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小文,今晚上自修我去你家做客吧」,小夏笑嘻嘻的對我說。

「好吧,反正你也沒去過我家。」

我笑了笑說。

小夏是我剛認識的同學,他是我初中第一個朋友,關系也不錯。

他爸都在國外做生意,聽說都是一些不見的光的生意,他是個土豪,而他初中開始就是一個人生活的了,所以晚上去哪也沒人理。

而我呢,一般家庭,我媽媽即使三十八歲了還是個尤物,她有著169的身高,J罩杯,修長的細腿,平時上班時穿著OL的服裝讓路人都吞了吞口水~「媽,我帶個朋友回來了」,我帶著小夏進我房間時媽媽就從浴室裏出來。

媽媽披著濕頭髮,穿著黑色的蕾絲吊睡裙,睡裙被媽媽的巨乳撐了開來,還漏出了一條長長的乳溝,小吊裙只是僅僅遮住她的小屁股,修長的大腿加上人字拖,看到讓人欲火焚身,而因為我還小,所以媽媽的睡衣一般是不穿內衣的,她的乳頭隨著巨乳凸出小點。

「哦,小文的同學啊,快坐啊,冰箱有喝的阿姨拿給你」

媽媽和藹的說。

而小夏似乎著了迷般的盯著我媽媽。

媽媽在冰箱下面拿飲料時翹起了屁股,潔白的大腿和媽媽的小屁屁露在我們的面前,而當媽媽彎腰剃飲料給我們時,她的乳溝在我們的面前一覽無余,我們隱隱約約的看的到乳頭,我那是還沒看過毛片,看到這些也沒多大發應,而且我在家都習慣了。

但小夏看到後,下部鼓起了個小山包,他連飲料都沒喝完就走了。

我和媽媽都覺得很奇怪,「媽媽,老爸又出差了啊,」

我問。

「嗯,他這次要出差一個月」

媽媽無奈的說,說完後她用手摸了一下下部,「一個月太長了,我……算了」

「你幹嘛」

我好奇的問。

「小孩子不明白的,快睡吧」

媽媽笑了笑說。

第二天小夏問我家裏的情況,當他知道我爸出差一個月時偷笑一下,並說今晚還要去我家。

小夏到我家後就一直和我玩,完全沒理會看電視的媽媽,直到深夜的11點多時媽媽叫我睡覺才停下來。

「小夏,這麼晚了,不如你今晚留在這就和小文睡,反正明天放國慶。」

媽媽和藹的說。

小夏猛的點了頭,他睡前還從書包那拿出牛奶給我,說睡前喝牛奶有益睡眠,我喝了牛奶後很快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我發現小夏不在我的身邊,我上廁所時發現他光溜溜的從媽媽房間走出來。

我好奇的問媽媽。

「他啊,是晚上走錯房間了,小夏他好可愛啊,」

媽媽幸福的笑著說,「這個國慶就讓她在我們家玩好了!」

我哦的一聲答應了。

在吃早餐時小夏坐在媽媽的旁邊,時不時摸她的大腿,媽媽也不理,還餵他吃飯。

感覺他們是熱戀的情侶,完全無視我的存在。

在幫忙做家務是小夏常常摸我媽媽的屁股和巨乳,媽媽也是笑罵他是小壞蛋,我覺得他們的行為有點奇怪。

〔小夏對媽媽的治療〕到了晚上,媽媽洗完澡從浴室裏走出來,竟然一絲不掛,她那對巨乳不斷的在一晃一晃,顯的媽媽身邊更苗條,而她的陰毛跟熱帶雨林一樣茂盛。

「媽媽,你幹嘛不穿衣服?!」

我好奇的問。

「在家怕什麼,天氣又這麼熱,如果小夏覺得熱也可以脫光的啊,」

媽媽一說完小夏就立馬脫衣服。

「小文快去洗澡,你一身都是汗,」

媽媽不滿的對我說。

我只能去洗澡了。

當我出來時我看到媽媽跪在小夏面前,不停的含著他的雞巴,細心一看,天啊,小夏的雞巴約有二十厘米,媽媽一副享受的樣子。

「我的大雞巴好吃嗎,賤人,」

小夏問。

「嗯……好好…吃…啊」

媽媽一邊含一邊說。

而我的雞巴卻毫無反應。

「媽媽,你們在幹嘛啊,」

我好奇的問。

「哦…小夏的小雞雞受傷了,我幫他治療呢!」

媽媽驚恐的說。

小夏看著我淫笑。

我點了點頭,就坐在他們旁邊看電視,半個小時後媽媽還在幫小夏治療。

這是小夏和媽媽對視一下,突然媽媽停止治療,把屁股對著小夏,並和藹對我說:「小文,媽媽受傷了,要小夏用小雞雞治療我,明白嗎?」

「你的傷不重吧,」

我心疼的問。

「沒事的,有我的治療,阿姨一定會很舒服的,你就在旁邊看著行了。」

小夏滿臉的壞笑。

我點了點頭。

小夏把大雞巴慢慢的插入媽媽的陰部時,媽媽的叫聲漸漸叫大。

當小夏插進的差不多時,就開始不斷的抽動,媽媽不斷的發出慘叫,我一直在很緊張的在看。

夏問「我的雞巴舒服嗎,賤人」

「啊…舒…服…好舒……服啊……啊……啊」

媽短短續續的回答。

「那做我老婆好嗎」

夏奸笑的問。

「啊…好…好…啊…啊」

「我要射在裏面了」

「射吧…讓我…有…多一個…大雞巴的…兒子!」

媽媽淫蕩的說。

最後小夏抓住媽媽的大屁股拼命的抽搐,突然小夏大叫一聲,媽媽也隨著叫了一聲幽幽的聲後躺在了地上,從媽媽的小穴流出了很多很多的白液,看到這一切我的雞巴都毫無反應。

「我媽媽的病好了嗎,」

我著急的問。

「好了,你睡先吧,我和你媽媽休息休息。」

小夏氣喘息息的說。

我點了點頭進房間去,關門前我看到小夏抱著媽媽並抓住她的巨乳一起睡了。

〔牛奶早餐〕第二天起來後,我發現媽媽和小夏光溜溜的連成一體,「媽媽,你還要小夏治療!?」

我好奇的問。

「呵呵,是我治療的太深了,我的雞巴和你阿姨的小穴粘在裏面了,拔不出來!」

小夏滿臉淫笑的說。

媽媽只能害羞的點點頭。

小夏和媽媽走路都一樣的步伐,不過小夏走路時常常抓我媽媽的巨乳,有時還用力的頂一下媽媽的屁股,感覺媽媽像玩具一樣被玩弄。

「小文,你先吃早餐吧,小夏要弄開他的小雞雞。」

我點了點頭。

他們直接在客廳裏弄。

只見小夏做在沙發上,媽媽在地上翹起屁股,小夏握著媽媽的屁股,不斷的抽動他的身體,媽媽則有規律的發出嗯嗯聲,她的巨乳不斷的亂奔,不過媽媽看起來很舒服有很痛苦的樣子。

「媽媽,幫我拿冰箱的牛奶給我,」

我說道。

他們沒有要停止治療的意思,小夏扶著媽媽的腰部,意思要媽媽爬向這邊來,他們一邊走一邊治療,媽媽的乳頭時不時在地上摩擦著。

感覺他們像半人馬一樣,小夏不斷的騎著我媽媽。

媽媽爬到我面前時。

小夏滿臉壞笑的說「冰箱牛奶涼的,要和就喝新鮮的,從你媽那擠吧」

「…不…好吧」

媽媽急忙說道。

「不好是吧,好不好,好不好,」

小夏用力的捅幾下媽媽小穴。

「好好…沒問…題…那幾下…好舒服…啊,」

媽媽淫蕩的說。

「自己拿桌上的杯子擠奶!快!」

小夏斥呵道,隨即讓媽媽站了起來,扶住媽媽的小腰在治療。

媽媽抓住那亂跳的巨乳,緩緩的擠奶,那一滴滴的白色巨乳順著那粉的的大乳暈流出來,有些還滴道杯子外了。

「有錢也喝不到的啊,小文,你去拿多兩個杯來,一個讓你媽繼續擠奶,另一個就給我。」

小夏滿臉壞笑的說。

不一會媽媽就把兩個杯子裝滿了奶。

「呵!」

小夏突然大叫一聲,並拼命的抽動身體。

媽身體一軟,就爬在地上了。

小夏急忙的抽出雞巴,對著杯子打了幾下飛機,杯子就裝滿了半杯白色牛奶。

「這是什麼」

我好奇的問。

「這是男人的牛奶,」

小夏淫蕩的說「來,扶你媽媽在凳子上休息,」

我扶起媽媽時,媽媽小穴流出了很多的牛奶。

「來,讓我們一起和牛奶吧!」

小夏笑道。

媽媽的牛奶很鮮。

當媽媽喝小夏的牛奶時非常小心,生怕牛奶滴了,和完後還用面包片放道杯子裏抹幾下,然後滿意的吃了下去。

而小夏則一直在笑。

我就對這些事情很奇怪,為什麼我這兩天的小雞雞沒有受傷呢,不然我也可以治療媽媽了。

我覺得好奇怪。

〔我的牛奶〕到了中午媽媽在家穿了一件黑色透明迷你睡裙,不知是衣服太小了還是媽媽奶子太大了,睡裙感覺要被撐破了,而媽媽還穿著吊帶黑絲襪,內衣什麼的都不穿。

小夏就睡在媽媽的大腿上看電視。

媽媽則不斷的撫摸著小夏的肉棒,小夏也摸著媽媽的大奶,他們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小夏嬌氣的叫道「我渴了,老婆,」

「好我倒水給你喝」

媽媽和藹的說。

「不,我要這裏的,」

小夏抓著媽媽的奶子說。

媽媽臉紅的說,「好,我的好老公,」

說完就掏出那對巨乳,把乳頭對著小夏的嘴巴,小夏滿臉享受的吸吮著。

「不知被小文看到我要怎麼解釋?」

媽媽難為的說。

小夏停了停說「不怕,他喝了我的牛奶,那牛奶加了藥,喝了人會很困,並且……」

「並且什麼啊」

媽媽急忙問道。

「並且喝了會一個月不能勃起,不勃起也不知我們這是什麼事了,」

小夏奸笑說。

媽媽掐一下小夏的小臉蛋說「我的老公好聰明啊!」

小夏用力吸一下奶後說「不聰明,那晚我還怎麼對你用春藥,而且你的奶子能擠奶,乳頭有是粉的知道為什麼嗎?」

媽媽問「對啊,為什麼啊?」

小夏壞笑的說「我在那春藥內加了其他配方,能讓女人的奶子在短時間內能擠奶和乳頭變粉。」

媽媽笑道「呵呵,那做為獎勵我就幫你口交吧!」

「騷貨,想和牛奶就說嘛,裝什麼裝!」

小夏用力打一巴掌媽媽,媽媽對這突如其來的巴掌嚇到,眼睛一下只就紅了。

小夏發現過頭了,就馬上摸著媽媽的頭說「老婆我錯了,我不該打你,你想喝牛奶就喝吧。」

媽媽像小女生一樣撇著小嘴扭過頭不理小夏。

「那就喝兩次,總可以了吧!」

小夏哀求道。

這下只媽媽就開心的笑了笑,立即爬在小夏的雞巴面前做起口交。

在媽媽享受大肉棒時,家裏的電話響了起來,媽媽含著肉棒接電話,「老婆嗎」

對方響起了爸爸的聲音。

「嗯,」

媽媽含著肉棒回答。

「小文不在家嗎」

爸爸問。

「嗯,」

媽媽還是含著肉棒回答。

「家裏都還好吧」

爸爸關切的問。

媽媽還是含著肉棒回了一句嗯,爸爸不耐煩的叫道,「我是你老公,你就只會對我說嗯嗎?!」

這時媽媽才依依不舍的離開肉棒說「老公,我是在吃冰淇淋。」

爸爸突然就的不好意思,語氣也和藹和不少,之後媽媽很少說話,一直在聽爸爸說,媽媽也不想說話呢,有這麼大的肉棒在,還理他幹嘛。

不一會電話掛後,媽媽也成功的喝到牛奶,當她想喝第二次牛奶時小夏就推開了她,不滿的說「你不是叫我老公的嗎,幹嘛又叫他老公!」

「他不是我老公,你才是呢,喝喝奶,消消氣!」

媽媽連忙的把那對巨乳面子小夏。

小夏卻不領情的說「去,我又不是沒喝過,等下我就回家好了!」

媽媽一聽到小夏要走就跪在地下,哭著的說「老公不要走,你要怎樣才原諒我?!」

小夏壞笑的說「除非……」

「除非什麼?」

媽媽一聽到有機會就破涕為笑的問。

小夏這時和媽媽說起了悄悄話。

媽媽難堪的說「不好吧,碰到熟人怎麼辦?!」

「那我就走了!」

小夏說。

媽媽連忙說「不要啊,」

「其實晚上也看不清你的樣子的」

小夏勸道。

媽媽咬了咬牙說「好吧!」

小夏大笑「好,那我就賜你牛奶喝吧!」

媽媽開心的點了點頭,繼續幫小夏口交。

〔深夜遛母狗〕到了深夜,喝完小夏的牛奶的我睡得很香。

小夏和媽媽就在這時出了門,媽媽身穿著黑色的長裙,小腿穿了黑絲襪,看起來沒什麼不同,「穿好了嗎,」

小夏淫笑的問。

「嗯,」

媽媽害羞的回答。

當媽媽和小夏駕著小車到車少的路段時,小夏的手不斷完弄媽媽的胸,不一會媽媽的上半身裙子凸出了一個小點,不用說,媽媽一定沒有穿內衣。

媽媽紅著小臉蛋說「在開車呢,不要弄吧。」

「在開車才好啊,」

小夏淫笑的說,「不如你開你的車,我坐在前面操你吧!」

還沒等媽媽同意小夏就直接做在媽媽的前面了,小夏撩起媽媽的長裙,雙腳放在媽媽黑絲美腿的兩側,拉下褲鏈直接插了進媽媽的小穴裏,插進去的那一刻,小車轉了下方向盤,「小夏…這…樣很…很…危險的,」

媽媽有氣無力的說,「啊…啊…不要這…麼用力啊!」

小夏依然無視媽媽,抱住駕駛座不斷的來回操媽媽。

就在小夏和媽媽很享受時,突然紅藍光閃過,一輛警車截下媽媽的小車,原來小車不斷的一慢一快,引起了警車的註意。

小夏和媽媽十分驚恐,這時警車已經停在前面了,要小夏拔出肉棒坐好是不可能的了,情急之下,媽媽叫小夏裝睡,媽媽急忙的整理裙子。

警察從車子裏走了出來,到了媽媽的車門前,疑惑的問「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坐,很危險的。」

媽媽賠笑道「這是我孩子,他說冷,我就讓他坐在我前面。」

「那…」

警察指了指裙子,「哦…,我我怕孩子的腳冷,就用裙子蓋下。」

媽媽急忙的說道。

警察看到一個婦女和一個小孩,也沒多想,「那請出示駕照,還有你的車幹嘛了?!」

警察接著問。

「車有點毛病的,」

媽媽笑了笑說。

之後警察看沒問題就隨便說點話就走了。

警察一走小夏就繼續操媽媽。

「你還來,不怕啊」

媽媽笑著說。

小夏壞笑說「怕,怕剛才警察把你操了!」

小夏把手移向媽媽的巨乳,媽媽淫笑了笑,不理會小夏,繼續開車。

突然小夏用力抓住大奶,媽媽也將雙手抱住小夏,「嗯…嗯…哈…我高潮了」

媽媽呻吟道,小夏抓住媽媽的頭拼命的抽搐肉棒。

「哈…」

小夏的一股熱熱的白色液體註入媽媽的體內。

他們並不知道剛才他們是沒有駕著方向盤的,好在沒事,不讓明天頭條一定是母子亂倫中出車禍。

「到了嗎?」

小夏問。

媽媽看了看說「到了,你先下車吧!」

「你抱我嘛!」

小夏撒嬌道。

媽媽只好抱這小夏下車了,小夏像只猴子緊緊貼在媽媽的胸前。

到了車外一片荒涼,除了微微的路燈就什麼都沒有了。

小夏突然拔出肉棒,媽媽呻吟了一下。

「好了,脫下裙子吧」

小夏淫笑的說。

媽媽脫下長裙,讓人看到的並不是全裸,而且一件V字型情趣內衣,原本該包住的胸部換成有鏤空的黑絲圍繞著巨乳,媽媽的巨乳在黑絲外格外挺立,而長腿則穿著長筒黑絲,媽媽的小穴不斷的流出長長的白絲,這就是剛才的精液了。

「好看嗎?」

媽媽羞答答的問。

小夏吞了吞口水說「好看,太好看了!」

小夏從車裏拿出一條狗鏈鎖住媽媽的脖子說「從現在開始,你嗯一聲是代表你知道,嗯兩聲是代表你要停下來,嗯三聲是代表你要我操你,明白了嗎賤狗!」

小夏說道,媽媽聽到後立即跪下裝狗,笑著舔小夏露出的雞巴,小夏裝成很生氣的樣子說「你沒嗯,我也沒同意,你幹嘛舔我雞巴!」

媽媽看到自己做錯了可憐巴巴的看著小夏,並不斷的發出嗯嗯聲,跟真的狗一樣。

小夏用雞巴拍了拍媽媽的臉淫笑著說「我要懲罰,你同意不!」

媽媽開心的嗯了一聲,小夏從車裏取出一條長度一般卻很粗大的電動肉棒,他走到媽媽的流滿精液的小穴前,用力一插,媽媽嗯了一聲,很不適應這麼粗的雞巴,小夏用膠布固定好假肉棒,並拿著遙控器時不時的加大假肉棒的力度。

小夏笑了笑說「遛狗咯!」

而媽媽被粗大的雞巴插著,痛苦的爬行並十分緩慢。

在寂靜的馬路上,一輛車也沒見著,更別說人了。

小夏溜著媽媽走一段路後,覺得累了,就直接坐在媽媽的背上了,一邊用肉棒頂著媽媽的頭,一邊拍打著她的屁股,感覺想是在騎馬。

一個成年人背著一個小孩還是吃的消的,但小夏時不時加大電動肉棒的力度,媽媽的屁股就不時的翹一翹,身體也跟著挺一下,小夏覺得很好玩,於是不斷的改變電動肉棒的力度,很快媽媽就吃不消了。

於是發出嗯嗯的聲音。

「籲,」

小夏馬夫那樣發出聲音,「怎麼,小狗渴啦,來喝水。」

說著小夏就把他的雞巴對著媽媽的嘴巴。

媽媽張開嘴巴饑渴的幫小夏做口交,「乖,慢慢喝,」

小夏撫摸著媽媽的頭淫笑說。

小夏又加大了電動肉棒的力度,媽媽的下體不斷的顫抖,過了許久,媽媽終於喝到水了,於是在流出白絲的嘴中發出嗯嗯嗯聲。

「你要啊?!」

小夏笑道,媽媽發出嗯的一聲表示是,小夏到媽媽到一棵樹下綁好繩子,媽媽主動翹起屁股讓小夏插進小穴,媽媽滿以為小夏會插他小穴的,但小夏沒有要拿開假肉棒的意思,更是把電動肉棒的力度加到最大,媽媽的下體一下子就軟了。

這時小夏從褲子那拿出一支註射器,對著媽媽屁眼插了進去,突然一些涼涼的液體註入媽媽屁眼裏,媽媽感覺有不好的事要發生時還沒反應過來,小夏把他二十厘米的雞巴慢慢的插入媽媽的屁股裏,他想肛交!媽媽叫喊了起來,感覺屁眼要爆了,但小夏還沒有全部插進去,媽媽只能張著小嘴哭泣著,滿臉的痛苦,小夏把全部雞巴插進去時停了一下。

媽媽緩過來說,「小夏,你快拔出來,我屁眼好痛啊,」

「比破處還痛?」

小夏興奮的問。

「嗯嗯,真的比破處還痛!」

媽媽剛說完,小夏就抱著媽媽的大屁股拼命的來回抽動雞巴,媽媽想擺脫小夏的雞巴,但被綁在樹下跑不了。

「那我就要更用力操了!」

小夏興奮的說。

媽媽嘶聲叫喊著,叫聲非常的淒涼,她的屁股被小夏抱著而身體軟趴在地上,淚流滿面。

這時的她是同時被兩個人操著,並且是第一次的肛交,她痛苦的哭著,卻有著一絲的快感。

媽媽一下子就高潮了,但小夏還沒有操完,只能繼續的忍著,媽媽的小臉蛋十分的紅潤,小夏突然用力拍打媽媽的屁股,一股熱熱的液體留入了肛門,小夏整個人都趴在媽媽的背上,兩人休息一下後,小夏把肉棒拔了出來,屁眼流出黃色的液體,「那……條肉……棒…」

媽媽呻吟道,小夏把電動肉棒的電源關了,並拔出電動肉棒,這時媽媽的小穴噴出的一些液體,媽媽居然潮噴了,,媽媽感覺全身酥麻麻的,跟快死一樣躺著,小夏看到媽媽潮噴後雞巴又硬了起來,盡管一碰媽媽的小穴媽媽身體就會退縮一下,但小夏跪著雙腳,抱著媽媽的雙絲襪美腿在腰中,用雞巴插進媽媽的小穴中來回抽搐,媽媽感覺觸電一樣,但媽媽只是不斷的呻吟,感覺快要斷氣一樣。

在小夏快要射時拔出肉棒,對著媽媽臉射了一臉。

此時的媽媽已經昏死過去了,小夏在這時打了電話。

我再看到媽媽是四天以後了,家的門鈴突然在半夜響了起來,我看到媽媽全裸的躺在門前,全身都是臭臭的奶,我扶媽媽到沙發上,發現媽媽小穴和屁股都是腫了的,嘴裏流出的都是臭臭的牛奶,我在她的小穴裏發現一下內存卡。

究竟發生什麼的事情了,小夏幾天前給了我些錢並壞笑的說媽媽去了一個地方辦事了,要幾天才回來,還提醒我看媽媽拿回的內存卡的內容,然後小夏就走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