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我從一所師范學校畢業,按照國家的分配原則,我被分配到了一個農村的中學任教,那是一個十分寂寞的小鎮,平時沒有什麽人往來,夕陽時分,更顯得無比落寞,我們學校就在小鎮的旁邊,周圍是一大片的水田和荒山,在冬天的時候,風一吹,校園裡的那幾棵老槐樹就沙沙作響,無比冷清。

說實話,我對自己的工作環竟很不滿意,可又有什麽辦法呢,家裡的經濟條件又不太好,無法讓我去跑關系,分到一個好工作,沒辦法了,就這麽混吧,時間一久,我和這裡的同事們也熟了起來,每天有說有笑,倒也很好打發日子,時間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有很多雄心壯志也忘得差不多了。

剛來的時候,學校分了一間不大的宿舍給我,是那種老得不能再老的房子,不過,我也很滿足了,每個晚上,一個人睡在房裡,我想了許多事,許多往事,無比耐何之下只好報以幾聲歎息。住在我隔壁的是一個老教師了,姓趙,40多歲,上物理的,人很開朗,和我很快就熟了,常開一些玩笑,他的老婆是一個剛剛40出頭的中年婦女,看得出來,年青時也是個風流人物,現在看上去都還有幾分風騷,人也很大方,不久就和我這個毛頭小子也熟了,無聊的時候常和我開一些露骨的玩笑,這個女人姓李,我就叫她李嬸,關系一熟,我就常去她家蹭飯吃,因為我一個人住,是不大愛動手做飯的。

時間一久,我就發現,李嬸其實也還很有兩分姿色,雖然歲月無情,在她臉上寫下了滄桑的痕跡,但看上去也還那麽精神,更有幾分成熟的風韻,不誇張的講,她就是那種徐娘半老的女人。也許是在那種壞境裡太寂寞了吧,慢慢地,我竟然開始對李嬸有了非份之想了,這也難怪,我已22歲了,生理又很正常,內心是十分渴望女人的,而我們學校裡,女教師又不多,還都長得很悲觀,相比之下,李嬸雖然老了一點,可她是這個學校裡最風騷誘人的了,我常在她家進出,能叫我不動心嗎?

慢慢地,我開始在晚上睡在床上,想像著李嬸的樣子手淫,在我的意識裡,李嬸已經被我YY過N多回了,每次上她家,只要趙老師不在,我就會狠狠地盯著李嬸的身體看,說句實話,李嬸這種年紀的婦女要保持身材不變形是很難的,李嬸的身材並不好,她有些發胖,但這樣更顯得她那對乳房很碩大,那對屁股也很豐滿,又大又圓,這才是成熟婦女該有的,一切都讓我無比沈醉。我快要發瘋了。

李嬸有個19歲的兒子,在省城裡讀一所中專,不常回來,李嬸兩口子都很想兒子,正好碰上國慶節,有一個星期的假,趙老師就興沖沖地上了省城,一為看兒子,二為了遊玩,可惜李嬸坐不得車,只好呆在家裡了,不知怎麽地,我知道了後,十分地開心,在我心裡總有種向往和預感,我自己說不得清楚,反正就是激動。

開了假,學校一下就空了,我們學校,單身老師多,一放假就各玩各的去了,進城的進城,回家的回家,只有我不忙,也沒有回家,一個人仍呆在學校裡,這天早上,我睡得正香,李嬸在外面敲門,“小方,該起來了,你還沒煮飯吧,過來吃吧!”我一驚,醒了,一看表,已經是早上11點了,忙起了床,開門到隔壁去,李嬸已經做好了飯,很高興地在等我,因為常在她家蹭飯吃,我也沒什麽不好意思的了,一屁股坐下就吃。

“你慢點嘛,小心殪著了,像是這輩子沒吃過飯的了!”李嬸笑呤呤地坐在一邊,邊吃邊說,就像一個長輩看著自己的晚輩一樣,不過,我還是從她的眼光中看到了一點放蕩的意思來,不知是不是我意會錯了,我笑嘻嘻地說,“李嬸做的飯香呀,能不多吃一點嗎?”李嬸咯咯笑了,“我看你的鼻子很大的,人家說,鼻子大的男人,那個東西也很大的,是不是呀,小方。”在以前,李嬸也常和我開這種玩笑,但都有趙老師在一邊,這次不同了,趙老師到省城去了,只有我和她了,我心當地一下,有些七上八下,看了李嬸一眼,她的眼裡笑嘻嘻地,有一些別的味道,有點風騷吧,我定了定神,說:“是呀,反正不小,你要不要試一下呀!”平時我也常這麽開玩笑的,李嬸都只會咯咯地大笑一下,可今天不同了,她笑咪咪地說,“好呀,那你把褲子脫了吧,讓嬸子試試。”天啦!這個騷婦人,敢這麽說,不過,搞得我倒有點不好意思了,臉都快紅了,心裡卻激動萬分,不知該說什麽話了,“嘻嘻,不敢了吧,這點膽子呀!比貓還小呢,你還是個處男吧!”李嬸風騷地笑著說,“嗯,不是了,早就不是了”我忙說,我這人最怕別人說我是處男了,多沒得面子呀,李嬸哼了一下,“不是才怪,臉都紅了。”

這頓飯就在這種氣份中吃了,我已經食不知味了,心裡一直很激動,有幾次手都在抖,李嬸看在眼裡,又是一陣咯咯大笑,笑得我心裡直癢癢,下面那家夥幾下就硬了起來,真想沖上去抱著李嬸就狠×她一通。

吃完飯,我坐在門口看著外面,學校顯得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只有兩只村子裡老百姓家養的土狗在×場上遊蕩,李嬸蹲在一邊洗碗,翹著對大屁股,邊和我說話,“小方呀,有女朋友了嗎?”“還沒有呢,等嬸子什麽時候給我介紹一個呀!”“那好辦呀,那你喜歡什麽樣的呀!”“嘻嘻,我就喜歡嬸子這樣的,豐乳肥臀的。”“呸!小壞蛋,占嬸子的便宜呀,我怕你對付不了呀,嘻嘻,你乾過那種事嗎?”“還沒呢!”我不好意思地說。

“喲!那你真忍得住呀!”李嬸笑著說,回頭看了我一眼,那時我正猛盯著她那對豐滿的屁股看個不停,她一回頭,嚇我一跳,李嬸見壯,咯咯大笑道,“那你想不想乾那事呢?”我不知道該怎麽回答了,沒有說話,可我心裡在叫喊,“想呀,想呀,我現在就想日你這個騷婦人!”

見我不說話,李嬸嘻嘻一笑,又回過頭去洗碗,豐滿的臀部仍對著我,不時晃動著,我似乎聽見她若有若無的一聲歎息,“你今天怎麽膽子這麽小呀,這可不像平時的你呀。”李嬸笑著說了一句,不知怎麽地,那一下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就沖了上去,從後面一把就抱住了她,雙手不停地在她那碩大的乳房上撫摸著,“你乾什麽呀,快松手!”李嬸被我嚇了一跳,叫了一下,“我可是你嬸子呀,比你小鬼要大20多歲呀!都可以做你媽了。

“我不管了,我就和你做那種事,真的!”我抱著李嬸,雙手還在她胸口亂摸亂捏,真的好豐滿、好柔軟呀,它媽的,這種感覺太爽了呀!“快放手呀,你,當心別人看見了,你叫我還怎麽做人呀!”李嬸喘著氣說,聲音比剛才小多了,這騷婦現在倒裝正經了,我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只顧著亂摸,“你還不松手,嬸子要生氣了呀!”李嬸試著掙扎了一下,可我看得出她只不過是意思一下,這騷婦人可不是真的想掙扎,見我抱得緊,李嬸也就不在掙扎了,歎了一口氣,說“真拿你沒辦法,還不快去把門關上呀,你真的想讓被人看見呀!”

我這才發現原來門還大開著,幸好是在放假期間,學校裡沒有多少人,要不是那還得了,趙老師回來還不得剝了我一層皮呀,我忙跑過去把門關了,把窗簾拉上,回過頭來,李嬸已經站了起來,笑呤呤地把手上的水擦乾淨了,說,“你急啥呢,大白天的,你不怕有人來呀!”“不怕,門都關了還怕個屁呀!”說著我又要撲上去,李嬸笑咪咪地躲開了,“別急,在這兒不行,到裡屋去吧!”說著就進了裡屋,我忙興奮地跟了進去。

裡屋比外面要黑一些,我已經忍受不了啦,一下就撲了上去,按住李嬸就往床上拉,李嬸咯咯笑道:“別急,別急,有的是時間嘛,等會夠你玩的!”我不管,按她在床上就開始親,說句實話,這倒不是我第一次玩女人了,在學校讀書時我也和有個女同學玩過了,不過和一個40出頭的中年婦女做我倒還是第一次,所以那時我特別興奮,覺得很刺激,雞巴硬得不行了,又脹又痛。

看得出來,李嬸也覺得特別興奮,一直笑哈哈地和我接吻,還用她那柔軟的舌頭抵開我的嘴,伸進我的嘴裡又舔又吸,這個騷婦人,不愧是結婚20年孩子都成人了的,真是個高手呀,幾下就撩得我性慾大長,我也跟著她學,把舌頭伸進她嘴裡吸她的口水喝,她邊笑,邊就伸手到我的內褲裡捏住我下面那根大雞巴,又揉又搓,搞得我都快要受不了啦!一看她就是個精驗豐富的老手了,“想不到你人這麽斯文,有這麽粗一根大雞巴呀,比我們家老趙可利害多了!”李嬸邊摸我的雞巴邊對我說。在農村裡,這些結了婚的婦女說話都這麽放蕩的,我也是見怪不怪了,邊舔著她那兩片嘴唇,邊隔著衣服捏著她那兩對大奶子,笑嘻嘻地說,“李嬸呀,那你怕不怕呀!”“怕?”李嬸咯咯一笑,“老娘才不怕呢,越大越好呢,好久沒讓這麽大的弄過了,想都想不及,還會怕?

這個騷婦,還敢不怕,我被她撩得受不了,就開始動手解她的衣服,那兩天過國慶節,天氣還很熱,李嬸穿的衣服不多,幾下就把她剝了個精光,只留下條乳罩和內褲,咋一看,李嬸這具身子還真不錯,豐滿但不很肥,白花花的晃人眼睛,很有一種中年婦女的成熟味道,我就仔細地看了起來,李嬸倒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白了我一眼,“看個屁呀,沒見過你媽光身子呀,有什麽好看的呀,你都可以管我叫媽了,還看,還不快點動手。”我嘻嘻一笑,就去脫她的乳罩,一激動就笨手笨腳地,李嬸一把把我推開,“一邊去,笨手笨腳地,我自己來!你也脫自己吧!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還穿著衣服呢,忙幾下脫光,一看,李嬸已經脫了個精光,雪白的身子就躺在床上,小肚子有點松馳,不過還算好,畢意她已經40多了,能有這樣的身材算不錯了,李嬸的小肚子下面一團漆黑,陰毛又多又黑,把她的整個陰戶全掩住了,“嘻嘻,看什麽呀,沒見過你媽光身子呀,還要我教是不是,你自己也是個老師呀,可沒有我們家老趙懂了。”李嬸笑咪咪地說。

現在還管它媽的什麽呀,我一頭就撲了上去,我可顧不上去想她男人趙老師是我的同事、是我的長輩了,先乾了再說吧,我細細地咬著李嬸的兩只大乳房,又軟又香,嘻嘻,味道不錯呀,李嬸一直就抱住我的頭,按在她的乳房上,不讓我擡頭,我像嬰兒吃奶一樣吃了個夠,只可惜李嬸的大奶子裡早沒了奶水,然後,我趴了下去,分開李嬸的兩條大腳,細細地盯著她那神秘的禁區看,嘻嘻,分開她那濃密的陰毛,可以看見她那兩片肥厚灰暗的陰唇,已經充血了,又軟又滑,不愧是兒子都成人了的婦女,李嬸那個陰道入口處有些大,不過還好,幸好我那根大肉棒也不細,正好夠尺寸,接著,我就低下頭去,用舌頭去舔著李嬸那濕淋淋的陰洞來了,這一來,李嬸可受不了啦,又癢又酸,她驚叫道,“你、、、這是乾什麽呀、、、癢死了,嘻嘻,告訴你,大嬸可是一個月沒有洗過那裡了,髒死了。

我可不管,我喜歡女人那裡天然的味道,我不停地舔著,其實,我以前也沒有這麽做過,只是後來從影碟上看見外國人都是這麽做愛的,從中學來的,說句實話,李嬸那個地方是有好些天沒有洗過了,有一股臭哄哄的味道和一大股成熟婦女的騷味,可我當時就是覺得很刺激,一直舔得李嬸已經叫不出聲了才罷手。

你好曆害,比你趙叔可凶多了,有文化的娃子做這種事都有這麽多花樣。”李嬸對我是贊不絕口呀,她那肉洞裡現在已經是水流成河了,當然這麽說是誇張了點,不過,當時是流了好多騷水,“你真是個惹人愛的好人,來,騎上來,嬸子也讓你舒服舒服。”說著李嬸就拉著我住她身上騎,“來,用你的大雞巴往嬸子的洞裡插吧!”她握著我的大肉棒就朝著她那鮮紅的肉洞裡插,因為已經是水漫成災了,我當然一下就捅了進去,當我的大肉棒被她那溫暧的陰道包住時,我真想一射就算了,可我知道,對這種性慾旺盛的中年婦女可不能急呀,我要讓她爽,以後我才好方便再找她乾事,我好容意才忍住了,開始一進一出地插了起來,“嗯、、不錯、、舒服、、”李嬸開始舒服地輕輕叫起床來,還不時挺起一對雪白的大屁股,向上迎合著我,不用說,那感覺真它媽的爽呀,這個假期看來我是沒有白過呀。

不久我就加快了速度,李嬸這個騷婦人被我徹底把慾望勾了起來,她瘋狂地抱緊了我,兩只腳夾緊我的屁股,心怕我一不小心會從洞裡滑出來。天啦!要是趙老師知道他老婆現在在和我乾這種事一定會氣得吐血不可,而這時的我就只有一個字,爽!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和成熟的中年婦女乾這種事,比和那些什麽都不懂的姑娘可爽多了,中年婦女精驗豐富,性慾旺盛,又都很風騷,和她們做愛又用不著你負責作任,真是爽呀。

我也不知道是怎麽了,那天我可能是性奮過頭了,乾了好久,我意然沒有身精的意思,高興得李嬸抱住我,又是哥又是弟地亂叫一通,她那對大奶子也讓我捏得通紅,淫水更是像噴水池一樣湧,我們倆的陰毛都是濕淋淋的。

“天啦!好舒服,早知道你這麽曆害,我早就和你乾了。”李嬸抱著我幸福地叫道,那時我剛好才射精不久,我們倆可能都達到了高潮吧,反正我是達到了,李嬸看樣子也很舒服就是了,我很自豪,別人都說中年婦女性慾最強,最不好對付,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其實,我也是早就想日你了,李嬸,真的,有時候晚上我就拿你作對像來打飛機呢!”我抱著李嬸躺在她床上,邊撫摸她,邊說。“是嗎,那你怎麽不早點動手呀,嬸子又不會拒絕你的。”李嬸笑咪咪地說,“可我怕趙老師呀!現在好不容易才有這個機會呀,對了,老趙去看兒子,嬸子怎麽不去呀!”“我怕坐車呢,再說,我要是去了,誰來陪你呀。”“那你就不想你兒子了嗎!”我問李嬸,她笑嘻嘻地說,“想呀,不過,我更想讓你來日我呀。現在你就我兒子呀,能滿足我嘛!來,叫媽媽吧,媽媽再讓你弄一回。”李嬸淫蕩地說,又開始用手揉我那根肉棒了。這騷婦人,還真的難滿足呀。

不過,我也又有些忍不住了,雞巴又被她揉得又紅又粗了,“×,我今天要日死你這個爛B。”說著,我又把李嬸壓在身下,再次騎了上去,屁股一頂,熟門熟路地一竿進洞,“媽呀,你輕點!”李嬸風騷地叫著,雙手卻抱緊了我的屁股,那意思是,不許中途罷工了,只許進不許出了。嘻嘻,城門界嚴了。

那時,已經是下午了,學校裡還是空蕩蕩地,沒有這個人,只有幾個住校的學生在球場上打球,風一吹,學校周圍的田裡,谷子在隨風舞動,一切都是靜悄悄,又有誰知道就在這學樣的教師宿舍裡,正在上演著一場肉欲大戰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