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楣!倒楣!今天真的很倒楣!」坐在回家的公車上,看著窗邊的景物,莫晨宇鬱卒的想。

今天是台南高中校內繪畫比賽成績公佈的日子,毫無美工經驗的他,理所當然的落選了,而且還是最後一名,重點是,美術班的女友看到他的名次,直接在佈告欄前面跟他說分手。

「唉~ !」想到這裡,莫晨宇無奈的閉上眼睛,將頭靠上公車座椅,

隨著公車停站,學生一個接著一個走上公車,莫晨宇卻沒有將頭抬起來,看著穿水手服的高商女學生,一直是他的興趣,但今天他只想好好的休息,慢慢消化著在眾人面前,被迫分手的尷尬還有苦澀。

這時,有一個女生帶著啜泣聲坐在他旁邊。

「被甩了嗎?」莫晨宇閉著眼睛猜測著。

「那不就跟我一樣了。」嘴角泛起苦笑。

慢慢低,隨著車子的搖晃,莫晨宇稍稍忘卻分手的感覺,進入了夢鄉,這時他的手被一雙溫暖的物體包覆著,它不斷的在他的手上來回撫動。

「嗯~ 」莫晨宇輕輕的嘆出聲,感覺所有的不快樂都在這一刻,飛散了。

「呼~ 」一聲奇怪的呻吟,從他旁邊傳來,這時莫晨宇有點訝異,感覺好真實阿。

懷著疑惑睜開眼睛,想看看是甚麼東西讓他感覺如此溫暖,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細小白皙的手,而它拿著自己的手探往旁邊女生的裙底,由手上的感覺來判斷,撫弄他手掌的溫暖物體,應該就是那個女生的……!

那女孩專注於撫弄自己,沒有發現他已醒來,臉上的淚痕加上粉紅的雙頰,還有輕微的喘氣聲……

看到這個情形,莫晨宇下體一陣灼熱,胸口也覺得呼吸困難,他趕緊把他的手從柔宜中抽出來。

「阿~ 」旁邊的女孩看著手從自己手中消失,抬頭往旁邊一看輕呼了出來,隨即低下頭來,整張臉都紅透了。

「你為什麼那樣?」莫晨宇看看四周,確定沒人看到之後,輕聲低問著那個女孩。

「我叫林晨羽。」林晨羽答非所問的的說.

「我是問你為什麼……」莫晨宇再次問她。

「我失戀了!」林晨羽頭也沒抬,飛快的說著。

「那你為什麼找……」莫晨宇再問,結果還沒說完又被打斷。

「我非常的對不起,我只是太……」林晨羽急急的說,結果換她被打斷。

「我只是問你為什麼找我?」莫晨宇問,這時林晨羽抬起頭來,看著他的眼睛「你跟我有同樣的神情。」她肯定的說,說完又飛快低將頭低下。

莫晨宇愣了一下,對她細微的觀察力驚訝不已,看著她不說話。

「我~ 」林晨羽見他久久都不說話,就抬起頭來,想緩和一下氣氛,卻發現他的目光,忽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還想要嗎?妳!!!」莫晨宇看著她,手也伸進她的裙底,輕撫她的大腿內側,不經意發現她竟然沒穿內褲。

「唔~ 你!嗯阿!」林晨羽輕叫出聲,褪去的粉紅再次爬上她的臉,因為他露骨的話。

「我叫莫晨宇,妳還想要嗎?」他輕輕低說著,輕輕的摸她的私密處,「還有妳說對了,我也被甩了。」

林晨羽坐在座椅上,看看四周,再聽了他的話之後,以手放在他手上作為回答,莫晨宇胸口再次悸動,手也不停的撫摸她柔軟的花瓣,享受著到高二以前只能幻想的動作,最後他忍不住靠進她耳朵旁說「這是我第一次的經驗。」

「我也是,阿~ !」

林晨羽正在忍受羞恥和體驗花瓣中微癢的感覺,聽到他的話還有感覺到耳朵旁的熱氣之後,忍不住將腰身抬起,正在撫摸中間裂縫的食指,直接進入了小穴。

「好棒!好奇怪的感覺!」莫晨宇一邊享受著手指帶來溫熱濕滑的感覺,一邊抽動著手指。

「嗚~ 嗯!阿!」從未有人探訪的祕穴遭手指插入,除了一些刺痛感外,還有一些麻癢和快感,但是林晨羽覺得還不夠…

「晨宇~ 再快點!」她難耐的說著。

「小聲一點!這裡是公車!」莫晨宇輕聲說著,依言加快速度,讓右手食指整根沒入,左手也穿過制服,越過胸罩,揉捏著她胸前小巧的渾圓.

「嗚~ 嗯阿阿阿!用力點!」她忍不住的輕呼出聲,兩手緊壓胸前,讓他的手能更用力的揉捏,她也把腰再往上抬一點,矜持已被她拋在腦後,現在只想得到更多快感。

「嗚~~~ 晨宇!晨~ 宇!」林晨羽壓在胸前的雙手越來越用力,腰也一直往上抬,現在她已經將背部躺在椅子上,膝蓋頂著前面的座椅,整個人呈現L 型躺在椅子上,聲音也越叫越大聲。

「唉~ 」莫晨宇一隻手都沒有空下來,只好彎下腰用嘴堵住她的叫聲,憑著之前接吻的記憶,他吸著她的唇瓣,舌頭伸進她嘴裡,聞著她口裡的芳香。

「唔~~~~」無法發出聲音的林晨羽只好輕微低扭動身體,藉此抒發胸前的快感和下體越積越多的壓力。

忽然,莫晨宇的大拇指碰到了她的陰核,她顫抖了一下,莫晨宇察覺到她的變化,大拇指不斷輕壓,林晨羽顫抖的動作越來越大,最後她將雙手用力一壓,莫晨宇知道她高潮來了,就加快抽插速度,最後,林晨羽全身緊繃,秘穴緊緊夾住莫晨宇的手指。

「唔~~~~!」林晨羽將喊叫全部送入莫晨宇的口中,花蜜噴濕了他的手,正在揉捏的胸部也噴出一些液體,沾濕了莫晨宇的左手。

高潮過後的林晨羽,全身無力的躺在椅子上,抬高的腰正被留在秘穴的手支撐著,莫晨宇扶她回椅子上坐好,但林晨羽卻要躺在他腿上,正對他是一種折磨,光靠手指是無法解決他的欲望的!

莫晨宇看看四周,確定沒人發現他們之後,正想低頭請林晨羽起來時,卻發現她在哭泣,全身的慾望頓時消失無蹤,他隨即明瞭一切,輕輕低撫摸她的背給予安慰,但他呢?

面對哭泣中的林晨羽他實在束手無策,於是輕撫她的背時,也順便撫摸她的頸項,哭泣停止了,莫晨宇鬆了口氣問「你要在哪下車?」

「歸仁。」林晨羽哽咽地說,莫晨宇看看窗外說「大概在十分就到了。」

「謝謝你!」林晨羽忽然說出這些話。

「不!要說謝謝的是我!沒有你的話我永遠就只能幻想了。」說罷就看著她,林晨羽聽了臉紅了紅說. 「那就是你賺到囉?」

「嗯,沒錯!」莫晨宇點點頭說.

「討厭啦!」林晨羽羞紅了臉,一雙小手捉著他的手臂一直搖.

莫晨宇看到她這個動作還有語氣時愣了,說「妳不覺得你的動作像在撒嬌嗎!?」

「咦?」林晨羽也楞了,自問說為什麼?他是見面才30分的陌生人阿!

「妳做我女朋友好不好?」莫晨宇看到她的表情,忍不住說

「喔嗯!」還在想!

莫晨宇手直接赴上他的胸前,林晨羽瞬間回神,又羞紅了臉。

「妳做我女朋友好不好?」莫晨宇再問一次,林晨羽低下了頭不發一語

「拜託!」莫晨宇哀求說。

「為什麼?」林晨羽自問。

「因為你是第一個讓我感覺到溫暖的女生阿!」莫晨宇急急的說著。

「為什麼我不討厭你摸我?我們是見面不到30分的陌生人阿!」林晨羽說著淚又留下來了。

「可能是因為緣分吧!你之前應該沒有坐過這個線的公車吧」莫晨宇說

「嗯!我都坐校車,但是那跟緣份有什麼關係?」林晨羽問

「妳第1 次做這部公車就遇到我,剛好我們又一樣是失戀的人,這不是緣分是什麼?」莫晨宇解釋

「喔!」林晨羽回應道

「那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嗎?」莫晨宇又問一次

「我很調皮的喔!」林晨羽擦乾眼淚,俏皮的說

「答應了!?」莫晨宇有點興奮

林晨羽則是將唇印上他的嘴作為回答,莫晨宇按住她的頭,深情的吻下去,手也不規矩地進入衣服裡,往胸前探去。

「欸!」林晨羽的臉第N 次紅起來。

將伸入她胸口的手,揉了他的渾圓幾下,再放進嘴裡陶醉地說「有牛奶的味道。」

「變態!!」林晨羽用力把他捶下去

「妳該下車囉。」莫晨宇說

「嗯!等等」林晨羽翻開書包拿出紙筆說「手機、學校寫在上面。」

她邊寫邊說,最後將寫好的指遞給他,莫晨宇也寫好傳回去

「再見!」莫晨宇說

「嗯!謝謝你」林晨羽說完,在他唇上印一下,紅著臉跑開了。

「再見!」

距歸仁回到關廟的路程大約10分鐘,在這段路上莫晨宇不斷思考著,剛剛的衝動是怎麼回事?他才剛被甩,可是他卻急著找另一個人當女朋友,心中被甩的悲傷早已不復見,就因為她?

緣分嗎?他連她長的怎樣都沒印象,只有那啜泣的聲音和盈滿淚水的眼睛,吸引著他的注意力,那雙充滿溫暖的白皙小手,溫暖著他受傷的心,連聽到她的名字也沒有太多的訝異。

「喀嚓!」一道開門聲拉回了他的注意力,原來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回到家了。

「媽,我回來了!」走進門,將書包往櫃子一丟,走向廚房的餐桌說.

「快過來吃飯!」媽溫柔的說.

「我吃不太下。」繼續思考的莫晨宇說.

「被甩了!」她說.

「你怎麼知道的?」錯愕。

「你的朋友打電話過來跟我說了。」她回答。

「嘖嘖!一群損友。」無奈!

「來吃飯吧!」她溫柔的說.

「我真的吃不下。」繼續想事情。

「我叫你吃就吃!失戀一次就不吃飯,這算甚麼!」變臉!?

「是。」再次無奈!

當莫晨宇坐在餐桌前面的時候,他發現桌上的菜都是他喜歡吃的,心中一陣感動,隨後埋頭猛吃,也就沒注意他媽在念甚麼了。

「你爸不在了,你不知道我要照顧妳又要出去工作非常……咦!?」聲音忽然中斷,莫晨宇也沒注意他老媽再說甚麼,因為從台北搬過來的時候,賣掉了一棟房子,對方大方的付一千多萬,到現在還有將近900 多萬剩下來,根本不需要做的那麼辛苦。

「晨宇!這條內褲是誰的?」媽狐疑的走過來說. 「我從你袋子裡找到的。」

「噗!」看到那條女用內褲,莫晨宇整口飯都吐出來了,他急著奪回那條內褲,跑回自己的房間,不管他老媽的問題,關上門,掏出口袋的手機,撥出剛剛輸入電話簿的號碼.

「宇嗎?」輕快的聲音帶著高興.

「晨羽,我有事……」被打斷無奈!這是非常重要的事耶。

「叫我羽就好了。」林晨羽高興的說.

「晨羽,我說……」唉!

「我給你問。」玩心大起,失戀的事好像沒發生過.

「妳還真放的開耶。」莫晨宇說

「嗯~ 」她輕快的說

「羽,你的內褲在我的袋子裡. 」講的好順!等等………!?莫晨宇急忙把手機拿離耳邊。

「啊~~~~~~~ 」高分貝的聲音從手機中傳出,嘿嘿還皮呀,偷笑。

莫晨宇一吐剛才的無奈。

「宇~ 」哀求的聲音從另一邊傳過來。

「我怎麼拿給妳?」莫晨宇乾脆的說.

「m~禮拜五的時候我去你家好不好?」

「妳怎麼那麼放的開阿!」他嚇到,再次說

「我相信你阿!」手機那頭的人紅著臉說.

「好啊!那再見了。」莫晨宇說

「等等!」林晨羽急道

「恩?」

「我明天到你校門口等你!」說完就掛了。

「欸欸!!」……無奈!不但開放而且還很隨便,那麼積極的女生為什麼他男朋友會甩了她呢?

唉~ 好煩,但他忘了放下手上的東西。

走出自己房間,不管老媽的眼神,坐到桌子前,繼續吃飯。

「晨~ 宇~ 那條內褲還在你手上喔!」說罷,某人雙頰爆紅.

「莫晨宇你被甩了喔?」莫晨宇的朋友問

「喔嗯!」莫晨宇尷尬的說

「哎呀!去去去,不會講話。」另一個朋友說「你要不要去聯誼?下禮拜六喔。」隨後問說.

「不了。」莫晨宇說.

「去啦!你很受她們歡迎的,不要管你的女友了。」他的朋友繼續說服。

「喔!」莫晨宇僵硬的點點頭,總不能說他還有另一個女朋友吧,還有,他很受歡迎嗎?

莫晨宇在校門口旁站了快10分鐘後,總算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朝他走過來,這時候,莫晨宇第一次好好打量她的容貌,飄逸的長髮、雙眼皮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粉色的嘴唇加上完美的臉蛋,再加上制服還有到膝蓋的裙子…。

「太漂亮了!」莫晨宇在心理讚嘆著,為什麼他男朋友捨得甩了她?

「宇~ 」有點哽咽的聲音,他覺得不對勁!

「嗯!到公車上說. 」莫晨宇輕輕的哄著。

「怎麼了?」走到車站,買完票,上了公車,選了位子,坐下後莫晨宇問。

「那、那個人~ 人說,我……」林晨羽邊哭邊說著,她以前的男朋友說她只忙著讀書,周末都不出去陪他玩,說膩了,對她沒興趣了,所以就分手了。

莫晨宇輕撫她的頭,讓她不要哭的太大聲,吵到別人,另外想說,這個理由太牽強了吧!

就這樣坐了一段時間,快到圓環時莫晨宇說「羽,歸仁到囉。」

「你可以到我家來嗎?」林晨羽眨眨眼睛,擦了眼淚問

「咦!啊!喔!等等!」錯愕。拿出手機撥號,當電話久久沒人接起時,莫晨宇有些疑惑,平常這個時候媽都會在煮飯的阿?忽然「喂?」聲音傳了出來,透著些許睡意。

「媽,妳煮飯了嗎?」莫晨宇問。

「啊!我忘了。」睡意全消。

「那我可以晚點回去嗎?」莫晨宇在問。

「你要去哪裡?」媽疑惑的問

「女朋友家。」莫晨宇回答,同時心理也緊張著,媽會答應嗎?在一旁的林晨羽聽到他說的話,臉紅了紅.

「可以啊!」媽興奮的說「週末待在她家也沒關係!」

「啊!哦!」二度錯愕。

掛了電話,接著對林晨羽點頭說可以,起身走到門邊,將票拿給司機,下了車,林晨羽走在前面領路,莫晨宇在後面問「你家有人嗎?」

「沒有,我自己住」林晨羽回答,不管他的疑惑,繼續走路

「到了。進去吧」林晨羽說完,回頭看他,紅腫的雙眼讓莫晨宇一陣心疼。

房子跟別棟一樣,有老舊的感覺,但一踏進門後,景象完全改觀,門右邊是一張擁有精美雕刻的長型木頭桌,跟旁邊的沙發坐墊一樣高,沙發是粉紅色的,一坐下去就令莫晨宇舒服的嘆出聲。「好軟!」

對面是一台大約40吋的液晶電視,旁邊還放了好多電影

「要喝甚麼?」林晨羽卸下書包後,從她房間走出來問

「隨便!」莫晨宇驚嘆著她家的擺設,久久不能回神。

林晨羽走去把門關上,再走到廚房,莫晨宇不斷的打量這間客廳的擺設,大約20分鐘後,莫晨宇閉上眼睛想,泡個奶茶要那麼久嗎?忽然他聽見一聲弱小的聲音「奶茶泡好了」

莫晨宇慢慢睜開眼睛,看到的不是奶茶,而是只剩胸罩跟內褲的林晨羽。

「妳做甚麼!!快穿上衣服!」胸口的悸動和下體的緊繃感瞬間摧殘著莫晨宇的神經,當他看到林晨羽因羞意而呈現粉色的肌膚,手腳差點控制不住直接撲過去撫摸幻想以久的女性身體,但想到她哭紅的雙眼,莫晨宇痛苦的說.

「不!這是我的決定,我不想再心痛1 次了!我絕不後悔!」林晨羽鼓起最大的勇氣說出這些話,再將手伸到背後去解開自己的胸罩,莫晨宇看著因為手向後伸而突出的胸部,火熱的感覺再次燒到他的胸口,到胸罩落下後,粉紅的乳頭吸引著他的目光,讓莫晨宇忍不住撫摸她的乳頭,林晨羽忍著胸口快要窒息和火熱的感覺,彎下腰將內褲脫下,當長著整齊毛髮的溪谷,呈現在莫晨宇眼前時,理智已隨著內褲的落下而遠去。

「啊!恩~ 」當林晨羽站直身體,火熱的大手已迫不及待的搓著她的胸部,莫晨宇的嘴唇也吸吮著另一邊,被搓揉和吸吮的胸部,向她傳達著火熱的快感,身下的祕境已微微濕了。

莫晨宇忘我的撫摸著林晨羽的胸部,因為那比沙發還軟,他將她帶往沙發,扶著她的脖子,讓她躺在上面,但他的嘴巴還是沒有離開她的胸部,這個動作讓林晨羽低吟一聲,達到小小的高潮,溪谷噴出一些愛液,胸部也流出一點液體,莫晨宇專心品嚐著口中的有著牛奶氣味的液體,手也停下來。

失去快感的林晨羽,睜開眼睛看著他,眼神透露著不滿,莫晨宇抬起頭,將口中的甘霖送入她的嘴中,這個舉動讓她一陣羞澀,接著他轉移目標,看著正在流淌著愛液的溪谷,下身再度一陣緊繃,手離開她的脖子,低頭就朝著她的陰唇吻下去。

「啊!宇!我……」林晨羽本來就被他看的全身燥熱,他接下來的動作更讓她感到全身要燒起來了,忍不住叫了出來。

「嗯~ 好喝。」莫晨宇不放過任何流出來的愛液,還將他的舌頭舔了她的兩片陰唇,使得她不斷的低聲啼叫,最後他將舌頭插進她的蜜縫.

「啊~ 嗚哦!宇,妳不覺、覺得髒嗎?嗚!」她看著他害羞的呻吟道,全身顫抖的次數也越來越多,莫晨宇知道這代表甚麼.

「不會阿!我覺得很乾淨啊!」他說完,加快了舌頭的動作,林晨羽的蜜穴一陣一陣的吸著他的舌尖,讓他也感覺到了快意。

「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晨羽閉起眼,手用力的抓著沙發,在尖叫聲中獲得高潮。

高潮過後,林晨羽全身透著不規則的粉紅,胸口上佈滿細汗,隨著她的呼吸起伏著,莫晨宇看見後,實在忍不住了,迅速的脫下身上的校服,把她的雙腳張開,扶著她的腰,將緊繃到發痛的堅挺抵在蜜穴入口說「我進去囉!?」他低聲詢問

林晨羽微微睜開眼,看著他的男性象徵,感受著它的溫度,紅著臉羞澀地說「嗯,輕一點!」

得到允許莫晨宇隨即用力地進入她,感受著身下的美好感覺,但一道有形的阻礙喚回了他的感覺.

「啊!痛!宇,好痛!」林晨羽抓著它的手臂,不同於之前的高潮,這次她的手指整個泛白,從她手上的力道,莫晨宇知道她現在有多痛。

「妳怎麼不跟我說你是第一次?」他心疼地說,還不斷吻著她的額頭,同時心理也有一絲愉悅。

「嗚!我、我不是,不是說輕一點嗎!不要動、動喔,我好痛喔!」撕裂般的痛讓她有點口齒不清。

「抱歉,是我的錯!」莫晨宇安慰她,但身下的濕熱的感覺讓他實在把持不住,於是他輕輕的動了起來。

「啊!別動……痛,痛啦!嗚~ 痛!嗯~ 嗚嗯~ 宇!嗯」聽著她從最初的痛叫聲轉變到撩人的呻吟時,莫晨宇開始加快抽插速度,享受著不斷湧進的快感。

「宇~ 慢、慢點,嗯~ 不要,快點!」林晨羽語無倫次的呻吟著,手也在沙發上無力的揮著,不知從何抵抗這源源不絕的快感。

「宇,我、我,吚~ 呀~ 啊啊啊啊」當她高潮時,莫晨宇也要射了,他本來想退出來,但是她忽然用雙腳用力地扣住他的腰,他重心不穩直接摔到她身上,她胸前噴出的擁有奶香的液體,沾了莫晨宇滿臉,摔下去的重力加上精液的熱度,讓林晨羽再度達到一個高潮,胸前也秘出更多的液體,沾了她一身,她經不起快感的昏了過去。

莫晨宇起身,看著她的睡顏,看著從她蜜穴中流出的殷紅,心中更加肯定,他已愛上這見面不到一星期的女孩了,他清理完她的下體後,輕舔著她的乳房,隨後他將她抱起,放到她房間的床上,心中做了一個決定:「週末我要留下來,但要先回去準備一下。」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意外的一天
校長吃肉,我喝湯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女友不穿內褲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心中的艷遇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