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官場現形記

大學同學畢業後,能夠重新見面的有多少呢?像呂樂這種平時不愛交際的人,與同學關係較鐵的就那二三個,可就這二三個人分配時卻一個在南一個在北,剛畢業時還時常通通電話,後來就慢慢少了,直至幾年沒有音訊,至於其他同學就更不用說了。

也就是在這幾年間,呂樂從部裡一個副主任科員一路提升,三十剛出頭就當上了正處長,算是部裡的明日之星了。

剛當了處長沒一年,呂樂又被組織上定為廳級後備幹部,按規定要提副廳級幹部一定得到基層鍛煉二年以上,所以組織上就把他派到湖南省一個縣級市山城市任市委副書記。

湖南他有兩個同學,一個叫陳東,大學時與他關係較好,分配時就在管山城市的地級市婁底市,好像在什麼水利局;一個叫李昌,是個幹部子弟,大學時對他這種農村來的貧窮同學不愛理睬,所以也不知他分配到哪裡。

下來後一陣迎來送往,熟悉情況後,呂樂就正式上任了,市裡書記分工,他分管宣傳、農業、教育、科技、衛生等等,都是些實權不是很大,不需要花什麼真功夫就可以做好的事情。

呂樂很滿意這種安排,他到這裡只是鍍一下金,只要不出事就行,能不能幹出什麼事那倒不必要,這是他來的時候,一直提拔他的頂頭上司王副部長特別交待的。

這一天晚上,他下班回到他那市裡臨時分給他的二室一廳的小套房,正想洗澡時,突然響起了敲門聲,打開門一看,只見兩個人站在外面,前面一個男的他倒沒在意,後面那個女的卻讓他眼前一亮。

那女真是美得令人心跳,看上去二十七八的年紀,身高足有一米七,下身穿一條黑色緊身牛仔褲,兩條豐腴修長的大腿褲裹得緊緊的,肉感十足,上身是一件乳白色的羊毛衫,胸前兩個乳峰高高隆起,腰部細細的,聳胸細腰再配上修長豐腴的大腿,簡直是太絕了。

可更絕的是這魔鬼般的身材上長著的竟是一張絕美的臉,烏黑的長髮如瀑布般披在身後,卻有一縷打著小辮子搭在胸前,別有一番情趣。

『呂樂,你不認識我啦,我是李昌啊』。

前面的男人抓住他的手叫了起來,力度很大,讓他感到一點不舒服。

『李昌?』。

呂樂的思維被他從這美婦身上轉過來,一時還迷迷糊糊的。

『我是你的大學同學李昌啊』。李昌又用力搖了搖呂樂的手。

『哦,是李昌啊,快請進,這位是?』呂樂把他們讓進了屋。

『這是我的愛人溫子薇』。

李昌把子薇拉到前面,呂樂還在猶豫要不要與她握手,她的手已伸了過來,臉上泛出甜甜的微笑,說道:

『你好,常聽李昌提起你的大名』。

呂樂握住溫子薇的手,只覺軟軟的、柔柔的,極為舒坦,真想握住不放,但他還是很理智地鬆開了,把他們讓到木沙發上。

溫子薇坐下去後,呂樂才注意到她穿著一雙紅色高跟鞋,白衣黑褲紅鞋,這簡直是致命的打扮呀,看來這個溫子薇不簡單。

坐下一聊,李昌的話語就講個不停,除了不斷恭維呂樂外,就是訴苦,呂樂在一旁慢慢聽明白了,原來李昌的父親原來在市裡當副市長,李昌回來後就安排到了市委組織部。

可前三年他父親因為莫須有的經濟問題被免了職,李昌連帶倒楣,從市委組織部一個前途遠大的副科級幹部下放到了市裡最窮的鄉當副鄉長。

現在一個星期也難得回家一次,自已受點苦倒沒什麼,自已的老婆也日子不好過,本來她在市文化館是個業務骨幹,現在讓她到了離縣城二十多公里的江頭鎮當文化幹事,小孩只好扔給岳父母帶了。

李昌說著說著就動了感情,眼睛也濕了,溫子薇在旁邊一直拉他,讓他注意點,他說:

『你拉什麼,呂樂是我的同學,什麼事不能說呢。你說呢,呂樂?』

『是啊,是啊,同學之間還講什麼扭扭捏捏呢,你這些年來還真不容易啊』。

『本來我以為我這輩子就完了,沒想到你到了我們這裡掛職,呂書記,你是我的同學,但現在也是我的上級,請你如論如何要拉我一把』。

李昌緊緊拉住了呂樂的手。

呂樂看著他那急切的眼光,心裡不禁感慨萬千,這個以前在大學裡看不起他的紈絝子弟,靠山一倒就成了這樣,真是解氣啊,心裡真想對他說:『看你以前那樣,別想讓我幫你』,但這到底只是心裡陰暗的潛意識,上不了檯面的。

而且看著他身邊迷人的溫子薇,一種朦朧的想法在心頭發散,於是毫不遲疑地說:

『你放心,同學之間沒說的,以後我會盡力的,一定幫到底』。

『那真是太謝謝呂書記了』。溫子薇快樂的叫了起來,頭一揚,把辮子拋到了後面,望著她那甜甜的笑容,呂樂直像吃了蜜一樣。

呂樂這樣一說,李昌心裡的石頭落了地,於是笑笑說:

『我們的大書記晚上怎麼娛樂啊?』

『沒事幹,看電視』。呂樂笑笑說。

『對了,你們來了,我們玩牌吧,三個人跑得快怎麼樣,小溫會吧?』

『她什麼不會啊?是個精』。李昌說著就張羅收拾桌上的書、文件。

『你別亂講,跟呂書記相比我可是小巫見大巫了』。溫子薇一雙鳳眼直盯著呂樂,嘴角的笑意既媚又諂。

三人圍坐著開始打牌,誰先到100分誰鑽桌子,溫子薇坐在呂樂的對面,李昌坐呂樂的下手,打牌時李昌有時有牌但讓著呂樂,呂樂則時不時讓著溫子薇,結果每次都是李昌先到100分,打完第一輪後,溫子薇與呂樂熟了,話也多起來,她的聲音很甜,又愛笑,時不時把一雙媚眼向呂樂拋過來,把呂樂弄得心亂亂的。

有一次他的腿無意中碰了她的腿一下,沒想到一會兒她的腳也似有意無意地碰了他的腳一下,眼睛同時挑逗似的看了他一眼,呂樂心裡膽氣壯了起來。

過一會兒又把腳伸了過去碰到了她的小腿上,一時沒挪開,她嘴角輕輕一笑,腿一動不動就讓呂樂靠著,呂樂靠了一會,覺得不好意思就把腿收了回來,沒想到她的腿緊跟著進來,腳側壓在他的腳面上,長長的高跟鞋跟輕輕地蹭著他的小腿骨。

呂樂受她這一挑逗,心中的慾火直冒上來,心中暗喜:『這個美艷的婦人早晚會成為自已身下的玩物,山城兩年不寂寞了』。想著想著陽具就翹了起來。

打牌就在呂樂與溫子薇桌底下的碰腳遊戲裡進行到晚上十二點多,李昌提出呂書記明天還要工作,不打擾了,呂樂才戀戀不捨地把他們送出屋。

出去時,溫子薇走在李昌後面,呂樂跟在後面送他們下樓,樓梯間沒有燈,只能扶著扶手往下走。

呂樂聞著溫子薇身上散發出來的陣陣體香,忍不住伸手有意無意地在她臀部摸了一下,溫子薇反手在他的襠部打了一下,呂樂立即緊走一步,將身體緊貼到她的背後。

溫子薇有意放慢了一下身形,呂樂的身體就結結實實貼在了她的身上,高高翹起的陽具在她圓翹的臀部有力頂了一下,她的手快速在他的翹起處摸了一下才繼續往下走。

這一夜,呂樂在幻想與溫子薇作愛中連續手淫了三次,把床單弄得濕了一大片。

李昌夫婦第二天又各自下到單位上班了,呂樂開始啄摸起幫忙的事來,很快就有了頭緒,溫子薇正是在他管轄的宣傳系統,把她調到市區來,只要一句話就行了,也不要跟分管的常委講了。

他一個電話打到文化局局長那裡,局長一聽是新來的呂副書記的指示,連聲答應馬上就辦,文化幹事的調動主要由文化局掌握,雖說呂書記是來鍛煉的,但他是北京部裡前途不可量的處長,以後縣裡局裡有個什麼事要到北京,有個朋友在那裡就方便多了,對這種人可要好好巴結。

至於李昌,他想至少得等幾個月後有機會再找管人事的副書記或直接找市委書記談才行,但現在不急,自已剛來,可不能給人留下個一來就忙著辦私事的印象。

這年頭辦事要多快就有多快,要多慢也就有多慢。呂樂頭天打的電話,第二天溫子薇就興高采烈地到文化館上班了,上班後就把電話打到呂樂這裡,

『呂書記,你猜我是誰?』

『你是誰?實在猜不出來?』呂樂一聽聲音就知是溫子薇,但故意裝作不知道。

『真是貴人多忘事,我姓溫』。溫子薇在電話裡撒嬌。

『哦,是小溫啊,我昨天有打電話給何局長了,過不久可能就要調你到城裡了』。

『我現在就在城裡了,到文化館上班了』。溫子薇歡快地笑著。

『真的啊,這麼快,這何局長真好』。呂樂倒真不知她現在就到城裡了。

『主要是你好』。溫子薇柔柔地說,聲音像一塊磁石似的,一下就把呂樂的心抓近了。

『哪裡哪裡,不過你可要請客啊』。呂樂笑著說。

『好啊,今天請你到我家裡吃飯,聽李昌講你愛吃魚,我做魚還真有一手呢。』溫子薇說。

『不要吧,挺麻煩的』。呂樂想想到她家不方便,想約她出來。

『不會啊,就我們兩個人,李昌要星期六才回來的,他回來後我們再到外面請一頓算正式的,今天算我個人請你,來不來隨便』。溫子薇說。

『我們兩個人?那好,我來,我來』。呂樂頓時興奮起來。

『那你晚上七點來』。溫子薇把家裡位址說了。

『為什麼要七點才去呢,我六點就下班了呢』。呂樂想早點見到這個尤物。

『六點去我沒時間陪你,七點到我把菜剛好做完,進屋就可以吃了』。溫子薇笑笑說。

『行,隨你了』。呂樂也覺有理。

『現在隨我,晚上就隨你了』。溫子柔突然冒出一句暖昧的話。

『真的,你說的啊,晚上隨我,那你就要聽我的啊』。呂樂頓時來了勁,調戲起來。

『說話算話,難道你能把我吃了不成』。」溫子薇也是風月老手,立即粘上了。

『我還真敢吃了你呢,我是老虎』。呂樂一見溫子薇這麼好上手,心裡興奮萬分。

『你不是老虎,是色狼』。溫子薇在那頭有些放蕩地笑起來。

『在你這麼漂亮的女人面前,男人不想成為色狼都難,你怕了不?』呂樂這幾年在娛樂場所混的跟女人調情手段是極高明了。

『怕什麼,色狼來了,我有獵槍對付』。溫子薇說。

『你有什麼獵槍,我才有呢』。呂樂笑笑說

『你....有人來了,晚上再談』。溫子薇突然掛了電話。

晚上七點呂樂準時敲開了李昌的家門,溫子薇把他讓進屋後,站在客廳中間似笑非笑地望著他,她仍穿著與那晚一樣的服裝,連紅色的高跟鞋也穿著,沒穿拖鞋。

『你笑什麼啊?』呂樂直盯著她那高高聳立的胸部,心中暗暗讚歎。

『我在看色狼是什麼樣啊』。溫子薇笑著說。

呂樂一個箭步衝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她的曼妙的嬌軀,溫子薇立即反抱過來,當他的嘴往她的唇上壓過去的時候,她那嬌艷欲滴的紅唇早已微微張開,嘴唇一壓到她的唇上,她的舌頭就伸了進來,在他口裡攪動。

呂樂一邊吻著,一邊把手往她的胸部摸去,按在高聳的乳峰上貪婪地摸著。

一陣急吻之後,溫子薇掙開了嘴,氣喘著說:『你是先吃飯還是先吃我?』

『當然要先吃你』。呂樂急急地要把她的上衣脫下來。

『那到裡面去吧』。溫子薇邊往臥室走邊脫衣服,走到床邊時剛好把上衣和乳罩脫下來,如白玉般潔白的兩個豐乳高高挺立在雪白的胸脯上,乳房下面是平坦光滑的小腹,圓圓的杜臍眼分外惹人。

溫子薇仰著身子躺了下去,『下面的你來脫吧,總不能叫你吃白食』。溫子薇媚眼向呂樂閃了閃。

呂樂倒不先忙著脫她的褲子,他一邊貪婪地欣賞著溫子薇絕美的肉體,一邊脫自已的衣服,底下的陽具早已脹得不行,內褲一脫下,又粗又長的陽具立即跳了出來。

一直盯著他不放的溫子薇顯然對他的陽具極為滿意,叫了一聲:『哇,真大啊』。爬起身來一把抓住了它。

『李昌的沒這麼大吧』。呂樂一把將她推到床上,壓了上去。

『討厭,大有什麼了不起,得有用才行』。溫子薇打了呂樂的胳膊一下。

『馬上你就知道它有沒有用了』。

呂樂急急解了溫子薇的褲子,也顧不得欣賞她那美奐美化侖的大腿與陰部,挺著硬硬的陽具就往她的陰部插去,溫子薇顯然沒想到他什麼前奏都不做就直插,腿沒來得及分開,結果幾下沒插進去。

『別急,讓我來』。溫子薇把陽具引到陰道口,雙腿分開,呂樂用力一挺,陽具立即被一股暖暖的柔肉包住了,陣陣暖流迅速包圍了它,舒爽無比。

呂樂用力往裡挺一挺,陽具又進去了一段,溫子薇的陰道又緊又軟,插起來極為舒服,沒插幾下,她就發出了令人銷魂的呻吟聲,修長美艷的軀體開始隨著他的動作扭動,騷態畢露。

呂樂自從京裡下來,已有二十餘天了,二十天沒近女色,早已空曠得急,如今更碰到溫子薇這樣美到極點騷到骨裡的美婦,早已把要好好表現功夫的念頭拋到九霄雲外。

壓著溫子薇雪白性感受的肉體,下邊飛快的抽插,上邊雙手把玩著她的豐乳,嘴唇不停地吻著她的俏麗紅唇,慾火盡情的渲洩,身體猛烈的撞擊,一陣狂風驟雨,快感暴起,欲要剎車時卻已是山洪暴發,精水猛射,哆嗦著軟下了身子。

溫子薇柔情地吻著他的臉,雙手輕輕地在他的全身撫摸著,下體也輕輕扭動了一會,直至他的陽具全部滑出才停止動作。『爽嗎?』溫子薇輕輕地咬住了他的耳朵。

『爽』。呂樂仍沉醉在剛才的快感中,有氣無力地說。

『餓嗎?』溫子薇放開了他的耳朵。

『餓,真餓』。呂樂這時才感覺到腹中空空如也,飢腸漉漉了。

『那就爬起來趕快吃飯』。溫子薇笑著說。

呂樂離開她的身子後,溫子薇就爬起來,從衣櫃裡找出一件白色透明睡衣套在身上,走出去從廚房裡端出了好幾個菜,最醒目的當然是那盤紅燒大草魚了。

『試試我的手藝怎麼樣?』溫子薇把一塊魚夾到呂樂的碗裡。呂樂把魚送進嘴裡,魚嫩嫩脆脆的,咬一下滿嘴生香,味道果然不錯,只是有點不夠熱,不然真是美到極點了。

『真好吃,怎麼這麼好吃』。呂樂有點誇張地讚歎起來。

『就你貧嘴』。溫子薇被他誇得心花怒放,愛憐地拍了一下他的大腿,說道:

『可惜涼了點,不然更好吃』。

『沒涼啊,還挺熱的嘛,正好,正好』。」呂樂伸手也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一下。

『是啊,還好...不然真涼了就不能吃了』。溫子薇對他做了個鬼臉。

『還好什麼?』呂樂看她臉色就知她有話沒講出口。

『還好你做了不久就完了』。溫子薇說完就笑了起來。

『你笑我沒用啊!』呂樂放下碗把她抱過來就要掀她的裙子。

『從昨天見到你就一直忍著呢,你這妖精太迷人了,第一次哪裡忍得住』。

『知道啦,算我說錯了,好不,好好吃吧,吃飽了再表現表現』。溫子薇親了他一下。

『等下看我幹得你求饒』。呂樂放下她,大口大口吃起來。

吃完飯兩個人就洗澡,她家的洗手間很小,兩個人脫得光光地站在裡面淋浴,身體都擠在一起了,淋著溫熱的水,撫摸著溫子薇誘人的胴體,呂樂的慾火很快就竄了上來,陽具翹得老高,溫子薇還要慢慢洗,呂樂卻一把將她抱了出來,待要抱到臣室去,溫子薇說:

『身體濕呢,會把床單弄濕的,就在沙發上做吧』。

呂樂依言將她放倒在沙發上,把她的兩腿分得開開的,立即壓了上去,陽具頂著了她的陰阜,卻不急著插入,雙手把玩著那對誘人的豐乳,口裡吻著她的嬌唇。

溫子薇顯然是個親吻高手,兩片嫩嫩的嘴唇靈巧的張合,每一下親吻都是柔柔的軟軟的卻勁力十足,舌頭不時伸到他的口腔裡與他的舌頭纏在一起,纏了一會又迅即離去,不時發出輕微的喘息聲。

呂樂一邊貪婪的與她親著,手腳並用,搓著她的豐乳,捏捏她的乳頭,屁股起伏沖壓,陽具在她陰道周邊點點擦擦,溫子薇很快就被弄得淫水直流,慾火高漲,一手伸到下邊抓住了他的陽具要往陰道裡塞,呂樂還要逗逗她,故意不插進去,笑笑說:

『你想幹什麼?』

『想你啊,好老公,插進去吧』。溫子薇無限嬌媚地浪叫道。

呂樂沒想到她竟會連老公都叫出來,慾火一下竄到了後腦勺上,大叫一聲:

『好老婆,我來了』。

屁股一壓,陽具長驅直入,一下插到了頂,兩個卵蛋緊緊地頂在了陰道口,似要帶進去一般。

呂樂將溫子薇的雙腿高高舉起,膝蓋頂在沙發邊上,大腿根緊貼著她的雙股間,一下一下地抽插著,時快時慢,時深時淺,低頭看著自已粗大的陽具在她那紅紅的陰唇間出沒,不一會兒,溫子薇的淫水就不停地冒了出來,速度一快就發出一絲絲抽插聲。

足足抽插了二百餘下,呂樂正在想要換個姿勢時,放在沙發角落的電話突然尖叫起來,溫子薇朝電話看去,呂樂忙說:

『別管它』。

溫子薇說:『不行啊,可能是李昌,他可能知道我調到城裡來的事了』。

『你告訴他了?』呂樂仍不停地抽插,下下插到底。

『沒有啊,下午他們鄉一個人來館裡辦事,遇上了,可能回去與他講了。好了,你先停一下』。說著就把腿抽出來,身子往上一縮,呂樂的陽具就滑了出來。

溫子薇雙膝跪在沙發上,俯下身抓起了電話:

『喂,哦,老公是你啊,是啊今天就調上來了,呂書記說話真有用呢』。溫子薇一邊說著一邊朝呂樂拋了一個媚眼。

此時的溫子薇雙膝跪著,一手撐著,一手拿著電話,兩片雪白的屁股高高翹起,紅紅的陰唇隱在其中,稀疏的陰毛上還沾著幾點淫水。

呂樂在旁邊看得火起,爬上沙發,站在她後面,貼著她的屁股後就扶著硬硬的陽具從後面往她的股間插去。

溫子薇顯然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雙腿緊緊夾住,回頭朝他做了個懇求的神色,呂樂卻不理會,用力分開她的雙股,陽具頂著了陰唇,用力一頂,頓時進去了一小半,立即抽動起來。

溫子薇一見他插進去了,不再拒絕,雙膝往兩邊挪了挪,把雙股份開些,一邊打電話一邊篩動屁股配合呂樂的抽插。

身在鄉下的李昌這時卻是高興不已,對呂樂感謝不盡呢。

『薇薇,你有打電話給呂書記道謝吧?』

他哪裡知道自已的老婆此時正用她那誘人的身體謝他的同學呢!

『有啊,這些禮節我會不懂嗎,他還說同學之間不要講謝字呢』。

溫子薇說著回頭朝呂樂做了個鬼臉,呂樂立即狠狠插了幾下,把她的屁股拍打得拍拍作響。

『我說呂書記人就是好吧,我是他同學,幫個忙那還用說,不過我們也不要沒禮節,過兩天我回去再一起到他那裡好好謝謝他』。李昌想想下一步就是請他把自已調回城裡了,以後說不定還能升一級呢。

『好吧,你還有事沒有?』溫子薇被這種一邊與老公打電話一邊與別人做愛的情景刺激得春情澎湃不已,強烈的快感讓她忍不住要立即大叫出來。

『沒什麼事,你有事啊?』」李昌還想與她講講情話。

『沒有,只是有點困』。溫子薇用力搖了搖屁股,讓呂樂的陽具更深地插入她的肉體。

『那你休息吧』。

李昌話音未落,溫子薇就把電話蓋了,口裡隨即大叫起來:

『用力啊,快點,快插』。

『李昌跟你說什麼?』呂樂賣力抽插起來,把溫子薇的胴體插得前後搖晃不已。

『他說要我好好感謝你啊,他還以為你是好人呢,哪知道你是一個大色狼』。溫子薇浪笑道。

『我當然好人了,他老婆想做愛我就幫他做了嘛,今天晚上要損耗好多精子呢』。

呂樂大笑著,越發大務抽插起來,一下力用大了,陽具脫了出來,待要重新插進去,溫子薇卻翻轉身來說:

『你幹了那麼久,讓我來做做吧』。

呂樂知道她想做女上式,他對這個姿勢也很受用,立即要躺下,溫子薇說:

『現在乾了,躺到床上去吧』。

『就你會差遣人』。呂樂咕嚕一句,站起來走進臥室,躺在床上。

溫小薇立即跨坐上來,扶著他的陽具試了幾下,隨後沉身一坐,陽具全根而入,她把長髮往後一攬,立即上下前後套動起來。

這一夜,呂樂在溫子薇的肉體上盡情發洩了三次,過足了淫癮。

李昌第二天下午就趕了回來,回來就往呂樂辦公室跑,剛開口說感謝話就被呂樂打住了:

『李昌,我們是同學,客氣話就不要講了,我聽著彆扭呢,我們是同學幫個忙算什麼呢,你要真謝我呢,以後叫小溫多做幾個可口的菜給我吃就行了』。

『哈哈,好啊,小溫做菜倒還真不錯,我說你以後下了班就去我家吃飯算了,食堂的菜天天一樣,人都會吃膩的』。

『天天去吃可不行喲,別人會說閒話,不過以後經常到你那打牙祭是肯定的。誰叫你是我同學呢,不吃你的吃誰的』。

『那是,你要吃別人的我與小溫還不同意呢』。李昌聽著呂樂的話,心裡樂得心花怒放。

說實話,他本來心裡沒什麼底,因大學時他與呂樂基本上不來往,不知呂樂會不會怪他,沒想到呂樂竟像與他是多年老兄弟一樣,真是太令人高興了。

『呂書記你先忙,我去街上買幾個菜,晚上就到我家吃飯』。李昌說。

『行,你去吧』。呂樂痛快地答應了。

晚上六點多,呂樂敲開李昌的門時,一進屋就聞到了一股誘人的魚香。

『好,好』。呂樂連聲叫道。

李昌一邊給他上茶一邊朝裡面喊道:『小溫,呂書記來了呢』。

溫小薇從廚房探了一下頭,說:『呂書記你坐啊,我先不陪你了』。說著眼角朝他閃了兩閃。

『行,你忙吧』。呂樂隨和地說。

『李昌啊,我在想你的工作調動的事要先放兩個月再說,我畢竟剛來,有些事不能太急,不能影響不好,你說是不是』。呂樂知道李昌此時最想知道的是什麼時候把他調上來。

『行,遲點沒關係,反正你來了,我就放心了,在下面呆也有盼頭,你看什麼時候合適就什麼時候』。李昌當然懂呂樂的意思,他是下來鍛煉的,當然不能一下來就忙著辦私事,影響不好。

『其實過一段時間,我幫市裡聯繫上面做幾件實事後,對市裡有點貢獻在書記面前講話更有份量些,那時爭取一次性幫你調個好位置,強過現在急急調上來,沒什麼好地方安排』。

『對,對,我還真沒想到這層去,反正以後我就聽你的了』。李昌聽了呂樂一番分析,越發佩服他了,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現在他的水平確實是達到一定層次了,相比自已,唉,差遠了。

兩人於是開始聊別的話題,得知陳東現在天堂水利局也混得不怎麼好,分到下面一個水電站去了,家倒在市裡,老婆在一個廠裡當會計,但效益好像不怎麼好。

呂樂倒是很想念陳東的,心想什麼時候要去看他一下。

聊了一會,溫小薇從廚房出來,說雞精沒有了,叫李昌出去買一下。

李昌關門下了樓,呂樂就走進廚房,只見溫小薇上身繫著一條圍裙,下身卻是穿著一條格子裙,裙子剛齊膝蓋,兩條白生生的小腿立在那裡,腳穿的是一雙紅拖鞋。

『你挺喜歡紅鞋啊』。呂樂從後面抱住了她的身體,伸嘴就去吻她。

溫子薇回過頭與他親了一下說:『紅色比較性感嘛,穿給你看的』。

『你出去吧,這裡油煙味重』。

『但你的香味更重』。呂樂的陽具翹了起來,緊緊地頂在了她的股間。

『你想幹什麼?』溫子薇往鍋裡加了點水,拿鍋蓋蓋上了。

『妹,想幹你,李昌下去要多久?』

『快的話五六分鐘就會上來了,你沒洩得那麼快』。溫子薇轉過身來與呂樂抱在了一起。

『能幹多少是多少,我有點急了』。呂樂說著就把她的裙子撈了起來,把她的內褲褪到膝蓋處,讓她扒在灶台上,掏出陽具從她翹著的屁股後面插了進去,可能是沒來得及做前奏,她的陰道裡有點乾,插起來澀澀緊緊的。

但抽插了十餘下後,裡面明顯濕起來,抽插起來滑多了,越插越舒服,於是緊緊抓著她的兩片白白的屁股,加快抽插速度。

溫小薇雙手撐著灶沿,微微叉開腿,不時晃動著屁股配合著呂樂的動作,口中發出低沉的呻吟聲,不時回頭與呂樂親吻在一起,你來我往,一陣急抽後呂樂匆匆洩了,兩人剛把褲裙拉起來,就聽到開門聲,不禁相視一笑,異口同聲說:『好險』。

吃過飯後李昌說三人再來打爭上游,呂樂連聲說好,溫小薇卻說叫他們兩人先打一會,自已要洗一下。

過了十多分鐘後,溫小薇洗後出來了,她出來,整個屋子裡就瀰漫起一股淡淡的清香,她的長髮濕濕的披散在後面,穿著一件白色吊帶睡裙,胸前高聳的雙乳把睡裙在胸前撐起了兩個包,尖尖乳頭輪廓清晰可見,裡面肯定沒戴乳罩。

古人說貴妃浴後最美,現在看了小溫才知此言不虛啊。呂樂笑著說。呂書記又開玩笑了。

溫小薇笑了笑,李昌顯然被老婆有點出格的打扮弄得不知說什麼好,連聲說:

『打牌,打牌』。有了上次桌底下的遊戲的先例,兩人又已勾搭上了,溫小薇與呂樂當然又是大玩桌底遊戲了,不過更出格,多少次溫小薇的腳在桌底下按著呂樂的陽具,多少次呂樂的腳指頭伸進了溫小薇的大腿間探進了她的陰道縫裡。

呂溫兩個玩得高興,李昌卻撐不住了,吃飯時他與呂樂喝了不少酒,他喝得多,有點過量了,所以到了十一點左右就不行了,因天色已晚,李昌叫呂樂在家裡睡,呂樂略一推托就應下來了。

他們的房子是兩室一廳,溫小薇幫他鋪好被子後出去時,輕聲說了一句:

『不要關緊門』。

呂樂當然知道她的意思,所以一躺下後就睜著眼睛等著她的過來。

約摸過了一個小時左右,門輕輕開了,一身襲白的溫小薇閃了進來,輕輕反鎖了房門後,把吊帶一解,整條裙子就掉在地上,一副美奐美輪的胴體頓時把整個房間耀得亮如白晝,呂樂把被子掀開,當然也是赤裸裸的。

溫小薇一下撲在他的身上,兩個人立即口吻手抱腳腿貼地緊緊纏在一起。

『他睡著了麼?』呂樂把她壓在身下,輕輕地抽插。

『早睡著了,你用力勁,我想得緊』。溫小薇扭動著身體。

『不會吵醒他?』呂樂有點緊張,在李昌眼皮底下幹他老婆,呂樂確實有點緊張。

『放心,他這個一睡打雷都不會醒,每天早上都要我反覆叫,今天晚上只要你有勁,想幹我多少次都可以,他不會醒過來的』。溫小薇喘著氣說。

『真的,那我就要放開手腳了』。呂樂立即大幅動作起來,把溫小薇的屁股抽插得直作響。

『好,就這樣幹我』。溫小薇低聲呻叫道,雙手緊緊摟著呂樂的背,底上屁股不停地上下挺動,狠不得呂樂的陽具插得更深點再深點。

由於在廚房已幹過一次了,這次呂樂做了很久才洩,洩了後兩人摟抱在一起說情話,說著說著又把性趣調動起來,呂樂要爬上去做,溫小薇卻要他側抱著她從後面插進去,這樣兩人抱在一起一邊說話一邊慢慢做愛,別有一番情趣。

『你很會做愛啊,怎麼這麼有經驗』。呂樂握著她的兩個豐乳,在她耳邊輕聲道。

『學的嘛』。溫小薇一手反摟著呂樂的大腿,屁股有節奏地前後挺動,讓呂樂的抽插更省力。

『跟誰學的,你肯定不止李昌一個男人』。呂樂來了興趣。

『是啊,還有你嘛』。溫小薇笑笑說。

『不要耍滑頭,說說還有誰?』呂樂加大動作。

『沒有拉,看黃色錄像學的,前幾年李昌這個愛弄黃色錄像看,看完就與我學著做,這幾年生活不順,他在這事上也沒以前來勁了,我都有點不滿足感呢,所以才會讓你乘虛而入了』。溫小薇說。

『我這叫趁虛而入麼,我是填補你的空虛,得好好謝謝我呢』。呂樂笑著說。

『我不正在謝著你麼,連老公都不陪了來陪你』。溫小薇轉過頭來與他吻在了一起。

這一夜,李昌在隔壁做著跟著呂樂一路高昇的陞官夢,這邊呂樂卻在盡情的享受著他老婆絕色的肉體,兩人姦弄到凌晨四五點溫子薇才躺回李昌的身邊。

結果第二天溫子薇忘了叫李昌,李昌一睡到九點多才醒過來,卻發現老婆與呂樂兩人還在熟睡,連忙把呂樂叫醒,還一直抱歉,說忘了叫呂樂,耽誤他的工作了。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午夜電話
代父出征
三個男人干一個
老公和好友的性事
大學生交換女友(二)遊艇春色
火線鴛鴦
被女友姊姊吃了我的處男身
我與絕色老闆娘的荒淫性往事
尊師重搗1-6
酒店實錄

熱門小說:
老師,龜頭己經塞進去了,忍著些…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