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夏日天明較早,凌晨五點多,天就差不多大亮了。光線透過窗簾射進一個不大的房間裡,床上兩個赤裸的肉體正上演著男女間永恆不變的「戰鬥」。

那女人身體的柔韌性相當不錯,仰躺在床上的身子被完全折疊了起來,修長圓潤的兩條美腿繃直了貼在自己碩大的胸乳兩側,看她的樣子卻絲毫不覺得吃力;男人則雙手支撐在女人身體兩邊,以一種做俯臥撐的姿態虛壓在女人的上方,但是仔細看就會發現,男人的屁股快速起伏著,胯下黝黑油亮的大肉棒也打樁機般出入於女人嬌嫩的蜜道。強大的衝勢借力於柔軟的床墊,使兩人的身體如同巨浪中的輕舟,上下搖擺不止。

「啊,不、不行了,嗯、嗯、嗯……求、你停一會吧,啊,要死了……呃,好強……嗯、啊……」戰鬥不知延續了多久,女人明顯已是強弩之末,有氣無力的抗議著男人的需索無度。

男人對於女人的哀求與控訴充耳不聞,依舊保持著高速運動。女人的下體因長時間摩擦而帶來的腫脹,使男人更感覺到擠壓與緊逼,舒爽的說不出話來,而且女人陰戶中依舊水源充沛,在男人的肏幹下「唧唧」作響,顯然距離極限還早得很。

突然,置於床頭櫃上的的手機響了起來,女人趕緊說:「你電話,啊,接……」可沒幾下她又改口道:「又要來了……你、你還是先、先幹死我吧……啊、啊……」

男人果然聽話,非但沒有停下動作,反而將動作幅度進一步加大,每次都盡根而入,速度也比剛才更快,沒幾下就讓女人顫抖著高潮了。

雖然腿上肌肉依然緊繃著,但是女人雙腿已經吃不住力了,軟軟搭在男人肩頭;陰道中湧出的大量汁水,將之前因反覆研磨而擠出的白漿都沖淡不少;陰道中的蜜肉更是蠕動不休,令男人爽得呲牙咧嘴,險些精關大開,一射如注。

足足十幾秒後,女人陰道中蠕動的力道才逐漸減輕,男人喘息著伸手去拿電話,卻捨不得將肉棒從女人濕熱的陰中拔出,心底還暗道:「真是個尤物,高潮反應幾乎追上小麗了……呃,是小麗的電話……」

「在幹什麼呢,這麼久才接電話!」

「日逼。」

「啊?」

「……」

電話那頭的,是個擁有悅耳嗓音的女人,原本打算接起電話就展開連番數落,但男人的回話顯然不在她意料之中,因此大腦空白了下,一時竟然不知說什麼。但隨後電話中熟悉的喘息聲讓她明白,男人想表達的確實是字面意思。

「吳迪你給我聽好了,今天是約定的最後期限,你必須在離婚協定上簽字,你聽見沒有!」電話裡的女人怒氣勃發,大聲咆哮著。

吳迪聽到電話裡女人歇斯底里的大吼聲中,還混雜著男人勸她冷靜點、慢慢講的聲音,皺眉看了眼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才剛剛早上六點。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這時間就在一起,很顯然……

「好,我們在哪裡見?」吳迪同意了。

「……」男人答應的很痛快,女人明顯愣了下,隨後說:「九點鐘阿輝的律師樓見。你知道地方的,就是上次你鬧事那裡。」

「好,九點見。」男人一邊隨意的應著,一邊單手把面前仍癱軟著的女人翻了個身,並使她的屁股高高撅起來,隨後硬挺依舊的肉棒再次沒入女人體內。

電話那頭的「小麗」可能還想說些什麼,但聽見這邊傳過去女人欲拒還迎的呻吟聲,忍不住罵句「混蛋」就掛了電話。男人也沒在意,隨手丟開電話,開始對身下女人展開了新一輪攻勢。

九點十五分,吳迪步入「輝良律師事務所」,跟美麗的前台表明身份後,又花了兩份鍾逗得女孩含羞帶怯,這才在女孩的接引下走進裡間辦公室。

辦公室中的一對男女正擠在一張沙發裡,頭靠頭看著一本關於婚紗的雜誌。見吳迪推門走進來,女人坐那兒沒動,男人卻急忙站起身,熱情的迎了上來。

「輝哥,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多謝你不跟我計較。」吳迪率先開口。

「應該的,不是,我是說小事情,不用客氣……」情敵上門,而且上次見過他暴虐的一面,「輝哥」難免心虛,原本作為律師應當口才了得,此時卻拙嘴笨腮起來,尤其平時用腦過多導致頭頂早「禿」,因此面相比實際年齡略微顯老,再突然被大自己一歲,卻英俊帥氣的情敵叫「哥」,竟然下意識的反駁起來:「那個,其實你才是哥,呃……」

本是很正常的一句話,但用到特定的場景就表達出了另外一番意思。一時間房中三人都有些尷尬,誰也沒有開口,還是坐在沙發裡的女人先叫道:「你們還在那裡囉嗦什麼,也不看看幾點了。」對吳迪翻了個白眼又說:「講好九點卻遲到,快點簽了字,還要去民政局辦手續呢。」

女人穿著淺黃色的襯衫和銀色花邊短裙,襯托得她更加肌膚勝雪、冷艷無雙,此時在那裡氣哼哼的大發嬌嗔,讓不遠處兩個深悉她嬌媚的男人都呼吸加促,口乾舌燥起來。

畢竟曾夫妻一場,吳迪率先回過神來,暗歎一聲後拿起扔在茶几上的「離婚協定」,沒看內容就翻到了最後一頁,見頁尾女方簽名的位置已經簽好了「何雲麗」三個字,也就灑脫的在男方簽字位置寫上自己的名字。

簽好名字向女人看去,吳迪本想詢問女人是否滿意了,卻意外發現女人的眼睛有些發直,眼圈也有點紅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啊,何況早就日過不知多少次了……吳迪有些低級的想。

「九點半,現在去民政局剛好。」一旁的「輝哥」打破了此時微妙的氣氛。

何雲麗站起身向門口走去,到了門邊才回頭對跟在身後的男人說:「阿輝你那麼忙,我自己跟他過去就行。而且帶著繼任老公去離婚,我可沒那麼厚的臉皮。」

「輝哥」有些訕訕的停下腳步,點頭應是。

「輝哥」大概真的很忙,只是將二人送出辦公室就回去繼續工作了。

「你有開車來吧,我今天沒開車,坐你車過去。」何雲麗淡淡的說。

「樂意效勞,不過我要辦點事,你先去車裡等我。」說著,吳迪把車鑰匙扔給對方,自己卻閃身進了走廊盡頭的洗手間。

「哼,懶驢懶馬……」何雲麗腹誹著轉身離開。

五分鐘後,何雲麗在車裡正等得不耐煩,包裡的手機突然響起來,發現正是自己在等的人,何雲麗沒好氣的接起電話:「你掉裡面了,讓我去撈你啊?」

「嘶……沒掉裡面,但是的確要你幫忙,你快來,哎呦……」

滿頭霧水的何雲麗剛到男洗手間門口,就被從門裡伸出的大手拉了進去,一聲驚呼還沒發出來,就發現面前的吳迪捂著褲襠,滿臉痛苦的樣子。

「你怎麼了?」

「我……夾到了,好疼……」吳迪邊說邊放開褲襠讓對方看,只見他牛仔褲的拉鏈拉到一半,一撮黑毛則從鎖扣中伸出來,顯然是拉鏈夾到毛了。

原來,吳迪昨夜帶了個女白領去酒店開房,由於對方算得上是極品,吳迪愛不釋手之下竟然幾乎幹了對方整夜,直到天亮接到前妻的電話才匆匆結束性戰,稍微睡了一會兒。

可一覺醒來,發現原本癱在床上的女白領早已起身離開了,根本沒管他。

為了不誤「九點之約」,吳迪一邊感歎著女人在性方面的恢復能力,一邊簡單沖了個澡。然而在浴後著裝時發現,自己的內褲上沾滿了幹掉的未知液體,粘成一團沒法再穿,時間緊迫也來不及做任何補救,他乾脆直接套上牛仔褲,「中空」赴約了。

原本牛仔褲質地堅硬,雖然磨得下體有些難受,但也正好不會顯出形狀,造成尷尬,誰知到廁所方便之後卻出事了,拉鏈加到毛,扯得十分疼痛不說,一時竟然解脫不開。

「身上有沒有剪刀,幫我給弄開。」吳迪說。

「撲哧……只有指甲刀,行嗎?」何雲麗在笑。

「……」

「你等會兒,我去找阿輝,他那兒肯定有剪刀。」何雲麗忍住笑,轉身要走。

「別別別,你還嫌我丟人不夠嗎?」吳迪心想,阿輝可是情敵,無論如何不能在他面前丟人。

「那怎麼辦?你都幾歲了,還犯這樣的錯誤。現在知道丟人了,這兒可是男廁,一會兒有人進來連我都跟著丟人。」何雲麗埋怨道。

「要不你幫幫我,其實也沒什麼難的,只是我自己不好解。」吳迪恬著臉道:「你說得對,別突然有人進來說不清楚,咱們到裡邊去。」

說著,吳迪走到最裡面的一間衛生間門口,當先推門進去了。

何雲麗暗歎一聲,想到那男人畢竟是自己前夫,反正不費事,於是也跟著走了進去。

說起來這個洗手間的條件還是很不錯的,因為是私人律師事務所,廁所的使用率並不高,所以整個衛生間寬敞明亮,乾淨異常,而且因為經常打掃非但沒有異味,還有股淡淡的香氣,讓人置身其中沒有絲毫不適。

何雲麗關上身後的門,然後蹲到前夫身前,雙手開始試探著去解開拉鏈。突然她發現這個姿勢很曖昧,曾幾何時自己經常會這樣蹲在他身前……

啐,怎麼想起這些。何雲麗暗責自己,不由有些臉紅。

吳迪此時想得也是差不多的事情,眼見前妻蹲到自己胯前,艷若桃李的俏臉近在咫尺,小嘴中呼出的熱氣順著拉鏈往裡灌;最精彩的還是那只在自己要害附近溫柔活動著的小手,讓吳迪浮想聯翩,下身大鳥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嘶~」肉棒只是剛剛挺起一點,就已經將褲子推遠了一些,因此撕扯到被夾住的毛髮,讓吳迪忍不住吸了口涼氣。

「活該!」何雲麗當然發現男人下身變得更加立體,從而也知道他痛苦的原因,奚落道:「再不老實就不需要我幫忙了,那些毛全都被拉下來,你自然就解脫了。嘻嘻……」

看著女人眼波流轉的嬌媚樣,吳迪下體越發不受控制起來,就在這時,何雲麗手中猛然發力,將拉鏈一拉到底。雖然吳迪叫了聲疼,但何雲麗卻對效果很滿意,果然長痛不如短痛,這還是眼前的混蛋當年給自己破身時說過的。

然而……

「大色狼,你怎麼不穿內褲,你一定是故意的。」束縛突然解除,幾乎完全勃起的大肉棒猛然彈了出來,差點兒打到何雲麗的鼻尖。

何雲麗怒罵一句,站起來轉過身,要開門離開。吳迪下意識想攔住對方解釋,一把將開了個縫的廁所門推上,整個身體也貼到了對方背後。

何雲麗今天穿著膝上的短裙,由於剛剛採用了蹲姿,所以裙子自然有些上提,此時突然站起來,裙子卻並沒立即滑下來,竟然達到與內褲齊高的位置,成了超短裙。

也因此,當吳迪身體貼上去的時候,勃起的肉棒剛好嵌入女人兩腿間的根部,與那溫軟蜜肉僅隔薄絲內褲貼在一起,看起來好像男人將女人按在門上,正采用後入式侵犯著女人一樣。

滾燙的貼合,以及對方私密處那與記憶中完全一致的形狀,讓這對男女同時發出一聲喘息,男人更是忍不住開始前後挺動起來,摩擦帶來的快感很快讓女人發出類似於哭泣般的呻吟。

「不要這樣。」何雲麗終於反應過來這樣做是不對的,一邊說著不要,一邊奮力扭動下身,終於甩開了吳迪那滾燙的肉棒。然而男人卻立即用手取而代之,隔著濡濕的內褲按上了女人陰部。

「為什麼不要,你自己看看這裡濕成什麼樣了。」男人揉搓著手中一團濕軟,在女人耳邊低語。

「濕也不行,都是你才會那樣……嗯,停下來呀……」

「老夫老妻的,摸摸怎麼了?我不但摸你,我還要幹你呢……」

「不、不行,你剛才已經簽了、呃,簽了協定,我們不是夫妻了,你這是強姦,啊……」

「傻妞,我們還沒有去民政局公證,法律上還是夫妻來的。」

「婚內強姦也犯罪,哎呀,別摸了,要、要尿了……嗚……」

「才跟個律師幾天,竟然也滿嘴法律了……尿啊,就是要讓你尿!」男人說完,手指不再局限於隔著內褲活動,而是順著內褲邊緣的縫隙探入,直接玩弄起女人濕的一塌糊塗的軟肉,時而用指尖對挺起的花蒂撥弄幾下,時而用指甲對敏感的尿道口搔刮幾下,最後乾脆蹲下身子、從背後將兩根手指探入女人蜜道中,熟練得找到「G」點,快速按壓起來。

女人被男人單手壓在廁所門上,根本動彈不得,儘管下體強烈的刺激讓她不由自主全身用力掙扎,卻始終被男人控制著最敏感的那一點,沒幾下就發出一聲悲鳴,雙腿顫抖著尿了一地。

用一隻手固定著女人的吳迪感到手上壓力徒增,他知道何雲麗此時雙腿無力,只要自己手上力道稍一鬆懈,對方非癱坐到地上不可。於是吳迪仍然用一直手固定住女人,只是施力方式由按壓轉為上托;同時另一隻手則把女人濕漉漉的內褲脫下半截,從吳迪蹲著的角度能清楚看見那誘人的蜜縫以及隨女人呼吸而開闔不停的菊花。

聽著女人的嬌喘聲,一陣強烈的感情湧上吳迪心頭,他忍不住湊過頭去,伸出舌尖頂進女人菊花。

「啊……」何雲麗短促的叫了一聲,下意識的想掙扎,身體卻很快被那麻癢濕熱的舒服感覺所征服,口中說著「你怎麼舔那裡,變態--」臀部卻不停向後輕頂,彷彿在對男人的舔吻進行呼應。

吳迪得到「鼓勵」,更是把口舌功夫運用到極致,一條大長舌頭「掃」、「頂」、「點」、「轉」,巡遊於女人前後兩個洞,搞得女人嬌喘連連,甚至下意識的又叫出了往日「老公」的稱呼都還不自知。

「怎麼樣啊,寶貝,現在我這還是不是婚內強姦?」見女人已完全進入狀況,吳迪故意戲謔的問。

女人回頭橫了吳迪一眼,氣哼哼的說:「少來調戲老娘,要幹就幹,誰怕誰!」

吳迪「呵呵」笑著,站起身將自己的牛仔褲也脫下半截,挺著粗大堅硬的肉棒再次貼到女人身後。

畢竟兩人夫妻多年,對彼此的身體都很熟悉,而且何雲麗的陰戶早已是春水漣漣、滑膩異常,因此吳迪連手都用不上,只是憑著感覺就校準了位置,慢慢將大肉棒頂入對方體內。

「啊--好大,好充實……就是這種感覺,好棒啊……」何雲麗完全被下體的快感所征服,不顧羞恥的呢喃著。

得到女人肯定,吳迪那遠大於常人的肉棒又再漲粗兩分,撐得何雲麗哀叫連連;吳迪也覺得下體舒爽異常,陣陣的壓迫擠握感傳來,讓他忍不住開始抽送起來。

想到眼前尤物即將不再屬於自己,吳迪彷彿要一次幹個夠本一般,集全身之力快速挺動著,小腹撞擊在女人綿軟的臀部,連續發出「啪啪」的響聲,嘴裡還明知故問道:「爽不爽,你爽不爽……嗯?」

何雲麗被男人問得害羞極了,甚至產生初次被這個男人進入身體的錯覺,哪裡還敢回應,忙用一隻小手摀住自己嘴巴,連呻吟聲都不敢發出。

但快感又豈是一隻小手可以隔絕的,很快何雲麗就被男人強大的攻勢所征服,不但開始挺著小屁股迎合男人的撞擊,還主動回過頭去索吻;原本捂著嘴的小手,也牽引著男人的大手攀上自己胸前高聳,任由男人隔衣揉捏那有些酸脹的乳房。

心情矛盾的兩人此時已完全投入到性愛之中,完全沒發覺到洗手間的門被推開了,想要進來的那人顯然被男女交合發出的各種聲音驚呆了,站在門口進退不得。幾秒鐘後,一隻腳已經踏入門內的人又退了出去,並輕輕關緊了門。

對門口發生之事毫無所覺的「偷情男女」,仍然熱火朝天的幹著,陽剛雄壯的男體與陰柔嬌美的女體完美契合,彷彿由天地初始便連於一體,找不出絲毫縫隙。

儘管表面裝作不在乎,但事實上吳迪對前妻的感情極為強烈,如今得到機會,就完全用行動表達了出來,毫無花假的長抽深送記記到肉,儘管因姿勢緣故肉棒難以盡根而入,但仍幹得女人爽呼不止,什麼「心肝達令」之類的肉麻話全都脫口而出。

何雲麗已經好些日子沒有這麼爽快的做愛了,再加上之前被男人指姦的小洩了一次,現在更加不耐久戰,很快就尖叫著高潮了。

感受到女人陰戶內抽搐不停,並且有一股冰涼的液體澆到自己龜頭上,經驗豐富的吳迪自然清楚女人的狀況,他很體貼的停止抽送,只是盡量將肉棒頂入女人體內,同時兩手也溫柔的愛撫著女人全身的敏感部位,從而更加延長了女人的高潮餘韻。

足足過了一分鐘,女人才從高潮反應中恢復過來,她喘息著說:「真好……我剛才差點死了一回……你很久沒這樣對我了。」

女人帶著哀怨的讚揚讓吳迪既自豪又自責,他吞吞吐吐的說:「麗,是我對不起你,你離開我……我一點都不怪你,真的。」

何雲麗流淚了,雖然這並不是吳迪第一次當面承認錯誤。

每當吳迪在外面勾三搭四被妻子發現,都會賭咒發誓保證自己不會再犯,可是用不了多久又會故態復萌,再次沾花惹草起來。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吳迪。首先,他是個職業模特,工作中總是充斥著無數身材一流、樣貌出眾的女人;其次,吳迪的整體形像在男模特中也是超一流的,大多數時候甚至是女人們主動勾引他;更重要的是,吳迪的性能力超強,這可以說是他活了快三十年唯一值得誇耀的地方,自然極力表現都來不及,又怎會拒絕回避。

「唉!」何雲麗悄悄抹去淚水,歎了口氣說:「我已經想通了。其實錯的是我,我這樣一個獨佔欲強烈的女人,根本不應該嫁給你這樣的大眾情人。無關乎我們有多麼相愛,你遊戲花叢是本性,我妒火難耐也同樣是本性,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在一起。好在我們還沒有孩子,分開了也不會有什麼牽掛。」

說話的同時,何雲麗輕輕擺動胯部,甩脫了男人堅挺依舊的肉棒,轉身將男人推坐到馬桶的坐便蓋上;同時她抬腳將自己脫到膝蓋部位的內褲脫下,隨手拋給男人,然後她提起裙擺跨坐到男人腿上,同樣不借助雙手,憑著感覺就將棒頭納入到體內。

但是男人肉棒實在過於粗大,儘管剛剛才拔出不久,再次進入仍然撐得何雲麗不住嬌喘,尤其是這樣的姿勢可以進入得更深,當棒頭頂到花道盡頭的時候,何雲麗不由自主的翻了幾下白眼,這還是她用腳撐著地面的結果,要知道在那花唇之外,男人的大肉棒還余富著一截呢……

「雖然我們做不成夫妻,但是我們仍然能做夫妻間的事。」適應了下身的頂漲感,何雲麗遲疑片刻才如是說道。

「你的意思是……」吳迪不敢相信向來對性事保守的女人會這樣講,正要再問,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之前性戰十分激烈,但何雲麗並沒丟開掛在臂彎的小手袋,此時她應聲從裡面掏出電話,看了眼來電顯示,連忙示意吳迪不要出聲,然後穩定下情緒才接通電話說:「喂,阿輝啊,有事?」

聽到是情敵的來電,正沉浸在意外之喜中的吳迪生出惡作劇的念頭,他將女人的內褲裝進自己上衣口袋,然後快速解開女人襯衫的紐扣,不顧女人警告的眼神,將白色蕾絲胸罩推了上去,露出女人那一對34D的雪白大乳。

好久沒仔細看這對讓他當年愛不釋手的美胸了,曾幾何時那粉粉的乳頭如今也變成了淺褐色,儘管可愛依舊,卻鮮嫩不再……吳迪感歎著將女人一個乳頭含入口中,邊用舌尖輕輕佻逗,邊留意觀察女人的反應,很快發現女人的表情開始不自然了--那薄薄的嘴唇開始微微發顫,可愛的鼻翼也張合的更快更劇烈,原本還算鎮定的說話聲更是開始帶出顫音。

連續使了幾下眼色無果,何雲麗終於不耐騷擾,抬手揪住吳迪的一隻耳朵扭動起來,她扭動的力道很輕,與其說是懲罰倒不如說是調情更多些。

吳迪邪惡的笑了笑,一直攀在女人屁股上揉摸的雙手牢牢固定住女體,然後下身猛然向上頂去,大肉棒狠狠撞上女人柔嫩的花心。

突如其來的強烈衝擊讓何雲麗忍不住驚呼一聲,而隨後男人開始抽送起來,雖然不再像開始的一下那麼用力,但快速聚集的快感卻更要命,何雲麗感覺自己隨時會呻吟出聲。

無奈之下,何雲麗一邊向前夫做著討好的表情,一邊對電話裡的現任男友說:「我知道了,等下辦理的時候我會注意,現在是我在開車,剛才險些出事,別多說了。嗯,就這樣,拜拜。」

匆匆結束通話,何雲麗非但不責怪身下男人的惡作劇行為,反而還雙手環上男人脖頸,全力配合著再次做起愛來。

同一時間,何雲麗的男朋友「阿輝」默默掛斷手機,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直到一個臉帶傷痕的西裝男子出現在他面前說:「阿輝,你在這兒幹什麼,我正找你呢。」

「咦,阿良?哦,你找我有事?去你辦公室談吧。」說完,阿輝推著西裝男離開,同時將一個「清潔中」的牌子掛到了旁邊洗手間的門把手上……

洗手間最裡間的隔斷中,激情大戲仍在繼續著,但身處上方採取主動的女人很快便癱軟下來,她撒嬌的說:「我、我沒力了,你來動好不好嘛?」

「我來動當然可以,哪次還不是我出力才解決問題?但是你也別閒著,坦白告訴我,你是不是已經跟阿輝睡在一起了?」吳迪輕聲問。

「你、你怎麼想知道這些?」何雲麗有些遲疑。

「不用問我也知道,你們早就搞到一起去了吧?」吳迪的聲音有些冷,但下體依然動作著,只是由上下的頂送變為前後左右畫著圈的研磨,濃密的毛髮摩擦著女人敏感的花蒂,讓女人全身都振顫起來。

何雲麗有些不忿,很快強自定神說:「你還好意思講,這不都是因為你。你不同意離婚我才雇阿輝跟你打官司,結果阿輝對我一見鍾情,我又正傷心,才被他趁虛而入的。」

「但是你也不應該跟他上床吧,畢竟我們還沒離婚呢!」

「原來你知道這一點啊,那為什麼你娶了我還總跟別的女人上床?」何雲麗一句話噎住了男人的責問,但感覺到男人同時停住了讓她快感連連的研磨,忙又解釋道:「其實那也是因為你。本來我雖然接受了他,但是一直保持底線,從不會跟他過於親密。可是你上次跑到人家律師樓鬧事,不但砸壞不少東西,還連阿輝的合夥人都打傷了,你今天來沒發現外面的接待員已經換人了嗎?以前那個被你嚇得辭職了……你說吧,你鬧這麼大事情,阿輝卻看我面子不追究你法律責任,我能不感動嗎?」

「所以你就主動獻身了?」吳迪嗤之以鼻。

「什麼主動獻身……討打!」何雲麗紅著臉打了吳迪兩下,又說:「算是半推半就吧,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能夠回報阿輝為我做的一切。」

兩人都沉默了一會兒,終於吳迪又開始用下體研磨起來,同時問:「跟他做……感覺還好嗎?」

何雲麗白了吳迪一眼,隨後想到什麼臉再次紅了,她把臉趴在吳迪肩膀上說:「你是明知故問吧?雖然我之前只有你一個男人,但是也跟幾個閨蜜討論過,知道你這方面的強大……哼,結果小茹那個浪蹄子還勾引你……」

「呵呵,」吳迪不好意思的笑笑,繼續說:「那就是說他滿足不了你,所以你才跟我……」

「吳迪你把我想成什麼樣的女人了!你以為我就只是因為慾求不滿才跟你躲在洗手間做愛?」何雲麗氣憤的說:「不錯,阿輝他這方面不如你,甚至有一次他剛進入我裡面,只是呆呆看了我的臉幾秒鐘,就射出來了……你別笑,這正表明他有多麼為我著迷,他對我的愛是你無論如何也比不上的!」

「誰說的,現在就讓你見識下我的愛。」吳迪說著,下體再次動作起來。

因為採取了坐姿,吳迪無法再像之前那樣大進大出,但是二人結合部位卻因重力關係更加貼合,吳迪只需稍稍上頂,女人就按捺不住發出嬌吟。而且之前吳迪早就在做著鋪墊,那長久的研磨並不僅僅是為了惹女人性起,更主要的目的是用棒頭揉搓女人花心,使花心變得更加綿軟,如今再通過反覆撞擊,可以使棒頭更進一步,突入到花宮之內……

「啊,你這壞蛋,又想……你輕點,好久沒有那樣了,會痛啊。」夫妻多年,何雲麗自然知道吳迪此時要幹什麼,想起「龍頭入宮」那令人欲仙欲死的感覺,她又是期待又是惶恐,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感到女人身體的緊繃,吳迪兩手在女人渾身各處愛撫不止,同時故意問:「終於得到你這大美女,阿輝那小子一定天天肏你吧?」

「才、才沒有,嗯,好舒服……」何雲麗很享受男人的柔情蜜意,呻吟著說:「又不是誰都像你,他只有開始的幾天每天都要,啊,好麻、好癢……後、後來就差不多每週才一、兩次,從第一次做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加起來也不到十次吧。」

「呼,呼,那傻瓜,呼,竟然冷落我老婆,正好由我來滿足……呼,呼……」吳迪不再滿足於輕輕頂送,兩手按住女人的屁股,開始大力挺胯撞擊起來。

「啊,是的,小麗好滿足,好幸福。以後小麗有兩個老公了,啊,一個法律上的,一個床上的。啊,啊啊……」何雲麗被強烈的快感和偷情的刺激感沖昏了頭,歇斯底里的喊叫起來。

吳迪則是又驚又喜。要知道何雲麗出身書香門第,自身又受過高等教育,向來在性事上極為保守。以前即使是在兩人最恩愛的時候,不管快感多麼強烈,何雲麗也不曾大聲叫床,更別提說什麼「兩個老公」之類的淫蕩話了。

「小麗你這蕩婦,先是背著我跟阿輝偷情;如今又背著阿輝跟我偷情……你是不是就喜歡紅杏出牆啊?」吳迪也感覺到意外的刺激,故意說道。

「是,啊,啊,小麗是蕩婦,啊,是蕩婦,就喜歡……啊……」何雲麗還想說些淫蕩話,但高潮的到來讓她難以再組織語言,只知道高聲叫喊。

發覺女人再次高潮,吳迪自己也已經瀕臨極限,於是他藉著女人宮頸口大張、陰精宣洩的時候奮力一頂,龜頭硬是擠進女人花宮中,整根肉棒終於完全進入女人體內。

正在尖叫的何雲麗,好像被誰掐住喉嚨一樣猛然靜音,原本還因高潮而繃緊的身體突然好像被抽去筋骨一樣癱軟下來,完全縮進男人懷中抽搐顫抖個不停;吳迪也沒頂住女人蜜道對侵入物的噬咬夾磨,終於虎吼著射了出來。

滾燙的精液讓女人顫抖的更加劇烈,吳迪不得不將女人緊摟在懷中,一邊體會射精的舒爽,一邊體會靈慾結合、水乳交融的溫情。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