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說服媽媽下海

我叫周天,今年22歲,十歲那年跟隨父母來到日本生活,定居橫濱。那天,我很晚才下班。走進院子的時候,看見客廳的燈還亮著。

我猜,媽媽肯定是在客廳等我回來的時候睡著了所以才忘了關燈。我的腳步很輕,可等我打開門走進去的時候,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

沙發上,一個身材豐腴皮膚雪白的美婦,正穿著睡衣,趴在那裡撅著屁股。陰道和屁眼裡各插著一支按摩棒,表情驚恐的看著我,粉色的內褲還扔的老遠。沒錯,那就是我的媽媽,王曼。

媽媽早年是內地某歌舞團的當家花旦,19歲時就嫁給了大他十五歲的我爸爸。我爸爸當時是名富商,後來就帶著我們一家三口來到了日本。只是,父親已經去世六七年了。這六七年就是我們母子二人相依為命。儘管媽媽今年已經42歲,卻依然嫵媚動人。她氣質高雅,一米67的身高,身材修長勻稱,最近幾年更是平添了中年的豐腴。由於保養的好,她的皮膚依然雪白,如同三十幾歲的少婦。

我也曾想過媽媽一個人會不會寂寞,可她是我的媽媽,我每次都逃避這個問題。可現在,我不想知道的事情還是知道了。

媽媽看到我,驚慌失措的跑上了二樓,猛的把自己鎖在了房間裡。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一連抽了好幾支煙,精神恍惚。其實,我並沒有因為剛才的事情就對媽媽失望,相反,我很同情她。

媽媽早些年本來有機會成為國內的知名演員,可為了爸爸,她放棄了自己的明星夢。爸爸去世的這幾年,她又要撫養我。在這邊又沒什麼朋友,可以想像她是有多孤獨,多寂寞。本來她是可以選擇找上一個情人享受魚水之歡,可她卻沒有。

這幾年,我也曾經勸過媽媽去找個男朋友,可每次都被拒絕了。她說自己一個人生活也很好,我一直也都勉強相信了。可是現在,我決定不逃避現實了。我要讓媽媽幸福起來。

女人的幸福,首先來自於性福。我向來堅信這一點,或許,這跟我的職業有關吧。忘了說,我的職業有些特殊,我是一名日本正規AV公司的簽約導演。起先,媽媽堅決反對我從事這個行業。在我幾番勸說之下,她才默許的。

那一晚,我始終躺在房間裡盤算著,可在路過媽媽房間的時候,我分明聽見了抽泣的聲音。

之後的幾天,我跟媽媽的相處非常尷尬。她每天晚上都做好豐盛的飯菜,穿著非常正式的衣服等我回家,可我們之間卻誰都不好意思開口說話。洗完碗筷,她就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整晚的不出來。

就在我為這件事情煩心的事情困擾時,我無意間看見了媽媽擺在客廳的那張已經有些泛黃的照片。那是媽媽年輕時一次演出的照片,是她人生中最輝煌的時刻。在那之後,她就在成名和愛情間選擇了愛情。

我突然間在腦海中閃過了一個驚人的想法……

晚上我來到媽媽的門外,輕輕敲了敲門,「媽媽,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聊聊。」

「哦,進來吧。」

我推開門走了進去,媽媽還穿著褲子和外衣。坐在她的對面,即使什麼都沒說,我都能感覺到她心中的內疚。

「媽媽,那天的事情……」

「小天,不要說了!那天是媽媽不好,媽媽不應該做那麼不自愛的事情,以後再也不會了。小天,你能原諒媽媽嗎?」媽媽直接搶過我的話說。

我趕緊搖了搖頭,「媽媽,你不要這樣說。我覺得這件事情很正常,你不是聖人,你也會有自己的需要的。我來就是想跟你一起想出個解決的辦法。」

「不用想了,媽媽以後會嚴於律己的。」媽媽的語氣變的很冰冷,說完就轉過頭去。

我一把拉住媽媽的手,「媽媽,我知道這些年你吃了不少的苦。你為我和爸爸放棄了那麼多,我不想你的人生就這樣暗淡下去,你還很年輕的……」我說了一番發自內心的真誠的話,媽媽終於感動的流下了眼淚。

「可是小天,媽媽已經這個樣子了。只要你能過的好,就沒什麼好掛念的了。」

「可是,媽媽你忘記了你曾經成為萬眾矚目明星的夢想了嗎?」

「那也只能是夢想了,以後再也不可能了。」

「誰說的!我就有個辦法!」

「辦法?你不會是……」媽媽一下子猜到了我的想法,驚恐的往後退。

「媽媽!你不要亂想。」我趕緊說,「我只是提出個建議,我想讓你進軍AV界。這樣,你既能夠性福,又能夠成為真正的明星。」

「你亂說什麼!」媽媽生氣了,臉也羞的通紅。

我趕緊給她講了一番道理,告訴她這在日本是個合法的職業,而且也不受人歧視,更何況我們的公司是非常專業的。

媽媽道理講不過我,就開始在道德上大罵我,說我這是傷風敗俗,說對不起我死去的爸爸。

我撲通一下跪在了媽媽的面前,「媽媽,我發誓,我是真心想讓你幸福。我希望你能夠快樂,並且實現多年的理想。你曾經就是一名演員,難道你就不渴望成為萬眾矚目,家喻戶曉的明星嗎?」

說到這裡,媽媽顫抖了一下。的確,作為一名曾經的演員,這的確是她多年來深埋在心底的一個夢。我趕緊又說,「至於爸爸,我相信爸爸泉下有知也會希望你好好生活,而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你這是投身藝術,爸爸他一定不會反對的!」

媽媽頓了一下,一把抱住我,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姑娘。哭了好久,媽媽終於平靜下來,抹了抹眼淚,「好了小天,已經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那一夜,我基本沒怎麼睡。第二天早上,媽媽又是給我準備了豐盛的早餐,坐在對面看著我吃。

「小天,媽媽已經是四十幾歲了,人老珠黃,還有人會喜歡嗎?」媽媽拄著下巴問。

我一聽,就知道有戲了,趕緊抬起頭,「怎麼會,媽媽你都不知道自己是多漂亮多有氣質。你現在可是女人最美麗的年齡,那種成熟和知性是少女比不了的,我保證你一定會大受歡迎的!」

媽媽的臉一下子羞的通紅,卻露出了許久不見的笑,「討厭,就知道給媽灌迷魂藥。那,你去問問公司的人,媽可以試試。」

聽到這話,我欣喜若狂,一口氣來到了公司,直奔辦公室去找星探和編劇。伊藤正雄是我們公司最資深的星探,鳥井高是最資深的編劇。這二位一看到我媽的照片,立刻就兩眼放光,提出讓她來視鏡。

三天後,我帶著精心打扮的媽媽來到了公司裡。媽媽今天穿著粉色的上衣,白色的連衣裙,還特意燙過了頭髮,剛一走進大門就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

媽媽明顯有些緊張,牽著我的手低頭走,我能感覺到她有些微微的顫抖。進了辦公室,我輕輕的關好門。伊藤和鳥井馬上上來鞠躬問好,「周太太你好。

「你好,請多多指教。」媽媽禮貌性的回應。

「那麼,周太太,按照我們的流程,現在打算讓你試鏡。請你轉一圈。」伊藤很恭敬的說。

「嗨!」媽媽點頭,慢慢的轉了一圈。我就站在一旁,發現伊藤和鳥井都瞪大了眼睛。「想不到,周太太本人比照片上還要漂亮。那麼,麻煩你把衣服脫了吧。」伊藤又說。

「這個……」媽媽有些為難的看著我。

我趕緊走了過去,「媽媽,沒事的,這是必須得流程。你放心,他們都是很專業的。」說完,我還點了點頭。

伊藤其實很體貼,立刻就走到窗戶旁邊拉下了百葉窗,「那麼周太太,拜託了。」

「可是……」媽媽還是有些為難的看著我,「天兒他……」

伊藤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友善的笑了笑,「周太太,請你暫時忘記是周天的母親吧。這是專業的面試,再說,如果你能夠簽約,周天也將擔任你片子的導演。」

媽媽想了想,終於下定了決心,「嗨!」說完,她開始慢慢的解開自己上衣的扣子,脫下了上衣。然後又彎腰退下了自己的套裙。

儘管還穿著文胸和內褲,但我看到伊藤和鳥井已經在頻頻點頭了。對於媽媽的身材,我是很有自信的。雖然告別舞臺這麼多年,可媽媽還會時不時的練功,所以身材絕對沒的說。

媽媽這時把頭別過去故意不看我,然後摘下了自己的文胸。「哇!好漂亮的胸部!」伊藤和鳥井一起發出了驚歎。

的確,媽媽的乳房實在是太漂亮。雪白,柔軟,尺寸剛剛好,豐滿而不誇張。微微下垂的形狀和淡褐色的乳頭,正是風韻熟女的風範。

雖然看不到媽媽的表情,但我還是看到了她已經羞的通紅的側臉。媽媽把文胸放在一邊,然後彎腰脫自己的內褲。那二位再次發出了驚歎。

媽媽的陰毛沒有修剪過,卻長的比較整齊。

「周,周太太,請你坐在那把椅子上,然後分開雙腿。」伊藤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媽媽點了點頭,先是把頭轉到側面,然後用烏黑的頭髮遮住了臉。我知道她是羞於面對我。然後,媽媽有些不好意思的分開了雙腿。

我當了三年的導演,什麼樣的極品沒見過。但對於媽媽的身體,我卻有著天然的好奇。媽媽的陰唇長的很乾淨,形狀也很漂亮,跟乳頭一樣的淡褐色。

作為媽媽未來的導演,我本該表現的專業一點的。可她實在太美了,身體的每一個細節都是那麼完美,我的雞巴無法控制的漲了起來。

這時,伊藤和鳥井拉著我一起站到了媽媽的面前,一起鞠了一躬,「謝謝你周太太,你的試鏡已經結束了。請你在這間屋子裡穿衣服,我們到外面去商討。」

一走出辦公室,他倆就把我拉到了一邊,同時豎起了大拇指。「周太太簡直是極品啊,沒想到身材和皮膚都這麼好。不用猶豫了,這個新人我是一定要簽下來的。周天君你就放心吧。」伊藤斬釘截鐵的說。

「是啊周天君,周太太不但身材好,而且陰部還是一頂一的名器呢。單單是這一點,她的影片就一定會大賣的。」

「既然二位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周天君,既然周太太的身份特殊。我看就不用再指派別人了,就由你來擔任她的經紀人吧。這樣太太的顧慮也會少一些。」

「多謝關照!」我一聽,趕緊鞠躬致謝。

那天從公司回來,我把我們三人的談話內容告訴了媽媽。媽媽聽完之後羞的不行,卻又能看出隱約的欣喜。的確,雖然話題比較羞澀,但自己的身體能夠得到這樣的認可,哪個女人都會很高興的。

第二天,我帶著媽媽來到公司簽約。按照公司的慣例,新人都要先簽一部影片的短期合同,如果影片的銷量能夠達到一定標準,就會簽署長約。

我跟媽媽一起閱讀了合同,在跟她商量了之後,我在下面的可接受尺度裡做了挑選。我在全裸,單人做愛,口交,必須戴套這幾個欄目後面打了勾,其他的都畫了叉。這差不多是一個女優可以接受的最小尺度了。至於群交,中出,調教,露出那些內容,是以後才要考慮接受的事情。

按照媽媽的要求,鳥井迅速為她編寫了劇本。其實按照正常的流程,編劇都要跟女優發生一次關係的。在「深入」的瞭解女優之後,人家才知道你適合哪種題材。但考慮到是我的媽媽,鳥井主動拒絕了。

劇本選定,第二個環節就不能省略了。就是男友要和女優同居幾天,兩個人互相培養感覺和默契。為了媽媽,我特意挑選了公司裡一位年輕帥氣身材又好的男友澤田重男。

第二天下午,媽媽特意把家裡收拾的乾乾淨淨,頗為緊張的等待著自己第一個臨時丈夫的到來。四點多,有人按了家裡的門鈴。媽媽跑過去開了門。

澤田穿戴打扮的很整齊,提著一個行李箱,進門就問好,「周太太,我是澤田重男,請多多指教。」

「你好重男君,請進。」

媽媽把他請進了屋子裡就去泡茶,我趁機也跑到了廚房。「媽媽,這個人怎麼樣?你如果接受不了的話,我再幫你換一個。」我小聲問。

「天兒,不要麻煩了。我看重男君其實還不錯的。」媽媽尷尬的笑了笑。

之後,我們三個人一起吃了晚飯。

重男君之前就聽說要跟這位極品新人搭戲,心裡已經美的不得了。飯桌上就說盡了甜言蜜語。不過媽媽很受用,緊張的情緒也就漸漸的消解了。

出過飯,我主動提出收拾碗筷,讓他倆去房間裡獨處。媽媽的臉又羞紅了,但澤田很明白,彬彬有禮的拉起了媽媽的手。媽媽就這樣半推半就的跟他去了樓上的房間。

想到媽媽即將要和一個跟我差不多年齡的人做愛,我的心裡也是既緊張又興奮。匆匆收拾了碗筷,我就坐在沙發上抽煙。我豎起耳朵聽著樓上的聲音,剛開始的時候很安靜。

但過了一陣子,我似乎聽到了一陣喘息聲,越來越重。雞巴一下子硬了起來。再之後,已經可以聽的很清晰,那是媽媽盡力壓抑,卻又壓抑不住的呻吟聲。我想控制自己,可實在控制不住。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慢慢的爬上了樓梯,來到媽媽房間的門口,把耳朵貼到了門上。

「周太太,你的小穴好緊,真舒服。」

「重男君不要說了,請用力吧。」

接下來,就是肉體相撞的啪啪聲音。

「重男君,你弄的我好舒服,不要停。啊,啊,啊,啊……」

媽媽似乎已經有了感覺,開始主動迎合起來。而在門外的我也已經聽的血脈噴張。不知不覺的,已經開始用手套弄起自己的雞巴來。

「太太,你的陰道在收縮,好爽。」

澤田這小子似乎也開始呼吸不穩了。我能夠聽到肉體撞擊的聲音更大更急促了。

「重男君,我好舒服,快,用力,用力!」

「太太,我可能快要到了。」

「那就用力吧重男君。」

接著,一陣猛烈的抽插。

「啊,啊,重男君的陰莖好大,太舒服了,用力啊……」

媽媽始終是個高貴的女人,即使是在這種時候,也不會說出雞巴這樣的字眼。

最後,隨著澤田的一聲悶吼,兩個人都安靜下來。看來,這小子是射了。

「重男君辛苦了。」媽媽氣喘籲籲的說。

「是太太辛苦了。不知道太太剛才覺得舒服嗎?」

「很舒服的,我已經好久沒有這麼舒服過了,還要拜託重男君了。」

這兩個人的恭維話我就懶得聽了,慢慢的回到了一樓的客廳。之後的兩個小時裡,我根據叫床的聲音判斷,澤田應該又和媽媽做了兩次。

我很理解媽媽,畢竟守寡了六七年,饑渴是肯定的。再說,我讓媽媽下海的目的,也是想讓她更性福。後面的這兩次,媽媽的叫床聲明顯更放肆了,可以聽出來她很享受,已經漸漸放下了矜持。

等叫床聲徹底平息,我又等了幾分鐘。上樓去輕輕的敲了門,「媽媽,我可以進來嗎?」

門很快就開了,是澤田打開的。他還光著身子,一條軟塌塌的大雞巴垂在兩腿間。媽媽似乎很驚慌,趕緊鑽到被子裡縮到了牆角。

「太太,你不用緊張,周天君將來要擔任你的導演,總會看到你的身體的。」

「是啊媽媽,你放鬆一些。」

我走了進來。媽媽的也稍稍放鬆了一些。

「媽媽,剛才的感覺還好嗎?」

「還,還好。」

「那就好,你有什麼要求或是不滿意的地方,就儘管跟跟重男君提出來。」

「哦,好,好吧。」

「那好,你先休息一下,我有事要跟重男君商量。」說完,我把澤田拉了出來,「喂,你剛才帶套子了沒有?」

「當然帶了,周天君你就放心吧。既然是你的媽媽,我一定會盡力的。」

「那就好,我媽媽她怎麼樣?」

「太太剛開始有些緊張,不過已經好多了。她很有潛力的,做愛時候的表現很真實。還有,太太的小穴,實在是太贊了。所有跟我合作過的人裡,太太的小穴是最棒的了。」

「那好,這幾天你就跟我媽媽好好的相處吧。」

「周天君,請放心!」澤田用力的給我彎腰鞠躬。

之後,這個人就住進了我的家裡,日日夜夜的跟我的媽媽享受魚水之歡。我將自己的媽媽貢獻出來,即將暴露在無數男優的雞巴之下,將來還可能給全日本甚至全世界的人欣賞。這個決定我下了很大的決心,也不知道究竟對不對……

 

第二章 媽媽的第一個觀眾

之後的兩天,伊藤和媽媽除了吃飯上廁所,就是整天的呆在房間裡不出來。他們兩個有時候聊的火熱,有時候搞的火熱。澤田也跟我偷偷聊過,媽媽這兩天進展很快,不但跟他的關係相處的很融洽,也開始在享受做愛的樂趣了。只不過也遇到了一點小問題。

澤田提出要和媽媽在我面前做愛,而且說的很清楚,這是在為將來的拍攝做準備。可媽媽死活不同意。無奈之下,我只好和澤田聯手搞一些小手段了。

那天我在將近四點的時候悄悄回到了家門口,卻一直沒有進去。終於,到了約定好的四點整,我掏出鑰匙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樣的走進了家門。果然,澤田和媽媽正在客廳的沙發上激戰正酣。

媽媽雪白的身體一絲不掛的被頂在沙發上,一身精壯肌肉的澤田正趴在媽媽身上做著活塞運動。媽媽的兩條美腿纏在他的腰上,從我的角度剛好可以看見澤田粗大的雞巴在媽媽的蜜穴裡進進出出。

「是天兒,是天兒!」見我進來,媽媽馬上瞪大了眼睛開始掙扎,「你快放開我!」

「太太不要害羞嘛,反正早晚都是要被人欣賞的。」澤田說話的時候還沒有停止抽插。

「不行!不行!你快放開我!放開我!」媽媽是真的急了,竟然一把將澤田推到了一邊,然後抓起衣服遮住自己就跑到樓上去了。

澤田躺在地上無奈的看著我。

「重男君,你先休息一下,交給我吧。」說完,我慢慢的上了樓。

「媽媽,是我啊,能開一下門嗎?」我輕輕的敲了門。可是,裡面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媽媽,我有話要對你說,你給我開一下門好嗎?」裡面還是沒有動靜。

我就猜到媽媽會這樣,於是拿出鑰匙直接把房門打開了。媽媽還沒有穿上衣服,一看見我就趕緊躲進被子裡。

「天兒,你出去,媽媽還沒有穿衣服呢。」她的語氣很嚴厲。

「我聽媽媽沒有聲音,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所以就闖進來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卻沒有出去,而是坐在了媽媽的床邊。

「我沒有事情,你出去吧。」

「媽媽,我知道回來的不是時候。可是,你也該適應一下了。要是這樣下去,你可怎麼拍攝啊。」

「可,可是,可是我是你的媽媽,怎麼能當著你的面做這種事。」

「你是我的媽媽,可是,我也是你未來的導演啊。這可是咱們工作的一部分呢。」

「這……」媽媽低下了頭,不說話了。

「周太太,你早晚要經歷這一步的。拍攝的現場會有很多工作人員,你現在連一個導演都沒法面對,到時候可怎麼辦啊。」

澤田這個時候也走了進來。我事先特意叮囑他不要穿內褲,一定要光著身子上來。

「你還好意思說,都是你,還得我在兒子面前出醜!」媽媽馬上抬頭說。她的語氣裡,其實已經沒有多少生氣了,更多的是一種嬌羞的責怪。

「周太太,這不是出醜。周天君不但是你的兒子,更是你的導演,你早晚要面對他的。」我先前跟媽媽的對話是中文,澤田聽不懂。可是,我們兩個用兩種語言的說的話,內容卻如出一轍。

「可是……」

「請不要猶豫了周太太,即使你忘不了自己是母親的身份,可讓自己的兒子成為自己的第一個觀眾不是更有意義嗎?」澤田說著,深深的鞠了一躬。

「這……」媽媽還是有些猶豫。

這個時候,我給澤田使了個眼色。他馬上慢慢的爬上了床,把手伸進被子裡開始撫摸媽媽。這個時候的媽媽,其實已經不怎麼抗拒了。澤田跟她忘情的親吻,並且慢慢的掀開了被子。

「不要,不要拿走被子。」媽媽趕緊伸出一隻手抓住被角。

站在一邊的我這個時候走到近前,「王曼演員,拜託了!」說完也鞠了一躬。這還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叫媽媽的名字,我這樣做,就是想讓她盡可能忘記我們之間的血緣關係。

「周太太,不如從現在起請稱呼周天君為周導演吧,這樣更容易客服心裡障礙。」

媽媽沒有在說話,卻也鬆開了抓著被子的手,慢慢閉上了眼睛。終於,她還是接受了。而作為兒子的我,終於有幸可以成為媽媽的第一個觀眾。

澤田拿出了一個新的套子給自己戴上,一邊溫柔的揉搓媽媽的胸部,一邊緩緩的插入了媽媽的陰道中。

「額……」媽媽輕哼了一聲。

這還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媽媽做愛的樣子,雞巴一下子就硬了。可我必須控制自己,拿出最專業的態度,否則就會前功盡棄。

澤田一邊溫柔的抽插,雙手撫摸著媽媽的一對雪白美乳,舌頭還一邊挑逗著媽媽的耳垂和脖子。媽媽很快就有了感覺,腰部配合著抽插扭動了起來,手腳也纏住了他健碩的身體。看來,澤田這傢夥已經找到媽媽的敏感帶了。

澤田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媽媽的表情卻很痛苦,閉眼咬著牙。

「太太,請不要有顧慮,放鬆的叫出來吧,這樣才會更痛快。」澤田湊到媽媽的耳邊,帶著挑逗的說。

媽媽只是搖了搖頭,咬緊牙關。

澤田壞笑了一下,突然將雞巴拔了出來。這個時候,女人通常會感覺到強烈的空虛,媽媽慢慢的睜開眼睛,哀求的看著他、可就在這一瞬間,澤田猛的插了進去,然後就是一陣猛烈的抽插。

在這種突然的猛烈襲擊之下,媽媽終於忍不住叫了出來。「重男君,你太壞了。啊,啊,啊,好舒服,重男君用力,用力,再快一點,快一點……」

澤田的速度又慢了下來,「太太,請使用你最喜歡的姿勢吧。請把你最喜歡的姿勢展示給周導演。」媽媽依然閉著眼,卻輕輕的點了頭。

這個姿勢,原來就是後入式。媽媽趴著,把臉貼在床上,然後把屁股翹的老高。澤田還特意讓她面對著我,然後從後面插入。

「哦,好深……重男君,你的陰莖好大,插的好深。」

澤田雙手抓住媽媽的細腰,開始有力的抽插了起來。以澤田雞巴的尺寸,這種姿勢可以輕鬆的插到底,給媽媽強烈的刺激。儘管媽媽還是害羞,可在這種強烈的快感下,還是面對著我不自覺的呈現出陶醉的欲仙欲死的表情,並且慢慢的把眼睛微微睜開。

澤田的小腹有力的撞擊著媽媽肥美的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音。

「啊,啊,重男君插的太深了……」

「太太,請在導演的面前展現你最淫蕩的一面吧。請把你能想到最下流的語言都叫出來吧。拜託了!」澤田一邊用力插,一邊又對媽媽提出了要求。

「不要這樣重男君。」媽媽趕緊搖頭。

可澤田有自己的辦法,他把雞巴拔出來,然後猛的插到底,在拔出來,在插到底。每一次都是全部拔出,再全根沒入。媽媽本來已經爽的不行,這下子可實在受不了了。

「啊!啊!啊!重男君,請用的大雞巴操我的小穴吧,請用力的操我,不要心疼我,給我高潮吧!」媽媽幾乎是用喊了出來。

澤田折騰了半天,力氣也用的差不多了。既然達到了目的,也不想再忍了,開足馬力進行最後的衝刺。

「啊!啊!太猛了!不要停!不要停!用力的操我!我是最淫蕩的女人!操死我吧!」

媽媽大叫著,口水都流了出來。臉上泛起的紅暈一直蔓延到了胸口。

「太太,我要射了。」

澤田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抽插的分外兇猛。媽媽也很配合,賣力的扭動著大屁股。

媽媽的舉動,可以說徹底顛覆了我的印象。從前,媽媽在我心中一直聖潔冷豔的女神,可沒想到,她也會有如此淫蕩的一面,說出那樣下流的話來。在這種場面的刺激下,澤田還沒結束,我的雞巴就先在褲子裡射了。而且,我是沒有自慰的。但是,我依然在控制著自己,穩如泰山的站在媽媽的面前。

終於,澤田猛的拔出雞巴,摘掉套子把精液射在了媽媽的屁股和後背上。

媽媽趴在床上氣喘籲籲,臉上的紅暈還沒有散去。她睜開眼睛,面前正好是我褲襠那裡濕了的一大片。她的臉立刻又羞的通紅。

其實我也很難為情,就趕緊說,「媽媽你辛苦了,我去給你拿毛巾擦一擦。」說完轉身就要走。

「周天君請不要走!」澤田卻趕緊叫住了我。

他馬上跪在媽媽的面前,「太太,請讓導演看看你高潮之後的小穴吧。」

高潮之後的媽媽,又恢復了剛才的嬌羞,趕緊閉上了眼睛,卻沒有抗拒。

澤田扶著媽媽面對著我坐了起來,然後慢慢分開了她的美腿。為了表示尊重,我急忙跪在面前。媽媽害羞的不行,急忙用雙手捂住了臉。

「太太,請不要害羞,看看導演對你的崇拜吧。」

說完,澤田輕輕的移開了媽媽的雙手。媽媽有些緊張的轉過頭來看著我。

他又跑過來,用手輕輕的分開媽媽已經被操的有些腫了的陰唇。因為充血,外陰唇已經變成了深褐色,而裡面的嫩肉也變的通紅,還不斷的收縮。

我第一次看到了媽媽的陰道,也就是自己曾經出生的地方,太美了。我的雞巴立刻猛烈收縮,第二次不自覺的射精了。

「好了,你們休息一下吧。」

我趕緊轉身跑去了衛生間清理自己的下身……

媽媽和澤田之間進展順利,第二天我就打電話到公司請了兩天假。這樣,我就可以目睹媽媽和澤田做愛的所有細節,也可以讓媽媽進一步消除心理障礙。如果一切沒問題的話,媽媽很快就可以開始拍攝了。

早上我走下樓梯的時候,媽媽和澤田正在等我吃早飯。我驚奇的發現,媽媽的面色變的紅潤了許多。

「導演先生好!」澤田趕緊起身跟我問好。

「周,周導演早上好。」媽媽也站了起來,有些彆扭的說。

既然她都這樣了,我也必須專業一點,「王曼演員早上好。」

媽媽的早餐準備的很豐盛,我們三個人吃的都很香,可彼此之間依然話不多。吃過飯之後,澤田主動收拾了碗筷。

「太太,請為導演先生表演口交吧。」澤田這小子竟然脫掉了褲子,只穿著一條四角內褲跑了過來。

「這……」媽媽看了看我,一咬牙,「好吧。」

說完,她慢慢的離開沙發,跪在了澤田面前,伸出了手就要退他的內褲。可澤田卻按住了她的手,「太太,請表現的淫蕩一些。」

媽媽竟然很聽話,鬆開了內褲,在他的小腹撫摸了起來。然後,伸出香嫩的舌頭,隔著內褲用舌尖挑逗起他的雞巴來。即便隔著內褲,我也能看出澤田的雞巴在膨脹變大。

「太太,請也脫掉衣服自慰吧。」

媽媽馬上站起身,麻利的脫了個精光,然後再次跪在澤田的面前。她把身體抬高,一邊用舌尖挑逗著澤田的六塊腹肌,一邊輕柔的脫掉了他的內褲。

然後,媽媽一手握住澤田已經青筋爆出的大雞巴,一路從馬眼舔到根部,一邊用另一隻手揉搓起了自己的陰唇。她似乎已經漸漸的進入了狀態,表情也變的媚眼如絲。輕輕的張開檀口,把澤田碩大的龜頭含了進去,然後慢慢的吮吸。

「額……」澤田發出了一聲沉悶的呻吟。

媽媽的舌頭很靈活,不光是陰莖,還逐漸向下,最後輪番吮吸他的兩個蛋蛋,手還幫著擼動。

「太太,你的口交太舒服了。我想要插你了。」

「嗯」媽媽點了點頭,拿過來一個套套給他戴上。

澤田直接躺在了地上,雞巴翹的老高。媽媽慢慢的跨坐上去,用手抓住雞巴,在自己的陰唇上摩擦了一陣子,然後輕輕的插入了一點。

在適應了之後,媽媽慢慢的坐了下去,澤田的雞巴就全根沒入了。

「額……」媽媽表情糾結,發出了一聲暢快的呻吟,然後就慢慢的動了起來。

澤田伸出手,揉搓著媽媽的奶子,媽媽的感覺則來的很快。沒過多久就爽的直接把頭仰了起來。看來,這一回,她是已經真的忘了我的存在了。

女人其實是天生淫蕩的動物,就比如我曾經以為高貴的媽媽。儘管澤田什麼都沒要求,但她還是已經自尋樂趣了。她不只是簡單的上下運動,而是慢慢的扭動腰身,前後左右的按照自己的感覺動。

我只穿了一身睡衣坐在旁邊,見到媽媽這淫蕩的樣子,很快就勃起了。

「重男君,你的雞巴真粗壯,我太舒服了,太舒服了。」

媽媽的表情爽的不行,扭動的也越來越快。而我,則在拼命的克制自己的衝動。到最後,已經是在咬牙不讓手去碰到自己的雞巴了。

澤田此時也是爽的不行,自己也在下面動了起來,迎合媽媽。

那一段的細節我已經不是很清楚了,因為我已經用力的閉上眼睛來克制自己。

「天兒。」沒想到,媽媽卻叫我了。

「媽媽怎麼了?」我裝作沒事的問。

「你要是實在忍不住,就不要為難為難自己了。」沒想到,媽媽竟然說出這樣體貼的話來。

「可是,真的可以嗎?」這回換成是我矜持了。

「不是你自己說是我的導演麼。」

「謝謝媽媽!」

媽媽說完,就繼續投入的跟澤田做愛了。她的玉手掃過了澤田的腹肌和胸肌,然後慢慢的趴了下去,跟澤田熱情的親吻,屁股卻還不忘來回運動。

如果是別的女優,我早就發生不止一次的關係了。可這個人畢竟是我的媽媽,好在他同意了。當然,如果在此時我跟媽媽有哪怕一丁點的身體接觸,恐怕誰的心裡都接受不了。

我也就只能坐在沙發上,一邊欣賞著眼前的春色一邊自己解決了。

「重男君!你的雞巴頂到我的子宮了!」

隨著抽插的加快,媽媽已經進入了忘我的狀態。澤田也不吭聲,咬緊牙關使勁往上頂。

「不,不,不行了,我不行了,我要去上廁所……」媽媽一邊胡亂的搖著頭,一邊想要起身。

但我和澤田都知道,其實媽媽是要潮吹了。他一把拉住媽媽的手,「不要緊的太太,你會很舒服的。」說完,他加快了速度猛插。

「啊,啊,啊,真的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不行了!!!!」

神奇的時刻到了,媽媽的愛液竟然噴了出來,射出老遠,還流在澤田褲襠上很多。媽媽大驚失色,趕緊爬了下來練練道歉,「重男君對不起,我這就去給你拿毛巾。」

澤田哪裡會放過媽媽,根本懶得說話,直接把媽媽按到就是又一輪的猛插。

「不!不行了!又來了!」

媽媽搖著頭拼命的叫喊,可換來的只是澤田大雞巴的猛烈抽插。

「啊!啊!」媽媽再一次的噴射了,而且伴隨著腹部強烈的抽搐。女人在高潮未退的時候如果繼續受到刺激,很容易產生多重的連環高潮。媽媽現在顯然就是這樣。

澤田看準時機,又插進去幾下。就這樣,搞的媽媽連續噴射了好幾次。

「太太的表現太棒了,我也要射了。」澤田說完,按住媽媽的奶子開始最後的抽插。

當他拔掉套子射在媽媽肚子上的時候,媽媽已經爽到目光呆滯,身體還不停的劇烈抽搐。而一邊的我,也早就射了兩次。

當媽媽恢復神智的時候,我拿來一條浴巾輕輕的裹在她的身上。

「媽媽,你的表現太棒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成為大明星。」

媽媽看著我,沒有說話。

兩天後,是影片正式開始拍攝的日子。我,澤田一起帶著媽媽來到了片場……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