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又撞邪了!」

入夏以來,這是二叔最常說的一句話,台灣百業蕭條、許多小老百姓無以為繼的今天,我們這家小小的房屋仲介公司,居然連續三個月業績破五百萬,每個月都能成交好幾個大案子。說起來也奇怪,90年我退伍後就跟著二叔在台南做仲介,小公司名氣不大,兩年來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總想在這年頭有口飯吃已經是幸福了,誰知道從六月份簽了那幾棟別墅開始,奇跡一般竟然客戶開始源源不絕的出現,頭一次感受到收訂金收到手軟的滋味。二叔一直認為是有好兄弟在暗中協助,每次看到我帶著訂金收據回來,總是要說上這麼一句…

可上星期這一攤不同,買主是個台北下來的大學教授,說是要到成大來服務舉家搬遷,看看房子實在滿意就這麼付了三十萬的現金,困難在買主人在台北,也希望能在台北簽約,可業主卻是個在地的台南人,本來還老大不樂意的「厝嘸免賣哪遠…走到台北去…叫伊下來台南簽啦…」,我和二叔求爹爹告奶奶的才硬是讓對方點頭,本來嘛,這年頭房子有人肯買就偷笑了,還圖什麼安逸呢?

就這樣,星期二開車載著業主夫婦兩個上了台北,還好我在台北當的兵,要不內湖的路還真不好找,買方賣方都小心的結果就是約要簽很久,從下午兩點在代書那兒攪和到四點,約簽完了業主夫婦再三感謝我們幫他把房子處理掉,兩口子大概是事空心安樂,說想在台北玩兩天再回去,就這樣我一個人空車回台南,回程一上高速公路就剛好碰上塞車,挨到苗栗都快七點了,下交流道吃了點東西。實在是累的緊,就打電話回台南跟二叔說很累想在苗栗休息一晚,明天中午再回去。

找了家蠻別緻的汽車旅館,洗完澡精神又來了,出去逛逛吧。一個人走在不很繁華的苗栗街頭,真不知要做啥。想說累找家指壓店推一推,可苗栗市逛半天只看到幾家「愛芝蘭」「美夢蘭」之類俗俗的全方位服務店,連個像樣一點的美容指油壓都沒有,心中正為苗栗的男人感到難過時,忽然看到一家很獨特的店面,淺色原木的裝潢,大片透明的玻璃櫥窗裡排著一列列的精油瓶罐,招牌上寫的是「XX香精油專賣店」旁邊一排小字「附設精油推拿」,金色的珠寶燈把店裡照耀出一片的暈黃,非常高雅的感覺,就像是女子美容精品店一般,我找了半天,實在找不到「男賓止步」的告示牌,便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

「您好,歡迎…」三十出頭的男子從裡面滿面笑容地迎了出來,「要看香精油?」他很自然的直接走到展示櫃前,看年紀應該是店東,「我看招牌這裡有做精油推拿…」我說明來意,他似乎有點為難,看了看表又抬起頭來看了看我「我們這裡是做純的…不過師傅剛剛已經下班了…我們這邊推拿是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六點…」,我連聲抱歉正想推門離去,他又說「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還有一位小姐,不過她只做指壓…不知道先生您…」。我想了想,反正也沒什麼事,問清楚價錢指壓一個小時才

500

元,就點頭答應了。店東帶著我進去裡頭,隔著一間寬大的按摩室,正中央擺著一張按摩床,牆壁一邊有著一個矮櫃一邊是面大鏡子,他倒了杯茶放在櫃子上給我喝,請我稍侯一下。

我趴在按摩床上等了大約十分鐘,聽見外頭的玻璃門開啟的聲音,然後一個女生和店東出聲打招呼,一會兒按摩室的門扣扣兩聲,我喊了句「請進」,她開門進來「您好…」,我頭也沒抬回了話,問了些姓啥打那來的閒語,一雙手按上我的肩膀,她很熟練的開始幫我指壓了,力道不輕不重剛剛好,「為什麼會跑來做指壓呢?」她問了句,我說是自己今天開了一整天的車很累,她就問我要不要熱敷一下,說熱敷一下可以去疲累,我說好,「那我去弄熱毛巾…麻煩您把上衣脫掉…」

我起來看到牆上有釘著hi衣架,便脫掉了上衣,剛把上衣hi好時她進來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剛一直趴著背對她),短頭髮的年輕女孩子,長得算不上很漂亮但蠻可愛的,個子小小的有著兩個酒窩,穿著一件式的短洋裝,沒化什麼妝卻更顯清純,她看到我赤裸的上身笑了一下「身材不錯哦…您喜歡運動啊…」,其實這都要拜朋友所賜,一個國中到高中的死黨,大學唸體育,退伍後大家一連絡,才知道他在健身房當教練,想說好朋友總該捧個人場,就花了三萬多買張會員卡,錢一投資下去不去又覺得不值得,運動的習慣就這麼培養出來了,兩年下來,雖不敢說比得上專業的健身員,但身材十分有型、肌肉算得上結實。她又笑了一笑就請我趴好,熱毛巾直接蓋上來真的比泡熱水澡還有效…全身的疲累似乎一掃而空,過一陣子她把毛巾拿掉繼續幫我指壓…

跟她聊才知道,她才19歲,家在附近開雜貨店,白天在家裡幫忙看店,晚上閒著沒事,本來是為了幫媽媽保健跑去學推拿按摩,等到學會了又覺得自己空有一技之長不用可惜,剛好這裡有家精品店兼著有做推拿,不是一般的色情護膚店,大部份也都是女客人,所以就跑來這裡兼差了,客人並不多,平常她還是待在家裡,有生意時才過來工作。就這樣在她的指頭和輕柔的聲音下,我慢慢的竟然睡著了…

「林先生、林先生、做好了…」醒來時她正輕輕搖著我,原來一個小時已經過去了,天!我居然大部份都沒感受到,哈哈,自己笑了笑,她問我在笑什麼,我告訴她,然後她也跟著我一起笑。看著她甜美的笑容我忽然有股衝動,我問她能不能再做一小時,她告訴我說店要打烊了,那怎麼辦?「那你去問問老闆看可不可以麻煩一下,我難得到苗栗來一趟,就今天累一點晚些關門吧…」,她看著我、笑了笑,就出去問店東了。隱隱約約聽到店東說自己有事不能留,要她還不想休息的話就把鑰匙留著,讓她去關門。然後兩人討論了一下,聽到玻璃門打開的聲音、她跟店東說拜拜,然後玻璃門關上還帶著鎖頭「卡」一聲,大概是她把店門鎖上了…過了一會兒,她回到按摩室裡來…

「那繼續吧…」,我問她會不會太累,她說自己每天都兩三點才睡,「那不然你再幫我做兩小時好了…」,她點了點頭沒反對,我很高興的趴下繼續讓她在我身上努力。我問她「外頭掛著是〞精油推拿〞,為什麼你只做指壓呢?」,她才告訴我當初就告訴店東她只幫女客人做油壓,因為幫男生做她會不好意思…,我說「那你幫我做好不好?」,她看了看我沒說話,我再問了一次,她才低聲的說「你真的要我幫你做哦…可是我不太會哦」,我當然說沒關係,想想油脂推在皮膚上的感覺,比起這種乾推不知舒服多少倍。「那我出去拿油…你喜歡什麼香味的…」,我說我要薰衣草,她笑了一下說自己也喜歡薰衣草。走到門口她又回頭說了句「那你要不要把長褲脫掉…」,我點點頭便從床上起來…

錯過今夜再難碰頭,我知道自己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便故意坐在床沿等她進來,讓女生看著男生脫衣服絕對比讓她直接看到肉體感覺上來的強烈。看見她走了進來,我趕忙走至牆邊hi衣服的地方開始脫長褲,身上剩下一件白色子彈內褲時我轉身面對她,剛好看見她正打量著我,她看我轉過來了臉上一紅,低下頭去,我不再逗她先乖乖趴到按摩床上去…,香濃的潤膚油倒在我背上,她開始幫我油壓了…那雙手很溫柔很溫柔,她塗抹過我的背和腰,再幫我抹雙手,等她剛要幫我抹大腿時,我轉頭問她「能不能幫我做臀部?」,她似乎沒聽清楚把臉靠了過來「什麼?」,我再問一次,她想了想臉似乎更紅了些…

然後那雙手來到我腰上,往下慢慢拉下了我的內褲,可以感覺到手似乎有點顛抖,內褲拉到我臀部下緣就停住了,油倒了下來,她開始用手直接在我臀部上塗抹,我知道女生十個有九個喜歡看男生的屁股,在她們眼中一個緊翹的臀部就是男子性能力的保證,當她拉下我內褲那一刻,我知道今天沒有白來了,雖然她很小心的避開男性的性感帶,雙手只是在兩塊臀肌上揉搓著,但透過手掌傳來那種羞澀的感覺卻是更深刻的刺激,順著她手的滑動,我感覺到自己的陰莖不能避免地開始充血變硬了…

她手不斷的碰觸到我內褲的腰緣,似乎那是一件討人壓的阻礙,她又順勢再把我內褲往下拉了一點,但過一會兒內褲卻又滑回它原來的位置,這時我知道自己該主動點,猛地抬起身體,她手離開了我的屁股,然後在她面前,我背對著她很自然迅速的把內褲整個脫掉了,再赤裸著全身趴回床上去。她呆了一呆,又繼續她的工作,問我為什麼把內褲脫了,我說這樣你工作比較方便,而且我的內褲沾到油等下沒法穿。她沒再說什麼又繼續幫我塗油。慢慢地雙手來到我的大腿,為了方便她把我兩腿向左右兩邊分開,然後開始倒上油,從外側到內側很仔細的推拿著。終於她推拿完整個背面,輕輕說了聲「等一下我去拿條毛巾…」

我知道要翻正面了,她是想先去拿條毛巾幫我蓋住下體。所以等她一走出按摩室,我起來到櫃子前面拿起那杯冷茶,我故意轉身面對門口喝茶,果然她直接開門走了進來,看到我全裸一覽無遺的站在房裡,她羞的低下頭來似乎想退出去但又移動不了身子。「這茶都冷了…」我說,她才抬頭看著我「那我再倒杯熱的給你…」,我靠過去把杯子遞給她,這大概是她頭一次面對一個全裸的肌肉男,何況這肌肉男還挺著一根粗大硬直的陰莖,視覺上的刺激讓她臉頰就像熟透的紅蘋果一邊的嬌羞。她拿著茶杯出去後,我回到按摩床上,正面仰躺著讓自己全身的肌肉暴露在房間裡金黃色的燈光下,自己勃起的陰莖還是硬直著向上指著天花板…她走了進來到櫃子前面放下茶杯…慢慢的靠到床邊上,似乎有點敬畏的用毛巾蓋住了我的硬挺…

那是一條白色的毛巾,就這樣在我下身搭上一塊帳篷,她很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讓我的下腹部和大腿都能露出來,她回到我面前在我胸口倒上油,開始幫我推拿,時間就像靜止了一般,她雙掌撫慰著我的胸肌,那刺激不斷的傳到我兩腿之間,從胸口到腹部,她近乎疼惜地滑過我六塊堅硬的腹肌,上身推拿完後她推開毛巾的一邊想去抹大腿的油,她的手很小心地不敢碰觸到我的勃起,看著她微紅的雙頰,我索性把毛巾整個拿掉,讓自己硬挺的陰莖再一次暴露在她面前,她似乎想說什麼又沒說,開始在我兩腿倒上油,塗抹了起來。我知道她已經心動了…雙手不能避免地一再碰觸到我陰莖根部,讓我漲滿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等她塗抹完我的正面,雙手再次回到我的胸腹之間,我看著她漲紅的臉「第一次面對赤裸的陌生男人?」,她點了點頭,「幫我全身都抹油好嗎?」,她想了想似乎想弄清楚這話的含意,然後考慮了一會兒,終於油直接倒上了我的勃起,她羞的說不出話來,顛抖的手輕輕從龜頭上順著油柔柔的套弄下來,手掌握住我粗大的陰莖,笨拙的技巧卻比那些老練的專家還要逗人,快感一波波的衝上來。她就靠在床邊輕輕喘著,似乎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刺激,我很方便的把手伸了過去,先只是小心試探的搭住她光滑的小腿,她抖了一下卻沒退開,我輕輕地撫弄著她的皮膚,從小腿滑上大腿,我能感受到她的溫熱,等到我的手滑進她的洋裝裡時,我知道這女孩已經完全心動了…

我面對她坐了起來,把她包夾在自己兩腿之中,她沒說什麼只是低頭看著被自己握住的陽具,我一隻手在裙裡輕輕隔著內褲愛撫著她的臀部,一隻手輕輕摸上她的頸部,耳朵…然後滑上她的胸部,當我的手隔著衣服蓋上她小巧的乳房時,她輕輕呻吟了一下停下了手邊的工作,雙手呆呆的握住我的陽具動也不動了,她閉著眼睛似乎在感受我給她的刺激,我看一切都水到渠成了,便大膽的把兩手伸進她的衣服裡,直接挑逗她的肌膚。我把她洋裝往上拉到下腹部,手從褲腰上伸進她內褲裡,這才發現小女生真的動情了,內褲濕了一片,順著她臀部的曲線,我的手從後面攻進了她兩腿之間,這時她內褲後方已經被我拉到大腿根處了,裸露出圓潤的屁股,當我手指伸到她密縫裡時,她雙手抱住了我的肩膀,不斷輕輕呻吟了起來…

我很快速的脫掉她全身的衣物,壓下她的背讓她成弓字型的半趴在按摩床上,我站到她背後,拿起潤膚油倒在她背部和屁股上,我雙手輕柔的滑動著她赤裸裸的肌膚,摸著她油亮的屁股,更分開她大腿用手指玩弄她的陰部,她的陰毛並不多,陰唇更不肥厚,看起來就像微微隆起的一條裂縫,只是那縫中濕滑一片。我知道這麼年輕的女子不能太過急噪,輕輕的先用手指開路,當我中指插進她陰道時,她背部整個弓了起來,慢慢地我用中指抽插了一會兒,便拼起兩指,用兩根指頭插進她陰道,等她適應了我又換成三根手指插進去,她不斷呻吟著,我一邊用手指抽插著一邊用另一隻手去撫弄她的臀縫,當我輕輕揉上她的屁眼時,她唉叫了一聲卻沒反對,我在她臀縫裡也倒上油,慢慢試著用手指在屁眼上劃著圈圈…

她半趴在床上翹著屁股不斷扭動著,我知道可以進去了,三根手指已經把她的陰道擴張到能適應的地步了,我抽出手指全身靠上她的背部,用硬挺火燙的陰莖頂上她的陰道口,看她側著臉微張著可愛的小嘴喘氣著,我輕輕吻了上去,她閉著眼睛跟我親吻著,等我用舌頭頂開她的牙齒開始跟她深吻時,腰部一用力,我粗大的龜頭擠了進去,她又唉了一聲全身顛抖起來,我慢慢使力一寸一寸,退出一點再插進一點,直到整根陽具都插住她緊窄的陰道裡,我下腹整個貼在她屁股上,一邊跟她熱吻一邊享受這溫熱的快感…

我直起身,抱住她的腰開始抽插,小腹一下下衝撞著她的臀部,她閉著眼睛承受著一波波的快感,淫水就在抽插中不斷湧了出來,熱力迫使我愈插愈快,她的呻吟也愈來愈大聲,她趴在床上不斷扭動著。這樣插了快十分鐘,她屁股開始主動向後撞來,主動需索起我的陰莖,過一會兒她忽然大聲呻吟著,陰道不斷收縮,我趕忙強忍住射精的感覺,然後她全身是汗的趴在床上不動了。我知道她已經到了第一次,我插在裡頭不動讓她休息一陣,拿起毛巾幫她擦拭背上的汗水。過一會兒,看她微微動了一下。我抽出陰莖把她轉個身,再從正面壓上去插進她濕透了的陰道,抬起她雙腿把她抱起來,我坐在床沿讓她面對我坐在我腿上,就這樣全身緊貼在一起,她抱住我的肩膀不斷扭動著,臉上的潮紅未退。

我看她休息夠了,便開始下一波攻勢,兩手伸到後面抱住她屁股,抬起放下這樣的抽插起來。這種姿勢整個正面都被摩擦到,對女人來說是最舒服的。果然不到五分鐘她又在我懷裡洩了出來,這一次她一口咬上了我的肩膀,兩個渾身汗水油脂的肉體就這麼交纏扭動著。等她洩完不讓她休息,我再把她放回之前的姿勢,她上身趴伏在按摩床上,兩腿無力的掛在床邊…再一次我插了進去。一邊抽插著一邊問她「你洩了幾次?」,「兩次…」,「舒不舒服?」,「好舒服…」她喘著回答,「我的陽具大不大?硬不硬?」,「好大…好大…好硬…」,「喜不喜歡男人…這樣乾你?」,似乎這樣淫穢的言語伴隨著抽插對女人的刺激更大,她開始顛抖起來「我…喜歡…喜歡…」,「繼續乾你…讓你…再洩一次好不好?」,這次她沒回答,只是不斷喘息呻吟著點頭…

我知道今天要把握機會好好玩她,開始一邊用力的幹她,一邊用手指插入她早已濕透的屁眼,一根然後是兩根,她呻吟著承受我的攻擊,粗大的陽具在她陰道裡不斷來回摩擦,兩根手指同時在直腸裡穿梭,從未承受過的刺激讓她幾乎馬上又洩了出來,就在她快要瘋狂的頂點,我忽然抽出濕滑的陽具,用兩手分開她的屁股,直接頂上她的屁眼,她唉叫了出來「不要…不要玩…那裡…」,我不理會她兩手牢牢固定住她的屁股,粗大硬挺的陰莖開始插了進去,龜頭突穿過她的肛門口時,她叫了一聲「好痛…」開始掙扎起來,可是一個剛洩過兩次的女人怎麼敵得過一個渾身肌肉的壯男,我死命的往裡插直到整根陽具都消失在她屁眼裡…說實話,其實有點不舒服,可是心理上的因素卻讓我差點馬上就射在裡面…

她不斷哀號著「好痛…求你…不要…」,我靜靜插在裡頭動也不動,不單單是為了減輕她的痛楚,同時也在等我射精的慾念退去。順便兩手伸到前面去玩弄她的乳頭和陰蒂,直到她的哀號慢慢轉變成輕喘。然後我重新抱住她的腰部,開始幹起她的屁眼來,我知道這不單是她第一次被人雞姦,我也是第一次玩肛交,那種緊密的感覺真的和陰道不一樣,她滿身大汗忍痛承受著,我愈來愈快,愈來愈用力,愈來愈深入…終於積壓的精液全部射進她的直腸裡…我退了出來,拿毛巾擦乾淨…看她半趴在床上動彈不得,大概真的累壞了。我把她下身也抱上床去,直接趴在她身上抱著她,兩個人就這麼睡著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