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高一後,由於學校離家比較遠,所以我搬到小姨家去住。小姨是我媽媽的妹妹,今年三十六歲,她叫陳玉菁,我媽叫陳玉珍。我媽還有一個姐姐,比我媽大二歲,叫陳玉珠。小姨是一個銀行職員,不知為什麼到現在還沒結婚。

我對我媽媽的恨也延續到她家人的身上,所以我決定連她們也一起報復。

大約是五月底,天氣真的很熱。那天我回家,小姨問我:「學習好嗎?」

「還行就是功課多了點。」我回答道。

這時我發現小姨今天穿了件新睡衣,有一些透明,睡衣裡面小姨穿著粉紅色的胸罩和內褲,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的翹了起來。

回到房間後,我躺在床上開始制定姦淫小姨的計畫。由於是第一次,沒有經驗,所以我決定用安眠藥加酒來灌倒小姨,然後再插她的小穴。我從藥房買了一瓶安眠藥,又從酒櫃裡找出一瓶葡萄酒。我將安眠藥放入酒瓶中直到全部溶解。

晚上,小姨回來了。

「小姨,我考了全班第一。」

「太好了,真是一個聰明的孩子!」小姨高興的摸摸我的頭。

「小姨,我們慶祝一下吧!」

「好啊!」

我見機會來了,就拿出準備好的酒給阿姨倒了一杯:「小姨,平時你對我太好了,我敬你一杯!學校規定不能喝酒,所以我用可樂代替。」我拿起可樂做了個乾杯狀。

「豐豐,真是好孩子。」小姨高興的看著我。

在我的誇獎和恭維之下,平時不勝酒力的小姨竟將一瓶酒都喝光了。小姨醉倒在沙發上,令人興奮的時刻終於來了。

我將小姨抱回到她的臥室,三下五除二的把小姨脫了個精光,小姨平躺在床上,所有的地方都一覽無餘。高高的乳房、紅暈的乳頭令人愛不釋手。我用力搓捏小姨的乳房,慢慢的小姨發出了呻吟聲,這時我的小弟弟像一個巨人般的挺立在身前。

我迫不及待的來到了小姨的下身,沒想到小姨下身的毛又密又黑,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她的小穴。兩片粉紅的陰唇一張一和的,好像在說:「快來吧!我需要你。」

我把手指插進小穴裡面,好溫暖,舒服極了。我開始不停的插小姨的蜜穴,嘴巴舔著陰唇。

這時小姨的蜜穴裡流出了淫水,味道鹹鹹的有點騷,但我很喜歡這種味道。我不停的吃著小穴裡流出來的淫水,可是卻越流越多,流得滿床上都是。小姨的陰道已經夠濕潤的了,我將我六寸長的肉棒對準小姨的蜜穴猛的插了進去。

「啊……啊……」小姨幾乎叫了出來。

我的陰莖直貫到她陰道的最深處,都頂到了子宮。

「啊……啊……好癢啊,小穴好癢啊……」小姨一邊扭動身子一邊呻吟道。

小姨的小穴真的好舒服,也許是小姨很少和別人做愛,所以陰道特別的緊,夾的我的小弟弟好舒服。也許是酒的作用,小姨開始叫床了:「啊……快點插……我的……騷穴好難受……親丈夫……親……哥哥……快點來嘛……」

我開始來回的抽動我的肉棒,我的龜頭在小姨的小穴裡來回摩擦,每次都頂到她花心。

「親哥哥……好丈夫……妹……的穴……舒服……用力……花……心都……你……插碎了……妹妹……要上天……了……啊……啊……啊……」

「哥哥的……大雞巴……好棒……啊……啊……菁菁……的小穴……啊……好滿足……啊……」平時端莊和藹可親的小姨,竟然叫床叫得這麼厲害。

經過百餘下的抽送,小姨的騷穴裡越來越熱,陰精像洪水一樣湧出,把我的龜頭弄的好癢好癢。

小姨的淫液流得滿床都是,好不驚人。

突然間,我腰間一麻……

「要射精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精關一松,把很多種子全部射入了小姨的子宮裡。

我要它們在小姨的子宮裡長大,我要小姨為我生兒育女,我要她們永遠承受的折磨。

小姨的子宮拼命的吮吸著我的精液,一滴也沒剩下。這時小姨無力的躺在床上,繼續享受著這夢中的性交。看著小姨騷穴裡正在流出的陰精和我乳白色的精液,我那還插在小姨騷穴裡的肉棒又再次變的巨大。

「小姨,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你!」就這樣,我一次次的將精液注入小姨的騷穴裡,直到三點多,我再也無力射精為止。

今晚我共射了五次,而小姨大概有十餘次高潮,把我滿足得站起身來,看著小姨那被我干到紫紅色、還略有些紅腫的陰唇和騷穴,心裡滿足極了。我擦乾小姨身上和床上遺留的我的精液,回房睡覺去了。

第二天我起來時,小姨已經在做早飯了。

「阿姨,你昨晚喝醉了。」

「豐豐,謝謝你扶我進去睡覺。」

「阿姨,你昨晚睡得好嗎?」

這時小姨的臉變的很紅,「很好很好。」小姨連忙回答道。

我想小姨是不知道昨晚發生的事,這樣有利於我進行第二步計畫。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我將安眠藥放在小姨晚上的牛奶中,就這樣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插小姨的騷穴,最多的一晚我洩了六次。

我還拍了一些小姨叫床和騷穴向外流騷水的照片,以便留做紀念。

小姨的騷穴和子宮,每晚都裝滿了我的精液。

終於,我希望的事發生了。一天我放學回家,看見小姨正在廁所裡嘔吐,還發現小姨買了一大堆話梅回來。

「阿姨,你身體不舒服嗎?」

「不知為什麼,最近老是惡性想吐,還特別想吃酸的東西。」

我心中狂喜:「原來你這個騷貨懷孕了,而且還是你侄子的孩子,看你以後有什麼臉見人!我要讓你成為我的奴隸。」

小姨沒結過婚,所以從沒懷過孩子,當然現在也不會想到自己懷孕了。為了確保小姨已經懷孕,我將早已準備好的檢測是否懷孕的試紙沾取了小姨的尿液,果然成陽性……小姨真的懷孕了。

終於到了實行最後一步計畫的時候了,我要徹底的摧毀小姨的女性尊嚴,要讓更多的人來干她。

星期六晚上,我告訴小姨要考試了,我要復習功課。小姨見我這麼用功,很是高興。

七點多,文軍和德華來了我家。

轉眼間8點到了,通常這時小姨會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看電視。我打開小姨的房門走了進去。

「你有什麼事嗎?」小姨疑惑的望著我。

「有,有很重要的事。」我猛的沖了上去,將小姨按倒在床上,並開始扯她的衣服。

「你想干什麼!」小姨一邊尖叫,一邊想站起來。可是我有力的把她按在床上,讓她無法動彈。

「小姨,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一間房內,同時還在扒她的衣服,你說我想干什麼?說的好聽一點,是想和你性交;難聽的麼,就是強姦。」

「我是你阿姨呀,你不能這麼做!這是不道德的,這是。」小姨尖叫著,同時不停的扭動身體想擺脫這種狀況。

「小姨,別裝做貞潔烈女了,你下麵的小穴真的好騷好多汁,有這麼一個寶貝,不用多可惜啊!」

「你……你……」小姨氣的說不出話來。

「小姨,最近一個月,你是不是老是夢到和別人做愛?是不是每次起床,都發現淫水流得滿床都是?」

小姨震住了:「你怎麼會知道?難道是……」

「不錯!那個和你做愛的就是我。而且不是在夢裡,而是真的。小姨,插你的小穴真是太爽了!」

小姨剛才還不停扭動的身子一下子停住了,她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嘴裡唸刀著:「我都干了些什麼?我和我的親侄子發生了關系,我竟然,我以後怎麼見人呐!」

這時小姨的衣服已經被扯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內褲,我開始在玩弄小姨的乳房了。

我起身走到小姨的身前,蹲下身子開始隔著內褲玩弄起她的陰唇:「對了小姨,我還忘了告訴你一個喜訊,你已經懷孕了,而且是我的孩子。怎麼樣?為侄子生孩子是不是很刺激?」

小姨的身子不停的抖動,眼睛裡流出了淚水:「我前世做了什麼孽?竟然會被自己的侄子姦污,還懷了孕,我以後……我可怎麼辦啊!」

「小姨,別這麼難過嘛!這個孩子是我們愛的結晶,你就要做媽媽了,應該高興啊!再說,你也不會是唯一和自己親戚發生關系的人,總有一天我要讓家裡所有的女人都被我玩過,讓她們都成為我的老婆,都為我生孩子。我不僅讓你為我生孩子,而且要讓更多的人來操你,讓你為我的同學、老師、朋友、親戚,甚至為我的外公--也就是你的親爸爸生孩子。我要你變成一個大眾情人、一個光榮媽媽、一個淫賤的女人!」

「天呐!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個侄子,你簡直是個魔鬼!」小姨已經泣不成聲了。

「小賤人!你現在罵我,等一會保證你欲仙欲死,誇我還來不及呐!」我從內褲邊沿把手指插進小姨的騷穴裡來回的抽動,不一會小姨的騷穴裡就流出了浪水,把整條內褲都弄濕了。

「小姨你看,你的小穴好多汁啊!你天生就是一個淫賤的女人,就該被別人上。」

小姨咬著牙,努力使自己不發出呻吟聲。

「看你還能忍多久?」我要徹底摧毀小姨的防線。

我將小姨的內褲扯了下來,開始用我的嘴對小姨的騷穴發動攻勢。

我用牙齒輕咬她的陰唇、用舌尖添她的陰核、用嘴吮吸著小姨的淫肉。這時文軍和德華正玩得起勁,小姨的乳頭也變得硬硬的,小姨的騷水越流越多,我都來不及吃了,有些甚至噴到我的臉上。

「啊……啊……」小姨終於忍不住了。

我知道小姨的騷穴裡一定是洪水犯濫,癢的難受,我把大雞巴拿了出來,但並不馬上插進小姨的陰道,而是在陰唇上摩擦。

「豐豐,小姨好難受,我要……」

「小姨,你要什麼啊?」

「豐豐……別再羞辱……阿姨了……快……快插……進來吧……阿姨身……體……裡好像有……蟲子……在爬。」

「小姨,你到底要什麼?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

「豐豐……阿姨……要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騷穴……我要你們干阿姨……阿姨要要性交。」

「小姨,那以後我們之間……」我話還沒說完,小姨已經搶著回答道:「阿姨以後都聽你的,你想怎麼干都行,你讓任何人玩阿姨阿姨都願意,我願意為你生孩子,為任何人生孩子都行。」

小姨終於被我征服了。我的大肉棒一下子貫穿小姨的騷穴,直抵子宮。

「啊……啊……啊……」小姨愉悅的叫了出來。

我開始猛插起來,每次都撞擊到小姨的子宮,而且一次比一次深。

「好……舒服……騷穴……好充實啊……親哥哥……親丈夫……你好棒……啊……干得……妹……妹快……上天了……啊……穴花心……都快……被你……頂碎了……我是個……騷女人……我……愛……被……人上……親哥……哥……我好……愛……你……啊……」

小姨被我插得欲仙欲死,淫聲浪語不斷。大約插到七、八十下,快失去知覺的小姨,小穴裡騷水一陣陣的湧出來,越來越多,小姨的高潮來了。

「小姨……不……行……了……我要……洩……了!」小姨尖叫道。

小姨的淫液一滴滴的流到床上,沾濕了一大片床單。高潮後的小姨一動不動的躺著,滿臉羞紅,興奮不已。我那插在她陰道中的陽具依然粗壯,絲毫沒有洩精的感覺。這樣大約靜止了一分鐘,我又開始來回抽送,大雞巴繼續抽插小姨的騷穴。

「親……哥……哥……你的……大雞……巴好……厲害……怎麼還……那麼硬……妹……妹……要被……你插……死了……」

大概當小姨第四次高潮時,我忍不住要射了:「小姨,我要射了!」

「快點射……進來……阿姨的……小穴……我等不及……了……菁菁要……吃……豐豐……的精……液……」

小姨不斷用淫蕩的話刺激我,終於一股熱流直射小姨的子宮。

「啊……燙死……我了……豐豐的精液……好厲害……妹妹受不了了……」小姨的騷穴拼命的吮吸著我的大雞巴,而子宮卻大口大口的吃著我的精液,一滴也沒剩下。

我從小姨的陰道裡拔出已經軟下來的肉棒,看著小姨騷穴裡的浪水如泉般湧出,而小姨則滿足得一動不動。

這個晚上,我一直從八點干到凌晨四點,小姨不知洩了多少次。

當我結束時,小姨已經不成人型了。長髮散亂的披在肩上,乳房上佈滿了齒痕,而騷穴則腫得發紫,還在不停的流著騷水。

第一次狂歡圓滿結束了。

從那天以後小姨完全變成了個淫賤的女人,我規定她回家後不准穿衣服,必須全裸,這樣更便於我做愛。

小姨和我幾乎每天都做愛,有時一天會干三、四次,直到我們都無力為止。

這樣了大概十個月,小姨終於生下了我的第一女兒--陳晶雯。看著這個既是我女兒、又是我表妹的孩子,我真是高興。

小姨也向我提出,以後不願再做我的阿姨,而要作我的情人或者乾脆嫁給我。我只能敷衍她,因為我還有更大的計畫。

第二章伯母轉眼三個月過去了,我和小姨十分快樂的生活在一起,看著我們的女兒一天天的長大。我們計畫在孩子適當的年齡時,由我這個父親兼舅舅給她開苞。

文軍和德華是我的死黨,我們小學時就認識了。我們常在一起看A片,我知道他們只打過手槍,還沒真的干過。

期末考試結束了,德華因為考的不好,所以被她媽媽狠狠的罵了一頓,而且把他送到他海員父親那裡,從我這裡走的時候竟然把家裡鑰匙忘我這了。小姨因為工作需要出差一個月,我沒了取樂的物件,真是好無聊。

機會來了,我暗自高興小姨剛走,我正為著一個月犯愁呐!哪知機會上門來了。

德華的媽媽今年三十九歲,長的白白淨淨的,我早就想上她了,只是沒有機會,這下可好了。德華的父親是個海員,一年才回來一次,所以他媽媽一定很寂寞。

想著那美妙身體,我的小弟弟變得又粗又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隔壁老闆的妻子
忙碌的大學生
朋友的淫蕩人妻
公司美女人妻
房內偷吃同事老婆
新婚嬌妻借給朋友
老公….原諒我吧
那年我十七歲
急需幫忙的大嫂
夫妻交换的刺激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