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紅在鐵路上班,是高義的妻子,256次臥鋪的乘務員。白潔被高義姦淫之後的早晨,美紅下班回家,進屋一看床上亂成一片,床單上一片片的污漬,知道高義又把誰給乾了,可她卻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把床單捲起來扔到洗衣機裡,到廚房作了飯,叫高義起來吃飯。

「昨晚又把誰家老婆給禍害了?」美紅吃了口飯,斜著眼睛問高義。

「白潔,我們學校的老師。真他媽過癮,那小屄真緊!」高義顯然還意猶未盡。

「看這意思,沒輕幹哪,雞巴沒累折了啊?」美紅酸溜溜的說。

「就乾兩下,就走了。」高義遺憾地說。

「王站長昨天和我說,哪天還要玩一回,我和他說下周。行不行啊?」

「騷老頭,乾一回還上癮了!行。」高義放下飯碗。

高義夫妻這樣是有原因的,去年夏天,美紅還是個很賢惠的妻子,一次晚上的車,美紅在車啟動後開始查票。查到車廂最後一個軟臥包間時,裡邊是四個男的,顯然是一起的。美紅一進來,幾個人的眼睛就在美紅的臉上身上瞄來瞄去,一看就不懷好意的樣子。

換完了票,美紅回到乘務員室,看了一會書。美紅長得不是特別漂亮,但卻是那種非常有女人味的樣子,看上去就讓人有一種衝動。皮膚又白又嫩,總是給人一種軟綿綿的感覺。

「乘務員小姐,我們屋裡的空調不好使了,你去看一下。」一個胖胖的男人叫她:「可能壞了吧?」

美紅和他來到包廂,屋裡黑漆漆的:「把燈打開。」

猛然,後邊的人推了她一把,順手把門就鎖上了,另一個人抱住美紅摀住了她的嘴。美紅一看不好,用力掙扎,可在她的掙扎中,兩個男人已經把美紅壓到了鋪上,一條腥騷的內褲塞到了她嘴裡。

好幾隻男人的大手撕扯著美紅的衣服,美紅的制服被撕開了,襯衫、胸罩全都撕碎了,美紅一對梨形的乳房裸露出來,尖尖的乳頭隨著乳房來回亂晃。

「哈哈哈!這奶子軟乎乎的。」一個男人一邊揉搓一邊淫笑著。

幾隻大手把她的裙子撩了起來,在她穿著褲襪的陰部亂摸,一隻手在她陰部抓住絲襪和內褲用力拉了下來,把美紅的陰毛都拽掉了幾根。

褲襪被從襠部撕了開來,內褲扯碎了。一個男人已經壓到了美紅雙腿中間,沒有任何前戲撫摸,堅硬的陰莖便插進了美紅柔嫩的陰道,美紅兩腿一下子伸直了,撕裂般的疼痛之後是火辣辣的摩擦。

「小娘們,挺緊哪!」男人一邊來回動著,一邊喘著粗氣說。

那幾個男人在美紅渾身上下亂親亂摸,「肏她媽,乾她屁眼試試。」一個硬得受不了的傢夥,把雞巴頂在美紅的屁眼上使勁往裡頂。美紅一邊被那個男人在前邊幹著,身後的男人竟然要乾她的肛門。

男人弄了幾下,沒弄進去,只好把陰莖在美紅的屁股溝內頂來頂去。

那男人沒幹了多長時間就射精了,另一個很胖的男人一把把他拽下來:「我來……」他那東西一頂到美紅的陰部,美紅陰唇不由得一縮,好大的龜頭!美紅的身體一下都緊了起來。那人雙手把住美紅的雙腿,用力一頂,「咕唧……」一聲硬插了進去。

「嗚……」美紅一聲悶叫,臉憋得通紅,兩腿不由得一陣抽搐:「太長了,太粗了……」男人一抽又一頂,剛才射進去的精液在裡面發出「撲哧……」的一聲。

「騷娘們,夠大吧……」又是猛地一頂。

這個胖子不僅粗大,而且特別持久,乾到二十多分鐘時,美紅已經有了一次高潮,下身更滑了,也不再掙扎,臉紅撲撲的,被男人壓在床上,雙腿在身體兩側高舉著。男人的手架在美紅的腿彎上,身體懸空著大力抽插,每插進去一下,美紅都不由得哆嗦一下,下身就如同發了河一樣,淫水不停地順著她的屁股溝流到床上。

那幾個男人都已經等不及了,一邊自己用手套弄,一邊喊著:「肏你媽的,你還有完沒完了?」

「這騷娘們皮膚這麼嫩,屄是不是也特別嫩哪?舒不舒服啊?」

「這屄一會你就知道了,真他媽過癮,一乾進去,裡邊酥酥的,就跟過電了似的。」正在乾的男人氣喘呼呼的說。

那男人又乾了好一會才趴在了美紅身上,當濕漉漉的陰莖從美紅已經有些紅腫的陰唇中拔出來時,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也從裡面流出來,還夾雜著一絲絲的血絲。此時的美紅已經沒有人在按著她了,她已經徹底的軟癱了,雙腿一隻搭在床邊,一隻在床上蜷起著。

又一個長頭髮的男人把美紅拉起來,讓她趴在床邊,男人站在床下,把著美紅的屁股,「咕嚓……」就插了進去。美紅的上身向起仰了一下,兩條還裹著絲襪的腿顫了一下,就軟綿綿的趴在床上不動了。

雖然是被強姦,但人生理上的本能是無法避免的,就像美紅一樣,讓那個男人粗大的陰莖幹得來了好幾次高潮,一般的女人一生也許都不會知道什麼是高潮呢。這也許就是為什麼很多女人被強姦了之後不去報案,反而會幻想再被強姦,也許就是因為強姦使她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天已經有點亮了,每當車停下的時候,就會有一個人出去把車門打開。

美紅已經分不清是第幾個男人在乾她了,下身已經完全麻木了,裡面灌滿了男人的精液,男人已經不怎麼硬的陰莖在裡面抽送的時候,「啪嚓、啪嚓……」的直響。

男人的陰莖掉了出來。

「拉倒吧!都插不進去了,還幹啥呀?」

男人戀戀不捨的站了起來:「操她媽的,這屄,乾腫了更緊了,擼得雞巴生痛。」

「走吧,把這臭屄綁上。」幾個人把美紅的衣服扯開,把她綁到了床上。

「哎,你幹了幾次?」

「乾了兩次,累死我了。」

「這奶子,真他媽的軟。」

幾個人到站停車就溜走了。

車到了終點站,發現美紅的車門沒鎖,四處找不到美紅,終於聽到這個屋裡有動靜。大家把門弄開後一看,呆住了。

美紅渾身上下只剩了半條褲襪掛在左腿上,乳房和大腿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屁股下的床單上濕乎乎的一片,陰毛上都是白花花的精液,陰毛都已經成綹了,下身腫得像饅頭一樣,從紅腫的陰唇中還有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在裡邊含著。

從那開始,美紅在單位大家對她的態度就變了,沒人的時候男人總往他身邊轉悠,有人在誰也不好意思和她說話,單位的男人個個都想勾引她上床。

在家裡,高義也不願意搞她,有時候幹了一會兒,看她沒動靜,就說:「咋的,一個雞巴不過癮哪?」兩人常常不歡而散。

直至有一天,美紅單位的李站長請高義兩口子吃飯,在酒後提出和高義交換妻子那天,美紅才徹底走向了放蕩。

(二)放蕩淫娃

那是有一天,美紅的車到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別的幾個姐妹都有人接,只有她自己回去。回家之前,美紅到辦公室取點東西,美紅拿了東西剛要轉身出去,忽然一個黑影打開門閃了進來,美紅張嘴剛要喊,一下認出黑影是王站長,不由一楞。

「您還沒下班?」美紅奇怪的問。

「一直在等你呀!」王站長顯然有點喝多了,站在美紅的面前一股撲鼻的酒氣。

「等我幹什麼?我要回家了。」美紅低著頭往外走。

王一下從美紅身後抱住了她,一雙大手順勢就按在了美紅豐滿的胸部。

「唉呀……王站長,你喝多了,放開我。」美紅用力的掙扎著。

王的手一邊揉搓著美紅的乳房,滿是酒氣的嘴巴在美紅白嫩的脖子上胡亂啃著:「美紅,我想你已經很久了,你就成全大哥這一回吧!」

「放開我,我要喊人了!」美紅一邊躲著男人的嘴一邊說。

「喊什麼人哪,美紅,你又不是沒有過!來吧,跟大哥玩一會兒,大哥虧不了你,大哥肯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王的手已經滑到了美紅的大腿上,隔著美紅薄薄的絲襪在美紅大腿上摸索著,一邊向美紅兩腿之間摸去。

「不要啊……」美紅一邊低聲的哀求著,一邊阻擋著王向自己下身伸過去的手。

王回身關掉了屋內的燈,屋內一下子漆黑一片,只有偶然經過的火車的燈光照亮屋內,轉瞬的光亮之後是更加的漆黑。在燈光一黑的瞬間,美紅就感覺到自己的勇氣、反抗的力量全消失了,軟綿綿地被王壓到了她自己的辦公桌上。

「美紅,我想死你了,嗯……你跟了大哥,我肯定虧不了你,以後你就說你想上哪個班吧,隨你挑。」

美紅的上衣已經敞開了,男人的手把她的乳罩推了上去,兩隻白嫩的奶子被男人抓在了手裡揉搓著:「你這對大奶子,天天晃得我心直慌,真軟乎啊!」

男人手伸到了美紅裙子下,把美紅的褲襪和內褲一起拉到了腿彎上,然後把美紅的兩條腿架上肩膀,解開褲子,掏出了粗大的陰莖,把手在美紅柔嫩的陰部摸了一把,美紅的陰部毛很少,摸上去滑滑的,很嫩。

「美紅,你下邊跟小姑娘似的,真嫩哪!」王兩手在美紅圓溜溜的屁股上摸著,一邊把陰莖頂在了美紅的陰唇上。

「嗯……」男人的陰莖插進去的時候,美紅的腿輕輕的抖一下,哼了一聲。

王站長蹺著腳,把美紅的兩腿抱在懷裡,陰莖在美紅的身體裡開始來回的抽送,身下的辦公桌「噹噹」的響著。

「真過癮,美紅,你要是我老婆,我一天乾你三遍都不夠,我要讓你天天光著屁股,走到哪乾到哪。」王藉著酒勁越乾越猛,美紅已經開始按捺不住地呻吟起來了,兩人的喘息聲在屋裡此起彼伏地迴盪,夾雜著美紅偶爾的輕叫。

「噹……」美紅渾身興奮的痙攣,穿在腳上的高跟鞋從王的肩頭落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美紅的渾身好像過了電一樣,不停地顫抖,圓潤的屁股開始伴隨著男人的抽送向上挺起。

「喔,不行了,我要射了……」王雙手把住美紅的屁股,把陰莖插到最深處開始射精。

男人的陰莖戀戀不捨的從美紅的陰道裡軟綿綿的溜了出來,一股粘乎乎的精液向外緩緩的流著。美紅此時已經癱軟了,躺在桌子上,雙腿垂在桌邊,褲襪和內褲都掛在腿彎上。

「爽了吧?我的美人,剛才你全身都哆嗦了,不是高潮了吧!」王捻著美紅的小乳頭,下流地說道。

美紅費力地抬起身子,從包裡拿出衛生紙,擦了擦下身,把絲襪和內褲拉上去,整理好衣服,站到地上。王摟住她的腰,美紅軟綿綿的靠在王的身上。

「送我回家吧,你弄得我一點勁都沒有了。」美紅輕聲說。

「別回去了,上我家吧!」

「我可不去,你老婆還不殺了我!」

「我老婆?你知道她到日本留過學,別的沒學會,學會了性開放,天天勸我找別的女人,她好找別的男人。你要跟我回去,她得樂壞了。」

「那和我老公倒差不多,你讓我老公和你老婆玩一回,咱不就扯平了?」

「行啊!那就下週六吧,我找你們吃飯,咱們換一下玩。」

轉眼,週六了。

早幾天,美紅就和高義說了王站長請吃飯,高義早就聽說王站長老婆人很風流,高興得很。再說看自己老婆的樣子,也心有所感。

美紅今天打扮得非常性感,黑色的高彈一步裙,黑色真絲褲襪,黑色細高跟鞋。上身是黑色的緊身內衣,外面罩了一件黑紗的罩衫,裡面連胸罩都沒戴,一對豐滿的乳房伴隨著走動輕輕顫動。

王站長一開門就幾乎硬了,他的老婆美芳穿了一件長裙,黑色帶黃花的,上身是吊帶露肩的,蓬鬆的黑髮在身後隨便的挽著,一雙勾魂的杏眼放射著水汪汪的春意。

王站長已經準備好了晚飯,四人就一邊閒聊一邊喝酒,因為有點尷尬,都喝得很多,很快就有了醉意。

高義喝了一口酒,忽然發現美紅的表情很不自然,就藉故筷子掉了,彎腰去撿。在座子下,高義看見自己的老婆裹著黑色絲襪的腿向兩邊分開,王站長的手正在美紅柔嫩的陰部揉搓,美紅的雙腿不由輕輕的顫抖著。

高義剛有點惱火,忽然美芳嬌小玲瓏的小腳輕輕在他臉上踢了一下,高義心頭一顫,手抓住了美芳的小腳,順著光溜溜的大腿摸了上去。

高義摸到美芳的腿根時不由心頭狂跳,美芳下身根本沒穿內褲,陰唇都已經濕潤了,高義坐起來的時候,美芳的手已經抓住了他的陰莖玩弄著。

四人在酒精的刺激下都已經按捺不住,美芳已經解開了高義的褲子,忽然俯下身去,用嘴含住了它的陰莖,高義渾身一抖,抬頭看見王的手已經在撫摸他老婆的乳房了。

當高義的陰莖已是慾火高漲時,看見王站長抱著已是渾身軟綿綿的美紅走進了臥室,他也順勢和美芳來到了沙發上。美芳讓他坐在沙發上,她撩起裙子,扶著陰莖坐到了高義身上,雙腿一邊一隻跪在沙發上,摟著高義的脖子,上下套弄著。

美芳顯然很有經驗,高義的陰莖插在美芳濕潤的陰道裡,上下起落得很大,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

「啊……嗯……你真大呀……」美芳一邊大聲地叫著,一邊解開了肩頭的吊帶,一對雪白的乳房露了出來,在胸前上下跳動。

「來,你上來。」美芳動了一會兒,翻身下來,把裙子脫了下去,光溜溜的躺到沙發上,把一條腿抬到沙發的靠背上,兩腿大開著。美芳的陰部很嫩,只有十幾根很長的陰毛,陰丘是呈一個饅頭型,粉紅的一對陰唇濕漉漉的。

高義把褲子脫下,壓到美芳的腿間,扶著陰莖朝陰戶插了進去,「啊……」美芳垂在地上的腿也翹了起來,腿在高義的身側屈起。

高義快速地開始抽插,卻看見美芳抓起茶幾上的遙控器把電視打開了,換到了閉路台。高義看了一眼,屏幕上只有一張床,一個男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另一個上身赤裸的女人正以69式騎在男人的身上,頭在男人的下身不停地起伏,下身還穿著黑色的褲襪,圓滾滾的屁股正衝著屏幕。

高義發現,這個身影怎麼這麼熟悉?是美紅,是他的老婆!

男人的手已經把美紅的褲襪拉了下來,和內褲一起拉到了屁股下面,男人雙手在美紅雪白的屁股上撫摸著,手指在美紅陰唇中間摳摸著。美紅不時吐出男人的陰莖,抬頭噓出一口長氣,兩條跪在男人身旁兩側的大腿不停地顫抖,音箱裡傳出清晰的吮吸陰莖的聲音。

看著自己老婆淫蕩的身影,高義只覺得渾身熱血沸騰,羞辱、興奮充斥滿全身,他一把抱起美芳兩腿扛在肩膀上,整個身體壓在美芳的身上,大力地開始抽插,每一下都拔到邊緣之後再用力地插進去。

強烈的刺激讓美芳大張著嘴,幾乎是在尖聲的叫喊:「啊……啊……啊……呀……啊呵……呵……哎呀……啊啊啊……」美芳兩手用力揉搓著自己的乳房,胡亂地呻吟著。

「嗯……哦……呵……」電視裡這時也傳出女人忍耐不住的呻吟和嬌柔的喘息聲。

高義雙手抱著美芳的兩腿,一邊抽動一邊扭頭看電視,美紅橫躺在床上,褲襪和內褲掛在左腿上,正在男人肩膀上晃動;另一條腿光溜溜的在另一側伸著,男人的嘴正胡亂地啃咬著美紅粉紅的乳頭,美紅不停地輕輕呻吟著。

高義下身一緊,快速的抽動了兩下,開始射精了,美芳此時已經是暈暈乎乎的渾身過電了。高義拔出陰莖,一股白色的精液伴隨著陰莖的拔出而流了出來,女人懶在那裡不動,精液順著屁股流到了沙發上。

美紅此時已經跪在了床上,頭頂在床上,屁股高高翹起著,王站長正在她身後,雙手扶著她的屁股,快速的抽插著,音箱裡清晰的傳出「噗哧、噗哧」抽插聲和兩人屁股撞在一起的「啪啪」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哦……呵呵呵……」伴隨著美紅幾聲按捺不住的呻吟,兩人都趴在了床上,男人的手順勢伸到了美紅身下撫摸著她豐滿的乳房。

高義夫婦離開王站長家時已經是早晨三點多了,美紅走路時兩腿酸軟無力,高義則是輕飄飄的回到了家。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白領遊戲日記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銀行美女
淫娃蒂蒂
印尼女傭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超開放的雙胞胎姐妹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