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諸位!」金壁輝煌的宴會大廳裡,狂飲濫喝的鄭夢准已經興奮到了極點,他一把拽住身旁的罕多爾主裁判同時又衝著另外兩位邊裁說道:

「諸位,諸位,明天,我們含嘓隊將迎戰歐洲豪門西班牙隊,屆時,還希望諸位多多照應,多多照應啊!」

「唉,」埃及主裁判罕多爾端著酒杯麵露難色:

「我的鄭大人啊,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啊,你們含嘓隊能夠一番風順地混進此次世界悲的八強,靠的是什麼啊,你們真的有這種實力嗎?這是你們的真正水平嗎?你們那些個球員有什麼降人的看家本領啊,也不就是偷偷摸摸地服了大量的性奮劑,然後仗著在自己家門口玩,無所顧豈地滿球場上橫衝直撞嗎?你們想盡了種種辦法做掉了葡萄牙,又黑掉了意大利,你們是怎麼贏得,地球人都看得明明白白,想必你自己心知肚明,你看沒看報紙、聽沒聽新聞、上沒上網啊,現在整個地球都炸開了鍋,眾口一詞地抨擊你們含嘓隊,痛罵我們這些良心被狗吃掉的裁判們。唉,黑掉意大利的那個裁判已經收到了意大利黑手黨的死亡通知。明天,如果還是如此這般地去搞西班牙,我看難啊,難啊,搞不好會鬧出更大的笑柄來啊!」

「哼,」鄭夢准一聽,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這些,我就是要贏球,我鄭大某人要創造含嘓足球上的歷史,我要為含嘓隊創造歷史性的突破,我要將無恥進行到底!」

「可是,你不管這些,你要無恥,我們可怕啊,弄不好小命會被人家給幹掉的啊!」

「喲,」風情萬種的鄭太太抬起身來走到三位裁判的身旁:

「各位裁判朋友,怕個什麼啊,只要你們肯幫助我們含嘓隊搞掉西班牙,我們會厚厚地重謝你們的,你說是吧,嗯,」鄭太太衝著五大三粗的特立尼達和多巴哥的邊裁拉古納斯甩了一個媚眼,已有七分醉意的拉古納斯瞪著色迷迷的眼睛一把拉住鄭太太那軟綿綿的細手:

「太太,放心,」他悄悄地指了指猶豫不決的罕多爾:

「他不敢幹,我敢,我一定幫助含嘓隊搞掉西班牙!」

「哦,」鄭太太聞言故意往拉古納斯身上靠了靠:

「謝謝你,謝謝你!」

「喔!」 拉古納斯淫邪地感受著鄭太太那略帶溫熱的酥軟:

「太太,你好漂亮哦!」

「拉古納斯先生,」看到自己的太太為了討好裁判而毫無廉恥與之調情,鄭夢准的心裡實在有點醉溜溜的:

「拉古納斯先生,拉古納斯先生!」

「什麼事!」 拉古納斯很不情願地轉過頭來:

「什麼事,我的鄭大人!」

「拉古納斯先生,如果你想玩含嘓女人,前天我不是已經給你送去十多個啦,怎麼,還沒玩夠啊,如果你沒玩夠,等一會吃完飯我再給你送去十個八個的,一定讓你過足癮!」

「嘿嘿,」 拉古納斯不懷好意地說道:

「我的鄭大人,首先我非常感謝你的盛情,說句實在話,含嘓女人真是好玩啊,又會含,又會嘓啊,含得我別提他媽的多舒服啦,嘓得我別提他媽的有多爽啦!」

「哦,那就好,只要你滿意,那就好!」

醉意朦朧的拉古納斯越說越興奮,索性將手伸進了鄭太太的酥胸裡亂抓亂摸起來:

「啊,好熱乎啊,好軟乎啊,好養手啊!」

「別,別,」鄭太太半推半就地抵擋著拉古納斯那粗壯有力的大手,鄭夢准實在無法忍受這位黑驢般的邊裁膽敢在大庭廣眾之中調戲自己的太太:

「拉古納斯先生,拉古納斯先生,請文明一些,不要無理取鬧!」

「嘿嘿,」 拉古納斯衝著鄭夢准一陣冷笑:

「文明,什麼叫文明,別他媽的裝相啦,你們含嘓人四處買通裁判在賽場上搞小動作,這也叫文明?算了吧,既然你們臉都不想要啦,還在乎這個,來吧,我親愛的鄭太太,今天,我麻煩麻煩你代表全體含嘓女人親自給我含嘓含嘓吧!」

說完,拉古納斯站起身來哧的一聲掏出了比驢雞巴還要長還要粗的黑雞巴,他握著黑雞巴在鄭太太的眼前晃來晃去:

「尊敬的鄭太太,請給我含嘓含嘓吧,如果你給我含嘓舒服啦,明天的比賽我一定把西班牙搞掉,我拿腦袋做保證!」

「真的嗎?」鄭太太將信將疑:

「拉古納斯先生,關鍵時刻你真能幫助我們含嘓隊嗎?」

「嗨,」 拉古納斯不耐煩地嚷嚷道:

「我尊敬的鄭太太,你放心,含嘓人把我含嘓得又舒又爽,我不幫含嘓人幫誰啊?來吧,快點給我含嘓含嘓吧!」

「此話當真!」鄭太太問道。

「向上帝保證!」

「好--,」鄭太太聞言不在懷疑,她非常果斷地俯下身來張開腥紅的小嘴深深地含住了拉古納斯黑雞巴,拉古納斯美滋滋地抓揉著鄭太太那香氣四溢的秀髮,粗黑的大雞巴在鄭太太的嘴裡很快便令人驚賅地膨脹起來,拉古納斯的黑雞巴實在是太大,把個鄭太太的小嘴撐得滿滿當當,拉古納斯一咧嘴,那烏黑閃亮的大龜頭直指鄭太太的咽喉,鄭太太差點沒給頂撞得背過氣去,她拔出拉古納斯的黑雞巴痛苦地乾咳起來,髒乎乎的口液緩緩地流淌到地板上。

「唉,」鄭夢准無奈地歎息起來,是啊,為了含嘓隊取得歷史性的突破,為了將含嘓隊不可戰勝的神話繼續表演下去,為了將無恥進行到底,我鄭夢准簡直是不擇手段啊,今天,唉,連自己的老婆給豁出去啦!可是,這又有什麼辦法呢!誰讓我的政治野心太大呢,誰讓我想競選總統呢!

「哇塞,好爽啊!」面對此情此景,烏干達大黑鬼托姆桑哥不免性致勃發:

「好玩,好玩,過癮,過癮,」他放下酒杯渡到鄭太太的身旁:

「親愛的鄭太太,給我也含嘓含嘓吧,我也需要含嘓,你把我含嘓爽啦,我也肯定會盡一切可能地幫助含嘓隊的!」

「好的,」鄭太太欣然握住了托姆桑哥的大雞巴,反正也是如此啦,既來之則安之吧!

鄭太太左手握著托姆桑哥的大雞巴,右手拽著拉古納斯的大雞巴,她使出了渾身解數,為了含嘓隊能夠順利地進入四強,我們的鄭太太現在跪在大廳中央左右開弓一會含嘓著托姆桑哥的黑雞巴,一會又含嘓著拉古納斯的大陽具,兩隻驢雞巴般的大陽具不停地輪番進出於鄭太太的嘴巴。

「哦,算我一個,」埃及的主裁判罕多爾也有些坐不住了:

「他媽的,豁出去啦,這輩子能讓未來的總統夫人給含嘓含嘓,就是被黑社會揪掉了腦袋也心滿意足啦!」

他走到鄭太太的正前方掏出了自己的大雞巴:

「鄭太太,還有我呢,我可是主裁判啊,你給我好好地含嘓含嘓,我一定他媽的把西班牙送回老家去!」

「謝謝,謝謝,謝謝主裁判!」

鄭太太兩隻手繼續握著兩根濕淋淋的大陽具,她的頭往前一傾立刻叼住了罕多爾送過來的大雞巴然後無比賣力地吸吮起來。

「他媽的,挺有意思啊!」在這難得一見的西洋景的剌激之下,在烈性酒精的烤灼之下,鄭夢准的下身突然蠢蠢欲動起來,望著自己的太太給三個五大三粗的膚色各異的外國男人口交,鄭夢准呼地產生了有生以來最為強烈的性興奮:

「爽,爽,真是爽呆啦,酷,酷,簡直他媽的酷畢啦!」

他東搖西晃地走到鄭太太的身後一把掀起她的裙子,他三下兩下拽掉鄭太太的內褲呼地將自己的大雞巴塞進鄭太太的騷穴裡:

「哇,這樣玩好爽啊!」

「喔--,喔--,喔--,……」

隨著丈夫在身後的抽送,正在給三個外國男人口交的鄭太太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

「喔--,喔--,喔--,……」

而圍在鄭太太身旁的三個裁判彷彿事先商量好了似的,只見他們同時用手指揉搓起自己那硬梆梆的大雞巴,幾乎是在同一時刻,三根大雞巴全部衝著鄭太太的臉頰:

「啊--,……」

「啊--,……」

「啊--,……」

隨著三聲殺豬般的吼叫聲,三股噴泉般的白色液體同時濺射到鄭太太那熱汗淋漓的面頰上,頃刻之間,鄭太太那姣好的面容好似抹上了一層厚厚的、又粘又稠的漿糊,她掏出手帕胡亂地抹擦著,而三個男人意猶未盡,他們的大陽具竟然令鄭太太無法想像地繼續高高的尖挺著:

「好厲害啊,射完精竟然不癱不軟!」鄭太太心裡暗暗叫好:

「還是老外厲害啊!」

「鄭先生!」拉古納斯扯了扯正賣力地插捅著自己太太的鄭夢准:

「鄭先生,你先歇歇去,讓我來插一插!」

另外兩個裁判也不甘寂寞,他倆圍在鄭太太的屁股後面無比淫蕩地抓摸著鄭太太雪白細膩的大屁股,津津有味的吮吸著她的大白腿,而鄭先生則跑到鄭太太的面前將雞巴塞進自己太太的嘴裡:

「親愛的,給我也含嘓含嘓吧!」

鄭太太握著丈夫的雞巴嘟噥道:

「以前沒給老外幹過,還以為你的玩意足夠大呢,可是,今天,我可開了眼界,你的雞巴照比老外的小了整整一號啊!」

「哦--,哦--,哦--,……」

第二個從屁股後面插捅鄭太太的是黑鬼托姆桑哥,他那根驢雞巴重重地撞到了鄭太太陰道的最頂端,鄭太太瘋狂地呼喊起來:

「哦,哦,好大啊,好粗啊,好爽啊,……」

三個外國男人你上來我下去一刻不停地捅插著鄭太太,不知不覺之間,一個多小時就這樣在瘋狂的群交中流逝過去,鄭太太渾身上下熱汗淋漓:

「哦,哦,哦,我受不了啦,太累啦,讓我歇歇吧,讓我喘口氣吧!」

三個剛剛射完精的外國強壯男人越捅越過癮,越捅越有勁,而鄭太太則撲通一聲扒到地板上徹底告饒:

「不行啦,累死我啦!」

「哼哼,」三個早已插瘋了的男人丟開氣喘吁吁的鄭太太一把拽住剛剛將精液射到自己太太嘴裡而此刻正坐在餐桌旁呼呼大作的鄭夢准:

「來,過來,你的太太她累啦,她需要休息,可是,我們還沒洩貨呢,沒有辦法,這玩意不洩出來鱉著多難受啊,來吧,有勞鄭大人大駕!」

三個男人不容分說地拽開鄭夢准的褲子然後將他緊緊地按倒在長沙發上,最為淫邪的拉古納斯第一個撲到將剛剛從鄭太太陰道裡抽出來的大雞巴頂進到鄭夢准的肛門裡。

「嗷--,嗷--,……,」

拉古納斯那根比桿面杖還要粗硬的大雞巴在鄭夢准的肛門裡狠狠地抽插著,鄭夢准痛得嗷嗷嗷地吼叫著:

「嗷--,嗷--,……,不要啊,不要啊,痛死我啦!」

「痛嗎?」身旁的罕多爾故作關切地問道:

「痛嗎,痛嗎,你也知道痛嗎?你QJ了世界悲,你知道全世界的球迷們的心有多痛嗎?」

「嗷--,嗷--,……,」

說完,罕多爾一把推開了拉古納斯,他將自己的大雞巴塞進了鄭夢准的肛門裡:

「你平時淨插別人的肉洞洞啦,今天也讓你償償挨插的滋味吧!」

「你們放了他吧!」望著自己的丈夫那可憐的肛門被三個男人插捅得一塌糊塗,極其可笑地咧著大嘴,鄭太太實在有些看不下去眼:

「你們放了他吧,來吧,繼續插我吧!」

「沒意思,」黑鬼托姆桑哥推了推鄭太太:

「你那玩意已經被人捅了好幾十年,又鬆又大又垮的,沒意思,你家鄭先生的小屁眼可從來沒有被人捅插過哦,嘿嘿,這可是個處男哦!」

「對啦,」聽到黑鬼托姆桑哥的話,閒在一旁無事可做的拉古納斯頓然受到了啟發:

「鄭太太的騷穴雖然被捅了好幾十年,可是,她的小屁眼大概還沒被人捅過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的小屁眼也應該是處女啊!」

說完,拉古納斯拽過鄭太太:

「來吧,尊敬的鄭太太,讓我插插你的屁眼吧!」

撲哧,說話之間,拉古納斯的大雞巴已經捅進鄭太太的屁眼裡,其實,只有鄭太太最為清楚,她的屁眼哪裡是什麼處女啊,她的屁眼不僅被自己的丈夫無數次地捅插過,還被伺侯她的男傭們頻繁地捅插著,對於鄭太太來說,最爽的事情就是讓男人捅自己的小屁眼,男人粗大的陽具一插進小屁眼裡便能使鄭太太產生空前的、欲仙欲死的快感!

「哦--,哦--,哦--,……」

拉古納斯的大雞巴撲哧撲哧地進出於鄭太太的小屁眼,插得鄭太太別提有多舒服、有多爽啦,可是,表面上,鄭太太卻露出十分痛苦之相:

「哦--,哦--,哦--,……,好痛啊,好痛啊,輕一點,輕一點!」

鄭太太嘴上喊痛,讓拉古納斯輕一點插抽,可是心裡卻希望拉古納斯插得越狠越好,越快越過癮!

「哦--,哦--,哦--,……」

「哦--,哦--,哦--,……」

「……」

鄭夢准夫婦雙雙併排跪在長沙發上,三個裁判站在他們的身後輪流捅插著鄭氏夫婦倆的肛門,捅啊、捅啊,捅啊,一直捅到了東方大亮。

「諸位,諸位,」鄭夢准有氣無力地說道:

「別捅啦,天已經大亮啦,比賽的時間越來越近啦,咱們得先睡上一覺,養養精神,然後再好好地研究研究怎麼樣才能搞掉西班牙!」

「嗨!」主裁判呼呼地喘著粗氣:

「捅了一宿的屁眼,哪裡還有力氣在賽場上跑來奔去啊,我看這事有些吃不準啊!」

「哎呀,你啊,死心眼!」 拉古納斯則胸有成竹:

「這事還不好辦,全包在我身上啦,只要是西班牙進球,不管他犯不犯規,就是不算,不算,不算,哈哈哈,……」

「嗯,」托姆桑哥表示同意:

「對,這招最好,他西班牙再有能耐,腳法再好,可是,不管他進多少個球,就是不算,不算,不算,嘿嘿嘿!」

「好,」罕多爾也點了點頭:

「妥,此事就這麼定啦,哇,這是一次多麼有意義的會議啊,一邊插著屁眼一邊就把搞掉西班牙的辦法給想好啦,呵呵呵!」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局長與老婆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