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媽媽帶著我到她的一個朋友──陳叔的家去玩。陳叔是個40幾歲的男人,長的並不好看但身子很健壯結實。他懂的一些風水鬼神的事,一年前他老婆死後,媽媽就喜歡往這邊跑。

坐了近半個小時車程,終於到了。那是一間兩層樓的民房,周圍沒有什麼房子,最近的鄰居也離這裡有500公尺遠。兩人走了進去,裡面就像一般的住家一樣,有兩個人坐在沙發上。

陳叔跟媽媽介紹,這是李先生今天特地來幫你的,我聽的很迷糊。沒多久媽媽就跟那位李先生從客廳走進一間房間。李先生有著中等身材,170公分高,大約四十歲左右。

媽媽跟他進房後,客廳就只剩我和陳叔。沒多久房間裡傳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陳叔立刻拉著我的手帶我到房門口。從門口看進去可以看到房間裡有一床,床上的李先生赤裸著堅挺的大雞巴,雙手握住媽媽兩粒粉嫩有彈性的乳房,緊緊的揉弄著,並用舌尖挑逗著媽媽的乳頭。

就在我瞪大著眼專注的看著那淫穢的畫面時,陳叔已三兩下的把自己的褲子脫掉,並用雙手解去我身上的所有衣物,我卻仍渾然不覺。李先生扶著媽媽的肩膀,馬上就往媽媽的嘴巴吻去,媽媽早已沒有反抗之力,反而自動吐出舌頭配合著他。

親吻了一會,李先生站了起來,馬上就將那按耐已久的大雞巴抵住媽媽的嘴唇上,媽媽本能的張開嘴把雞巴含了進去,開始輕輕的吸吮起來,李先生也立刻感受到雞巴上傳來的溫暖,興奮不已,馬上抱住她的頭前後抽插著。

此刻我的乳房也被被陳叔撫摸著,那渾圓飽漲的乳房,摸在手裡真是柔軟溫潤又充滿彈性,小小乳頭也在陳叔的嘴裡硬挺了起來,乳頭被吸得挺直,我的嘴裡不由自主地呻吟出聲音:「啊……不…要…唔…不…嗯……啊…啊……」我舔著自己嘴唇模糊的說著「唔…唔…嗯…啊…啊…嗯嗯…啊…啊…」

由於乳房及乳頭不斷的挑弄著,我自然曲紐著身體將胸部更擠往陳叔的嘴裡,他也更賣力的吸吮著乳房,巴不得馬上將乳汁吸乾。

「啊…啊…好…啊…我……唔……唔…好…舒…服…喔……喔……」我不斷的呻吟著。

陳叔將嘴巴慢慢的往上移,沿著粉頸、臉頰、耳朵、額頭、眼睛,慢慢的舔著,口水也沾的我整臉都是,最後舔到櫻桃小嘴上,他如同品嚐甜美的果實般,用那兩片微張的肥厚嘴唇,整個把我的紅唇蓋住。陳叔的舌頭技巧的抵開齒列後,馬上在嘴裡不安份的攪動著,我也伸出舌頭與他交纏著。

這時李先生的雞巴被溫暖的紅唇整個含住,不斷的抽送著,一陣酥痲的快感已從雞巴根部竄出,他知道自己要射了,馬上抓著媽媽的頭部,停止動作。突然,李先生的龜頭射出一股又一股濃濃的精液,直接噴往喉嚨深處,媽媽迷糊的咳了好幾聲,還是將精液慢慢的吞了下去。

李先生將雞巴抽出後依然在她的嘴唇摩,讓媽媽細細的舔著龜頭上殘餘的精液,慢慢的舔乾淨。沒一會兒,他的大雞巴又被舔的硬起來了,他沾沾自喜得佩服自己的能力,馬上就一手扶著自己的大雞巴,用龜頭抵住媽媽的陰唇,將龜頭在她的穴口四周磨著,使得陰戶的蜜汁不停的往外流出。

「喔…喔…別…別…再…磨了…我…癢…癢死了…受…不了…啦…啊…別…酸死了…啊…啊」

媽媽忍不住一直的呻吟著「…啊…我…忍…不住…了……啊……不…行了……我…啊……啊……」

「啊…喔…啊…不…嗯…不…嗯…喔…」媽媽扭動著身體,不停的叫出聲音。

「怎樣,舒服吧!看你的腰扭成這樣,都濕了一大片,是不是想要啊!」李先生知道媽媽已經受不了了,還故意問著。

「啊…我…我要…你…喔…你…快…進來…啊…快一點…」媽媽已講不太出話,仍盡力的回答著。

李先生聽完後立刻擺好姿勢,猴急的往上用力一頂,「滋」一聲,整支陰莖馬上被她的陰道吞沒,直達花心。

「喔…」媽媽好像終於得到男人陰莖的滿足一樣,歡愉地叫了一聲。

李先生由慢而快,越來越用力的抽插著,每一次深深的插入,都重重的撞著花心,我的媽媽開始呻吟:「啊…啊……好……唔……唔…好……啊……喔……喔……」

「嗯…嗯…我…我…要死了…啊…快…快…啊……嗯…我…會…死…啊…」

媽媽已經被熊熊的慾火,熾熱地包圍了她的心,陰戶裡不停的傳來快感,使她忘情的叫著:「啊…啊…不…要……我…要…死…了…嗯…嗯…喔……喔…啊……」

「啊…啊…用力…啊…嗯…用…用力…插..喔…喔…嗯….好…舒…服…嗯…」

媽媽像是第一次體會到做愛的極度快感,使她整個思緒迷迷糊糊,閉著眼睛忘我的享受著。陳叔的嘴裡吸著我甘甜的唾液,一手搓揉著乳房,另一手往下移,來到了被陰毛稀疏蓋著的陰唇上,用手指撫摸到陰唇四周的肉,潺潺的陰水忍不住從小穴不斷流出。我被這突來的刺激小嘴微張的「喔」了一聲,這吐出的香氣正好被陳叔聞個正著。

「啊!好香的少女氣息。」陳叔深深的吸著香味,滿意的說著。

於是陳叔想要一探這美麗的少女穴,他彎起我的雙膝,往外分開,一朵盛開的玫瑰已毫無保留的呈現在陳叔眼前,微開的小洞旁有兩片呈鮮紅色的小陰唇,緊緊的貼在大陰唇上。粉紅色的一道肉縫,因興奮而流出的淫水沾濕了整個花朵,陳叔立刻將鼻子靠了過去。

「嗯!真香,真是漂亮美麗的小穴,極品!極品!」陳叔邊稱讚邊伸出舌頭,舔了上去。

「啊」我的嬌軀像觸電般顫抖了一下

陳叔將嘴唇湊上我早已濕透的花瓣,盡情的吸吮著,不時的用嘴唇含住打轉,又不時把舌頭插進我的陰道裡舔弄著,陳叔把小穴吸得蜜汁直流,「嘖嘖」作響。

「啊…啊…嗯…嗯…啊…」我發出輕輕的呻吟聲。「啊…嗯…不…要……嗯……啊…啊…….」

一波一波從未感受過的快感,刺激著我身體上每一條神經線,使得我更加的暈眩,陳叔口中滿是滑嫩香甜的淫液。

「唔…啊…啊…好…嗯…好…舒…服…啊…嗯…嗯……啊…」我模糊的呻吟著。「喔…喔…嗯…別…別…再舐了…啊…啊…癢…癢死…了…啊…別…嗯…嗯…」

細細發出淫聲的我,聽在陳叔的耳裡,猶如天使般的聲音,下面的大雞巴也正蓄勢待發,準備好好的享受躺在眼前,且淫聲不斷的美少女。陳叔彎起身軀將我的雙腿掛在他的肩上,用大雞巴抵住早已濕潤的小穴,用力一頂「滋」雞巴整根沒入陰戶裡,我皺著眉頭張嘴「啊」了一聲。

「真不愧是年輕少女的身體,好緊的小穴,真是溫暖、舒服。」陳叔不停的贊美著,也享受著這種雞巴被少女嫩穴緊緊包住的感覺。

陳叔慢慢的前後移動著身體,粗大的雞巴也在小穴裡慢慢進出著。

「唔…唔…輕…輕…一…點…啊…嗯…嗯…痛……啊…別…啊…啊…」我不自覺的輕輕低吟著。

耐不住性子的陳叔重重地插進我的小穴裡,每插幾下還連龜頭也拔出來,然後再乾進去,他想讓我知道他依然寶刀未老。且與美少女做愛也是難得的機會,他當然要好好享受一下。

「啊…痛…死我了…啊…啊…你…你的雞巴太大了…好…痛…啊…喔…喔…」

「嗯嗯…嗚…啊啊…喔….不行了…嗚….我受不了了…」我忘情的叫著。

陳叔看到我痛苦又痛快的表情,再猛力的挺了幾下,讓大雞巴更加的深入,好像要把小穴貫穿一樣。

「啊…啊…好……啊………快…快…別…動……啊……啊…」

「嗯..好.舒服..嗯嗯..唔..嗯..唔.舒..服.嗯.嗯.」我慢慢的適應大雞巴的衝擊,漸漸感到疼痛後接踵而來的快感。

「嗚…嗚…我…會死…掉…嗯嗯..啊…好..舒…服.啊.啊.」我的腰也忍不住配合了起來。

漸漸的陳叔覺得陰莖一陣溫熱酥麻,知道自己快要射了,又加快速度抽插了幾十下。

「哦…」陳叔的喉間也發出聲吼,幾次深插之後,終於把大量的精液全部射進了我的穴心裡。

射完精後,陳叔把疲軟的陰莖從陰道裡抽出,喘著氣的躺在旁邊休息。我也舒服的幾乎暈了過去,胸部不斷上下起伏吐著香氣,小穴裡也潺潺的流出淫水和精液。李先生不斷賣力的幹著媽媽,火熱滾燙的粗大肉棒在媽媽下身陰道內,被嫩滑肉壁更是緊緊纏夾住,讓李先生的雞巴嘗到無比的快感。

「啊……啊…嗯…嗯…啊…我……我……不行了…哦……啊……」媽媽忘情的呻吟著「喔……啊…..好…啊…..啊…..用…力…插…..嗯…..嗯…」

加快速度抽動的李先生,受到陰戶裡一陣的收縮、緊夾,終於耐不住喘息的道:「我…要…射了!」

李先生一陣的狂抖,溫熱濃鬱的精液直射入她的子宮深處,媽媽等待已久的花心也傳來一陣強列的快感。

「啊..啊.啊.」由於動作的停止,媽媽的呻吟聲逐漸變小,滿身大汗的李先生整個趴在媽媽身上,兩人喘著氣,也相互吸著對方的氣息。

休息了好一會兒,陳叔和李先生站了起來,兩人看著躺在地上和床上的美麗母女,又互相看了一下,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過了近半個小時,我和媽媽慢慢的醒了,母女倆看到自己身上一絲不掛,下體傳來未盡的快感與舒服,我和媽媽也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沒想到自己會這麼的激情與開放。母女倆享受了和李先生及陳叔做愛所帶來的高潮,想著想著,兩人的臉上泛起了些許的紅暈。(後來才知道,那天媽媽是故意帶我去陳叔家,讓他為我破處的)

星期六,媽媽──嘉惠忙著整理客廳,原來是前天陳叔打電話來,今天下午一點要帶朋友來家裡,所以媽媽怕家裡太亂,趕緊收拾一下。

其實家裡一向都很乾淨,媽媽平時就有在打掃,家裡的一塵不染就如同我一樣,清純的不懂社會險惡,不懂人心的狡猾,只知道保持善良的心多幫助別人,這就是我從小受的教育所養成的觀念。

「叮咚!叮咚」門鈴響了,媽媽聽到門鈴的聲音,將門打開,原來是女兒的同學──小筠。

「張媽媽,你好!」

媽媽關上門帶著小筠到客廳坐。「小筠,今天假日你怎麼還穿著校服啊!」

「喔!我早上去學校上輔導課,剛剛才回來,連校服都還沒來得及換。」

「小筠,你真是用功,不像小玲(是我的名字)那麼貪玩。」

我和小筠是專二學生,讀的是女校(當時並不收男學生的),除了幾個男老師和工友外,其餘都是女生,根本沒有機會接觸男生。班上有幾個同學常會帶著男朋友出去玩,有時也會找我和小筠一起出去。

小筠的身材雖然嬌小,但卻長的很漂亮,胸部也算是豐滿,有好幾個男生想追她,但都被她拒絕了,到現在還是處女,所以對於「性」仍是似懂非懂。

「阿姨,小玲呢?」

「小玲還在洗澡,洗很久了,應該快洗好了。」

「嗶~~嗶~~」對講機響了,媽媽走去接對講機。「喂!您好,喔!是王伯啊!..有人找我..陳先生,對對,是找我的……好……麻煩您讓他上來,王伯謝謝您。」媽媽掛上對講機,立刻將門打開,等候陳叔的到來。

我和媽媽住的是社區型的住宅,房屋在8樓,是樓中樓型式的,整個社區只有一百多戶。沒一會,電梯門開了,陳叔帶著李先生及一位沒見過的男人。

「阿剛(陳叔的名字),你來了。」媽媽客套的說。

陳叔一群人走到客廳,看到沙發上坐著一位年輕美眉,長的真是漂亮,還穿著校服,隆起的胸部還真不小呢。

「這位美麗的小女生是小玲的妹妹嗎?」陳叔看著小筠說著。

「阿剛,小玲的同學,叫小筠,她是來找小玲的。」媽媽說。

「對了,嘉惠,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林天順,他的那根很大,所以我找他一起過來。」陳叔指著陌生人向媽媽介紹。

「真的,順哥不好意思,待會麻煩您了。」媽媽客氣的說著。

「那裡那裡,張小姐,叫我阿順就好了,你太客氣了,助人為快樂之本嗎!」阿順也客氣的回應著。

林天順是一個工地的工人,48歲、170公分、75公斤,長的黑黑的,是陳叔的牌友兼酒友,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所以找他來嘗嘗甜頭。

阿順從一出電梯看到媽媽,就心跳不已,小陳說的沒錯,的確是美女型的人妻。豐滿的胸部,身材的曲線,水嫩嫩的皮膚,哇!他以前花錢找的女人,根本沒有一個能夠跟眼前的美女相提並論,讓阿順巴不得馬上脫光自己和媽媽的衣服,現場來上一炮,心裡直覺得小陳這個朋友沒有交錯,懂得照顧自己的好兄弟。

「張小姐,那我們開始吧,那…小玲呢?」陳叔問著媽媽。

「喔!小玲還在她房裡洗澡,我去叫她。」媽媽說完,轉身要往我的房裡走。

「等等,嘉惠,讓小李去叫就好了,我晚一點還有別的事要辦,為了爭取時間,你跟小筠(小筠聽的滿頭霧水,他們要做什麼?跟她有什麼關係?)先來吧。」陳叔叫住媽媽,騙他說另外有事要趕時間,其實是要幫李先生找機會。

「好吧!那李先生就麻煩您了,小玲的臥房在走廊盡頭右邊那一間。」媽媽說「天順,我的臥房在二樓,請往這邊走」

媽媽帶著他一起上樓,陳叔和小筠則留在客廳。阿順邊走邊看著淑惠的臀部扭來扭去,胯下的肉棒又硬了許多。

李先生直接打開我的房門,房間裡沒有人。但房裡馬上飄來一陣少女特有的香味,聞的讓小陳真是衝動。裡面整個是淡粉紅色的佈置,連床套枕頭都是一樣的色系。李先生看到床鋪上放著女孩的內褲和胸罩,他想這一定是我待會要穿的衣服,馬上將胸罩和內褲拿起來聞。

「哇!真是香,少女的味道真是不錯。」李先生邊聞下面的雞巴也快速充血膨脹起來。聽到浴室裡傳來洗澡的聲音,他知道裡面一定是我在洗澡,機會來了,李先生馬上走過去敲門。

「叩!叩!」

「媽!我還在洗澡啦,快好了。」我在裡面喊著。

「小玲,是我,我是李金龍(李先生的名字)。」

「啊!怎麼是你,等一下喔!我快洗好了。」

「小玲別急,慢慢洗,要不要我幫忙啊!」

「李先生,你別開玩笑了,你先出去,我還要穿衣服……啊!糟糕。」我突然叫了一聲

「小玲,怎麼了。」李先生趕緊問著。

「沒…沒有啦!我…我的衣服忘了拿進來。」

「放在哪?我幫你拿。」

「沒…沒關係,李先生你先出去,我自己來就好。」

「你跟我客氣什麼,是不是放在床上的內褲和胸罩啊!我拿給你。」

「李先生,別…我…我自己拿就好」

李先生明知故問,讓我不知如何是好,李先生拿了衣服趕快走來浴室門口。

「小玲,快開門,我拿來了。」

「啊!………喔!」我不知道怎麼辦,只好將門開個小縫把手伸了出來。

李先生見狀,馬上推開門走了進去。

「啊!李先生,你幹什麼。」我見他突然進來,嚇的趕緊用手遮住身體。

「小玲,你的身材真好,真是美麗。」李先生接著說「但是……唉……」我聽到他好像欲言又止,又歎了一口氣,也忘記自己身上一絲不掛,趕緊問著:「李先生,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你怎麼在歎氣啊!」

「啊!髒東西,李先生你是說這屋裡有……」(由於媽媽的原故我很迷信的)我緊張的說著,也立刻靠近了李先生的身體,眼睛也不停的看著浴室裡和房間,好像隨時會有什麼東西出現一樣,李先生的手也順勢的摟著全身光溜溜的我。

「小玲,先別緊張,其實…我也不太確定。」

「那…那要怎麼辦呢?」

「別怕,我會天天來陪你的,放心。」

李先生看到我這美女胸前的兩個乳房真美,白裡透紅,尤其那兩顆粉紅色的乳頭,他看的真是口水直流,下面的雞巴瞬間挺立了起來。

「小玲,好嗎?」

「李先生,我....」

李先生的雙手開始在我的背部遊走著,撫摸著我那光滑的肌膚。摸著摸著也邊用拇指按著背部的穴道,從背部到脖子,不斷的來回按摩著,有時還滑到我的腋下,輕輕碰觸著我的乳房邊緣,有時也按摩到屁股深處,有意無意的滑過我的股間。

閉著眼睛,享受著按摩所帶來舒服感的我,不時還發出「嗯…嗯…」的聲音,而且已經忘了在我背後,是虎視眈眈的中年人─李先生。

李先生將手從腋下滑到我的乳房,先從乳房邊緣按摩,慢慢的雙手把乳房握個正著,我仍然陶醉在其中,根本不知道我的乳房已整個被包住了。他輕輕的撫弄著雙乳,慢慢的捏弄著,我的兩個乳頭也因為興奮而挺了出來,他馬上將乳頭夾住,不斷的挑逗著,我也不自覺的發出呻吟。

「嗯……嗯……喔……」

趁著我還在陶醉的同時,李先生已經悄悄的將自己的衣服脫光,露出堅挺雞巴正抵住我的屁股。突然間我被屁股間傳來溫熱的感覺馬上驚醒過來,看到自己胸前的乳房正被兩隻粗糙的雙手揉捏著,指頭間還夾住乳頭。

「李先生!你在幹什麼!」

「沒有啦,你的身材這麼好,讓我情不自盡就…,你不也是感到很舒服嗎!還叫的很淫蕩呢!」他邊說還邊左捏右揉著我的乳房。

「我…我哪…有……」我想到剛剛忘情舒服時發出的呻吟,頓時誘人的臉龐變的通紅。

李先生趁著我還來不及反應時,雙手藉著挑逗搓揉著乳房,捏弄著粉紅色的乳頭,也馬上用舌頭舔弄著她的耳朵。

「喔…喔…嗯…嗯…喔…」我不自覺的發出呻吟「嗯…嗯…喔…嗯…」

我胸前的乳房被搓揉的紅脹了起來,李先生的舌頭由耳朵舔到了臉頰,我自動別過頭將嘴巴迎上,他立刻吸住我的小嘴,將舌頭鑽進嘴裡,舔著舌頭,賣力吸吮著我濕漉的香舌。

「嗯…嗯嗯…喔…嗯…喔…」我已經忘記自己在做什麼,忘情的呻吟著。

李先生慢慢的將右手往下移,來到我的小穴,摸到了我的陰毛和陰唇,立刻用食指與中指輕柔著兩片陰唇,手指摩擦搓揉著肉穴,漸濕的蜜水越流越多。

「喔..喔..啊啊..喔..啊啊..」我從鼻孔內發出呻吟聲,身體如觸電般顫抖。

「嗯……嗯……唔……唔………啊……嗯…嗯……」

李先生的手指插入濕潤的肉穴裡,不斷挑逗著陰蒂,手指也開始在我的蜜穴裡抽插著。

「哎……別挖……啊啊……別挖……啊……」我受不了這樣的激烈動作,開始喘息……發出……嗯…….嗯的聲音,不斷的呻吟著。

「嗯……..哼………不…不要…啊……..啊……..」

李先生一邊親吻著我的櫻桃小嘴,一手搓弄著乳房,挑逗著乳頭,一手在蜜穴裡抽插著,弄得我全身感到無與倫比的刺激。

趁著我全身無力且沈浸在這激情中,李先生抱起我嬌美的身軀往床鋪走去。緩緩的將我放在床鋪上,他也跟著爬上床,立刻將我的雙腿分開,馬上顯現在眼前的是粉紅濕嫩的蜜穴。

李先生馬上舉起硬挺許久的雞巴抵住嫩穴,我看到他的動作,心理緊張了起來。

「李先生,不…不行,你不可以這樣,我媽會…看到。」

「呵呵,小玲,放心,你媽媽正和小陳在忙他們的事…,哪有時間過來。」李先生邊說邊用大雞巴磨著我的蜜穴。

「喔…喔…別…別再…嗯嗯…嗯…喔…」下面傳來的酸麻感挑起我的慾火,根本無力說話,也無法拒絕即將入侵的大雞巴。李先生見勢馬上將雞巴推進,撐開兩片陰唇直達花心。

「啊……」我被大雞巴充滿整個蜜穴,不由自主的發出呻吟。李先生聽這嬌滴的呻吟聲,馬上熱血直衝腦門,開始快速的抽插著雞巴。

「嗯…嗯…啊啊…嗯…啊啊…」我被這猛烈的進攻刺激,不斷的呻吟著。

「嗯嗯…嗚…啊啊…喔….不…不行…啊….啊啊…嗯…嗯…..」

我開始忘情的叫著,嫩穴變的更為緊窄,肉壁緊緊夾著李先生的肉棒,想要稍稍抵抗他的攻勢,但反而讓他的雞巴更是感到嫩穴的緊密,而讓他更是興奮,一直不停大力抽插著。

「嗯嗯…嗯…輕…輕…一點…啊…啊…不…不要…啊…」

「啊……啊啊……我…我會……死…死掉…啊…嗯嗯…………」

我忘情的搖散秀髮,媚眼半閉,看的李先生心花怒放,一邊插著穴,一邊低頭去吸她美美的乳頭,我為之瘋狂,淫聲不斷的從我口中叫出。

「啊…啊…嗯……好…好舒服………啊…啊啊……」

「嗯嗯……喔……我…我受…不…了…啦……啊……別…啊啊……喔…」

李先生不斷的加緊速度抽插著,他要一次就乾翻我這個小美女,他要我這輩子都忘不了他那隻大雞巴。

「啊…啊…嗯…啊…不…不……啊…嗯嗯…嗯……」

「嗯…嗯…啊…我…我快出…出…來了…啊…啊…不…不要…嗯嗯…啊……」

我全身挺了起來,那是高潮的徵兆,美麗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也不停的抖動著。

抽插了二百多下,這時李先生也感到自己也快射了,瞬間將大雞巴直抵花心,把火熱的精液射向我的蜜穴深處,我也同時達到高潮而流出大量的淫水。 射精後的李先生不斷的喘息著,而我嬌美的肉體也無力的癱瘓在床上,全身佈滿了汗水,只剩胸前的乳房因呼吸而上下起伏著,我只感覺全身好像是要慢慢的融化掉一般。

媽媽和阿順來到房間,她的房間相當大是套房式的,地上還鋪著地毯,浴室是半透明的玻璃,配上柔和的燈光,看在阿順的眼裡,房內做愛的氣氛十足,巴不得馬上就上床大乾一翻。

媽媽自己陸續的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脫掉。阿順看著眼前一絲不掛的大美女,心跳迅速加快,下面的大雞巴也迅速充血硬挺了起來,但是他知道不能太心急,才不會嚇到她。

阿順先是欣賞了眼前的美女,胸部真是豐滿,尤其是掛在上面如粉紅櫻桃般的乳頭更是美麗極了,真想一口把它吃掉。

阿順的手在媽媽的胸前遊走,也不斷在乳房邊緣刷著,媽媽那受得了如此的挑弄,身體些許的想往後縮。這時阿順的手指來到媽媽的櫻桃般乳頭上,媽媽被這突來的觸感抖了一下,「啊…」也不自覺的叫了一聲,美麗的臉龐,也因此變的通紅,反而更加誘人。

阿順不斷的逗弄著乳頭,媽媽的呼吸變得短促,胸脯快速起伏著,翹圓且富有彈性的乳房,不停在顫動且高挺著,粉紅小巧的乳頭,也因刺激而挺了起來,身體終於受不了這樣的挑逗望後縮了一下。

阿順用手指在媽媽的乳房及凸起乳頭上捏弄著,也不斷用指尖輕摳著乳頭,這舉動反而讓媽媽更是無法招架,而發出呻吟。

「喔…喔…嗯嗯…不…喔…嗯嗯…」

「喔…嗯…不…要…我…受…不了…喔…好…好酸……喔……」

阿順聽到媽媽發出嬌滴呻吟,他的兩隻手開始一起在媽媽的雙乳上搓揉著,手指搓弄著漲得硬挺的乳頭,更不時的用力按壓它,紅著臉的媽媽更是受不了如此的刺激,微張著櫻桃雙唇呻吟著。

「嗯…嗯…啊……不…啊…不要…啊啊…」

「嗯……嗯……唔…別…唔…別再……啊……嗯…嗯……」

媽媽被阿順如此的挑逗,整個人幾乎要融化掉一樣。

「啊……啊啊……別…吸…嗯……啊…我…嗯…嗯……」

「嗯…嗯…啊……好…啊…舒服…啊啊…」

阿順聽到媽媽的鼓勵,更是用力的吸吮,巴不得把整個乳汁吸出來。

「啊…不…不要…嗯嗯…痛…啊……啊啊…不…啊…」

阿順將右手開始往下移,撫摸著光滑的肌膚來到媽媽的陰戶,立刻用手指在陰唇上搓揉,也用食指摳弄著陰蒂,媽媽的陰戶的蜜汁也奔流而出。

「啊……啊……不行…嗯…別……啊啊…別…摸……啊……」

「啊…喔喔……不……嗯…不…要…摳…啊……啊啊……喔…..」

阿順摳弄了一會,手上已沾滿穴裡流出的蜜汁,下面的大雞巴已經硬的發紫,蓄勢待發,馬上將媽媽推到在床上,抬起她的雙腿,快速的將大雞巴朝陰戶插了進去。

「啊……」媽媽的陰戶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整個充滿,且不自覺得叫了出來。畢竟是個工人,阿順哪懂得前戲,能幹就馬上乾,尤其面對如此嬌媚的人妻,反正先爽到再說。

阿順開始瘋狂的抽插著,淑惠被這粗暴的舉動,還來不及思考對錯,早就被下體傳來的刺激淹蓋過去。

「啊…啊啊…不…行…嗯…嗯…我…受不了…啊啊…嗯…啊……」

「嗯嗯…嗯…慢…啊…啊…慢…點…嗯…別…啊啊……啊…」

在媽媽達到高潮後,阿順起身要將雞巴塞入媽媽的嘴裡,原來他也快射出來了,還特別要射在媽媽的嘴裡,但阿順可能控制不住了,竟然射得媽媽鼻、眼、嘴,滿臉都是,阿順還直呼真是太爽了,而媽媽也躺在床上不斷的喘息著。陳叔看著眼前這個小美女─小筠,知道她應該未嘗性事,所以要慢慢來。陳叔抱住小筠搓揉著她的乳房。小筠的陰戶裡正流出晶亮的蜜汁,但她卻驚慌的想逃、想大叫。

在她未來得及動作的同時,陳叔已將右手慢慢的往下移,摸到小筠稀疏的陰毛,接著用食指和中指輕輕的撫摸摩擦著陰唇,小筠的陰唇突然被大師碰觸到,身體如顫抖般的抖了一下,「啊…」。

不斷被上下撫摸的小筠,完全沈浸在這前所未有的觸感與舒服,忘記自己的身體正被一個不認識的男人侵襲著。

陳叔持續的挑弄著,小筠已被搞的無力也恰似無知覺的整個靠在陳叔的身上(衣服也不知在何時被脫個精光了)。陳叔見時機成熟,輕輕的將小筠抱起讓她躺在地毯上,右手繼續撫摸著蜜穴,也同時將嘴巴湊到小筠的胸前,把整個乳房含在嘴裡,用舌頭舔著櫻桃般的乳頭。陳叔當然也不會讓另一隻手閒著,左手也伸向乳房搓揉著。

「嗯…嗯…喔…喔…嗯嗯…」

「嗯……嗯……唔……唔………啊……嗯…嗯……」

小筠發出呻吟,身體自然的向上挺,彷彿希望陳叔吸得更用力一樣。陳叔伸出右手中指,侵入小筠的蜜穴,抵開陰唇,慢慢的插入一半,開始在穴裡摩擦著穴壁,也微微抽插著。

「喔…喔…啊啊…喔…啊啊…」小筠發出呻吟聲,身體如觸電般顫抖。

陳叔不只吸著乳頭,也親吻了小筠身上每處的肌膚,手指繼續挑逗著陰蒂,另一手在乳房上不停的搓揉,小筠也受不了的開始喘息呻吟。

「喔……別……啊啊……別…挖……喔…啊……」

「嗯……..哼………不…不要…啊……..啊……..」

陳叔舔到了小筠的粉頸,舔到耳朵,用舌頭在耳裡不斷的鑽舔著。

「啊…啊啊…好…啊…好…癢…啊……嗯…啊…」

陳叔挑逗了一會又轉移陣地親吻著臉頰,像在舔一個大糖果一樣,細細的品嚐,最後親吻到了小筠的櫻桃小嘴上。陳叔不斷舔著小筠的雙唇,也用舌頭伸入舔刷著小筠的齒列,最後抵開了牙齒開始吸舔著香舌,小筠也不自覺的自動伸出舌頭讓大師吸吮著。

「嗯…嗯嗯……喔…嗯……嗯………」小筠的嘴被陳叔整個含住,只用鼻子呼出些許的呻吟。

陳叔慢慢的調整姿勢移向小筠的身上,用手把小筠的雙腿分開,然後抓住自己硬挺的大雞巴抵住她的陰唇慢慢的磨著,嘴裡仍然吸吮著小筠的香舌。

「嗯…嗯嗯…啊…嗯…不…啊…嗯嗯…不……嗯…」

陳叔不斷的用龜頭磨著陰唇,小筠的嘴裡仍呼出不清楚的呻吟,穴裡也不停的流出蜜汁。

「嗯…嗯……別…嗯嗯…酸……嗯…嗯嗯…好…酸…嗯…嗯….」

陳叔趁機把屁股一用力,大雞巴一下子就進去了半截,小筠感到下體傳來前所未有撕裂的疼痛,整個人清醒過來,想要推開陳叔,卻無法推動他的身軀,想要叫出來,嘴巴也被大師封住,只能從鼻子呼出急促的喘息聲。

「嗯嗯…嗯…嗯………嗯嗯………嗯…」

看到流著眼淚的小筠,陳叔知道她還是處女,這是她的第一次,所以為了減短小筠的痛苦,陳叔一股作氣用力的把雞巴整個插進去,直抵花心。

「啊啊……好痛……」小筠痛得別過頭去叫出聲音來。

「嗚嗚……你為什麼欺負我…嗚…嗚…你…你騙我……嗚…你怎麼可以對…對我這…這樣…嗚…嗚嗚…」

「嗚…這…這根本…嗚嗚……嗚…嗚嗚…好…好痛…嗚嗚…嗚嗚……..」

陳叔看到小筠流著眼淚在哭訴著,雖然心有不忍,但到了這個地步也不能退縮,只好繼續輕壓著小筠的身軀別讓她亂動,插在穴裡的雞巴也暫時不動,順便用手不斷的搓揉著小筠的乳房,希望藉此能減輕小筠穴裡的疼痛。

當然,陳叔也知道第一次當然會很痛,但再過一會,疼痛會慢慢減輕,接下來小筠就可以瞭解性愛的樂趣,真正享受到大雞巴在她穴裡抽插的快感。所以陳叔就邊搓揉挑逗著乳房,邊安慰小筠。陳叔的手正搓揉小筠的乳房,下面的蜜穴也正被他的雞巴整個插滿,頓時,小筠的臉變得通紅,也將眼睛的水龍頭漸漸的關小。

「但…但是…我剛剛下…下面好痛。」小筠紅著臉說著。

「嗯!沒錯,因為你是第一次,當然會痛,待會你就會開始覺得舒服了。」陳叔邊說邊挑逗著小筠的乳頭。

小筠知道女生第一次做愛會很痛,只是要把處女獻給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她有些不甘心。此時,小筠的蜜穴已經不那麼痛了,但心裡相當的亂,完全無法思考,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或問什麼,只是呆呆的躺在那裡,看著眼前的男人。

陳叔看到小筠已經不在有所掙紮了,開始慢慢的抽送著下面的大雞巴,嘴裡也伸出舌頭舔弄著她的乳頭。對於陳叔的動作,小筠的穴裡也像是有螞蟻在爬一樣,酥酥麻麻的,她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做愛,但畢竟是第一次,小筠羞紅著臉閉起眼睛,慢慢的感受。

陳叔見小筠閉上眼睛,知道她已做好準備默許自己進行接下來的動作。陳叔加快速度抽插著,也使出九淺一深的方式,刺激著小筠的穴壁,在插到深處時,他更是雙手抓住小筠的肩膀,把她的身體推向自己,讓大雞巴一次就頂到花心。

「啊……啊啊…不..不要……啊…喔…喔喔……啊……啊…」

「啊……啊……慢…嗯嗯……慢…一…點……啊阿……啊…….」

一直想要保持矜持的小筠,已受不了陳叔的雞巴如此用力及快速的抽送,對於穴裡所傳來無與倫比的刺激,終究是小筠未曾體會過滋味,也讓小筠舒服的發出呻吟。

「啊……啊……不要……不……啊……啊……」

「喔……喔喔……好……好舒服……啊…我…受…受不了了…啊阿…好……啊……」

小筠的小穴在陳叔粗大雞巴的勇猛衝刺下淫聲連連。陳叔的肉棒每頂到花心,小穴的嫩肉就一直不停收縮。陳叔也被小筠那又窄又緊的蜜穴夾得舒暢無比。

「嗯嗯……喔……我…我受…不…了…啦……啊……別…啊啊……喔…」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小筠忘情的叫著。

「小…小筠,我要…射…了…」陳叔也氣喘如牛的說著。

「啊啊…啊…別…別射…啊…在…裡面…啊啊…會…懷孕…啊………」小筠邊呻吟邊說著「啊…別…啊啊……啊…不…要…啊啊…」

陳叔根本不理會小筠說的話,在射出同時,陳叔立刻將雞巴用力頂向花心,滾燙的精液全部灌進灌進小筠的蜜穴。小筠的嫩穴被這麼一燙也同時達到有史以來第一次的高潮,由於小筠從未體會過如此激烈的性愛,整個人無力的攤在床上。

看著眼前的小筠,陳叔感到無以倫比的滿足,雞巴還持續的插在蜜穴裡,不捨得拔出,白色的精液和小筠的蜜汁由縫間不斷的流出,陳叔低頭輕舔著小筠的乳頭,另一手也搓揉著乳房,像是在安撫一樣。

這時光著身子李先生抱著裸體的我走了進來,阿順也在同時帶著赤裸的媽媽下樓。看到後馬上對李先生使了眼色,李先生當然明白阿順的意思,趕緊將我交給他,因為他已經虎視眈眈的看著床上的小筠,而陳叔也開始換手,拉起躺在地上的媽媽往浴室走去。

就這樣,三個男人在床上、浴室及地毯上交叉的幹著我、媽媽和小筠。我們也平均都被乾了五次以上,也累的睡到十點多才起床。之後一有空陳叔三人都會來我家,用他們的大雞巴輪流幹我、媽媽和小筠。

幾次之後,我和小筠也就不在抗拒了,乖乖的和媽媽一起成了他們的性玩物。一心期待著他們用他們的大雞巴狠狠的把我們幹的爽上天………………………

======完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