫。「我們可以把她牽出來麼?」優優問主人。

主人點點頭:「當然可以了。」

優優打開籠子門,拉著月月的項圈把她牽出來。三個女孩在月月的身上亂摸起來。「快看快看,她的洞洞流了好多水。」

月月羞的低下頭。

「啊!她的乳房好大呀。」美倩用手使勁捏月月的乳房。

「啊!」月月疼的大聲叫,突然看到主人在狠狠的瞪著她,趕緊改口「汪汪……汪汪……」的叫著。

「呵呵,這個小狗狗真有趣。」小蘭用手撫摩著月月光滑的背部。

月月習慣性的把頭低下去,聞美倩的襪子。她已經被主人訓練的見到襪子就忍不住去聞了。美倩吃驚的把腳向後一縮。

主人笑著走過來:「不用怕,這隻狗狗很喜歡聞別人的襪子。」說著把腳伸過去。

月月馬上把鼻子湊到主人的襪子上,使勁的聞起來,還不時的伸出舌頭舔一舔。把三個女孩看的目瞪口呆。

「怎麼樣?想不想試試?很有意思的。」主人問小蘭她們。

三個女孩使勁的點點頭。「那我們來玩聞襪子猜人的遊戲吧。小狗狗,我會先讓你聞一遍我們的襪子,你要記住我們襪子的味道。然後我會把你的眼睛蒙上讓你聞,要你猜是誰。明白了麼?如果你猜錯了,哼哼……」主人陰險的笑著。

「汪!」月月叫了一聲。

主人微笑著拍拍月月的腦袋,然後和小蘭、優優、美倩並排坐在沙發上,要月月挨個聞了一遍他們的襪子。

然後主人用一雙厚的黑色絲襪蒙住月月的眼睛,四個人換了座位,然後要月月爬過來,開始聞襪子的氣味。

月月把鼻子湊在第一雙襪子上使勁的聞了一會,抬起頭來說:「是小蘭。」

「不是,我在這。」旁邊傳來小蘭的聲音。

「小母狗,你猜錯了,要被懲罰的。你們用這個去懲罰她吧。」主人把一根有很多塑料凸起的按摩棒交給優優。月月聽到主人對三個女孩說,卻看不到主人到底給了她們什麼工具來懲罰自己。直到優優把按摩棒塞進她的陰道並把開關開到最大在她陰道裡來回抽插她才知道。

「啊……恩……恩……啊……」月月淫叫著倒在地上,身體在地上扭來扭去,拚命想擺脫按摩棒的刺激。

看了一會,小蘭首先受不了了,她顧不得主人在旁邊,把自己的內褲脫下來,把裙子撩起來,坐到月月的臉上,要月月用舌頭幫她舔陰部。

美倩按住月月的被鐵鏈鎖住的手腳,用舌頭舔月月的乳房。優優則繼續把按摩棒拔出來插進去,享受著虐待別人的快感。三個人輪換著坐到月月臉上要她用舌頭幫她們舔陰部,直到三個人都得到了滿足才放過月月。

月月全身無力的躺在地上喘著粗氣。

主人走了過來,問三個女孩:「還想玩麼?我這有這種女同性戀者用的穿戴式雙頭按摩棒,保證你們很舒服。」

三個女孩躍躍欲試。

月月躺在地上聽見主人的話,掙扎著爬起來,嘴裡叫著:「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意思是說:「主人,不要!」

三個女孩問主人:「小母狗在叫什麼?」

主人微笑著回答說:「哦,她著急了,迫不及待想等你們插她的淫穴呢。」

三個女孩聽到以後迫不及待的拿起雙頭按摩棒,把一頭塞進自己的陰道,帶子系到自己的腰部。接著,三個女孩外加主人開始輪姦月月。月月被搞的四肢無力,不停的汪汪叫著,感覺自己快要被搞死了。在她神志恍惚的時候,主人突然把她的面具摘了下去。

她的臉暴露在三個女孩的面前,月月羞的滿臉通紅,被自己的同寢知道自己是這麼下賤的小母狗,以後還怎麼做人呀。

「啊!果然是月月。其實我們昨天就猜到是你了」美倩一邊用雙頭按摩棒猛插月月的淫穴,一邊大聲的說。

「我覺得這樣的月月更可愛!」優優湊過來說。

「月月週一到週五可不可以讓我們飼養呀?」小蘭湊到主人身旁問。

「嗯,那週一到週五月月就拜託你們了飼養了。」主人微笑著點點頭。

月月閉上眼睛,強迫自己不去想任何事情,像只母狗一樣只去享受按摩棒帶來的快感。她知道,以後的每天她都將做為一隻母狗,被她的室友或主人調教和玩弄。而這不是她自己一直所期盼的麼?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淫蕩的酒店領班
跟朋友交換了女友
我在KTV被同學群姦
愛穿絲襪的舅媽
合租房子的故事
別墅的秘密
妓女的不歸路
我和老公純潔的SM遊戲
精品色醫生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