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單位雖然離家不遠但不想被拘束,與朋友合租一套兩居室的住房,一來離工作地方近,二來也方便女友來往。跟我同租房子的是鐵哥們梁沖,他工作和家庭都好於我,自然房租上他主動多承擔些。我們的女友也都是同學,彼此都很熟悉。

他的女友在外地讀研還沒畢業,不過研究生好像很自由,常常回來,似乎在家裡的時間遠多於在校地時間,真替她的學費叫屈。我的女友田蕾個子高苗條,前凸後翹很豐滿;他的女友袁麗則小巧伊人,皮膚異常的白皙。兩個女人各有各的特色,都算是上等美女。

年輕人工作上還沒有太多的追求,下班就是玩,k歌,蹦迪常常玩到深夜,女友也常常不回家,最後乾脆跟父母說跑的辛苦住單位,直接搬到了我們的2居室,自然是跟我同床。大家都是熟人,平日裡開玩笑也習慣,也沒覺出有什麼不便。

有女友在最大的好處是完全解放了我們,不用打掃房間,不用洗衣服,偶爾做做飯算是給女友的報答。有時候她也叫屈,就說省了你的房租,拿力氣換吧,女友則說白撿個女傭不付工資,便宜都讓你們賺了,說歸說女友每天還是忙的不亦樂乎,不僅給我洗衣服連梁沖的衣服也一起洗了。

又到週末,還沒下班梁沖打電話來,「下午小麗來,晚上叫上你那位蹦迪吧。

「沒問題」和梁沖打電話從來沒有廢話,因為從來沒有商量的有地,從來不容拒絕。趕緊給女友打電話讓她下班速回。我下班回來時開門進屋,看到小蕾只穿著內衣在衣櫃裡找衣服,臥室的門也沒關。我說「這麼性感的身段,也不怕人家看到」,「看就看唄,又沒外人」,女友向來豪放一方面性格外向,另一方面因為他對梁沖頗有好感,從來沒有防備過他。

我坐在床上看她窄小內褲深深陷到屁股溝裡面,兩個渾圓的屁股蛋完全暴露在外面。雖然天天赤身相對,但看到這裡還是不由得有些衝動。雙手撫摸她的屁股,嘴裡還發出驚呼,「好圓的屁股蛋啊」

女友回身打我,我順手一抱把她攬在懷裡,湊上嘴去擁吻在一起,手從她的乳罩裡面伸進去,把玩她豐滿的乳房。女友的乳房豐滿應該有c罩杯以上,因此乳罩也都是四分之三的,乳頭被蕾絲邊稍微遮蓋。舌頭糾纏了一會,輕輕推開我「好了,他們快回來了」我學著剛才女友的口氣說「回來就回來唄,看就看唄。」

「去你的,我還要找衣服」,這時門開了,梁沖跟袁麗回來,進門就看到我女友只穿內衣站在床邊,梁沖打個口哨「這麼猴急,要不等會再走?」「去你的,我換衣服呢」女友往裡側了側身,卻不好意思關門,我就當看熱鬧也懶得關門。

站起來出門跟袁麗打個招呼,看袁麗提個大包裹「怎麼,放假了?」「快了,還兩周,先把不用的拿回些來,省的到時麻煩。」

「嗨,到時我們去接你不就得了麼」

「那倒好,你們去不了怎麼辦?」「這個請你百分二百的放心」梁沖接過話說。

「你還沖澡麼?要衝趕緊」「沖,一身臭汗呢」袁麗把背包提到臥室裡,然後拿幾件換洗的衣服進了浴室。

小蕾衝我招手讓我進屋,看到她還緊繃繃的一身內衣,我說「咋了,真想幹一下啊?」女友掐我一把「幹幹,就知道幹,哎,我穿你件T恤怎麼樣」看著女友拿了件我深色的T恤「好啊,不過這個有點熱吧」「嘿,你知道什麼啊,出去等等看」。

女友把我推出門,這時她才想起關門,等了一會出來,上身我的深黑色T恤,下身一件白色短褲。我說「還不錯,你不怕熱就行」女友到我跟前,「好吧,你再看看」我上下打量了幾遍,雖然總決的有點不對勁也沒看出什麼門道,她穿我的雖然很寬鬆,但胸前挺的很高,卻多了幾分性感。正在納悶女友拿我的手往她乳房上一摸,「嘿嘿,真空啊。還真看不出!」

「行麼?」女友徵求我的意見。

「怎麼不行啊,很好,就這麼穿,對了,下面呢?」我伸手摸了一把她的屁股,也沒摸出什麼來,親了女友一口說「你高興就好」。

女友見我同意,微笑著回臥室收拾衣服。我坐在客廳裡想如果袁麗也這麼穿會什麼效果呢?都說朋友妻不可欺,但性這東西從來缺少理智。想入非非之時浴室的門開了,小麗穿件棉睡衣,就是那種低領短衫,僅僅包裹著屁股,大腿白裡透紅,低著頭擺弄她還漉漉的頭髮,如同梨花帶雨般,把我看癡了。小麗側著頭看我盯著她「看看,看眼裡拔不出來了」「嘿嘿,拔不出來正好」「小心小蕾修理你」小麗瞪我一眼走進他們的臥室。再出來時換了件白色連衣短裙,襯托著雪白的皮膚甚是清爽怡人。

迪廳裡從來不缺乏激情,而年輕人很容易被調動,因此有了些激情的碰撞就在所難免了。田蕾喜歡熱鬧,進迪廳就迅速進入狀態,還不等我們找到座位,她就已經跑到中央的場地上開始舞蹈了。

點好酒水,梁沖看著舞池中跟我說「看,今天田蕾挺帶勁啊」,我這才看到女友由於沒帶乳罩,兩個乳房隨著她的舞動跳動的十分厲害,舞池周圍的男人都被她吸引了。「不行,我要給她壓壓火」我衝進舞池在女友後面,手扶著她的腰跟她一起搖擺,同時也向周圍男人宣佈,此名花有主,大家不要再騷擾她了。

夜還未深,此時的舞蹈僅僅是小小的熱身,隨著時間推移,迪廳的人也越來越多,dj台上兩個領舞的美女,穿著三點式瘋狂的扭動身體,彷彿一定要把衣服扭掉才行。舞池中已經人滿為患。我和梁沖各自攔著女友的腰隨著人群擺動,下身貼在她的屁股上,女友故意把屁股撅起來摩擦我的棒棒,我雙手按著女友的乳房,伏在女友耳邊說「快抖掉了」「給我揉揉」女友回過頭來衝我喊,也不管別人聽不聽得到。

我看了看一側的梁沖跟袁麗跟我們差不多,也抱的緊緊的,身體貼在一起。

梁沖的手隔著衣服把玩袁麗的乳房。我沖梁沖笑笑,他也不懷好意的跟我比劃田蕾胸前跳動厲害的乳房,我則做揉搓狀,指指他附在袁麗胸前的手。

「換。,換!」梁沖用誇張的口型告訴我,我當然夢寐以求,我也知道梁沖對田蕾的一對豪乳早有想法。隨著一陣激烈的音樂我們同時將她二人往前一推,迅速更換位置,沒等她們回頭順勢怕她們拉到懷裡。

起初還不好意思挨得太緊,可我看到梁衝上去就抓了田蕾的乳房,而田蕾以為還是我,也沒有在意,還不時向後扭動屁股。我也不管那麼多,把身體貼向袁麗,袁麗比田蕾矮些,身體也比田蕾柔軟。貼上去感覺柔若無骨,把頭貼在她的頸部,一股女人獨有的香氣讓人陶然若醉。

顫抖著把手伸到她的乳房上,顯然袁麗沒像田蕾一樣的真空穿著,但蕾絲乳罩很單薄,隔著一層薄薄的蕾絲乳房的感覺還是很真切,比田蕾的小些,但很圓很挺,一隻手剛好握住。乳頭早已硬了,我就緊貼著她的身體,握著她的乳房,閉著眼睛享受我垂漣已久的身體。激烈的音樂戛然而止,舒緩的音樂響起,我緊鬆開袁麗的身體趁亂溜開。

從衛生間回來看到袁麗一個人坐在那裡,「他們兩個呢?」「呶!」袁麗指向舞池,我順她手指看去,原來梁沖和田蕾還摟著慢舞呢。「我們喝酒」我把酒瓶伸向袁麗裝作無所謂的樣子,但眼睛還是瞟著舞池裡,田蕾抱著梁沖的脖子,梁沖則摟著她的腰,兩個人靠的很近,我想我女友的乳房應該頂在他胸膛了吧。

梁沖低著頭跟田蕾說著什麼,說的田蕾不時的偷笑。我挪動椅子靠近袁麗,誇她皮膚白皙,被這裡的霓虹燈光一照更白了,說了些閒話袁麗放鬆開來,拉著我的手跟我作遊戲。

音樂結束田蕾和梁衝下來,田蕾擺著手扇風,喊著「熱死了,熱死了」我讓開座位給梁沖,坐到田蕾旁邊,頭側到田蕾的耳朵上說「被吃豆腐了吧」「你不也吃人家了麼「田蕾滿不在乎她和梁沖的過分親密。」陪我上衛生間「田蕾拉起我就往衛生間走,門口人很多,難免跟對面的人有碰觸,而碰過女友的人都不免回頭多看兩眼,大概感覺到了女友沒有帶乳罩。

回到住處時已經凌晨,袁麗已是睡眼朦朧。田蕾倒還精神,回來的路上還不時拿袁麗開玩笑。各自洗洗回到臥室,田蕾三兩下脫光衣服,橫躺在床上,我也脫光騎到她的身上,把陰莖放到她的口邊,女友很配合的張嘴吸吮我的龜頭,不時用舌頭舔我的馬眼。我翻過身跟女友做69式,女友自然的分開雙腿,把私處略抬起來迎合我,我分開女友的陰唇附上嘴去親吻她的陰蒂、陰道口。

在相互的吮吸中兩個人都不由得發出呻吟聲。女友好像興奮的過頭,叫聲比往日要大許多,「老公,插我,快」,女友拉我上來,雙腿夾著我的腰,我低頭問她,「現在要插進去?」「嗯,快,早想了。」我用力一頂,陰莖很順暢的進入早已經氾濫成災的陰道。

女友啊了一聲,沉浸在忽然二來的充實中。而這短短的一點沉靜,卻讓我們聽到對面臥室也發出的呻吟聲。原來他們二人也開始了活塞運動,女友提示我不要出聲,「聽聽」,還是第一次聽到袁麗的叫床聲,很有規律的「啊嗯嗯」叫。

「怎麼完事了?」是梁沖的聲音,聽不到我們的聲音他喊道,「還早呢,要不比比」我說,「比比就比比」聽到梁沖說著下床開開他們的門,然後打開了我們的門,藉著柔和的月光能夠看到他光著身體,陰莖高高的翹著。女友也看到說「哈,還不小呢」,「那是」梁沖又回到他的床上。

我則把田蕾來起來,趴在床上,從後面插她,女友隨著我的插入啊啊啊的大叫,似乎是在叫囂給對面的袁麗聽。袁麗也受了感染,放棄了矜持,「沖沖沖,插插快快。」田蕾用手摸我的睪丸,我抓著她兩個碩大的乳房揉搓,「老公,今天奶子是不是被梁子給摸了」女友忽然問我,原來她早有察覺「嗯,喜歡麼?」

「喜歡,喜歡你們摸我。」女友邊說邊大幅度扭動身體。

我受到刺激,加速抽插。女友忽然沖對面大喊「麗,今天我們都被他們兩個吃豆腐了」「吃就吃吧,又沒便宜別人」梁沖趕緊說道,梁沖加速插動袁麗哼哼幾聲,沒有說出話來。我低聲問田蕾「想讓梁子插你麼?」

女友楞了一下,湊到我耳邊說「想」,聲音說的很低,對面應該沒聽到,梁沖問到「你們嘀咕什麼呢?」「不告訴你。」女友急道,這時袁麗忽然一聲大叫「啊,不行了,來了」然後抽動聲停止了,只有袁麗粗重的喘氣聲。袁麗高潮來了,田蕾明白過來,翻過身來把我壓在下面,順著我的陰莖坐下來,「我也要,老公快點」邊說邊加速扭動屁股,我抬起屁股迎合女友的扭動,霹霹啪啪的抽插聲此起彼伏,哼哼唧唧的呻吟聲此起彼伏,我閉上眼睛聽著袁麗的呻吟聲,幻想就是在插袁麗感覺十分的刺激。

那一天不知道我們做了多久,做了幾次,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怎麼睡的。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女友光溜溜的橫躺在我的腿上,雙腿間的精液流的身下還沒有清洗,我起身拿衛生紙,分開她的腿看兩片陰唇紅紅腫腫的,幫她擦乾精液,蓋上薄被。門還開著,我光著身子想關門,看對面的門也開著。

走到門口往裡面看去,梁沖和袁麗都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袁麗小巧的乳房白白的,乳頭不大粉紅色依舊挺立在不大的乳暈之中。小腹平坦,一小撮陰毛附在三角地帶,紅紅的陰唇因為昨晚的激烈運動也好像腫了。我剛想給他們關上大門,轉念一想如果袁麗醒了,看到大家這樣不知道什麼反應。我隨即收回手,回到自己房間門也沒關,裝睡去了。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對面有了聲音,輕手輕腳的應該是袁麗,我調整好位置故意把陰莖露出來。感覺她來到我們的門口觀望,我微微張開眼睛,看到袁麗光著身子站在我的臥室門口看裡面的光景,看了袁麗的裸體我的陰莖就半勃起狀,此時還沒下去,陰莖的摸樣也全部被袁麗看到眼裡。袁麗直勾勾的盯著我的陰莖,手不自覺放到自己的雙腿間撫摸自己的陰蒂。

我的陰莖也因為看到袁麗而慢慢的勃起,袁麗好像很奇怪為什麼會慢慢的變大,還沒想到我已經醒了。腫脹的龜頭正對著袁麗,袁麗加速雙手對陰蒂的撫摸,輕輕的發出呻吟聲。

我實在控制不住,睜開眼睛,起身把愣在那裡的袁麗拉到客廳,把她靠到牆上,抬起她的右腿,「滋」的插了進去。袁麗不敢出聲,只是驚恐的看著我,渾身顫動。

這一切來的太突然,袁麗還沒反應過來。我加速抽插,袁麗的慾火又給勾了起來,迎著我的抽插小聲的呻吟。袁麗的陰道比田蕾的緊些,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陰莖,每次盡力迎合我的插入。隨著我加速抽插,袁麗控制不住啊了一聲,我趕緊捂上她的嘴,順勢坐到客廳的沙發上。讓她背對我坐我陰莖上,我抓住她的兩個乳房,用力揉搓,袁麗則用全身的力氣壓在我的陰莖上,還不停的扭動。

我把嘴伸到袁麗的耳邊,親吻她的耳朵,在她耳邊急促呼吸,輕輕的呻吟,「快點寶貝,我要你」,我的龜頭感覺到袁麗陰道急速的抽搐,身體直直的仰向我,低吟道「來了,又來了」我加緊抽插兩下緊緊抱著袁麗雪白的身軀緊鎖的精液一瀉如注。

袁麗待了兩天就回去了,這兩天四個人還在一起但誰都沒有提哪天的事情,袁麗跟我也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田蕾依然樂呵呵的什麼都不在乎,做愛時依舊很大聲的叫可惜對門再沒有有回應過。

一周無事,週末袁麗也因為要放假沒有回來,而梁沖四處找車準備去接女友。

週五梁沖讓我跟田蕾請假陪他去A市接袁麗,順便在那裡玩兩天。我們欣然前往,女友上身穿彈性很強的纖維T恤,緊緊的貼在身上勾勒的胸部的曲線更為明顯,下身一條超短裙,十分的性感。梁衝開車,我和田蕾坐在後面,路上歡聲笑語,拿田蕾開些玩笑,田蕾則是葷素不懼。「蕾啊,天天晚上叫床那麼大聲是不是勾引我啊?」梁衝開玩笑道,「呵呵,是啊,急死你,哎這幾天手是不是很累啊?

「呵呵。」女友說完樂的花枝亂顫,「是,你就不怕我忍不住破門而入」呵呵,等著你呢,是吧老公。「女友扳過我的頭邊吻我邊說。我抱著她的頭按在我的腿上低下頭跟她一陣狂吻,右手撩起她的短裙撫摸她的陰部。女友開始故意大聲呻吟,梁沖通過後視鏡都看到眼裡,說」不會吧,說來就來啊「」啊,嗯嗯,那是這叫效率「女友邊呻吟邊說話。

「不行不行,不開了,非撞車不可」。梁沖真的減慢速度停在路邊,我打開車門換了梁沖說「我開吧,你休息會。」梁沖跟我換了位置跟田蕾坐到後面,我發動繼續趕路。「就你這毅力你還開車,有個美女就受不聊了,」女友還拿梁衝開玩笑,「你們兩口子那樣,誰受的了啊」「俺老公就行,是吧老公」田蕾拍拍我的肩膀說道。「我不信」梁沖故意說,「不信就試試」我說,「怎麼試?」女友不解的問,梁沖伸手摸向田蕾的大腿,「就這麼試啊」「啊,老公他欺負我」

女友裝怒道,而並沒拿開梁沖放在她腿上的手,「試試就試試吧,又沒外人讓你們看看什麼叫意志力「自從那天跟袁麗幹了就一直覺得愧疚於梁沖,也一直想撮合一下他跟我女友田蕾,也算扯平了。」聽到了沒有,領導發話了梁沖手向上伸到短裙裡面。「試就試,誰怕誰。」女友說著向梁沖靠近些,伏向梁沖。梁沖湊過嘴跟田蕾接吻,田蕾躲都沒躲就送了上去。

女友躺在梁沖身上跟他深吻,梁沖手也不閒著撩開田蕾的T恤,撥開乳罩,撫摸田蕾的乳罩。「啊,老公他摸我奶子了」「哈哈,摸吧」我從後視鏡裡早看到女友裸露的乳房,被梁沖揉搓的變了形。吻夠了,田蕾起身乾脆把T恤和乳罩都脫了,光著上半身跪在座位上解梁沖的腰帶,「老公我要吃他的棒棒」「吃吧吃吧」梁沖的襠部早就鼓鼓的,配合著我女友拿出他的陰莖。

剛拿出來就被我女友含到嘴裡,「好吃麼?」看著好友的陰莖在女友嘴裡進進出出,心裡不知道什麼滋味,而女友好像很享受。梁沖更是享受仰著頭,閉著眼睛。右手伸到田蕾的短裙裡扣她的陰道,「老公他摳你老婆的bb」「摳吧摳吧」田蕾也被扣的激動不已,回手鬆開拉鏈,退下短裙,性感的透明內褲都難以包裹她的陰部。田蕾的陰毛很多,但陰唇上卻很乾淨,一根陰毛都沒有。梁沖分開田蕾的陰唇按了會陰蒂,感覺田蕾的下面濕了,就把指頭插進了陰道。一根,兩根,三根隨著指頭插得越多,田蕾的叫聲也越大。

從後視鏡裡看著這幅春宮圖,我也受不了陰莖漲漲的要掙扎著出來。梁沖坐到座位中央,示意田蕾坐上來,田蕾看了看我說「老公,他要插我了」我回頭看了看女友,又看了看梁沖「嗯,插吧你高興就行,」「老公你真好」分開腿女友來了個騎馬坐樁,兩個人交合在了一起。看到他們交合的樣子,忽然想起那天跟袁麗也是這個姿勢,真是有趣啊。

我調了了調後視鏡,看著兩個人交合的地方,田蕾的陰道裡在梁沖的激烈沖插下翻出白色帶泡沫的液體。我故意把車開到些有碎石頭的地方,車子顛簸著加速了他的抽插速度,重重的顛簸也能讓插入更深入,女友隨著車輛的顛簸放肆的大叫。「啊,啊,要死了,爽死了」「來了,要來高潮了,快快點」「老公我愛你,愛你,我舒服死了」我不知道女友是在叫我還是叫那個跟他做愛的人。隨著田蕾激烈的叫喊聲,梁沖終於忍不住都射進了田蕾的陰道裡。

傍晚開車到了袁麗的學校,研究生的宿舍條件還不錯,兩個人一個房間,還配有衛生間。宿舍裡就剩袁麗一個人了,另一個早跑家裡去了。我們找地方吃晚飯,我跟梁沖喝點啤酒,聽袁麗聊學校裡的趣事。

晚上找賓館卻找不到,最後袁麗說就住我們宿舍擠擠吧還省錢。我們也都覺得沒什麼不妥,也欣然接受。

晚上,四個人洗乾淨,梁沖和袁麗一張床,我跟田蕾一張床,都有點擠,沒事就穿著內衣躺在床上聊天。因為白天田蕾和梁沖做愛的關係,竟然聊著聊著睡著了。「他們兩個怎麼了,這麼困?」袁麗問「你是真想知道?」我故作神秘,「嗯」「在車上做愛了」「奧,他們兩個」「是啊」袁麗再沒問,起身上廁所,看著她嬌小可人雪白的身子,我下面有了反應,等袁麗回來的時候我拉住她的手「我還想跟你做」我深情的望著袁麗,不容拒絕。

袁麗看著我沒有說話,我把她的頭拉下來親吻她的臉。袁麗稍微拒絕幾下,開始配合的回應。我伸手解開了袁麗的內衣,我手引導袁麗的手伸到我的內褲裡面。「大麼」「大」「想要麼」「想」袁麗害羞的說。袁麗探索著用嘴含住我的陰莖,雖然口交的技術不如田蕾,但是因為她的嘴小,勉強把我的陰莖含嘴裡,時不時還用舌頭舔我的龜頭。

我忍受不住起身,把她的屁股扳了過來,她就背對著我彎著腰挺著屁股對著我,我摸摸下面也已經氾濫成災了,二話不說提起陰莖插了進去。「啊」忽然的衝擊讓袁麗很刺激,忍不住喊了出來。再一次被這麼緊的小穴包裹著,我用力的抽插。插了一會忽然感覺後面有張嘴在舔我,有隻手在摸我和袁麗的交合處。

我回頭看,原來田蕾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卻不看我,賣力的舔我的屁眼。

袁麗也覺得不對,我的兩隻手扶在她的腰上,而卻有隻手在摸她的陰蒂。看梁沖還躺在身前的床上,知道一定是田蕾。

女人更知道怎麼讓女人舒服吧,田蕾的撫摸加上我的抽插讓袁麗很快來了次高潮。在高潮將至時,袁麗撥開眼前梁沖的短褲,拿出梁沖的陰莖含在嘴裡用力吸吮。在強烈的刺激下梁沖也醒了,看到我們三人已經交合在一起,坐起來脫下內褲,捧著袁麗的臉對著自己的陰莖,讓袁麗持續不斷的刺激他的陰莖。

袁麗一邊用嘴舔他的龜頭一邊用手套動陰莖。田蕾舔不到我的陰莖,乾脆仰躺下來把頭從我的胯下伸到兩腿間,先把我的兩個蛋蛋含到嘴裡,用舌頭挨個撩撥,然後往前探探,直接把嘴附到我跟袁麗的交合處,吸吮著我跟袁麗激發出來的淫水,強烈的刺激讓袁麗不自覺的夾住田蕾的頭,田蕾依然往前,開始舔袁麗的陰蒂。

田蕾分開腿躺在床沿,我搬起了她的腿把陰莖頂入她陰道,田蕾高呼著「我要,我要。」迎合我每次的插入。「要什麼,老婆」「要,要兩個棒棒插我」女友說。

梁沖聽到後跳到床上把陰莖塞到田蕾的嘴裡,跟我一個節奏抽插。袁麗打開燈,看著我們兩個插田蕾,興奮的撫摸自己的陰蒂和乳房。卻不知道怎麼加入進去,看著田蕾的兩個大乳房,忍不住吸了上去。

在三個人的催動下田蕾高呼著「要死了老公,我要飛了。」「下面的洞洞也要,麗姐插我的屁眼」袁麗隨即將纖細的食指沾了些自己陰部的淫水,插進田蕾的肛門裡面。大概是也想嘗試下,另只手乾脆插進自己的屁眼裡。兩隻手在兩個屁眼裡一同進進出出,我分出只手撫摸她的乳房。

梁沖轉過身,兩隻腿跪在田蕾頭兩邊,讓田蕾舔他的屁眼,他也伸出手撫摸袁麗的乳頭。

田蕾用力一夾我的陰莖,我終於忍不住狂瀉到她的陰道裡面,她高喊兩聲隨我一起進入高潮。眼前一片模糊,強烈的刺激讓我有些眩暈,我只覺得在我跟田蕾躺下的時候袁麗跟梁沖又交合在了一起。

A市的景色沒有看到多少,徹夜的四人狂歡一直持續到回到家裡。那個夏天過的十分的值得回味。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