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一個真實的故事,我一直讓它保留在我的記憶中,我想珍藏在我的心底,在寂寞時細細回味,但就在我發現有這麼一個地方是我改變了我的主意,我要把它寫出來讓朋友們和我一起分享。

那是在2002年的四月底,我接到一個電話,是我原來在一起上大學的同學打來的,他已經到了離我住的城市不遠的一坐縣城裡,要我過去看看他。我已經和他許多年沒有見面了,一來我在學校裡我和他就是死黨,二來我們都是多年沒有見面,三是我已經離開了我多年從事的政府機關的工作,在一個合資企業上班,經濟和時間都比以前較寬裕,所以我不加思索的就答應了。

那天下午我料理了一下事務,坐了半小時的汽車就到了他所住的賓館,他看起來還是上學時那樣,還是那麼精幹和健談風趣,只是老成了不少。我們在房間裡談的很多大多是一些畢業後的所見所聞以及其他同學的近況,但更多的談的是目前的態勢和一些花邊新聞,後來他也問我現在在合資企業的事,嘲笑我現在是趕上了潮流,是什麼事情都經歷了的,我一笑了之。

晚上是縣裡的一個單位宴請我們,在酒席桌上他們都很好客,不斷的給我們敬酒,我們也是盛情難卻只好和他們推杯換盞,好在我們配合默契,以緻不會失態,倒是讓那些做動的主人喝的分不了東南西北。

回到房間已經是快十點了,我倆都毫無睡意,又在一起聊了起來,但這時候他不經意間都把話題繞到男女之事上來,我很清楚他心理的想法,但畢竟分別的太久,總是不能那麼直接了當。

我想他畢業後分配在一個研究所裡工作,整天都在那離城市較遠的地方,整天和那些老學究們在一起,況且他也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人,也知道這迷人的花花綠綠的世界,所以我也不感到突然,但當時我對做招妓的事不是那麼感性趣,一來我在公司業務的需要見得也不少,也經歷了一些,二來在這坐縣城裡是初來乍到,莫不請底細,三是我考慮我還想回家了。於是我就總是迴避他的話題,後來我就說這樣吧我們去消夜,邊吃邊聊。

我們來到了夜市,縣城的夜市排擋很精緻,一個個的小桌邊都坐了一對對的情侶,我們找了一個旁邊的座位,點了幾個小菜,要了兩扎啤酒,外面的涼風吹來給人清醒的感覺,我們這時都感到沒有任何壓力和顧慮,所以我們都敢開懷暢飲,不知不覺中還是夜市的老闆催我們了,原來已經是深夜快十二點了,我們買了單,留下了六個空扎踉踉蹌蹌的往回走。

走在空曠的街道上,夜晚的風是那麼涼爽,街道是那麼靜瑟,路燈昏黃的光將街面的慘白,但每一段就有一個美容店的霓虹燈閃爍著撩人的字眼,我們都好像沒有什麼話講了,就這麼走著,到底還是他沉不住氣了,說我們去按摩一下吧,我雖然沒表示同意但雙腿已經邁向美容店裡了。

店裡的老闆娘趕緊迎了上來,一面招呼我們坐下一面喊了兩個小姐,可能是時間台晚了兩個小姐都很疲憊,還夢眼朦朧的,我仔細的打量著她們,雖然有點姿色,但給人沒有精神的感覺,況且都不是那麼熱情,我就說算了吧,我們要回去了今天太晚了改天再來,我的同學還沒有反映過來我就已經走到街上了,他也沒有辦法只好跟著我出來了,看的出他一臉的無奈和失望。

我們又漫無頭緒的走著,他突然對我說今天我們無任如何都要玩一下要不然我就空來這裡一趟了,也是白白的喊你來了,看到他那堅決的摸樣我也沒辦法,只好說那就再往前面找一家美容店吧,剛才的那家我們是不能再回去了。

走了一段看到前面有霓虹燈的閃爍,我們到了一家叫藍月亮的美容店,我們剛進們就聽到裡面的嬉笑聲,看到我們近來笑聲突然停止了,這是一間不大的店面,外間只有二十來平米,放了一些洗頭用的工具,裡間大約有兩間隔開的房間,店裡的外間只有三個小姐模樣的女子,其中一個就向我們迎來問我們要不要小姐。

我知道她就是老闆娘了,我的同學一下就看中了其中的一個小姐,說我就選你了,看到他那樣我也沒有什麼話可言,但另外一個小姐我又實在看不上就和他說你玩吧我不玩了我等你。

那知道他很不高興說你這人是怎麼了,大有要和我翻臉徹底和我一道兩斷之勢,我這時看了一看老闆娘,在和嫩的光線下,她大約年齡和我差不多,也有三十多了,但她保養的很好,臉色白嫩,穿一條粉紅的長裙,一雙眼睛很動人,雙眼皮下有一對清澈的眼睛,腰也不算粗,大約有1.6 米高,兩個乳房在緊身的裙子裡突出來,圓圓的,更可貴的是她給人一種可以信賴的感覺,外表很賢惠。我就說真的我不想玩了。

老闆娘就說是不是看不上那個小姐,沒關係的,我到裡間去再叫一個給你,我說你不要去叫了,讓她們睡覺吧。

她說那怎麼辦呢。我就說除非你陪我我就玩,她見我這麼一說臉一下就紅了,說我又不是小姐,怎麼能陪你呢?

見她這樣一說我就往外就走,我的同學也要跟出來但又戀戀不捨,也在和他找的那位小姐說做作老闆娘的工作,那個小姐就到外面喊我回來說不要走我們商量商量。我又進了門偷眼看看老闆娘那羞愧的樣子,我知道她也在徘徊了,也許在動心了。

這期間我的同學和那位小姐趕緊不失時機地遊說起來,大約過了十多分鐘,見我坐在**上還是那麼堅決,老闆娘就說好吧,我今天就算犧牲了和你們走,她要了我們的房號,就叫我們先走,她要把店裡安排一下,關上店門就來。

我當然喜不自禁,和我同學就到了賓館。我趕緊再開了個房間,就到我同學的房間裡等她們的到來。

估計有大約半小時,我們聽到了敲門聲我知道他們來了,她換了件外套,可能是外面涼爽的緣故吧,她穿了件紫紅的西服,看得比原來更加賢惠和端莊,我趕緊拉著她的手說我們到我們的房間去吧。

我跟著我到了四樓,進了房間,開著的空調正好溫度適宜,她好像還不太好意思,我趕緊打破了僵局說我是真的不想玩的,我平時不玩,但今晚看到你就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她笑著說我是老闆娘又那麼大了,你會看上我嗎,唉,我跟你出來明天小姐們不知道要怎麼說我了,我就說既然來了就不要想那麼多了,我這個人是一個比較本分的人,我不會為難你的,即來之則安之吧,我就叫她脫掉外套,我們去衛生間洗浴一下。

見她還是不好意思我就先把我自己脫光了到衛生間裡放水,我聽到外面悉悉嗉嗉的聲音我知道她也在脫衣服了,我趕緊叫她也進來,她推開門,我眼光一亮,她赤裸著身體用一條毛巾放在陰部,她你身材不是很好,已經開始有綴肉了在小腹上有點高,但她的上部是很迷人的特別是一雙乳房象小西瓜,圓圓的白白的。

我在浴缸裡坐起來拉著她也到裡面來,她照者做了,這時我看到了她的整個陰部,她的陰部很肥厚,只有一小戳陰毛蓋在陰蒂上,好像是刻意修剪了似的,她看到我只顧望著她的陰部就不好意思說我的陰毛就長的那樣,那陰毛的確很少,就像過去小孩子留在頭上的小尾巴,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那撮毛是黃紅的真象熟了的玉米棒頭部的玉米須,我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抓那撮毛她也沒有反對,我一面輕輕的理著那撮陰毛,一面用小手指和無名指去逗弄她的兩片肥厚的陰裙。

她用手擋了以下說等一等等會我們上床慢慢玩好嗎?我先給你洗一下,她用沐浴液打遍了我的全身,對我的下身更加洗的很仔細,她用一隻小手抓著我的陰毛,後來把我的陰莖翻開,我頓時就硬了起來啊,陰莖漲得老大,龜頭像一個紅杏子從包皮裡衝了出來,她上下套弄著我的陰莖,我漲的要命,就說等會吧我來給你洗吧,她說好呀,用小嘴就在我的龜頭上舔了一下。

我一激靈時她就抬起了頭,笑著望著我,我出了浴缸讓她睡在浴缸裡我用沐浴液從她的頸部一直打遍她的身體的每一遍肌膚,她的皮膚相當光滑細膩,我用兩隻手放在她碩大的乳房上。

她的乳房很柔軟,但不是那麼堅挺,兩粒乳頭很大象一對小紅棗,我用一雙手緊緊的搓揉著他你乳房,用兩個食指輕輕的揉著兩個乳頭,她緊閉著雙眼,一副咪咪動人的樣子,我又去洗她的陰部,那裡由於陰毛很少,整個陰部一覽無餘,我把那一小撮陰毛翻上來用手指輕柔的翻開兩片打陰唇,就看到了那桃園小洞了,那裡不知道是沐浴液的緣故還是她的淫水已經來了反正開始濕潤了,手指上的感覺和粘滑。

我慢慢地在她的肉洞周圍請輕輕按摩著,這時她的淫水更加多了,手指上已經有不少開始變成乳白的黏液了,她的下體隨著我的手指而輕微的顫動著,嘴裡開始發出微微的揣息聲,一雙美麗的眼睛閉合起來。

這時我更來了性緻,就用另一隻手去分開她的兩片陰裙,用原來的那隻手的大拇指去找到了那藏在陰裙底下的陰蒂,她的陰蒂很大也很長,肥肥的,粉紅色,我在上面滑動著手指,她的下體顫動得更厲害了,把浴缸裡的水都帶動得起伏起來了,我不得不用另外一隻手整個去將她的陰蒂從兩片陰裙裡扒開使得能整個完整的顯露出來。

我用另外一隻手的食指在從陰蒂裡擠出的陰核上輕微的按摩著,她的身體更加劇烈的顫動著,氣喘的更粗了,我繼續在那裡按撫著,她的頭在浴缸的弊沿搖來搖去,鼻孔裡不時發出恩、恩的聲音,我知道她快要來高潮了,我就喜歡看女人性高潮那種滿足的樣子,我加緊了按摩的頻率,陰核上的淫水被手指帶動的成了一條水線,那米粒樣的陰核由粉紅變成鮮紅的了。

她的陰埠有節律的和我的手指配合的動著,嘴裡發出啊、啊、啊的叫聲,叫聲越來越大,突然她抬起身來用一雙手把我摟抱著,用嘴緊緊親著我的嘴,一條靈巧的舌頭在我的嘴裡擾動著,我不的不分出一隻手來摟著她的後背,讓她的兩只乳房緊緊的鐵緊我的胸膛,我們就這樣的親吻著,沉浸在無邊的快樂中,我的那隻手一直也沒有停止動做,只是感覺我按摩達到的越快她親吻的力量上要大,好像要把我的整個舌頭吞下去。

我們就這樣親吻了一會,我慢慢的扶她起來走出了浴缸,她看到我站起來時因陰莖昂首挺力的樣子,就用手在我的陰莖上摸了一下,我一下來了精神,說:

「你享受了一下也要讓我來快樂一下了。」於是我微微的分開雙腿,讓她的陰埠對者我高昂的陰莖,她也蹬了下來就著我的大陰莖,我感覺到我的陰莖頭部在她的陰埠上,她微微的動了以下身體,配合著我的動作我的陰莖就進入了她的陰道了,好在她那陰道裡早已就是淫水氾濫,所以那裡面非常潤滑啊,我蹲著身體翹著屁股向上抽插著,但由於衛生間裡太小她要用手找個支撐點來迎合著我的抽插,所以我說我們到床上去吧,她恩了一聲,我就從她的陰道裡抽出我的雞吧,用毛巾擦了一下就摟著她出來了。

我們走到了外間,由於我們在衛生間裡的相互愛撫和充足的做愛的前奏,早就全身發熱,而外間由於空調一直開著所以感覺很冷,她一出來就跑到床上去用一條毛巾被蓋住了身體,我打開電視,關掉大燈,只留了窗頭燈。

我倒了一杯水問她,她在床上抬起頭喝下了,然後用一雙誘人的眼色望著我。

我領會了她的意思,就把她朝床裡面擠一擠側身睡在她身邊,他見我上床了就把整個身子向我貼來,我高枕著頭讓她睡在我的臂灣裡,她用手抱著我,我輕輕推開她的上身,讓她向上仰躺著,我好騰出手來撫摩她的兩個乳房。

她的乳房還是那麼柔軟,柔若無骨,彈性十足,我愛不釋手的撫摩著,按按這個摸摸那個,一會那兩個小兔般的乳房就開始布了紅暈,我又用手指撥弄那兩個乳頭,輕輕的微微的,一會兒她的乳頭就慢慢在我的手指下變得挺立起來,我也只得像她套弄我的陰莖一樣用兩個指頭去套弄她的挺立了的乳頭了。

我慢慢的滑下身體用舌尖代替我的手,用舌尖挑逗著那對已經像紅棗一樣的乳頭,歇出的手向下移動,摸著她的小腹,睡下時她的小腹已經不像原來那樣有綴肉了,很平整,摸著的感覺也是很柔軟,我的手又慢慢向下去,去找那我早就神往的桃圓蜜洞,首先還是摸著那一戳陰毛我細心的捋了捋,然後就向下去,她的陰埠已經春水蕩漾了,兩片肥厚的陰唇上都有愛液了。

我分開陰唇摸著了她的陰道口,那裡熱性十足,能感受到涓涓淫水向外分泌,我就這樣用食指在她的外陰裡撫摩著。從她的陰道口的最底下經過陰道口一直向上摸到陰蒂和陰核,一直就這樣上下不停的摸著,順著陰道口分泌的愛液粘滿了我的食指,使得我的食指很從容地在她的陰門上摸來捻去,一會兒壓壓陰道口,一會兒擠擠陰蒂,一會兒摸摸陰核。

我感覺到她的整個陰埠都濕漉漉的,有一股濕熱的水蒸氣升騰起來,隨著我的撫摩,她的陰埠也配合著我的手指動作起來,腰部不停的扭來扭去,嘴裡也不知覺的發出恩恩的聲音,鼻孔裡發出急促的呼吸聲,她從底下抽出了一隻手,緊握著我硬得像鐵棒一樣的陰莖,並上下套弄著,使我的龜頭在包皮裡翻出翻進,我刺激的要命,這時她把我的陰莖向她的身體拉了拉,我知道她已經要我的陰莖來充實她那已經奇癢難耐的陰道了。

我爬起身,伏在她的身體上,微微弓起屁股她適時的張開雙腿也移了移她的陰埠,我的大陰莖就順滑的滑到她的陰道裡了,我放在她的陰道裡後就將整個上體伏在她的上身,讓我的胸膛去擠壓著她那一對乳房,兩手反抄在她的後背讓她的上身緊緊的貼者我,我們的嘴又親吻在一起。

我用膝蓋頂著床墊使身體向前推動,不是那麼的激烈,但她的小嘴裡是我舌尖的跳動,她的乳房被我的胸部擠壓感到如伏錦上,我的陰莖在她的蜜洞裡來回出入,就這樣我們不僅不慢的搞了十分鐘左右,她的淫水一下子多了起來,我感到我的陰莖整個的在一片泥塘裡一樣,好像我的整個的陰毛的佈滿了淫水。

她的陰道擴張的很大,兩腿不由自主的向她的上身轉縮,鼻孔裡發出恩恩呀呀的叫聲,我鬆開了我的嘴,用雙手支撐著我的上身,然後適時的抓著她的豐滿的腰,雙腿向前跪著頂著她的兩腿,使她的腿最大限度的張開,是陰道最大限度的鬆開,我用膝蓋和腰部撐著我的臀部向前挺進,又用兩手向下拉著她的腰讓她的陰埠緊緊的頂著我的陰莖的衝闖。我來回抽插了一千多下,她的淫水佈滿了我兩結合的部位,我低著頭看到她的陰唇隨著我激烈的抽插而翻動,使粉紅的陰蒂和陰道忽隱忽現,我抽出的陰莖的外壁佈滿了她的乳白色的分泌,隨著我的抽插都集中到了我的陰莖的根部,她在我的底下不停的扭著腰,讓陰埠向上頂著,迎合著我的衝撞。

她的乳房上的紅暈成塊的顯露出來,頭不停的向左右擺動,陰埠迎著我的陰莖起伏著,我們結合的地方發出啪啪的聲響,她不知覺的叫出啊啊的聲音,又低聲叫著快、快,我加快了抽插的動作,把陰莖抽到她的陰道口才一插到底,抽也抽到我的龜頭只讓她的兩片大陰唇包裹的位置,插就插到她的陰道的底部,都能感到她子宮的位置。

她嘴裡的叫聲更大了,整個腰向上頂著,我一陣猛插,他的陰道裡開始有有節律的收縮,陰道壁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好像怕我的陰莖離開了她的身體,我一下也興奮到了極點,陰莖一陣跳動,滾燙的精液灑在她的陰道深處,隨著我的噴發她的陰道壁也顫抖著、抽畜著,我伏下身來,她則緊緊的摟抱著我把舌頭又伸到我的嘴裡。我們吻了一會,我問她剛才快樂嗎,她說:「好快活,我好久沒有那麼快活了,你真能搞,我的底下已經有半年沒有和人作愛了,現在已經都有點疼了。」我笑了笑,說:「這還不是我的全部的本領,我剛才只是看到你來了高潮我只是陪著你一起完結罷了。」她說:「你真行,我要是你太太就好了,」我微微一笑,讓我已經快要鬆軟的陰莖離開了她的陰道,她伸出手按住了陰門,我趕緊來到衛生間拿了一條毛巾給她,我們都洗浴了一下,回到了床上,繼續聊著。

她原來是在一個閉塞的農村長大的,今年三十五了,這裡的人都叫她梅姐,二十歲時嫁給了一個比她大十歲的沿海城市的男人,那男人有點殘疾,給他生了一個小孩後,那男人就對她不好,經常打罵她,對她也十分的吝嗇,而且那殘疾男人還在外面亂搞女人,所以那個家她很少回去,只是想小孩的時候就回去一趟,今年還是春節出來的,好在她的老家離這裡不是很遠,有空也去去老家。

這個店是她今年初才開的,生意很不好做,做這個生意很難,紅黑都要熟,好在她老家來了幾個姐妹來幫幫她,所以才做到今天。我就對她說:「你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在一個生地方一個懦弱女子能獨擋一面,要撐起這麼一個店面,結交各式各樣的人已經很不簡單了。

她說:「又有什麼辦法呢?我不能靠他養我,我就只好靠自己了,雖然也不少人也打我的主意,但好在我底下有一些小姐,到了關鍵時候我就只好叫她們來頂替我了,現在的男人哪個不好色,只要有個那個洞他們誰不搞,他們還跟你講什麼感情,只要有女色個和金錢就行了。」我說:「也是。」她又說:「今天我看到你,我就有好感,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那麼就跟你來了,原來聽到那些小姐們在店裡說什麼樣的男人什麼樣的作愛等等,有時侯講得我也心猿意馬的,也想和人做,但在這裡我要是和本地方的那一個人做那事,一來會得罪一些人,二來經常在一起也會造成不好的影響,三是也不能對店裡的人交代,四是會有一些人還以為你梅姐是那麼一個人,既然人家能和你我們也能和你,那就麻煩了,我這個店面也不要開了。今天我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而且我看到你就有好感,所以就跟你來了,現在看來你還真的不錯。」我打趣說:「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很壞的,你今天把我弄的快活,我以後會經常來找你的。」她說:「才不呢?你和我作愛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你是那麼仔細你服侍我,那麼有耐心,又不強迫我做什麼。我相信的的,你也不會經常跑來找我的。」說話的時候我看出她也是一臉的真誠,估猜她也不會說假話。於是我把她摟抱的更緊些,她的身體已有些涼意。

我就起身從另一張床上再拿來一個毛巾被蓋在她的身上。絕大多數時間他都說的是她自己。很少問到我的情況,只是打趣說我的哪個同學很好色,一看就知道是個色鬼,並風趣地說今天晚上來的哪個小姐現在可能吃盡了苦頭,可能他們現在都做了幾次了。我說那好呀,我們再來呀。她笑了笑。

我起身坐了起來,到了一杯水,坐在床頭看著她,她側過身望著我,說你不冷嗎,不要凍著了。我就說我就喜歡這麼看著你,她說我有什麼好看的,比我好看的小姐多的是,哪天我介紹幾個給你。我半開玩笑的說好呀。她笑著不出聲,過了一會才說你們男人都是色鬼。我說那能呢只要你在,我是不會亂來的,除了我老婆就是你了。

她就問你老婆怎樣,我說我老婆很賢惠,我們的感情很好,性生活也很和諧。我以為她聽了要生氣,那知道她卻說,做你的太太真幸福。我趕緊說你不要想那麼多了,你蓋好睡吧,現在已經不早了,不要凍了,關鍵是身體要好。她反問你不睡嗎,我說抽根煙,我看著你睡,她笑了一下就閉著眼睛。

我抽完煙,她突然睜開眼睛說你快上床,不然感冒了明天回去要挨罵的。我上了床她趕緊把整個身體貼者我說:「你不來我睡不著」。她用兩個乳房和溫暖的陰部貼者我的肉體,我們有摟抱在一起,她的身體已經很暖和了,我們不停的親吻著,身體不停的碾壓著摩擦著,我的陰莖又開始硬了,她感覺到後就用一隻手緊緊的握住並用勁捏了捏,說:「你的弟弟又要搞了,你真行。」我也用手伸到她的陰埠,用指頭在陰溝裡摳著,那裡好像比較乾澀,我就慢慢的按摩著,她說不要緊的,不要摸了你放進來吧,我說你那裡沒多少水,我怕放進去你不快活,她卻說:「沒事的,你放進來就好了。」我就移動了身體爬在她的腹部,我的陰莖昂著,在她的陰埠上尋找那溫濕的小洞,我也感覺到龜頭上的乾澀,她用一隻手牽引著我的陰莖,我頂了頂陰莖進去了一半,我又用了一下力就整個都進去了。

她的陰道的後面則很溫和,濕漉漉的,我抽插了幾下那裡面就全部潤滑起來,我伏下身就那麼悠閒的動著下體,她好像也不是那麼著急,睜開眼望著我說,就這樣,你放在裡面我們說說話,這樣我們帶說帶動的有十多分鐘,我的陰莖就有那種真實刺激的感覺了,我不得不停止了動作,我不想那麼快的完結,我坐起上身,看看我們結合的地方。

她的陰埠被我的陰莖插入的樣子很滑稽,像在一個剛出籠的大包子上插上一條胡蘿蔔,和我我陰莖接觸的部位整個凹陷下去,我用手把她的陰埠腹部推了推,她的陰唇就翻開來,看到紅紅的一塊肉。

我用另一隻手指輕輕的擠壓著她的陰蒂,按撫著她的陰核,她用手抓著我的大腿,我就動了兩下,而手卻向上推著她的陰埠,不讓她的陰蒂隨我的陰莖帶入陰道裡,隨著對陰核的按摩她的陰道開始了有節律的收縮,剛開始是一兩下且間隔較長,後來就是連著抽畜著,我吸了一口氣,鎮定下來,忍著不讓陰莖噴發。

她開始了抖動,整個腹部在我的陰莖的跟部作者上下左右的擺動,我只是使勁的向前挺著陰莖,好讓陰莖能頂著她的陰道的底部,她向上挺著腹部,屁股不時的離開床墊,嘴裡發出啊啊的叫聲,我的手還是在她的陰核上按者,有時擋住了她向上挺立的小腹,礙著她的陰道和我陰莖的接觸。她將我的手移開,我便將我的身體支撐在她的身體上,以最快的速度在她的陰道裡衝闖,她的淫水包裹著我的陰莖帶動的淫水在她的陰道裡發出漬漬的聲音,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的動作越來越快,每下都能插到她的陰道底部。

她用雙手抱著她向上彎曲的大腿,整個屁股都離開了床墊,陰部對著我陰莖抽動的方向,讓陰道盡情的張開,好讓我的陰莖盡情的抽插,她的呻吟聲變成了叫喊聲,啊,好,快快,我使勁的抽插,她啊啊的叫著,我還是忍著不讓我射精,叫了好一會她的喊聲又變成了呻吟,她的淫水哦順著我的陰莖根流到我的兩個睪丸上,陰袋全濕了。

我知道她已經到了高潮,現在在回味著,我有放慢了動作,兩個睪丸一下下的擊打在她的肛門處,她的淫水由陰道順著向下淌著,淹沒肛門流到床單上,她還在恩恩的哼著,我伏下身吻著她,她趕緊和我親吻著,過了一會她說:「剛才真快活,我都要死了,那時我都不是我自己了,搞逼怎麼那麼快活,以前從來都沒有今天這樣,你太能搞了,到現在你的幾吧還是硬的也沒有出來。我說你不要說的那麼難聽,我沒出來是我想還要讓你快活一次。」她說:「本來就是嗎,有什麼難聽的,我這就是逼,喜歡要你的幾吧搞的逼,又沒有人聽到,你還怕醜嗎?你累了吧,把幾吧放在我的逼裡伏在我身上睡會,等會我來搞。」我疲憊的伏下來,她用兩手抱著我的腰,用兩個指頭在我的腰上擠壓著,已經酸疼的腰陡然輕鬆了不少,按了好一會,她突然說你下來吧讓我來搞。

我一翻身我們就換了一個體位,她動了一下陰部,陰莖就十分恰當的貼在他的陰道裡了,我向上望著,她的上身正對著我,兩個乳房向下掛者,腰部的肉擠在一起,我用手去按摩她的乳房,她說你不要動要不然我動不起來了,我就停下來閉著眼享受著她的動作,剛開始她還是慢慢的向下。

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從龜頭慢慢向下被她的陰道裹著一直裹到跟部,我瞇眼望她,她蹲著身體,兩手抱在膝蓋上讓屁股向下闖著,我也不時的巧著屁股迎著她下來的陰部,大約搞了幾分鐘,她已經嬌啜籲籲了,我說你下來吧,他就扒在我的身上,我的陰莖就不時的上上頂著,不讓她的陰道閒著,一會她說你還是不動吧,你累了,她說著向前挺了挺身體。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已經頂到了她陰道的最裡面,好像有一塊肉觸擊到我的龜頭,她把兩隻手微微支了一下身體,用腰部的力量讓整個陰埠在我的襠上做圓周運動,整個陰埠使勁的向下壓著,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到了從來的沒有到的深度,她就那麼磨著,我能聽到陰毛摩擦的絲絲聲。

她的陰蒂和我的陰莖緊密的接觸著,我的陰莖雖然不是在她的陰道裡運動距離不大,但她的整個陰部都在受力,陰蒂陰核陰唇都最大的分開壓迫在我的陰莖根部,她加快了動作,嘴裡也揣著粗氣,陰毛的摩擦聲快了起來,我有時也配合著她向上挺著陰莖。她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她的淫水流到我整個下腹,我們腰以下接觸的地方全部佈滿了她的淫水,粘在我們的皮膚上,她的叫聲月來越大,腰的活動越來越快,我的龜頭一會頂到她的陰道底部的肉一會兒有離開,她的淫水快速的分泌出來流到我的下體,她的手鬆軟了身體全扒在我身上,但她的腰還是那麼猛烈的動做著,她嘴裡嘬出粗粗的氣吹在我的臉上。

我使勁的向上挺著陰莖,龜頭去碰著陰道深處的那塊肉,床發出吱吱的聲音,她突然叫出聲來,啊,啊、好快活,啊,她的陰道急促的收縮著,我知道她快要到性愛的顛峰了,我趕忙抱著她翻了個身,把她壓在底下,陰莖一點也沒有滑落,然後就是一連著的抽動,下下著力,次次搗到花心,她嬌嘬連連,她的恥部頂著我的恥部,發出碰撞的啪啪聲,快速的用力的抽動了一千多下,我終於忍不住的噴發出來。

她的陰道抽蓄著,像小孩吸奶,似乎要把我的精液吸乾,我陰莖抖動了十多下,就在她的陰道裡不動了,我趴在她的身上休息著,她也不時的按者我的腰,說,太快活了,我都要上天了。我趴了一會就從她的陰道裡抽出陰莖睡了下來。

我太累了,她似乎還意尤未盡,在說著她以前的事,我用手摸著她的陰埠進入了夢鄉。大約只睡了一會,天就亮了,我們起來給我同學打了一個電話,他們還沒有起來說還在做一次。要我們等會,我拿出錢要給她,她說算了,我又不是做小姐的,況且你也是看上我才玩,錢留著以後有機會花吧。

我也沒有推辭。把我的電話留給了她。半小時後他們來到了我的房間,我們四人就到賓館的餐廳裡吃了自助餐後她們就走了。我和我的同學寒嬋了一會就回來了。

過了大約十來天,她都沒有給我電話,而我又無法聯繫到她。有一天我和我的一個朋友在市裡喝酒喝到十一點突然來了興趣,他問我可有好地方,我自然的就想到了梅姐,我就說我帶你去。

我們打的來到她所在的縣裡,好在她店裡還沒有關門,她對我一笑,說你們去開房間,等會我就去,我揚了揚手機,她說我知道你的號碼,等一下我打你的電話,我們就又開了兩個房間,她也如約而來。

這一次我們就不再陌生。我問她為什麼不打我的電話,她說你也忙,你來也不方便,大老遠的跑來我那裡好意思。我說那有什麼想你我就來了。這天晚上我們還是作了兩次,只是沒有第一次那麼迫切。

我知道她屬於那種來的慢的類型,就花了大量的時間在給她的愛撫上,摸得她的陰唇陰蒂都是淫水浪嘬籲籲的時候才把陰莖插入。兩次她都欲仙欲死,連連稱讚我的功夫了得,對我的陰莖更是愛不釋手,不斷的把玩。說我的陰莖很好看,是屬於標準的那種,我也不知道我的陰莖是屬於荷重類型,我也不好意思去看別人的幾吧。

所以就說不管是什麼樣的反正把你弄快活就行。她說你的幾吧是真的厲害,特別是第二次的時候你的幾吧又硬又持久,我都有點吃不消了。

回來後的半個月沒有去看她,有天晚上我獨自一人打的到她那裡,她的店門已經關了我只得掃興的回來了。

以後又去了幾趟,都是夜深的時候到的,她的店都關者,後來問了旁邊的店面,都說這個店關了好長時間了,我又問房東,房東說她還沒有退房,房租是付到年底的,她去看她的兒子了,可能不久也要回來了這是我的一個真實的故事,我一直讓它保留在我的記憶中,我想珍藏在我的心底,在寂寞時細細回味,但就在我發現有這麼一個地方是我改變了我的主意,我要把它寫出來讓朋友們和我一起分享。

那是在2002年的四月底,我接到一個電話,是我原來在一起上大學的同學打來的,他已經到了離我住的城市不遠的一坐縣城裡,要我過去看看他。我已經和他許多年沒有見面了,一來我在學校裡我和他就是死黨,二來我們都是多年沒有見面,三是我已經離開了我多年從事的政府機關的工作,在一個合資企業上班,經濟和時間都比以前較寬裕,所以我不加思索的就答應了。

那天下午我料理了一下事務,坐了半小時的汽車就到了他所住的賓館,他看起來還是上學時那樣,還是那麼精幹和健談風趣,只是老成了不少。我們在房間裡談的很多大多是一些畢業後的所見所聞以及其他同學的近況,但更多的談的是目前的態勢和一些花邊新聞,後來他也問我現在在合資企業的事,嘲笑我現在是趕上了潮流,是什麼事情都經歷了的,我一笑了之。

晚上是縣裡的一個單位宴請我們,在酒席桌上他們都很好客,不斷的給我們敬酒,我們也是盛情難卻只好和他們推杯換盞,好在我們配合默契,以緻不會失態,倒是讓那些做動的主人喝的分不了東南西北。

回到房間已經是快十點了,我倆都毫無睡意,又在一起聊了起來,但這時候他不經意間都把話題繞到男女之事上來,我很清楚他心理的想法,但畢竟分別的太久,總是不能那麼直接了當。

我想他畢業後分配在一個研究所裡工作,整天都在那離城市較遠的地方,整天和那些老學究們在一起,況且他也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人,也知道這迷人的花花綠綠的世界,所以我也不感到突然,但當時我對做招妓的事不是那麼感性趣,一來我在公司業務的需要見得也不少,也經歷了一些,二來在這坐縣城裡是初來乍到,莫不請底細,三是我考慮我還想回家了。於是我就總是迴避他的話題,後來我就說這樣吧我們去消夜,邊吃邊聊。我們來到了夜市,縣城的夜市排擋很精緻,一個個的小桌邊都坐了一對對的情侶,我們找了一個旁邊的座位,點了幾個小菜,要了兩扎啤酒,外面的涼風吹來給人清醒的感覺,我們這時都感到沒有任何壓力和顧慮,所以我們都敢開懷暢飲,不知不覺中還是夜市的老闆催我們了,原來已經是深夜快十二點了,我們買了單,留下了六個空扎踉踉蹌蹌的往回走。

走在空曠的街道上,夜晚的風是那麼涼爽,街道是那麼靜瑟,路燈昏黃的光將街面的慘白,但每一段就有一個美容店的霓虹燈閃爍著撩人的字眼,我們都好像沒有什麼話講了,就這麼走著,到底還是他沉不住氣了,說我們去按摩一下吧,我雖然沒表示同意但雙腿已經邁向美容店裡了。

店裡的老闆娘趕緊迎了上來,一面招呼我們坐下一面喊了兩個小姐,可能是時間台晚了兩個小姐都很疲憊,還夢眼朦朧的,我仔細的打量著她們,雖然有點姿色,但給人沒有精神的感覺,況且都不是那麼熱情,我就說算了吧,我們要回去了今天太晚了改天再來,我的同學還沒有反映過來我就已經走到街上了,他也沒有辦法只好跟著我出來了,看的出他一臉的無奈和失望。

我們又漫無頭緒的走著,他突然對我說今天我們無任如何都要玩一下要不然我就空來這裡一趟了,也是白白的喊你來了,看到他那堅決的摸樣我也沒辦法,只好說那就再往前面找一家美容店吧,剛才的那家我們是不能再回去了。

走了一段看到前面有霓虹燈的閃爍,我們到了一家叫藍月亮的美容店,我們剛進們就聽到裡面的嬉笑聲,看到我們近來笑聲突然停止了,這是一間不大的店面,外間只有二十來平米,放了一些洗頭用的工具,裡間大約有兩間隔開的房間,店裡的外間只有三個小姐模樣的女子,其中一個就向我們迎來問我們要不要小姐。

我知道她就是老闆娘了,我的同學一下就看中了其中的一個小姐,說我就選你了,看到他那樣我也沒有什麼話可言,但另外一個小姐我又實在看不上就和他說你玩吧我不玩了我等你。

那知道他很不高興說你這人是怎麼了,大有要和我翻臉徹底和我一道兩斷之勢,我這時看了一看老闆娘,在和嫩的光線下,她大約年齡和我差不多,也有三十多了,但她保養的很好,臉色白嫩,穿一條粉紅的長裙,一雙眼睛很動人,雙眼皮下有一對清澈的眼睛,腰也不算粗,大約有1.6 米高,兩個乳房在緊身的裙子裡突出來,圓圓的,更可貴的是她給人一種可以信賴的感覺,外表很賢惠。我就說真的我不想玩了。

老闆娘就說是不是看不上那個小姐,沒關係的,我到裡間去再叫一個給你,我說你不要去叫了,讓她們睡覺吧。

她說那怎麼辦呢。我就說除非你陪我我就玩,她見我這麼一說臉一下就紅了,說我又不是小姐,怎麼能陪你呢?

見她這樣一說我就往外就走,我的同學也要跟出來但又戀戀不捨,也在和他找的那位小姐說做作老闆娘的工作,那個小姐就到外面喊我回來說不要走我們商量商量。我又進了門偷眼看看老闆娘那羞愧的樣子,我知道她也在徘徊了,也許在動心了。

這期間我的同學和那位小姐趕緊不失時機地遊說起來,大約過了十多分鐘,見我坐在**上還是那麼堅決,老闆娘就說好吧,我今天就算犧牲了和你們走,她要了我們的房號,就叫我們先走,她要把店裡安排一下,關上店門就來。

我當然喜不自禁,和我同學就到了賓館。我趕緊再開了個房間,就到我同學的房間裡等她們的到來。

估計有大約半小時,我們聽到了敲門聲我知道他們來了,她換了件外套,可能是外面涼爽的緣故吧,她穿了件紫紅的西服,看得比原來更加賢惠和端莊,我趕緊拉著她的手說我們到我們的房間去吧。

我跟著我到了四樓,進了房間,開著的空調正好溫度適宜,她好像還不太好意思,我趕緊打破了僵局說我是真的不想玩的,我平時不玩,但今晚看到你就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她笑著說我是老闆娘又那麼大了,你會看上我嗎,唉,我跟你出來明天小姐們不知道要怎麼說我了,我就說既然來了就不要想那麼多了,我這個人是一個比較本分的人,我不會為難你的,即來之則安之吧,我就叫她脫掉外套,我們去衛生間洗浴一下。

見她還是不好意思我就先把我自己脫光了到衛生間裡放水,我聽到外面悉悉嗉嗉的聲音我知道她也在脫衣服了,我趕緊叫她也進來,她推開門,我眼光一亮,她赤裸著身體用一條毛巾放在陰部,她你身材不是很好,已經開始有綴肉了在小腹上有點高,但她的上部是很迷人的特別是一雙乳房象小西瓜,圓圓的白白的。

我在浴缸裡坐起來拉著她也到裡面來,她照者做了,這時我看到了她的整個陰部,她的陰部很肥厚,只有一小戳陰毛蓋在陰蒂上,好像是刻意修剪了似的,她看到我只顧望著她的陰部就不好意思說我的陰毛就長的那樣,那陰毛的確很少,就像過去小孩子留在頭上的小尾巴,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那撮毛是黃紅的真象熟了的玉米棒頭部的玉米須,我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抓那撮毛她也沒有反對,我一面輕輕的理著那撮陰毛,一面用小手指和無名指去逗弄她的兩片肥厚的陰裙。

她用手擋了以下說等一等等會我們上床慢慢玩好嗎?我先給你洗一下,她用沐浴液打遍了我的全身,對我的下身更加洗的很仔細,她用一隻小手抓著我的陰毛,後來把我的陰莖翻開,我頓時就硬了起來啊,陰莖漲得老大,龜頭像一個紅杏子從包皮裡衝了出來,她上下套弄著我的陰莖,我漲的要命,就說等會吧我來給你洗吧,她說好呀,用小嘴就在我的龜頭上舔了一下。

我一激靈時她就抬起了頭,笑著望著我,我出了浴缸讓她睡在浴缸裡我用沐浴液從她的頸部一直打遍她的身體的每一遍肌膚,她的皮膚相當光滑細膩,我用兩隻手放在她碩大的乳房上。

她的乳房很柔軟,但不是那麼堅挺,兩粒乳頭很大象一對小紅棗,我用一雙手緊緊的搓揉著他你乳房,用兩個食指輕輕的揉著兩個乳頭,她緊閉著雙眼,一副咪咪動人的樣子,我又去洗她的陰部,那裡由於陰毛很少,整個陰部一覽無餘,我把那一小撮陰毛翻上來用手指輕柔的翻開兩片打陰唇,就看到了那桃園小洞了,那裡不知道是沐浴液的緣故還是她的淫水已經來了反正開始濕潤了,手指上的感覺和粘滑。

我慢慢地在她的肉洞周圍請輕輕按摩著,這時她的淫水更加多了,手指上已經有不少開始變成乳白的黏液了,她的下體隨著我的手指而輕微的顫動著,嘴裡開始發出微微的揣息聲,一雙美麗的眼睛閉合起來。

這時我更來了性緻,就用另一隻手去分開她的兩片陰裙,用原來的那隻手的大拇指去找到了那藏在陰裙底下的陰蒂,她的陰蒂很大也很長,肥肥的,粉紅色,我在上面滑動著手指,她的下體顫動得更厲害了,把浴缸裡的水都帶動得起伏起來了,我不得不用另外一隻手整個去將她的陰蒂從兩片陰裙裡扒開使得能整個完整的顯露出來。

我用另外一隻手的食指在從陰蒂裡擠出的陰核上輕微的按摩著,她的身體更加劇烈的顫動著,氣喘的更粗了,我繼續在那裡按撫著,她的頭在浴缸的弊沿搖來搖去,鼻孔裡不時發出恩、恩的聲音,我知道她快要來高潮了,我就喜歡看女人性高潮那種滿足的樣子,我加緊了按摩的頻率,陰核上的淫水被手指帶動的成了一條水線,那米粒樣的陰核由粉紅變成鮮紅的了。

她的陰埠有節律的和我的手指配合的動著,嘴裡發出啊、啊、啊的叫聲,叫聲越來越大,突然她抬起身來用一雙手把我摟抱著,用嘴緊緊親著我的嘴,一條靈巧的舌頭在我的嘴裡擾動著,我不的不分出一隻手來摟著她的後背,讓她的兩只乳房緊緊的鐵緊我的胸膛,我們就這樣的親吻著,沉浸在無邊的快樂中,我的那隻手一直也沒有停止動做,只是感覺我按摩達到的越快她親吻的力量上要大,好像要把我的整個舌頭吞下去。

我們就這樣親吻了一會,我慢慢的扶她起來走出了浴缸,她看到我站起來時因陰莖昂首挺力的樣子,就用手在我的陰莖上摸了一下,我一下來了精神,說:

「你享受了一下也要讓我來快樂一下了。」於是我微微的分開雙腿,讓她的陰埠對者我高昂的陰莖,她也蹬了下來就著我的大陰莖,我感覺到我的陰莖頭部在她的陰埠上,她微微的動了以下身體,配合著我的動作我的陰莖就進入了她的陰道了,好在她那陰道裡早已就是淫水氾濫,所以那裡面非常潤滑啊,我蹲著身體翹著屁股向上抽插著,但由於衛生間裡太小她要用手找個支撐點來迎合著我的抽插,所以我說我們到床上去吧,她恩了一聲,我就從她的陰道裡抽出我的雞吧,用毛巾擦了一下就摟著她出來了。

我們走到了外間,由於我們在衛生間裡的相互愛撫和充足的做愛的前奏,早就全身發熱,而外間由於空調一直開著所以感覺很冷,她一出來就跑到床上去用一條毛巾被蓋住了身體,我打開電視,關掉大燈,只留了窗頭燈。

我倒了一杯水問她,她在床上抬起頭喝下了,然後用一雙誘人的眼色望著我。

我領會了她的意思,就把她朝床裡面擠一擠側身睡在她身邊,他見我上床了就把整個身子向我貼來,我高枕著頭讓她睡在我的臂灣裡,她用手抱著我,我輕輕推開她的上身,讓她向上仰躺著,我好騰出手來撫摩她的兩個乳房。

她的乳房還是那麼柔軟,柔若無骨,彈性十足,我愛不釋手的撫摩著,按按這個摸摸那個,一會那兩個小兔般的乳房就開始布了紅暈,我又用手指撥弄那兩個乳頭,輕輕的微微的,一會兒她的乳頭就慢慢在我的手指下變得挺立起來,我也只得像她套弄我的陰莖一樣用兩個指頭去套弄她的挺立了的乳頭了。

我慢慢的滑下身體用舌尖代替我的手,用舌尖挑逗著那對已經像紅棗一樣的乳頭,歇出的手向下移動,摸著她的小腹,睡下時她的小腹已經不像原來那樣有綴肉了,很平整,摸著的感覺也是很柔軟,我的手又慢慢向下去,去找那我早就神往的桃圓蜜洞,首先還是摸著那一戳陰毛我細心的捋了捋,然後就向下去,她的陰埠已經春水蕩漾了,兩片肥厚的陰唇上都有愛液了。

我分開陰唇摸著了她的陰道口,那裡熱性十足,能感受到涓涓淫水向外分泌,我就這樣用食指在她的外陰裡撫摩著。從她的陰道口的最底下經過陰道口一直向上摸到陰蒂和陰核,一直就這樣上下不停的摸著,順著陰道口分泌的愛液粘滿了我的食指,使得我的食指很從容地在她的陰門上摸來捻去,一會兒壓壓陰道口,一會兒擠擠陰蒂,一會兒摸摸陰核。

我感覺到她的整個陰埠都濕漉漉的,有一股濕熱的水蒸氣升騰起來,隨著我的撫摩,她的陰埠也配合著我的手指動作起來,腰部不停的扭來扭去,嘴裡也不知覺的發出恩恩的聲音,鼻孔裡發出急促的呼吸聲,她從底下抽出了一隻手,緊握著我硬得像鐵棒一樣的陰莖,並上下套弄著,使我的龜頭在包皮裡翻出翻進,我刺激的要命,這時她把我的陰莖向她的身體拉了拉,我知道她已經要我的陰莖來充實她那已經奇癢難耐的陰道了。

我爬起身,伏在她的身體上,微微弓起屁股她適時的張開雙腿也移了移她的陰埠,我的大陰莖就順滑的滑到她的陰道裡了,我放在她的陰道裡後就將整個上體伏在她的上身,讓我的胸膛去擠壓著她那一對乳房,兩手反抄在她的後背讓她的上身緊緊的貼者我,我們的嘴又親吻在一起。

我用膝蓋頂著床墊使身體向前推動,不是那麼的激烈,但她的小嘴裡是我舌尖的跳動,她的乳房被我的胸部擠壓感到如伏錦上,我的陰莖在她的蜜洞裡來回出入,就這樣我們不僅不慢的搞了十分鐘左右,她的淫水一下子多了起來,我感到我的陰莖整個的在一片泥塘裡一樣,好像我的整個的陰毛的佈滿了淫水。

她的陰道擴張的很大,兩腿不由自主的向她的上身轉縮,鼻孔裡發出恩恩呀呀的叫聲,我鬆開了我的嘴,用雙手支撐著我的上身,然後適時的抓著她的豐滿的腰,雙腿向前跪著頂著她的兩腿,使她的腿最大限度的張開,是陰道最大限度的鬆開,我用膝蓋和腰部撐著我的臀部向前挺進,又用兩手向下拉著她的腰讓她的陰埠緊緊的頂著我的陰莖的衝闖。我來回抽插了一千多下,她的淫水佈滿了我兩結合的部位,我低著頭看到她的陰唇隨著我激烈的抽插而翻動,使粉紅的陰蒂和陰道忽隱忽現,我抽出的陰莖的外壁佈滿了她的乳白色的分泌,隨著我的抽插都集中到了我的陰莖的根部,她在我的底下不停的扭著腰,讓陰埠向上頂著,迎合著我的衝撞。

她的乳房上的紅暈成塊的顯露出來,頭不停的向左右擺動,陰埠迎著我的陰莖起伏著,我們結合的地方發出啪啪的聲響,她不知覺的叫出啊啊的聲音,又低聲叫著快、快,我加快了抽插的動作,把陰莖抽到她的陰道口才一插到底,抽也抽到我的龜頭只讓她的兩片大陰唇包裹的位置,插就插到她的陰道的底部,都能感到她子宮的位置。

她嘴裡的叫聲更大了,整個腰向上頂著,我一陣猛插,他的陰道裡開始有有節律的收縮,陰道壁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好像怕我的陰莖離開了她的身體,我一下也興奮到了極點,陰莖一陣跳動,滾燙的精液灑在她的陰道深處,隨著我的噴發她的陰道壁也顫抖著、抽畜著,我伏下身來,她則緊緊的摟抱著我把舌頭又伸到我的嘴裡。我們吻了一會,我問她剛才快樂嗎,她說:「好快活,我好久沒有那麼快活了,你真能搞,我的底下已經有半年沒有和人作愛了,現在已經都有點疼了。」我笑了笑,說:「這還不是我的全部的本領,我剛才只是看到你來了高潮我只是陪著你一起完結罷了。」她說:「你真行,我要是你太太就好了,」我微微一笑,讓我已經快要鬆軟的陰莖離開了她的陰道,她伸出手按住了陰門,我趕緊來到衛生間拿了一條毛巾給她,我們都洗浴了一下,回到了床上,繼續聊著。

她原來是在一個閉塞的農村長大的,今年三十五了,這裡的人都叫她梅姐,二十歲時嫁給了一個比她大十歲的沿海城市的男人,那男人有點殘疾,給他生了一個小孩後,那男人就對她不好,經常打罵她,對她也十分的吝嗇,而且那殘疾男人還在外面亂搞女人,所以那個家她很少回去,只是想小孩的時候就回去一趟,今年還是春節出來的,好在她的老家離這裡不是很遠,有空也去去老家。

這個店是她今年初才開的,生意很不好做,做這個生意很難,紅黑都要熟,好在她老家來了幾個姐妹來幫幫她,所以才做到今天。我就對她說:「你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在一個生地方一個懦弱女子能獨擋一面,要撐起這麼一個店面,結交各式各樣的人已經很不簡單了。

她說:「又有什麼辦法呢?我不能靠他養我,我就只好靠自己了,雖然也不少人也打我的主意,但好在我底下有一些小姐,到了關鍵時候我就只好叫她們來頂替我了,現在的男人哪個不好色,只要有個那個洞他們誰不搞,他們還跟你講什麼感情,只要有女色個和金錢就行了。」我說:「也是。」她又說:「今天我看到你,我就有好感,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那麼就跟你來了,原來聽到那些小姐們在店裡說什麼樣的男人什麼樣的作愛等等,有時侯講得我也心猿意馬的,也想和人做,但在這裡我要是和本地方的那一個人做那事,一來會得罪一些人,二來經常在一起也會造成不好的影響,三是也不能對店裡的人交代,四是會有一些人還以為你梅姐是那麼一個人,既然人家能和你我們也能和你,那就麻煩了,我這個店面也不要開了。今天我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而且我看到你就有好感,所以就跟你來了,現在看來你還真的不錯。」我打趣說:「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很壞的,你今天把我弄的快活,我以後會經常來找你的。」她說:「才不呢?你和我作愛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你是那麼仔細你服侍我,那麼有耐心,又不強迫我做什麼。我相信的的,你也不會經常跑來找我的。」說話的時候我看出她也是一臉的真誠,估猜她也不會說假話。於是我把她摟抱的更緊些,她的身體已有些涼意。

我就起身從另一張床上再拿來一個毛巾被蓋在她的身上。絕大多數時間他都說的是她自己。很少問到我的情況,只是打趣說我的哪個同學很好色,一看就知道是個色鬼,並風趣地說今天晚上來的哪個小姐現在可能吃盡了苦頭,可能他們現在都做了幾次了。我說那好呀,我們再來呀。她笑了笑。

我起身坐了起來,到了一杯水,坐在床頭看著她,她側過身望著我,說你不冷嗎,不要凍著了。我就說我就喜歡這麼看著你,她說我有什麼好看的,比我好看的小姐多的是,哪天我介紹幾個給你。我半開玩笑的說好呀。她笑著不出聲,過了一會才說你們男人都是色鬼。我說那能呢只要你在,我是不會亂來的,除了我老婆就是你了。

她就問你老婆怎樣,我說我老婆很賢惠,我們的感情很好,性生活也很和諧。我以為她聽了要生氣,那知道她卻說,做你的太太真幸福。我趕緊說你不要想那麼多了,你蓋好睡吧,現在已經不早了,不要凍了,關鍵是身體要好。她反問你不睡嗎,我說抽根煙,我看著你睡,她笑了一下就閉著眼睛。

我抽完煙,她突然睜開眼睛說你快上床,不然感冒了明天回去要挨罵的。我上了床她趕緊把整個身體貼者我說:「你不來我睡不著」。她用兩個乳房和溫暖的陰部貼者我的肉體,我們有摟抱在一起,她的身體已經很暖和了,我們不停的親吻著,身體不停的碾壓著摩擦著,我的陰莖又開始硬了,她感覺到後就用一隻手緊緊的握住並用勁捏了捏,說:「你的弟弟又要搞了,你真行。」我也用手伸到她的陰埠,用指頭在陰溝裡摳著,那裡好像比較乾澀,我就慢慢的按摩著,她說不要緊的,不要摸了你放進來吧,我說你那裡沒多少水,我怕放進去你不快活,她卻說:「沒事的,你放進來就好了。」我就移動了身體爬在她的腹部,我的陰莖昂著,在她的陰埠上尋找那溫濕的小洞,我也感覺到龜頭上的乾澀,她用一隻手牽引著我的陰莖,我頂了頂陰莖進去了一半,我又用了一下力就整個都進去了。

她的陰道的後面則很溫和,濕漉漉的,我抽插了幾下那裡面就全部潤滑起來,我伏下身就那麼悠閒的動著下體,她好像也不是那麼著急,睜開眼望著我說,就這樣,你放在裡面我們說說話,這樣我們帶說帶動的有十多分鐘,我的陰莖就有那種真實刺激的感覺了,我不得不停止了動作,我不想那麼快的完結,我坐起上身,看看我們結合的地方。

她的陰埠被我的陰莖插入的樣子很滑稽,像在一個剛出籠的大包子上插上一條胡蘿蔔,和我我陰莖接觸的部位整個凹陷下去,我用手把她的陰埠腹部推了推,她的陰唇就翻開來,看到紅紅的一塊肉。

我用另一隻手指輕輕的擠壓著她的陰蒂,按撫著她的陰核,她用手抓著我的大腿,我就動了兩下,而手卻向上推著她的陰埠,不讓她的陰蒂隨我的陰莖帶入陰道裡,隨著對陰核的按摩她的陰道開始了有節律的收縮,剛開始是一兩下且間隔較長,後來就是連著抽畜著,我吸了一口氣,鎮定下來,忍著不讓陰莖噴發。

她開始了抖動,整個腹部在我的陰莖的跟部作者上下左右的擺動,我只是使勁的向前挺著陰莖,好讓陰莖能頂著她的陰道的底部,她向上挺著腹部,屁股不時的離開床墊,嘴裡發出啊啊的叫聲,我的手還是在她的陰核上按者,有時擋住了她向上挺立的小腹,礙著她的陰道和我陰莖的接觸。她將我的手移開,我便將我的身體支撐在她的身體上,以最快的速度在她的陰道裡衝闖,她的淫水包裹著我的陰莖帶動的淫水在她的陰道裡發出漬漬的聲音,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的動作越來越快,每下都能插到她的陰道底部。

她用雙手抱著她向上彎曲的大腿,整個屁股都離開了床墊,陰部對著我陰莖抽動的方向,讓陰道盡情的張開,好讓我的陰莖盡情的抽插,她的呻吟聲變成了叫喊聲,啊,好,快快,我使勁的抽插,她啊啊的叫著,我還是忍著不讓我射精,叫了好一會她的喊聲又變成了呻吟,她的淫水哦順著我的陰莖根流到我的兩個睪丸上,陰袋全濕了。

我知道她已經到了高潮,現在在回味著,我有放慢了動作,兩個睪丸一下下的擊打在她的肛門處,她的淫水由陰道順著向下淌著,淹沒肛門流到床單上,她還在恩恩的哼著,我伏下身吻著她,她趕緊和我親吻著,過了一會她說:「剛才真快活,我都要死了,那時我都不是我自己了,搞逼怎麼那麼快活,以前從來都沒有今天這樣,你太能搞了,到現在你的幾吧還是硬的也沒有出來。我說你不要說的那麼難聽,我沒出來是我想還要讓你快活一次。」她說:「本來就是嗎,有什麼難聽的,我這就是逼,喜歡要你的幾吧搞的逼,又沒有人聽到,你還怕醜嗎?你累了吧,把幾吧放在我的逼裡伏在我身上睡會,等會我來搞。」我疲憊的伏下來,她用兩手抱著我的腰,用兩個指頭在我的腰上擠壓著,已經酸疼的腰陡然輕鬆了不少,按了好一會,她突然說你下來吧讓我來搞。

我一翻身我們就換了一個體位,她動了一下陰部,陰莖就十分恰當的貼在他的陰道裡了,我向上望著,她的上身正對著我,兩個乳房向下掛者,腰部的肉擠在一起,我用手去按摩她的乳房,她說你不要動要不然我動不起來了,我就停下來閉著眼享受著她的動作,剛開始她還是慢慢的向下。

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從龜頭慢慢向下被她的陰道裹著一直裹到跟部,我瞇眼望她,她蹲著身體,兩手抱在膝蓋上讓屁股向下闖著,我也不時的巧著屁股迎著她下來的陰部,大約搞了幾分鐘,她已經嬌啜籲籲了,我說你下來吧,他就扒在我的身上,我的陰莖就不時的上上頂著,不讓她的陰道閒著,一會她說你還是不動吧,你累了,她說著向前挺了挺身體。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已經頂到了她陰道的最裡面,好像有一塊肉觸擊到我的龜頭,她把兩隻手微微支了一下身體,用腰部的力量讓整個陰埠在我的襠上做圓周運動,整個陰埠使勁的向下壓著,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到了從來的沒有到的深度,她就那麼磨著,我能聽到陰毛摩擦的絲絲聲。

她的陰蒂和我的陰莖緊密的接觸著,我的陰莖雖然不是在她的陰道裡運動距離不大,但她的整個陰部都在受力,陰蒂陰核陰唇都最大的分開壓迫在我的陰莖根部,她加快了動作,嘴裡也揣著粗氣,陰毛的摩擦聲快了起來,我有時也配合著她向上挺著陰莖。她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她的淫水流到我整個下腹,我們腰以下接觸的地方全部佈滿了她的淫水,粘在我們的皮膚上,她的叫聲月來越大,腰的活動越來越快,我的龜頭一會頂到她的陰道底部的肉一會兒有離開,她的淫水快速的分泌出來流到我的下體,她的手鬆軟了身體全扒在我身上,但她的腰還是那麼猛烈的動做著,她嘴裡嘬出粗粗的氣吹在我的臉上。

我使勁的向上挺著陰莖,龜頭去碰著陰道深處的那塊肉,床發出吱吱的聲音,她突然叫出聲來,啊,啊、好快活,啊,她的陰道急促的收縮著,我知道她快要到性愛的顛峰了,我趕忙抱著她翻了個身,把她壓在底下,陰莖一點也沒有滑落,然後就是一連著的抽動,下下著力,次次搗到花心,她嬌嘬連連,她的恥部頂著我的恥部,發出碰撞的啪啪聲,快速的用力的抽動了一千多下,我終於忍不住的噴發出來。

她的陰道抽蓄著,像小孩吸奶,似乎要把我的精液吸乾,我陰莖抖動了十多下,就在她的陰道裡不動了,我趴在她的身上休息著,她也不時的按者我的腰,說,太快活了,我都要上天了。我趴了一會就從她的陰道裡抽出陰莖睡了下來。

我太累了,她似乎還意尤未盡,在說著她以前的事,我用手摸著她的陰埠進入了夢鄉。大約只睡了一會,天就亮了,我們起來給我同學打了一個電話,他們還沒有起來說還在做一次。要我們等會,我拿出錢要給她,她說算了,我又不是做小姐的,況且你也是看上我才玩,錢留著以後有機會花吧。

我也沒有推辭。把我的電話留給了她。半小時後他們來到了我的房間,我們四人就到賓館的餐廳裡吃了自助餐後她們就走了。我和我的同學寒嬋了一會就回來了。

過了大約十來天,她都沒有給我電話,而我又無法聯繫到她。有一天我和我的一個朋友在市裡喝酒喝到十一點突然來了興趣,他問我可有好地方,我自然的就想到了梅姐,我就說我帶你去。

我們打的來到她所在的縣裡,好在她店裡還沒有關門,她對我一笑,說你們去開房間,等會我就去,我揚了揚手機,她說我知道你的號碼,等一下我打你的電話,我們就又開了兩個房間,她也如約而來。

這一次我們就不再陌生。我問她為什麼不打我的電話,她說你也忙,你來也不方便,大老遠的跑來我那裡好意思。我說那有什麼想你我就來了。這天晚上我們還是作了兩次,只是沒有第一次那麼迫切。

我知道她屬於那種來的慢的類型,就花了大量的時間在給她的愛撫上,摸得她的陰唇陰蒂都是淫水浪嘬籲籲的時候才把陰莖插入。兩次她都欲仙欲死,連連稱讚我的功夫了得,對我的陰莖更是愛不釋手,不斷的把玩。說我的陰莖很好看,是屬於標準的那種,我也不知道我的陰莖是屬於荷重類型,我也不好意思去看別人的幾吧。

所以就說不管是什麼樣的反正把你弄快活就行。她說你的幾吧是真的厲害,特別是第二次的時候你的幾吧又硬又持久,我都有點吃不消了。

回來後的半個月沒有去看她,有天晚上我獨自一人打的到她那裡,她的店門已經關了我只得掃興的回來了。

以後又去了幾趟,都是夜深的時候到的,她的店都關者,後來問了旁邊的店面,都說這個店關了好長時間了,我又問房東,房東說她還沒有退房,房租是付到年底的,她去看她的兒子了,可能不久也要回來了。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