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下午上完課,我經過一個僻靜的樓梯口時,發現盈慧一個人在那偷偷地啜泣。盈慧在我印象中一直是個文靜乖巧的女孩,我跟她雖然不是很熟,但仍不忍心看她獨自傷心難過,於是我上前去摟著她的肩膀,輕聲地問她發生了什麼事。盈慧沈默了幾分鐘,才緩緩拭去淚水,將她與男友分手的事向我傾訴。我安慰著她,使她的心情漸漸平復。

「娟娟,陪我去逛逛街好嗎?」盈慧茫然地看著自己纖細的手指,向我提出一個小小的要求,我當然爽快地答應了。

之後我們就到東區去逛街。隨著時間的飛逝,盈慧慢慢地忘掉那不開心的事情。我們各自買了一些衣服,大包小包的提在手上。我發現盈慧買的衣服都是屬於比較能展現自己身材的類型,和她以前的穿著風格完全不同,在我的印象中,盈慧不是穿著樸素的套裝,就是穿著比較中性的T恤牛仔褲,而她今天下午所買的衣物,不是緊身細肩帶或露背,就是超短的迷你裙或幾乎露出臀部的短褲。最後她乾脆在更衣室換上新買的衣服–粉紅色的緊身T恤和白色的超短窄裙。哇……我真不敢相信在眼前的這個小辣妹是那個剛被男友拋棄的同學!

「看不出妳的身材還真是玲瓏有致啊!」我可不是在恭維她,盈慧的身材確實相當「有料」,尤其是她胸前的那一對乳房,至少比我的大4吋,不過大是很大,就是不夠挺,這點我娟娟可是扳回一城。我建議她去買調整型胸罩,這樣可以使她更具吸引力,於是我們便到一家內衣專櫃去購買有托高集中、製造乳溝功能的胸罩。在盈慧挑選內衣的時候,我發現她竟然穿E罩杯!看來我們班上的「波霸」非盈慧莫屬了……。

不知不覺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盈慧說她還想和我去一個地方瘋狂一下,我不置可否,她就當作我同意,拉我一起上計程車,到台北一家知名的DiscoPub去。

一進到裡面我們就被震耳欲聾的音樂,和打扮入時的男男女女所淹沒。盈慧這個擁有天使臉孔的巨乳小辣妹,很快就和來搭訕的陌生男子到人群中熱舞去了。也許因為我的打扮太過樸素–深咖啡色的短袖緊身襯衫及貼身長裙,才暫時沒被人發現我的美貌。不過這樣也不錯,逛街逛了那麼久,趁這個機會休息一下,我找了一個比較僻靜的座位坐了下來,再次向舞池望去時,已經看不到盈慧的身影了。

「這小妮子到哪裡去了?」我喃喃自語,絲毫沒注意到一個黝黑的男子向我走來。

「嘿!怎麼會有人讓一位絕色美女孤單地坐在這兒呢?」我對他的稱讚報以一個淺淺的微笑。

「妳好,我叫小高。」

「我叫娟娟。」

「娟娟,好可愛的名字。是這樣子的,我和我的朋友打了一個賭……」他手指著不遠處一個留著小鬍子的男子,那男子正看著我們,並向我們揮揮手。

「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我們賭的是……,那個,啊!先說清楚,我們絕對沒有冒犯娟娟小姐的意思,決定權在妳手上,這個……,我想,如果妳願意的話,我們賭贏的一方願意分妳一半的賭注……」他的笑容有點曖昧,我眨了眨雙眼,不明白地看著他,暗示他繼續把話說下去。

「總而言之,我們賭的就是娟娟妳內褲的顏色,我賭黑色,阿良賭粉紅色,輸的要付給對方一萬塊,而妳可以分到其中的五千元。」

「啊?」我猜我現在一定滿臉羞紅,我不知道我內褲的顏色竟然可以賭到這麼大。「那麼……,我只要告訴你誰是對的就可以了嗎?」

「呵,當然不行,否則這五千塊也未免太好賺了一點。妳必須要拿出證據,也就是說……」他停頓一下,吞了一口水。

「我們希望妳能當場脫下來。」

「這……這未免太……」

他見我沒有立刻回絕,就繼續說服我。「我知道這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有多難為情,但決定權在妳手上,我們絕不強迫妳。」我沒有反應,於是他便提出了更優渥的條件,「假如我和阿良都猜錯,那我們各出五千塊,全歸妳所有。」我想我漸漸被打動了,因為我穿的是白色的內褲,只要我願意脫,馬上就有一萬元進帳。

「不過,妳脫下來的內褲,就歸我們所有,如何?」

我考慮了一下,在心中分析這件事的利弊。其實我本來就不是什麼清純小百合,有點淫蕩的我平時根本就很少穿內褲,裙子裡少一件對娟娟而言根本就是稀鬆平常的事。只是要在公共場合中當眾脫下內褲……,實在太過刺激了些。

「好,成交。」我斷然下定決心。「現在公布答案……」我蹲下身子,將幾乎蓋至腳踝的長窄裙向上捲起,直到膝上十五公分左右,使得我修長勻襯、雪白粉嫩的一雙美腿展現在小高的面前,周圍附近有一些人的眼睛不安分地瞄過來。我今天穿的內褲是繫帶式的,所以只要將雙手伸進裙內輕輕一拉,將細繩所繫的結解開,內褲就可以輕鬆扯下。不過我故意吊他們胃口,用雙手在大腿處撫摸,然後才慢慢地擺出撩人的姿勢,伸入裙內,徐徐將內褲拉下,當我將白色的內褲褪至膝蓋時,我發現小高的褲檔已有明顯的突起。接著我將內褲完全褪下,並遞給小高。

「你輸了,是白色的。」我若無其事地將捲起的長裙放下至原來的長度。

這時留著小鬍子的阿良也走了過來,從口袋中掏出五張千元大鈔。小高的臉上又再度浮現那種曖昧的笑容,並對我說:「願賭服輸。……只不過今天花了一萬塊買妳一件內褲,實在有點貴,不知道娟娟妳願不願意附個贈品,好讓我小高輸得心服口服。」他邊說邊從皮夾中取出五千元,然後將兩人輸掉的一萬元交到我手上。

我看他們也相當守信用,就從襯衫外頭將我的無肩帶胸罩解開,然後打開胸前兩顆扣子,慢慢地將胸罩取出送給小高,他們瞪大眼睛看著我的動作,好像深怕錯過了任何一個穿幫鏡頭。

「滿意了吧!」我拿了錢轉身就走,不再給他有得寸進尺的機會。

我走進跳舞的人群中試圖尋找盈慧,但人沒找到,倒是被吃了不少豆腐。有些人趁著人多混亂,偷摸我的胸部,由於我裡面沒穿胸罩,只隔著一件薄薄的襯衫,使我被摸得很有感覺,粉紅色的乳頭慢慢翹了起來,在緊身的短袖襯衫上形成兩個漂亮的突起,這如此一來每個人都知道我沒戴胸罩了。

找了好久,才在一處燈光昏暗的地方,看到盈慧和原來那個陌生男子抱在一起。當我走近時,赫然發現盈慧的T恤和胸罩被拉起,裸露出巨大的雙乳讓陌生男子舔著,而且那名男子還不斷前後搖動他的臀部,使盈慧發出一陣陣的呻吟,但音樂聲實在太大了,沒仔細聽還不知道盈慧在「啊……啊啊……啊……啊……」地叫著。

看來盈慧已經被人姦淫了,而且由她臉上淫蕩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十分地享受。「啊……人……人家……快受不了了啦……啊啊……討……討厭……啊……你的……怎麼會那麼粗啊……啊……喔……啊啊……啊……」盈慧被幹得搖頭晃腦,將她高高紮起的小馬尾甩來甩去,雙手緊緊抓著陌生男子的頭髮,任他在自己兩個挺起的乳頭上舔弄。

看著看著,我發現自己的雙腿之間流下了幾滴黏滑的液體,呼吸和心跳也漸漸急促了起來。突然間,有人從背後將我緊緊抱住。

我立即回頭,不料那人馬上湊上我的雙唇,給我一個深吻。我來不及反應,再加上剛剛正看得興奮,根本無法抵抗他的吻功,不久後,我就全身無力地任他為所欲為。他進一步將雙手遊移至我的胸前,隔著衣服揉捏我的乳房,並且用拇指和食指輕輕逗弄我那早已翹起變硬的乳頭。「沒穿胸罩的小騷包……,讓我來好好疼妳好嗎?」他在我的耳邊吹氣,以低沈的聲音誘惑我。「不……不可以……啊……」他不知不覺已解開我胸前的鈕釦,將粗糙的手指伸入襯衫內繼續玩弄我高聳的雙乳。「喔……好細嫩的皮膚啊!乳頭的顏色還真漂亮呢。」他忽輕忽重地捏著,使得我漸漸喘息起來。

沒想到我輕易地在Pub裡被人玩弄我的雙乳,而且還是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竟然沒有抵抗?!難道我真的是一個天生淫蕩的女子嗎?……隨著我的喘息聲,他像是得到鼓勵一樣,大膽地將手往下探索,並從腰際伸入裙中,觸摸到我稀疏柔軟的陰毛。

「哇靠!妳這個小淫娃連內褲都不穿啊……,啊?還已經這麼濕了,看來今天不把妳幹到爆,妳是不會爽的了。」他開始用右手將我兩片濡濕的嫩唇翻來翻去,並用指尖輕觸我的小豆豆,搞得我開始呻吟起來,「啊……啊啊……別……別這樣弄……啊……嗯……輕點……喔……啊啊……不要把手指……插……插進去……啊……痛死人了……啊……啊……」他將手指用力地抽插我的嫩穴,搞得我又痛又有快感,淫水隨著他的抽插涓涓地流出。「啊……啊……再來……再快一點……啊啊……受……受不了……呀……人……人家要……要丟了啊……啊啊啊啊!」沒過多久,我就被手指插得達到了第一次高潮,兩腿間狂洩出大量的乳白色液體,將他的手及我的大腿、裙子弄得潮濕無比。

「呵……妳還真容易達到高潮啊,那待會兒我用我的大屌幹妳,豈不是要把妳幹昏了?」

「呼……啊啊……讓……讓人家休息……休息一下好嗎?」

「那能那麼便宜妳!」

說著便將我的長裙脫下,露出我白晰渾圓的小屁股。這時候我還一直是背對著他的,他二話不說拉下褲子拉鍊掏出硬挺的陰莖,從背後戳進我潮濕的嫩穴。

「啊……啊……啊……啊……」此時我是站著的,上半身微向前傾,他進進出出幹得十分用力,使我不得不向前移動幾步,就這樣我們一邊幹一邊前進,直到我的手碰到牆邊為止。現在我的姿勢是向前彎腰,以雙手伸直扶著牆壁,雙腿則略微張開,使他可以輕鬆地從後方撞擊,而我的長裙則已經掉落到腳踝了。

「幹,看不出妳這個淫盪的小騷包,那小洞還真緊!弄得哥哥我好爽……馬的,真的好緊,好有彈性……」我被他幹得唉唉叫,很快地又控制不住,要高潮了。我突然全身痙攣,小穴不斷收縮,並洩出如泉水般的液體。他巨大的陰莖被我收縮的嫩穴一陣一陣的箍緊,看來也快撐不住了,便抓住我的腰,狂暴地加速抽幹數十下,然後用力一頂,將熱熱的濃精射入我的體內。

「Shit!抱歉,控制不住,來不及拔出來……」那個人射完以後慌忙離開,留下在陰暗角落的我,無力地側臥在地上,使高潮後的情緒平復。幾分鐘後,我突然清醒過來,警覺到自己身在公眾場所,必須快點整理好服裝儀容才是。我立刻穿上長裙並扣好上衣的鈕釦,然後到化妝室換上一套今天剛買的套裝。

我開始後悔今天帶盈慧去買內衣時沒有買自己的。現在我穿著新買的白色毛料長袖襯衫及同色同質料的短緊身窄裙,但裡面沒穿胸罩及內褲。

剛出化妝室的門,就看到盈慧若無其事地跟我打招呼,而剛剛搞過盈慧的那個男子則是站在在她旁邊,不懷好意地對我淫笑著。

「怎麼樣?剛剛被插的過癮嗎?可愛的娟娟同學……」盈慧靠近我的耳朵暗示她剛剛發現我的秘密,並露出詭異的神情。

「彼此彼此。」我毫不客氣地反擊。

「不過,她可沒有淫蕩到當眾把自己的內衣內褲脫下來賣人的。」這時候盈慧旁邊又出現小高、阿良兩人。

「我的這三個新朋友對妳很有意思,想請妳吃個宵夜,如何?」原本我想一口回絕的,但是看到盈慧的眼神迷矇,精神渙散,覺得事情必有蹊蹺。

「盈慧,妳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呵呵,這個小辣妹吃了一些藥,現在已經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淫婦了!」

「如果妳忍心放著她不管,大可以拍拍妳的小屁股回家去。否則妳最好乖乖跟我們走,以免這個淫穢的盈慧被我們幹爆。」

就這樣,我一步步走向狼群所佈下的陷阱,因為我已經沒有退路可走。其實,我內心深處一直有一點淫蕩的念頭在蠢動著,而且經過剛剛的性交之後,我已經被挑起了沈息已久的瘋狂性慾,我不知道接下來這三個男人會把我和盈慧怎麼樣,但是我在危險與恐懼中竟有些許的興奮和期待。

隨後,我們五人離開Pub,並開車到陽明山上一處僻靜的地方。在車上我被強迫吞服了一些藥丸,我想大概是迷姦藥,所以之後的事我記得不太清楚,但隱隱約約記得,我和盈慧被他們三個在荒郊野外輪姦,我被抽插的高潮不斷,陰唇也被幹得紅腫外翻,連嘴巴,甚至是我的菊花蕾,都不被放過,但我仍是高聲柔媚地淫叫,搞得他們三人分別射了好幾次,而盈慧也因為我的淫蕩而免於遭受多次的摧殘。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請幫我兒子找爸爸
紐約Swing Club紀聞
打烊後
邂逅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