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春姬滿意極了,雖然她不是我心裡一直以來夢中的女孩,我夢中女孩是很文靜和有氣質的。

但春姬的性感讓我時時都充滿性慾。

我心裡有一些疙瘩,就是我第一次與春姬做愛,我發現我很容易頂入她的玉穴,而且她的那裡面水也很多,不像處女那樣乾澀。

這是男人很注意到的問題。

我很娓婉地問春姬,誰知她卻哈哈大笑,道:「什麼年代了,你還講這個。

我也沒要求你是處男呀。」

我撒了一個謊道:「我沒得過處女,想知道是什麼回事。」

「那你去找一個呀,我才不在意呢。」

過了一下,她說:「你知道我是什麼時候第一次的嗎?十一歲。

那時誰知道你是我老公呀,要不我就留給你了。」

她溫柔地摟著我,「我看你還挺封建的,告訴你,我男朋友起碼有二三十個,從十一歲開始我就跟他們玩了。

不過,你要娶了我我保證不在外面玩了,你太厲害了,我應付你都不過來。」

怪不得她玉穴那麼容易進,水又多,原來從十一歲起就給男人弄了八年。

「那你准不准我到外面玩?」

我半開玩笑地問。

「我才不管你。」

不過我還是很滿意春姬,畢竟我身份也太低了。

現代城市裡的人,哪裡還那麼講究這個?從我給林叔叔開車起我就知道了。

林叔叔不但有情婦,還和幾個人的老婆有關係,她們的老公都知道,沒什麼的。

我沒和春姬認識不到一個月,她就常帶我上她家了。

春姬的父母很開朗的,又很愛玩。

春姬爸爸崔叔叔雖是北方人,但不是很高,一米七幾,很和善。

春姬媽媽也就是林副市長的妹妹林嫚媛穿起高跟鞋來差不多有丈夫高,論姿色與媚姨差不多,但沒有媚姨那種攝人心魂的媚態和雍榮華貴的貴婦像,她看起來比玉媚姨大一些,雖是副市長的妹妹,但是感覺上有長輩的親近,但卻不失女人的卓卓風姿。

我想玉媚姨是一朵嬌玫瑰,而嫚媛阿姨恰如一枝出牆的紅杏,分外奪目。

嫚媛阿姨在市裡的一家醫院工作,是護士長。

我去時每次都要我陪打麻將,經常一玩就是到半夜,特別星期五和星期天,更是整天玩。

但春姬媽媽嫚媛例外。

我不太愛玩麻將,因為我認為它是喪志的東西,而春姬媽(我叫她媛姨)她講究保養,要保證睡眠,所以我和媛姨兩人輪流打。

玩累了,我就在春姬家休息,開始我還自己睡,但才幾天,春姬就把我拽到她床上了。

那天大家都休息了,我睡一下子,春姬就拉我到她房間。

春姬很是放浪,簡直有點肆無忌旦。

她房間與父母房間只有一牆之隔,然而她卻從哼哼唧唧到放聲大叫,被子也摀不住她。

也難怪,碰到我這樣粗大的,她哪裡有不叫的?那晚她叫了一個多小時。

第二天,我也不敢早起,等崔叔叔和嫚媛阿姨上班後才起來。

從此,我和崔叔叔及媛姨的關係變得微妙起來。

我不在那麼隨便地和他們玩了,因為我佔有春姬這個「把柄」

已給崔叔叔和媛姨抓到了。

我已真正地把他們當成了長輩一般來看了。

而他們也看出我對春姬的真心實意,對我更關心和愛護,特別是媛姨,常常對我問長問短的,她說:「你和春姬兩個正好互補,她從小玩瘋了,正缺個人管她。」

其實,我對崔叔叔和嫚媛阿姨感覺上更親了,而嫚媛阿姨則以岳母自居。

當然,現在他們家的重活都是我干嘍。

不像從前我要干,她們都客氣一下。

我堂而皇之地住了進來,儘管春姬還沒畢業。

由於我玉莖巨大,沒有合適的避孕套(大號的又緊一些短一些用得一點不舒服),所以才一個半月的時間,春姬的月經還沒見,一檢查,才知道真是懷上了。

連忙去醫院做了。

那晚我和林叔叔出差回來,晚上大約都有十點多了,我突然想起春姬明天就回廣州學校了,去和她告別一下。

而且這時崔叔叔他們一定都沒睡,他們每天不到十一二點不上床。

可當嫚媛阿姨給我開門時,只有她一人。

廳裡吊燈關了,開著昏暗的壁燈,電視正開著,崔叔叔這麼早就睡了?嫚媛阿姨說:「你怎麼這麼晚才來。」

我告訴她來意。

她說:「先坐一會兒,休息一下。」

我問她崔叔叔為什麼就睡了,她說崔叔叔已經出差了,而春姬從剛醫院出來,身子還虛,明天就要回學校了,就先睡了。

她自己一個人,沒事幹,她剛洗了澡,想睡早點。

我想去看一下春姬,嫚媛阿姨說讓春姬睡吧明天她還要早起,叫我在客房睡明天再說。

我就去洗了澡。

出來然後見嫚媛阿姨還沒睡,就陪她坐著說話。

我們兩人坐在沙發上聊著,但我沒話說,因為嫚媛阿姨使我真有點口乾舌燥。

她洗澡後穿著一件紫色的睡袍,睡袍光滑閃爍,柔墜而貼身,使嫚媛姨身體凹凸畢現,曲線優美,一頭披肩秀髮似瀑布般撤落在她那肥腴的後背和渾圓的肩頭上,兩條胳膊滑膩光潔,雪膚滑嫩,柔若無骨,宛如兩段玉藕,胸前睡袍口子很低,她那豐滿的雙峰高聳前突,兩團肉球襯托出深深的乳溝,走動時飽滿豐腴的雙峰微微晃動著,紫睡袍籠著丰韻的雙腿,襯托著渾圓的肥臀,更顯肉感。

再偷看嫚媛姨如花般的臉頰,秀麗嫵媚,露著醉人的模樣,柳眉下一對丹鳳媚眼,黑漆漆,水汪汪,顧盼生輝,時時泛出勾魂懾魄的秋波,櫻唇紅潤,惹人垂涎。

艷麗秀美如出牆紅杏,嬌艷一方。

燈下觀美人,才知嫚媛阿姨的姿色更加動人,紫色睡袍隨著她的走動,乳顫臀擺,身移袍拂,不緊不慢,有分有寸,顯得高貴端莊,就像仙女降臨到人間,令人更加難以抗拒,不禁想入非非。

但是我卻是嫚媛阿姨的準女婿。

有這樣一個丈母娘我真是夠驕傲的。

我突然覺得,嫚媛阿姨比春姬魅力足多了。

想著的時候,我的下體不自覺地漲了一些,因為我洗澡後是穿著休閒短褲,哪敢給嫚媛阿姨看出來?便用腿夾住。

我有一答沒一答地和嫚媛阿姨說話。

也許我感到沒什麼說的吧,竟把春姬懷孕的消息說了出來。

嫚媛阿姨吃驚地說:「你們怎麼這麼不小心?春姬還沒畢業呀。」

我告訴她說已去醫院處理了,她說我們還年輕,不要老這樣,要不以後怕懷不上了。

我聆聽她的教誨,挺不好意思的。

末了,她說:「你們沒採取什麼避孕措施嗎?」

我說:「要不讓春姬吃藥。」

她走到房中拿出一盒東西遞給我,說:「吃藥會破壞女人生理。最好用這個。」

我看是中號的,這中號哪裡套得下我那根大東西?大號都勉強。

但又不好說,就道:「那……那個東西我也試過了,我用不合。」

嫚媛阿姨打量了我一下,說:「看你,蠻高大的呀。」

我立刻知道嫚媛阿姨誤會以為我那東西小了,忙道:「不是,我……我不會用。」

嫚媛阿姨彷彿舒了一口氣,我知道她是很疼春姬的,就因為這樣才會使春姬小小年紀就歷經成人之事了。

嫚媛阿姨嗔道:「看你,真是老實過頭了,這個都不會。」

說著,她從盒裡抽出一個來,拿在手裡說:「你們現在的年輕人,自立能力就是差,什麼都要教,我原以為你從農村出來會好一點……」

我說:「就是從農村出來才不知道的,沒接觸過。」

她說:「把你那東西拿出來,我教你。」

我連連躲閃,說「不……」

嫚媛阿姨見我這樣以為我不好意思意思,便道:「以前我在醫院裡給人護理,給男人導尿啦,上藥啦,看過多少,比你老得多的我就看過了,二十年前你還是小娃娃時我就看過了……」

我說:「媛姨……我……不習慣……我……」

她柔聲道:「你這小孩,給大人看見又有什麼,春姬是我生出來的,看著長大的,我早就把你當成我自己的孩子了,以後你們結婚,我就是你岳母,你就當是你媽媽看一下你身體,這有什麼呢。

你還要叫我媽媽呢。

我現在教會你,以後你們不用我再操心這些事。

呶,春姬都在裡面睡著。」

說著俯過身來到我前面。

我只能讓開手,任嫚媛阿姨拉開我的褲頭。

她拉開後,由於我的東西被我用大腿夾住了,燈又暗,她看不見,以為我的東西小看不到,戲道:「小雞雞在哪裡?」

說著湊臉過去。

我只有把腿放開,頓時,我的玉棒如彈簧一般彈起來,剛好頂到嫚媛阿姨的嘴唇邊,她「呀——」

地叫了一聲,我想偏過下身,卻在她張嘴叫時我的玉棒劃進她嘴裡。

她連忙抬起頭,我和嫚媛阿姨都挺尷尬的。

好在嫚媛阿姨迅速平靜過來,掩飾道:「看不出你小鬼頭,還蠻大的啊。

現在我給你套上去,看著,記住了。」

我看著嫚媛阿姨的手握上去,嫚媛阿姨的手溫熱而柔軟,我剛才稍軟的玉棒隨著她的抓握,又硬漲起來。

嫚媛阿姨拿著避孕套捉住我的玉棒在往上套,但一切都是徒勞。

因為中號的根本套不上去。

嫚媛阿姨道:「這是春姬爸爸用的,你用不合,不過道理都是一樣的,就這樣套上去就行了。」

說著,她在我碩大的玉棒頭上弄著。

嫚媛阿姨的雙手柔軟柔軟的在我那敏感地帶弄著,使我麻穌穌地舒服極了,由於幾天春姬吃流產藥,而我又沒自己弄,這時我感到小腹裡一股股暖流在迴旋,直想射精,但只得忍住,但我卻感到玉棒在嫚媛阿姨的掌指中一下下跳動、抓握和輕撫。

由於嫚媛阿姨弄得我麻穌穌的舒服,我又不捨得讓她離開,結果不一會,一大股熱精衝出來,我連忙伸手去搶嫚媛阿姨手中的玉棒,然而來不及了,嫚媛阿姨躲閃不及,直射到她的面龐上,在她起身躲閃時,又一大股飛射出來到她胸前。

當我看嫚媛阿姨時,驚呆了,這次我射出足有一匙羹的東西,一點點濺在嫚媛阿姨那嬌艷的面龐上,嘴唇上,眉毛上和髮梢處,在她那潔白細膩的脖子上和她右側豐乳的睡袍處,也是星星點點……當時我無法形容自己,有射精後的愉悅,更多是對後果的擔心……嫚媛阿姨的表情我不知如何形容,好像她既有尷尬又不知所措,而且我還覺得她有一點生氣,她哪裡會料到,老實的女婿竟會把精液射到她身上。

我更不知如何是好,連說:「媛姨,我……我不是故意的……」

說著便手忙腳亂地卻給她擦她那面龐,她自己也用紙巾擦著,四隻手在她面龐上忙著,我只好手往下移去擦她脖子,接著就去擦她胸前奶子上的精液。

我擦著,嫚媛阿姨的大奶子隨著我手掌的擦動而有彈性地擺對,在我手裡,軟而彈,舒服極了,真想捧在手裡搓揉它,可是我哪敢?正當我又心猿意馬時,就感覺不對勁了,我抬眼望時,嫚媛阿姨停住了,正看著我,表情有點古怪。

我忙抽回手,說:「嫚媛阿姨,我明早再來。」

說完就逃似地離開了她家。

當然第二早我不敢去,好像嫚媛阿姨窺透了我的心思。

只打了個電話給春姬,說事情忙,送不了她了,到我有空再到學校看她。

沒有春姬,我百無聊賴。

又不敢上崔叔叔家,一下公司事務,上林叔叔家吃晚飯,晚飯後林叔叔晚飯後叫我送他到外面,我把車交給他就回來了,早早睡吧,這是我當兵保持的早睡習慣。

正睡下,電話響了,是嫚媛阿姨打來的,我剛說:「嫚媛阿姨……」

她就道:「今晚你可以過來睡,我有些事要跟你談。」

什麼回事?我一下子趕到阿姨家。

阿姨開了門。

呀!嫚媛阿姨真是比前天晚上更加迷人和性感。

她一襲金黃色的睡袍,兩根細細的吊帶繫在她渾圓的肩上,雙臂如藕,雙乳前聳,乳溝深深,一串金項鏈掛在她潔白細膩的脖子上,睡袍彷彿按照她的身段所裁,緊腰,至髖臀部也緊包著,勾勒出她美好的腰身和豐滿的臀。

再看她如花的面龐,彎而細的眉毛被精心描過,隱約可看出眉黛中含粉,更增嫵媚,睫毛曲捲,雙目含情,紅唇欲滴,睡發彎彎曲曲。

嫚媛阿姨的睡袍光柔而垂墜,那光滑的睡袍摸上去手感一定好極了……「你在幹什麼?」

嫚媛阿姨問道。

「我已經睡了。」

「這麼早就睡了?懶蟲。」

她嗔道。

嫚媛阿姨這種愛嗔,我最愛聽了,從頭到腳都有麻酥酥的感覺。

「我找你來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啊,嫚媛阿姨。」

「我想等春姬一畢業出來就跟你結婚,免得她整天在外面瘋,沒有人管。」

「我還小哩,嫚媛阿姨。」

「你要還叫我嫚媛阿姨?叫我媽了才對。」

「……」

「怎麼,不願意?」

「願。」

我求之不得。

「你們結婚後還小,要注意避孕。

要不會影響事業,我不想年紀輕輕就做姥姥。

哦,那種小的套子你不合,去買了大一點的沒有?」

「我……不好意思去買。」

「我就知道你們這些年輕人,唉……」

說著,嫚媛阿姨走進裡屋,拿過一盒來遞給我,「進房去,試試看合不。」

我走到春姬房門口推了一下門,鎖上了,便說:「鎖上了,不用試了。」

「真是傻瓜,到我的房不行?」

於是我到嫚媛阿姨的房中。

嫚媛阿姨的房真是美啊,寬大的床上鬆鬆的床墊,床上兩疊薄被整齊疊著,光滑耀眼的綢緞帳縵使整個房中充滿溫馨與肉慾,想不到,結婚20年,已40的嫚媛阿姨和崔叔叔還那麼浪漫。

我的玉棒一下子硬漲起來,我連忙抽出來,打開避孕套,套上去,但套子還是小了一點,箍得緊緊的,想褪出來卻不容易,我一急,上頭的圈被我撕裂了,更褪不出來了。

嫚媛阿姨在門口問道。

「太緊了,褪不出來了。」我道。

嫚媛阿姨走進來,排我坐下,道:「誰叫你這小弟弟這麼大,活該啦。」

說著伸手來幫我解。

到底是嫚媛阿姨心細,在她的巧手擺弄之下,一會兒,慢慢地撕開了一個頭,然後她沿著那個口慢慢撕開。

她邊撕邊道:「你這小子,再像那天那樣弄髒我的衣裳,我要你買一件新的。」

我聽到她又和藹又有一些玩笑味,便應道:「嫚媛阿姨,那天我不是故意的,今天我再那樣,我賠你十件。」

「盡撿好聽地來說,怕我不做你的丈母娘呀。」

嫚媛阿姨道。

「嫚媛阿姨,你太美了,有這樣的丈母娘我最驕傲了。」

套解下來了,嫚媛阿姨道:「好了,以後我再留心看有沒有合適的,」

接著拍了拍我的玉棒,「小傢伙,還挺精神的,蠻可愛的呢,還好,今晚沒使壞。」

我正想收起來,心裡也有一些失落,要是嫚媛阿姨再像那天那樣給我弄一下,賠她一百件睡袍我也願!這時,嫚媛阿姨道:「這種套子上面都有一些潤滑劑的,我給你搽干靜。」

說著嫚媛阿姨用她睡袍下擺處輕輕搽乾淨我玉棒上所沾避孕套的潤滑劑,她柔滑的睡袍搽著,使我玉棒更漲硬得難受,而且玉棒隨著心跳一下下地跳動。

我真想在她用睡袍下擺搽時頂在她豐腴的大腿上。

嫚媛阿姨輕輕摸著,道:「我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你呀,挺棒的,怪不得春姬那麼喜歡你。」

我不知說什麼,嫚媛阿姨給我搽完,就出去繼續看電視了。

我在嫚媛阿姨的房間裡,想等一下穿好衣褲再出去。

可是,剛才嫚媛阿姨那風情萬種且性感的樣子,使我肉棒硬如鋼,怎麼也不能消軟下來。

我輕輕撫摸著自己,意淫著嫚媛阿姨,好久,忽然,嫚媛阿姨在外叫我,嚇我一跳:「阿峰,怎麼還不出來?」

我心一動,道:「嫚媛阿姨,我漲得難受,軟不下來。」

嫚媛阿姨進來,說:「怎麼回事?」

我故意裝出焦急的樣子,「它怎麼也軟不了。」

嫚媛阿姨嗔道:「真是笨,自己弄一下不軟了?」

我道:「我一直在弄的。」

她問:「你以前自己試過嗎?」

我道:「有過,但幾分鐘就出來了。」

嫚媛阿姨不愧是護士,她道:「是不是阿姨在,你緊張,出不來?我把門關上,別緊張,慢慢來。」

為了消除我怕羞心理,又道:「哪個人不自己弄?連阿姨有時都自己弄呢,你要不會自己弄,要是春姬不在家怎麼辦?」

過了十多分鐘,我叫道:「嫚媛阿姨,還是不行。」

她進來,道:「你這麼長時間充血對健康不好,五個小時連續充血組織會壞死的。」

她自言自語道:「春姬在就好了。」

過了一下,她道:「阿峰,阿姨來給你弄弄試一下。」

我故意道:「不……」

她道:「還怕羞哩,告訴你,阿姨是個護士,什麼沒見過?給好多男人護理過下身呢。

不過,他們都沒有你的大。」

我半推半就地,嫚媛阿姨蹲下來,雙手握住我的肉棒,我心頭一顫,嫚媛阿姨纖纖細手如綿般柔軟撮著我的肉棒舒服極了。

嫚媛阿姨怕我難為情,道:「別緊張,就當醫生給你檢查。喏,這樣舒服不?」

我道:「舒……服……」

嫚媛阿姨柔柔道:「放鬆,你就當春姬在給你弄,一下子就出來了,我來月經時就這樣給你崔叔叔弄,一下子就出來了。。」

我問:「嫚媛阿姨,崔叔叔的……是不是……也好大?」

嫚媛阿姨白了我一眼,嗔道:「怎麼,想打聽阿姨的隱私?」

我連道:「不……不……」

她道:「他哪有你大,才你三分之二長,又沒你的粗。」

我道:「嫚媛阿姨,是不是……又粗又長的……女人很……舒服……」

她的手一顫,隔了一下,道:「真是什麼也不懂,當然啦,我家的春姬有福了。」

我索性同什麼都不懂樣子,道:「我聽說有很多種姿勢,……我想給春姬舒服……不知什麼……姿勢……最能給她舒服……」

好久,嫚媛阿姨道:「過幾天,我給你拿一些圖片給你就知道了。」

嫚媛阿姨弄了十多分鐘,我仍沒射,她道:「今晚你怎麼了,那晚一下子就出來了。」

我淫心極盛,顫抖著,道:「嫚媛阿姨,我想你……親我……那裡……就……」

她一愣,停住了,拍打我肉棒一下,輕聲道:「你好壞!」

便不理我。

我心如墜入萬丈深淵,連肉棒都要軟了。

只見嫚媛阿姨迷人的眼睛白我一下,俯下身,親了一親我的棒頭,道:「春姬親過你的嗎?」

我說沒有。

她道:「我常親你崔叔叔的呢,以後春姬要來月經了,你就要她親你這裡,就好了。」

她將我的玉棒頭一口銜在嘴裡,我立刻感到嫚媛阿姨軟軟的唇包著我那敏感之處,滑滑暖暖的。

嫚媛阿姨接著用她那軟而巧的舌頭輕舔我的棒頭,她低下頭去時,我發現嫚媛阿姨的臉更紅潤,其實我不知道,嫚媛阿姨在市裡是艷名廣播的,她多情面目含春,端莊中有一絲騷媚,男人叫她「萬人迷」。

她雙手握住我的肉棒,開始揉搓,偶爾還用雪白纖細的手指撫摸肉袋。

嫚媛阿姨臉的位置不住上下移動著,纖細剔透的粉頸隨著伸直。

也許感到堅硬的血管傳來火熱的脈動,她的臉立刻火熱般紅起來。

我的龜頭在嫚媛阿姨的吮舔中更膨脹,嫚媛阿姨的眼神出現陶醉感,她閉上眼睛滑動靈活的小舌頭舔著,一面用舌頭用力壓,同時在龜頭的四周舔,沿著背後的肉縫輕輕上下舔。

用嘴唇包圍龜頭放進嘴裡,這時候也沒有忘記用舌尖不停的刺激它。

直立的肉棒顫抖著,止不住要往上頂入她口中深處,她顯然覺察到了,輕輕道:「別急,好女婿,讓媽媽給你慢慢來……」

嫚媛阿姨口舌吮舔著,接著她的口在上下套弄著玉棒,雙手也開始握住我的玉棒上下套弄,而她婆娑的頭髮散落在我大腿間和小腹間,隨著她頭的上下動作摩娑著我下身癢癢麻麻的,我欲瘋了般地直想射精,一隻手撫摸著亮麗的黑髮和粉頸,另一隻手則在她光滑的背部不住輕撫著……嫚媛阿姨嘴裡含著肉棒不住弄著,她身體上下擺動。

黑髮飛舞,透過她睡袍胸口處我看見她豐滿的乳房擺動著,胴體在睡袍包裹之下美艷無比。

我不停用手撩起嫚媛阿姨的柔細黑髮,這是為了看到聖潔嫚媛阿姨的模樣。

嫚媛阿姨的臉已經紅到耳根,無法掩飾臉上的表情,艷麗的胴體熱的發燙。

嫚媛阿姨張大嘴把肉棒吞進去,又吐出來,反反覆覆,雙手握著也隨之快速套弄,我感覺出嫚媛阿姨妖媚的動作,她的臉上充滿淫靡的紅潤,妖媚美麗的屁股扭動著,我只覺得肉棒硬漲,禁不住弓下身一手按住她的背,一隻手去摸弄她胸前吊著那晃蕩的大奶子,連叫道:「嫚媛阿姨,快……快……」

直到我感覺要出來了,便用力按住她的頭肉棒往她喉嚨深處頂去,而她雙手緊緊握著與唇不斷刺激我的棒頭,一剎那,一大股精液飛射而出,當她受驚停住時,我一手摟住她的頭,一手握著她握住我肉棒的小手,拿我的肉棒頭去她嘴唇處不斷磨擦,精液源源射出,直達她口中,嬌美的臉上,迷人的髮梢處,細膩的脖子上到處都是……射完了,我還感到刺激無比,仍用未消的肉棒去攪嫚媛阿姨的唇……直到軟下來,我才放開她,呆呆地看著嫚媛阿姨,心中一陣空虛,不知道今晚到底發生什麼,好奇怪。

過了一會,嫚媛阿姨道:「好了,舒服了吧。你看搞我身都髒了,我去洗洗。」

嫚媛阿姨進衛生間裡去洗了,我仍呆呆坐在沙發上。

大腦的缺氧和興奮過後,我想不出這究竟是為何,可能就是為了教會我有這種遊戲吧。

不過回想起來,還是挺刺激的。

我心裡覺得嫚媛阿姨真好。

不久,嫚媛阿姨就出來了,排我坐在床沿上,她撫摸著我額頭。

道:「你呀,以後要是春姬來了經,就讓他這樣給你做,明白了?」

「嗯。」

「你們男人,不知道女人的苦,女人每月要出那麼多血,這時還要去外面玩。

以前你岳父就這樣,我一來了經,他就去外面玩,後來我這樣給他弄,才拴住他。」

我道:「嫚媛阿姨,我想……春姬不肯的。」

「你呀,真傻到家了。她有不肯?」

過了一下,她又道:「這樣舒服嗎?」

我點頭。

沉默了一下,她又道:「小峰,要是春姬沒給你做,你又想極了,告訴我,媽可以給你做。」

嫚媛阿姨又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額頭。

我說:「嫚媛阿姨,你真好。」

嫚媛阿姨道:「還好,你這小子,真壞,那東西出來了還不拿走開,還故意在我拿嘴唇上攪,還要射在我臉上。」

她嗔道:「你說,是不是想什麼歪事了?」

我吶吶地道:「嫚媛阿姨,真的沒想……沒有……我只覺得……好舒服……我……當你成……春姬了」

我差點沒說想插進她的玉穴裡去射。

她「噗哧」

一聲笑了:「看你急的,你是我女婿哩……」

接著道:「女婿半個兒,哪個娘不愛兒的。

何況我只有春姬一個女兒,我後半輩子就靠你了。」

說著她摟著我,在我額上吻了一下。

我在她懷裡,很不自然,因為嫚媛阿姨既是我的丈母娘,但此時我卻在她懷裡感覺到她乳間迷人的香味傳來,讓我激動。

嫚媛阿姨輕擁著我,我也大膽把左手環繞著她,輕輕在她後腰上撫摸著,嫚媛阿姨的睡袍絲般柔順,綢般質感,緞般光澤讓我興奮不已,而她比我矮,我從她睡袍胸口處又看見了她兩隻大奶子,我的肉棒一下子又翹了起來,頂得褲子高高的,但有了剛才的經歷,嫚媛阿姨連我的肉棒都敢吃,我還怕什麼。

於是我對嫚媛阿姨說:「嫚媛阿姨,我還想要一次,你……」

嫚媛阿姨說:「我已累了……」

我撒嬌道:「不嘛,嫚媛阿姨。」

「我現在累了,想休息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完閉上眼靠在床頭上上不理我。

我摟著嫚媛阿姨,輕輕地撫摸她的腰背,她沒反應,我將手慢慢地伸往下,直到她臀部,我隔著光滑的睡袍在她豐滿而肉感的臀部輕撫著,嫚媛阿姨的臀部充滿彈性,撫摸一陣,我發覺她沒穿有內褲,我一陣興奮,反覆撫摸著,真的,沒有內袍頭及袍邊的痕跡!我血湧了上來,更放肆地在嫚媛阿姨的豐臀上捏摸著。

而嫚媛阿姨彷彿覺得我在給她按摩似的,輕閉著眼,任我所為。

我膽更大了,一手摟著她,一手在她的小腹上撫摸著,她微凸的小腹在睡袍的覆蓋下性感而豐滿,我撫摸著,漸漸把手往上移,直到她兩肋,然後到了她的大奶子旁邊,她仍不理我,我手直哆嗦,但眼前的美人我哪會放棄?我的雙手已揉上去了,嫚媛阿姨那雙漲大的奶子在我掌中波動,似要溢出我指縫,隔著睡袍,我興奮地揉著,她兩奶頭漸漸漲大發硬起來。

嫚媛阿姨這才輕輕地轉過臉來,在我面龐上吻了一下,低聲道:「小峰,你好壞……」

這話似乎給我一種暗示,我感到莫大的鼓舞。

竟回吻了她嬌艷的面龐,在她耳邊輕道:「嫚媛阿姨,我好愛你的。」

說著,慢慢吻向她的艷唇,而摟著她的左手也握住她光滑彈性的左臂,我右手則往下直達她兩腿間那女人的神秘之處。

當我手剛觸到那裡時,嫚媛阿姨反射似的叫道:「小峰,不能,不能弄那裡……」

我手停住了,但仍按在她那裡。

嫚媛阿姨道:「小峰,哪裡都可給你弄,就那裡不行。」

接著,她又道:「我是你岳母,春姬就是那裡生下來的,你不能去弄她的那。」

我柔聲道:「嫚媛阿姨,我想看看,你和春姬的一樣不一樣。」

說著,就吻上了她的艷唇,而右手也在她那肥沃的蜜穴上撫弄起來。

弄了,開始,她只是被動地被我吻,一會而她就回應了,我倆熱吻著,而我的手也在隔著睡袍探索她的蜜穴,不久,睡袍濕了一片……我倆熱吻著,似乎透不過氣來。

吻她時,我看到她嬌艷的臉上紅潮泛起,星眼迷離,如花一般。

我索性停下來,看著她那迷人的樣子。

過了一會,她見我沒吻她,睜開眼,看見我正看著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問道:「小峰,我的那裡與春姬的一樣嗎?」

我輕笑道:「嫚媛阿姨,春姬那裡比別的少女那裡要豐滿得多,你的又比春姬的更要肥厚。」

她雙手摟著我脖子,吊在我身上,道:「哪有女兒的和媽媽的不一樣的,等你弄她十多年後,她要比我這裡還要豐滿了。」

我道:「是嗎,嫚媛阿姨?我想仔細看你那裡……」

說著從她睡袍下擺伸手進去。

她連道:「別、別、小峰!」

說著緊緊夾住腿不讓我動。

我道:「嫚 媛阿姨,我只想……」

「你不要再去動了,我也是個女人,剛才你動我我就好想春姬她爸了,要是我們一衝動,你做不了我女婿,我也成不了你岳母了,天下哪有岳母的大腿給女婿弄的?」

我又吻上去,道:「嫚媛阿姨,我只摸摸一下。」

說著手往裡,嫚媛阿姨的腿慢慢地鬆開,慢慢地鬆開……我撫上去,一個光滑豐腴的包子!(後來我才知道,這裡不少人向外國人學習,都做了陰部美容,將陰毛除淨,給陰部增白,嫚媛阿姨就如此)我輕輕撫弄著,在她陰包上,大肉包之間的肉縫裡,還輕挖進她的蜜穴裡,此時,嫚媛阿姨已經是淫水長流,濕了兩腿間及臀部、睡袍……嫚媛阿姨道:「小峰,不要動了,我忍不住了……」

我仍在挑弄著,過了一下,我道:「嫚媛阿姨,剛才你幫我吃,現在我幫你吃。」

她一愣,道:「小峰,你……你不嫌我老……」

我道:「嫚媛阿姨,你才39歲,但像29歲一樣,正成熟哩,我好愛你。」

她感動道:「小峰,我以為你只愛吃春姬那樣年輕的女孩……我好愛你,以後我都幫你弄。」

我道:「嫚媛阿姨,以後咱這樣,你想了我幫你,我想了你幫我。」

她不好意思,臉更紅了。

我放開她,嫚媛阿姨半躺在床頭上,兩腿打開,我半跪在她兩腿間,我從睡袍下擺看去,見嫚媛阿姨果真沒穿有內褲,我想,難道嫚媛阿姨早有想法,只是礙於我們母婿關係,且她有長輩矜持才欲要卻拒嗎?我突然想起我在家時她打電話給我說「今晚你可以過來睡」,這一切說明嫚媛阿姨要我主動去進攻她,否則我把尤物丟失,我頓時開竅,興奮不已。

我掀起嫚媛阿姨睡袍下擺,她羞得將手蒙住臉,昏暗的紅燈下,嫚媛阿姨露出她豐滿且水汪汪的肥穴,我早撲在她兩腿間,舔吮起來,我靈巧的舌頭不住挑動她肥腴的肉縫中間,直舔得嫚媛阿姨呻吟連連,玉液瓊漿汨汨而出,我邊舔邊用手指輕挖,嫚媛阿姨哪裡經受得住?雙手抱住我的頭連呼心肝。

我忍不住了,脫去衣褲,直立的肉棒在嫚媛阿姨眼前晃動,我按住她,雙手撫摸搓弄她發漲的大奶子,肉棒抵住她蜜穴上。

嫚媛阿姨道:「小峰,別、別、別……我是你丈母娘啊……」

我握住自己的肉棒,巨大的肉棒,棒頭像一顆大雞蛋似在嫚媛阿姨肉縫磨擦著,接著,又用堅硬的棒頭在嫚媛阿姨的穴口攪動著,道:「嫚媛阿姨,我要你教我用什麼姿勢來對春姬最好。」

嫚媛阿姨擺動艷麗的胴體,原本成熟清麗的美艷,此時因淫蕩更是增添許多妖媚:「小峰……求你,別再折磨我了……我是你……丈母娘啊!」

我不知她要求我插進去還是求我不要插進去,我卻腰部一用力,將整根陰莖插入,將高聳的肉棒送進嫚媛阿姨的花瓣。

「啊!」

嫚媛阿姨叫了出聲,性感的身體弓了起來,嫚媛阿姨覺得身體爆發出從未有過的感覺,她覺得她的花瓣好像被撕開了似的,已經插進嫚媛阿姨花瓣的我,則是同時捏摸著她的乳房,當肉棒完全進入嫚媛阿姨潤濕的花瓣內部時,一股成熟青春的火熱體溫緊緊地包住我的肉棒,我感到熱乎乎水汪汪的,我不斷的抽動肉棒。

嫚媛阿姨:「啊……好壞好壞……的女婿呀,你……要搞死我了……嗯……嗯……」

我抓住嫚媛阿姨豐滿的裸腰不停地上下抽動,愈來愈粗暴地讓嫚媛阿姨撞向我的巨根,兩個漲大的奶子也緊貼著我肥臉晃蕩,我銜住嫚媛阿姨大而硬漲的乳頭吸吮,朝粉紅色的乳暈攻擊,再間雜用嘴唇輕噬、拉扯乳尖。

嫚媛阿姨溫軟的裸體,被我緊緊包住,我吸吮、撫摸嫚媛阿姨晶瑩的每一寸肌膚,我以口相就,纏住嫚媛阿姨的香舌,吸吮著,她劇烈的搖擺腰部,每一次插入都會伴隨嫚媛阿姨淫蕩嬌媚的叫聲。

我一手揉捏嫚媛阿姨渾圓高聳的乳房,一手扶著嫚媛阿姨的豐腰,嫚媛阿姨圓潤的臀部一下一下在撞擊,雪白的大腿緊緊夾住我有力的腰,嬌艷的身軀、清麗的臉龐此時散出蕩人的妖媚。

我握抓著嫚媛阿姨豐挺的雙乳,由背後插入嫚媛阿姨的肥穴,而阿才將嫚媛阿姨的腿扳到最開,猛力的抽插嫚媛阿姨濕潤的花瓣,失去理智的嫚媛阿姨配合著發出淫蕩地浪叫「啊……心肝……疼……要搞死我了……好壞的女婿……」

我第一次見到赤裸的嫚媛阿姨,我第一次親眼目睹嫚媛阿姨吸吮不是自己丈夫男人的陰莖,男人的手在嫚媛阿姨驚艷的胴體上撫摸,用舌頭撫弄嫚媛阿姨的私處、乳房,欣賞嫚媛阿姨性感的身體。

用力抽插好一陣,嫚媛阿姨突然尖叫起來,死死摟住我,「死了……我要死了……啊……好女婿……呀……」

接著她身體連連抽動著……我取出肉棒,讓嫚媛阿姨轉身扶著沙發,我來到她身後擁住她,從嫚媛阿姨身後的我把肉棒插進嫚媛阿姨的花瓣,而且一直插到底,我的小腹緊緊貼在嫚媛阿姨豐滿的臀部上,然後他把嫚媛阿姨的骨盆往前抬,我由嫚媛阿姨背後抓住嫚媛阿姨兩隻豐乳,吻著嫚媛阿姨的粉頸,媚眼半瞇的嫚媛阿姨回過頭來,嫚媛阿姨看我時的眼睛帶著奇異的朦朧,散發表情妖冶的飄逸之美,她伸出小巧的舌頭與我舌頭糾纏一起,嫚媛阿姨和我的津液互相交流滋潤著,我淫笑,邊親吻嫚媛阿姨溫熱的肌膚邊道:「好嗎?舒服嗎?」

嫚媛阿姨淫媚的叫道:「嗯……啊……好……好舒服…….」

我也淫極了:「嫚媛阿姨,我也好舒服,我要搞死你,要像搞你女兒春姬一樣搞你。」

然後故意輕輕在淺處抽動,突然連向她體肉狂頂……嫚媛阿姨在我的猛捅下嬌呼道:「啊…………啊.……你好大力……啊!……」

我揉搓著嫚媛阿姨豐滿的乳房,一面親吻,嫚媛阿姨一面由小巧的嘴角漏出淫浪哼聲,美麗的豐滿玉腿不停顫抖。

我猛烈的抽插使嫚媛阿姨的身體不斷振動,嫚媛阿姨嬌媚的浪叫:「啊.……喔……」

大約二十多分鐘過去,嫚媛阿姨已在床上從這頭到那頭,從伏在床上到躺在床上,嫚媛阿姨不住被我搓弄著大奶子,被我頂弄著蜜穴。

而她淫叫也一浪高過一浪。

正當我發覺肉棒如火般灼燒而更狠狠抽插時,就在這剎那,嫚媛阿姨大叫,緊緊摟著我,對我又撕又咬,我知道嫚媛阿姨又爬上頂點。

我同時一陣悸動快感傳遍全身,噴出了又濃又多的精液,注入了嫚媛阿姨整個子宮。

我未消的肉棒仍深植在嫚媛阿姨體肉,我俯下身將裸體擁在懷中,一邊撫摸著嫚媛阿姨細膩光滑的肌膚、揉捏嫚媛阿姨豐滿雪白的臀部與乳房、親吻嫚媛阿姨俏麗臉龐,一邊說道:「嫚媛阿姨,我好愛你……」

嫚媛阿姨眼瞼下垂,微瞇的眼中眨著眼白,星眼迷漓,沉浸在肉慾的歡樂中。

這夜,我與嫚媛阿姨一起睡在她的床上。

第二早,恢復體力的我醒來,看看身邊躺著的嫚媛阿姨尚在夢中。

我想:多少個早晨,崔叔叔就這樣醒來看著可人的嫚媛阿姨呀,而今,我也一樣。

嫚媛阿姨頭髮有點散亂,輕輕地呼吸著,很嫵媚良迷人。

我輕輕在她身上摸著,她也醒來了,看著我,任我摸。

我撩起她睡袍下擺,她有點不好意思,半躺半倚在床頭,我把兩個枕頭墊在她腰背處。

我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摩娑著,漸漸地往上,直到她大腿根部及內側,在她小腹處,我見一個淡淡的白印,便問道:「嫚媛阿姨,這裡為什麼有一個白印啊?」

嫚媛阿姨點了一下我的額頭,嗔道:「還不是為了你們這些壞男人。」

我不解道:「我們?為什麼?」

嫚媛阿姨道:「這是生春姬時留下的,她是剖腹產,還不是她爸爸怕我生春姬後那裡會鬆弛,他……不舒服,一定要我剖腹產,你們男人……真是壞透了,光顧為了自己舒服,讓我們女人挨一刀……」

我伸手慢慢撫摸著,道:「嫚媛阿姨,怪不得你生了春姬那裡還那麼緊,而且又豐滿……水又好多,滑滑的……昨晚你夾得我一下子就不行了……我最愛了……」

嫚媛阿姨摀住我的嘴,道:「不說了……羞死了……」

過了一會,她又道:「從來沒有人給我吃過下面……,小峰,我吃我那裡,好舒服……我……好感動……」

我卻已伸手往下,直摸到她蜜處,又是水汪汪的了,看來,嫚媛阿姨真是個情種,一句撩她的話竟會讓她激動而出水。

我的肉棒已是堅起來,頂出短褲頭,我翻身到嫚媛阿姨身上抱住半躺的嫚媛阿姨,將硬漲的肉棒向她下體蜜處犁去……這幾天,我都和嫚媛阿姨沉浸在肉慾裡。

其實我們都很矛盾,對於我來說還好一點,畢竟我還小些時候就有了和嬸嬸亂倫的經歷。

而嫚媛阿姨就不同了,每次完事後,她都有自責心理。

都是我輕輕在撫摸著她,安慰她。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