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妻子是妓女

兄弟,記住,出了門千萬別回頭,咱們這兒有這講究……六哥,這幾年承蒙……

行了,是兄弟就別說那話……保重啊六哥!

六哥是監獄裡的紅頭,進來8年了。當年因看不慣當地一個橫行霸道的市容干部,一氣之下把他給殺了,因為附近給求情的人太多,死刑改了無期,牢裡的犯人都佩服他,也怕他,慢慢的他成了老大。剛出來的那個叫吳天明,三年前因為替朋友出氣,拿刀砍了當地一個無賴。判了三年。今天是他出獄的日子。六哥因佩服吳天明的義氣,在牢裡很罩著他,因此吳天明在牢裡沒受什麼苦。

天明……天明……吳天明聽到有人叫他,他茫然的四處看著,強烈的陽光讓他睜不開眼睛。這兒,天明……

很遠的地方,一個大樹背後,走出一個和吳天明看起來差不多年齡的小伙子。吳天明認出來了,他是黨建國,比他大一歲,是他最好的朋友。三年前,因為當地一個無賴總欺負黨建國,吳天明替他出氣,砍了那無賴幾刀。能來接他出獄的也許只有黨建國了。吳天明是個孤兒,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誰,他入獄後養父母也失去了消息,剛剛出獄的他什麼也沒有…………

天明,知道你今天出來,我等很久了……呵呵,還是那麼帥!黨建國親熱的拍拍天明的肩膀,走,撮一頓去!三年的牢獄生活使天明有些麻木,他只恩了一聲,跟著建國走了。建國先是帶天明到一家很不錯的酒樓裡大吃了一頓,又帶他去了一家很高檔的桑拿,唉,哥哥對不起你,害你這幾年……

你放心,有我建國的,就有你天明的!當晚,建國給天明找了個小姐,讓三年不識女人味的天明好好的痛快了一把。吃飽喝足又洗了澡的天明慢慢的回過神了,覺得自己象個人了,當晚把那小姐搞的死去活來的,直到深夜,他才在包房裡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中午,建國和天明在一家小飯館一邊喝酒,一邊聊:天明,這幾年哥也混出了一點小名堂,倒賣些私貨。我知道你出來不好找工作,可我也用不上人手。這樣,我給你搞兩個台球案子,你在我家院子門口先弄著,這裡的市容跟我認識,有事招呼一聲,起碼先能混口飯吃,以後再做打算,你看咋樣?我給你租個民房你先暫時住著。行,你知道你兄弟沒文化也沒啥本事,你說咋辦就咋辦……

就這樣,建國給天明租了個民房,還給買了張彈簧床,從家裡拿了些被褥。又給弄了倆台球案子,天明白天睡覺,晚上經管台球案子,一局一塊錢,能混個溫飽,剛出獄的天明總算安頓下來了……

幾個月後的一天中午,天明剛起床,建國興沖沖的來找天明,天明,給你介紹個媳婦咋樣?別開玩笑了哥,咱這樣的誰能看上?初中畢業、整天瞎混還蹲過監獄……

唉!哥不是瞧不起你,哥說出來你別生氣,你要不願意就當哥沒說過。唉,就怕人家嫌棄咱……

天明嘴上拒絕,心裡卻的確渴望一個女人,畢竟已經快三十的人了,又三年沒見過女人,好,我跟你說,我認識一個女的,以前是當過坐台小姐,不過早都不干了,那天碰見聊了會兒,她說想找個男人過日子,我跟人家說了你的情況,人家說願意見見面,你看你要是不嫌她以前干過那個……

哥,咱這樣的還挑揀個啥,只要人好……可你看我現在啥也沒有……

一想到突然要相親,天明有些緊張,雖然自己早不是處男了,但畢竟以前只玩過一些妓女,談過的一個對象也因為他沒本事吹了。現在又要談對象了……

放心,她有錢。人家說了,只要人好,結婚後她養家,人家現在開了個飯館,生意還不錯呢。那你看著安排吧哥……

那好,我回去跟她說一聲,明天安排你們見見面……

下午,天明去洗了個澡,又買了一身新衣服,雖說是便宜貨,但畢竟是明天要相親,不能馬虎,晚上天明很早就收攤回去了,還買了一盒好煙裝裝門面。晚上天明失眠了,他想著第二天見面的事,想著那女的會是什麼樣?以前當過妓女,現在不干了開飯館?漂亮不?能看上我不?建國怎麼認識她的?應該是嫖過她這樣認識的吧?…………

第二天下午,天明早早的來到約定的地方,過了沒幾分钟,建國帶著一個女的來了。我來介紹一下,吳天明,賈凡蓉。你好……天明局促而生硬的伸出右手。那女的到大方的多,你好……哦。我還有點事,你們聊吧……

黨建國借故離開了。天明看著那女的,長的算是很標致,大大的眼睛,高鼻梁,皮膚也很白,就是個頭不高,看起來穿著高跟鞋也就一米六多一點,和一米八的吳天明站在一起有些不協調。天明的帥氣也吸引了她,她看著天明,發現天明直勾勾的看著她,嫣然一笑——畢竟天明三年沒見過女人了,而且人家確實挺漂亮的,還很豐滿,正是天明喜歡的類型。雖然個頭不高但無傷大雅,天明發現自己一下就喜歡上了這個女人,而那個女人也被高大帥氣的天明一下子吸引住了。兩人看來情投意合。你就叫我天明吧,我29歲,你呢我25。你就叫我小蓉吧。那女的答道。

哦……哦……你餓不餓?天明馬上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因為才剛過午飯時間,哦。我是說,你想看電影嗎?好呀賈凡蓉痛快的答應著。去電影院的路上,天明掏出平時沒錢買的三五煙,正在找打火機,哒的一聲,煙已經點著了,原來小蓉眼疾手快已經掏出了打火機。謝謝……你抽煙嗎?三五太暴了,我抽這個……

小蓉從包裡掏出了一包看起來很高檔但天明沒見過的香煙,自己點著。在電影院裡,天明發現小蓉的大腿有意無意的輕輕挨著他的大腿。雖然壓抑太久的天明非常沖動,但這畢竟是第一次見面,天明不敢造次。而小蓉前前後後的總是主動買電影票,飲料,爆米花什麼的,不讓天明花錢。晚飯,他們在一家高檔的餐廳用餐,也是小蓉付的錢。整個下午,天明從拘束到慢慢放開了,和小蓉聊的很投緣,原來小蓉和他一樣也是孤兒,而且命運很悲慘。初中畢業那年離開了強奸了他的繼父,只身跑到這個城市來,賣過花,擺過地攤,洗過頭,後來認識了一些小姐,先是開始在舞廳陪人跳舞,後來實在日子不好過就賣淫了。兩年前她不想再干了,也攢了些錢,開了個小飯館。天明覺得小蓉對他很好,也很坦誠,覺得自己很幸運,而小蓉也坦白的告訴他現在她想有個家,有個老公互相照顧。她不嫌棄天明坐過牢,也不嫌他沒錢。兩個人算是一拍即合。晚上,天明還去了小蓉開的飯館,已經打烊了,他們又聊了一會,天明覺得畢竟是第一次,不好太晚,就要走,小蓉寫了自己的手機號,天明尴尬的笑了笑說我沒電話,你找我就在建國家院子門口,我的台球案子每天晚上就擺在那裡。臨走,兩人都有些依依不捨,天明有些別扭的跟小蓉握了握手,要不是一個飯館的打工妹在掃地,天明真的都不想撒手了,女人的肌膚對他來說太渴望了…………

天明想,不管結婚不結婚,小蓉應該願意和他發生關系吧?畢竟以前是妓女,沒有什麼可扭捏的,可出呼天明意料的是,在談了兩個月,已經到了決定結婚的時候,他和小蓉才第一次接吻。兩個月間,他們一直是一種很保守的戀愛關系,最多拉拉手。不過結婚是小蓉先提出來的,她說租一套兩室一廳,簡單裝修一下。天明當然願意了。他終於要有自己的家了!在出獄不到半年的時間!簡直有點不可思議!結婚後,你還弄你的台球案子,我還搞我的飯館。你不用擔心錢,台球案子就當是消遣,不閒著有點事作就行。飯館生意可以,能養活我們……

第一次接吻後,小蓉這樣計劃著他們婚後的生活。天明都依著小蓉,他知道自己沒本事,賺不來錢,雖說讓女人養有些丟男人的面子,但自己坐過牢,不是建國給弄的這個小營生,他還能干點什麼呢?作生意,他以前也搞過,賠的一塌糊塗,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算了!天明想,自己已經很幸運了……

在裝修房子期間,天明幾次都想晚上在飯館裡小蓉的臨時住所和小蓉過夜,但都被小蓉拒絕了,馬上都結婚了,你還等不了這幾天呀?天明想,也好,雖然以前她是妓女,但現在這樣證明她已經不是一個隨便的女孩了。天明拼命的壓抑著自己高漲的情欲,盼望著洞房一天天的到來……

小蓉買了家具、電器,布置了新房,結婚的日子也定了,他們還照了簡單的婚紗照。對於天明和小蓉這兩個無依無靠的孤兒來說,能結合在一起真是一種緣分。天明和小蓉靠在沙發上,憧憬著他們婚後的生活……婚禮很簡單,來賓只有建國夫婦、小蓉飯館裡的廚師和幾個打工妹,為了湊個熱鬧天明把台球案子旁邊擺煙攤兒的老張也請來了。麻雀隨小,五髒具全——小蓉租了婚紗,還租來了花車,雖然只是普通的桑塔納。人少有人少的好處,不用誰灌誰酒,不用亂成一團,建國即是介紹人又是主婚人,宣讀結婚證、介紹來賓、新郎新娘介紹戀愛經過等等一樣也不少,大家笑成一團。這一天天明覺得終生難忘。一個坐過牢的孤兒,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晚上,沒有鬧洞房的人,天明和小蓉這一對幸福的新人終於搞到了一起……

他們約定,先不要孩子,每次都用避孕套……那一夜,天明把壓抑多年的情欲一股腦的發洩在她的新娘身上,而性經驗相當豐富的小蓉也差點被瘋狂的天明搞的昏死過去……

婚後幾個月,天明和小蓉幾乎夜夜春宵,天明終於發洩了他多年來壓抑的性欲,雖然小蓉的陰道很松,但天明已經很知足了。日子慢慢的平靜下來,天明和小蓉的性生活頻率也沒有新婚後那麼高了。天明每天抽著小蓉給他買的‘三五’煙,喝著飯館裡批發價進的啤酒,惬意的經營著他的台球案子,小蓉婚後對天明很好,每個月給天明的生活費很多,而台球案子賺的那幾個小錢小蓉從不過問,全是天明的零花錢。有時白天沒事,或者有幾天市容查的緊不能出攤,還有就是下雨的時候,天明也會去飯館幫忙,而小蓉也從不讓天明干活,只是讓他坐著抽煙喝茶或者喝啤酒。天明覺得自己真幸福,娶了個疼他的好老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真實的野戰雙飛經歷
玉米田裡的性愛
一次在婚禮上的奇遇
新婚之夜,新娘與壓床的小夥子睡一個被窩,結果受辱失身
極品家丁之三奴淩辱肖青璇篇(牢獄篇)
被眾人搞的老婆
能幹的嫂嫂
流浪婦人
性開放的世界
我在中學時的性生活

熱門小說:
淫行校園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