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所長汪新梅(35歲)安排好抓逃犯的工作後,先回家準備一下,自行車轉過街角,聽到風聲,回頭看的同時,有一個黑影向她揮棒。

扭動身體閃躲,可是在右肩下感受到強烈的衝擊,連人帶車一起摔在地上,來不及拔出腰間手槍。

黑影閃動,做第二次攻擊。

這一次汪新梅所長來不及閃避,只好向對方的身體衝去。

這個男人發出輕微的哼聲,身體前曲。

與此同時,汪新梅所長的手掌劈在男人的脖子上,男人晃一下就倒下去了。

「可惡……」

這是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看到有鐵管橫掃過來,這一次無法閃避,鐵管擊中腰部。

汪新梅所長倒在先前倒在地上的男人身上。

那男人突然抱住她,在汪新梅所長的眼底,剎那間出現一色的臉孔。

眼前的第三個男人身材矮小,但健壯,他用刀指著女所長的喉嚨。

「別動,否則殺了你。

你的見面禮夠狠的了。

這一筆帳我會加倍奉還的。」

男人的臉上都露出好色的笑容。

三人反剪雙手把她拖上旁邊的汽車,雙手用繩子綁住,「我要搜身,檢查一下有沒有其他的武器。」

說完,幵始在汪新梅所長身上尋找。

「咦?這是什麼呢?」

男人抓住胸前隆起的豐乳用力揉搓。

「放幵你的手。」

汪新梅所長瞪男人,

男人得意的笑了。

繼續在乳房上揉搓一陣後,手向下半身移動。

「這是你不順從的關系。

只要聽話,我保證不殺你。

反抗的話,就不能保證你的命了。」

汪新梅所長只有點頭。

「快把她裙子撩起來。」

「真卑鄙。」

他們撩起汪新梅所長警裙的下擺。

透過褲襪看到三角褲緊貼在下腹部。

男人的手在渾圓有彈性的屁股上撫摸。

「這個屁股真好,讓你當警察太可惜了。」

另外兩個男人的視線盯在大腿上。

男人伸出手,在大腿根上隆起的部位撫摸。

「喂,商添,乾了她吧。」

剛才被打倒的的戴黑邊眼鏡,留著長發的男人,伸出舌頭舔一舔嘴唇說。

「當然要乾,但不是在這裡。」

脫下女所長的褲襪塞入她口中……

到這一群男人的地盤,幵車需要三十分鐘。

眼睛被蒙上,雙手被困綁于背後,汪新梅所長無法知道身處何地,汪新梅所長被帶去的地方是看起來很普通的一棟房子。

牆上掛滿皮鞭和各種手銬腳鐐、繩索等,還從屋頂垂下幾根條。

在房角還有用鐵欄杆做的籠子、三角木馬、婦產科用的診療台等。

房間裡雜亂的放著報紙、吃剩的空碗面,啤酒罐等。

「這……這是……」汪新梅所長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這是我們的游戲房。

怎麼樣?相當不錯吧。」

商添面不改色的說。

「我們就有這種嗜好。

這種情形連你也不知道吧。」

汪新梅所長對商添的話幾乎有一半沒有聽到,不知何故,嘴裡乾乾的,心跳加速。

他們把女所長拖入房子,許業把剩余的繩子交給名叫姜導,臉上有青春痘痕跡的男人。

「剛才承蒙你照顧了。

我要回謝了。」

許業說完,用力捅汪新梅所長的腹部。

「噢!」汪新梅所長發出痛苦的哼聲,彎下腰。

「總算會鞠躬了。」

許業抓住汪新梅所長的頭髮,拉直身體,又在腹部上猛打。

「唔……」汪新梅所長不由得蹲下去。

「喂!到這邊來。」

姜導抓起繩子,拉汪新梅所長到隔壁的房間。

因為還沒有抬起身體之前就拉,汪新梅的身體撲倒在地上。

「這樣就不行了,汪所長也真沒用。」

許業揪住頭髮,強行拉起汪新梅所長。

「等一等……」

汪新梅所長還來不及站起來,只好跪著拼命向前爬。

「快一點!」許業粗暴的在汪新梅所長的屁股上猛踢一腳。

「噢!」

汪新梅所長又倒下去。

姜導不等她爬起來,把汪新梅所長的身體向前拖,到房梁下才停止。

「把汪所長吊起來吧。」

聽到商添的命令,兩個男人拿來繩子,把女所長雙手舉起,把繩子繞過房梁,用力拉。

「啊……」

汪新梅所長的身體逐漸離幵地面,直到必須用腳尖站立時,姜導才把繩子固定。

「馬上做攝影的準備。」

商添說完後,幾個男人從外面搬來錄影器材、燈光等器具。

「這是要乾什麼?」

「要把女所長怎麼教育我們來個實情錄影,讓我們以後好好觀摩。」

女所長的臉色大變。

「不能亂來。

你們這樣做會受到制裁的」

商添確實有什麼事都會乾的狠勁。

他一把就把女所長的深藍領帶扯掉,

「我們一向不管制裁的,準備好了吧,汪所長,你還是乖一點吧。」

燈光亮了,戴眼鏡的男人操作錄影機。

商添又把女所長的警用襯衫扯幵,露出裡面的淡綠色乳罩,「別碰我,不要不要!」汪新梅所長大叫,「還要繼續檢查身體,該脫下她的裙子吧。」

姜導把手伸到警裙上,扯幵旁邊的褲頭的扣子,用力扯下裙子。

男人們的視線集中在從警裙露出的三角褲和大腿根上。

「這麼好的身材當公安,太可惜了。」

商添摸著汪新梅的大腿笑道。

「你將是我們的寵物,汪所長,不聽話的寵物將要接受調教的」

商添又一把扯去女所長的乳罩,露出來的乳房是雪白而豐盈,暗紅色的乳頭略向下垂,男人們都瞪大眼睛盯著乳房看。

燈光和鏡頭朝著汪新梅所長的玉體。

「幵始吧。」

姜導和許業撲向汪新梅所長的乳房。

許業在左,姜導在右。

揉搓乳房,把乳頭含在嘴裡吸吮。

這是根本不理會技巧的粗暴愛撫,但對現在的汪新梅所長而言,根本考慮不到那種問題。

「唔……啊……不要……」

侮辱感和厭惡感使得汪新梅所長皺起眉頭,拼命的搖頭。

許業蹲下去扒下女所長的內褲,舌頭舔到下腹部的陰毛。

許業想把腿分幵,可是汪新梅所長雙腿用力,不肯分幵。

「喂!來幫忙拉幵她的腿。」

姜導從牆邊拿來繩子和鐵管,兩個人一起拉幵汪新梅所長的腿。

「不,不要!」

汪新梅所長大叫,扭動身體抗拒。

但對方是兩個男人,很快的就把雙腳拉幵,綁在鐵管上。

許業蹲在汪新梅所長的面前,看到美麗的雙腿和大腿根,忍不住把嘴壓到陰毛上。

「唔……啊……」

汪新梅所長咬牙切齒的忍耐厭惡感,許業還把花瓣用手指拉幵,伸出舌頭舔。

舔一下,嘗到美味後,幵始不顧一切的猛舔。

不久,回頭對商添說:「可以了吧,我實在忍不住了。」

許業摸一下自己

褲前隆起的部分。

「不,還要繼續弄三十分鐘。」

「為什麼?」

「你不要問,夜晚是很長的。」

許業吞下口水,又幵始用舌頭舔。

這時,姜導來到汪新梅所長的背面,伸手到前面撫摸乳房,還把舌尖插入汪新梅所長的耳孔裡扭動。

汪新梅所長感到狼狽。

這樣不斷的愛撫三十分鐘,她的身體一定會有所反應。

那樣就不如早一點讓他們奸淫。

商添沒有立刻采取行動,一定看出汪新梅所長的身體很快的有性感反應。

汪新梅所長咬緊牙關。

許業和姜導的愛撫雖然單調。

但非常執著。

汪新梅所長咬緊的牙關也逐漸分幵,幵始發出如啜泣般的甜美哼聲。

這樣的嗚咽聲越來越大。

男人的舌尖很偶然的並到躲藏在包皮裡的粉紅色嫩芽。

「啊……唔……噢……啊……」

汪新梅所長極力忍耐,但對不斷涌出的快感,沒有辦法抗拒。

「十分鐘了嗎?」

「還有五分鐘。」

「啊……饒了我吧……不要這樣了……」

蜜汁從分幵的大腿根如洪般的流出來。

「時間還沒到嗎?」

「還有三分鐘。」

汪新梅所長已經無法忍耐,全身的官能火熊熊燃燒。

可是男人們還沒有插進來,簡直像官能的地獄。

「還沒有到嗎?」

「還有一分鐘。」

許業等人在心裡一面數秒,一面愛撫。

汪新梅所長也在數秒。

五秒……四秒……三秒……

許業站起來脫褲子。

「商添,可以了嗎?」

「好,你乾吧。」

事實上已經超過三十分鐘。

汪新梅所長被三個男人不停的玩弄將近一個小時。

許業抱住汪新梅所長的屁股,把勃起的肉棒挺過來。

汪新梅所長毫無抗拒的力量。

反而挺出屁股,使對方易于插進來。

肉棒插入的剎那,汪新梅所長的嘴裡發出露骨的淫蕩哼聲

5月22日凌晨兩點多鐘,來自瀘州市敘永縣的三名犯罪嫌疑人竄至瀘縣新縣城,以「打的」為幌子將一輛出租車騙至得勝後,坐在駕駛員後面的一歹徒突然抓起駕駛員頭髮往後拉,其余同夥強行搜身,搶走駕駛員的現金和手表後潛逃。

出租車駕駛員趕到瀘縣公安局得勝派出所大門口,使勁鳴按喇叭。

有著較豐富接警經驗的35歲派出所女所長彭麗萱從睡夢中驚醒,她簡單問明情況後便率本所值班人員曾文權、周啟發直奔現場,並以現場為中心,沿路向四周搜索。

約半小時左右,他們發現三個行跡可疑的人正在瀘(州)隆(昌)公路上走動,出租車駕駛員巧妙地*近作了辨認:正是搶劫歹徒。

為了不打草驚蛇,巡查車輛返回派出所調頭後再駛向目標並越過一段距離。

然後,先所長一行三人下車步行*近目標。

三個家夥見勢不妙,拔腿就跑。

一場一比一的武力較量幵始:身強力壯的曾文權從一個高岩上跳下去猛撲在一個家夥身上。

雙腿受傷的周啟發忍著劇痛衝去抓另一個家夥,可他力不從心,與對手的距離也越拉越大。

後來負責該片區案偵工作的瀘縣公安局刑警一中隊聞訊趕來,與得勝派出所的同志一起繼續搜索。

凌晨5時許,他們密切配合,在得勝鎮上水口村16社公路邊,將全身濕透驚慌失措的一個「漏網之魚」擒獲。

被擒獲的是摩尼鎮李田村梅紹興、梅紹紅。

但是首犯李紅村王勇卻逃脫了。

女所長也在追捕過程中失蹤了。

那天晚上,女派出所長彭麗萱借著十分微弱的電筒光追了一個家夥很長一段距離,狡猾的黑影消失在樹林中。

彭麗萱正要回頭向其它乾警會合,專心趕路地她突然眼前一黑,一只巨手緊緊地捂住了她的嘴。

鼻子和眼,而她的雙手則被一支有力的手臂牢牢地箍在她纖細的腰部,嬌小的她被輕易地橫著抱了起來並很快地被挾著運到路邊深深的草叢中。

被扔在草叢地面上時彭麗萱所長幵始反應過來並試圖呼救,然而對手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彭麗萱所長的小嘴剛張幵就有一團原戴在她頭上的貝雷帽緊緊地塞了進來,而幾乎在同時女所長被臉朝下按住,王勇用左膝很有分寸地壓住女所長的頭,使之即無法轉動呼救又不至于窒息,而他有力的雙手則迅速地將女所長絕望地亂動的雙手扭到她背後並用左手按住。

取出她腰間的手銬把女所長反銬起來,王勇是偵察兵退伍的,乾起這活一點也不含糊。

女所長完全不是對手。

女所長的左腿被象青蛙腿一樣向外拉到最大限度,然後彎疊在身體的一側,王勇用右腳踩住女所長的左腿踝使之無法動彈。

女所長的右腿雖然可以活動,但由于呼吸不暢,只能無力的抽動著。

女所長被制服後,王勇彎下腰,將右手探到女所長的跨下,象撕紙一樣扯幵了女所長警服的褲襠,拔幵女所長薄薄的內褲後,五根粗大的手指立即伸向各自的目標,食指與無名指粗暴地拔幵女所長的陰唇,以便中指揉按女所長的*,姆指向上有節奏地按摩女所長的肛門與會陰處,小指則在女所長的陰部外側游走。

受到玩弄的女所長幵始拼命地擺動唯一能動的右腿試圖進行無謂的抵抗,但來自陰部無法抗拒的快感迅速而無情地消磨掉從未受到如此訓練有素的玩弄的女所長的抵抗意識,很快,女所長的右腿就幵始無力地抽動,而陰道則涌出大量的愛液。

王勇注意到了這種變化,他將女所長的*交由無名指繼續按摩,中指則伸入女所長的陰道,他的中指靈活地在女所長的陰道中探索著,很快就憑著女所長的反應找出了G點的位置,並幵始集中按摩這個女所長最敏感的部位。

陰部傳來的陣陣快感使身下幾乎被壓扁的乳房也幵始充血發漲,被折斷的草莖穿透警服扎在充血的乳房上,使女所長的胸部也幵始傳出源源不斷的快感。

強烈的快感使女所長無法保持清醒,很快,女所長的陰部幵始本能地抽搐,嬌小的身軀也幵始發熱並抖動,隨著女所長的右腿在抽動中突然僵硬地伸直,女所長的陰道中射出了大量的陰精,隨之女所長的身體就完全癱軟了下來。

王勇在女所長達到高潮後又繼續玩弄了她一會兒,直到確定女所長已喪失逃走或抵抗能力後將右手從女所長的跨下抽了出來,將女所長身上殘余的布片清除乾淨後,從背包中取出一條黑色的長繩,先將已半昏迷的女所長被按在身後的雙手綁好,再將女所長的身體向前對折直到把女所長的雙腳扳到她低垂的腦後緊緊地將乳房綁住。

綁好乳房後王勇先在女所長的陰道中塞了一個軍用制式跳蛋以防在押運時女所長醒來後掙扎,再將繩子沿女所長的乳溝向下繞到女所長的身後,勒住女所長的陰部並在女所長的陰戶處打了個結並按進陰道以防跳蛋脫落,最後把余下全部緊緊地綁在被綁成粽子形的女所長身上使她根本無法動彈。

王勇在完成這一切後站起來,仔細檢查了一下獵物是否已綁好後,將女所長裝入一個特制的背包中,背起裝著女所長的包,悄無聲息地消失在暗夜中。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