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女友狂歡了一夜,早上趁她睡的時候,趕快把之前寫下的第十八篇整理一下,就權當作給各位的聖誕禮物吧!不過這篇不是應節的文章,講的和聖誕節沒關係,而是今年九月份左右,我表哥從美國回來的兩星期的事情。

按了門鈴一會兒,門開了,一陣熟悉的清香飄來,我女友可愛嬌俏的笑臉就在眼前,笑臉帶著右邊臉頰上的一個小酒窩,我不禁覺得心裡有點迷亂,已經和女友一起四年多了,到現在還像初相識那種一見鍾情的感覺,也許是我好色吧,也許是她一直是那麼姿色撩人。

我熟練地反手把門一拉,然後用腳往後一勾,門便關上了。我摟著她纖腰,把她擁進懷裡,那陣誘人的清香仍然直鑽進我的鼻裡,迷惑在我的心裡,不知道這香味是來自她柔嫩的秀髮或者來自她的身體,反正此時無言勝有言,我們深情對望著,然後她閉起水靈靈的眼睛,我的嘴唇就印在她嘴唇上。一陣溫柔從嘴邊傳來,我的舌頭輕輕擠開她的嘴唇,鑽進她的小嘴裡,她緊緊地回抱著我的腰,讓我的舌頭和她的舌頭卷弄在一起。

這對於男女朋友來說是很平常吧?我通常會選擇女友家裡沒人的時候來她家裡跟她幽會,可以放肆地把她剝得精光,任意摸弄她可愛的奶子和屁股,嘿嘿,這天也不例外吧。

我一邊親吻著她,一邊把手伸進她的套衫裡,隔著乳罩撫摸她酥軟的胸脯,我這幾年磨練的技術還真不錯呢,兩三下子就弄得她有點氣喘。然後像往常那樣半推半抱地把她扯進她的閨房裡,在她那閨房的床上,曾經經歷過我們多少次的溫馨婍妮。

「等一下……」當我要把女友推倒在床上的時候,她輕輕推開我說:「等我拉好窗簾。」

我看著她把窗簾嚴嚴實實地拉好後,我問她:「你怕對面那個嬸嬸會偷看你嗎?」

女友她家這幾座住宅建得比較密,所以如果沒拉窗簾的話,可以看到對面屋子裡的情形,我知道她對面那家租給一個中年寡婦和她的一對女兒,全家都是女生,實在也沒必要這樣過份擔心被她們偷看。

「那嬸嬸好像是上星期搬走了,然後來了另一家人。」我女友拉好窗簾後,重新摟抱著我說:「我也不知道她們什麼時候搬走,所以窗簾一直都沒拉好。昨天早上起床的時候,我剛把睡衣解開要換上衣服時,才留意到對面窗口,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鬼鬼祟祟地盯著我這裡,嚇得我忙套上衣服,才知道她們搬走。」

我把女友壓在床上,聽到她這麼一說,反而興奮起來,雞巴雄赳赳地頂著褲子,我把她的套衫翻起來,直推到她胸脯上來,把她的乳罩也解開,推了上去,她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在我面前晃著,我雙手當然不放過這對可愛嫩白的奶子,兩個手掌一起抓摸上去,說:「哇,你睡覺都不習慣穿奶罩,你沒拉好窗簾就脫睡衣,兩個奶子不就全都暴露出來,給那個男人看了?」說完還故意捏捏她兩個奶子。

女友臉煞地變紅了,嬌嗔地用手輕捶著我說:「你好壞,專門說這種難聽的話……人家剛解開睡衣就發現,連忙轉身套上衣服的,你們臭男人就喜歡偷看人家的……」

幹她娘的,說不定她兩個奶子像現在這樣,毫無掩飾地給對面窗那男人看光了。

我一邊想著女友把奶子露給別的男人看,一邊看她說話時那種又純真又無辜的樣子,更是興致高昂,開始對她進攻,嘴巴對準她的乳頭含上去,然後輕輕咬著,她全身像是被螞蟻爬過那樣,又麻又酸,在我面前扭著細腰。不用說,我趁機把她裙子的腰帶解開,然後扯了出去,整件裙子就給我扔在地上,我的手就放在她那件半透明內褲上磨摸著。

「嗯……人家好羞……」女友說著,身體蜷曲起來,然後反轉過去。我想這是正常反應吧?反臥的時候總覺得比較有安全感。

但她那誘人光溜溜的玉背加以那件半透明內褲包裹著的圓屁股也性感極了,我抱著她的細腰,把她的內褲扯了下來,然後撫摸著她兩個又圓又嫩的屁股,還偶而「不小心」地把手指從她胯下摸了進去,弄得她一閃一縮的。另一邊我的嘴巴從她的玉背上面沿著中脊體往下親吻,這個招式她總是招架不住,全身的慾火都會在這時給我完全點燃,她的閨房裡充滿了我和她深呼吸的聲音。

我看她陶醉在我的愛撫之中,看著她被我脫得赤條條誘人的胴體,想起她剛才說窗對面那家男人曾經偷看她脫下睡衣,露出奶子,一陣暴露凌辱女友的惡念湧上心頭,化成了一股強烈的刺激,滲透全身。

那個傢伙會不會現在還在偷看呢?我一邊撫摸著女友,一邊用身體挪動那窗簾。

女友的床是放在窗邊,剛和窗子成直角,我們溫存時,通常是把女友弄在床上,而我是站在床沿來弄她的,所以我可以偷偷把窗簾扯開,當然我很小心,稍微一點點一點點地扯開。

女友反臥在床上,還以為我在她背後專心愛撫她,我卻慢慢把窗簾拉開。要說明一下,家裡的窗簾不像酒店那種,而是單層薄薄的,因此即時關閉窗簾時,房裡的光線也很好,所以我拉開時並不覺得會特別光。

我從窗簾扯開的空隙往外向,果然對面那個我女友口中的四十來歲的男人,鬼鬼祟祟朝我們這裡盯著,然後又裝得沒什麼走開,但只要我這裡窗簾稍微有些動作,他又回到窗口底下,只露出半個臉在偷看。

我的心撲撲地跳著:好傢伙!只是匆匆看到一眼我女友的奶子,一定不足夠的,我女友兩個又圓又嫩的屁股,不只是我想欣賞吧?那傢伙看來也很想看呢!

小窗台比床的高度略高,我女友如果只臥在床上,那個人就看不到了,多可惜!

讓我幫助一下他吧。我把女也的細腰抱起來,讓她跪臥著,兩個屁股高高翹起,我加強撫摸的力度,等女友以為我很努力巴結她的屁股,於是挺著很有美感的屁股,朝著我搖搖晃晃,本來是想吸引我吧?但現在……嘿嘿嘿!

我把身子貼近窗簾,把窗簾黏在身上往後一拉,窗口敞開一個大口,我眼角朝對面窗一掃,就看到那男人吃驚地緊張地盯著我們這裡,我女友兩個又圓又白的屁股就一覽無遺。我女友還一點也不知道,隨著我雙手的撫摸,把屁股晃來晃去,操他媽的,你要去勾引對面那個色迷迷的大叔來姦淫你嗎?

我的手摸到女友的小穴口,那裡已經淫水成災,我拉開褲鏈,對準她的小穴插將進去,把她插得七葷八素,「嗯唔嗯唔」地呻吟起來,更不知身在何處。我趁機把窗簾拉得更開一點,就在窗口表演起活春宮,我想那男人看著我的大雞巴在我女友的小穴裡穿來插去,一定看得鼻血精水直流。

我女友當然不知道我的詭計,和以前那樣,把屁股向我主動哄來,讓我的大雞巴直插進她的淫穴裡。對面那個新搬來的住客這次一定爽死,他想不到來租這裡還有免費的性愛表演贈送呢!

我還覺得不夠,昨天早上我女友「差一點」把奶子露出來給他看,他可能只是看了一眼,或著真的看不到,很失望吧?老傢伙,別失望,你很幸運,碰上一個喜歡暴露凌辱女友的男生,所以今天你有眼福了!

我的雙手伸在女友的胸前摸弄著她的奶子,趁勢把她上身抱起來,然後放開她的雙乳,集中力量狂操她的小穴。她給我幹得欲仙欲死,什麼也顧不得,兩個奶子隨著我瘋狂大力的抽插下,無助地晃來晃去,這些全都從窗簾那敞口暴露出去!我還故意從周圍捏弄女友的乳房,但沒有遮住她的奶頭,把她兩個奶頭暴露出來,這樣子差不多弄了十分鐘,如果那男人還看不清楚的話,那一定是他眼睛出問題了。

我不知道那個男人看得是不是很興奮,我自己卻是已興奮得全身發顫,太妙了!

女友可愛的胴體無辜地讓她嫌惡的男人一遍又一遍地欣賞著,比那些昂貴的脫衣舞孃還好看嘛!嘿嘿,那男人如果以後碰見我女友的時候,一定會想入非非的。

我還覺得不滿足,人家日本AV女星拍一片電影就三點盡露,我女友才只露出屁股和奶子,那個男人看了一定不夠爽,要不要連小穴也露一下?我把女友正面扳過來,想讓她兩腿分開,把她淫水汪然的小穴露給那男人看,但當然是失敗了,女友是躺在床上,而床的高度比窗台略低,所以我的陰謀不能實現。倒是因為把她身體正面翻過來時,她發現窗簾露了一個大敞口。

「……非,窗……窗簾……沒拉好……」女友緊張地叫著,但卻不能抵擋我的全力進攻,只是無助地繼續嚷著:「給……那個男人……都看見了……」

我聽著她說出這種可憐兮兮的話,更增添一股凌辱她的刺激感,只是安慰她說:「不會的,不要緊,他可能不是看我們這裡……」說完還乾脆把她兩腿向兩邊壓開,把她整個胯下都露了出來,看著她的淫穴正給我的雞巴狂插著。

「……哎呀……不行……他真的在看呢……好羞人……叫我以後怎麼出去見人……」女友說:「以後碰見鄰居……羞死人……」她那種哀怨可憐的聲音,終於使我忍不住一射如注,我抽出來時,白黏黏的精液就射在她小穴口和大腿上。

我女友當然很快就窗簾拉緊,她沒有懷疑我故意拉開,還以為剛才我們劇烈造愛時,不小心碰到扯開而已。我當然也不再拉開,因為我的慾火已經發洩了。

我們整理好衣服,回到廳中,女友替我泡一杯人參茶(嘻,這是她的迷信,說每次造愛我要用那麼多氣力和精力,所以事後要喝人參茶補一下),我們搭七搭八閒聊起來。

突然我想起從美國回來的表哥阿光,說:「世事真巧,我表哥阿光剛從美國回來,昨天去我家,看到我們的照片,竟然認識你,說起來才知道他是你姐姐少晴的前度男友,還說要過幾天約我們和你姐姐去聚聚舊。」

我女友一愕說:「哦,你說的阿光是X紀光嗎?光哥是你的表哥?」

表哥阿光和我算是自小玩大,他比我大六歲,本來應該有點代溝,但他最喜歡講故事吹吹牛,而我也喜歡聽故事,所以我小學到初中時期都和他來往密切,到我讀高中的時候,他讀上專業學院,就比較少來往。三、四年前我姑丈全家拿了綠卡移民到美國去,這次回來渡假兩星期,順便把一些家業賣掉,把錢轉移到美國去。

他來我家拜訪時,我給他嚇了一跳,才三十歲人,前額的頭髮都沒了,光了一大片,和我印象裡二十出頭的後生家很不同,後來我心裡想,歲月催人老,我只記住他以前的樣子,可能我自己也比以前老了很多。但唯一不變的是他那身鍛煉有素的肌肉,和那誇誇其談的嘴巴,當他看見我和女友的照片時,就停不住嘴巴,嗶嗶叭叭對我說個不停。

他講什麼「我和她姐姐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然後講起他和我女友的姐姐少晴以前的情事,還不忘把私人情色都帶了出來,什麼把少晴帶到公園,然後情到濃時就偷偷做起愛來,什麼半夜爬水管從窗口爬進少晴房裡,還說「算起來阿全(少晴的丈夫)還是穿我的破鞋」,他還說連我女友少霞以前也曾經是他的女友,說我也算是穿他的舊鞋。

不知道為什麼他喜歡說「破鞋、舊鞋」這種很傷人自尊心的話,不過我知道他這個人說話可信程度只有百分之一,其餘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誇張,所以根本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我呷一口人參茶,一陣苦裡滲著清香的甘甜,心裡想著自己最喜歡女友那種嬌嗔無助可憐兮兮的神色,故意說:「光哥?你叫得好親暱!我表哥還說他也是你的前度男友呢,虧你以前還說我是你第一個真正的男友!」我故意把話說得酸溜溜的,好像對她很不滿。其實我心裡倒不介意女友以前有幾任男朋友,有時腦裡面還想女友被其他男生玩弄過、凌辱過,嘿嘿,這樣才符合我這種喜歡凌辱女友的變態心理嘛!

果然不出我所料,女友被我這種酸溜溜帶著不滿的話嚇了一跳,又是露出我最喜歡看到的可憐兮兮的神情,忙解釋說:「沒有哇,我沒有承認是他女友……他是我姐姐的男友才認識我,但……可能在他心裡是這樣,但我不是……」話說得有點慌亂。

各位色友,凌辱女友不一定要把女友的胴體暴露出來,也不一定要讓女友給其他男人摸弄,其實在言語上故意抵毀她,讓她慌忙解釋,也能得到凌辱女友的快感。

我這時候當然是「落井下石」,見她越是慌亂,我越是高興,當然臉色保持陰陰沉沉,繼續說:「阿光他可不是這麼說,他說請過你吃飯,晚上帶你去公園摸弄,還有半夜爬進房裡跟你幽會,他還說我是用他穿過的舊破鞋!哼!」其實這些事,阿光是在說他和少晴的事,和我女友少霞沒有干係,只是他誇張說我女友也是他的前度女友之一,所以我故意把那些事情胡弄在一起說她。

女友的臉色有點蒼白,辨白說:「不要聽他亂說,他請過我吃飯,其實是姐姐和我都去,不是單獨去的。還有,我沒跟他晚上去過公園,只有去過電影院,那次姐姐病了,但不想浪費那張電影票,才叫我和他去看。晚上爬進我們房裡也是真的,但只是和我姐姐幽會。」女友拉拉我的手臂說:「你別發脾氣,要相信我。」

我故意繼續挖苦她說:「叫我怎麼相信你?以前你也沒提過阿光嘛,我們說好是我們之間不能隱瞞對方,不能有秘密嘛。」我臉色還是不好,把那杯人參茶喝下,穿起鞋子,好像馬上要離開的樣子。

「好吧,好吧,我說吧,我全部都說給你聽。」女友溫柔地拉著我的手說,她不想我誤會她。「好非哥,胡大爺,乖乖別動怒,我慢慢講給你聽……」我女友把以前光哥和她姐姐的戀情都抖了出來。

原來少晴和少霞都在讀高中的時候,和光哥每天都在同一個公車站等公車,因此認識了少晴,少晴也正情竇初開,很快接受光哥的追求,而光哥每天都去等少晴放學。原來少晴少霞兩姐妹是一同放學回家,但結果少霞要自己回家了,她當然懂事,知道不要去打擾光哥和姐姐的情事。

三個多月過去,少霞的媽媽叫她每天一定要跟著姐姐一起,說得明白一些就是要監視少晴,原來有一次媽媽回家時,在後樓梯碰見少晴和光哥正熱烈地親吻著,而且光哥把她壓在牆上,手伸在她的校服內,內褲掛在腳踝上。各位色友,世界上那個媽媽都一樣,見到自己女兒被男生弄成這個地步,當然是擔心極了,於是就下了命令,叫少霞每天要跟姐姐。

光哥絕對不是省油的燈,少霞每天跟著少晴,對他一點也沒影響,照樣和少晴幽會,當他們要在巷角街尾親吻時,就叫少晴走遠一些,過了十五分鐘才找他們。

他有時還故意走在她們兩姐妹中間,雙手搭在兩人的肩上說:「你媽媽對我真好,怕我一個女友不夠,還再送一個給我。」當然少霞會把他無禮的手甩開,但對光哥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最重要的是少晴喜歡他,還叫少霞要幫她保守秘密,結果少霞沒有起監察的作用,反而變成了他們的小跟班。

我聽了之後,沒再故意敦起醋意的臉色,平和地問:「你那時每天和你姐姐一起,也看過光哥和你姐姐親暱的事,是不是和我們這樣?」說完我抱著她,摸弄她的乳房。

女友啐我一口說:「你腦裡面總想著這種事,不過可能是所有男生都這麼好色吧,光哥也是很喜歡對我姐姐摸摸捏捏毛手毛腳的。」

「後來,」我女友繼續說:「光哥竟然在半夜從窗口爬進我和姐姐的房間裡來。第一次真的給他嚇了個半死,他忙叫我們不要大驚小怪,原來他爬水管進來的,那時我們住在二樓,絕對難不倒像光哥那種身手敏捷的人。那時我爸爸媽媽都睡了,光哥和姐姐都叫我替他們保守秘密,我只好答應,光哥就溜進姐姐的床上睡,到第二天天亮才爬出窗外走了。」

「什麼?光哥和你姐姐同床睡覺,你在旁邊,他們做什麼,你也能看得很清楚吧?」我吞吞口水問女友。其實我倒希望那時睡在鄰床的是我。

「看你的眼睛又變得色迷迷了!」女友說:「你別以為我那時年紀小,不懂事,我當然知道他們在被子裡做什麼,弄起來時還把床板弄得」吱吱「聲,我還真擔心給爸爸媽媽發現呢!不過我不敢去看,我面向牆睡覺。」

「噢,原來是這樣。」我這時才舒展臉色,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剛才是故意逗弄她,也不是想要和她鬧翻,就說:「光哥說話也太誇張,害我以為你真的是他的前度女友……」

我和顏悅色,反而女友卻凝重起來說:「我……我還沒說完……之後,光哥差不多每個禮拜,不過沒有固定是禮拜幾,都會偷偷摸進我們的房間裡和我姐姐幽會。」

「有一晚他早來了,」女友繼續說:「我姐姐還在洗澡,還沒回房間,我已經睡在被窩裡,穿著睡衣,不好意思起床招呼他,就叫光哥先坐坐等一下。光哥坐在我床邊,笑嘻嘻跟我說:」你也算是我女友,你姐姐沒回來陪我,你先陪我吧!「說完竟然翻開被子鑽了進來……」

我聽到這裡,喉間「咯」一聲,差一點把剛才的參茶吐出來說:「什麼?他鑽進你的被子裡?你被他……」

「沒有啦,人家還沒說完,你就插嘴啦……」女友嬌嗔說:「我給他嚇了一跳,忙用腳要踢開他,他說:」你是不是要弄得全家都知道?「我就不敢再動,只是對他說:」我姐姐才是你女友,我不是。「但他好無賴,把我抱住說,說:」你也很漂亮,只是……「」女友吞吞吐吐起來。

「只是什麼,繼續講嘛!」我鼓勵她繼續講下去,她講到這裡,我的雞巴已經又硬了起來。

女友接下去總是吞吞吐吐,要我一問再問,才能知道整件事情,為免浪費各位色友的時間,我直接把整件事講出來。

原來光哥說,少霞和少晴一樣漂亮,只是奶子比姐姐小,還說少晴的奶子比他的手掌大,但少霞的奶子卻剛好一個手掌大,說完就朝我女友的胸脯上摸了上去。我女友想反抗又怕弄出聲音,只好左支右拙地想避開他,但哪裡可以?光哥是色界高手,對付我女友這麼嫩花,簡直易如反掌,手心對著我女友的胸脯揉搓幾下,我女友已經給他弄得嬌喘連連。

光哥看她被弄得迷迷糊糊,兩下半手勢就把她的睡衣解開,我女友沒穿乳罩睡覺,就便宜了光哥這小子,少不免玩弄了她的兩個奶子。我女友還說,光哥把她的雙手捏著放在頭上,她兩個奶子就毫無掩護,給光哥的嘴巴吮吸上去,弄得她全身酥軟,給光哥整個人壓在身上。幸好這時少晴的腳步聲由遠到近傳來,光哥便匆匆下床。

少晴進房時,光哥已經端端正正坐在她床上,所以她不知道其實她妹妹被子下的睡衣已給他男人剝光。那次之後,光哥總是會找機會偷偷摸弄少霞,還說她以後要做他的二姨太。

當然少霞還是盡量避開和他見面,那時少霞已經進了大學,而且被我熱烈地追求著,而她心裡對我很有好感,所以沒再和她姐姐在一起,和光哥見面的機會也少了。

直至有一天,我女友一個人在家裡做功課,光哥來按門鈴。少霞打開門的時候對光哥說:「我姐姐還沒回家!」光哥輕佻地說:「那給我進來等等他。」

少霞害怕他進來之後會像以前那樣趁機摸她,所以不讓他進門,光哥就說:「你不給我進來,我就坐在門口,等一下你姐姐回來的時候,你就向她解釋為什麼不讓我進來。」少霞想想,如果不讓他進來,豈不是等於告訴姐姐此地無銀三百兩?姐姐當然會懷疑光哥和她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我女友只好開門讓他進屋,但不出所料,光哥強把少霞抱著,還要吻她的嘴巴,她掙扎著說:「等一下姐姐就回來了!」光哥嘿嘿笑說:「我就是知道她沒這麼早回來,才偷偷跑來找你。」說完把她推進房裡。

少霞繼續掙扎著,警告他說:「你這樣強來,我會告你!」光哥淫淫笑道:「啊,你倒是提示我了,之前都只能摸摸你,這次就把你強了吧,反正你是我的二姨太!」

我女友給他壓在床上動彈不得,裙子給他扯到纖腰上來,內褲也給他扯下一大半,邪惡的粗大手指已經從她小腹摸到她陰阜的陰毛再摸到她的小穴,當中指扣進她小穴裡的時候,她全身都沒力了,只好任由阿光擺佈。襯衫給他解開了,內衣和乳罩也給他翻了上去,阿光已經撲在她身上親吻她的嘴巴,還一邊撫弄她兩個奶子。

真想不到光哥說的話原來也不是全誇張的,他原來也和我女友有一手。幹她娘的!連我自己也想不到,原來我那時一見鍾情的少霞,當時簡直是我的女皇,簡直是天上的神仙,我要百般慇勤追求她,嘿,在背後我表哥卻捷足先登,在我追求她的時候,早就可以肆意摸弄我女友的奶子!真是想不到咧!

「那時候我腦裡面都一片空白,不知道要怎麼去反抗他。」我女友講得臉紅紅,她的眼光不敢直接看著我,繼續說:「整個人都給他放到床上,他把我兩腿分開,然後拉過去,因為內褲給他脫了,所以我知道再下去就會給他……所以我立即雙腿亂踢……」

「結果呢?」我覺得鼻血好像已經湧了出來。

我女友繼續低著頭說:「可能是我們都沒注意到,這時房門突然打開,原來我爸爸不知道什麼時候已回家,我和阿光都嚇呆了。接著當然是世界大戰爆發,當阿光逃到門口時,我爸爸還拿起椅子朝他背後扔去……就這樣阿光和我姐姐那段感情也完蛋了,但其實我姐姐還是很喜歡阿光呢,我到現在還覺得好像累了姐姐。」

我臉色又故意陰了下來說:「這麼說,你真的是阿光的前度女友了?」

我女友趕忙說:「沒有這回事,是他強迫我,我對他沒有好感,沒當他是男友。」

我故意有點生氣地離開女友的家,其實我心裡倒是很興奮,尤其想起剛才女友跟我說的,她以前那種種被光哥淫弄的情形,我的心裡撲通撲通直跳,腦裡一幕又一幕地展現著女友給光哥弄上床的情形,興奮得雞巴撐得老高,在路上差一點走不動。

過幾天的一個晚上,光哥打電話來叫我和女友出去聚會,也好,我倒想看看我女友再和以前這個曾經想姦淫她的光哥見面時,會是如何尷尬!看到女友尷尷尬尬,也可以滿足一下我凌辱女友的心裡!

我女友好像不好意思一起去,我就用激將法說:「會不會你還隱瞞我什麼,不敢跟他光明正大見面?」說的時候還滲著幾天前那種不滿的口吻。其實這幾天我女友已經對我千方遷就,但我總是對她冷冷淡淡,我想她開始擔心我不喜歡她了。結果我女友再次遷就我,陪我去見光哥。

我們來到阿光約會的酒吧。很多色友都說我講來講去都是去酒吧,喝醉酒,還要我講一些不是喝醉酒的故事。哎,其實各位如果喜歡聽一些幻想的故事,其他高手也寫了不少嘛,什麼女友、老婆、媽媽、妹妹、鄰居、同學,反正亂姦一氣就是了。但各位也知道,我講得都是一些真正的經歷,而在我的真實生活裡,卻真的是離不開酒,包括我、女友、同學、同事都經常去喝酒,當然不是每次都酒醉,只是選一些較特別的經歷講給大家聽。

我們找到阿光時,見到我女友的姐姐少晴已經來了,她還穿上連衣迷你裙,V型領口無袖,裙底只蓋到半截大腿,露出可愛嫩滑的手臂和大腿,而胸脯的乳溝也微微露出。少晴和我女友的樣子差不多,只是近年養尊處優,所以臉蛋比較圓,身裁卻一點也沒改變,和我女友一樣很有曲線美。

「呵呵,姐姐你壞了,姐夫沒有來,你就和你舊情人幽會!」我女友坐下來時,就指著少晴說。

「來,快坐,快坐!」少晴招呼我們坐下,笑嘻嘻說:「阿全剛好出差,我就來見舊情人,所以要把你們兩個都請來,才有個人證嘛!」少晴的性格十分豁達開朗,笑的時候總是「咯咯」聲,轉來對我說:「我也剛剛才知道,阿光是你的表哥,世界真小!」

我們扯天扯地說了很多,阿光講的都是以前怎樣和少晴相好。我們一邊談天說地,一邊喝著雞尾酒,這種雞尾酒看起來還以為是果汁類,但實際上酒精還不少。阿光好像故意要灌醉我,叫一些高濃度的雞尾酒給我喝,我心裡撲撲跳,想著:幹,這個阿光可能有些歹念呢,等一下可能想要在少晴和少霞身上弄一把!

其實我大學畢業後,經常要和生意客人喝酒,練了很多招式,好像跑到廁所裡,把兩根手指往舌底一扣,一陣噁心,剛才喝的酒精全嘔出來,根本不會醉。但我的臉很容易紅,所以就乾脆裝成酒醉。

我女友喝的都是一些雜果汁,酒精很少,這晚她臉頰只有稍稍發熱,沒有醉意。

她看到我喝得醉薰薰(我裝出來的),說:「你不要喝了,醉了!」我輕聲胡言亂語說:「酒入愁腸愁更愁!」女友是個聰明人,以為我在怪她和光哥那段情色的經歷,所以只好任由我繼續喝酒。

光哥一邊講得口沫橫飛,一邊有意無意地搭在少晴的肩上,而少晴也沒有推開他,後來我還看見他的手放在少晴的短裙上,還向上掃,撫摸她的大腿,但少晴仍然沒有推開他,看來正如我女友所說,可能在少晴心底裡仍然很喜歡我這個表哥。到底是喜歡他什麼,我也不知道,愛情這回事是很難理解的。

我們差不多坐了三小時,我裝醉得伏在桌面。我女友說:「時候也不早了,要回家了,你們看,阿非醉成這樣。」

少晴說:「全部來我家過一夜吧,反正阿全出了差,家裡只有我一個。」

「會不會不好意思?」光哥好像很謙讓,但立即又說:「不過這裡離你家最近,暫借一宿吧。」他可能心裡早就想去少晴的家裡過一晚,所以約會這個酒吧離少晴的家只有幾條街。

我們一行四人走出酒吧,我女友扶著我,我們兩個慢慢走,而光哥和少晴在前面越走越遠,我看到光哥的手搭在她肩上,還不時從她背後滑下來,拍拍她的屁股。到了少晴寓所的樓下,光哥才停下來,和我女友一起把我扶上樓梯。

我裝作很醉很醉,任由我女友和光哥把我扶進房裡。阿全和少晴買的這新屋有兩間睡房,阿全的爸爸媽媽有時也會從鄉下來探望他們,所以這睡房是給他們住的。少晴早知道我和少霞的關係,所以今晚就給我和女友同睡一張床。我進房之後,就裝得糊里糊塗地躺在床上,然後打起鼻鼾來。但我心裡卻是很清晰,聽著他們在廳裡的活動。

廳裡他們談七談八,過了十幾分鐘,少晴安排阿光睡在沙發上,還拿了睡袍給我女友,然後我女友就進來房裡。黑暗裡她悉悉嗦嗦地換上睡袍,從被子邊鑽進來,一股暖流貼在我身邊,女友好像看看我的臉,自言自語說:「叫你別喝太多,就是不聽話,現在睡得像小豬那樣,嘻……」說完貼在我身邊躺下來,不久我就聽到她沉沉的呼吸聲,看來她也睡了。

我繼續裝著輕微的鼻鼾聲,卻聽到外面有輕輕的開門聲和關門聲。過不久,一陣紛亂的聲音從少晴的房裡傳來,一聽之下,我當然知道是什麼事情:少晴竟然和她前男友繼續前緣!

我悄悄起床,輕輕開門走出去,裝作要去廁所尿尿,果然廳裡沙發上只留下一張被子,光哥早不在廳裡,而少晴房裡傳來若隱若現的喘息聲。我把耳朵貼在他們房門上,就聽到少晴的呻吟聲:「……大力點……阿光……快……嗯唔……啊……」接著就好一陣子淫水嘖嘖、肉體啪啪的聲音。

光哥低沉的嗡嗡聲:「你還和以前一樣那麼漂亮,很久沒和你做愛,算起來已經四年了……」

少晴的聲音:「……你嘴吃舌不認……沒有四年那麼久……你上次回來是兩年前嘛……還把我叫去情侶酒店……差一點給我老公知道……呃……啊……」接著又是一陣子急喘,呻吟連連。

過了一會兒,光哥也急喘著說:「哈,你老公戴了綠帽還不知道呢,今晚又送一張綠帽給他,真不好意思。」不久就傳來兩人抑壓的高潮聲,但還是很明顯地急喘著。

我聽到他們完事,怕光哥突然開門出來,連忙回到房裡,把門輕輕關了,見到女友甜甜睡著,我心裡又湧起暴露女友的念頭,心想:我等一下把女友的睡袍翻起來,讓阿光來偷看我可愛的女友!於是沒有把門鎖上,就溜到我女友身邊睡下。

我悄悄地把女友睡袍的腰帶解開,睡袍是由兩幅薄絲質互疊而成,腰帶一解開,睡袍就向兩邊張開了,我女友睡袍裡只穿一件小內褲呢!當然,我們還蓋著薄被,所以女友的肉體還沒暴露出來。

差不多過了半小時,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們房門被輕輕扭開。幹,光哥正如我預期那般好色,剛剛才幹完少晴,現在又想來偷看我女友!不過這也正中我下懷,我於是繼續裝著發出鼻鼾聲。

他走近我們身邊,先看看我,我裝著睡得死死,而且從嘴裡還噴著酒味,他以為我已經醉得昏死,然後才看看我那熟睡女友的俏臉。我的心開始興奮地撲撲跳,光哥只要把我們的被子一掀,呵呵呵,我女友可愛的胴體、又圓又大的奶子就會給他看得一清二楚!我凌辱女友的計劃又能成功!嘿嘿!

光哥沒揭開被子,反而輕輕地搖動我女友的肩膀。幹,這個色鬼,我女友已經熟睡了,你只要掀開被子就可以看見好東西,你這樣搖動她,等一下吵醒她就不好了!我心裡沒有為女友設想,反而替光哥緊張著。

果然女友動一下身子就醒了過來,當她睜開眼睛想叫出「啊」的時候,光哥就立即摀住她的嘴巴,輕聲說:「噓!別大驚小怪,我想和你出去廳裡說說話,別吵醒你男友!」然後才放開摀住我女友嘴巴的手。

「我們有什麼好談的?」我女友也壓低聲音說。

光哥「嘿嘿」乾笑兩聲,說:「好歹你是我以前的女朋友,談談心聚聚舊也應該吧?」

這次輪到我女友對他「噓」了一聲,暗示他不要吵醒我,說:「我不是你的女朋友!好吧,我也要跟你說清楚,你先出去,我跟著來!」

光哥退出廳去,我女友才起床,把睡袍腰帶綁好,掠掠長長的秀髮,才開門出去,然後又把房門半關上。我大失所望,剛才佈置的暴露女友的場面都沒有出現,哎!

我又悄悄起床,悄悄拉開房門,躲在房門後,想要偷廳一下我女友在廳裡跟光哥說些什麼。我看到光哥坐在沙發上,而我女友端正坐在光哥對面的椅子上,我聽到她說:「……那是以前的事了,我現在有男朋友,而且他知道你以前曾摸過我,已經很不高興,所以請你不要破壞我們的關係,我真的沒當你是我的男朋友!」

話已經說盡了,照道理光哥不應該再存有什麼念頭,我也明白,我女友心裡只有我一個人,所以從心底裡有種驕傲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時光哥卻繼續涎著笑臉說:「小老婆,你別這麼絕情嘛,你以前已經給我摸過,還裝什麼?」說完就伸手拉住我女友的手腕,我女友縮也縮不回來,反而給他用力一拉,整個人跌著撲向沙發,光哥趁勢把她纖腰一摟,把她整個人抱在懷裡。

「不要……不能這樣……我要叫了!」我女友掙扎著。

「叫吧,你就叫醒你男友吧,反正他已經懷疑你了,叫醒他就讓他看看我們怎麼纏綿!」光哥把我女友說得一愣,趁她呆著的時候,把她睡袍的腰帶一下子拉開。

「哇塞,你的奶子比以前大了很多咧!是不是給你男友經常搓弄才變這麼大呢?」

光哥把我女友的睡袍拉開,我女友兩個大奶子立即晃然晃然地抖出來,我在房裡看到光哥的手掌按在她的酥軟的奶子上搓捏起來,興奮得快要流出鼻血來,雞巴硬得發痛,要用手撫弄撫弄才行。

「你……你……」我女友要推開他,光哥手指很靈活地在她乳暈旁繞一圈,然後向她已經突起的奶頭捏了上去,我女友立即「哼嗯哼嗯」深呼吸著,說不出話來。良久才吸一口氣繼續說:「不要……真的不要……等一下吵醒我男友……或者姐姐……我就完了!」

「所以你要乖乖讓我弄,弄完就給你走!」光哥說著的時候,已經把我女友弄上沙發,把她放倒,把她兩腿抱起來,雙手從她屁股後面把她內褲扯了下來。我看得眼睛差一點掉出來,眼巴巴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友給我表哥脫下內褲,陰阜上黑黑的柔毛和那閃著一絲絲淫液反光的小穴全都露在光哥眼前!

「求求你……」我女友見自己給弄成這般光景,哀求光哥說:「真的不能在這裡……吵醒我男友……我真的完蛋……」剛好這時她的小穴給光哥的食指和中指一起挖了進去,「啊」了一聲,連忙用手捂著自己的嘴,發出「唔唔」聲。

「不要在這裡也行,就去浴室裡吧!」光哥說完連拖帶拉,把我女友推向浴室裡,然後把門反鎖起來。

我看得鼻血直要噴出來,等光哥把我女友拉進浴室後,我再等了一分鐘,相信他們不會立即再從浴室裡出來,我才又躡手躡腳走到浴室門外,把耳朵貼在浴室門口,已經聽到裡一陣陣的急喘聲。

「幹,早知道你的淫穴這麼好插,我以前應該橫著心把我幹破!」是光哥的聲音,他好像覺得到現在才真正幹上我女友很可惜。

「……人家已經有男友,你還幹人家……我真不知道怎麼向男友交代……」女友「哼嗯哼嗯」的呻吟聲中斷斷續續說著,不久又叫了起來:「啊……不要這麼大力……會把人家的小穴幹破的……啊……好羞人……你怎麼這樣幹我……把人家當成小狗……」

我在外面雖然看不到裡面的情形,但不難想像得到女友趴在浴缸邊,給光哥從後面把雞巴插進她淫穴裡攪弄著。各位色友,你們想想我要不要敲敲門,救救我女友?哈哈,當然不會,我其實總是等著女友被其他男人姦淫的機會,這次機會難得,當然不會打斷他們。不過聽到自己女友在別人胯下哀聲纏綿,也是有點心疼。

浴室裡傳來一陣陣的淫水互擠的「唧唧」聲,又是光哥的聲音說:「哈哈!我的雞巴比你男友大吧?你很久沒這麼爽過吧?你男友的雞巴短短的,不像我這樣每下子都插到你子宮口吧?」

幹!把我女友姦淫了,還要說我壞話!

「……阿非才沒你這麼壞……」我女友喘著粗氣說:「……他不像你這樣連別人的女友都姦淫了……」

「你是他女友,但也是我老婆嘛……」光哥說:「老公幹老婆有什麼問題?來,叫我老公……」

「……我才不會叫……你只是姦淫我的色狼……」我女友倔強地說。

裡面淫水「唧唧」聲突然停下來,嚇了我一跳,以為他們已經完結了,連忙往後退一步。只聽到我女友的聲音說:「……你……你為什麼突然停……哦……不要停……快……好吧……我叫你老公……快……老公……快來幹我……」裡面的「唧唧」聲又大作起來。

我真以為耳朵有問題,但卻實實在在是我女友的聲音,她竟然叫光哥做「老公」,還主動叫他「幹」她!我只覺得一頂重重的綠帽從頭戴到腳。不過,各位不用替我傷心,我喜歡戴綠帽。

裡面又一陣子翻滾,我女友呻吟聲大作,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啊……大力插我……插破我小穴……啊……我完蛋了……給你姦死……用力插我……」

天啊,我女友竟然是這麼淫蕩!我在外面聽得面紅耳赤,真是好刺激呢!聽到女友叫光哥用力插她這種話,我心撲撲地亂跳,竟不小心腳下一滑,手掌在門上「咯」地碰了一下。

裡面喘息聲突然停下了,我忙向後退幾步,躲在廳中的牆角,一邊罵自己:「幹你媽的,怎麼會這麼不小心碰到浴室門?」

我聽到女友的聲音:「外面有聲音。」光哥安慰她的聲音:「沒有,只是風把門碰一下。」女友的聲音:「真的有聲音。」光哥說:「沒有,不信我開門給你看!」說完竟然真的把浴室門打開一個小縫,然後說:「真的沒有聲音。」

幾秒鐘過去後,浴室裡又傳來男女纏綿的聲音。我又躡手躡腳走過去浴室門邊,光哥剛才把門開了一個縫,倒是方便我可以偷看。浴室裡開著燈,加上他們都集中精神在做愛,所以根本沒發覺我從門縫偷看。

裡面的情形又使我心神為之蕩漾,我女友和光哥兩個人像兩條肉蟲,脫得光光的,在浴室的地板上纏在一起,我女友被光哥壓在地板狂幹著,他那粗大的雞巴在我女友的小穴裡抽插、攪弄著,弄得她胯下一塌糊塗,陰毛被淫水黏在陰唇上。

光哥的功夫真不賴,很快又把我女友再度弄上高潮,我女友看來已經忘了什麼我這個男朋友,她主動地抱著光哥的熊背,雙腿也曲夾著他的粗腰,失神地呻吟著:「……啊……你把我幹死算了……姦死我吧……啊……不要拔出來……繼續幹我……」

光哥也喘著粗氣說:「不拔出來就會射在你裡面,把你肚子弄大了,生出孩子來怎麼辦?」

「啊……」我女友急喘著說:「不要緊……你就射在我裡面……我喜歡你把我肚子搞大……啊……你搞大我的肚子吧……我替你生孩子……啊……射破我雞邁……」

我在外面聽得也都快要射出來,看見光哥這時也忍不住,粗腰往我女友胯下一擠,「滋滋滋……」的,看來他把精液全灌在我女友的陰道裡、子宮裡!真想不到女友被人家姦淫的時候,簡直比賣淫的婊子還要淫蕩,還叫人家搞大她的肚子!

光哥的雞巴從我女友的小穴拔出來時,我看到微黃黏黏的精液從她蜜洞裡流了出來,光哥就用手把精液用手抹著,一手塗在她兩個奶子上,另一手塗在她臉上,然後還用中指帶著精液放在她小嘴巴裡。我女友則是喘息著,任由他擺佈。

我看他們已經完事了,立即悄悄地又回到床上去假裝熟睡。過了好一會兒,女友才回到房裡,依在我身邊睡了,她身上充滿了芬芳,看來是沖洗乾淨後才回來的。真好,這次凌辱女友計劃不但可以順利進行,而且不用我做善後工作。

又過了幾天,光哥要回美國了,我和女友、阿晴和她老公阿全都來送機。當我和光哥兩個走在一起時,他又恢復他那種誇誇其談的性格,對我又嗶嗶叭叭起來:「嗯,我這次回來收穫不少,房子賣了好價。」然後壓低聲音說:「又和舊情人敘敘舊!」

我知道他說的是阿晴,也低聲說:「少晴的老公也來了,他也知道你是她的舊情人,你別說得太大聲。」

光哥嘿嘿笑說:「那也不一定,可能她老公也想讓老婆給呵呵呢!」然後把我拉近一點,神神秘秘地說:「就像你一樣,你也不介意讓你女友給我幹!」我腦裡轟地一聲,幹他媽的,原來他知道我有這種怪癖!

光哥見我不知所措的樣子,又低聲說:「別擔心,我不會說出去的,反正我要回美國了,美國這種事很多,我都見怪不怪了。那晚是我故意開浴室門給你看看你女友的真面目,通常女生都是這樣,表面很妗持嫻淑,被男生幹的時候,就什麼都不顧了,你女友還叫我幹破她的雞邁,搞大她的肚子,嘿嘿!」他拍拍我的肩膀說:「好好珍惜少霞,她是一個好女生,起碼奶子大、屁股圓、雞邁緊,又懂得叫床,我騎過多少女生,她是最好騎的……」他絮絮不休,我真不知道他這麼稱讚我女友,是不是在恭維我。

臨入禁區時,光哥回頭對我和女友說:「記住,你們結婚一定要請我。」他還指指我女友的肚子說:「還有,不要搞大肚子才結婚。拜拜~~」說著揚長而去,我看女友的臉紅得像柿子那樣,我想她一定是想起了那晚被光哥姦淫下說出的淫語。

我的手搭在女友肩上,回頭要向公車站走去,見到前面,阿全的手也搭在少晴的肩上,我不禁想:我和阿全是多麼相似啊,我們兩個都很幸運,可以得到這對貌美如花的兩姐妹,同時我們的情侶也被剛剛飛去美國的光哥同一個晚上姦淫了。我好像在重覆走著阿全走過的路,或許光哥說得對,可能阿全和我一樣,也不介意老婆給其他男人操!

【完】

Tags: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日月斬
我老婆的趣事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