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在上海工作生活了多年,總感覺男多女少,女的不管高矮胖瘦醜都很容易找到男朋友,差別只在滿意度而已。介於僧多粥少,似乎女的很容易成為獵物,男的也大多批或不批羊皮直接上陣。

那時候我的工作很忙,我的同學,朋友們也不太找我舉行耗時又耗體力的娛樂活動。我的住房是與很多在上海的外地人一樣,租房子。而那個空間裡,有我的一些歷史,也有我熟悉的好朋友的很多故事。每每逢年過節我回家或者相對長期出差時,我熟悉的人就會找我要鑰匙,借住。那個年代大家經濟條件都有限,雖然房租便宜,但是有些研究生學生也是沒法幫我付半月,甚至只有一個星期的房租的。但是,人都有性。

那個房子到最後我退租,裡面到底住過多少人,我自己也不清楚。10多年過去了,有時候夢裡我會夢到去那個房子的路,小區正門和側門的樣子。在夢裡,每次都很壓抑。那個地方是我也是很多人不願在白天回顧的場景。

從本科畢業我就在那裡住,而後大概的兩年開始,我上網很多。也許是獨處的太久了,需要在工作之外與人對話。QQ是最容易跟陌生人建立起關聯的東西。我的QQ號碼位數很短,總是容易招蜂惹蝶。說一個在QQ當中認識的狼吧。

他當時年齡大概在35歲左右吧。特別瘦,個一般,不到180,那個很大,很長,前面不是像蘑菇,而是有些尖的。胖B瘦屌在他身上是印證了。

他是南京人,本科畢業就去了新加坡,學習後留在那工作,後來海龜。他是那時候不多見的海龜。

他有老婆,但沒有孩子,老婆留在了新加坡,是他本科同學。他回國遇到各種衝擊,比如不會過馬路,煙屁股熄滅後裝進褲子口袋帶回家等等。開始他加我,我們就隨便聊,聊了不少,他聊了他在新加坡和剛回國的各種經歷和感觸。那時候他剛回國幾個月吧。也許是挺寂寞的。後來聊的很多了,開始聊一些個人的事情,比如他自己,他老婆和他借房子住的老婆的親戚一家等等。我沒什麼可跟他聊的,主要就是聽。

某一天他說起他的親戚,說到了他的住處。我一看,離我真的太近了。我沒說,還是聽他說,偶爾回應一些他的內容。

大概聊了幾個月後,有一天,他說想打車到我這邊來請我吃夜宵或者喝點東西。我就說,你不需要打車,可以走路。我可以想像他應該是挺興奮的。後來我也不知道腦子怎麼搭錯了,給了他地址,他就拎著一捆啤酒到我家來了。到了樓下,給我打了個電話,說,你下來接我。

我說,你一個男的,上兩層樓至於嗎?

他說,想跟我一起走一下樓梯,有回家的感覺。也許我也是孤獨的,就下去了。他就來拉我的手。那之前我們沒有過任何曖昧,沒有打探過對方的長相。我沒明顯的不高興,就是心理有點彆扭,就去伸手夠他拎的啤酒,上海力波,挺普通的。我就說,就這個啊?太沒檔次了。

他一聽,竟然把啤酒放樓梯口上,摟住了我的腰,說,走,跟哥哥一起去買好酒去。我被他這樣用力一握,有點不知所措,就跟他拉了手了。我住的地方雖然便宜,不在市區,但周圍也挺熱鬧方便的,有24小時便利店。於是就又買了些聽裝的百威(也不是很有檔次哈)。可能當時也不早了吧,不太有人走。回到樓梯口的時候,那捆立波還在那。他就拎起來,連帶著裝百威的塑料袋一起,臨在一隻手上。另外一隻手,又摟住我的腰。我沒反對,我們就緊挨著上樓,進了我家門。

他一見到我就顯得挺high的,好像之前喝過似的,進門後更high。我拿了些零食出來,我們就開始喝酒。以前我的酒量還不錯,7,8瓶啤酒不會有反應。他好像不怎麼行,喝著喝著臉就紅的發紫了。然後就開始走來走去。不知道是不是精蟲上腦了。喝酒的時候還是他在那喋喋不休,我聽的多。我的小客廳裡後來似乎容不下他了,他開始往我臥室走,我不讓,他就往廁所,廚房走。我也被他弄的有些慌亂了。也或者第一次見面,本來就有些彆扭。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說了多少話。他說,帶我看看你的臥室吧。我不是純情少女,也知道他的心思。我說,你老婆在新加坡有人了你怎麼辦?

他開始有點犯酒瘋的樣子說我不正經。然後他湊進了問我,要不要試試。他說他會讓我很舒服。我就問他是不是跟很多人幹過?他說真沒有,目前就他老婆。本科就被老婆拿下了,至今沒嘗過別的女人。

我就問,那你怎麼能保證我會舒服。他說,看得出來唄。我冷笑,說,看來是你能保證自己舒服了。他賤賤的笑。笑完問我說,他的QQ頭像是不是看上去很色狼。我說不會。他的頭像是個博士,老QQ頭像中那個戴博士帽的男id頭像。他說有不止一個人加他,說可以提供性服務,但是一晚1000塊。他搖頭說這麼貴(當時的上海,本科畢業生的平均月工資還沒有1000塊),他們知道我想要,還知道我有錢?

我看著他那有些發酒瘋的樣子開始有點反感了。說,你還真以為你有錢啊?沒見過錢吧?他又賤賤的笑。我說,肯定是你家親戚出賣的你。

他看著我,彷彿是我突然點醒了他一樣,說,還真是有可能。於是又嘮叨了一些他親戚的事情。說完,就說,不行了,今晚回不去了,醉了。於是就徑直的走進我的臥室去了。他站在那看,我的我是很小,兩個桌子,一個放電視,一個靠窗放一個書桌,上面很多我要用的書和一個台式機。另外就只有個雙人床了。

他一個人進去,我再進去,臥室似乎就滿了。我正要拉他出去,他回身把我抱進懷裡問,今晚就收下他吧。我使勁推他,他抱的更緊。於是我們就抱了一會。他熱乎乎的吹氣問,要不要試試?我沒說話,可能喝了點酒,也晚了,也累了。他拉著我坐在床邊,一隻手摟著我的腰,另外一隻手拉住我的手,說,這幾個月有我他覺得挺好的,不像剛回國那樣,挺孤獨的。

然後他把頭靠在我肩膀上。看他樣子可能是醉了。於是我說,那你躺著吧,睡著前自己蓋被子。他抬頭看著我。我看著他,眼睛挺紅的,就想站起來拿本書去客廳熬一晚。以前各種原因我常熬夜。

我正要站起來的時候他一把拉住我,我沒站穩,又坐下,被他一扯,就要躺下了。他,嗖一下把我上衣掀起來了。我當時穿一個套頭的短袖針織衫,有彈性。一下子bra就被他全看到了。

我有些急,伸手去拉衣服,他卻一下子把頭埋在我胸前。我能感覺到他發燙的臉貼在我胸前。我就推他肩膀。他頭抬起來的時候,順勢把我的bra整個掀上去了。然後開始吮我的乳頭。酒精和這一系列的快動作刺激下,我真有點舒服的感覺了。這並不是我第一次與近乎陌生的人發生性行為,心裡有點破罐破摔的想法,乾脆試試到底舒服不舒服。

我不再反抗,拍拍他肩膀說,我腿被你壓著了。於是我們從坐床邊改成躺床上。他忙著要來脫我上衣,我拉住說,你管自己吧。他一聽,賤賤的笑著,拚命脫衣服。當我們都只剩下內褲,他從裡面掏出jj的時候,我吃了一驚。真的挺大的,頭上跟別人都不一樣,尖的。我端詳了一會,他舉著說,想要了吧?我只笑不答。他把我放倒,扒下我的內褲說,別著急,哥哥來了。

他趴在我身上,我們上身貼在一起,下面我感覺到他在找。我伸手幫了他一下,他用力挺了一下,進去了,動作有些生疏。我說,你慢慢來啊,別著急。他笑著說,你以為我真的老了?那句話一說,我懷疑他並沒有真的醉,是借酒發瘋。開始抽查的過程,似乎是個相互認識的過程,他動作有節奏而緩慢。我其實也是比較濕的,他動了一陣後,說,你下面長的跟別人不一樣。我說怎麼不一樣,他說還沒看呢,就是不一樣。我坐起來,我們對坐著,他抽插了一會,我們都注視著那個活塞往復的地方。似乎都挺享受的。

他前頭的尖似乎很能刺激我的感覺。我也覺得自己的水越來越多。我們都努力配合對方,盡快往復動作,但坐著動作快不了。於是我放到他,坐在他身上。先是上下動了幾下,他有些呻吟。男

人的呻吟總是讓我特別神魂顛倒。他就那麼輕輕的叫著,我動的越來越累,就對他說,讓你嘗點猛的吧。我坐在他跨上,前後的動屁股,屁股始終貼在他身上,感覺mm和jj的摩擦特別大,特別充分。他的叫聲開始提高音量,開始咬嘴唇,伸手上來抓我的咪咪。我也很舒服。

才沒多一會,他說,別動。我以為他要射了,趕緊抬屁股,讓他jj出來。他拉住我的胯說,沒那麼快,就想享受一下。他看看我,扯開我紮住的頭髮,吸我的乳頭,然後說,還有更淫蕩的嗎?我被他挑逗的很舒服,下面也一直沒停的被插的舒服。我似乎大腦沒動,嘴上說,去陽台吧。他一驚,以為我開玩笑。於是我拉著他下床,打開陽台門,我們兩個赤條條,汗嚕嚕的人就站在月光下,初秋的風裡了。風還有點涼,我的陽台沒有像其他人家那樣封上玻璃,而是敞開的,陽台的圍欄能擋住肚臍以下的下半身。我手扶著陽台圍欄,倔起屁股。

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樣子,傻傻的站著。我說,你吃不消了?然後轉身往回走。他一把拉住我,把我摁在前面。我重新扶住陽台圍欄,剛崛起屁股,已經被他插進去了。

他似乎癲狂起來,像個狗一樣趴在我的背上,雙手從後面過來握住我的雙乳。我的乳房不是很大,他的手也不小,兩個乳房都全在他手掌裡了。

他動作很快的抽插著,呻吟聲逐漸的提升。我也配合的前後動作,啪啪的撞擊聲很響,咕咕的也有些水聲。後來我也開始呻吟,我們兩個動作越來越快,呻吟也越來越迷離。過程享受又刺激,樓下雖然有路燈,還是很暗,看得清的地方都沒人,看不清的也不知道有沒有眼睛。這樣不知道多久,我們的汗開始變成了潤滑劑一樣,他有些在我身上趴不住了,站直了,手也不再渴望我的雙乳了,而是抓著我的胯。我聽到他的呻吟聲開始向後,似乎人在往後仰。

過了一陣,我覺得體力快耗完了,下面又酥又麻,很想尿尿,不由得下面用力縮了幾下。他突然加快了頻率,才幾下,就突然拔出來突突的射在我腰上了。

我轉身看到他射的樣子很滿足。應該說是他涉獵了我,而我卻有種征服了他的感覺。我們面對著看著對方,他上來抱著我,長歎了一口氣。冷靜了之後被風一吹還真冷。他摟著我的腰進屋,我關好陽台門,放好窗簾。他不客氣的躺回床上,然後示意我也躺過去。我用桌上的餐巾紙擦了擦身上的精液,就枕著他的胳膊躺過去了。

他一個胳膊摟著我,另外一個胳膊伸手上來輕輕握了握我的一隻乳房,然後從我的脖子,肩膀,側身,腰,一路輕輕的撫摸。我看著他的臉,比我大10歲的陌生男人,我此時躺在他懷裡。而剛剛我們竟在光天下做了那事。

他似乎也想到了陽台上的經歷,問我以前有沒有過。我說沒有。他說,你跟別人不一樣,下面長的不一樣,腰也很誘人。我170的個頭,那時候腰應該是1尺9吧。也許女人的身體,男人更瞭解一些。

後來我們都累的很快睡著了。睡著的時候他一隻手在我的乳房上。晚上中間我醒過兩次,很快又睡回去。他一直摟著我睡著。第二天早上醒來我們是需要各自去上班的,我一貫醒的早。他也跟著起來了。剛起床的時候他要我坐在床上,雙手搭在他肩膀上,他從我的腰一路從側面摸到肩膀,然後再滑到前面,往下,摸到我的乳房,停了一會。我幾乎有點要被他挑逗起來了,他歎了口氣說,真想再來一次。說罷,輕輕吻了我的唇。

我看著他,心想應該不會有下一次了。

之後真的沒在發生過。他給我打過一些電話聊天,我們也一起吃過兩次飯,但是都沒有發生。有一次他送我到門口,我沒主動說進去,他也沒提。後兩次再見走在路上他都會摟著我的腰,臨別會抱一下我,然後吻一下。後來網上還聊過一些時間。有一次他正給我打電話聊天的時候,他突然說,我老婆來電話了,不跟你說了。我還沒來得及做任何反應,他已經掛了電話了。後來再也沒電話聯繫過,QQ上見了,他不主動說話,我也不說話。時間長了,就真的再不聯繫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飛機上的小妹妹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心中的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