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君稱得上是小家碧玉了,個子嬌小,皮膚白皙,長髮垂肩,瓜子臉,柳葉眉,丹鳳眼,胸部高聳,腰軀柔軟,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沈君喜歡穿中式上衣,特別是一件藍底白花緊身的,素雅又有丰韻,如同油畫中人。

沈君和王遠、陳鋼是同窗好友,畢業後又成了一家公司一個辦公室的同事。

陳鋼一直暗戀沈君,但沈君半年前嫁給了老實的王遠.由於夫妻不能同在一個辦公室,所以公司九樓的計算器中心只剩下陳鋼和沈君兩個人,王遠搬到南面一牆之隔的策劃部。透過磨沙玻璃,他們可以看到王遠模糊的身影。由於光線的緣故,王遠看不到他們。

陳鋼一直想得到沈君,但她對王遠感情很深,陳鋼始終沒有機會。陳鋼雖然嫉恨,但一直隱在心底,表面上對他們非常好。特別是經常在工作上照顧沈君,讓沈君非常感激。

陳鋼和沈君整日相處,沈君的一舉一動都讓他產生無限幻想。有時和沈君說話時,看著沈君一張一合的小嘴,陳鋼總是想「它上面的嘴小,下面的「嘴」應該也很小吧?」;有時站在沈君身後幫助她修改程序,透過她的領口看到若隱若現的酥胸,陳鋼就有伸進手去撫摸的衝動;有時沈君躲在屏風後換衣服,陳鋼就會想到她柔軟的腰、豐滿的臀、修長的腿,幻想她的一身白肉在自己身下掙扎的情景……

陳鋼無數次意淫沈君,但始終沒有真正下手的機會。然而,到了夏天機會還是來了。王遠的母親患病住院,王遠天天晚上在醫院陪母親.陳鋼認為這是天賜良機,他精心策劃了一個圈套。

這一天,陳鋼下班後又返回辦公室,此時麗人已去空留餘香,陳鋼歎了口氣,走到沈君計算器前。沈君業務遠不如陳鋼,平時自己負責的系統全靠陳鋼幫忙,因此,陳鋼只用了幾分鐘時間就全部搞定。然後,他溜回家,躺在床上,把自己的計劃回想了一遍,認為沒大問題,一切全看天意。

這天晚上,陳鋼沒睡好,腦海中全是沈君的柔軟嬌軀,幾次都想「打飛機」解決,但他忍住了,他要給沈君留著這「一炮」,這等了幾年的「一炮」,要盡可能多地儲存「子彈」,等著把「子彈」向沈君發射。

第二天,陳鋼按計劃請假沒來上班,躺在床上睡懶覺.不出所料,不到中午手機便響了,果然是沈君,她急切的說:「小鋼嗎?我的計算器出問題了,明天總公司要來審計,經理急死了,你能來嗎?」

「我……」

陳鋼故意裝出為難的樣子,「我在機場接親戚……」

其實陳鋼家在公司附近。

「幫幫忙啦,我實在沒辦法了。」

沈君急道。

「好吧,我一小時後到。」

放下手機,陳鋼點上一支煙,「天助我也!」

他想。他不著急,他要等沈君更著急。

下午一點,陳鋼來到公司。一進門沈君便說:「你總算來了,經理剛走,好凶啊,我怕死了。」

陳鋼胡亂答應著來到計算器前。他不想立即解決問題,他要等夜幕降臨.下午四點多,經理又來了,火冒三丈,告訴他們:「不搞完不能下班!」

沈君只好答應,而陳鋼的臉上掠過一絲笑意,心想「當然要搞完,不過不是搞計算器而是搞她。」

他偷偷看了沈君一眼:這個小女人,秀眉緊蹙,美麗的眼睛專注著屏幕,渾然不知危險臨近。

陳鋼說:「小君,看來我們要加班了,你給小遠說一聲。」

「嗯」沈君歎了口氣,轉身走了出去。陳鋼看著她一扭一扭離去的背影,心想「今晚就要剝開你的衣衫看看裡面的白肉。」

陳鋼知道王遠和沈君家在郊外,乘車要一個半小時,天晚了根本沒法回家。

過了好一會兒沈君才回來,幽幽地說:「王遠要去醫院照顧婆婆,看來今天要住女工宿舍了。」

「嗯。」

陳鋼答應著,繼續檢查著程序。

五點多了,公司要下班了。王遠跑過來,還買來晚餐、啤酒。他向陳鋼道了一聲謝,便離開了。陳鋼心想「其實我要感謝你呢,今天就讓你的嬌妻成為我的玩物。」

「謝謝你,小鋼。」

沈君突然說:「這兩年真是多虧你了,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

「別這樣說,小君,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陳鋼說.「嗯。」

沈君眼睛裡全是感激。

陳鋼避開她無邪的眼神,心想「晚上就讓你好好感謝我,也許明天你和王遠就該恨我了。」

快八點了,沈君看陳鋼一點進展也沒有就說:「小鋼,我們先吃飯吧。吃完飯我去宿舍登記要間臥室。」

「哎。」

陳鋼放下手中的工作。

王遠買的都是他倆願吃的。兩人一邊吃一邊交談,陳鋼故意說些笑話,逗得沈君花枝亂顫,陳鋼看得癡了。

沈君突然發現陳鋼的眼神有些異樣,就說:「你看什麼?」

「我……」

陳鋼說:「小君,你真好看。」

沈君的臉立即紅了,這是陳鋼第一次這麼說,她一直不瞭解陳鋼的心意。

陳鋼平時說話很隨便,沈君雖然覺得很逗,也很喜歡,但一直把陳鋼當朋友。

陳鋼瞬間清醒過來,叉開話題,執意要沈君陪他喝酒,沈君雖不會喝,但不忍心拒絕,便喝了兩杯,粉臉泛出紅暈。

飯後他們又開始工作,沈君曾經想去宿舍一趟,十點前如果不登記是不許入宿的,但陳鋼巧妙地阻止了她,直到錯過了入宿時間.晚十一點,陳鋼一聲驚呼,系統恢復正常,兩人擊掌相慶,沈君更是歡呼起來,「謝謝你小鋼,你好偉大!」

陳鋼一邊謙虛著一邊猛然想起什麼似的,「哎呀,小君,你晚上住哪裡呀?」

沈君也想起來,但也不著急:「小鋼,你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回家,至於我嘛,」

沈君一指寬大的黑色辦公桌,「就這裡吧!」

簡單收拾了一下,陳鋼走出辦公室,還叮囑沈君「插好門啊」!

「知道了。」

沈君答應著,又說了一句,「謝謝你,小鋼,陪我加班這麼晚,真不好意思。」

「以後再謝吧!」

陳鋼說了句語義雙關的話,匆匆離去。

陳鋼沒有走遠,偷偷溜進女廁。女廁有兩個隔間,陳鋼選擇了靠裡面沒有燈的一間.整個辦公大樓只有他們兩人,他認為沈君不敢到裡面這間.陳鋼踩在下水管上,頭剛好伸過隔扇,另一間女廁盡收眼底。

五六分鐘後,高跟鞋的響聲由遠及近,是沈君。沈君果然不敢到裡面這間,而是開了第一間廁所的門.陳鋼這才注意,沈君今天穿著一身深藍色的套裙,更加顯得皮膚白皙。

沈君還小心翼翼地插上門,陳鋼心中暗笑。

沈君不知道有一雙眼睛正偷看自己,今天她實在累壞了。她緩緩揭開短裙的紐扣,這件短裙是緊身的,最能體現女性的身材,但蹲坑小便的時候卻需解下。

她解下短裙,舉手掛在衣鉤上,恰好就在陳鋼臉下,嚇了陳鋼一跳,好在沈君沒發現.沈君又將長統連褲襪脫下來掛上,陳鋼立即聞到一陣清香,往下一看,沈君露出白色內褲和兩條白生生的大腿。陳鋼感覺到陽具將褲子撐了起來,索性解開褲子將它掏出來。

沈君脫下內褲,蹲了下去。美妙的曲線立即映入陳鋼的眼簾,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沈君裸露的臀部,她的屁股既較小又白皙,皮膚光滑得可以捏出水來,惹得陳鋼嚥了幾次口水。

「嘩嘩」的水聲更讓陳鋼熱血沸騰,他幾乎要衝下去。

這時,沈君站了起來,臀部的另一種曲線又吸引了陳鋼,陳鋼想「再等等,一會兒就是我的,任憑我享受」。

沈君穿上內褲和裙子,卻將褲襪拿在手裡,不再穿上,想必是睡覺不方便。

沈君走後,陳鋼從管子上下來,靠在牆上,點上一支煙等待。他已經在沈君的茶杯裡下了安眠藥,只等她入睡。

一小時後,陳鋼回到辦公室,輕鬆地撬開門,溜了進去。今晚天色很好,月光皎潔。黑色的大辦公桌上,沈君如同熟睡的女神。

陳鋼走到沈君身前,月光下的她楚楚動人。她美麗的臉龐、長長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特別是微微上翹的嘴唇顯得尤其性感。這是自己一直幻想得到的,陳鋼忍不住親了一下。沈君沒有反應,看來安眠藥起了作用,陳鋼放心了。雖然他一直想佔有沈君,但也不想破壞和王遠的關係,所以一直等到今天。

沈君的雙腿露在外面,她沒有穿鞋子,小腳肉突突的。陳鋼輕輕撫摸著,這雙腳柔弱無骨。

「嗯……」

沈君突然動了一下,陳鋼立即放手。

「別鬧……小遠……」

沈君含糊著說.「原來她把我當成了王遠.」陳鋼暗自舒了一口氣,更加放心,輕輕脫光自己的衣服。

他抓著沈君的後領口往下扯,上衣被扯到胸部,沈君的香肩露了出來。他再將她的雙手從袖筒中抽出,把上衣從胸部一直拉到腰部,沈君晶瑩潔白的肌膚露出了一大片,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文胸。

陳鋼輕輕把手伸到沈君的臀下,向上托起她的身體,然後把上衣和裙子從腰部一直褪了下來。

沈君除了文胸和內褲身體大部分都裸露了,光滑潔白的肌膚、曼妙的曲線令陳鋼驚歎不已。

他把沈君的嬌軀輕輕翻轉,左手伸到沈君的背後,熟練的解開了文胸的搭鉤,沈君那動人的乳房微帶著一絲顫抖從胸罩中滾了出來,徹底地裸露在他的視線之下。沈君身軀嬌小,胸部卻不小,呈現出成熟少婦的丰韻。陳鋼的雙手立即襲上沈君的美乳,把整個手掌貼在乳峰上。

這高聳的雙乳是陳鋼朝思暮想地,如今握在手中還能感覺到細細的顫抖,更加顯出成熟少婦的嫵媚來。

陳鋼伸手拈起沈君的內褲,用力往下一拉,便褪到了膝上,隆起的陰阜和淡淡的陰毛完全暴露出來。她的陰部居然如同少女一般。陳鋼將她的內褲徐徐褪下,沈君頃刻之間被剝得小白羊一般乾乾淨淨,玉體上已沒有寸絲半縷,嬌軀潔白光滑不帶任何瑕疵。從未被外人探視的神秘肉體,徹底被陳鋼的雙眼佔有。

陳鋼俯下身再次親吻著沈君的嘴唇,他的雙手有些顫抖,佔有夢寐以求的人是多麼激動。沈君有了反應,或許她在夢中和王遠親熱呢。陳鋼不失時機地撬開沈君的嘴唇,貪婪地吸允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柔軟的胸部。

「嗯……」

沈君的反應大了些,居然很配合陳鋼的親吻。兩人的舌頭攪在一起,陳鋼感到無比幸福。他從沈君的唇吻到脖子,從脖子吻到酥胸,含住乳頭允吸著。沈君的乳頭立即硬起來,口中也發出誘人的呻吟。陳鋼的嘴吻過她的小腹,吻過她的肚臍,一直到她的神秘小穴。

她的小穴果然和她的嘴一樣小,陰毛稀少宛若少女。陳鋼甚至擔心自己粗大的陽具能不能順利放進去。

陳鋼觸到她的陰部,那裡早已有些濕潤了,陽具在黑暗中摸索著,找著了去處,「滋……」

一聲,插進去小半截。

「啊!可真緊啊,真舒服。小君,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陳鋼更加興奮,又一使勁,終於鑽進去大半根。

睡夢中的沈君雙腿一緊,陳鋼只感覺陽具被沈君的陰道緊緊地裹住,但並不生澀,而是軟綿綿的。陳鋼來回抽動了幾下,才把陽具連根插入。沈君秀眉微微皺起,「嗯……」

了一聲,渾身抖了一下,睡夢中還以為是夫妻做事一般她輕聲地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晃動著,讓陳鋼更加刺激,遂使出渾身解數,左三右四、九淺一深,花樣百出。

沈君平時很害羞,和王遠結婚半年來,甚至不願意讓王遠看自己的裸體,夫妻做事大都是在黑暗中進行,往往是草草行事,雖然含蓄但少了很多情趣。這次,她卻在沉睡中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興奮,彷彿得到了丈夫的深情愛撫,不由地發出了模糊的呻吟:「啊…嗯…小遠…」

聽著沈君輕聲呼喊王遠的名字,陳鋼忌火中燒,顧不得憐香惜玉,漲紅著的陽具全力撞擊著她的花心。他要令她永遠記住這一天,要令她呻吟,要令她哭泣、痛苦。

陳鋼抽插百餘次後,沈君美麗的面容漸漸露出嬌羞的表情,嘴角還帶著幾絲笑意,朦朧中似乎她也感覺到一點詫異:為什麼今天特別不一樣呢?但強烈的快感已經讓她顧不了太多,蜜穴也開始一次次泛出蜜水,一張一合地裹著陳鋼的陽具。銷魂的感覺傳遍陳鋼全身的每一個角落,讓他感到無比的暢酣。陳鋼覺得,沈君不像被強姦,更像是真真正正地向丈夫奉獻著自己的美麗身體.陳鋼感覺沈君已經到達高潮了,而自己也飄飄欲仙了,便輕輕抽出陽具,他要做一次一直渴望做的事-在沈君性感的小嘴中射精。他把陽具移到沈君的嘴上,放到她的雙唇之間.夢中的沈君正微張著小嘴,發出「啊……啊」地呻吟聲,陳剛毫不客氣,立即把陽具塞了進去。

沈君的小臉兒漲紅了,夢中的她怎麼知道嘴裡有個什麼東西,她甚至用香舌添了添。當感覺味道不對時,雙眉微微蹙了蹙,想搖頭擺脫。陳鋼雙手抓住沈君的頭,下身一挺,抽了起來。

沈君的掙扎強烈了許多,但怎麼能逃出陳鋼的魔掌呢。她的搖晃大大增加了對陳鋼的刺激,陳鋼忍不住一洩如注。陳鋼的這一「槍「憋了好久,精液特別多,嗆得沈君連連咳嗽。

看著沈君滿嘴都是自己的精液,陳鋼滿足的抽出陽具。然而,就在這時沈君突然睜開了眼睛。

從夢中驚醒的她首先看到的是陳鋼滿足的笑臉,隨即意識到什麼,騰地一下坐了起來,立即發覺自己是赤裸的,蜜穴微微酸麻,她「啊」的一聲驚呼,跳下桌子,嘴角的精液淌了下來,她抹了一下知道是什麼了,立即狂奔出辦公室。

她的驚醒也出乎陳鋼的意料,不由得一呆,沈君已從身邊跑過.陳鋼在沈君的茶杯裡下了藥,看來藥性太小,以至沈君醒來,計劃全打亂了,本來他還想再來「一炮」,在沈君的蜜穴裡也射一次,徹底佔有這個日思夜想的女人,但現在全泡湯了。

「她要到哪兒去?」

陳鋼一邊穿起衣服,一邊思索。他突然意識到,沈君還光著身子,應該不會走遠,於是拿起她的衣物向廁所走去。

剛到女廁門口,陳鋼就聽到沈君大聲嘔吐的聲音,「她果然在這裡.」陳鋼得意的笑了。

沈君平時最愛清潔,夫妻之間從未有過口交,今夜滿嘴的精液讓她噁心,她不停地吐著,不停地洗著,但心中的屈辱卻永遠也洗不掉了。她無比後悔,由於一時疏忽,自己的清白身軀竟被別的男人玷污,而這個人竟然還是自己和丈夫最相信的朋友。陳鋼,這個經常關心自己、幫助自己的朋友,居然做出這種事。

沈君真的不明白。

陳鋼透過女廁的門看到了沈君全裸的倩影,心中一蕩,滿懷歉意地說:「小君,對不起。」

沈君「啊」得一聲,跑到牆角,雙手護胸,叫道「你別過來!」

陳鋼心中好笑,說:「我偏要過去,剛才已經全看到了,你能怎樣?」

說著推開了門.沈君一臉怨恨,「你好卑鄙……你要過來……我就從窗戶上跳下去!」

她站在窗前,伸手拉開了窗戶。

陳鋼沒想到她會這麼剛烈,他不想鬧出人命,就說:「好好,你別跳,我不過去。」

還把沈君的衣服扔了過去。沈君趕忙彎腰撿起來,也顧不得春光外洩,立即快速地穿起來。

陳鋼笑嘻嘻地看著,如同貓捉到一隻可愛的老鼠,極盡戲弄。

沈君穿好衣服突然跑過來,一把推開陳鋼向樓下奔去。陳鋼嚇了一跳,驚愕之間,沈君已經跑下樓。「她不敢走遠吧。」

陳鋼想,隨後回到辦公室,靜靜等待。

沈君始終沒回來,天亮了,陳鋼有些緊張,「她不會想不開吧。」

下樓找了一圈,沒發現人影,就又回到辦公室。

上班了,沈君也沒回來,王遠也沒來。「她會不會告訴王遠?」

陳鋼想,「應該不會,沈君是很要面子的,這種事怎麼會告訴王遠呢。」

陳鋼在不安中過了一天。

第二天,王遠來上班了,從他的表情陳鋼斷定沈君沒告訴她那件事。從王遠口中得知,沈君病了。陳鋼放心了。

又過了幾天,沈君還沒來。王遠告訴陳鋼,沈君要辭職了,他還很不理解「幹得好好的,為什麼辭職呢?」

陳鋼心裡清楚,但也有幾許失落。「就這樣失去沈君了嗎?」

他很遺憾,「唉……那天還有好多事沒幹呢。以後再也沒機會了。」

陳鋼接連幾天鬱鬱寡歡,那個激情夜晚常常浮現在眼前,特別是看到沈君的一些用具,睹物思人,更添傷感。

半月後,沈君突然露面了。她一進門就說:「我辭職了,今天是來拿東西的。」

陳鋼不想放過這個機會,撲上去抓住她,沈君奮力掙扎,陳鋼一隻大手抓住沈君的雙手,另一隻手立即插上門,轉身抱住她。

「放開我……不要呀……」

沈君叫喊著。

陳鋼沒理她,緊緊抱住她,一陣狂吻。

「喔……不要……王遠就在那面……求你……」

她低聲說,並不斷喘息掙扎。

透過磨沙玻璃,果然可以看到王遠的身影。

「要不要叫他來看呀?」

提到王遠,陳鋼又妒忌又興奮.「你……」

這句話很管用,沈君已經不敢叫喊,但仍然未屈服。她不甘心再次受辱,激烈掙扎著,口中低聲罵道:「你……你好卑鄙……」

這已經是沈君可以罵出的最難聽的話了,她的臉氣得脹紅.陳鋼要征服她,和她保持長久的性關係,怎能放過這送上門的肥肉。他奮力把她上身按住,使她趴在桌子上,雙腿夾住她的雙腿,使她不能動彈。沈君仍不肯就範,腰肢不停扭動著。

這反而增加了陳鋼的慾望,他左手抓住沈君雙手,右手將她的短裙撩到腰部以上,脫下她的白色內褲,露出雪白的屁股。他喜歡看沈君掙扎的樣子:沈君扭動著光屁股,在他看來如同色情表演,他在等待沈君的力氣耗盡.果然,在一次次反抗沒有取得任何效果之後,沈君的身體逐漸軟了下來,她扭過頭憤怒地盯著陳鋼,眼睛裡閃出幽怨的神情。

陳鋼衝她笑了笑,沈君又開始掙扎,但力量已經不大。陳鋼的右手迅速解開她裙子和胸罩,開始上下撫摸她光滑的軀體,嘴上說:「小君,我真的很喜歡你,我會讓你舒服的。你沒試過在後邊幹的滋味吧?很舒服的。」

陳鋼故意用淫詞穢語挑逗她,希望激起她的慾望。

沈君從來沒有想過這種姿勢也可以做愛,她的哀求聲、罵聲和呻吟聲交織在一起,但掙扎的力量越來越小。陳鋼知道她已經棄械投降了,女人有過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這一點陳鋼很自信。

陳鋼知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嘴巴輕咬著她的肌膚,一邊用愛撫刺激她的慾望,一邊很快脫去她上身的一切衣物。

沈君白生生的趴在桌子上,心裡明白今天難逃被再次強姦的厄運,不禁後悔自己簡直是送羊入虎口,任人宰割。可是,自己為什麼要來呢?沈君也說不清。

那天逃出後,她沒敢走遠,而是躲到二樓廁所裡,直到天明。回家後,她本想告訴丈夫,但由於婆婆病重,一直沒法開口。她最後決定,把這件事藏在心裡,並作了辭職的打算。她不想再見陳鋼了,然而幾天來,她總是失眠,總是想起那一夜,想起那夢中超乎一切的快感……

陳鋼不管這些,此時他正盯著沈君雪白的屁股:在陽光下,沈君的屁股簡直是人間尤物,白得刺眼。陳鋼摸了摸沈君的陰戶,已經有些濕潤,便不再猶豫,脫下褲子,將陽具放在沈君陰部輕輕摩擦。陳鋼看得出,沈君在極力忍耐,但她的下體卻只堅持了幾分鐘,蜜汁便湧了出來,心中暗笑她剛才還是一副貞節烈女的樣子,沒想到轉眼之間就被俘虜,這個小女人居然也是個性慾很強的人。於是,腰部一頂來了個老漢推車便抽送起來。

這次和上次大大的不同:上次沈君把自己當成了她丈夫,可以說是偷姦,自己又激動又緊張,而這次卻是真正的通姦了。想到此處,陳鋼精神大振,使出渾身解數,九淺一深大幹起來。沈君也忍不住低聲叫起來,這種從未有過的體驗給了她新的刺激,她開始配合著陳鋼的動作起伏。

大約過了幾分鐘,電話的聲音讓他們都嚇了一跳。沈君猶豫了一下,接起桌上的電話。

「小君,小君,」

是她老公來找老婆了。

「哦……」

沈君含糊著答應。

「還不過來?」

王遠問。

聽到她老公的聲音,陳鋼停止了動作,但陽具仍插在裡面,雙手撫摸著她的乳房,淫笑著消遣她。她扭頭瞪了陳鋼一眼,陳鋼故意狠狠頂了一下她的蜜穴。

「啊……」

沈君情不自禁叫了出來。

「怎麼了?」

王遠關切地問。

「唔……」

沈君猶豫著,「沒事的啦,我……我頸部落枕了,讓小剛給我治一治。」

陳鋼一邊暗暗佩服她反應機敏,一邊暗道「我沒給你老婆揉頸部,正給她揉胸部、肏肉屄呢。」

於是說:「是啊,小遠,過來看看吧。」

沈君又瞪了陳鋼一眼,眼神充滿恐懼和哀求。

「不用了,我要下樓一趟,經理有事找我。」

王遠說,「小君,我在樓下等你。」

說完,放下電話。

陳鋼雙手再次抓住沈君渾圓的臀部,一頂到底,毫不客氣地又抽插起來。

此時,沈君臉頰泛紅,不斷喘息,後背不停起伏。只是緊閉雙目不敢轉過頭,看來又是羞愧又是興奮.她全身繃緊,蜜穴猶如湧泉,小嘴中發出撩人的呻吟。

陳鋼知道她快高潮了,有意捉弄她,把陽具拔出了一點.「別……別拔出來!」

沈君說了句自己一輩子不可能說的話。

「叫我好老公,我就放進去。」

陳鋼不依不饒。

「哦……哦……」

沈君猶豫著。

「叫不叫?不叫我走了。」

陳鋼又拔出一點.沈君終於還是開口了:「哦……好……老公……」

聲音比蚊子還小。

「大聲點!」

「哦……別折磨我……」

沈君痛苦地說.「我要走了……」

陳鋼把陽具從她身上拿開.「不!我……我叫……我叫」沈君呻吟著,「好老公……老公,饒了我吧,快來肏我。」

陳鋼臉上掠過一絲笑意,翻過沈君的身子,扛起她雙腿插進去。經過幾番抽插,陳鋼又問:「是不是你從來沒有如此舒服過?說,是不是。」

「我……」

沈君痛苦地說:「你都把我玩成這樣了……你就饒了我吧!」

「不行!」

陳鋼說,「你說不說?不說我就開門了,讓公司所有人都來看看。」

作出要離開的樣子。

「不不……我說……我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沈君說完立即閉上眼睛,「我被你給毀了,我沒臉見王遠了。」

陳鋼一聽到王遠的名字,一陣妒意上升「說,我是不是比你老公會肏,被我肏是不是更舒服?」

「你比他會肏……比他厲害……啊……啊……我死了……」

陳鋼看到沈君終於被自己幹得欲仙欲死,高潮疊起,一般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雙手托起沈君的纖腰,用力把陽具頂到最深處,猛力抽插,接著一股熱流激射而出。

沈君全身一抖,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急切地說:「別射到裡面,今天……不是安全期,我求求你別射到裡面。」

陳鋼不管那些,按住沈君又射了七八次才罷休,然後悠閒地坐到沙發上欣賞

.陳鋼發現她雙頰暈紅,得意地說:「舒服吧?」

沈君一言不發,依然躺在桌子上,全身赤裸,白色的精液緩緩從她的蜜穴流出,看來她累得不輕.陳鋼拿起早已備好的相機,搶拍了幾張沈君的裸照,他要用這些裸照控制沈君,讓她永遠成為自己的性伴……

沈君最終沒有辭職,她在陳鋼的控制下,也逐漸沉溺於和陳鋼的婚外性愛中。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