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熱的夏天,我剛升上營業主任的位子,幾個下屬喊著要我搞慶祝,很巧周末有個大型交流展會,身為外事公司公關的老婆又要去安排會場,正好給了我一個機會。我便約了幾個下屬週末在我家聚會。

胡鬧和大吃大喝一直持續到深夜,就剩下我屬下的兩個營業員張強和許軍,這兩個人剛來公司不久,但辦事機靈,點子多,替我搶到了不少客戶,許軍喊著還要和我再喝,被張強拉住了,說時間太晚,也打算回去了。

我看看表已經深夜,老婆也不在家,索性就讓他們暫時睡在客廳明天再走,許軍說乾脆喝酒聊天到天亮,反正天氣悶熱,我們三個人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喝酒胡侃。

我打開電視,深夜已經沒什麽可看的節目,張強問我有沒有影碟機,我說當然有,他拿出幾張光盤,我放到機子裡,原來是色情光碟,酒越喝越多而漸漸話題也轉移到女人和性上面,光碟沒什麽具體情節,大概就是一對夫妻參加一個群交聚會。

片子裡的女人身材隨著情節越來越淫亂,我們幾個人不再說話都盯著電視,那個女人被六七個男人圍在一張圓桌上,幾條粗大的雞巴頂在她臉上,嘴裡,淫穴和屁眼裡全插進了雞巴,她的兩隻手也在不停的撸動身邊的雞巴,還不停的有人射精在她的臉和身體上,白花花的精液流到她的乳房上,屁股上。

我看的血脈贲張,酒精全上了頭,身下的肉棒早就挺起來了,這時許軍睜著醉眼回頭問我:「頭兒,楊……楊姐的身材……有沒有……她好呀?」

「當然比……她好,好很多呢。」我的舌頭也大了許多。

張強也紅著臉笑著問我:「楊姐不在家的……時候,你想……干炮……怎麽辦,是不是也……自己手淫?」

「光手淫……有什麽意思……,我還……還用……我老婆的絲襪手淫,套在我的雞巴上……刺激的……多得多,」

我已經不知道說什麽了,接著他們又喊著要看我老婆身材好的證據,然後我只記得我拿了我老婆的一套黑色的內衣,把乳罩揮在手裡,然後就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到第二天我睜開眼時已經快中午了,頭疼的利害,我爬起來,客廳的桌子上杯盤狼藉,我倒在沙發上,這才發現老婆的黑色乳罩,上面全是黃白色的斑跡,原來張強和許軍用我老婆的內衣手淫,精液全留在內衣上面。

我撿起旁邊老婆的內褲,上面的精液更多,有些似乎粘粘的還沒干,一定是用我老婆的內褲套在雞巴上手淫了好幾次,我看著被射滿精液的老婆的內褲,沒想到自己老婆的乳罩和內褲被別的男人當作手淫的工具,竟然覺得非常的刺激,我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雞巴。

這時手機響了,是張強打來的,說是昨天的光碟忘在我家,想讓我給他帶過去,然後請我吃飯,我想反正也休息又沒約定,就答應了,順便打開了影碟機,又看了一遍光碟,不禁臆想片中的女人是我老婆,被男人圍住群奸的場面,說不出的變態的快感,我想我是那種人。

我敲了敲門,一個穿著大T恤的年輕女人打開門,張強把我迎進屋裡,介紹說是那是他的表妹,最近暫時住在他家,他自己去許軍那裡,我和他表妹客氣了幾句。

張強進去房間裡面,我忍不住偷瞟了他表妹幾眼,身材兩腿修長,光著腿沒穿絲襪,有點瘦,樣子不差,過了幾分钟,她換了一套衣服,灰色的短裙和薄薄的肉白色絲襪,粉藍色短袖襯衣,我盯著她的絲襪腳,暗想要是黑色的絲襪就完美了。

張強走過來說要把她表妹送到樓下的車站順便買包煙,讓我自己招呼自己,張強出去後,我站起來在房間裡轉了轉,房間很小,有兩間,裡面大概是臥室。

我走到廚房,打算從冰箱裡拿點喝的東西,一眼看見衛生間的洗衣機上面有一雙絲襪,淺肉色的,應該是張強表妹的,我拿起絲襪,一雙連褲的無裆絲襪,腳尖部分有些發棕紅色,可能是鞋子有點掉色。

我把絲襪腳尖部分貼在鼻子上,一股女人特有的腳香溷合著香水味道,我登時興奮起來,我平時最愛用老婆穿過的絲襪手淫,每次她出差前,我都會藏起幾雙她還沒洗過的絲襪,以備我的需要。

如今一個陌生女人的穿過的絲襪就在手裡,我實在沒法抵擋住這誘惑,我解開褲子關上門,慢慢的把絲襪套在我的雞巴上,享受著絲襪摩擦龜頭的快感,微微發硬的襪尖套在龜頭上,我輕輕撸動絲襪,讓絲襪繼續摩擦我的龜頭,鼻子使勁嗅著另一支絲襪襪尖。

在雙重的刺激之下,我想起昨天光碟裡的情景,接著想起我老婆的乳罩和內褲,被張強他們套在雞巴上玩弄,射滿精液,太刺激了,龜頭一陣酸麻,精液一瀉而出,我慢慢從雞巴上褪下絲襪,一大陀精液被絲襪襪尖包住,好像用過的安全套。

我用絲襪把雞巴上殘留精液擦乾淨,把絲襪放到洗衣機裡,沒想到裡面還有一雙黑色絲襪,我趕緊拿出來塞進褲兜裡,回家去慢慢享用,既然張強用我老婆的乳罩手淫,我用用他表妹的絲襪,也算扯平了。這時,我聽到開門的聲音。

我剛走回沙發邊,張強就和許軍一起進門了,許軍先陪我坐在沙發上聊天,「頭兒,楊姐什麽時候回來,?」

許軍上了一根煙給我,我想了想:「應該是明天吧,展會明天結束。」

這時張強叫我們進去,臥室裡面只有一張床,桌子上有台電腦,我剛坐在床上,一看屏幕當時就愣住了,竟然是我剛才在衛生間裡用絲襪手淫的畫面,我一邊手淫一邊狂聞絲襪,「什麽意思,這是什麽意思,你她媽偷拍我!」

我一下站起來,「頭兒,別上火,坐下。」張強似笑非笑得看著我,許軍把我按坐在床上,「我們只是以為你說說,沒想到你真有這嗜好,也沒想到拍出來效果更好。」

我暈了一下,立即有些清醒:「你們想怎麽樣,不想在公司溷了,敢他媽偷拍我。」

張強冷笑了一聲:「頭兒,這要是被人知道了你有這種行為,恐怕你很難溷了。」

「到了公安機關就更說不清了,還有物證。」許軍指指我的褲兜,原來我藏絲襪的情景也被拍下來了。

我一下沉默了,這事要是鬧出去最輕也是工作難保,更要被人指指點點,這想想就能看到,我不禁嘴裡有些發苦,我剛剛爬到主任的位子上,沒想到……

我忽地明白了:「你們想要什麽,開出來吧,要錢?」

這根本就是布好的局,看來是要惡敲我一筆,「頭兒,你太見外了,你總說兄弟們替你打拼,你要和大家一起同甘共苦,我們哪能出賣你呢。」張強換作一臉尊敬的樣子。

「不過如今頭兒你已經上了位,就該和兄弟們同同甘了。」許軍接了一句。

「我平常也沒少照顧你們,你們她媽這樣對我?」我有些奇怪。

「既然同甘,就都要拿出來分享,我們昨天用了楊姐的內衣爽過之後,覺得楊姐的身材實在楊姐又是頭兒的老婆,那麽……」張強和許軍一起惡笑起來。

原來是打我老婆楊影的主意,「不行!老婆哪能……」

我還沒說完,張強接著說:「頭兒,現在外面都在說流行換妻,既然楊姐的條件那麽好,就應該多被享用享用,反正我們都是單身,頭兒你就把楊姐給我們嘗嘗鮮了。」

許軍也應承著。

「我老婆肯定不同意,不可能的……不行……」我有點亂,心中有些按捺不住的刺激感。

「頭兒,你放心,楊姐自然不會反抗的,」張強看了看我,指了一下許軍,「頭兒,給你這個。」

許軍放在我手裡一個棕色的藥瓶,裡面有半瓶液體,「這是給手術病人用的鎮靜劑,術前麻醉用的,從我在醫院的表哥那裡弄到的,保證安全。這是一次的量,大概持續10小時。」

看來這些全都安排好了,我老婆早就被他們盯上了,「頭兒,想想昨天光碟裡的女人,多刺激……」

頓時我心中變態的刺激一下膨脹起來,平常和老婆做愛很少有花樣,連口交也不肯,如今被幾個男人輪姦,老婆一臉淫蕩的表情,我真的想看,我強忍著說:「萬一我老婆知道了就,還是不行,真的不行。」

「放心吧,楊姐就和睡著了一樣,你不告訴她,她哪會知道。」我還在猶豫著。

「頭兒,還有這個。」張強拍了拍電腦屏幕,為了我自己,還有我變態的欲望,我咬咬牙答應了。

接下來張強和許軍商量一些細節,我想了想要求不能玩我老婆的肛門,太容易被發現了,他們答應了,讓我做好准備工作,就是灌完我老婆迷藥後就通知他們,張強又塞給我幾張光碟,讓我回去慢慢看,裡面基本上全是群交的場面。

我越看越興奮,彷彿看到了電視畫面裡的女人全變成了我老婆,我老婆的嘴裡,淫穴裡不停被粗大的雞巴抽插著,臉上也射滿了精液,我忍不住拿出張強表妹的黑絲襪套在雞巴上使勁的撸著……

第二天我去公司,張強和許軍都不在,我也稀裡煳塗的簽著文件,心裡只是總是想著晚上老婆回家的下場……

我提前從公司回到家,熱好了飯菜,拿出許軍給的半瓶藥液,猶豫了一下,老婆被凌辱淫蕩的樣子又浮現出來,藥液全部倒進了果汁,接著我就聽到老婆開門和脫鞋的聲音。

「老公,累死我了,會總算開完了。」老婆懶懶得深了一下腰,坐在桌子前面,「老公幫我盛碗飯,謝謝,我中午就沒吃飯。」

我應承著,把那杯果汁和米飯遞給老婆,「你先吃點飯,一會我給你放水洗個澡,你早點休息。」

我看著老婆吃了幾口飯,把果汁喝了大半杯,「謝謝老公,今天累死了。」老婆又吃了幾口菜,把果汁喝光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