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過30的侯娟給人的印象是相貌冷艷,身材高窕的美女,在她的單位海關,她是一個作風潑辣,為人霸道的女強人,據說連關長都要讓她三分。

我叫羅兵,是一個外貿公司的業務科長,經常要與海關打交道。

自從侯娟任海關報關處處長后,每次報關及進出貨物總是不順,這也難怪,哪個搞外貿業務的不打點擦邊球,占點國家便宜吶?問題是這位女處長實在太難接近了,很多想巴結她的人想請她吃餐飯都沒機會,更別說用錢搞掂她。

我本是一個公關高手,儀表堂堂,風流瀟灑,卻對這位公關對象無從下手,后來總算找到曾與我有過肉欲之歡,現調海關另一部門的梅姐幫忙引見這位女處長,梅姐欣然答應並神秘地提醒他要有付出昂貴代價的心理準備,我當然表示無所謂,心想不就是多花點錢嘛。

于是某周末,當那位女處長和梅姐走向地下停車場時,自己那輛紅色“本田”跑車邊靠著一個手捧鮮花的英俊青年,正含笑地看著她們,梅姐趕緊介紹道:“這是我的好朋友羅兵,對你仰慕已久,想與你交個朋友,小羅,這就是你天天想見的侯處長侯娟小姐。”

我立即獻上鮮花並遞上名片,回答:“非常榮幸認識侯處長。”

侯娟橫眼一瞥地看了下名片,冷笑道:“搞外貿的,恐怕是有求于我吧?”“當然要請你多多關照啦!”我也不卑不亢地答道。

梅姐趕緊上前說到:“大家先交朋友,別的以后再說。”

接著又神秘地悄悄說道:“這小子舌頭工夫不錯喔!”“是嗎?”侯娟的眼睛瞪然一亮:“那我可要領教了。”

接著就聽到兩個女人放蕩的笑聲。

侯娟打開車門:“跟著我走吧!”她一向習慣發號施令,我也趕緊發動自己的“豐田佳美”跟隨那輛紅色跑車風馳一般衝了出去。

來到一個外表不太顯眼里面卻極端華麗的小型夜總會,一個身著緊身皮衣皮靴,長得非常艷麗的女經理率領幾個英俊的公關先生熱情接待地迎了出來並將侯娟等人帶往角落的一個帶舞廳的包房,房內已有兩位男服務員也開始彎著腰為來客服務。

梅姐吩咐經理上三份鮑翅及意粉,並對我說:“簡單吃點吧,等會再好好享受,你說啦?”此時的我早就沒有了平時的那股瀟灑勁,只好低頭附和。

兩個女人在吃飯時,分別有兩個服務生為她們按摸肩膀。

吃完飯后,女經理帶來幾個男公關,梅姐挑了一個后對侯娟說道:“讓我陪你跳舞吧。”

隨著音樂響起,她們開始翩翩起舞,跳了一陣后,二位女士心滿意足地坐下,幾個服務生也趕緊為她們倒酒點煙,接著就跪下為她們按摸腳底。

這時梅姐問:“你們好像是新來的吧?”“是,太太!”一個服務生應道,侯娟用腳尖點了一下她腳下的服務生的額頭問道:“受過訓練嗎?懂不懂得我們的規矩?”滿臉漲紅的服務生低頭不語。

此時坐在一邊的我已經看呆了,渾身發燥。

抽完一支煙后,她們又開始跳舞,也許是借著酒勁或是腳底按摸的刺激,她們越跳越瘋狂,衣服也越脫越少了,更顯出她們的妖艷。

終于跳累了,待服務生跪下為侯娟按摸腳時,她直接將冒著熱氣的汗腳升到他嘴巴前面,嘻笑道:“快用嘴巴給吸乾淨,再用舌頭給我按摸。”

說著用一付神氣的眼神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目瞪口呆的我,其實我早就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了,要不是還顧及自己的面子,我早就跪下去了,此時我只好高傲地微笑著,似乎已見識過這種場面。

“啪!”的一聲,只見侯娟一腳將腳下的服務生踢翻在地,原來他準備用紙巾先搽她的腳:“大膽!老娘的腳能隨便用紙搽的嗎?你這個賤貨,只能用舌頭給我舔!”滿臉驚恐與羞辱的服務生趕緊爬起來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腳,可當他一將口湊上去吸時,一股夾雜著汗酸臭味與香水味一起的刺鼻怪味熏得他不由得皺起眉頭,始終不願張開嘴巴去吸,連梅姐和我都忍不住笑起來,這一下可真的把侯娟惹火了,狠狠地又是一腳將他踢得老遠,大聲喊叫:“叫經理來!”話音剛落,女經理已帶著幾個服務生衝了進來,一邊命令兩個服務生趕快跪下去給侯娟舔腳,一邊用高跟皮靴猛踢捲曲在牆角的那個可憐蟲,嘴里還罵道:“你這個鄉巴佬,我是看你長的體面才要你的,你知道有多少男人心里很渴望來舔我們高貴的女客人的香腳,竟敢壞我的生意,你還想不想活了?”罵完又看了我一眼,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樣。

這時梅姐開口了:“算了,饒了他這一次吧,以后再慢慢地調教。”

女經理又用腳掌很很地踩了一下那人的臉,厲聲吼道:“看在梅姐為你求情,就先饒你一次,快去把女客人的鞋舔乾淨,晚上去我的房間,看我怎麼調教你。”

接著又對客人再次道歉才放心離開。

“你老盯著我的腳看乾什麼?”這時侯娟故意對我發難。

“我……我……沒……沒有……”我嚇壞了,不知如何回答。

梅姐浪笑著出來打圓場說:“還不快跪到侯處長面前給侯處長賠禮道歉!”我怕壞了大事,惹怒了侯娟以后去海關辦事更麻煩,只好誠惶誠恐地跪在了侯娟面前。

“變態佬,敢偷看老娘的光腳丫?吃了豹子膽了?爬過來,乖乖地跟老娘磕個頭,賠禮道歉!”我內心里做了幾次自欺欺人的掙扎,只好乖乖地爬到這個淫婦的跨下,邊磕頭邊說對不起。

侯娟得意地笑了,蹲下來問他:“你在想什麼啊,小帥哥,變態佬?”“我,我,我在想。

你……玩弄我。”

當我說出“玩弄”兩個字的時候,身體禁不住顫抖了一下。

“哈哈哈,被我玩弄?!”侯娟笑得不得了:“你不會覺得我很淫蕩嗎?很無恥嗎?給一個很淫蕩,很無恥的女人玩弄,你不覺得很不值嗎?哼……”“不……不會的……能給侯處長這麼高貴的貴夫人玩弄,是小人的榮幸,怎麼會不值呢?”“哈……”侯娟發出放蕩的淫笑,用穿著高跟拖鞋的光腳托起我的下巴說:“男人嘛,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不管是什麼樣的男人。

我怎麼玩弄你呀?快說!”侯娟的聲音突然嚴厲起來了,用斥責下屬的口氣問道。

“我是你的玩物,求求你打我的屁股吧?”啪啪,兩個有力的巴掌打在我的臉上,豐滿的胳膊上的白晰肉體晃了幾晃,性感誘人。

“象你這樣的男人,還假惺惺地自視清高,我老早就瞧你不順眼了,你只配舔我的腳。”

侯娟似乎來了靈感,伸出她翹起的右腳,湊到我的臉上。

白而肉感的腳,每個趾頭上涂著艷麗而誘惑的顏色,保養得很好,一股腳上的味道提醒我要舔的是一個下賤女人的腳。

我象瘋了一樣,閉上眼睛在心里絕望地掙扎著,但女人腳上的臭味不斷地刺激他的欲望,這個蕩婦用腳趾頭戳了他的臉一下,就徹底擊敗我的抗拒,我乖乖地張開嘴,包住了她的幾個腳趾,用力吸吮著。

我聽見這個騷貨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命令道:“舔都舔了,還怕羞呀,睜開眼睛看著我。”

我無比羞恥地打開眼睛,從她腿部的性感曲線望上去,正遇到淫婦輕衊鄙視的目光,顯然侯娟注意到了,罵了一句“窩囊廢”,抽出腳說:“象狗一樣在房里爬十圈給老娘看看。”

我只好象狗一樣的在地上爬了十圈。

在昏暗的燈光下,侯娟的短衣穿著和屁股以下裸露的長腿又讓我漸漸迷失。

她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叫我爬到她面前,把兩只肉腳板踏在我的臉上搓著,我奴顏脾膝的樣子無疑激發了她的思維,她低下頭說:“你很期待被我這樣玩弄吧,哼,我就不信有男人不跪倒在我的裙下。

你不過就是我多玩的一條狗而已。”

“是,我就是你的玩物,你的狗。”

“不,你跟我的其他男人不一樣,你會明白的。

哼,我會讓你體驗到做為女人玩物的悲哀。

尤其是象我這樣的浪騷女人,哈哈哈……”“是,你是我的主人,我的女王。”

我在她的笑聲中低下了頭。

“女王,哈哈哈,我很騷的,沒有男人我就活不了的,卻是你的女王。”

侯娟想笑,又忍住了,轉為嚴厲的語氣:“過來,把我的這里舔乾淨。”

她靠在沙發上,分開自己的大腿,指指自己的赤裸無物的底裙下面。

我老老實實地爬過去,把自己的頭塞進騷貨的襠下。

一股強烈的復雜的騷味,我伸出舌頭去舔。

誰知侯娟等不急了,把我推翻仰臥,把她陰毛亂糟糟粘糊糊的騷戶壓在我的臉上,我努力地舔著吸,不時有一股股的稠液滑進我的喉嚨。

“這就是女王的陰戶,你要好好的舔乾淨喲。”

我想點頭或答應一聲,卻被侯娟屁股一使勁,壓了回去。

“你必須對我的陰戶保持崇敬,誰叫你是我的玩物呢。

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剛才我跟男人剛爽了一回。

哈哈哈……”原來那些液體是精液!我感到萬分屈辱,強烈的被玩弄感涌上,我用力想翻身起來,那騷貨用她的騷穴蓋緊我的頭部,用手緊緊抓住他因羞辱而暴長的陰莖。

“怎麼啦,不甘心呀,你就是這個命!”侯娟顯然很了解男人,她刺激著他的性器,讓我屈服在她的淫威下。

她松開身子,讓我粘糊糊的臉有了自由。

“你自己選擇,要麼你現在就可以走,要麼老老實實跪下來給我磕頭道歉,以后乖乖地侍候我,隨叫隨到。”

我乖乖地爬在地上給眼前的這個騷貨跪下磕頭,並對她淫亂無比的騷穴道歉。

“真是天生的奴才種。”

騷婦不屑一顧地看著我:“我現在要你求我舔我骯髒的下身。”

巨大的侮辱刺激使我一步步落一深淵。

“女王,求求你,讓我舔你的下身吧。”

“我的肉縫里有男人的東西耶。”

“求求你,讓我舔吧。”

“舔什麼呀,既然下賤,既然求我,就要說清楚。”

“舔你骯髒的肉縫,和……精液……”我幾乎是哭著說出口的。

“要象狗一樣的舔,以后我被人搞完,你都要用嘴給我舔乾淨。”

我還沒有回味過來,忘記回答。

淫婦狠狠踢了他一腳:“聽到沒有!”“是,是。”

我低聲點頭,自己爬向淫穴。

語氣與赤裸暴露在地的下賤情形完全一致。

從此,我成了被侯娟隨叫隨到的玩物。

當然,在海關辦事也順利多了。

這天,我隨侯娟下班到我們常幽會的賓館包房。

這個包房是侯娟的另一個情夫包的,每次那個情夫來時,侯娟都會讓我先走,所以至今我也不知道那個情夫究竟是何方神聖,但隱約知道是市里的領導。

到了包房,我放下手提箱,接過侯娟的帽子和絲巾來到衣櫃跟前,隨手拉開了旁邊的櫃門,掛好帽子圍巾,然后返身關好了房門。

我又接過侯娟的白色外套,取過衣架仔細掛好,這才恭順地跪到侯娟跟前:“主人,洗洗嗎?”“哦……不了,等會兒回家洗吧。”

侯娟說著甩掉了腳上的高跟鞋:“來……乖兒子,給我揉揉……這鞋跟也太高了,真不舒服。”

“是……”我順從地跪在沙發跟前,將她的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手法嫻熟地為她按摩著腳掌。

侯娟閉目享受著,我的手從腳掌按到小腿,又慢慢地往她短裙下的大腿伸去:“主人……要不要舔舔?”“噢,乖……讓我舒服舒服……”侯娟懶洋洋地回答著。

我抽回了手,捧起她的一只腳舔了起來。

侯娟挑逗地翹翹腳趾,我索性將她穿著絲襪的腳趾含在嘴里吮吸著,薄薄的絲襪即刻就被我的唾液濕透了。

不一會兒我又伸長舌頭舔著她的腳掌,那舌尖從腳心掃到腳跟,既而又掃回去,侯娟體驗著我舔吮帶來的快感,嘴里舒服地哼哼著。

我連舔帶搓,這麼反復多次,直到把侯娟的兩只腳伺弄的讓她感到解了疲乏。

侯娟並未睜眼,她只是抬了抬腿,那意思我自然心領神會。

我又跪在侯娟身邊,動手把她的短裙往上掀起。

這下我能清楚地看見她迷人的三角,灰色褲襪包裹著白色的蕾絲內褲,陰阜處是渾圓的隆起,那下面是神秘的溝隧……我的手已伸進了裙內,抓著褲襪的上腰在往下褪。

侯娟抬抬屁股,我便很輕巧地把褲襪褪了下來。

我把褲襪捧著聞了聞:“主人……你的氣味真迷人……”我伸出舌頭舔著褲襠處的黏液。

“嘻嘻……乖兒子,你舔得我真舒服,老娘獎勵獎勵你。”

侯娟笑著用一只光腳在我嘴邊蹭著,另一只腳則伸到我胯襠處去揉搓……。

“謝謝主人。”

我松開了自己的褲腰,將那只腳塞進了內褲里,同時又伸出舌頭舔著唇邊那只腳的趾縫。

侯娟哼哼唧唧地扭動了起來:“乖,來給老娘舔舔下面。”

我不失時機地扛起她一條腿,那頭便埋向她的陰戶。

我的頭在侯娟的胯間起伏蠕動著,從侯娟的呻吟和陶醉的神態上就已看出,她是完全沉迷在這享受中了。

“乖兒子,噢……你可真會舔,往里點……屁眼也舔舔……真舒服。”

我拼命地舔著侯娟的陰戶和肛門,舔出來的淫水都吃進嘴里。

“老娘的東西好不好吃?”侯娟淫蕩地問道,抓過我的頭,向我嘴里吐了一口痰。

“好吃。”

我滿臉的淫液,伸出舌頭舔著嘴邊流出的痰,卑賤地答道。

沒想到平時假正經的侯娟,骨子里會是這樣一個淫浪放蕩驕奢淫逸的女人,連下班回家前都要帶上我先在包房里供她享樂享樂。

正當我渾身熱血沸騰,局部斗志昂揚之時,侯娟的手機鈴聲打斷了我們的淫戲。

侯娟接通了手機,嘴里“嗯嗯……啊啊……”一番,然后極不情願地從我褲襠里抽回自己的腳,她饒有興致地看著我站起身,把那只硬撅撅的rou邦塞進內褲里,然后整理著衣衫。

她似乎很欣賞自己能把一個壯小夥搞的如此狼狽,嘻嘻笑著安慰我:“老娘沒讓你舒服,晚上你好好伺候我,我再給你用腳弄出來。”

我靦腆地點點頭:“主人你有事去吧,我不要緊的。”

“嗯。”

侯娟又給家里的老公打了一個電話,說是上面領導來了,晚上事情多住單位就好了。

掛了電話后,侯娟站起來說:“把我的高跟拖鞋叼到沙發旁,跪在那里等我。”

說完就更衣去了。

我快速爬到鞋櫃旁,叼起她的高跟拖鞋,爬到沙發邊上,頭伏在地上。

過了一會,聽到她的腳步聲,好象是坐在了沙發上,接著,一只妖妖嬈嬈的赤腳勾起了我的下巴:“用嘴給我穿上拖鞋。”

我叼起拖鞋,先把鞋尖套上她的腳,然后咬住鞋的后幫,一點一點地向后用力,最后把鞋后幫套在她的腳跟上。

穿完后,她用穿著高跟拖鞋的腳,左右開弓,扇了我二十幾個耳光,厲聲說道:“我先出去一下,晚上等我電話,我們玩通宵,哈……”我的嘴已經木了,說話困難,只好將頭伏在地上,連聲說是,一邊不停地伏地磕頭。

這時我才注意到,侯娟濃妝艷沫,坦胸露背,身上只穿著一件半透明的超短吊帶裙,里面竟然沒有穿內褲和胸罩,近乎全裸,脖子上拴著一個象狗項圈一樣的飾物,腳踏性感高跟拖鞋,打扮得比妓女還下賤。

侯娟出門不久,我的同學鐵民來電話約我去KTV喝酒,說要介紹我認識市委副書記的兒子夏偉,還有一個海關的賤貨,可以隨便玩弄,玩弄以后你去找她辦事就會好辦得多。

我想能多認識些官場上的人也好,就答應了。

鐵民憑著在省里和市里的關系網,大肆進行走私。

但能夠把海關的女人叫來隨便玩弄,我還是有些半信半疑。

當我踏進鐵民約我去的KTV包廂時,眼前的情景讓我嚇呆了,原來鐵民說的可以隨便玩弄的海關賤貨竟然就是剛才還在對我作威作福的女主人侯娟。

我本來想走,卻被鐵民硬拉進了包廂,只好硬著頭皮在包廂的角落里坐了下來。

令我震驚的是,在我面前作威作福的侯娟此時身上就只穿著出門時穿的那件半透明的超短吊帶裙,里面沒有穿內褲和胸罩,近乎全裸,淫洞里塞著兩個跳蚤蛋,脖子上真的拴著狗鏈,並且光著雙腳,妖妖嬈嬈的腳趾頭沒有了叫我給她舔腳時那樣旁若無人的舒展著,而是彎曲著緊緊的夾在一起,樣子很是狼狽。

別人都在椅子上坐著,只有她低著頭跪趴在地上,雙手伏地,頭貼著地板,屁股翹得高高地,那雙她出門時穿的性感高跟拖鞋放在她的背上,和她經常罰我背上頂著她的高跟拖鞋一模一樣。

偶爾一不小心,高跟涼鞋掉到地上,馬上招來夏偉叫的夜總會三陪女麗娜用腳狠踢她的屁股罵道:“賤貨,連頂個鞋子也掉了,真笨的象豬一樣。

笨!”侯娟不僅不敢反抗,還不停的求饒:“對不起,對不起,賤貨該死,賤貨笨的象豬一樣。”

“翹起一只腳,象狗撒尿一樣。

討厭!”麗娜冷冷地命令侯娟。

“是。”

侯娟真的翹起一只腳繼續趴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

夏偉請的哥們顯然對她也很熟識,不時有男人過去摸她的奶和屁股,她強裝笑臉不敢吭聲,和平時調教我時的傲慢樣簡直判若兩人。

她一直低著頭,不知道我也在場,否則也許不會表現得這麼下賤吧。

夏偉要的這個包廂蠻大的,並且很快的叫了兩個小姐進來。

等服務生將酒、菜都搞定后,夏偉告訴他們說我們不要被打擾,等兩位服務生會意的走出去后,夏偉開始介紹了。

“這位是雯雪,這位是曼莉,這位是鐵民,這位是鐵民的朋友,這位是林董……”當她們都坐好以后,那兩個不認識侯娟的小姐用詢問的眼神瞄一下跪在地上的侯娟再看著夏偉,夏偉見狀立刻說道:“她呀!?我朋友的老婆,是個性變態、暴露狂、被虐待狂,你們不用管她!”“那你的朋友呢?”“什麼朋友?”小姐向侯娟指了一指。

“哦……哦!她老公在家里,現在我就是她老公呀!”“亂講,這賤貨配當你老婆嗎?”夏偉叫的三陪女麗娜撒嬌說。

她們聽罷,心中雖然還是疑惑,但也沒有再說什麼,紛紛將罩在身上的大衣脫下來。

當她們脫掉大衣的時候,我才發現她們里面只穿著兩截式的性感內衣,雖然不是透明的那一種,但是看她們的屁股都露出來的模樣,想必是臀部只有一條線的那一款。

這時候,我注意到這兩個女孩都蠻年輕的,在二十歲左右。

曼莉有著一頭挑染的短發,個子高高的,長得蠻豐滿的,尤其胸部很大。

雯雪卻有一頭彈性燙的長發,披到后背上,瓜子臉,丹鳳眼,身材、胸部和曼莉差不多,不過又比曼莉高一點,腿倒是蠻修長的,有點侯娟的味道,兩個女孩看起來都蠻順眼的。

鐵民見曼莉將外套脫掉以后,便一把將她抱到身邊,手還不安分的在曼莉的屁股上摸啊摸的。

“嗯……不要啦!歌都還沒點,酒也還沒有喝呢!”曼莉撒嬌的說道。

“好……好!今天讓你們好好的唱歌,雯雪!多點幾首歌!今天讓你們女孩唱個過癮!”鐵民對著曼莉和雯雪說道。

當時,雯雪正拿著歌本點歌,聽到鐵民這樣說,便回應道:“我正在點你和林董的招牌歌!”“不用!不用!今天都讓你們女孩子唱!”鐵民說道。

雯雪正納悶為什麼鐵民會這樣說時,林董就貼在雯雪的耳邊說了幾句話,隨后雯雪偷偷的瞄了侯娟一眼,就沒有再表示什麼了。

我則一直坐在旁邊,不發一語,想好好的看看他們怎麼玩侯娟。

“曼莉!今天大槌哥哥讓你開開眼界!”鐵民不懷好意的向曼莉說道。

“開什麼眼界?又不是沒有見……”曼莉並不覺得稀奇的說著。

“你!爬過來!”鐵民對著侯娟發出命令。

此時,侯娟正跪在在一旁發呆,突然聽到鐵民的喊聲,嚇了一跳。

“剛剛在車上,你不是要我乾你嗎?鐵民我說話算話!過來!我第一個乾你!”鐵民得意的說道。

這時,全部的人都看著侯娟,其中有兩對相當困惑的眼睛。

侯娟經過短暫的遲疑后,便跪在地上,慢慢的爬到鐵民的腳邊。

鐵民豁然的將侯娟的短裙掀了起來,暴露出侯娟的下體。

“啊!”侯娟、曼莉與雯雪同時發出叫聲。

“把腿張開!屁股翹起來!”鐵民命令侯娟道。

鐵民等侯娟照做后,得意的拉著那兩顆在侯娟淫洞里頭的跳蚤蛋的電線,笑著對曼莉和雯雪說道:“你們有看過長尾巴的女人嗎?”鐵民接著從侯娟的大腿內側,取出被松緊帶束著的控制器,將它開到最大。

“啊!!嗯……嗯”“嘿!嘿!好像有尾巴的都會叫喔……”鐵民說道。

鐵民說完后,要侯娟自己脫掉全身的衣物,跪著幫他吹喇叭。

當侯娟握著鐵民那根特別的陽具吸吮時,夏偉讓麗娜將曼莉與雯雪叫過來,把侯娟的事告訴她們。

兩個女孩邊聽邊笑,還不時的轉頭去看侯娟。

“嘿!林董!一起來!”鐵民招呼林董道。

林董看看三個女孩擠在夏偉身邊,用眼光向我詢問要不要一起過去玩,我搖搖頭示意他盡管過去,于是林董坐到鐵民旁邊,脫掉褲子,讓侯娟同時吸兩根吊。

侯娟的嘴巴輪流含兩根粗細不同的雞巴,屁股還淫蕩的搖擺著,乳房也因為她的動作而不停的晃著。

鐵民這時索性將褪到膝蓋的褲子整個脫掉,要侯娟去舔他的睪丸和屁眼,侯娟也毫不嫌髒的乾脆兩個人都舔。

當侯娟舔鐵民的屁眼時,鐵民便把腳放在侯娟的背上,而侯娟則用另一手幫林董玩鳥。

所以,他們兩個人的陽具雖然粗細不同,但是現在都是硬梆梆的了。

“想不想我乾你?”鐵民對著侯娟問道。

“想!想!……”侯娟急色的說道。

這是夏偉讓她必須這樣回答的。

“那……求我啊!”鐵民說道。

“求……求……大槌……哥哥……乾我!”侯娟說道。

“乾你哪里啊?”鐵民說道。

“乾……乾……我的……淫……洞……我的……逼。”

侯娟不要臉的說道。

“好!”鐵民答了一聲,就從座位上跳了起來,走到侯娟的背后,將她陰道中的跳蚤蛋拉出來,用他那碩大的龜頭在侯娟的陰道口磨了磨,侯娟似乎渴望已久,停下幫林董吹喇叭的動作,轉頭看著鐵民的雞巴,挺著陰戶主動的去磨蹭鐵民的大龜頭,嘴里說道:“插進來!快……快……插……進來!”鐵民也不再去戲弄她,握著雞巴用力一挺,整根沒入。

“啊!好……爽……啊!好……熱……呀……爽……頂……進……去……了……再……深……一……點……喔……喔……啊……啊……啊!對!對……乾我……用力乾我!!”侯娟用力的淫叫,一邊叫一邊用屁股去迎合鐵民的抽插,發出很大的“啪!啪!”聲。

“叫啊!大聲叫啊!你這偷漢子的賤女人!我乾死你!!”鐵民咬著牙道。

“對……我是……賤……女人……乾……我……用……力……啊……啊……嗯……嗯……”侯娟嘶喊著。

當侯娟被鐵民用大陽具奸淫的同時,麗娜背對著夏偉坐在他的腿上,她的上衣已經被夏偉脫掉,雙手正隔著胸罩在撫摸她的乳房。

夏偉一邊撫摸著麗娜挑逗她,一邊看著侯娟被鐵民和林董奸淫,胯下之物早已勃起。

而曼莉與雯雪本來點了歌在唱的,現在也紛紛放下麥克風,任螢幕上的畫面播放著,雙雙凝神看著侯娟被奸淫的這一幕。

突然,“啪!啪!”林董用力的甩了侯娟兩個巴掌。

“叫什麼叫!?專心一點吸呀!”林董罵道。

于是林董故意握著陽具在侯娟面前揮舞,讓她伸長了舌頭卻捕捉不到。

偶而用自己的老二去拍打侯娟的嘴巴及舌頭。

鐵民見狀,便對林董說道:“林董!來!我們來換手!”于是林董與鐵民交換位置,林董抱著侯娟的屁股努力的頂她的陰戶,鐵民則用陽具玩著侯娟的嘴巴。

“喂!鐵民!這女人的洞都被你撐開了,松松的!剛剛應該我先才對!”林董埋怨道。

鐵民笑了笑,對侯娟說道:“哇!糟糕!你的逼被我撐開了,回去你老公要是發現了怎麼辦?”“嗯……嗯……嗯……”侯娟沒有回答他。

鐵民見她沒回答,便抓著侯娟的頭,將自己的大陽具塞進她的嘴巴里,大聲的對林董說道:“你不會乾后洞啊!”“對喔!”林董對自己說道。

林董聽罷,將侯娟肛門里的跳蚤蛋拉出來,抽出雞巴瞄準侯娟的屁眼插了進去。

“啊!……”侯娟叫道。

不知是痛還是爽。

“喂!鐵民!好……緊……咧!”林董一面說一面將雞巴慢慢插進去。

“啊!啊!!啊!”侯娟叫道。

“緊才好嘛!”鐵民說道。

他們倆你一言我一語的奸淫著我的女主人,毫不在乎侯娟的感受,簡直只將她當成性交的機器一般的蹂躪。

可是,越是這樣,越能滿足對侯娟的羞辱感。

“喝……喝!真……緊……呀……啊!”林董說道。

林董在侯娟的后洞抽插不到三分鐘,便發出低吼聲,將精液she進侯娟的直腸里了。

不一會兒,我們看到他那快速軟化的雞巴,正一點一點的被侯娟菊花狀的括約肌給擠出來。

鐵民見狀,要林董坐到沙發上讓侯娟舔他she精后的雞巴,自己則繼續去乾侯娟。

后來,他看到林董靠在沙發上,侯娟也停止幫林董口交了,索性一把抓起侯娟的大腿,讓她下半身懸空,並且命令侯娟用手撐地,一邊乾她一邊要她學狗爬。

鐵民故意要侯娟爬到曼莉和雯雪坐著的位置,向她們示威。

當鐵民將侯娟『遛』到夏偉那邊時,發現麗娜已經全身光溜溜和夏偉面對面的抱著,舌頭正交纏著,而夏偉的陽具也插入麗娜的陰道中。

“唷……麗娜!你也和這女人一樣騷嘛!”鐵民諷刺的說道。

“不……一……樣!我……不像……她……變態……”麗娜困難的說道。

鐵民笑嘻嘻的看著夏偉乾麗娜,而侯娟的臉就離麗娜的屁股不到三十公分的距離。

鐵民一時興起,命令侯娟舔夏偉的睪丸,夏偉于是將大腿分開,將男女交合的地方,近距離的暴露在侯娟的面前。

當侯娟將夏偉的睪丸含入口中時,夏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陰莖頓時堅硬無比。

“好……好……硬……啊……嗯……”麗娜哼道。

夏偉故意捧著麗娜的屁股,將陽具插入一半,讓侯娟去舔露在外頭的另一半的陰莖,尤其是男女交合之處。

“嗯……嗯……嗯……”麗娜發出舒服的嬌喘聲。

鐵民看得興奮,抓著侯娟的頭髮,將他的臉湊到麗娜的屁股溝,說道:“舔屁眼!”鐵民說完,開始猛烈的抽插。

夏偉和麗娜當時已呈現半躺的姿勢,侯娟由于被鐵民劇烈的抽插,重心不穩,只好抱著麗娜的屁股,伸出舌頭來舔麗娜的屁眼。

“嗯……嗯……好……舒……服……”麗娜對著夏偉呻吟道。

“被我乾得舒服?還是被她舔得舒服?”夏偉問麗娜道。

“嗯……不……不……知道……”麗娜嬌聲道。

我雖然看不到侯娟的動作,但是光用想的就很淫蕩了。

夏偉此刻的情緒非常的亢奮,抱著麗娜,下體猛烈的抽插著,麗娜不愧為職業級的,扭著腰,上下擺著臀,配合著夏偉的衝刺,嘴巴也不停的在“啊!啊!喔……爽……”淫叫著,終于在幾分鐘的衝刺后,夏偉將濃濃的精液she進了麗娜的陰道里,麗娜累得趴在夏偉身上。

夏偉因為情緒過度的亢奮,she了精的陽具仍然硬挺挺的插在麗娜的陰道里,偶而,還會顫動一下,每一下的顫動,麗娜都會回應一聲“哼……”“嗯……”,感覺真是爽快!這邊,鐵民仍然繼續的乾著侯娟,而侯娟上半身已整個的趴在地上,鐵民嘴里罵著不清楚的三字經,屁股則不停的挺進,侯娟則呻吟聲不斷。

我真訝異鐵民的體力與持久力!過了一會兒,夏偉的陰莖慢慢的開始軟化了,原本鎖在麗娜陰道里頭的精液,也一點一滴的流出來。

鐵民不但精力好也眼觀八方,他命令侯娟將夏偉和麗娜交合處所流出的精液舔乾淨,侯娟則掙扎的爬到他們身上,執行鐵民的命令,后來還將夏偉的陰莖拖出來,塞到口里面吸吮得一乾二淨。

我透過麗娜的發梢望向林董那頭,發現雯雪斜躺在林董的腿上,胸罩被拉到脖子附近,露出了乳房,下體的丁字褲也被撥到旁邊,露出了正在被林董玩弄的陰戶。

而曼莉卻和我一樣孤單的坐在他們之間,不知所措。

鐵民望了望我們,也發現曼莉沒事做,于是對曼莉說:“你把桌上的酒菜收到一邊去!”當曼莉收拾好,準備要拿紙巾擦乾淨時,鐵民說:“不用擦了!”鐵民說完,一把抱起侯娟放在桌子上,讓她仰躺著,說道:“賤女人!自慰給大家看!”“不……不要!我……要……你……乾我……”侯娟說道。

“要我乾你!就好好自慰,大家看得滿意了,我就乾翻你!”鐵民說道。

侯娟難忍中途停止的性交時,下體所傳來的搔癢感,于是一手揉著自己的乳房,一手探到陰戶,將三根手指插入陰道里,自己抽插起來了。

這時,侯娟才發現我也在場,頓時羞得無地自容,卻不敢出聲,只是暗示我不要聲張,我惶恐地點了點頭。

鐵民一邊看一邊用手套弄自己的雞巴,一會兒后,轉頭對曼莉說道:“你去外面找一些繩子進來!”“乾嘛!?你想玩變態的游戲啊!”曼莉說道。

“不玩變態的,這女人不會爽!”鐵民答道。

“喔!對了!你們經理喜歡釣魚,跟他要一捆釣魚線來!”鐵民續道。

曼莉聽罷就出去了。

“啊……大槌……哥哥……快……來……乾我……啊……”侯娟此時淫欲燒身,也不顧我也在場了,毫無廉恥地一邊自慰一邊哀求道。

“哼!別急!等一下要把你綁起來乾!”鐵民冷冷的說道。

“好……好……你……先……乾我……好……不……好?……”侯娟哀求道。

“你先幫我吹喇叭,免得等一下軟掉了!”鐵民說完,就將仍然硬挺的雞巴塞入侯娟的口中了。

大約十分鐘后,曼莉進來了,拿了一捆紅色的塑膠繩和一小捲釣魚線。

“鐵民!我們經理問你在搞什麼名堂?”曼莉說道。

“你不會叫他自己進來看?”鐵民答道。

“他才沒空理你咧!”曼莉說道。

鐵民接過繩子,便將雞巴從侯娟的口中抽出來,然后將釣魚線丟給林董,說道:“林董!你也喜歡釣魚,釣魚線讓你來綁!”林董接過釣魚線,笑嘻嘻的走到侯娟的身邊,雯雪則趕快坐起來,將被林董褪到膝蓋的丁字褲拉起來,胸罩拉下來蓋住乳房,和曼莉坐在一起。

經過這段時間,夏偉和麗娜雙雙都坐起來了,不過衣服都沒再穿上,夏偉將曼莉和雯雪喚到身邊,摟著曼莉和麗娜一起來觀看這場淫戲。

只見鐵民用塑膠繩將侯娟的左手和左腳,右手和右腳綁在一起,分別都留一段繩子,然后將多余的繩子穿過桌子底下,綁在一起。

侯娟就變成大腿成一字形大大的分開,露出陰戶的仰躺著,而且手腳都沒有辦法自由活動。

林董則是用釣魚線將侯娟的乳頭,像綁魚鉤般的綁起來,留下一大段的釣魚線可以被拉扯,他等鐵民綁好以后,拉開侯娟的陰唇,如法炮制。

于是侯娟變成大開陰戶,兩個乳頭和兩片陰唇都各有一條釣魚線可以來控制她,只要輕輕拉扯一下,她都會發出呻吟聲。

我看到她這樣的淫蕩姿勢,我的陰莖在不知不覺中勃起來了。

曼莉注意到了我的變化,笑著對我說:“大哥……你也很色喔!”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