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開上高速公路,信太看看身邊的女人,飄逸的長髮懶懶的披在淺紫色外套上,脖子上的那條黃絲巾結了一個漂亮的結,高聳的胸部透露著發育良好的訊息,當然這是紗貴所擁有迷人的法寶之一。

『討厭,別用那種好色的眼光盯我。』

紗貴紅著臉,略帶興奮的說。

『是嗎?你不是很想趕快到達目的地,好我的大肉棒!』信太一邊說,一邊用打檔的右手環繞紗貴的肩,猛然用力,將紗貴壓向褲襠的前方。

『來吧!用嘴。』

『不要那麼粗魯,會痛!』

『快一點,蕩婦!』

『真是個變態的傢伙。』

雖然嘴巴說是如此,可是紗貴還是將信太腰部向前挪動,右手不停摩挲著隔著深灰色毛料西裝褲裡的肉棒,左手費力的解開褲前的拉鏈。當信太肉棒跳立出已解開的西裝褲前,暗紅色的龜頭早已充血,挺直的肉莖還不停的抖動著。

『真有精神!』

紗貴不禁的讚歎。

凝視信太肉莖變化的紗貴,用手上下的套動著。像是擔心過於乾燥而使陰莖受傷,吐了一些口水在其上方,持續的幫信太服務著。

『哦!太好了。』

紗貴的服務使得信太將屁股向座位前移動著。

紗貴將信太的龜頭含入口中時,信太不禁呻吟起來。

『快點……』

該是受過相當訓練,紗貴的舌頭勾勒著信太龜頭的部,左右輕擾神經末梢的敏感線,再由龜頭尾部向上輕舔至馬眼處,然後將信太巨大的陰莖整根沒入口中。

龜頭在口中的刺激,於頭部上下擺上的同時,紗貴不時發出淫糜的啾啾聲音。紗貴也不時抬起頭用瞇起的眼觀察著信太,並加重了口部吸允的力量,及努力的搖轉頭部想使信太盡快射精。

『真是會弄,快受不了……』

說話的同時,信太手已伸入側躺於腿部紗貴的上衣中,將胸罩拉下至乳房的下方,姆指與食指緊捏著棕紅的乳頭,上下轉動著,以舒緩根部即將沸騰的快感。

紗貴的經驗告訴她,這個男人已經有了感覺,便調整姿勢,將右手稱在信太的腿部,以便使空間加大,頭部上下搖動時,也將左手握在陰莖的根部跟隨移動。口中內部的肌肉,也模仿陰部達到快感的時緊時鬆。

『不行了……』

信太在紗貴的套弄下喊著。

『快射入我的口中。』

紗貴改用右手用力的套弄著。

『喔!手快點……』

『……』

『出…出來了……』

紗貴於信太射精的剎那,用口將整個陰莖包住,像嬰兒吸奶般的用力吸著。

『夠了。』信太冷冷的道。

信太用力將紗貴推開。

整個氣氛疆住了,愛慾交纏只是幾秒鐘前的事。

紗貴愣了一下,漸漸起身離開信太的大腿,眼角慢慢留出淚水。

『我那點不如她?!』紗貴哀怨的問道。

『你在說什麼?!』

信太面無表情的答著。

車子持續向近郊的別墅開著,但信太知道,在迷惘的剎時,一如紗貴所言,心中喊的名字不是紗貴,而是……車子停在一棟白色仿哥德式的歐式別墅門前,等待僕人的開門。門邊的花崗石巖上掛立著房子主人的名字『西村正人』。

講到西村,在日本證券業者可能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因時常出席各公司股東會議以黑道勢力恐嚇其它股東發言或以程序阻礙公司議事而著名。可是他的竄起確是新聞記者的最愛,始終無人知曉,而各種傳說也滿天飛,始終沒有得到西村正人的回應。

等待中,信太竟有些急迫的發抖,雙手不停的拍打著方向盤。

『這些僕人,真是混蛋!』信太不耐的說。

看在眼裡的紗貴,默默不語。她知道信太的真正目的是趕快能看到正人的女兒-菱。

由於西村常會在阻礙股東會議成功後,宴請手下。同為西村正人集團的手下兼戀人的信太與紗貴,就常常被邀請至該別墅狂歡慶祝。但自從前幾次信太看到跟西村正人一起來的菱之後,信太對她的態度起了相當大的變化,而且每次信太看著菱的眼光總是炙熱而充滿慾望,一如紗貴和信太相識之初。

在紗貴的心裡總是希望她的判斷是錯誤的,可是愈來愈證實她的擔心是正確的。看著信太的焦慮,她竟期待著無人來開門,而信太載她去別處狂歡。身邊多的數不清追求者的紗貴,不禁泛起幾許悲哀。

門開了,信太咒了一句,將車子油門大力來回踩著,然後突放手煞車。嘎的一聲,車子向內駛去。

『你們來了!』

西村從客廳中央的樓梯一邊走下來,一邊說著。

『是的!社長。』信太與紗貴同時趕快站起。

西村滿意的點點頭,示意兩人坐下。

『大阪的當家大姊出了一些事,本來要來的耕次,我已叫他先過去處理。』西村坐下後對著信太、紗貴說道。

『明天我可能也會過去,可能會花上幾天時間。信太,你就先幫我處理一些會務。』『是!』

『天色已晚,明早你們再離開。』

說完,西村起身並比手勢叫兩人不必多禮後,逕自向二樓走去。

『喂!你在想什麼?!』

紗貴在看到西村的背影消失後,有點高興的問著信太。

紗貴高興的是沒看到讓她擔憂的菱,那麼她就能信太好好的享受一個美好的週末。想到以前兩人淫亂的情景,紗貴不禁有些燥熱。

『抱我去房間吧!』

紗貴撩起裙子,跨坐在信太的腿上,肥大而結實的臀部也前後摩擦著信太的根部。

『別這樣,社長會看到!』信太微推紗貴說道。

『信太,來嘛!』

紗貴用幾近沙啞且性感的聲音說著。雙手也環抱起信太的頸部,而上身微彎,好讓自己傲人的胸部,能緊靠在信太的臉上。

紗貴知道信太的心,從開車出公司起就已經不再她的身邊。而苦無辦法的她,只希望能用自己的肉體或是其他一切她所能做的,來挽回愛人的心。

不知是信太感到無法看到菱的絕望,還是紗貴身上熟悉的肉體味道,刺激起信太的慾望。信太的手開始在紗貴的身上撫摸著。

『對!就是那裡。』

當信太的手,隔著三角褲撫摸著敏感的陰蒂時,紗貴不禁將頭向後仰著。

被輕柔的撫摸著的紗貴,一股美感在陰部向子宮內擴散。或是因為強烈的感受,臀部也不安份的扭動著。

『你真是淫蕩,這麼快就有感覺了。』

信太撥開三角褲的一邊,看著已經濕漉的陰唇,笑著說著。

『別這麼說我……』

紗貴雖然嘴巴說著,但內心更渴望信太能更用力的弄著。

而上身也有同樣的感覺,剛被褪去的外套及上衣,散落在腳部,前解式的胸罩被分成兩邊從肩上垂掛著。黃色的絲巾也被信太解開拿在手上,輕撫著左右乳房。

『嗯!信太……』

『……』

『給我……!』

紗貴一邊說一邊摸著信太的褲襠。

『你要什麼?!』信太一邊問,一邊將玩弄陰核的手動作加快。

『不行,別……快要了…』紗貴扭動屁股的動作更大。

『快點說!』

『我要信太的……大雞巴。』

『哈!哈!』信太得意的笑了出來。

『賤狗!受不住了嗎?!』

『快點嘛。』紗貴催促著信太。

信太順勢抱著半裸的紗貴從沙發上起來,準備走入一樓客廳邊的客房,就在起身的瞬間,看到樓上站著一個臉色斐紅的女孩。不是別人,就是他以為今天沒跟西村正人一起來到別墅的西村菱。

《太丟臉了,竟在菱的前面……》

躺在床上的信太,始終無法入睡。整個腦袋裡充滿了站在二樓紅著臉的菱所露出那種迷惑又有些驚嚇的表情。

在菱衝回房間後,信太整個心已降到谷底,而默然的放下手中抱著的紗貴。而紗貴也只是向他望望,拾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走回自己的客房。或許她也知道信太今晚以沒什麼性趣了。

《一定是她,這個女人看到菱後,而故意表現的淫蕩。》

《一切都完了,菱對我的印象,整個都完了。》

《我該怎麼辦呢……》

身為西村正一得力助手,歷經大小公司股東會議的信太,竟像小孩子般的侷促不安。

自從在別墅看到菱之後,整個腦海裡無時無刻都會出現她的影子。一襲烏黑的頭髮,燙成螺絲燙而呈現幾許蓬鬆,白晰的皮膚中透著如水蜜桃的鮮紅,大而明亮的眼眸中散出受過良好教育的氣息……《肚子有些餓。》

《原來已一點多了,別墅的附近似乎沒有什麼商店》信太看著手錶想著。

《傭人大概也睡了,還是自己找點東西吃吧!》

雖然來過別墅好幾次,但是活動的範圍,僅是局限於客廳、飯廳及別墅外的花園,加上是社長的家中,總不好到處亂闖。

《廚房應在飯廳後面吧!》

信太走出房門,摸黑的向後走去。

《房子大真是麻煩。》

《……》

《疑!那是什麼聲音……》

信太似乎隱隱聽到女人的哭聲。但是隱隱約約的,聽不清什麼。

《該不會是亡靈……》想到亡靈信太不禁有些發毛,趕緊從口袋中拿出打火機點燃。

『不要……饒……』

《好像是菱的聲音!》

當信太靠近類似地下室進出口時,隱約的聲音開始有點清晰。

《奇怪!我是不是聽錯了。但是那個女人的聲音,我……》

『饒了我吧……』

信太正在懷疑的當時,菱的聲音又清楚的從出入口傳出。

此時信太在也不顧這是社長的家中而不該亂闖,急忙打開入口的門準備衝進去……『蕩女,看你濕的如此。』

信太傻住了,當他下到樓梯第二階時,正人社長的聲音赫然出現。

《???……這……這是什麼情形?!社長和菱……》

吃驚的信太,雙手驚張的不停冒汗。

信太的心緊繃到極點,平日不顏笑的社長和女兒亂倫……地下室傳出了嗡嗡的聲音,像是電動按摩棒轉動發出的聲響。伴隨而來的菱的呻吟,使得信太的好奇心戰勝了被社長發現後的危險。

信太將整個身子蹲下,靠在扶梯的把手慢慢的向下降了兩階,而在樓梯與樑柱的交縫間停住,嘗試著將頭部伸至交接的透空處。

《啊!……》

信太差點叫了出來。

眼前的景像是如此淫靡,菱的雙手與雙腳已被銬在類似審問人犯的刑具上,整個身體呈了一個『火』字型,頸部以下佈滿了火紅的蠟燭油,高聳的乳房上夾著兩個洗衣夾。

《嗯!菱是白虎……》

看到社長側身想使手上的電動按摩棒更方便深入菱的根部,信太看到菱的秘部。

『哈!爽吧。』

西村用按摩棒來回的抽搓後,把假雞巴拔出後忘情的笑著。

『……』

『不會說話了嗎?!』

西村大聲斥責著菱,同時用左手用力的按著夾在乳間上的洗衣夾。

『啊!……』

菱因痛苦而呻吟著,整個低垂的頭也因之向後。

『爸爸,饒了我吧!』

『不行!』

西村將手中的按摩棒放入自己口中著後,又插入菱的部,另一隻手也向菱的陰蒂上撫摸。

『啊……』

菱因過度的刺激,又再呻吟起來。

『不誠實的孩子是要受到處罰的。』

西村的手一邊動一邊說著。

由於菱完全沒有陰毛,電動按摩棒出入陰戶的同時,也能清楚的看到附著在上的淫水。

『爸爸……喔…不要…』

菱因受不了如此大的興奮,頭部不停搖動著,雙手與雙腳也似要掙脫束縛而死命的碰撞。

『跟你大阪的媽媽一樣淫賤。』

西村說著,同時將褲子脫下,赤黑色的陰莖跳立而出。

『處罰時間到了。』

西村一手攬著菱的腰,一手搓弄著自己的雞巴。

『給你爽的。』

西村將暴漲的陰莖壓入菱的陰部,臀部猛然向前挺進。

『啊……爸爸!』

《……》

信太只覺得喉嚨乾燥,下腹部的陰莖隨著入眼的映像而挺立,他悄悄的起身向紗貴的房間走入……和紗貴一同送走了西村社長,車子向回程開著。

『信太。』

『……』

『信太!』

『喂!那麼大聲做什麼?!』

『我真搞不懂你,昨晚還那麼激情,今天卻又開始怪怪的。』『……』

『你在想什麼啊?!』紗貴看信太心不在焉的,氣的大聲吼道。

『紗貴,我昨晚看到……』

『你看到什麼?』

『我昨晚看到一隻老鼠!』

『啊!討厭。』

紗貴笑著輕打信太,雖然她不是那麼害怕老鼠。

而信太的心卻是覺得沉重,他本想告訴紗貴昨晚他所看見的情景,但是不知為何他的心中突然響起昨夜西村講的那句《…跟大阪的媽媽一樣…》。

信太跟隨西村已經將近五年,卻從未看過社長的妻子,而菱的出現,也只是這幾個月的事情。據耕次的說法,菱是剛從國外回來。由於西村做事一向隱密,也不喜歡手下多問,所以信太對菱也不是相當瞭解。

在信太思考的當中,車子已開到紗貴住處的樓下。

『你回去吧。』

『信太,你不上來嗎?!』紗貴訝異的望著信太。

雖然自從信太看到菱之後,對她的態度有所轉變,但是每次在別墅回來後,都會在她的住處過夜,而於隔天共同上班。

『可能是昨夜沒睡好,覺得有點累吧。』

信太漫不經心的說著。

『那麼你上來,我放個熱水讓你泡一泡,然後幫你按摩,好嗎?』紗貴不死心的懇求著信太。

『不了!』

在紗貴下車的剎那,信太的車飛快的衝出去……『開門。』

信太的車又再度停在西村社長的別墅前。

『佐野先生,有什麼事嗎?』僕人稱呼著信太的姓氏。

『社長叫我回來拿重要的文件,快點。』

『是。』

事實上,信太也不瞭解為什麼自己會來西村的別墅,心中似有種渴望,也有些氣憤,畢竟心目中的戀人,竟和親生父親發生不倫的關係。昨晚菱的淫靡情景更一幕幕的刺激著信太。

進到大門之後,信太從僕人口中得知菱在二樓彈琴,便急忙的衝上去。

『小姐!』

信太在聽完菱彈奏完之後喊著。

『啊!……』

菱轉過頭看到信太站在後面有些驚嚇,隨之整個臉轉紅,可能是想到信太與紗貴纏綿的樣子。

『你……你有什麼事嗎?』

菱因驚慌的站起,而將鋼琴架上的樂譜弄倒在地上。

在隨兩人同時蹲下撿地上樂譜時,信太的眼睛瞄到菱的裙內,他呆住了。

『啊!不要看。』

菱發覺信太看到她的秘密,紅著臉趕緊用雙手壓著裙子。

信太再也忍不住的將菱壓倒在地,然後用手掀起菱的裙子,他清楚看到菱的腰部綁著一條紅色的尼龍繩,而從肚臍下方,向下糾結一起至陰部,陰唇的上方圈著一根假雞巴,而假雞巴也插入菱的陰道之中,整個陰唇也因強烈摩擦,泛著幾許愛液。

這時信太也發現原來菱不是『白虎』,而是整個陰毛被剃掉,整個恥部的上方還露著幾些毛根。

『哈!真是變態。』

信太一邊摸著毛根,一邊笑著說著。

『不要……』

菱的聲音因恥辱而有些顫抖。

『求求你……真的不要!』

淚水已經從菱的眼角流出。

『為什麼不要!』

信太不理會菱的哀求,反而用手按在假雞巴的上面,用力的向內推進者。

『啊……』

菱痛苦的在地上掙扎著,但卻被信太更死命的壓著。

『說啊!為什麼不要?你可以被親生父親玩弄,為什麼我不行。』信太有些歇斯底里的喊著,同時加快了手部的速度。

『你…你說什麼?!』

菱驚訝的看著信太,但隨又被陰部的刺痛流下淚水。

『我說什麼!我說你可以被親生父親玩弄,我也要!虧我從第一次見到你之後,就深深的喜歡上你。每晚想著你的倩影,玩弄著自己的雞巴。你……你卻是如此的淫賤。』信太說完也頹然的倒在菱的身上,或許積壓在內心的思慕、氣憤及慾望,在說出後,而失去了支持報復的意志。

時間暫停了許久,菱推開壓在身上信太站起來,整理弄皺的衣服。

『對不起!冒然的向你表示愛意。』

信太在站起後,深深的向菱鞠躬說著。

菱看著信太,嘴唇稍微動了一下,卻沒講話,然後慢慢的走出音樂房。彷彿中,留下一聲輕輕的歎息……『她的情況如何?』

西村一上車後,問著來接他的耕次。

『首領,看起來不是很好。』

耕次恭敬的答道。

『嘴裡一直嚷著要見大小姐。』

耕次接著道。

『這個女人還是念著她嗎?!』

西村看著窗外飛快向後的景色說著。

『是的!另外淺野及赤木都有來過,都被我擋在外面,沒讓他們進去。』『你做的很好。』

『謝謝首領。』

『雪子有說出老頭子的密碼嘛?』

西村點燃一根煙後問道。

『當家大姐的嘴巴還是很硬。』

『哼!我看她能硬多久。』

西村皺著眉,將剛點燃的煙弄熄。

『我有點累了,到了之後再叫我。』

『是的,首領請休息。』

『另外,回去後不要對信太說太多。』

西村說完後,將眼睛閉上。

《那該是十六年了吧……》

西村閉上眼後想著。

十六年前的西村,還只是大阪「黑龍會〞的小頭頭。因為腦筋極好,鬼主意又多,漸漸受到該會社社長岡田的器重。這時日本的經濟也漸漸脫離戰後的貧困,開始蓬勃發展。

西村建議該會社朝恐嚇日本證券公司透露內幕消息的方式,使得」黑龍會〞經濟來源大為擴張,同時也迅速的擴張「黑龍會〞在關西的勢力。岡田心花怒放之下,大大提高了西村的地位,而與該會社另兩名大老淺野及赤木平起平做。

但是野心勃勃的西村,並不因此而滿足。先秘密花錢從國外請殺手將岡田的長子岡田平之幹掉,以斷除二代目繼承。岡田對此相當灰心,將會社大部份會務交給西村管理……『正人,你來了啊!』

岡田從手下拉開的紙門中走進來,對著西村說著。

『是,首領安好!』

西村跪坐在塌塌米,雙手按著茶桌,低頭說著。

岡田走到西村的對面,拉開大腿邊的睡服盤腿坐下,並示意西村不須多禮。

『這個禮拜,我們新增了幾處地盤,一目丁的」飛旗隊〞也希望能夠與我們結盟,條件開的相當不錯。』西村頓了頓,看到岡田滿意的點點頭。

『下面是各地的收支報告……』

『不用了!西村你辛苦了,今天就在用飯吧!』『雪子!』

岡田對著門外叫著。

不一會紙門拉開的外面跪著一個美的少婦。

『是!有何吩附!』

『多弄些酒菜,我要留西村在這吃飯。』

『是!』

少婦在拉上門時,向西村正人這邊望來。

而正人也正向她望著……

吃飯時,岡田因喪子的心痛,喝的酩酊大醉。

正人與雪子攙著岡田走入房間睡覺。

攙扶中,雪子發現正人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將手放在她的手上而緊緊的握著。由於扶著沉重岡田而用力著,雪子無暇去理會正人的舉動,直到放下岡田之後,雪子才發現自己的手還被岡田握著。

《這個男人怎麼如此大膽!》

雪子一邊抽回手,一邊想著。

走出岡田的房間外,正人跟在雪子的後面仔細的觀察這個女人,不算高挑的身材穿著一襲白色碎花布的和服,長長的頭髮整個向上梳起,而在頂部用髮髻固定著,或許是剛剛將沉重的岡田扶入房間時的用力,髮鬢的毛髮有些散落,大而翹的屁股跟隨著小碎步的挪動而左右搖擺著。

《真是誘人……》

西村望著雪子的屁股,忍不住的咂了咂嘴。

通過長長的迴廊,走回到吃飯的地方。雪子默默地收拾著桌上剩下的飯菜,正人也假裝幫忙收拾,一雙眼睛不時地偷瞄著雪子。

『真是喝太多了啊!』

正人望著散落一地的酒瓶說著。

『是啊!親愛的他,最近心情相當差,也時常喝醉著。』『是嗎?老大也不珍惜一下自己。』

『唉!』雪子抬起頭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啊……』

雪子右手抓著左手食指叫了一聲。

『怎麼了?!』

西村走過來問著。

『沒……沒什麼,被魚刺扎到。』

雪子的聲音微微抖著,因為西村已將她的左手抓著。

『不行,不小心會發炎的。』

說完,西村將雪子的手指放入嘴中吸吮著。

『啊……不要……很髒』

『大姊!』

西村趁勢將雪子壓倒在地。

『啊……』

『大姊,你不要裝了,老大一定忽略你了。』

西村的手,開始解開繫在和服上的腰帶。

『西村你住手,我是你老大的妻子。』

雪子嚴厲的怒斥著。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聲。西村知道今晚他一定要征服這個女人,而對付凶悍的女人,迅速征服的辦法就是比她更凶悍!

啪!啪!

『你……啊……』

雪子尚未講完和服的內襯服,已被西村用力的向兩旁扯開著,劇烈的疼痛從掖下向上傳送著。

啪!

『你叫啊!』

西村一手用力摑了一巴掌,另一手用力的將雪子僅存的棉質內衣向下扯裂,呈山椒狀的乳房跳立而出。

『保養的不錯嘛!』

西村望著雪子玲瓏有致的奶子說著。

雖然雪子已生過小孩,乳孕稍為呈現黑褐色,但整個乳房不是相當肥大,而無下垂現象,上乳房與下乳房之間的比例也相當自然。

『西村,你真的不可以這麼做。』

西村不理會雪子的哀求,用牙齒輕咬著雪子的乳間,左右輕輕的磨擦著漸漸充血的乳頭,另一隻手也游向雪子漸漸分開的大腿,由根部向內擠弄著。

『你……啊……』

雪子的聲音慢慢的轉為低沉的呻吟,眉頭也因西村的撫弄微微輕皺。

西村看到雪子不再掙扎,慢慢的挪動著身子向下。

隨著雪子兩腿的分開,原來蓋到腳根的和服,也滑落在兩旁。在分開的大腿根部的中央,長滿了濃密的陰毛。黑色花園的下面,也流出著一些稠濃的白色液狀物。

『哈!哈!成熟的女性也相當敏感。』

西村笑著說。

『別…這樣。』

西村繼續用手撥開陰唇,撫弄著雪子的肉豆。

『啊……』

雪子對開始出現的快感忍不住發出哼聲。

『不誠實的女人!看看你濕的。』

『啊……用力些!』

雪子因為肉芽上的刺激,將屁股懸空向上頂著。

『聽不清楚,你說些什麼?!』

西村姦淫的笑著,同時更放輕了手上撫弄的力道。

西村的沙啞聲音使得雪子的臉色泛紅。

或許是岡田喪子後,久未安慰雪子。雖然感到強烈的羞恥,但繼續把雙腿用力,而使身體向上,來使自己的陰部獲得更大的接觸。

『正人,求求……用力些!』

西村見時機已大致成熟,轉個身,掏出自己的肉莖放入雪子的口中。

『含著!』

同時自己也呈69式的方式,趴在雪子的陰部上,剝開陰唇將自己的舌頭在雪子的陰蒂與陰道間來回舔弄著。

『喔……』

雪子受到更大的快感,屁股不停的扭動著,口中因含著西村的陰莖而無法喊出。

西村像是將雪子口部當成陰戶般的的上下抽弄著,雪子因陰莖的過度伸入,感到強烈的窒息,掙扎的推開西村,整個人像虛脫的上下喘息著。

西村看到雪子被凌辱的如此,心中冒出一股強烈的快意。整個人像瘋了一般的撲上去,扶著昂立的陰莖,用力的向雪子的陰道中插入。

『啊……太大…』

雪子發出似快樂的呻吟。濕潤已久的陰戶終於被等待已久的陰莖插入。堅硬的龜頭部,來回括著略緊縮的陰道。

『太…太好了』

『爽吧!』

『還要…更深入』雪子不停的呻吟著。

西村加重了臀部的力道,肉體交接之中也發出啪啪的聲音,整個人隨著活塞運動的加速,而漸有快感,鼠蹊部漸漸傳出射精的前兆的訊息。

『雪子!…夾緊…』

『不行……等我!』

雪子知西村即將射精,也將下腹部用力,整個屁股也跟隨著西村起伏,希望藉著更強烈的感受,一起達到高潮。

『快點……』

『喔…喔……』

『啊……我去了!』

西村眉頭深皺地喊著。

伴隨著如痛苦般呻吟的同時,西村的身體抖動起來,陰莖在雪子的陰道痙攣,吐出了灼熱的精液時,依舊將腰部向前用力的挺進,希望能將精液入子宮的更內部,也帶出了雪子期待後的高潮……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