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禮品店之母女同歡

我叫徐雲龍,和大家一樣,都是懷有夢想、創造未來的年輕人。只可惜,高考的那一年,我和大學的校園擦邊而過。當然,這完全不是因為運氣的問題。而是自己的確在學習方面沒有什麼天賦。還有,大多數男孩們都喜歡做的同樣一件事情——泡妞——泡妞——再泡妞!

於是,也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致命的弱點,我變成了高考落榜中的一員。同時,也欠下了太多的風流債。而現在,再想想以前的所作所為,還真是覺得自己有點兒傻。要不然的話,我現在最起碼也應該是吃皇糧的。

不過,以往的事情也只能是失落的回憶。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怎樣來維持自己的生計問題。這不,前些日子經過朋友的介紹和幫助,我現在也開了一家店,專門賣的是一些男女尋歡作樂的器材。說好聽點,其實也就是一個情趣禮品店。

哎!你可不要小瞧了這個行業喲!投資小、見效快,可謂是一本萬利呀!開業不到三個月,我就賺了幾千塊。這可是純利潤呀!比我前幾年給別人打工強多了。而且,我現在認為幹這個行業的好處,不僅僅是金錢的收益,更過癮的是我能認識好多有錢的主,那些高不可攀的貴夫人們才是我最主要的客人。

說實在的,我店內所有的產品其實也都是有錢人才能買的起。像我們這樣的窮苦老百姓,那有餘錢用在這方面,能吃好穿暖就不錯了。

於是,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平台,再加上本人先天的優越條件。我的私生活開始豐富起來。而且就在最近,我已經和幾個有錢的主好上了。她們稱讚我的為人好,人的長相也不錯。最主要的是,我能滿足她們。

不過,我能和她們發生性行為,也完全是因為她們的可人之處——美女總是能引起男人們的好感。即使是徐老半娘也不例外。

但是美女之間也總能分出個一、二、三等來。在和我好的這幾個女人當中,評價最高的就屬林姿這個女人。她今年才二十六歲,只是比我稍稍大了幾個月而已。人的相貌嗎!那可不是一般的美麗,到現在我還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比喻來形容她。(一點都不誇張噢!)

惟獨可惜的就是她已經結婚了,而她的老公同樣也是一個非常了得的人物。

好像是哪個集團的副總。不過值得慶幸的就是林姿的老公經常到國外出差,一去就是幾個月。於是,這就為她紅杏出牆鋪墊了良好的基礎。而我也就變成了她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選擇對象。

其實,林姿能做出出軌的行為,這並不能說明她就是一個壞女人。然而,這一系列的原因,終歸少不了有她老公的因素所在。

記得當初我和林姿認識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要偷人的想法。而到我的店裡面也只是想要買一個女性自慰器。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倒是有一天讓我抓住了機會,一並將她征服在自己的胯下。

於是,在後來的日子裡,我們就變成了一對野鴛鴦。在每次做愛的時候,我都能讓她高潮幾回。這不,上個週末她還來過一次,讓我折磨了整整一個晚上才肯罷休。弄得她是又喜又怕,臨走的時候,還揚言改天再和我拼一回。而且,還要介紹自己的女同事來找我「報仇」!當然,對於她這樣的說法,我只當是開了個玩笑而已。因為女人可都是一些自私的高級動物,尤其是在男女的關係方面。

今天,我和往常一樣開門營業。可能是因為剛過週末的緣故,生意顯得稍有些冷清。不過,還好在臨近打烊之前,也推銷出了一部份產品。去掉所有的費用後,足足賺了兩百塊。這對我來說已經是不少的收入。

然而,正當我要關門下班的時候,三個年齡不一的女顧客,結伴走進我的視線。看樣子,她們是第一次到這樣的購物場所。因為,我發現其中一個年齡較大的女人顯得格外的羞澀。她在身邊兩個年輕女子的簇擁下,來回觀望著店內所有的女性專用產品。只要每次和我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她都極力地向別處閃躲,就好像做賊心虛一個樣子。

不過,我現在最關注的卻不是她這一異常的態度。而是她那叫男人發暈的容貌,還有那不知用何等秘方保養出來的嫩白皮膚。如果,單從她的長相來判斷,也就是一個剛剛三十出頭的中年婦女。至於,她的真實年齡就無從考證了。

「哎!你就是老闆嗎?」正當我對三個陌生女人賞心悅目的時候,其中一個女人主動向我打起招呼。

通過她的言談舉止來判斷,她應該是年齡最小的一個。因為,她那稚嫩的聲音告訴我,這個女人的心性尚處在叛逆的階段。尤其是她的穿戴更是超出了前衛的標準,還有她的裝束和臉蛋兒的結合,簡直是天衣無縫,動人動到了極點。

「哎!你聽不到我說話嗎?」女人奇怪看著有些發傻的我。

「哦……不……不好意思!我就是老闆!……請問幾位小姐想要什麼樣的禮品呢?」意識到了自己的事態後,我立刻做出禮貌的回應。

「咯咯!你這個老闆還真是有夠色的!看到美女就成這個德行了!咯咯!」女人邊笑著邊側身看向另一個年輕的女人:「姐姐,咯咯……這該不是林姐說的那個人吧?咯咯!」

對於女人不停的嘲笑,我的顏面有點掛不住的感覺。心裡面在不停的暗罵自己的糗態和沒出息。如果,上天能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寧可不去欣賞美女,也不要在美女的面前被恥笑。這種滋味真的不好受。

「瑩瑩!快別笑了……真沒禮貌!」那個中年美婦也意識到了同伴的過頭。

於是,她上前想阻止糗態的惡化。與此同時,我也知道了那個嘲笑我的女人叫瑩瑩。

「咯咯!……媽媽!這怎麼能怪我呢!是他先不好的呀!」那個叫瑩瑩的女人忍不住為自己辯護起來。

「好了!小妹!你就鬧了……真是受不了你,到哪都這個樣子!」一直都沒有說話的姐姐也過來訓導妹妹。

而此時的我就像一個傻了樣子,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三個女人居然是母女關係。看樣子,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都有。也不知道她們是準備給誰參謀禮品來了。反正,像這種母女一起逛情趣禮品店的事情,我還是頭一次碰見。

「請問你是徐老闆嗎?」當我從迷茫返回到現實中的時候,瑩瑩的姐姐已經在看向了我。然而,這次我卻沒有再犯同樣的錯誤。雖然,眼前的女人也是一位絕對的美女。但顧忌到個人的顏面,最終我還是成功了,沒有再丟人顯眼。

「哦!我是……咦!你是怎麼知道我姓徐的?」

「呵呵!這有什麼奇怪的,當然是我朋友告訴的!」瑩瑩的姐姐顯得非常從容。

「你的朋友?……她是誰呀!我認識她嗎?」真沒想到,我剛從迷茫中跳出來。結果,現在又得鑽進去。

「呵呵……林姿!我的好朋友!你說認不認識呀?」女人笑得很甜,卻又有些自信的味道。

「噢!你是小林姐的朋友呀!幸會!幸會!」知道女人的是林姿的朋友後,我熱情地回應著。

「呵呵!真沒看出來你這人還挺有禮貌的嗎?咯咯……」對於女人的稱讚,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反正她們的出現我總覺得怪怪的。

但是,為了盡到地主之意,我依舊微笑相伴:「呵呵……哪裡!哪裡……對了,不知道幾位是來購買禮品的呢?還是找我有什麼別的事情?」

「嗯……這個嗎……好吧!我就跟你直說了吧!我們是林姿介紹過來的,她說你這裡的東西比較齊全。而且你的為人也很週到,因此我們想過來買點女人用的……」女人沒好意思說出下面的話。

面對這樣的事情,我當然明白她的心思。於是我非常主動地接上她的話題:「噢!是這樣的呀?那能不能問一下,你是給自己用呢?還是準備送給誰呢?」

「咯咯!這個很重要嗎?」女人反問著。

「嗯……差不多吧!我這裡的品種比較多,根據年齡的差異,也設計了不同型號的禮品。所以,你最好講得清楚一些。這樣,我也可以幫您推薦幾款合適的禮品。」我用專業的角度向女人解釋著。

「哦!買這個東西還要有講究的呀?咯咯……真有意思!嗯……是這樣的,我準備為我媽媽選一個禮品。呶!就這位女士啦!咯咯……徐老闆就麻煩你幫著給推薦一個合適的吧!」女人說完後,調皮地將她的母親拉向櫃台前面。

然而,她的這一突然舉動倒是嚇到了她的母親:「唉!唉!唉……死丫頭!不是說好只給你們自己買的嗎?快停下!我不要的!我不要的!」那個中年美婦有些反抗,但在兩個女兒的拉扯下,最終還是被強行推了過來。

「媽媽!你就滿足我們姐妹的心願吧!爸爸都去世多少年了,你怎麼還要冷落自己呢?再說我和妹妹都是成年人了,小的時候,我們不理解女人的需求。但是,我們現在終於理解一個守寡女人的滋味有多麼的難受!所以,這次無論如何你都得為自己選一個……」

中年美婦的大女兒陳訴著自己的觀點。與此同時,在她的話意中,我也多少聽出了一些東西。由此,我敢斷定她們不是一個完整的家庭。

「哎!你們這兩個孩子!我早說過不要了,可你們就是不聽話!這……這東西多羞人呀!再說,媽媽我現在也沒有那方面要求,買回家也只是一個樣品。」中年美婦依然持有反對意見。

「什麼呀!媽媽,你可不要再騙我和姐姐了!常言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呀!你今年才剛剛四十三歲,正是最需要的時候,沒有那方面的感覺才怪呢!咯咯……」那個叫瑩瑩的女人,毫不猶豫地揭露出母親的真正需求。

「死丫頭!一點也不害臊!真是拿你沒辦法!」中年美婦被女兒說得是面紅耳赤,無奈的表情讓她更不敢看向我這邊。

看到母女三人你爭我嚷,一時也分不出個上下來,我這個當店老闆的夾在中間也是左右為難,不知道應不應該為她們介紹。

就在美婦徘徊、女兒極力推薦的時候,最終,我還是大膽地站了出來,主動出擊說道:「這個大姐,還沒請教您的貴姓呢?」我決定先和美婦套套近乎,盡量獲取她的信任,然後再慢慢引導她進入主題。

聽到我禮貌的問候,中年美婦也停止了和女兒們的爭執。她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緒道:「哦……我姓王。真是不好意思,都給你添麻煩了!」

「噢!沒關係,王大姐是我的顧客!麻煩兩個字對我來說就是正常的工作。所以,您不需要往心裡去。」雖然我和美婦在說話的時候表現出異常的冷靜,但我內心世界早已是心動不已,暗自慶幸自己已經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嗯?什麼?……小老闆,你叫我媽媽什麼?」一旁的瑩瑩在聽到我對她媽媽的稱呼後,立刻發出了疑問。

「王大姐呀!怎麼?有什麼不對嗎?」我也擺出一副疑惑的樣子。

「你叫我媽媽王大姐?……那我和姐姐怎麼辦?難不成你想讓我們也來稱呼你一聲叔叔?」瑩瑩有點不高興的意思。

「呵呵!那當然不行了!可是……你們的媽媽實在是太年輕了!我總覺得叫聲阿姨不好聽!所以,我和你們姐妹兩人還是同一輩份。相信,你媽媽也不會介意的,我們各個論個的。王大姐!小弟我說得對嗎?」這年頭,得罪人的生意做不得,討好人的買賣更是難得要命,為了能博得美人的認同,我可是拿出了十八般武藝。

「咯咯……對對對!這話我喜歡聽!晶晶,快把你妹妹拉到後面,看她的歪樣兒,恨不得要吃人似的。咯咯……徐兄弟,就憑你這句話,姐姐我今天想不買都不行了!是這樣,反正我這兩女兒也成家了,而且她們的老公都在外地,或許她們能用上。不如,你為她們每個人選一個。」那個姓王的大姐說完後,一臉的輕鬆馬上呈現出來。看情形,她是自認為自己已經逃脫了。

身為大女兒的晶晶聽到母親的安排後,一下就識破了母親的意圖。但是她的心計也非一般的了得,為了能開啟母親對這方面的好感,她暫時先答應下來。

讓她們選擇何種禮品的程式順利開展、進行。當然,這一切也都看在我的眼裡,而且少了我的配合也是不行的。就這樣,一個沒有任何語言的默挈,在我和美婦的兩個女兒之間悄然展開。

「王大姐!您還真會疼您的兩個女兒呀!呵呵……來,您看一下,這是今年最新的款式,它最大的特點就是採用了純天然香蕉製作,對女性的皮膚沒有一點傷害。而且,它的質感也是一級棒!」我拿出一個最大號的假陰莖擺到美婦的面前,有聲有色地為她講解著。

也許是因為缺少了考慮自己的因素,美婦顯得放鬆了許多,但是,總還是有一點難為情的感覺。

「咯咯!徐老闆,真的還是假的呀?這……這東西有你說的那樣好嗎?它終歸還是個假的呀!它總不會比真的好吧?」那個叫瑩瑩的女孩似乎對假陰莖產生出了一點興趣,但也持有一點懷疑的態度。

「呵呵!這個東西的好處當然是沒的說,可是要比起真的傢夥來,它還是遜色了一點。不過嘛……我說的真傢夥可是男人中的極品喲!而那些……嘿嘿!瑩瑩小姐,這個就不用我再細說了吧?總之,我介紹的這個產品肯定會讓你們滿意
的!如果我說得不對,到時候你們往我臉上抽!」為了能取得女人的認同,我決定冒險一次,說什麼也要讓她們成為我的回頭客。

「咯咯……好了!好了!瑩瑩,你這丫頭一點也不知羞!這種事情怎麼能問得那樣清楚啊?呵呵!不過,小徐兄弟的嘴巴還真是能說,就連我這個老女人都有點心動了。」

「是嗎?咯咯!媽媽,你真的動心啦?好耶!姐姐,媽媽說她也心動了。」抓到了自己母親的小辮子,於是她毫不客氣地在美婦的身上大做文章。

然而聽到小女兒的喧嚷後,中年美婦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言,她想為自己辯解,可是又被自己的大女兒搪塞回去。

「媽媽!人家徐老闆可是個明白人,他在這方面懂得多。我看呀!您還是為自己也選一個吧!」

「什麼呀!我只是說錯了一句話,你們就又興風作浪了!呵呵……再說這東西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你們總不能讓我每天去和它睡在一起吧!唉喲!這……這東西還會動呢!咯咯……這要用起來多叫人不舒服呀!」中年美婦也開始對假陰莖產生出興趣來,她在把弄假陰莖的時候,不小心觸動了電源開關,於是,那支粗大的假陰莖就自動扭轉起來。

「咯咯……是呀!媽媽!看它多可愛呀!難道你就不想試試嗎!嘻嘻……反正女兒都……咯咯!」美婦的大女兒不斷地添油加醋起來。

「去去去!我看你們是越說越離譜了!這樣的好東西,還是你們自己留著用吧!至於我這個老太婆呀……咯咯!還真是消受不起呀!」美婦的嘴裡雖然是這樣說,但透過她的眼神我能看出,她對手中的假陰莖似乎也有一絲戀戀不捨的感覺。

於是,我就趁機追訴道:「王大姐,其實我介紹的這款禮品也很適合您的。無論是從它給人帶去的舒適度,還是從產品的結構造型上,它都能發揮出最佳的性能。即使是像您這樣年齡的女人,也可以從中找到無窮的樂趣。」

「咯咯……看看!看看!徐兄弟也想讓我這個老太婆晚節不保呀!」美婦開始沖著我眉開眼笑起來。

「嘿嘿!王大姐說話真幽默!不過……我倒認為您還是需要在私生活上找點兒樂趣,這樣有助於淨化您的心理世界。而且,孔子他老人家不也曾經說過『食色性也』嗎?所以,您兩個女兒的選擇完全是正確的!」我開始將節奏一步一步推向高潮。

「可是……這……」此時的美婦也有點動搖的意思,不過,矛盾的心理依然在左右著她的靈魂。

然而,美婦的大女兒也看出了事態已經出現了轉機,於是她毫不猶豫繼續說服著自己的母親:「媽媽,你還這什麼呀?看人家徐老闆說得多在理呀!行了,您就不再婆婆媽媽的了……對了,徐老闆,我們還有點事情需要向你請教呢!」

「呵呵……請教談不上,有事您就只管問吧!只要我知道,一定會如實稟報的。」我謙虛地回覆著美婦的大女兒。

「是這樣的!其實我和妹妹也沒有用個這種東西,而我媽媽的情況你是瞭解的。所以,我想請你幫忙指點一下這種東西的具體使用方法。徐老闆!您看能行嗎?」

聽到美婦的大女兒說出了她的請求後,我在心理也犯難起來。畢竟我是個大男人,在女人面前講一些忌諱的話,當然也會臉紅的,不過,為了能體現出優越的服務,我硬著頭皮回覆道:「哦!是這樣呀?嗯……那好吧!不過,我可不敢保證講得很到位喲!」

「咯咯……沒關係的啦!我們也都是成年人,對於這種事情早就有心理準備了,不過,也希望徐老闆講得越細膩越好。嗯……最好是你能親身示範,就像對小林姐姐那樣。」說罷,美婦的大女兒向我拋來一個令人窒息的媚眼。

我的老天爺啊!我是不是在做夢呀?美婦的大女兒到底是在開玩笑呢,還是真的有意想讓我白白去佔她們母女的便宜?一時之間,我的大腦居然變得非常遲鈍。

「徐老闆……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困難?」我的失態引起了在場女人的注意。於是,為了不讓她們看出我的心思,我及時地反應過來:「哦!沒……沒什麼我是在想總不能讓我在這裡為你們示範吧!」

被我這樣一說,美婦和她的女兒們也意識到這個問題,然後,她們也異口同聲地追問道:「那你說在哪裡比較好呢?咯咯!這裡可是你徐老闆的地盤呀!」

當然,對於她們母女這樣的疑問,早已歸類到我的盤算中,於是我盡量用商量的口吻向她們推薦道:「嘿嘿!幾位可是小林姐的好朋友,那麼我自然也會盡全力來滿足你們的要求。不如我帶你們到門店的後面,那裡是小弟平日休息的地方,沒人會來打擾的!」

「是嗎?那太好了!咯咯……媽媽,那我們現在就和徐老闆過去吧!」美婦的小女兒興高采烈地簇擁起自己的母親。

不過,到現在美婦的羞態依然尚存,但是比起剛開始的時候要好了許多,最起碼,她這次沒再去反對女兒們的提議,而且,也乖乖地跟隨著她的女兒來到我的小休息室內。

「徐老闆,你的小屋子還挺溫馨的嘛!」美婦的大女兒剛一踏進我的小屋,就忍不住讚美起來。而這個時候的我也無心去體會她的稱讚,只是簡單地含蓄了幾句後,就開始忙碌著為她們做些準備工作。

不過,剛剛擠進小屋的女人們在看到我將沙發上的雜物清理乾淨後,她們立刻明白過來,尤其是當我把那根假陰莖擺在茶幾上面的時候,每一個女人的臉上都浮出了朵朵彩虹。然而,也正是因為她們的這一羞態百出,我的心裡面也是一樣的緊張而又興奮。

「幾位女士,你們誰想第一個呀?」我急不可捺地問向她們。

「咯咯……當然是媽媽先來了!」美婦的大女兒提議道。

「什麼呀?我的老臉丟得還不夠嗎?死丫頭!我看你是惟恐天下不亂呀!」美婦極力地否定了女兒的提議。

「咯咯……大姐,媽媽還在害羞呢!呵呵……算了,還是我先來吧!反正我們誰也少不了。嘻嘻……」

雖然美婦的小女兒很調皮,但也更加可愛。看到她那首當其衝的樣子,我的心裡別提有多喜歡了,恨不得馬上就將她征服在自己的胯下。不過,為了不使女人對我產生出突來的反感,我決定暫時擱淺自己的私心,擺出很正人君子的樣子說:「好吧!那就先請瑩瑩小姐把衣服脫掉吧!」

美婦的小女兒聽到我的吩咐後,她並沒有行動,而是突然向我撒起了嬌來:「不嘛!徐老闆……啊!不對!這個時候應該叫你雲龍哥哥啦!嘻嘻……人家想要你來脫嘛!」

此時的我哪能經得起這樣的誘惑,剛剛傳入到大腦的信號,還來不及分析就做出了反應。我迅速地放下手頭上所有的工作,毫不猶豫地站到瑩瑩的身邊。

可是,就在我準備為女人脫衣服的時候。美麗的女人突然將她的小手環繞在我的脖子上面,然後嗲聲嗲氣地說道:「好哥哥,哪有你這樣性急的呀?咯咯!來嘛!先親親妹妹嘛!人家也需要有前奏的呀!咯咯……」

如果不是因為瞭解女人的底細,單憑她這個樣子的嫵媚,我還真以為她是做過小姐的呢!不過,美人相約,我也懶得再多餘去考慮些什麼,馬上非常熟練地托起女人的下顎,將自己的大嘴印在瑩瑩的紅唇上。

也許,今天我的確是走桃花運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桃花運。面對楚楚動人的小美人,我是又喜又愛,吻完了她的小香舌後,又在她的粉頸上面留下片片齒痕。然而,身臨其境瑩瑩好像並不在意我對她的肆虐,反而因為我的鹵莽,她還顯得更加瘋狂。

直至身體上被我扒成不著一絲寸縷的時候,瑩瑩突然意識到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啊……好哥哥,等等!你還要教我們如何使用這個東西呢!」說著,女人掙扎著脫離了我的「糾纏」,然後拿起茶幾上面的假陰莖。

然而,在面對女人的突然轉變,我的心裡面稍有不滿,但是又考慮到彼此之間的關係。我最終還是應了女人的心意,將自己所有的瞭解,通過假陰莖傳遞到瑩瑩的身體裡。

不過,就在我將假陰莖插入瑩瑩的陰道裡時,一個有趣的事情落入到了我的視線。這個脾氣急燥、性格調皮的女人居然是傳說中的白虎,她那不生一根毛髮的陰戶,在燈光的閃耀下顯得格外的潔淨,粉白相稱的兩片大陰唇在外力的壓迫下,極不情願地裂開一條小縫,同時也因為肉縫的出現,裡面的小頭肉也微微地探出了頭腦。

「好嫩呀!」我情不自禁地感歎了一聲。

「咯咯……討厭死了!你沒見過女人的下面呀?」瑩瑩對我的無禮作出了抗議。

「呵呵!當然見過了!但是……像你這樣的我還是第一次。」

「是嗎?咯咯……那你喜歡我這樣的嗎?」女人的調皮實在是有夠驚人的,不過,這也表現出了她的大膽和放肆,是所有男人都喜歡的那種。

然而,在赤裸裸對白的面前,我根本就不需要回答,行動才能證明一切,也是最具說服力的表白。於是我放棄了語言的回覆,徑直吻向女人那惹眼的花房。

「啊……你……哦……不行的……這怎麼可能呀……」很顯然,瑩瑩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待遇,所以在面對我這樣舉動的時候,她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此時的我完全陶醉在女人的花香間,無論瑩瑩怎樣求饒,我都沒有放棄的意思,而且還將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舌尖上,全力地橫掃著女人最敏銳的地方。

「啊……好癢呀……哦……好哥哥……別添了……我吃不消的……啊……」美麗的瑩瑩依然在苦苦地哀求著,她的身體也在大幅度地扭動,但是,卻沒有要逃脫的意思。就這樣,在我巧舌妙用的情況下,她被一節一節地推向高峰。

「哦……嗯……啊……好哥哥……我要……快……插進來……好癢呀……」終於,瑩瑩的呼聲開始急噪起來,她不停地傳遞出自己的心聲和渴望。

此時我也失去了太多的耐性,但是,玩心卻並沒有減低多少,於是我裝成不理解的樣子說道:「嘿嘿!小乖乖,你要什麼呀?是想要我的真傢夥呢,還是這個假的大寶貝兒?」

「嗯……是……啊……」瑩瑩被挑逗得連不成一句完整的話。

雖然我也想盡快征服這匹野馬,但是考慮到後面還有兩個女人要等著我去解決,所以選擇有效戰略才能保證自己到最後不會掉面子。於是我強行克制住自己的慾望,拿起準備好的假陰莖插入已是淫水潺潺的蜜穴裡面。

「啊……啊……啊……」瑩瑩的嬌吟開始連成一片,兩條大開的粉腿也隨著假陰莖的插入而閉合,看樣子她好像不太適應這樣的愛撫。但是,為了能展現出自己推薦產品的優越性,我悄然打開了陰莖尾部的開關,緊接著,假陰莖像活了一樣,在瑩瑩的陰道裡「嗡……嗡……」直轉。

「啊啊啊啊……雲龍哥……快……拿出來!好哥哥……不是這個……我要你的……啊啊……」

聽到瑩瑩的要求後,我本想再用假陰莖玩兒一小會兒的,可是看到她表現出的不情願後,我也失去了玩兒心,於是我簡單地鬆開了自己的拉鏈,將早已硬挺的大寶貝釋放出來,然後再用紫紅色的大龜頭拭磨著女人的花房。

由於瑩瑩的蜜穴裡面已經滲出了大量的淫液,所以當我用大龜頭在上面摩擦的時候,時不時地也會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再配合著女人那陣陣「嗯……啊……哦……」的呻吟,更是動聽、誘人。

伴隨著節奏的升華,使我的慾火高漲、興奮異常,然而,我的右手已經不由自主地撥開瑩瑩那兩片鮮嫩的陰唇,左手也握著粗大的肉棒,對準女人那泥濘不堪的陰道,腰部猛離挺進。「滋!」的一聲,我的整根大寶貝沒入到了瑩瑩的身體裡。

「啊!!!!好哥哥……太大了!啊……」正在春心蕩漾的瑩瑩,完全沒有料到我的強大,就在我將大龜頭頂到花心上時,她險些就一洩千裡。與此同時,我也感受到了女人陰道裡的緊湊和溫暖。

禁不住誘惑的摧殘後,我開始挺動起來。一會兒將自己的大肉棒撤回到女人的陰道口處,然後再慢慢地向最深處挺進,直至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啊……好脹……哦……好哥哥……我要……啊……再深點兒……」瑩瑩忍不住向我求歡。我微微一笑,伸手撈起她的粉腿放在自己的腰間,此時不需要我做任何的指點,瑩瑩已經領會到了接下來的行動,於是她大大地分開雙腿,將自
己的雙腳交叉在我的腰部,就在我用力插入的那一刻,她也向上扭挺一下。

「啊……好哥哥……你好猛呀……嗯……來吧!幹穿妹妹的小穴……哦……用力……好爽啊!哥哥的雞巴真粗呀……啊……這下頂到了妹妹的花心了……」在我強有力的攻擊下,瑩瑩的呻吟也越來越瘋狂,完全不顧及屋子裡的其他人。

隨著興奮的高潮一波波推進,瑩瑩也開始瘋狂起來,披頭散髮的樣子,讓她更加突顯出女人的野性。胸前的兩對大奶子猶如波濤般地洶湧起來,無論是我的挺頂,還是女人的扭曲,它都會有節奏地跟著搖擺,為激情四射的氣氛增添了更為強勁的魅力。

時間在流失,空氣在凝聚,瑩瑩的癡心一片也讓我為她付出了犬馬之勞。但是,小屋子裡的緊張氣氛不單單為我和身下的女人所營造,因為,正在我揚揚得意的時候,瑩瑩的親人們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感染。

此時迷人的美婦已經失去了先前的理智,她的大女兒也墜入到了慾望之都,而且越陷越深。當我重新把視線落到她們身上的時候,母女兩人已經變成一對小白羊,她們那相互自慰的樣子實在是惹人至極。

看到母女在一起淫亂的情景後,不僅讓我胃口大增。身下的美人已無法達到自己剛剛迸發出的狂熱,於是我向身後的母女打了個手勢,示意也讓她們加入到我和瑩瑩的遊戲中。

在收到邀請的信號後,瑩瑩的姐姐首當其衝來到我的身後,用她的大奶子不停地為我按摩。然而,美麗的熟婦也只是稍稍遲疑了一下,過後也乖乖的來到了我和她女兒之間。她的大眼睛不停地注視著我和瑩瑩的結合處,似乎在回憶些什麼,又好像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這個時候的我怎麼會忍心丟下美婦獨自一個人來承受煎熬的痛苦?於是,我像先前吻她的女兒一個樣子,和美婦唇舌交戰在一起,直至她的氧氣被全部消耗掉。然後,我示意要她低頭,想讓美婦來親吻我的龍根,結果,我的大膽想法最終還是變成了現實。

美麗的熟婦不但立刻明白了我的心思,而且還做得非常漂亮。她沒有一點嫌棄的意思,無論是我的龍根,還是她女兒那滿是淫水的花房,在舔吸、親吻的時候,美婦都會一一照顧到位。

也許是一個小穴的滋味太單調的原因,我對現狀開始不滿足起來,我需要更多的刺激和嘗試。在我精心的策劃和調教下,美婦和她的兩個女兒一一並排地趴伏在沙發上,三個豐滿不一的大屁股也隨之向後翹得老高,正等著我的光臨。

看到這惹眼的場面,我根本就不想多等一刻!於是,我先來到瑩瑩的身後,雙手將她的大屁股向兩邊分開,讓淫水潺潺的小蜜穴完全暴露出來,然後再扶著硬挺許久的大肉棒頂在陰道口處,「噗滋!」一聲,盡根操進女人的身體裡。

這次和先前一個樣子,瑩瑩的小穴依然是狹緊無比,只是在更多淫水的滋潤下顯得特別滑膩,這樣也更有助於大肉棒的進出。

「啊……嗯……好深……哦……這種感覺太棒了……啊……好哥哥……你真棒……」在我有力的衝擊下,也為瑩瑩帶去了更美妙的滋味。她此時,已經習慣了用自己的聲音宣洩出內心的感受。

雖然我不能同時用自己的大寶貝去操三個女人,但是這也根本無法阻擋我的貪心,我一邊用自己的大肉棒不停地操幹瑩瑩,一邊又伸出左手的中指溫柔地按摩著美婦花房。
很顯然,這美婦人的妙處不同於自己的女兒,即便是同樣不生一根毛髮,但畢竟還是留下了歲月的痕跡。那兩片肥美的大陰唇明顯要比正常女孩的厚一些,而且彈性也不如女孩的緊湊,只要用手指輕輕一劃,兩片大陰唇就主動分開,緊接著,裡面的淫水就一湧而出,順著大腿向下滑落。

我知道美婦已經完全情動了,因為每當我用手指探進她的蜜穴裡時,她都情不自禁地向後聳動,想要讓我的手指進入的更深些,而且她那極不規律的呼吸聲也在一點地出賣著她自己。

於是,我又在瑩瑩的蜜穴裡狠狠地操幹了幾下,然後就抽出沾滿了淫液的大肉棒,「滋!」的一聲,大肉棒準確地插入到了美婦的陰道裡面。
「噢……慢點!死小子,你怎麼也不打聲招呼就進來了?哦……脹死了!」對於我的突然襲擊,美婦有些措手不及,可能是她忽略了我的強悍,也可能是她許久都沒做的緣故。

不過,就在她嬌呼的一剎那,我突然意識到了自己先前的錯誤判斷,因為此時我已經深深地體會到了美婦的狹緊。她那外表看似鬆弛的陰戶,其實一點都不亞於年輕女人的緊湊,同樣死死地裹住我的大肉棒,而且還有一點點吸力,在不間斷地隱隱作怪,弄得我頓時有一種想射精的衝動。還好,這種感覺並不是很強烈,在我稍稍調整過後,一切又恢復到了正常。

「王姐,我是不是把你弄痛了?要不我先退出來?」面對女人的這種情況,我也可以算是江湖老手,安慰的語言此時已經不再起任何的作用,惟有暫時冷落她們的需求,那麼才有可能變被動為主動。

果不其然,我才剛剛表明出自己的關心,美婦就著急起來,她還不等我要作出行動,小嘴就開始阻止道:「死小子!人家哪有讓你退出去了?哼!我是上了賊船易,再想下船可就難了……」

聽到美婦的含蓄,我自然知道自己接下來的任務。但是缺少了語言的性愛,我總覺得激情不夠,於是我並不急著去操幹美婦,而是用手玩起了她胸前的兩個大奶子:「嘿嘿……我的好姐姐,那你願不願意上我的賊船呀?」

美婦雖然看不到我此時的嬉皮笑臉,但是她也能想到我的調皮搗蛋,於是她也嬌聲嬌氣地回答道:「哼!都上了你的賊船啦,還有什麼願不願意的呀?你這混小子還真是個冤家,我都被你弄成這個樣子了,你還有心思來逗老娘!快……我下面好癢!用你的……」美婦沒有說出下面的話語,我知道她現在還沒有完全放開。

「好姐姐,你要我做什麼呀?」我故意問著。

「哼!死小子!那還用說嗎?我看你是成心想讓姐姐我出醜呀!」美婦回過頭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哈哈!好姐姐,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呀?」

「你……好吧!反正我的老臉也丟光了……小冤家,快用你的大雞巴來操姐姐!姐姐的小穴好癢、好難過……快……來呀!」迫於陰道的寂寞難捺,美婦最終還是妥協於我。

她那真真切切的哀求聲,不單敲醒了一個沉睡多年的女人心,而且也在重新塑造著一個不可能發生的奇蹟。此時,我的大腦在充血,身體裡的每一根神經也都在為雲雨的到來做準備,已經深入到美婦聖地裡的大肉棒,開始向外撤退,然後在距離陰道口處的時候,又重新扎向女人的花心,速度之快、力量之狠,插得美婦頓時發出連連高叫:「啊……好深……嗯……你的雞巴太大了!不過姐姐好喜歡……哦……太美了……為什麼以前就沒有這樣的感覺……哦……」

聽到美婦歡快的呻吟,我也開始加緊了挺動的節奏,粗長的寶貝像活塞似的在她的陰道裡進進出出。看到她胯下那兩片粉嫩的花瓣,隨著大寶貝的抽插而翻進翻出,如此迷人的畫面,使我在美婦狹緊的美穴裡進出的寶貝更加壯大。

「啊……嗯……太爽了!好弟弟……你的傢夥太厲害了……姐姐都快被你幹穿啦……啊……快……再來!哦……好!就這樣……啊……上天了……」美婦的大白屁股被我撞擊得「啪啪」直響,還有那性器官交合時產生的「噗滋、噗滋」之聲,融合到一起後,譜寫出了一曲絕妙的音樂。

「好姐姐,舒不舒服呀?」我一邊操幹著,一邊問道。

「嗯……好弟弟,你真的好棒!姐姐都快舒服死了……啊……停……停……快!你先去操我的女兒吧……啊……她們也要……哦……去操晶晶……啊……」

其實不用美婦吩咐,我也早有這樣的想法,就在她還來不及說完話的時候,我已經抽了大肉棒。由於我的動作之快,美婦的陰道突然少了大肉棒的填充後,她立刻發出了空虛的歎息聲。

不過,此刻我已顧不上美婦的心情,幾乎是一秒鐘也沒有耽擱,把從美婦的蜜穴中抽出來的大寶貝「噗滋」一聲又鑽進了晶晶的陰道裡面,同時,也趁著濕滑的陰道肉壁,直搗黃龍般地頂入到女人的子宮口處。

由於大龜頭頂到了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後,美得晶晶大聲呻吟起來,「啊……啊……雲龍……太深啦……嗯……太刺激了……啊……」為了獎賞晶晶的介紹功勞,我沒有要逗她的意思,毫不猶豫地埋頭苦幹起來。

粗長的大寶貝在她緊小的美穴中大幹特幹,雞蛋大小的龜頭不時地向裡向外抽動,把一絲絲乳白色的汁液帶出女人的體外,留在粉嫩的陰戶上。「啊……雲龍哥哥……這下好重呀!哦……頂到花心了……啊……」晶晶的身體開始聳動起來,每當大龜頭頂到她的最深處時,她都不由自主地向後傾斜,狂野地迎合著我的操幹。

就這樣我開始馬拉松似的持久戰,輪番操幹著母女三人。時而還讓她們並排仰臥在沙發上,三個不同的美穴一一呈現在我的眼前,靜靜地等待著我的進入;時而也會讓她們彼此趴伏在一起,三個小穴緊緊地貼到一處。我不用浪費任何力氣,就可以同時操幹著她們的肥美陰戶,並且她們母女三人也不用再苦苦地等待著那煎熬的時刻,而我則完全侵泡在了她們所創造的溫柔之鄉。

然而,等我將最後一滴精液殘留在美婦的子宮裡時,我和她的兩個女兒也都提不起一絲多餘的力量。即便是她們的子宮裡面也灌滿了我的精液,但那只能會給她們帶去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當然,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次的激情,在後來的生活中,我和母女三人的關係也越來越好,她們時常會結伴來和我玩個通宵達旦。有的時候,她們也會叫上林姿,不過有了這四個女人的組合,我還真是有些應付不過來,還好我的花樣比較多,再加上各種情趣禮品的陪襯,我可以無所顧忌地逐一去滿足她們。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沉溺在性愛快感中的嫵媚少婦
熟女的經驗之談
相差17歲的姐弟戀
絲襪媽媽
看樓
不準女友穿內褲出街
我的母親他的媽
勾引弟弟的樂趣
哥哥的貓耳女僕
在學校倉庫裡 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熱門小說:
虐玩以前的女同事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