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母之間的性關系是非常美妙的,我和岳母發生“關系”實際上是兩人主觀的,心照不宣的意識行為,這種愉悅的母子“關系”,也許是上天的安排吧,也許是我和岳母的前世緣分吧。

我與我老婆從大學就認識了,當兵的時候常常要北上看她,每次都住在旅社裡。

自從岳父知道以後,她便要我老婆告訴我去她家睡不要浪費(她家有四間房間,平日岳父當警衛晚上不回家睡覺,所以可以空一間房間出來)。

於是我就順利睡在岳父的房間(我住她家這段時間,岳父跟岳母睡在一起),每次我都利用她們睡覺的時候,偷偷的跑到老婆房間,老婆會將被子掀開,讓我鑽進她的被裡,兩眼發浪的直向我凝視。

這時我開始半按半摸的按摩著老婆的小穴,我把腿放到老婆的身體下,讓她的屁股抬起來。

於是我又把她的內褲拉下來,開始玩起老婆的小穴來,我不時地把手指伸入老婆的小穴裡,她的淫水也弄了我一手,於是我一鼓作氣的脫下她的內褲,也把她的上衣也脫了。

這時我的弟弟已經堅硬好久了,似乎要撐暴內褲了,我也迅速的脫去了衣褲,光著身子扒上了床。

我抓著老婆的乳頭和自己的乳頭不斷的摩擦,亢奮的感覺讓我全身蔓延著,我手握著堅硬的陽具朝老婆的陰道插去。

隨著陽具的插入老婆呻吟的更大聲了,我快速的抽動著陽具,而陽具也靈活的在陰道內上下活動著。

老婆的呻吟也有節奏的跟著陽具的抽動而變化,不多時陰道內射出一股淫液,淫液射在我的龜頭上,我全身一陣刺激。

此時,我發現門外好像有人偷窺,雖不知道是誰,不過相信她即可能全程看著我老婆被我奸淫的過程。

隔天起床,我再吃早餐的時候,岳母一直要我多吃一點,這樣才有體力,應付平日部隊的活動等等的話。

雖我不知道是否是她在窺視,但也引起我的注意,真想能有機會把岳母勾引上床,讓我能瘋狂的操她,玩弄她。

於是我開始每次跟老婆怍愛的時候故意不把門全關上,留下一點空間讓她窺視,或是故意穿寬大的褲子讓她看我弟弟等等,一些方法來讓岳母難以忍受。

這樣子過了幾個月,我發現岳母也注意到了我對她的引誘,開始上鉤了。

不時的對我作出一些淫蕩的舉動,開始詢問我是否有跟我老婆的互動,或是她開始只有我們兩個在家的時後,中午睡覺不關她的臥室門,有意無意穿的很清涼,讓自己曝光等等。

有一天,我因前一天跟老婆在我房間做愛,所以沒起床吃早餐。

忽然有人進了我的房間。我背對著房門,沒轉過身來,聽到岳母輕輕的叫我的名字,我翻身起來相互看了一會兒,我把被子掀開要她上床。

她看了我一下,便到擠到床上來,我們蓋在被子裡,我故意用身體在她身上摩擦,她沒反對,過一會兒我大膽的將裸露的大腿攀上她的大腿,直接用我的弟弟頂擦她隔著三角褲的陰部。

岳母忽然說:「雖然。我常看見你跟我女兒做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床上與你」。

我一聽大喜,再抱住她的粉頰一陣狂吻,然後再吻上她的紅唇,她「哦哦」的呻吟著,將香舌伸進我的口中,我先吸吮一陣後再將舌頭伸入她的口中,我覺得它比我還會吸吮。

我將一手伸入她的衣服中,摸著真真實實的大乳房,真是美極了!又滑又嫩還有彈性,兩粒奶頭被我捏得硬了起來。

「嗯!不要這樣嘛!快放手……」

岳母把我的雙手用力推開,嬌喘呼呼的道:「子強!你怎麼可以這樣呢!」

她嘴裡雖然斥責著我,可是沒有生氣的樣子,大概是被我摸得很舒服。

「你知道嗎?你的奶子比你女兒的大;我好想要吃你的奶。」

岳母嬌羞滿面的說道:「不行!」

「為什麼不行?」

「伯母的奶只給伯父吃,還有我的兒女們在小時後吃!怎麼能給你吃呢?你又不是我親生的兒子!」

「隔開您兒女不說,它們都已經長大,為什麼還給伯父吃呢?」

「他是伯母的丈夫,他要摸要吃當然給他嘛!」

「為什麼他要摸要吃呢?」

「你呀!小小年紀就不學好,真像只色狼!」

「好啊!伯母罵我是色狼,我就做只色狼,把你這只小棉羊給吃掉!」說著我一手去攻擊她的大乳房,一手深入她的兩腿之間三角地帶,毫不客氣的伸進三角褲裡面,摸到了一大片陰毛。

上身一陣閃躲,雙腿夾得緊緊的;我怕被她逃掉前功盡棄,而更加大膽的進攻,連忙把她衣服鈕扣解開,然後再把衣服拉起來。

啊!豐滿略微松弛的乳房,微黑色的大奶頭,真是迷人極了。

我抓住一個豐滿的大奶又揉又捏,同時含住另一個,用舌頭舐她的大奶頭,不時的吸吮咬著大奶頭的四周。

大約五分鐘後她要脫我的褲子,我就任由她脫下我的內褲,她竟低頭將我的陽具含進嘴裡吸吮起來。

一下子就漲得她的嘴巴幾乎含不住了,岳母一邊含著我的陽具,一邊拉著我的手去脫下她身上的衣服。

而我也將內褲褪到腳踝,露出兩腿間倒三角形的陰毛密布,身材雖不如老婆,但多了成熟女人的風情讓我著迷。

我的手指沿著她那條裂縫來回撫弄,順著她流出的淫水,發出「滋滋」的聲響,她那陰毛雜亂無章的堆集在一起。

右手繼續在陰毛中前進著,小手指踫到了陰戶,我慢慢的把弄著陰蒂,並不時的將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裡,我也慢慢的在她豐滿的雙乳上不斷揉戳著,並用嘴不斷的吸允著兩個乳頭,岳母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了。

我聽聽的跟她說:「讓我把弟弟進你的小肥穴裡去痛快痛快好嗎?」

她急忙說「那怎麼行呢!我除了你伯父之外,從來沒有給別的男人弄過!」

「好伯母,請您把手拿開,讓我玩一下嘛!您看!我的雞巴脹的難受死了,拜托!拜托!」

說罷我急忙扒開了岳母的雙腿,用中指不停的向更深處挺進。

不一會兒中指已經到了陰道盡頭,我感到無比的興奮他要把手指插入子宮內,但手指似乎已經不夠長了,我的中指在陰道內不停的上下抽動著。

此時沉醉中的岳母不由自主的隨著手指的抽動擺動著臀部,迎合著手指的抽動,嘴裡的呻吟也一刻不停。

這時我覺得是時候了,於是將弟弟慢慢的插進岳母的小穴裡,我感覺她的陰道有點緊迫。

於是抽出肉棒,挺起身子,再一次進去,就很順利的深入了,溫熱的肉璧包裹著我的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

我一邊俯下身來玩弄與吸吮她的奶子,一邊慢慢的來回抽動,漸漸地,我增快衝刺的節奏。

岳母也更加淫蕩的叫著:“哦……哦……你好大的雞巴……太硬了……喔插的阿姨下面都沒空隙……果然還是年輕人的好…小穴好漲……舒服……阿姨被乾得……太舒服……快……快……又頂到花心了……我……爽的快死了……哎……唉……”。

我的陽具在岳母的小穴裡,不停的抽插著,感覺到它是越來越濕;她的呻吟聲,越來越高亢。

這時候的我有些奇怪,我為什麼會突然提到老婆的事情,然而岳母雙手緊緊的勒著我的背部,仰起上身不斷的顫抖:“不行啦……要泄……泄了……喔……喔……”

我感覺到小穴中一股濕熱噴向我的龜頭,緊窄的陰道劇烈的收縮著,陽具就像是正被一個小嘴不斷地吸吮著似的,我忍不住又是一陣猛烈的抽送。

我一邊吸著她的奶子,一邊插弄著她的小穴,漸漸的,我也感到一股熱流急欲衝出,抽插愈凶,抽插愈快。

倒在床上的岳母,呻吟聲又漸漸地高亢:“不行了……我又要泄……哎喲……不行了……又泄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哎……唷……喔……”。

一種從來未有的快感布滿全身,我頓時感覺全身發麻,滾燙的精液像火山爆發般的,用力的射進她的體內。

事後我擁抱著岳母,「今天我又發現一個秘密。」岳母俏皮地說。

「什麼秘密?」我瞪大眼睛不解其惑。

「就是你那大肉棒比你叔叔來得又長又粗,把我乾得死去活來,讓我泄了三次,好爽,好痛快,好刺激…你叔叔每次都不過十分鐘就交貨了,我還沒來得及享受,他就倒頭大睡,唉…」說完,她的臉紅得像個害羞的小女孩,把頭埋在我的胸膛裡。

「哦,怪不得,我剛插入時好像不那麼緊,怎麼越往裡越緊,原來如此,伯母的深處還沒被開發,花心還沒被叔叔摘去,那…那我以後可以經常乾你,讓你滿足,填補你內心的空虛?」我憐愛的撫摸著她的秀發。

「好,好啊,你以後可以隨時乾我,插我的小穴,我要你做我的丈夫……老公,讓我做你的性伴侶」她興奮得雙眼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自從跟岳母做過愛後,我到他家的時候,總是除了跟老婆做愛以外,還要滿足她。

有一次,大家都去上班上學只有我們兩在家,我們在客廳聊天。

忽然我把小弟弟拿出來,隨手把她抱轉過來,跨坐在兩條腿上。

岳母低頭看一了我一眼大屌,又紅又粗的龜頭,讓她產生一股昏眩,目光在也無法移開,一直看著我抓住自己的陰莖,慢慢的上下活動著,另一只手摸到岳母的三角褲,輕輕的揉壓她的陰蒂。

這樣子岳母跨坐在我腿上,一來岳母的三角褲直接壓在我大腿上,而是懸空在我兩腿腿間,二來岳母兩腿張的更開了,也讓內褲裡的裂縫張開,感覺到充血的陰蒂正一張一合,急需要被撫慰。

岳母抬起頭和我目光相迎,我另一手抓著她的手背,將岳母的手放在她自己的三角褲上。

我的眼神向她示意要其自慰,我牽著她的手在三角褲上摩擦,岳母受到這樣的刺激,以及肉體的需求,我不自覺的開始隔著內褲,搓揉自己的陰蒂,(這是她結婚時近三十年,第一次自慰)。

「啊~~啊~~。」雖然是自己撫弄自己,但岳母還是忍不住發出呻吟。

我一邊要岳母另一只手,套弄我的小弟弟,岳母一直一上一下的幫我套弄著,我不自覺的發出滿意的呻吟。

或許我滿足的呻吟聲音,讓岳母受到鼓勵,對我套弄得更加努力了,而我一只手用力的壓揉她的乳房,用手指捏夾她的乳頭,然後用另一只手直接覆蓋住她的陰部。

雖然隔著三角褲,但我有力的手指,比起剛剛她自己的愛撫,更是一種強而有力的刺激。

她全身顫抖,強烈的快感讓她幾乎停止幫我手淫的動作,我摩擦她下部的動作越來越大,一陣陣快感直衝她的身體。

原本握住我小弟弟的手,現在正緊緊的抱住我的肩膀,最後忍不住快感侵襲,雙手緊緊的摟住我的脖子。

這也貼近我和岳母的距離,我感覺到我的弟弟正頂住她的小腹,我順勢環抱著岳母,然後將手從岳母的臀部中間穿過。

持續的戳揉她的陰蒂,但是這樣的角度讓我的手指直接的觸摸到她的穴口。

過了五分鐘從下腹溢出一股股洪流,從她全身一陣顫抖,我知道她在我的手淫下,達到了高潮。

仍然處於興奮狀態的我,並沒有放過岳母依然愛撫著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

「伯母!舒服嗎?」我在她耳邊輕聲的說。

癱在我身上的她,低頭輕咬我肩膀肉一口,表示回答。

高潮過後,她全身的肌膚還是處在興奮泛紅的狀態,我享受輕撫岳母的感覺,我的小弟弟仍舊硬梆梆的頂在岳母的小腹。

忽然我說「哎喲!好痛。」明明不會痛,我還是裝做很痛的樣子。

「你這根好大啊。」岳母將身體坐正。

而岳母經歷了高潮的快感,讓她在我面前不再矜持,取而代之的是身為人婦的成熟。

我注視著我的陽具,輕聲的吐出心中的想法,「握起來感覺怎麼樣?」。

我一邊說,一邊又把她的手拉過來,她很自然的握住我的陰莖,並且理所當然的套弄著我的包皮。

「好硬喔,跟怪物一樣。」她一邊套弄一邊說出自己的感覺。

「腎虧才不夠硬,我這根很有檔頭,你不是有享受過。」我得意洋洋的說。

但這讓岳母聯想到她老公那就軟軟的,跟我的這根就有天攘之別。

我接著我把岳母像玩具一樣翻過來,讓她雙腳著地趴在茶幾上,將她的衣服及胸罩脫下,我從背後抬起她的左腿,拉開她的內褲,將硬梆梆的小弟弟進出她的小穴。

她重心有些不穩,但很自然的用腰部調整,在裡面潮濕且溫暖,畢竟不是青春少女,但收縮的功力彌補了一切。

在抽送了一陣子後,我把她抱到床上,正常位、老漢推車、觀音坐蓮等等,她顯得純熟老練,而我也很驚訝今天的情形。

她在上面扭腰,雙乳不規則的上下震蕩,香汗像下雨似的滴在我胸膛上,那浪勁讓我怎麼也無法跟平常的形像聯在一起。

我被她弄得想爬起身來,她卻用雙手抵住我胸膛,我受了這刺激,雙手由撐著雙峰下移到細腰,又是一陣猛烈的上挺。

「喔……喔喔……」她索性將雙手往上勾在背後,將臉上仰閉上眼睛享受。

終於我受不了了,我把她翻倒,抬起她的右腳跨在我肩上,作最後一次也是最猛烈、最深入的進攻,「不要射在裡面」她也警覺到了我要射了。

我要她把嘴張開,但岳母卻不願意把嘴張開。

「快……我快射了……快……」我逐漸加快,快無法控制了。

她無可奈何張開小嘴,說時遲那時快,我趕緊拔出來,右手抓著插入她的小嘴,緊接著一股灼熱乳白的液體激射而出。

灌滿整張嘴,她含著我的小弟弟已無法說話,嘴角流出白色濃稠液體。

她想吐出來,我卻硬把她嘴角上的精華再送回給她進補,直到確定她全部吞下後,我才癱在她身上喘息。

我們又休息了一會,岳母走到我的桌上去拿面紙來幫我擦拭著老二,而我則是用嘴及舌頭去清理岳母的小穴周圍。

我們也互相服侍著對方穿上衣服,又一起清理房間,岳母換掉了床單並急忙拿去用冷洗精清洗乾淨,晾了起來。

之後,我們一起坐在客廳,吃著我從外面買來的便當,看著電視劇,親蜜的聊著天,一直到岳父下班回家,吃了午餐才各自回房間休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