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姨成了我的炮友之後,快到八月十五,單位發了好多東西,其中有一袋大米。

那天中午我問梁姨:「媳婦,用我給你背回去嗎?」

梁姨說:「你沒大沒小的,瞎叫什麼呢!」

我的手直接握住了她的乳房問她:「這個媳婦是瞎叫的嗎?」

她咯咯地笑說,「去你的。」打掉了我在她乳房上揉捏的手。然後說:「乾兒子,下班給我背回去大米唄。」

我說:「好啊!給你被會回去,乾(四聲)媽媽!」

她哈哈的笑,「好啊,那我下班等你。」

梁姨他老頭是公安局的,八月十五又是十一,正忙得搞安全,閨女又在外地唸書還沒回來。去他家哈哈,自己中午樂了一中午。

當下班我給她背著大米往她家走,到了她家,果然沒有人。

梁姨彎腰給我找拖鞋,大屁股把褲子撐得圓圓的,我的火直接就起來了。我把大米放在地上,拍了他屁股一下。

梁姨回頭看了我一眼,輕輕打了我的雞巴一下,給我拿出來拖鞋。

我換上後把米弄進廚房,梁姨指揮我放在哪裡,從廚房出來正好是廁所,我在後面走著,閃身進廁所,一把也把梁姨拉進了廁所。

我說:「這下可以乾媽媽了吧?」

把她直接按在了廁所是洗手池那,親著她的嘴,脖子,耳朵,雙手拉起她的衣服,把他的乳罩直接往上一推,露出了大大的乳房。

嘴吸吮著乳頭,一個手撫摸,捏著另一個一個乳房,還有乳頭。梁姨輕輕的呻吟著。

我的另一個手解開她的褲子扣,伸手去找能出來溫泉的泉眼。手進去一半發現了一個很可怕的事情,有專治大姨媽的衛生巾。

我楞了一下,梁姨咯咯的笑起來了,說:「怎麼不摸了?」

我火的把她按了下來,掏出了雞巴,往她嘴裡插,梁姨閉著嘴,不給我口交,我說:「怎麼今天不想吃了?」

她說,每次都是我求你說,別逗媽媽了快那你的雞巴操我的騷逼吧,今天你也得說點什麼吧?」

我苦著臉說:「親愛的媽媽,我快憋死了,款讓我的雞巴草你的嘴吧。求你了。」

梁姨咯咯樂了說,好吧,今天就讓你操我的嘴。

我坐在了馬桶上,兩腿分開。梁姨跪著給我用嘴吸著雞巴,一會吸住雞巴蛋,一個手給我揉著屁眼,撥弄著雞巴和屁眼之間的肉。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嚇我一跳,梁姨也嚇一跳,臉都白了。

我說:「沒事,就說我給你送大米的。」

給梁姨整理一下衣服,叫他出去開門,我坐在沙發上,喝水。

梁姨開門進來的不是他老頭,我鬆了一口氣。

進來的是一個和梁姨差不多年紀的女人,比梁姨化妝化的好,看起來也更騷。

他進來梁姨也鬆了一口氣,介紹說:「這是我們單位的小李,發大米給我送大米來了。這是我同學,你叫雪姨就好了。」

我說:「雪姨好!」

雪姨看了我一眼,目光停留在我的雞巴那一會,因為剛剛激動,現在還立著了。咯咯的樂了看著梁姨說:「這就是你的乾兒子?」

我一聽這個都知道?梁姨臉紅了,「說什麼呀,你坐,我給你倒杯水。」

我說:「給我一杯冰水。」

梁姨給我拿了一個杯子,一瓶冰的礦泉水。給雪姨接了一杯熱水。

雪姨看著梁姨說:「你家怎麼有股怪怪的味道,這味道好……」

沒有說完就看著臉紅的梁姨笑。梁姨說:「你瞎說什麼,真是的。」

我說:「梁姨,米給你弄回來了,我就走呀。」

梁姨還沒有說,雪姨說話了,「別走啊,再坐一會。有事問問你們呢。」

我和梁姨都看她,想有什麼事了?

雪姨問梁姨說:「你這個乾兒子的寶貝大不。吃的你很香吧!」

梁姨臉紅著,有點生氣說:「你瞎胡說什麼? 」

雪姨笑的說:「看你,還不知道你們做什麼呢?真是的。」說著伸手從梁姨的頭髮那取下來一根我的陰毛,說:「都吃到頭上了,還沒有啊!」

她手裡拿著陰毛,樂的看我說:「你要不要了?」

我也有點生氣說:「要啊,這是給我幹媽的,怎麼不要?」

梁姨說:「小雪,別鬧了。」又對我說,「你先回去吧,我和你雪姨坐會。」

「好!」

我站起來要走,雪姨拉了我一下說:「梁姐,怕我搶你的寶貝?」

梁姨說:「有什麼搶不搶的,他還有事呢。」

雪姨聽說搶不搶的,直接扣開了我的褲帶,很利索的掏出了我的雞巴,對梁姨說:「我家那個我和你說過,最多5分鐘,我看到他給你送米來了,就知道你倆,我就來搶了你寶貝了,梁姐,就讓我一次吧。」

說完把我雞巴含在嘴裡,然後緊緊的吸住,用舌頭尖快速的上下挑弄我雞巴眼,爽!真爽。一會又吸住龜頭,猛地往後一收,蹦的一聲。然後又來一次,雞巴一次又一次的被她吸弄著,快要射呀。

我怕射出來,推開他,把她放在了沙發上。脫下了她的褲子,內褲。我跪在了地上,她的逼正好對著我的嘴。

我嘴按在了她的騷逼上,好多的水被我吸乾淨,吸住她的小陰唇,用牙齒輕輕咬著。不時地用力吸一下。又把她的腿撇的最開,把舌頭撐出來,戳她的屁眼,然後向上,用舌頭硬把大小陰唇分開插進一點逼裡,又向上到了小豆豆那,整個嘴吸住。舌頭打著圈挑弄,舌頭尖按壓,吸住用牙齒刮,弄得雪姨不停的叫著。手的中指蘸著陰水,也插在了皮眼裡,大拇指在她的騷屄裡轉動著。感覺逼裡突然的收縮了幾下,腿上的肉也緊緊的繃住,然後一股陰水又流了出來。

我一個手拿起來了我的冰水杯子,把我的雞巴放在了裡面。額!!!火熱的雞巴涼了下來,也沒有想剛剛那麼想射,我的舌頭,嘴還在她的逼上奮鬥者,問她:「騷貨,你爽嗎?」

雪姨嗯嗯的說:「爽,我要你的雞巴,快操我,乾兒子。」

我說:「那我可要操你了,媽媽。」

她說:「操吧!」

我用雞巴對準逼,一下直接插到最底下。雪姨「啊」的一聲長叫,整個身體都緊緊的繃了起來,手在我胳膊上用力的掐這我。

我冰涼的雞巴插進她火熱的逼裡,讓他感覺到了冰火兩重天。她的逼遇見我冰涼的雞巴,緊緊的包裹了,而且還一抽一抽的,用逼吸著我的雞巴。

這時我開始了來回的抽插,每次都把雞巴抽到快從逼裡出來,然後再猛地插到底。雪姨在我的身下叫著,而且還不是小聲的呻吟,而是大聲的叫著:「操,操死我呀!啊……」

我說:「那,我就停下來?」

我放慢速度,笑嘻嘻的看著她,雪姨急著說:「別停別停,快。快操。」

我哈哈笑著,又加快了速度操她,每次還是快抽出來,猛地插進去。

這時我看梁姨,她兩腿緊緊的夾著,臉紅喘著粗氣。我說:「來,我給你搓搓胸罷。」我一個捏著梁姨的乳房,下面操著雪姨。抽插了幾十下。雪姨已經癱軟的不行了。

我拔出雞巴,雪姨急著說,「別,我還要。」

我笑著說:「你不要也不行呢!爬過來,把屁股給我撅起來。」

雪姨癱軟的身體趴在了沙發上,我讓她抱一個抱枕,臉貼在抱枕上,屁股撅的高高的。我把雞巴放在她逼外面摩擦著,說:「你行不行了?這次可要全力操你了哦。」

雪姨說:「嗯,我要你雞巴……」

我偷偷地拿起了剛剛泡我冰涼雞巴的水,我插進去的雞巴更用力的操著雪姨,雪姨又開始了大聲的呻吟,抽插了十幾下我把冰水順著雪姨的屁股溝慢慢倒下,雪姨又一次的收緊了逼,我說:「爽嗎?」

雪姨嗯嗯的說,「爽。」

我說:「雪姨,你的逼還聽緊啊。」

就這時,雪姨逼裡一股熱熱的陰水留在了我的龜頭上,全身過電一般。

我說:「操,你出陰水湯的我雞巴真爽。」我加快了速度力度操雪姨。

雪姨說,「不行了不行了,你拔出來吧,我受不了了,嗯……嗯……啊……」

雪姨整個身體很紅的,軟軟的要支持不住。我雙手很快抱住她屁股說:「我也快射了,你堅持一下。」

我開始了瘋狂的操她,雪姨已經不叫了,只有輕輕嗯嗯聲。

我也啊的叫了一下,說:「不行,我也要射了。」最後幾下更快了。呼,出了一口氣,把滾燙的精子射在騷逼裡。

這時候雪姨啊又一次大叫,嚇我一跳說:「太燙了,你精子太燙了,好爽。」

我給雪姨又來了一次冰火。我把雞巴拔了出來,放在了雪姨嘴裡。她舌頭,嘴把我雞巴上的精子都吸淨了。

我抱起軟軟的雪姨,說:「梁姨,咱們一起洗乾淨吧? 」

進廁所去洗澡了。我把雪姨放在馬桶上,掰開他的雙腿,用花灑沖洗他的大腿之間。

而梁姨不好意思進來,在外面聽著我和雪姨的對話和洗澡聲。我光著身子出來,抱起了梁姨,把她也抱進了廁所說:「雪姨還不幫我把這個梁媽扒光了?」

於是我和雪姨把梁姨拖得光光的,內褲也脫了下了。我拿起了花灑給梁姨洗逼,沒有血了我含住了梁姨逼的小豆豆。

梁姨啊的一聲,全身都有些顫抖。沒有幾下梁姨把我的頭推開說:「出來水了,有血呢。」

我嘿嘿的笑了說:「你倆看,這個又起來了。」原來我的雞巴又漲起來了。說,你倆看怎麼辦呢?

雪姨說:「這好辦呀,你坐馬桶上。」

我坐在了馬桶上,雪姨跪在了我的兩腿之間,給我口交了起來,用嘴弄了一會,雪姨把梁姨也拉了下來說:「這個兒子剛剛射了,我一個人不行,你也來,讓我休息休息。」

梁姨臉很紅,也趴在了我的兩腿之間,給我吸吮這雞巴。

一會兩人一起,雪姨在左邊,梁姨在右邊,倆人一起從根部吸住我的雞巴,嘴唇挨在一起,啃著我的雞巴,說:「你怎麼還不射,快累死我倆了。」

我說:「你上來讓我操一會。」

雪姨說:「好啊,可是你梁媽媽該吃醋了。 」

我說:「沒事,把你的勞動成果給她吧。」

雪姨扭過身子,我讓梁姨手扶著我的雞巴,對準雪姨的逼讓雪姨坐了下來。我在馬桶上坐著,雪姨一下又一下的坐下來,我時不時的挺一下,就能聽見雪姨啊啊的浪叫聲,有十來分鐘,雪姨有癱軟了說:「你個小冤家,操死我呀,受不了了。」

我推開了雪姨,撐著雞巴上有雪姨的粘液滑滑的,拉過來梁姨,對準梁姨的屁眼,狠狠的一下插了下去。很緊很緊,梁姨也被突然地操她屁眼嚇到了,從來沒有人開發過的屁眼被我給偷襲了。

雪姨說:「你還愛這個啊?」

我說:「下次操你三個眼!」

雪姨就笑著說:「好啊!」伸手去撫摸梁姨乳房,說:「乳頭都硬成這樣了啊!」就含住了梁姨的乳房。

梁姨後面被我操著屁眼,前面被人吸著乳頭。我感覺都梁姨的屁眼收縮很厲害,吸的我的雞巴很有感覺。

就在我插的快射的時候,我拔出了雞巴,說:「快、快,我要射呀。」雪姨和梁姨都張開了嘴準備接著。

一下射了梁姨一臉精液,雪姨趕緊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把後面的精液都吸進嘴裡。

梁姨也把臉上的精液用手塗抹開,把手上的精液有吸乾淨。

我說:「你倆弄的爽死我呀。」

雪姨和梁姨對視笑了笑。

下來開始又一次的洗澡。匆匆忙忙洗乾淨,我說:「我回家了,要不再待一會,又得操你倆。」

梁姨和雪姨把我送到門口。我一人捏了一下乳房,說:「我走了啊。」

過幾天梁姨倒楣過去了,和雪姨一起來找我幹炮。

從此以後,我就有了兩個熟婦做我的炮友。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淫蕩的酒店領班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